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叔同

2974浏览    135参与
北极地区的大范围海冰

夜的命名术(1)

随缘更新

ooc,设定在前面

放假了主更

这里的幻羽,会一直是大羽的

———————

那怕和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来做对比庆尘觉得自己会更喜欢这个奇怪的黑白区域。


这里熟悉的感觉像是002禁忌之地的风一样抚慰这他,令他无比的安心,提不起一丝警惕,这相当反常


时间的概念无序的变化着如此模糊,庆尘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的哥哥就这此处,只是和岁月融为了一体。


你好,我是来自规则之外的系统,可以叫我“大北


你位面的力量很强大,以至于我还没有准备好,你就醒过来了…这里有规则在庇护着你


周遭的场景飞速变化,庆尘身周的时间骤然减缓。


“闭上眼睛,这些没必要记住,会......

随缘更新

ooc,设定在前面

放假了主更

这里的幻羽,会一直是大羽的

———————

那怕和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来做对比庆尘觉得自己会更喜欢这个奇怪的黑白区域。


这里熟悉的感觉像是002禁忌之地的风一样抚慰这他,令他无比的安心,提不起一丝警惕,这相当反常


时间的概念无序的变化着如此模糊,庆尘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的哥哥就这此处,只是和岁月融为了一体。


你好,我是来自规则之外的系统,可以叫我“大北


你位面的力量很强大,以至于我还没有准备好,你就醒过来了…这里有规则在庇护着你


周遭的场景飞速变化,庆尘身周的时间骤然减缓。


“闭上眼睛,这些没必要记住,会头疼的”那是庆准的声音。


虽然,我很赞同你的做法,但让他再睡一会儿会是更加明智的方式。


庆尘长张着嘴,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庆…氵”


“也对”庆准抬手就咔的一下敲在了庆尘的颈部把人给弄晕了过去。




再次睁眼时,周围的熟人多的让庆尘有了不好的预感。庆准的虚影在庆尘头顶晃晃悠悠的飘着。



南庚辰给他科普过,自从自己白昼之主的身份暴露后,就有一部分人在磕cp,其中内容繁多种类复杂,堪比表世界商场打折中的大爷大妈抢购的混乱程度


当时因为,南庚辰一向的不靠谱属性,以及实在不想让自己的记忆里混入奇怪的东西,就一直没管


不会吧,不会这么巧要开展表里世界大型社死体系中的经典场景了吧…


想到这里庆尘默默的闭上了刚刚睁开的眼睛,时间流速稍稍有点不稳,让他联想到某人笑的岔气的样子


“尘哥,尘哥你醒醒——”南庚辰的声音穿了过来,庆尘在心里嘀咕着——你尘哥并不想在这里醒过来。


好不容易整理好心态睁开眼,就看见隔壁桌陈羽在盯着他,正巧对视,俩人大眼瞪小眼,直到…周围人都陆陆续续醒过来意识到不对开始劝架为止。


我会按照要求,来播放一些关于庆尘同学~的经历。


为了我和你哥哥的KPI你就暂时牺牲一下吧!


庆尘沉默了,所以说 ,刚刚他是被打昏的吧…。真是冤种哥哥。


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开始摆烂


果然和你提庆准就是管…用


感受到了庆尘铺面而来的杀意

,和因为庆尘的杀意而开始散发杀意的庆准。卡了一下壳的大北“就很淦”


陈羽在一边看着,嘴角略微上扬,身周散发着喜闻乐见的气息,真不愧是骑士之子,晦气。zard相当兴奋。


李叔同吃瓜的热情高涨了起来…这真的是个合格的师父吗…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时间想的是吃瓜啊!还是自家徒弟的。


在庆尘的注视下,李叔同不但没有意识到不对,甚至还和大北要了个果盘。


众徒弟徒孙:“…”


“哎呀,不要那么在意啦,反正你哥哥在这你又不会真出什么事”李叔同嬉皮笑脸的看着面容肃穆死盯着他的庆尘说道


“师傅啊!您这么做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庆尘在一旁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不着调的师父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师傅似乎知道庆准在场的细节


“总之,我们开始吧”显然大北并不看他们继续扯皮了。


【每天都要输给你20块钱!我上午刚从老李老张那里赢来20块钱,这会儿就全输给你了!”


