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宗翰

12755浏览    264参与
爱cream的鸭
上完网课摸的菌丝,太拉了😅?...

上完网课摸的菌丝,太拉了😅😅嘿嘿嘿军师么么么么么么

上完网课摸的菌丝,太拉了😅😅嘿嘿嘿军师么么么么么么

想学影视的金融希

浅修一处我很喜欢的军师哥哥


是俺绾绾宝儿@勿贪欢、 的点图


军师哥哥真的过分美貌🤧


截修   |  智多星•吴用

浅修一处我很喜欢的军师哥哥


是俺绾绾宝儿@勿贪欢、 的点图


军师哥哥真的过分美貌🤧


截修   |  智多星•吴用

嘲风
srds 我有点抗拒把老李塞进...

srds

我有点抗拒把老李塞进美人专属的文件夹哈哈哈哈哈哈(●°u°●)​ 」

srds

我有点抗拒把老李塞进美人专属的文件夹哈哈哈哈哈哈(●°u°●)​ 」

阿辞

《爱笑军师》——(20)

还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操心的刘唐

这大半年刘唐兄弟比之前心细多了,也不盲目妄想一刀一个让人家把生辰纲留下了。

😅

从白胜报告消息之后,天王嘱咐三阮早点回家时,刘唐一直都神游在外思考问题。

原来在研究学究计策的破绽。

哥哥。

什么事?

大事啊!学究的计划是劫生辰纲那天必须天气炎热毒日高照啊!

图二:这里刘唐一本正经的跟晁天王讲述漏洞,吴小用也在一本正经的听。

万一那天阴天下雨,学究的计划不就不管用了吗!?

吴用:你放心,我吴用一定让它管用。

图一:这里咱们的吴学究听完直接没忍住笑喷

笑完就下意识看向晁天王。

吴用:保正,...

《爱笑军师》——(20)

还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操心的刘唐

这大半年刘唐兄弟比之前心细多了,也不盲目妄想一刀一个让人家把生辰纲留下了。

😅

从白胜报告消息之后,天王嘱咐三阮早点回家时,刘唐一直都神游在外思考问题。

原来在研究学究计策的破绽。

哥哥。

什么事?

大事啊!学究的计划是劫生辰纲那天必须天气炎热毒日高照啊!

图二:这里刘唐一本正经的跟晁天王讲述漏洞,吴小用也在一本正经的听。

万一那天阴天下雨,学究的计划不就不管用了吗!?

吴用:你放心,我吴用一定让它管用。

图一:这里咱们的吴学究听完直接没忍住笑喷

笑完就下意识看向晁天王。

吴用:保正,你觉得呢?

这俩人自幼的交情,天王还不知道学究的能力吗?

很明显,吴小用也是知道天王相信他,所以笑完看向晁天王。

学究,通晓天文地理

忽然想起第一集老宋揭穿道长戏法时说自己若是懂得些天文地理,也能呼风唤雨。

对,这里天王还顺带夸了一下道长。

图三:道长害羞脸。

其实,吴小用这个计策确实🈶挺多漏洞。光是赌杨志喝酒,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杨志没有喝,凭他拼死抵抗,1V6不是不可能……

(最后,留恋一下。这里是军师这套衣服在剧里最后一次出现。)

灰衣灰帽的学究,goodbye……

变装,意味着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了。👋🏻

在黄泥冈上短暂伪装贩枣的客商后,从此这世间再无吴教授

留下的,是水泊梁山的军师吴用。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9) 


阿辞

《爱笑军师》——(19)

这就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就按照学究先生定下的计策行事。

军师聪明的脑袋瓜谋划了大半年。

听天王说用自己订的计策行事时,吴小用的自信都洋溢在脸上。

军师这里笑容好甜啊,他前期真的好爱笑。

(不爱笑我也不会一直卡在第二集了……第二集的笑占了他全剧的半壁江山。)

学究他无论是大笑微笑装笑,表情都是很生动的。不像军师,神色总是浅浅的。

图二:白胜就是个小灵通吧,全局的关键在他的酒担子上,而他本人又担任了打探小能手。

让白胜提供消息也有道理哦,白胜毕竟是混迹市井的小人物,很多事情从底层打探比较容易。而且白胜后来在梁山担任“走报机密...

《爱笑军师》——(19)

这就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就按照学究先生定下的计策行事。

军师聪明的脑袋瓜谋划了大半年。

听天王说用自己订的计策行事时,吴小用的自信都洋溢在脸上。

军师这里笑容好甜啊,他前期真的好爱笑。

(不爱笑我也不会一直卡在第二集了……第二集的笑占了他全剧的半壁江山。)

学究他无论是大笑微笑装笑,表情都是很生动的。不像军师,神色总是浅浅的。

图二:白胜就是个小灵通吧,全局的关键在他的酒担子上,而他本人又担任了打探小能手。

让白胜提供消息也有道理哦,白胜毕竟是混迹市井的小人物,很多事情从底层打探比较容易。而且白胜后来在梁山担任“走报机密步军头领”,不就是以打探消息,闻风送信为主的类似于特务人员的工作吗?

这里之前的剧情,是天王提醒大家事成之后不要去妓院赌场,剧里军师第一个坚定点头。在其他人要做出反应的时候,白胜突然冲进屋里报告情况。

链接指路:《劫纲战前准备》 

笑死,最该嘱咐的人没嘱咐到……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8) 

《爱笑军师》—(20) 

阿辞
《爱笑军师》——(16) 学究...

《爱笑军师》——(16)

学究知书岂爱财,

阮郎渔乐亦悠哉。

只因不义金珠去,

致使群雄聚义来。


这里超喜欢!

