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九天

746浏览    32参与
秀英호랑이 수영

关于我捡过的奇怪动物们(我社)4

沙雕预警

私设如山 

第一视角记事 

设定 我社lym全都是动物成精 “我”居住在于大爷的天精地华附近,老捡到一些奇怪的动物们。捡到后就会去联系天精地华捞走。所以有啥奇怪的都归大爷解释!大爷背负起一切……


这次是各重量型煤气罐出场哦~好像不小心加进去一个体型并不相符的……


031

上次去过医院检查了。

医生说我的智力是正常的!这个我就放心啦哈哈哈!

回家后在家附近溜达溜达……

我错了……不该溜达的……

背后那个小湖挺漂亮的……就是……

谁来解释一下怎么会有一只河马泡在那里面啊喂?!

恁好一风景趴一河马?????

河马也不...

沙雕预警

私设如山 

第一视角记事 

设定 我社lym全都是动物成精 “我”居住在于大爷的天精地华附近,老捡到一些奇怪的动物们。捡到后就会去联系天精地华捞走。所以有啥奇怪的都归大爷解释!大爷背负起一切……


这次是各重量型煤气罐出场哦~好像不小心加进去一个体型并不相符的……


031

上次去过医院检查了。

医生说我的智力是正常的!这个我就放心啦哈哈哈!

回家后在家附近溜达溜达……

我错了……不该溜达的……

背后那个小湖挺漂亮的……就是……

谁来解释一下怎么会有一只河马泡在那里面啊喂?!

恁好一风景趴一河马?????

河马也不该出现在这吧?!!

我这就得一星期给隔壁的来好几个电话?!

歪?你们是不是少一河马???


032

因为体质原因,很久没去动物园什么的了,这次想上水族馆溜达溜达。

心动不如行动,走起!

不得不说,这水族馆里的动物还是挺多的……

诶,还提供和这些家伙亲密接触的机会哎?

去那边买个鱼喂喂吧。

就这个海狗吧,话说一直都没怎么分清海豹海狮海狗。

听说之前有个段子:

大象进海叫海象,狮子进海叫海狮,那么狗呢?

海狗呀!

啊,不小心念出来了……

那只海狗怎么好像愣住了?

是听懂了嘛?


033

emm……我就是喂个海狗而已,为什么衣服还能湿了?

工作人员为了照顾我给了我一套衣服我倒是很感动啦……

就是换上这个工作人员的备用工作服后……

我本来就担心会不会有马大哈把我当成同事结果果然有啊!!!!

我现在拎着两桶鱼站在海狮面前思考人生……

话说这个……海狮的花纹也太有特色了不??

脑袋门上刚好有个逗号样的深纹?

莫名的……喜感啊噗……

啊不是我没有笑你,来吃鱼哈……


034

为啥他们还是没有发现我就是个游客啊?!!

喂完海狮又被拉来来喂海象?????

哇……眼前的这个海象真的好大……牙好长……

小的那个海象还蛮可爱的,先喂小的…吧…

…眼前这个好为老不尊啊?!你应该是人家爸爸吧?

又不是不给,你抢小海象吃的是几个意思?!

你还是不是做爸爸的……?

为什么我说爸爸这两个字大海象会应????

你们动物也爱占便宜????

深呼吸,我没有想起之前那只上树的羊,没有!!!


035

从海洋馆出来后回家歇着了……

回来就发现一则新闻,说隔壁的收购了那个水族馆……

你业务拓展的还挺大啊……

嗐,我还是好好休息吧。

……我就不该提隔壁!!!!

门口那个牦牛是个啥啊?!内流满面…拿起电话……

放下电话后,无语的看着那头牦牛…有点不对……

嗯……?我是眼睛出毛病了吗?

那牦牛,脑袋上的毛呢?!

一般牦牛不是看不见眼睛,一大个厚毛帘盖住的嘛?

你还是个秃顶牦牛哦?!

说到秃顶,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嘶……


036

老是捡到奇奇怪怪的动物,搞得我现在看着外面那只松狮泪流满面……

终于,是捡到狗狗了啊……

等等,我要求还真是……降低到这种程度了啊……

啊,笑眯眯的松狮,好治愈……

开开心心把松狮先放进家里,找个碗给点水.....

这松狮怎么一屁股坐电视机前了?!我电视放的是啥来着......

好像是电影来着啊?什么时候变成戏曲频道了????

这松狮还呜嗷呜嗷的......

挺有艺术情操的啊?


037

.....

昨天和小姐妹们熬夜聊天,一小姐妹说要梦见独角兽.....

大家嘻嘻哈哈了半天就各自睡觉了。

到现在为止都很正常对吧?

问题就出现在,我一觉醒来,迷迷糊糊出门丢个垃圾.....

我好像看见独角兽了....好吧类似独角兽的.....好壮啊.....

嗯......角上还挂了个小破鞋.....

等会儿,那鞋不是我前两天扔出去的地摊货吗???质量太差脚尖都漏出来了.....

ntm是犀牛啊啊啊啊啊?!!!!

啥啊?????

这种大型猛兽隔壁的是养上瘾了????

我一个猛汉不回头扎进家里捞电话:

“隔壁的?!!是不是你家犀牛!!!!”


038

啊,犀牛送走了....再好好开始一天的生活。

好好泡了杯咖啡,坐在桌前,电视开着游戏直播,我准备修改方案....

emmm.....后面那棵树上是不是有一坨啥……?

老惦记着方案也改不出来,去看看吧.....

走到那一看,是只考拉?!

嚼吧着树叶,眼睛正看着啥,顺着那方向看过去...

貌似是我家电视啊????

这考拉是个游戏迷吗???

不对,这考拉能看懂游戏???

算了,不能想太多。

“歪?我这后面有只盯游戏直播的考拉。”


039

敲,我种在后墙的花生好像被什么动物拱了吃掉了....

等我找出来是啥玩意我一定要.......

算我没说。

这哪里来的野猪啊?????