你需要面子,我需要钱,很公平合理


老头嘟囔道:“但你这两天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庆尘看了他一眼说:“不要这样说自己”】


此时一位老大爷体会到了未来骑士首领的晦气


这影片倒也不给庆尘留面子开头就是坑人的黑历史。


坑的还是位老大爷,老大爷还挺精神,吹胡子瞪眼的,却也没说什么。


倒是南庚辰挺担心他和他尘哥的被曝出来会让庆尘不好受。但庆尘仿佛放弃抵抗般抬着头,像是在看什么东西。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断干净了


南庚辰:“…”也不是因为怕被说惨…一边想一边为庆国忠默默的点了根蜡…


【他知道庆尘是高二学生,今天周二,所以两条街外的十三中这时候应该正在晚自习。


庆尘想了想回答道:“我在等人。”


老人顺着庆尘的视线望过去,正巧看到一对夫妻牵着一个小男孩走来


灰蒙蒙的世界也挡不住三人身上的喜悦神色,庆尘转身就走


庆尘要等的人来了,但他又不想等了。】


李叔同的眼睛微微的眯着,这三个人显然就是庆尘的家人,但能让连和自己提条件都能不提就不提的徒弟迫于生计去赚一个老大爷的钱,这爹妈显然不称职。


在场大多数人都多多少少对庆尘有了解,这少年甚少出现这种反常。


虽然此时还很青涩,但能让庆尘逃课,还专门等着的人。只是庆尘身周的孤独和欢声笑语的家庭显得格格不入,和庆尘做比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北极地区的大范围海冰

夜的命名术观影体(设定)

本观影体由壹提供技术服务,由不知名鸽子提供记忆清除


尊重骑士的传承,在观影过程中出现禁忌物的收容条件和骑士的生死关项目时会在观影结束时清除记忆


心疼庆尘x100。观看庆尘的开挂之路有多坎坷(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刀)


观影人员:

庆氏主要人员(不包含大房二房…等没啥戏份的)

庆尘表世界爹

白昼众人

李氏的一堆徒弟、鲸岛的一堆徒弟李叔同、神代云罗、puc的职员。


后续可能会有当事人被短暂的加进来。

时间线为787章

播放内容是从第一章开始

跳文严重!!ooc!更新随缘!

欢迎各位大佬速写阅读、观影、非典型…

嗯,大概就这样…没啥文笔大家凑活着看,看不下去了自......

本观影体由壹提供技术服务,由不知名鸽子提供记忆清除


尊重骑士的传承,在观影过程中出现禁忌物的收容条件和骑士的生死关项目时会在观影结束时清除记忆


心疼庆尘x100。观看庆尘的开挂之路有多坎坷(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刀)


观影人员:

庆氏主要人员(不包含大房二房…等没啥戏份的)

庆尘表世界爹

白昼众人

李氏的一堆徒弟、鲸岛的一堆徒弟李叔同、神代云罗、puc的职员。


后续可能会有当事人被短暂的加进来。

时间线为787章

播放内容是从第一章开始

跳文严重!!ooc!更新随缘!

欢迎各位大佬速写阅读、观影、非典型…

嗯,大概就这样…没啥文笔大家凑活着看,看不下去了自己产(圈内动力)

cp多少都有点,以腐向为主。

私心打的【庆准】庆准的声音只有庆尘一个人能听到!好歹尊重一下世界意志啊

!欢迎评论!





MyG鬼
李叔同:“庆尘?!!!你怎么又...

李叔同:“庆尘?!!!你怎么又收徒弟了???!!”

李叔同:“庆尘?!!!你怎么又收徒弟了???!!”

新新历史
李叔同:前半生神童,后半生为僧,用一生道破红尘玄机
李叔同:前半生神童,后半生为僧,用一生道破红尘玄机
瓜瓜子

李氏家训:如何挖庆氏财团的墙角

警告⚠️

架空(略微)

严重ooc

养父子

带有👋🏻交行为

前半部分论坛体,有参考剑阁的那个。

CP:与光同尘(李叔同x庆尘)

啊,又是一篇有坑不填的小甜文,欢迎续写~


《李氏家训.七子叔同篇》

我李氏虽与庆氏关系尚好,但这不妨碍我挖庆氏的墙角,我,李叔同,把庆氏财团家主的二儿子,当今影子的弟弟💤了!


