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准基

77250浏览    1895参与
洛杉矶嬴政W
久违的坐了趟飞机之我不是李准基。
久违的坐了趟飞机之我不是李准基。
爱虐男主的伐木累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4:

男主为救女主手臂被箭划伤,

然后两人就…嘻嘻嘻…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4:

男主为救女主手臂被箭划伤,

然后两人就…嘻嘻嘻…

爱虐男主的伐木累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3:

太惨了太惨了…

忍了好久就是不想让别人发现,

最后在女主身后pu…吐了老大一口血……

最后是经典我为你挡风遮雨画面!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3:

太惨了太惨了…

忍了好久就是不想让别人发现,

最后在女主身后pu…吐了老大一口血……

最后是经典我为你挡风遮雨画面!

市井娱乐说
全慧彬:李准基唯一公开的女友,却在36岁转身嫁给牙医
全慧彬:李准基唯一公开的女友,却在36岁转身嫁给牙医
音巡

这几张好像lof这边没发过,发一下

p1-2都贤秀

p3看完他人即地狱摸的鱼

这几张好像lof这边没发过,发一下

p1-2都贤秀

p3看完他人即地狱摸的鱼

爱虐男主的伐木累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2:

亲娘借女主之手想毒杀太子,

男主为了保护女主保护太子,借由把毒茶喝了…

然后自己吐血倒地了…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2:

亲娘借女主之手想毒杀太子,

男主为了保护女主保护太子,借由把毒茶喝了…

然后自己吐血倒地了…

爱虐男主的伐木累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1: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孩纸啊…

#步步惊心# #李准基# 5-1: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孩纸啊…

Chen_零笙

不是我说。。。

你们李家的男人都这么绝的吗🤤🤤

不是我说。。。

你们李家的男人都这么绝的吗🤤🤤

明星行为大赏
自律的男人也太帅了吧李准基这状态比我都像高中生
自律的男人也太帅了吧李准基这状态比我都像高中生
Masumi_Tee
这一段看得我直接原地死去

这一段看得我直接原地死去

这一段看得我直接原地死去

长情说影
男人穿越到高中时代,曾经暗恋的女神居然倒追自己!
男人穿越到高中时代,曾经暗恋的女神居然倒追自己!
长情说影
男人穿越到高中时代,曾经暗恋的女神居然倒追自己!
男人穿越到高中时代,曾经暗恋的女神居然倒追自己!
六点movie
仅用一根吸管,囚犯高智商逃生,李准基超爽悬疑剧!《两周》
仅用一根吸管,囚犯高智商逃生,李准基超爽悬疑剧!《两周》
六点movie
三流小混混喜当爹,为救女儿成逃犯,李准基超爽悬疑剧!《两周》
三流小混混喜当爹,为救女儿成逃犯,李准基超爽悬疑剧!《两周》
腐妤仔

(王昭×孔吉)君王的紅衣戲子

第三十一章


"姑母!姑母!"


妍华被带回寝宫后,又命人摆架到太后的寝殿去,下了轿子后,她立刻提着裙摆便喊便跑进去。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怎么了?"


"姑母!那人是异族啊!是异族!"


"你在说什么?什么异族?"


"那个戏子是异族!而且还怀上了陛下的孩子!"


"什么?!"


"姑母!您快阻止陛下啊!陛下肯定是被迷惑了!他竟然为了那个贱人还有他肚子里的杂种,要把我的陪嫁侍女给杖毙!呜…"


"真是岂......

第三十一章


"姑母!姑母!"


妍华被带回寝宫后,又命人摆架到太后的寝殿去,下了轿子后,她立刻提着裙摆便喊便跑进去。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怎么了?"


"姑母!那人是异族啊!是异族!"


"你在说什么?什么异族?"


"那个戏子是异族!而且还怀上了陛下的孩子!"


"什么?!"


"姑母!您快阻止陛下啊!陛下肯定是被迷惑了!他竟然为了那个贱人还有他肚子里的杂种,要把我的陪嫁侍女给杖毙!呜…"


"真是岂有此理!他真以为自己能反了天了!咳咳!!"


"娘娘,可别气坏身子了。"


看着自己的姪女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太后自然是感到不舍和心疼,她缓缓起身走近用手擦拭妍华的眼泪并安抚:


"别哭了孩子,哀家这就过去。"


场景转到了王昭的寝殿,太后直接闯入宫殿坐在正位上,双儿慌慌张张地告诉王昭太后正在正殿等着,而王昭只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嘱咐双儿照顾好孔吉,自己离开了寝殿。


王昭一来到正殿,突然就飞来一个瓷杯碎在脚边,太后就指着王昭怒骂,而王昭全程只是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太后看着王昭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便跟身旁的宫女说:


"吩咐下去!将那个魅惑君主的戏子拿下!"


听到这句话,王昭才抬起头向太后怒吼:


"孔吉没有做错任何事!凭什么将他拿下!"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这个王宫、这个国家就不该存在异族!他们残暴不仁!已经危害到百姓了!难道你会不知道吗!"