野猪这玩意儿这么豪横我该怎么办啊???

慢慢退回家,拨打电话:“歪?你们抓野猪不?”

哼!让专业的来对付你!


040

昨晚上敞着客厅的窗就睡着了,有点后悔...

醒的时候,听见外面客厅有动静,有点吓人,进贼了???

铛啷啷....这是找到我收的硬币罐子了???

之前坐地铁没卡,每次纸币买票总会有一堆硬币....我回来就放罐子里了....

贼难道只对零钱感兴趣吗?

不对啊,听这声像什么动物啊......

悄摸摸打开门一看,好大一只大猫趴在那拿爪子扒拉我那堆一块钱硬币……

这家伙看起来有点像美洲.....

美洲狮?!!!!!

这大猫.....不敢动.....

悄悄点开电话,“隔壁的?我家进美洲狮了.....”


【各种忙....咕咕咕咕

嗐,闺秀跟我建议搞搞我社煤气罐罐们专场,我就搞了,卡了挺久,不单单因为忙,里面掺杂了一个身形不符的狠人,其他罐罐就猜一下吧

上期的在评论里

真的没人评论建议想看啥嘛?返场动物也可以啊?

来猜猜嘛....】

傅九

你是医我的药——前任三·再见前任

切勿上升蒸煮!


上升我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


“木木,谢谢你。”张云雷知道了之后给苏木打了电话,“谢谢你替我照顾着他们。”

“哥,咱俩之间说什么谢,咱一家人不说那两家话。”

“我知道这么些日子你扛下来不少事,他们台上的错你都自己担下来了...”

“辫儿哥。”苏木打断张云雷,“我带出来的人,我就有一部分责任。你让我帮你看着八队,我就得帮你看好了。你要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饭就行。”

“去!我没钱!”张云雷也知道苏木是故意岔开话题的,“我没钱知道吗!”

“切,越有钱越扣!”


“丫头啊,这些日子你是给他们揽了多少错担了多少事儿啊。”郭德纲把苏木叫...

切勿上升蒸煮!


上升我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


“木木,谢谢你。”张云雷知道了之后给苏木打了电话,“谢谢你替我照顾着他们。”

“哥,咱俩之间说什么谢,咱一家人不说那两家话。”

“我知道这么些日子你扛下来不少事,他们台上的错你都自己担下来了...”

“辫儿哥。”苏木打断张云雷,“我带出来的人,我就有一部分责任。你让我帮你看着八队,我就得帮你看好了。你要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饭就行。”

“去!我没钱!”张云雷也知道苏木是故意岔开话题的,“我没钱知道吗!”

“切,越有钱越扣!”


“丫头啊,这些日子你是给他们揽了多少错担了多少事儿啊。”郭德纲把苏木叫到了玫瑰园。

“爸爸,我不去揽,总不能让他们自己担着。”苏木又窝在郭德纲腿边,“他们的错都不大,可是一旦凑到一起,就是致命的大错。爸爸,您当初让我担了这个教习,担了这个副队长,不就是让我去鞭策他们的吗。”

“您给我起的艺名是苏云杉,是山也是杉,我既是一座挡在他们面前的山,也是把他们护在树荫下的杉。这是我的责任。”

“丫头啊,你这样太累啊。”郭德纲摸着苏木的头,“舆论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了,你抗得过来吗?”

“我没事啊爸爸,现在还扛得住,以后再说以后的吧。更何况,等我扛不住了,他们也都该出师成角儿了,哪还用得着我去帮他们。”

“爸爸当初把这事交给你,不是想让你这么累的啊。你这样我怎么跟你爷爷交代啊。”

“没事啊爸爸。”苏木靠着郭德纲安慰他,“您应该也知道,闺女现在迫切的需要这种压力来证明自己是活着的,真的爸爸,我扛着这些压力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庆幸,我觉得我还是活着的。您知道吗,在美国那四年,我总在怀疑自己还是不是活着,只有踏在这片土地上,忙着这些事,我才觉得我是活着的,活的好好的。”

“闺女,当初的事,没有你说的那么轻松吧。”郭德纲太心疼这个姑娘了,“你面上多风轻云淡内里就有多难过吧。东子跟你,真的回不去了吗?”

“爸爸,我跟您说实话吧。”苏木抱紧了手里的抱枕,“不是回不去了,是我不敢了。我们俩在面对对方时的状态都很不好,他对我总是带着愧疚,我对他总是抱着逃避的心态。我看不得他那种愧疚的眼神,小心翼翼的,特别让人心疼,一点不像当初那个狼崽子。我也是,总在逃避这件事,我也不像当初那个苏云杉了。”

“我努力的想让我们俩正常的相处,像其他师兄弟们那样平常的相处,偶尔打打闹闹的,那样我就知足了,真的。”

“丫头啊,不管你怎么选择,爸爸都支持你。你好好的就行了。”

“嗯,谢谢爸爸。”

“谢什么啊。”

“爸爸,封箱之后我想出去转转,就不在家待着了。”

“去吧,好好玩玩,注意安全就行。”

“我知道,爸爸。”


“大金金!陪我去看个电影吧!我听说挺好看的。”

“看什么?哪天去?订票了吗?哪个电影院?”

“明天行吗?”

“行。”

“前任三。”

“丫头,你...”

“就去看看。”

“行,我陪着你。”


一场电影下来,谢金都忍不住红了几次眼掉了几次泪,苏木却始终是一副面瘫的表情,只是有几次偷偷的用力眨着眼。

“丫头,怎么就想来看这个了呢?”