1L:

七叔威武!


2L

太爷爷威武霸气!(都是庆尘传授提准法的错)


3L

七弟乃吾辈之楷模!


4L

吾儿真乃神人也!


5L

七哥厉害(并打赏了一座青山号)


6L

李叔同!敢对我弟弟动手,你不得好死!...


警告⚠️

架空(略微)

严重ooc

养父子

带有👋🏻交行为

前半部分论坛体,有参考剑阁的那个。

CP:与光同尘(李叔同x庆尘)

啊,又是一篇有坑不填的小甜文,欢迎续写~





《李氏家训.七子叔同篇》

我李氏虽与庆氏关系尚好,但这不妨碍我挖庆氏的墙角,我,李叔同,把庆氏财团家主的二儿子,当今影子的弟弟💤了!


1L:

七叔威武!


2L

太爷爷威武霸气!(都是庆尘传授提准法的错)


3L

七弟乃吾辈之楷模!


4L

吾儿真乃神人也!


5L

七哥厉害(并打赏了一座青山号)


6L

李叔同!敢对我弟弟动手,你不得好死!


7L

嗯……敢搞我儿子?


8L

wow~嘻嘻,有趣。


……

正文在底下



  风平浪静,墓园里黑黢黢的一片,年幼的孩子还穿着小学的校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红着眼眶瘫坐在泥泞的地上,黑伞孤零零的落在一旁。


  那是一个孤零零的坟墓。墓前甚至连一朵花都没有,只有少年孤独的在那里。


  他甚至连一个可为他打伞的人都没了。


  尽管那个死去的人是他痛恨的父亲啊,他应该笑的,可他却笑不出来。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他放声哭着,任由冰冷的雨滴,刀子似的一下下刻在自己心上。

 

  忽然间头顶上的雨停了,庆尘感受到有一个温热的身躯贴着自己,揽着腰把他抱起来,颠了颠。


  顺着目光望过去,那是一个眉眼带笑的人。眉骨略凸,双眼柔和的嵌在眼眶中,嘴唇还带着薄薄的笑,身材挺拔,隔着衬衣尚能感受到内在的温度与精致的线条。


  那人还举着伞,又将一件大衣盖在他身上,如其外表一样温和的盖在他身上。


  “小尘,我是你的养父,李叔同。”


  男孩趴在他背上抽泣着。


  李叔同笑着轻抚庆尘的背,感觉少年柔软的发丝贴在自己脖颈上,轻叹了口气。


  “小尘,我们回家吧。”


  “好。”


……


  或许是诚惶诚恐,又或许是性格使然,庆尘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也不粘人,平常表现也很优秀,唯独在睡觉这件事上例外。


  来到新家的第一夜里,李叔同就听见了隔壁房间里近乎颤抖的梦呓。


  “不,不要打我……父亲。”


  李叔同不由腾起一股怒火来,那个根本不是孩子父亲的人,每天竟然是这样对待那个财团精贵的小少爷的。


  温柔的把惊醒的庆尘抱在怀里,轻哼着摇篮曲,那孩子才睫毛扑闪着沉入梦中。


  二人像是形成了什么默契一样,每天晚上庆尘都会乖乖的抱着枕头到李叔同的房间去,若是李叔同因为工作太忙,孩子也会固执的等他,等的都睡着了。


  若是那样,李叔同也只能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孩子身上,苦笑着抱他到自己的房间,因为如果庆尘发现自己醒来不在李叔同的房间,会很生气的不理对方一整天。


  若是李叔同说不和庆尘一起睡觉呢,庆尘就会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对方看,还吸吸鼻子,一脸幽怨的看着李叔同,“爸爸,你不喜欢小尘了嘛?”