"难道太后您就悲天悯人了吗!您在我身上做过的事,对我而言和您口中残暴不仁的异族并无任何差异!"


"你!咳咳!!即便你想保他也保不住的!他是异族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前朝甚至扩及百姓的耳朵,最终他也会因此事、因你而死!你什么也保不住!权力和情爱终不能两全!你想保他只有舍弃王位!"


"太后还是想想怎么劝贞弟不要觊觎他不该觊觎的东西吧,他要能收起野心,寡人便不追究他在围猎场想谋杀寡人的事,可若他仍是执意如此,就别怪寡人无情了。"


王昭丢下这句话便离开正殿,当他踏出门外时,已经不知道听到多少物品破碎的声响,可他不在乎,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没有这个厌恶他的母亲和胞弟。


"王是说了什么让太后如此气愤?"


在王昭正前往寝殿的路上,突然从背后听到了王旭的声音。


"寡人倒是想问寡人的宫殿什么时候任人出入了。"


"臣弟只是想问,您还有那个自信将两者都拥有吗?"


听到王旭的话,王昭停顿了几秒,他无法立刻就肯定,这些日子,在孔吉身上所遭受的,他都没能阻止,但是他也不愿低头,他知道自己就快成功了。


"当然。"

六点movie
一人单挑整个黑帮,痞帅律师教做人,李准基超爽悬疑好剧!
一人单挑整个黑帮,痞帅律师教做人,李准基超爽悬疑好剧!
风与达西

恶之花🌸(都贤收×金武镇)二

  如果时间就停在这⼀刻就好了…


  但是, 没过多久, 就传来咣咣的敲⻔声。 姐姐疑惑 地向⻔⼝⾛去。

   “嘘”⻔要打开的时候都贤收制⽌了她, “是谁”贤收⽤沉静的声⾳问。   

    “呃, 是我, ⾦贤⻬”来⼈很不情愿的语⽓,。

  都贤收想起来他是⽗亲的⽼主顾, 以前 经常光临⽗亲的⼯坊, 购买⼀些⼯艺品运到城⾥卖, ⾃从家⾥出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如果时间就停在这⼀刻就好了…


  但是, 没过多久, 就传来咣咣的敲⻔声。 姐姐疑惑 地向⻔⼝⾛去。

   “嘘”⻔要打开的时候都贤收制⽌了她, “是谁”贤收⽤沉静的声⾳问。   

    “呃, 是我, ⾦贤⻬”来⼈很不情愿的语⽓,。

  都贤收想起来他是⽗亲的⽼主顾, 以前 经常光临⽗亲的⼯坊, 购买⼀些⼯艺品运到城⾥卖, ⾃从家⾥出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有什么事吗?”贤收打开⻔探究地问 。

 “赶紧去吧, 里长找你,说是有要紧的事。” 

  

   ⾥⻓是个是个四⼗多岁的中年⼈。据说年轻时是做⽊材⽣意的, 所以体格很膀, 四肢⽐同龄的中年⼈都要强壮有⼒, 但是脸上时不时浮现的笑纹出卖了他的年龄, 每⼀处沟壑都写满了沧桑感, 年轻时很优秀, 做成了很多出⾊的事所以被选拔成了村⾥的⾥⻓, ⽽且村⾥⼤⼤⼩⼩的事情事⽆巨细都是他掌控着。 

  ⾥⻓点着⼀根烟,烟雾很快在房间⾥弥漫开来,都贤收感觉有点呛到, 但是他知道 这时候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像他这种被视为全村的罪⼈, 谁都能踩上⼀脚的蝼蚁, 根本没有为⾃⼰获取利益的资本。⾥⻓猛吸了⼀⼝烟, 眉⽑骤然舒展开来, 看得出来他很享受。

  

   “贤收啊, 你知道这次叫你来有什么事啊吗?” 

  “不知道, ⾥⻓”贤收⼩⼼ 翼翼地回答, 像个被⽼师罚站的孩⼦。 “哈哈哈, 是这样的, 你家⾥现在没有⼤⼈了, 没有了经济来源, 你家的⼯坊你也知道, 说是杀⼈魔的⼯坊也不好听, 对不对? ”⾥⻓⼀边慢条斯理地说着, ⼀边移动着转椅, 不知打拿来拿出⼀个茶壶, 把 沏好的茶倒到⼀个杯⼦⾥, 茶⾹氤氲了贤收的视线, 虽然感觉⾥⻓给⾃⼰这样⼀个 ⼩⼈物沏茶好像哪⾥不妥, 同时琢磨⾥⻓话⾥话外的意图。看他犹豫了两秒, ⾥⻓使眼⾊示意他可以喝了, 贤收受宠若惊地接过杯⼦, 舔了舔因紧张⽽有些⼲裂的嘴唇, 将杯⼦⾥的茶⼀饮⽽尽。 