“这不前两天刚上映吗,听他们说剧情挺好的,他们又不愿意来二刷,我也就只能扥着你来了。”

“说实话。”

“就是最近有点想不明白了,想知道我那么拼命的逃避究竟对不对。”

“丫头,其实有时候,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东子还在别扭,他的状态不对劲。”

“他总觉得对不起我,但是我看着他那种愧疚的眼神就想跑,我总觉得那是一种怜悯,即使我知道那不是,但就是忍不住往那边想。大金金,你应该也知道,我这个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也会揪着一个人八年还放不下,我也承认我以后应该也放不下他,可是这种相处模式太不对劲了,他总想着要弥补我,我都开始害怕,他究竟是因为什么才想要弥补我,我害怕那已经不是我们当初那种单纯的爱了,你懂吗。我不知道他的爱究竟有没有变质,是不是夹杂了其他的东西在里面。我不敢赌,我赌不起了。”

谢金觉得,他势必要找李鹤东谈谈了。


31号,董九力和李九天又使了一出《汾河湾》,苏木去看了。

“使得不错。”苏木并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进步不少啊。”

“多亏了师姐啊。”董九力的话倒不是恭维,确实是,要不是苏木每天盯得紧,他们也不会进步这么多。他和苏木的聊天记录90%都是语音和通话,全都是苏木在教他唱段。

“走吧,请你俩吃饭。”苏木让俩人赶紧去换大褂,“之前不是说了吗,唱好了请你们吃饭,正好今儿有空,想吃什么?”

“都行都行,师姐定就行。”

过了今儿,董九力和李九天才真正的算是和苏木熟络起来,不仅仅是局限于师弟的身份了,他俩真正把苏木当成了走进生命的朋友。这个师姐,所有目的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他们好。

“吃火锅怎么样?听辫儿哥说你们经常去吃火锅。今儿带你们去涮铜锅,你俩不忌口吧。”

“不忌口。”


“行了,别老师姐师姐的叫着了,虽说我入科早,但我比你俩都小,要是顾忌着规矩,那就别喊木木,跟着其他九字的喊云杉,或者你俩要不介意,喊木木姐也行。”

“那我俩就喊木木姐了,云杉有点别扭。”

“都行,怎么舒服怎么来。”

大家都是北京人,骨子里就不是能被禁锢住的人。都是朋友,一个称呼而已,怎么舒服怎么来呗。

这顿饭并没有进行很长时间,董九力李九天晚场还要赶场,苏木也答应了师父去主持跨年专场。



————————

一段感情里,最放不下的就是那些回忆。

如果李冬想和苏木重新开始,那么他势必要把一直纠结着的过去抛下,才能和苏木开始新的篇章。

李鹤东也许懂了,可总还是不能全然让下,这才是他和苏木一直拖着走不到一起的原因。


傅九

你是医我的药——我是师姐,有事儿就得我担着

切勿上升蒸煮!


上升我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


12月17

“嘛呢!”苏木刚从下来,就听董九力跟李九天在台上越演越离谱,苏木直接就毛了,气的苏木十二月的大冷天大褂刚脱没穿外套顶着短袖跟水裤就直接过去了。

“啊!木木!”“好A啊!”

“师姐。”俩人也一步一步的后退着。

“骗钱呢!”苏木指着俩人就上了台,“给我好好演!汾河湾,没让你演澎湖湾!”

“师姐师姐。”李九天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旺仔就递过去了。

“好好演知道吗!”苏木掰过话筒,“超时算我的!好好演!”

“哎、哎。”


“帆哥,今儿超时算我的,让他们重演。”苏木下了场站下场门那嘱咐张鹤帆,...

切勿上升蒸煮!


上升我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


12月17

“嘛呢!”苏木刚从下来,就听董九力跟李九天在台上越演越离谱,苏木直接就毛了,气的苏木十二月的大冷天大褂刚脱没穿外套顶着短袖跟水裤就直接过去了。

“啊!木木!”“好A啊!”

“师姐。”俩人也一步一步的后退着。

“骗钱呢!”苏木指着俩人就上了台,“给我好好演!汾河湾,没让你演澎湖湾!”

“师姐师姐。”李九天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旺仔就递过去了。

“好好演知道吗!”苏木掰过话筒,“超时算我的!好好演!”

“哎、哎。”


“帆哥,今儿超时算我的,让他们重演。”苏木下了场站下场门那嘱咐张鹤帆,“工资从我那扣。”

“木木,合适吗?”张鹤帆问了一句,这不合规矩。

“没什么不合适的。”苏木撕开旺仔包装喝了一口,“从我那扣就行。大家都不容易。”

“行。”张鹤帆也明白,现在这样,凭他对苏木的了解,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一会儿训的时候,别说太重了。”

“我有分寸,放心吧。”


“过来过来。”张鹤帆和李斯明上台之后,苏木把俩人叫到跟前。

“师姐。”俩人颤颤巍巍的站着看着苏木。

“今儿怎么回事儿!”苏木也是真气急了,语气重的很。

“点儿不够了...是我的主意。”

“董九力!我今儿是过来了!是看见了!你知道这段视频一旦被发酵了会造成多大影响吗!轻点儿是你们俩折这儿,重点整个德云社都能受牵连!”

“师姐...我知道错了...”董九力低着头不敢抬起来,“没有下次了。”

“好好磨活儿,别让我再知道你们俩出这种状况!”苏木平复了一下心情,“今儿就这么着了。”

“谢谢师姐!”俩人赶紧道谢,他俩清楚是苏木放过他们了。

“今儿就不扣工资了,罚款从我这儿扣,是我没看好。”苏木示意俩人坐下,“一会儿返场跟我上台,我试试你俩的唱到什么地步了。”

“好,知道了师姐。”

这份情,他俩记在心里了。他们知道,苏木是要把这件事扛下来了。

“十三香唱的怎么样了,我听听。”


“对不住各位,今儿这事是我们的错,耽误您各位时间了。”已经超时不少了,苏木上台第一件事就是道歉。

“没关系!”

“不不不,辫儿哥让我过来盯八队,没管好人就是我们的错,我把他俩也叫上来了。”苏木招呼俩人过来,“这些日子我盯他俩的唱盯得紧,让他俩给大家唱个小段吧。今儿这事儿我全权负责,您要是有什么意见我们都接受,跟我说,队员没管好是我的错。”

“没事的!”