  李叔同知道他从小缺爱,也只能拍拍庆尘的头,遮遮掩掩的安慰说自己只是先去给他热一杯牛奶。


  可最近不一样了。


  这件事的起因,还是庆尘上初中的时候,班里的几位女生磕男男CP被他发现,认真审视起自己对养父的感情。


  他不断说服自己,那只是对父亲的依恋罢了,以后李叔同自然会为他找个妈妈……


  可他想到这里顿时鼻子酸涩起来。


  是自己太想妈妈了么……


  暗自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庆尘并没有当回事,然而事与愿违,在他某个清晨从李叔同温暖的怀抱中醒来,发现自己居然**了,顿时羞红了脸,大惊失色的想要抽出对方的怀抱。


  李叔同自然被吵醒,看到庆尘对自己正常的生理现象表示害怕甚至是诧异,他只是淡淡的说:“这是正常现象。”


  也只能怪他心太大,还大大咧咧的给庆尘看他自己也**了。


  庆尘更加震惊的想要跑下去,却被堵住的地方难受的跌了一跤,直接摔到李叔同的怀里。


  铺面而来的男性气质几乎让他淹没在这海洋里了,尽管每天两人都一起睡觉,但清晨醒来,正是阳气最旺盛的时候,很是不一样。


  他也只能尴尬的趴在对方怀里,声音沙哑的恳求:“爸爸,你帮帮我吧……那里好难受。”


  李叔同也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和孩子解释,只能帮他搞,结果这一下庆尘直接被刺激的喷了出去,脸上染着绯红,喘息着。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认真的告诉庆尘这说明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不能再和爸爸一起睡觉。


  庆尘听见这个很委屈,但也被早上的事情吓了一跳,只能埋头嗯了一声,跑回自己的房间。


  李叔同打发走庆尘,就赶紧给自己搞,结果他发现今天早上似乎时间比平常都要漫长许多,达不到理想效果,只能去卫生间淋浴。





未完待续……


后文是进卫生间的时候看到庆尘在洗。

彩蛋照例是car,但具体讲是庆尘在自己房间里zw结果被李叔同发现(与剧情无关)。

瓜瓜子

嘿,小孩,此路不通

警告⚠️

全员恶人

完全ooc

架空🈳

CP:与光同尘(李叔同x庆尘)

小结:李叔同如何依靠抽烟喝酒烫头(bushi)俘获了庆宝的心。


  庆尘冷静的轻笑一声,墨色幽黑的眸子里闪射着冷酷的光,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轻轻拂去上面锈红色的血迹,装作无事发生的把兜帽拢上,走出了无人的街巷。


  手里拿着的匕首随着粘上血迹的手而颤抖着,哪怕他再熟练,也无法摈弃掉那个在心中呓语的身影。


你杀人了……


庆尘,你不该这样的。


  猛的晃了晃头,他像是一个挣扎在潮流中的身影,伸出手臂求救,却被迫隐匿了呼吸。...

警告⚠️

全员恶人

完全ooc

架空🈳

CP:与光同尘(李叔同x庆尘)

小结:李叔同如何依靠抽烟喝酒烫头(bushi)俘获了庆宝的心。



  庆尘冷静的轻笑一声,墨色幽黑的眸子里闪射着冷酷的光,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轻轻拂去上面锈红色的血迹,装作无事发生的把兜帽拢上,走出了无人的街巷。


  手里拿着的匕首随着粘上血迹的手而颤抖着,哪怕他再熟练,也无法摈弃掉那个在心中呓语的身影。


你杀人了……


庆尘,你不该这样的。


  猛的晃了晃头,他像是一个挣扎在潮流中的身影,伸出手臂求救,却被迫隐匿了呼吸。


  扑面而来的是灿烂而炽热的城市灯火,却又透露着腐朽的气息,他仰头似是迷茫的看了下空中的浮空艇交通轨道,柔和的橘光撒在少年的鼻梁上,看上去很是可爱。


  第十二个了……


  那些赌鬼,活该。


  父亲,下一个就是你了么?


  冷笑着掏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感受到丝丝甜意包裹住他,却无法温暖他的心。


  随手推开大商场的门进了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血污与水交缠在一起,像一条暗红色的丝带,束缚住了他的心。


  丝带的另一端,是无尽的深渊与黑暗。


  默默地扣住了镜中的自己,将眼底的疯狂藏于心中,他淡定的掏出沾有血污的创可贴贴在脸侧,调整了下表情。


  白天,他只是个无害可爱的学霸而已。


  他也只能是。


  推开大商场门的那一刻,他却被拉入巷子角落,条件反射的掏出匕首要去突刺,却被另一只手拉直,被捂上了眼睛。


  庆尘透过手指缝隙透出的光亮看清了眼前的男人。


  男人轻笑,缓缓吐出口中的烟气,将一看就很昂贵的烟随手丢在地上,踩灭,猩红的炬火闪烁了一下,让溺水的人似乎又看到了光。


  “啧,忘恩负义的臭小子。”


  男人浑厚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烟味在他耳边响起,庆尘忍不住颤抖了下,似乎被热气熏红了耳朵。


  “做的那么不干净,每次都得我帮你善后,都12次了吧,我们总得收点利息,嗯?”