  ⾥⻓满意地笑了,然后接着慢条斯理地说“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虽然你的⽗亲 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 但是作为⾥⻓还是有必要帮助你们的。⾸先要解决你家的收 ⼊问题, 你现在还不到15岁吧,去打⼯的话肯定没有⼈要你。 时间⻓了不⽌你和你姐姐的学费, 连⾯包都是问题。⽽且你家这种特殊情况, 我是没有办法上报国家申请扶助⾦的, 谁愿意接济杀⼈魔的孩⼦呢?你说是不是啊, 贤收。 ” 

  都贤收⼼⾥⼀惊, 什么时候他和⾥⻓离得那么近了, ⽽且⾥⻓似乎有意⽆意地在他⽿边吹⽓, ⾥⻓的眼神⾚裸裸地盯着他, 他只在狩猎兔⼦的野狼眼⾥⻅过那种眼神,那是⼀种势在必得的强烈的zhan you yu望。

风与达西

恶之花🌸(都贤收×金武镇)一

  即使过了很久很久,金武镇仍然很难忘却小时候的事情,但是要是让他说上哪里特殊,他又不太好说。日子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过着,但是那双深邃的、狭长的丹凤眼却留在他的脑海怎么都忘不掉。他有时候会试图屏蔽掉那晦涩的,压抑的如同潮水一般的记忆,但是夜深人静的梦里,又无可救药地显现出来。

  18年前

  “你就是个怪物,你跟你父亲一样都不是好东西”金武镇恶狠狠地对都贤收说。此刻都贤收被麻绳绑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手脚都脱不开,他嗤笑一声“跟你们说过了,我也是看电视才知道那件事的”也许是他不屑的态度刺激到了施暴者,“别跟他废话,这种家伙直接石头招呼就完事了”施暴者,这些平时被称作同学的人,开始不由分说地往...

  即使过了很久很久,金武镇仍然很难忘却小时候的事情,但是要是让他说上哪里特殊,他又不太好说。日子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过着,但是那双深邃的、狭长的丹凤眼却留在他的脑海怎么都忘不掉。他有时候会试图屏蔽掉那晦涩的,压抑的如同潮水一般的记忆,但是夜深人静的梦里,又无可救药地显现出来。

  18年前

  “你就是个怪物,你跟你父亲一样都不是好东西”金武镇恶狠狠地对都贤收说。此刻都贤收被麻绳绑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手脚都脱不开,他嗤笑一声“跟你们说过了,我也是看电视才知道那件事的”也许是他不屑的态度刺激到了施暴者,“别跟他废话,这种家伙直接石头招呼就完事了”施暴者,这些平时被称作同学的人,开始不由分说地往都贤收身上撇石子,坚硬的石头砸在这个半大的青年身上,发出一声声闷响。

  金武镇有点发懵,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像是不甘落后似的抓起石头,撇在都贤收身上。心想,早知道他父亲是那样一个恶魔,以前少和他说几句话好了。今天班里一些人找到他,让他把都贤收带进学校后山附近那片白桦树林里时,他就后悔了,跟杀人犯的儿子做什么朋友,但是如果不听这帮人,他极有可能和都贤收一起被孤立。“你骗了我,你等着,以后我也会让你尝尝这滋味”少年凤眼恶狠狠地盯着金武镇,盯得他心里发毛,他弯下腰,又抓了一把石头。

  眼看着石子带着锋利的棱角一个又一个砸在都贤收身上。起先都贤收还能保持沉默,后来随着攻势加强,他不禁得发出轻微的痛呼,但是反而刺激施暴者更加激动,他们觉得仿佛惩处这个恶人是多么神圣高尚的事。

  突然,一颗石子砸中了都贤收的太阳穴,即便是从远处看也能看见有鲜红的液体顺着脸颊留下来。他们也怕把事情闹大,于是也不恋战,砸石子的人陆续地散去了,金武镇撇完最后一个石子,也忙不迭地随着人群离开了。

  

  都贤收不知道自己是以怎么样的体力回到家的,要不是路过的拾荒者帮他解开绳子,他可能天黑都在那里绑着。

  原本他就有些奇怪,性格冷漠孤僻,不爱与人交流,后来父亲金敏锡是杀人魔的事件引起很大轰动后,他们一家就被村里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有很多问题要问父亲,为什么杀?杀人就能获得的快感吗?做这些有什么意义?但是这些问题都不会有人解答了,杀人魔父亲也已经入土为安了,只剩下都贤收和姐姐都海收相依为命。

  都贤收轻手轻脚地进了家门,洗了把脸,洗掉额头的血迹,然后拿毛巾擦干,深吸一口气,听到房门吱嘎一响,他快速把自己埋进被褥里,背对着进来的海收。

  海收给他掰了过来,看到了他额头上的伤口,担心的神情立马浮现在这个温柔善良的姐姐脸上“又打架了?”都贤收看了看她,没有回答,而是坐了起来,抱住姐姐“我没事”他说并且他心里暗暗发誓,自己吃再多苦,受再多累,遭所有的白眼,也不会让平时品学兼优,风评良好的姐姐受半点生活上的委屈。

  桌上的台灯忽明忽暗,这对相拥的姐弟不会想到,这只是众多痛苦来临的开端…

  

风与达西

志元啊,我想成为一个很好的人

志元啊,我想成为一个很好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