“来吧,九力先来,给大伙唱个鹬蚌相争吧,你先来。”

“哎,哎,是。”

哪怕是来道歉,苏木也不忘让俩人展示展示自己。终究她还是希望给所有人都扬腕儿。这俩也是有潜力的,慢慢培养吧。


“丫头,今儿这事儿你不该揽在自己身上。”张云雷给苏木打了电话,“他俩的错,就应该让他俩自己负责。”

“哥,今儿幸亏我在,幸亏我拦下来了,要不然事儿就大了。没什么该不该的,我是副队长,我是教习,他们二九的人都经过我的手。我来查作业这事儿我揽在身上也没什么过不去的。这俩人今儿也是长记性了,你就别说他俩了,在后台已经让我吓得够呛了。”

“倒霉丫头,你这性子也不改改,行,听你的,不说他俩了。”张云雷都乐了。

“改不了了,十几年了。”苏木也笑了,“习惯了。俩人知道改就行。过段日子让他俩再使一段汾河湾试试。”

“知道了,都听你的。”



“九力!”一个礼拜之后,苏木又来了三庆。

“师姐师姐。”董九力赶紧过来。

“一会儿卖估衣,有底吗?”

“不太有。”董九力是肉眼能看出来的紧张,“唱不好。”

“九力,我跟你说,一会儿在台上,我可能会撅你。”苏木跟董九力对着流程,“台上出错不怕,我过来,也是替你们队长给你们扬腕儿,先让观众记住你们,一切都好说。”

“是,我知道了师姐。”


“我记得有吆喝卖菜的。”

“卖药糖的呢?”

“卖糖葫芦的怎么吆喝啊?”

“天津怎么卖啊?”

“十三香啊!”

“还有卖针的啊我记得。”

“东北估衣怎么卖啊?”

“那山东估衣呢?”

“哦,对口估衣啊!我怎么跟您配合啊,我不会啊!”

“姐您还不会呢!”董九力都要疯了,“您别闹了。”


“咳,各位,过两天我不在八队的时候,您受累替我盯着点九力。”大返场的时候,苏木跟台底下互动,“没事儿,您就使劲羞辱他,争取能唱的比他好,咱们就胜利了。”

“师姐师姐,放过我吧!”董九力都疯了。

“那不行,我得把我扣的那工资找补回来啊!”苏木也是乐意逗他,“好好学啊,别让人家观众超过去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董九力赶紧点头。

“木木不在八队的时候去哪啊?”

“不在八队的时候啊,七队吧,一个月没去七队玩了,筱亭我最近不还没查作业了嘛,我最近盯上谢爷跟东哥了,东哥快板得盯盯了,筱亭跟九泰的板儿那么好,这么便利的资源不能浪费。还有六队。这两天先去六队七队,等下回查完九力作业我再去别的队。”

“木木要和二哥演什么啊?”

“跟二哥啊,《八扇屏》。他八扇屏是我当初亲自给他开小灶教的,回来了不得去查查嘛。”

“东哥呢?”

“我不跟东哥搭,三节我没法跟男演员合作演,我准备当一回距离演员最近的观众。”

“是下周吗?”

“不一定,你们就盯着节目单就行。”苏木摇头,露出神秘的笑容,“我这两天,要去办点私事。”

“哦~!”

“瞎起什么哄!”苏木冲着后面演员甩头。

“小师姐我们是要有姐夫了吗!!!”

“姐夫啊?”苏木又露出迷之笑容,“也许,可能,未来十几年里可能会有。”

“啊?!”

“我啊,准备接着当个单身。”苏木冲台下比wink,“苏云杉可是属于大家的。”

“加个微信吗小师姐!”

“加微信啊。”苏木做作的掏出手机,“你们记一下啊,138后头随便。”

“……”

“好了好了不闹了啊。”苏木伸手平复台下,“各位,我谢谢你们,真的,我干这一行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在台下见过这么多年轻的血液,我谢谢你们捧着我们,真的。七队和八队两个队伍成立到现在还不到一年,有这么大的成绩也多亏了您各位的厚爱,我回来的这几个月里,所有的演员我也基本都接触了一遍了,他们什么样我一清二楚。往后还请您多捧,咱们尽量做到只听相声。毕竟我们水平有限,到不到的呢,您各位就多担待一点,这些演员还都不够成熟,您就多做鞭策吧。谢谢你们。”苏木冲着台下鞠躬,张鹤帆也带着后面所有演员一起向观众鞠躬。

“学生苏云杉,下台鞠躬。”

“学生张鹤帆,下台鞠躬。”

“学生李九春,下台鞠躬。”

……

“各位,我们明天见!”

“今天的演出到此结束,我们明天再见!”


————————

云杉林,庇护所有的师兄弟

云墨❤️云雷

九力和九天以前的微博头像好像也是一对的

九力和九天以前的微博头像好像也是一对的

帝国姐姐也是德云女孩(橙子)
你要拿图出音儿,想往外面发,就...

你要拿图出音儿,想往外面发,就告诉我要干什么去。要不然就留下来自己看。🥔🍄🥒🍐🥝🌭🥝🥕 

你要拿图出音儿,想往外面发,就告诉我要干什么去。要不然就留下来自己看。🥔🍄🥒🍐🥝🌭🥝🥕 

热病

杨九郎的带娃日常

我们九郎作为师兄师叔真的合作过很多师弟师侄 

真的是很nice很规矩很传统的相声演员啊


关于杨九郎的小合集:

杨九郎的带娃日常 

那些年搬桌子的杨九郎 

规规矩矩杨九郎 

相声演员杨九郎的相声态度 


cr:

德云迷妹贝小贝 160922 翻四辈 王昊悦李昊洋杨九郎

tuntuntunTT 161204 汾河湾 侯筱楼杨九郎

楠楠KGN 180609 卖面茶 董九力杨九郎 

恋念红尘怎飞升 ...