  声音的主人脸凑得很近,他几乎可以听见那人沉稳的吐息,感受到男人的胡渣蹭的他的脸痒痒的。


  他挣扎了下,深呼吸后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男人轻哼了一声,似乎是有些意外的,“加入我们如何,不影响你的正常生活啊,庆大学霸。”


  庆尘瞳孔猛地一缩,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总得表现点诚意吧。”


  男人挥手让旁边的两人放开他,庆尘于是随意的坐下。看清了男人的面容。


  藏蓝色的西装和黑色领带,头发似乎想要向后梳的整齐,却还是有凌乱的发丝垂落额前,眉毛不算纤细,但并不粗,眼眸深邃而凌厉,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俯视着他。


  看上去很是高大,庆尘目测着猜测,像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我是李叔同。骑士的现任代理人。”


  庆尘又是一惊,骑士可是现在最厉害的势力之一,李叔同的名字更是如日中天,这样的人来找自己,难道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李叔同有些无语的捂脸,“小子,别想太多,看你可怜罢了,你要不要做我徒弟?”


  庆尘挑眉,讽刺一句:“骑士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李叔同却不愿多说,只是看着庆尘,似乎想再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又顾忌庆尘是个孩子,只能轻轻摩挲双手的茧子。


  庆尘看到这一幕,怔了半晌,“好。”


  李叔同自然高兴,只是说让他不必放在心上,要保密,就带着两人离开了。


  回到家,俯身躲过一个扔来的酒瓶子,他微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个被叫做父亲的人,默默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庆尘回家路上又被李叔同叫了去,并吩咐他每天下午在巷子里等候,他要对庆尘进行格斗培训。


  ……


  庆尘被拽上车,与李叔同一起默默坐在车上,忽然有些感慨。


  今天是4月10号,自己的生日。

  

  命运送给了他最好的礼物。


  一个叫李叔同的人,拉起了溺水之人伸出的手,带着温暖的气息将他救起。



彩蛋是很隐晦的car🚗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 是模板画 好久之...

【与光同尘】

是模板画

好久之前的了,一直没有画完。整理为命名数画的同人的时候发现的。

【与光同尘】

是模板画

好久之前的了,一直没有画完。整理为命名数画的同人的时候发现的。

瓜瓜子

除夕贺岁片|01|祈愿

CP:普天同庆、与光同尘

李叔同x庆尘

ooc,误入

今天是李叔同生日,所以贺岁和生日放一块了。

作者:阿瓦达啃大瓜

时间点:复仇结束,按照上次那个呃……在这里

注意:时间线是在复仇刚结束,当时肘子还没写到那里,所以当时的文和原文没关系der,是自己想的剧情,毕竟为了爽,但是谁能想到剧情和我这个有点像,只是李叔同还没有血洗神代家族的能力?

1 

————————————————————————

  庆尘刚休息下来,躺到床上打算眯一会,却没想到卫星电话响了。


  侧身用右手在床头柜边寻找,抓过手机来,困倦的睁开眼睛,看了一...

CP:普天同庆、与光同尘

李叔同x庆尘

ooc,误入

今天是李叔同生日,所以贺岁和生日放一块了。

作者:阿瓦达啃大瓜

时间点:复仇结束,按照上次那个呃……在这里

注意:时间线是在复仇刚结束,当时肘子还没写到那里,所以当时的文和原文没关系der,是自己想的剧情,毕竟为了爽,但是谁能想到剧情和我这个有点像,只是李叔同还没有血洗神代家族的能力?

1 

————————————————————————

  庆尘刚休息下来,躺到床上打算眯一会,却没想到卫星电话响了。


  侧身用右手在床头柜边寻找,抓过手机来,困倦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号码,吓的打了个激灵。


  “呃,师父晚上好,您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庆尘有些担心。


  “傻小子,看看今天几号了,过日子过糊涂了么?今天是除夕啊。”


  李叔同的声音带着些许醉意,似乎是喝了酒,沙哑而醉人,庆尘忽然感觉喝了酒的不是师父,而是他自己了。


  “啊,师父,我最近太忙了,在22号城市发展……”


  话没说完,就被李叔同打断了。


  “行了臭小子,赶紧把窗户开开,大过年的把你师傅丢下让我一个人喝闷酒,真是的。”


  庆尘忽的往楼下看,李叔同正站在底下,向上望去,温暖的灯照在雪色的大地上,映衬的李叔同有一种落寞之感。


  连忙开开窗户,冷风扑面而入,李叔同猛地一下子跳进来(没想到吧)。


  “师父!”庆尘也是吓了一跳,又想起很久没和李叔同见面,有些欣喜。


  李叔同把窗户关上,换下外衣,放在挂衣架上,庆尘看到师父手里提了个酒壶,连忙想起什么,去厨房里熬醒酒汤。


  李叔同不知是不是醉了,有些肆意的把庆尘抓过来搂在怀里,头埋在庆尘的颈窝里。


 “臭小子,我们骑士的体质,肯定喝不醉的,不要准备了。”


  酒气全都喷洒在庆尘脖颈上,庆尘的脸一红,又听见李叔同嘟囔了一句。


  “庆准那家伙准备的酒,酒劲儿还挺大的。”说话间胳膊向上探,单手拉开橱柜门,取出几个玻璃杯。


  “走了,陪师傅看会电视。”(作者OS:注意,这里假设哈还是用电视看的,假设有春晚,毕竟过年么。)


  李叔同不由分说的把庆尘打横抱起来,大步又来到沙发旁,坐下。庆尘忽然腾空,感觉自己像是等待丈夫回家的小媳妇儿一样

 

  庆尘只得窝在师父怀里,暖洋洋的气息包裹着他,似乎又因为刚刚喝了酒有些醉了,眼神有些迷离,无意间躺在李叔同身旁,像是要睡着的样子。


  李叔同有些无奈,庆尘毕竟是个孩子(你见过杀人不眨眼的孩子吗?),放联邦那无聊至极的春晚自然没什么意思。


  也就任由庆尘随便玩了。

  

  12点的钟声敲响,庆尘放下刚刚自己捏着的手指,转过头对李叔同嫣然一笑。


  “师父,新春快乐——”


  “——以及,生日快乐。”

  

  庆尘直起腰来,试探性的把嘴唇向李叔同的脑袋靠拢。


  “师父,许个愿吧。”


  李叔同看着庆尘的唇一张一合,终于是吻了上去,舌尖抵着庆尘的牙齿进去,向庆尘的嘴里度了一口酒。


  庆尘有些喘不过气来,脸红着有些挣扎,李叔同却扣着他的头,抚上他墨色的、柔软的发丝加深了这个吻。


  看庆尘有些喘不过气的样子,松了口,从怀里掏出一个深红色的绒布小方盒。


  “小尘,嫁给我怎么样?”语气稀松平常,却难掩其中的紧张与期待。


  “嗯。”庆尘几乎是想都没想到把另一枚戒指套在了无名指上。


  烟花灿烂,撒在天空中,像是星河流转、时空交换一般,自己遇到李叔同,真是三生有幸啊。庆尘这么想着。

  戒指上蓝色的钻戒闪着黄色的光,宝石的花纹是银白色的,

像是青山绝壁上的朝阳

格陵兰黑色海域上的巨浪

高山飞雪之上的刀锋山脊

……


  庆尘忽然有些热泪盈眶了。


 “师父,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嗯,实现了。”


  

瓜瓜子

给我磕!

预祝庆宝师父兼老公的霸道总裁、魅力大叔李叔同生日快乐啊!

李叔同的生日是2月1号。

星座是水瓶座

身高……呃,是176CM……

给我磕!

预祝庆宝师父兼老公的霸道总裁、魅力大叔李叔同生日快乐啊!