杨九郎的带娃日常

我们九郎作为师兄师叔真的合作过很多师弟师侄 

真的是很nice很规矩很传统的相声演员啊


关于杨九郎的小合集:

杨九郎的带娃日常 

那些年搬桌子的杨九郎 

规规矩矩杨九郎 

相声演员杨九郎的相声态度 


cr:

德云迷妹贝小贝 160922 翻四辈 王昊悦李昊洋杨九郎

tuntuntunTT 161204 汾河湾 侯筱楼杨九郎

楠楠KGN 180609 卖面茶 董九力杨九郎 

恋念红尘怎飞升 180710 怪治病 李九天杨九郎 

侵删

找一只猫

头给我笑掉


【PS:图源来自微博,侵删】

头给我笑掉


【PS:图源来自微博,侵删】

沙漠没有水

之前嘲笑九力和九天,结果今天我哥上演现实版😂四舍五入我和德云社锁了

之前嘲笑九力和九天,结果今天我哥上演现实版😂四舍五入我和德云社锁了

南瓜车
馋馋是超棒的蛋糕师傅!——发出...

馋馋是超棒的蛋糕师傅!
——发出馋哭了的尖叫

(嗐,也三十啦)

馋馋是超棒的蛋糕师傅!
——发出馋哭了的尖叫

(嗐,也三十啦)

也带双鸦宝墨香

艺哥,奶盖

生日快乐!!

艺哥,奶盖

生日快乐!!

9杨柳岸晓风残月9

角儿名字翻译(貳)


爷们儿(张九南)  真命天子

大华(何九华)   丈夫(也是想瞎了心了😂)

主任(杨鹤通)  上帝

李九天  儿子(好惨,但是我好想笑😂)

陈九品     合作伙伴(那也是王宵颐的😏)

角儿名字翻译(貳)


爷们儿(张九南)  真命天子

大华(何九华)   丈夫(也是想瞎了心了😂)

主任(杨鹤通)  上帝

李九天  儿子(好惨,但是我好想笑😂)

陈九品     合作伙伴(那也是王宵颐的😏)

椰Y.(知情者二印见置顶

20200112三庆园午场返场

这是一个发在b站被优酷爸爸勒令下架的视频

张鹤帆的火红的萨日朗

又名无力回天组合被迫营业的一天

我怀念的快乐小园子

20200112三庆园午场返场

这是一个发在b站被优酷爸爸勒令下架的视频

张鹤帆的火红的萨日朗

又名无力回天组合被迫营业的一天

我怀念的快乐小园子

小胖妞woo

[九辫]56.小剧场

此对话来自最近经常被查作业的奶泡和奶盖的微信。

  九天:九力,九力。恭喜你再次喜提队长查作业[笑哭][笑哭]

  九力:队长在你身边吗?

  九天发过来一个队长的表情包   不在不在

  九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天   我好想你(づ ●─● )づ

  九天:保重哈!

  九力放下手机心中os:好想九郎哥啊。。。。为什么。

  二奶奶们:九力你还知道为什么你总被查作业吗?

  九力:┐( ‾᷅㉨‾᷅ )┌ 怪我咯  ...

此对话来自最近经常被查作业的奶泡和奶盖的微信。

  九天:九力,九力。恭喜你再次喜提队长查作业[笑哭][笑哭]

  九力:队长在你身边吗?

  九天发过来一个队长的表情包   不在不在

  九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天   我好想你(づ ●─● )づ

  九天:保重哈!

  九力放下手机心中os:好想九郎哥啊。。。。为什么。

  二奶奶们:九力你还知道为什么你总被查作业吗?

  九力:┐( ‾᷅㉨‾᷅ )┌ 怪我咯    不和你们贫了    我要去准备了    一会可是裸考啊。

不封箱工作组

见鬼的八队(万圣节联文)

此处 @缘团 


“哎,明晚去吃火锅不?”刚下了场,董九力胳膊上搭着脱下来的大褂,用手肘捅了捅搭档,“我昨天看到一家新开的店。”

“吃火锅?明天有演出你们不知道啊?”另一边的姬鹤武背着包站在门口,打破了董九力的美好愿望。

“啥玩意?”

“明天有演出?”

“怎么可能!”

“明明演出单上是空着的!”

一时间后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震得姬鹤武只能捂着耳朵蹲在门边,默默为自己鲁莽的行为表示后悔。

张鹤帆和李斯明在前面刚收拾完东西回来,就听见半开的房间里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来,张鹤帆上前一推门,一阵阻力从另一面顶了回来,低头一看,霍,这还蹲一个人,“干什么呢这是?这么吵?...

此处 @缘团 


“哎,明晚去吃火锅不?”刚下了场,董九力胳膊上搭着脱下来的大褂,用手肘捅了捅搭档,“我昨天看到一家新开的店。”

“吃火锅?明天有演出你们不知道啊?”另一边的姬鹤武背着包站在门口,打破了董九力的美好愿望。

“啥玩意?”

“明天有演出?”

“怎么可能!”

“明明演出单上是空着的!”

一时间后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震得姬鹤武只能捂着耳朵蹲在门边,默默为自己鲁莽的行为表示后悔。

张鹤帆和李斯明在前面刚收拾完东西回来,就听见半开的房间里发出一阵阵鬼哭狼嚎来,张鹤帆上前一推门,一阵阻力从另一面顶了回来,低头一看,霍,这还蹲一个人,“干什么呢这是?这么吵?”

梁鹤坤从凑在一起抱头痛哭的人堆中冲出来,抓起张鹤帆的大褂袖子擦了把脸:“哥你说,明天不是没演出吗?”

“演出单上是没有。”李斯明从张鹤帆后面探出个头来,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各人的惨状,看着各位露出一副放了心的表情,眯着眼笑了笑,“但是临时加了一场。”

刚放松了的众人:???宁就是魔鬼?