李叔同的生日是2月1号。

星座是水瓶座

身高……呃,是176CM……

历史五千年
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深度的思维
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历史讲堂
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瓜瓜子

傻宝就这么把你师父抛弃了

[图片]

[图片]

影子好惨哈哈哈只能看着。

影子好惨哈哈哈只能看着。

瓜瓜子

连续发糖,最为致命

[图片]

[图片]

好家伙……我有点慌,李叔同不会死吧……不会吧……

好家伙……我有点慌,李叔同不会死吧……不会吧……

瓜瓜子

这……又发糖?

[图片]

[图片]

嘶嘶嘶完了,这剧情和我前几天写的同人好像。

嘶嘶嘶完了,这剧情和我前几天写的同人好像。

历史讲堂(博识书店)
2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2半世繁华半世僧,世间再无李叔同!
瓜瓜子

夜的命名术的一个小oc文

CP:庆尘✖️李叔同

文笔渣,ooc

                                   分割线           ...

CP:庆尘✖️李叔同

文笔渣,ooc

                                   分割线                                         

庆尘有些懊恼,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师父了。


他也没想到李叔同这么绝情,说不在过问便真不再过问了,上次联系还是收李恪为徒的时候。


自从他与师父分别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对李叔同的感情恐怕不是父子情或师徒情,而是……


他不敢往下想了。


再穿越回去,就又是那个肮脏的、暗淡无光的猪圈了。


想到这里,他有了主意。


……


神代家族传来了消息,庆尘死了,被夺舍了数次之后,痛苦的死去的。


李叔同听到这消息后,经过核查发现是真的,浑身的骑士真气瞬间暴动了。


“小笑,你说,他们承受的了半神的怒火么?”


林小笑茫然,庆尘死了?!


“老板,什么时候报仇?”


“现在。”


很快,整个联邦传来了消息,李叔同血洗了整个神代家族,各个家族人人自危。


此时的庆尘正眩晕的躺在一颗梧桐树下,额头上全是血迹。


他现在状态并不好,至少挨了十几颗子弹。


可以说是活着万幸了。


李叔同似乎有些怅惘,走在树林里,他想把那些人埋了,种禁忌物。


然而,当他再回过神时,他发现,这眼前的不是他徒弟庆尘么?


似乎吊着半口气。


他忽然松了口气,命运真是跟神代家族开了个玩笑。


全白死了。


他小心的把庆尘抱起来,揽在自己怀里,问了句:“小尘?”


好吧,他晕过去了。


回到那些瑟瑟发抖的财团成员为他准备的酒店,他先是为庆尘清理了伤口,随后把他轻放到床上,给他上药。


庆尘感受到清凉的药膏和粗糙的指腹在他后背上划过,直接醒了(吓醒了)。


嗓子沙哑,他轻声试探了一句:“师父?”


“嗯。”李叔同成熟的嗓音沉闷的应了一声,头都没抬,依旧为庆尘处理着伤口。


他暗自想着,自己着徒弟这么zuo,万一哪天把自己zuo死了怎么办,那可表白都来不及了,想到这里,眉毛都拧成一股。


庆尘以为师父在生气,试图把头抬起来,转过身,却扯到伤口,抽痛的哼了一声。


“师父,对不起。我太鲁莽了。”他终是翻过身来,被伤口疼的眼睛蒙上一层雾,看上去很……


诱人?


李叔同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但他确实也回应了,叹了口气,把摁在庆尘腿上手收回来,将对方揽在怀里,揉了揉庆尘的头发。


“下次别这样了。”


却没想到,自己给庆尘抹的药(就是当初任小粟的黑药)起了作用。


庆尘尴尬的要死,拼命捂住那尴尬的地方。


回头去看李叔同,他只是挑了挑眉,庆尘以为他不在意,却没看到绯红漫过了李叔同的耳朵。


李叔同抓住庆尘的手腕,用提线木偶捆住,侧过身,直接口勿在了庆尘的嘴上,骑士最不缺乏的就是勇气和体力。


庆尘愣住了。


接着,李叔同好不怠慢,把庆尘被捆住的双手摁在床头……(刹车美学,问就是在彩蛋里)


……


庆尘承认,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那个看中老年养生手册的师父是没有这功能的。


链接打不开的话私信我吧。https://m.weibo.cn/7370310783/472125988641249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