“这演啥我们也没准备啊,明天上台给他们表演木头人啊?”虽然大概确认明天一定是有演出了,董九力还是想为自己的火锅挣扎一下。

从梁鹤坤手里抽回袖子,张鹤帆抬手拍了拍董九力的肩膀,“想都不要想了,我之前都问了队长了,人自己找的场子,让我们去表演,就演今天的活儿。”

“这不是有毛病吗?直接包场今天不好吗?”李九天站在旁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得了得了,说这些干啥,反正有钱拿。”李九春摆了摆手,把包往肩上一撂,“回家啦!”

 

要说虽然大家都不想上班,但是到了点来的都还挺整齐的。

郭底郭盖一人捧着一个烤红薯走到集合点时,大家都到齐了,全坐车上如同观猴一样趴在窗户边看着这两个人一边啃着红薯一边溜达。

“哎,就差你俩了,快点行么?”杨九郎拉开窗户催了一声。

等人都上齐了,司机啥都没说,直接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郭底把包抱在怀里,转头和后面的董九涵聊了起来,从订了这次演出的老板到演出的地点在哪,一趟聊下来,啥也没问着。

得,还是好好坐着,养精蓄锐吧,郭底刚准备转过身,就直接让坐董九涵旁边的孙霄尧给扒拉回去了。

“哎,这司机你认识吗?”

“干啥,看上人家了?”

“去去去,少贫,这个司机从我们上车就没说过话,就一直坐那,直到刚才开车,我都以为他是假人来着。”

“那怎么说,我也不会认识啊,不是人老板订的车吗?”

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声响,整个车厢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呼吸声,仔细看过去,车里除了司机,其他的列位居然都睡着了。

大巴从起步开始一丝摇晃都没有,就好像行驶在一条极度畅通又异常平坦的道路上,然而等到了演出地点,司机突然踩下刹车,一车的人在惯性下全都撞在了前面的靠背上。

大家揉了揉脸,互相看了看,也不知道自己和对方都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张云雷看了一眼车外,哦,到地儿了。

门口候着一个人,穿了件短打,和他身后古色古香的园子还挺搭配,张云雷走上前去,刚说了自己的名字,只见对方缓缓的点了下头,转身就往园子里走。

众人有点摸不透这里的名堂,这老板比较喜欢安静?哪听啥相声啊,请那谁,那个默剧演员不好吗?

不过这都走到这了,也不好意思再说回去,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跟着前面那人走了进去。

那人进了园子,并没有走远,像是知道大家会犹豫似的,半侧身的对着门口,双手叠放在小腹上,安静的候着。

跟着引路人走到后台的房间,大家刚放下包,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低哑的声音。

“舞台在这边。”

这声音不带一点人气,让人听了忍不住想打冷颤,杨九郎转过身一看,身后依旧是只有规规矩矩候着的引路人。

“刚刚是你说话的不?”

引路人站在门口,没在说话,只是等到大家都看向自己时,转头走了出去。

“这什么毛病这是。”

房间里不知道谁嘟囔了一句,也没人接话,跟着都走出了门,门外依旧是静静等着的引路人,众人终于感觉不太对了。

这一路来的除了下车的司机,和这领着大家进了来的引路人,其他人竟是一个都没有见着。

董九力往后落了几步,往旁边的房间里看了看,大部分的房间都空着,偶尔有两个是有人背对着自己坐在桌子前,看动作是在化妆,估计是在他们之后还有表演的人。

“哎,这路上都没人啊!”梁鹤坤一个没憋住,忍不住说了出来,下意识看向走在最前面的引路人,确认对方没有注意自己后缓缓的出了口气。

“有人,刚刚那个屋里有一个。”董九力凑到梁鹤坤身边压低了声音,“就是没看到订了演出的老板,别不是打算不给钱吧?”

“想什么呢?不给钱队长能乐意吗?”李九春走在前面,侧着头接了一句。

走在后面的几个大小伙子闷着笑出了声,闹哄哄的声音成功得到了队长关爱的眼神。

“这么有精神,我们回去查趟作业?”

众人:……您大可不必

 

收拾妥当,作为打头阵的李九春袖子一甩就走上了台,其他人在后台探了探头就撤了回去,开始准备起自己的东西。

“哎,不对啊,这咋没声啊?”作为李九春偶尔的固定搭档,韩鹤晓表示自己好像没听见观众的声音。

“别不是出什么事了吧。”王鹤江把帘子一撩,几个人再次探出头来,台前乌泱泱坐着好些人,李九春正在台上说的绘声绘色,台下喝茶鼓掌的也不在少数。

“嘶,难道我们刚刚听错了?”

“准备东西太认真了,自动忽略这些了?”

一直到李九春下了台,台前如雷的掌声,什么问题都没有,仿佛在告诉大家,一定是你们听错了。

等到接下来的表演,除了偶尔声音会有些模糊,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大家都开始觉得是自己精神太紧张了出现了错觉。

等到李斯明和张鹤帆表演完下了台,甚至还忍不住夸起了台下的一个小姑娘。

“好像是跟爷爷来的,一直躲在老人家后面。”

“就算只露半张脸也能看出来是个小美人儿!”

“我表演的时候,她当时还躲在后面偷偷鼓掌。”

“哎,你们咋都说看到小女孩了?我咋记得台下只有一群大老爷们呢?”梁鹤坤听着听着就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他怎么记得自己没看到小孩子来着呢?

“我也没看到。”一旁的姬鹤武接了一句,有些郁闷的挠着头,“我还纳了闷的,以为是我看漏了。”

几人凑在一起一对,霍,这小姑娘还挺调皮,一会儿乖乖看表演,一会儿又跑没了影的。

大家也没当回事,小孩子嘛,本来能不闹人就算是谢天谢地的了。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杨九郎整理了一下大褂,和张云雷一起上了台,剩下的人又一次凑到后台边上往下看去,全都去寻找着这个薛定谔的小女孩。

杨九郎在台上边说着也在找这个小姑娘,这一会有一会没的,挺让人好奇的,眼睛来回的扫了一圈,就看到离台子不远处坐着一位老人家,和大家描述的一样,后面躲着个小女孩。

“哎,我和他是…嗯?”

“嗯?”

张云雷扭过头看向自己搭档,这个‘嗯?’是个什么玩意?

杨九郎并没有立刻找补回来,而是脸煞白的盯着台下,后台扯着帘子的几个人一个个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攥得死死的。

这,这,这是什么鬼?!

小姑娘长得是水灵,可另外半张脸咋血刺呼啦的?

“卧槽!”

郭盖猛地一个大喘气,身子一直,一脑门怼站自己后面的郭底下巴上,两个人同时低呼出声,在后台缩成了一团。

张云雷还没弄明白自己搭档怎么了,身后面又闹腾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跟哈士奇似的瞪着台前的队员,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都是太闲了。

也不怪张云雷没被吓到,人根本看不见那个小姑娘!

要不怎么说狗能看见人看不见的东西呢

这老爷子张云雷是看见了,还挺慈祥,倚着椅子眯着眼,听得还挺认真,但是他们说的那个小姑娘,他倒是真没看到,最多只能觉得自家的队员又不定期抽风了。

用扇子从后面戳了杨九郎两下,看到对方也算是缓了过来,两个人顺着势头继续说了起来,杨九郎时不时也会看眼台下,那个小姑娘又躲回了椅子后面,没了直击灵魂的画面,磕磕巴巴的这活儿也算是使完了。

下了台,张云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见杨九郎已经冲出去拽着两人的包就往门口走,边走还不忘了喊着二爷快走啊,这不干净。

张云雷正想说这怎么不干净了,也没看见人谁乱扔果皮纸屑啊,就见自己队员早就收拾好东西,手里领着包,跟捣蒜似的拼命点头。

众人正点着头,只听见前台传来不大不小“噗”的一声,像是什么泄了气一样,张云雷走过去撩起帘子来,只见前台黑洞洞的一片,哪来的什么观众。

大家这是真的不淡定了,拎起包就往外冲,杨九郎缀在后面,一手扶着张云雷,一手提留着两个人的包,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也怕这边的祖宗再散了架。

刚出了门,来时的车就停在原地,司机依旧是冷漠脸的坐在驾驶位,众人迟疑了一下,最后小心翼翼的上了车。

车子还没发动,董九力攥着手机发出了惊呼,“艹,今天是万圣节!”

一时间众人视线全聚集到董九力身上,突然感觉外面有些物什在动,转头看去,是台前那位老爷子,左手边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脸上哪有半点伤疤,在二人身后一开始带着大家进去的引路人正垂着手候在一边。

“感情那玩意是面具啊。”李九天长出了口气,“差点吓死我。”

众人跟着连点头,这小姑娘还挺特立独行,人家万圣节都要做小魔女,这丫头把自己打扮成这倒霉模样。

“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小姑娘?”张云雷看着窗外点了点头,小姑娘好像看见了,对着车子挥了挥手,抬手对着人小姑娘挥了挥,张云雷转头看向了车里,“我那场她好像不在啊?”

“啥玩意?”

车里刚缓和下来的气氛瞬间又凝上了,在这凝重的气氛下,张云雷的声音悠悠的传来,“别忘了回去还要查作业啊。”

一时间气氛降到了冰点。

眯着眼笑了一下,张云雷转头再看向窗外,老先生点了下头,车子缓缓的发动了起来,困意不知为何又涌了上来,就在这半睡半醒的时候,张云雷模糊的看见那小姑娘缓缓转过了身。

半边脑后,是碗口大的伤疤。

南瓜车
从校园到舞台一路竹马不饶人的岁...

从校园到舞台
一路竹马
不饶人的岁月也不知怎么可爱起来

(力力天天燥起来,查作业没在怕的!)

从校园到舞台
一路竹马
不饶人的岁月也不知怎么可爱起来

(力力天天燥起来,查作业没在怕的!)

云朗清欢

🍯犹恐相逢是梦中(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暗中准备


再看孟鹤堂这边,自从圣上下旨后,他便和张云雷每日至太后的颐宁宫中报道,太后虽然不喜欢孟鹤堂,但是因为张云雷平日里帮着圣上挑过不少新奇物件儿献给太后,所以太后倒是能跟他说上几句话。郭国相和于军师也挑了些人帮着一起修整颐宁宫,为首的,是张云雷孟鹤堂他们的师弟董九力和李九天。两个人不像张云雷和孟鹤堂他们那样长相清秀,用他们师兄弟间的话是,有些傻乎乎的可爱,可正因为如此,却更讨人喜欢。董九力和李九天两个人到了颐宁宫之后,除了帮孟鹤堂他们修缮殿宇以外,便天天陪着太后闲聊。


说起这张云雷,平日里除了跟他家杨九郎腻歪和找孟鹤堂闲聊以外,最喜欢听戏,也喜欢唱,再加上他的嗓音本...

*第十四章 暗中准备


再看孟鹤堂这边,自从圣上下旨后,他便和张云雷每日至太后的颐宁宫中报道,太后虽然不喜欢孟鹤堂,但是因为张云雷平日里帮着圣上挑过不少新奇物件儿献给太后,所以太后倒是能跟他说上几句话。郭国相和于军师也挑了些人帮着一起修整颐宁宫,为首的,是张云雷孟鹤堂他们的师弟董九力和李九天。两个人不像张云雷和孟鹤堂他们那样长相清秀,用他们师兄弟间的话是,有些傻乎乎的可爱,可正因为如此,却更讨人喜欢。董九力和李九天两个人到了颐宁宫之后,除了帮孟鹤堂他们修缮殿宇以外,便天天陪着太后闲聊。



说起这张云雷,平日里除了跟他家杨九郎腻歪和找孟鹤堂闲聊以外,最喜欢听戏,也喜欢唱,再加上他的嗓音本就温柔清亮,竟也有着那些名角儿的味道,他们好多师兄弟也会跟着他练上那么几句,其中就有董九力,只不过,他更多的是被赶鸭子上架,因为张云雷喜欢时不时查他课业的感觉,但是这个爱好却是让董九力胆战心惊,因为他唱戏有点跑调,而且越紧张跑得越厉害,以至于杨九郎经常调侃他们俩,也不知道这个查课业到底是谁更受折磨。



可巧,这个倒是变成张云雷和董九力用来逗太后高兴的法子了,看着董九力一脸狰狞地学张云雷的调子唱戏,再看看张云雷一脸嫌弃的表情,倒是经常惹得太后笑得开怀,再加上李九天也是个能说会道想尽办法哄着太后的,反而让太后有些离不开这俩人了。在这之前,太后身边都是何内监和曹内监两个人天天讨太后欢心,而现在突然变成了董九力和李九天,那两个心胸狭隘的内监自然是心里不好受,只不过,董九力他们早就想好了对策,于是在一夜间,董九力和李九天带着一箱子礼物,进了两个内监在宫中所居的宫苑。



两个内监看到来者是董九力和李九天,脸上自然是没有什么好颜色,但是看见他俩带的这一箱金银珠宝珍奇物件,那贪婪的神色便掩盖不住的显露了出来,董九力李九天趁着二人心情有所缓和,赶紧说明了来意。



“二位大人,我们并没有在太后面前抢二位大人风头的意思,我们也知道,像我们这种小人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您二位这么多年在太后面前的位置的。况且我们早晚都是要出宫的,只不过这次难得的机会能近距离面见太后和二位大人,我们想多跟着学点东西,日后出宫之后,还能跟邻里街坊说说太后的圣明和二位大人的英明,所以还请二位大人见谅,莫要与我等小人计较。”



这一番话说得让这两个内监瞬间眉开眼笑,本来就不是什么正道儿的的人,就喜欢听这种阿谀奉承,更何况还有这一箱子礼物,那自然是深信不疑又乐得清闲,有董九力和李九天这两个人在,还省得他们绞尽脑汁陪太后开心呢。



“我们自然都是宽宏大度之人,又怎会与你们计较,再者说,只要太后高兴,你们就都是有功之人,好好孝敬太后,有你们的好儿。

“多谢二位大人赐教。”

“行了,去吧。”



如此,这董九力和李九天就算是在太后这颐宁宫里有了一席之地了。若问他俩究竟是做什么的,俩人都是做香料生意的,偶然的机会拜于郭国相门下,本来是竞争关系的两个人倒是开始了合作。本来两个人香料的来源渠道就有所不同,合作之后,香料种类增多了,两个人还用二人各自的香料配出了更多的奇珍异香,到比从前更赚了个盆满钵盈。在董九力李九天得以常伴太后之后,两个人还给太后进献了很多名贵香料,更是让太后对二人喜爱有加,可是这香料嘛,也不一定都是好的。



来至颐宁宫帮忙一起修缮宫殿的,还有一位不速之客,谁呢?金家的金霏金公子。这金府和孟府,两家是世交,祖祖辈辈都亲如兄弟不分彼此,到了孟鹤堂和金霏这里,也是如此。二人自小熟识,一路伴着长起来,如今身量也相仿,甚至还有些神似,站在一起倒真有些像亲兄弟。金家祖上靠着科举中了状元,而后做官勤勤勉勉清廉公正,故而当时的圣上亲赐金家官爵世袭,虽是如此,可是金家家教甚严,儿孙辈均会参加科考且均榜上有名,意为不辜负圣上的恩遇,金霏也不例外,是为当朝榜眼,前途无量。



前段时间金霏被圣上差去监管木兰围场训练御马一事,故而一直未在都城中。木兰围场为皇家禁地,圣上不来围猎的话,这里并没有太多的人,所以他也是在前几天才刚刚得知最近孟府发生的这些事,正好御马也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他紧赶着回了都城,向圣上复命之后,便来到颐宁宫找孟鹤堂了。



金霏来的那天,正赶上孟鹤堂和张云雷带着宫人修缮颐宁宫后花园的凉亭,孟鹤堂甚少做这种重活,几天下来也有些吃不消了,便在一旁坐着休息,正在他走神儿的时候,一件苏锻披风便披在了他的肩上,继而听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虽说是春日里了,可是这风还是凉,你又素来畏寒,小心别伤了身子。”



孟鹤堂回头一看,不是金霏又能是谁,看见他,孟鹤堂自然是高兴的,待金霏坐到他身边之后,他也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金霏等他问自己。



“怎么不说话?”

“你这么着急赶回来,肯定是有事儿要问我。”

“小孟儿,为了他,真的值得吗?”

“我也不知道,以前,我从未有过如此牵挂一个人的感觉,虽然我知道他未必合适,可是…”

“我明白,只是这件事过于凶险,你务必护好自己,有什么需要,送信给我。”

“我会的,你放心,不过我还确实有些事儿需要你帮我。”

“什么事儿?”

“圣上命我给太后重修颐宁宫,可我并不懂这些,张云雷他也只是在古玩字画上能说上一些,这修缮房屋实在不是我擅长的,伯母的娘家兄弟曾经负责修葺过圣上生母所居的永乐宫,所以这事儿,只有你能帮得上我了。”

“噗嗤,你看看你那个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帮你就是了。”

“好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孟鹤堂,我怎么觉得我被坑了?”



金霏看着瞬间眉开眼笑的孟鹤堂,就知道自己又被他给耍了,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被他哄骗过多少次了,可偏偏自己不长记性,每次都让他得逞。但是金霏从未介意过,相反,他很喜欢看到情绪如此不加掩饰的孟鹤堂,真实,更可爱。



其实金霏是喜欢孟鹤堂的,可是他知道,孟鹤堂对自己从未有过其他的想法,更何况,两个人一直这样惺惺相惜的做兄弟,倒可能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自此,金霏便每日也来颐宁宫报道了,他倒是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来陪孟鹤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