摇头晃脑的念诗用。

吴用:此情此景,我想吟诗一首~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5) 

《爱笑军师》—(17) 

《爱笑军师》——(16)

学究知书岂爱财,

阮郎渔乐亦悠哉。

只因不义金珠去,

致使群雄聚义来。



这里超喜欢!

摇头晃脑的念诗用。

吴用:此情此景,我想吟诗一首~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5) 

《爱笑军师》—(17) 

阿辞

《爱笑军师》——(15)

小二当然猜到了。

这套富贵就是生辰纲

阮氏三兄弟可是道长除了洗脑老宋之外,第二个联系的人啊!而且在黄泥冈时道长也说过,已经对三兄弟说了劫取生辰纲的事。小二他们一定是记在心里了,未知富贵这么敏感话题,怎么能不联想到生辰纲上呢?

这生辰纲的消息,可是那入云龙公孙道长送予你们的?

公孙胜:你小子又认识我了。

什么,公孙道长啊?

😅

阮氏三兄:你不是说你不认识吗?

特别喜欢这里吴小用的调调。

可是那~入云龙~公孙~道长,送予~你~们~的?

娓娓动听、袅袅余音 ,如黄莺出谷、婉转悠扬、似水如歌、呢喃软语、如梦似幻、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

《爱笑军师》——(15)

小二当然猜到了。

这套富贵就是生辰纲

阮氏三兄弟可是道长除了洗脑老宋之外,第二个联系的人啊!而且在黄泥冈时道长也说过,已经对三兄弟说了劫取生辰纲的事。小二他们一定是记在心里了,未知富贵这么敏感话题,怎么能不联想到生辰纲上呢?

这生辰纲的消息,可是那入云龙公孙道长送予你们的?

公孙胜:你小子又认识我了。

什么,公孙道长啊?

😅

阮氏三兄:你不是说你不认识吗?

特别喜欢这里吴小用的调调。

可是那~入云龙~公孙~道长,送予~你~们~的?

娓娓动听、袅袅余音 ,如黄莺出谷、婉转悠扬、似水如歌、呢喃软语、如梦似幻、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柔声细雨……🙊

其实在小七发誓的时候,吴小用也有微笑。

俺们兄弟此腔热血,只卖给识货的!

吴用:我很满意。

那,军师提道长时为什么会微微一笑呢❓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4) 

《爱笑军师》—(16) 

阿辞

《爱笑军师》——(14)

🈵意的笑容。

😊

跟你们说实话吧,我刚才都是骗三兄弟的。

吴小用啊,得亏你们熟!

要不然你这又闹鱼吃,又套话,又演戏……还是三兄弟脾气好。

之前有说过,吴小用来说服阮氏三兄时,一是担心这三人会因为不想扰乱本来安定的生活而不做这种冒险的事,二是不确定三兄弟是否真的能一心劫取生辰纲,不会被其他因素影响。

虽然吴小用和他们认识,并且也在石碣村住过数年,和三兄弟的交情挺好。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劫生辰纲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一旦定下来,七个人的生死是绑在一起的,必须要保证每个人的忠实度

不能单靠“我们认识”“我们是朋友”这些理由去证明。

图二:三兄弟...

《爱笑军师》——(14)

🈵意的笑容。

😊

跟你们说实话吧,我刚才都是骗三兄弟的。

吴小用啊,得亏你们熟!

要不然你这又闹鱼吃,又套话,又演戏……还是三兄弟脾气好。

之前有说过,吴小用来说服阮氏三兄时,一是担心这三人会因为不想扰乱本来安定的生活而不做这种冒险的事,二是不确定三兄弟是否真的能一心劫取生辰纲,不会被其他因素影响。

虽然吴小用和他们认识,并且也在石碣村住过数年,和三兄弟的交情挺好。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劫生辰纲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一旦定下来,七个人的生死是绑在一起的,必须要保证每个人的忠实度

不能单靠“我们认识”“我们是朋友”这些理由去证明。

图二:三兄弟他们被吴小用招手过去听的多认真啊,以为有什么好事。尤其是小二,耳朵都快贴一起了。

我们先去赶在晁盖前头,把他那套富贵,给了。

结果呢?你让他们做违背心中道义的事情。

套话的代价:惹得三兄弟不高兴,你自己也差点人设崩塌。

😅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套话的好结果:三兄弟说出心中所想。

图三、四、五、六:三手否决票。

二刚听时并没有说什么,但他的眼神已经不悦吴小用的这种建议了。

小五话挺少的,镜头也少,但是第一个说出想法。这怎么行?这事不能干。

小七,台词最多,他所说的话也是两个哥哥的心声。在这一片,谁不知道托塔天王是抱打不平的好汉,如果他们坏了晁盖的事情,那岂不是坏透顶了?

听完了小七这段话,小二才代表三兄弟陈述了最后结论:若要帮晁盖,豁出命都🉑以,但若要坏晁盖的事,再见了您嘞!

不过吴小用啊,这试也试了。你后面又呸呸呸呸呸呸来了个双重试,就是说心思颇深喔~👈🏻

人家道长不是说过吗?三兄弟没有拒绝劫取生辰纲,只说🈶保正在就去。你啊,太小心了……

吴用: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天王的安全。

啊对对对~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3) 

《爱笑军师》—(15) 

阿辞

《爱笑军师》——(13)

😊

听到阮氏三兄弟的日子不好过,吴小用露出快乐😅的笑容。

笑得若隐若现

想笑又不能笑,不笑还藏不住。

阮氏三兄:☞《吴用》,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很多人因为这个片段认为吴用待人不诚,觉得如果是好兄弟应该一开始坦诚相见。其实很想问一句,这种要性命的事情,没有十足的把握,真的敢开门见山的说吗?🤔他和阮氏兄弟再要好,这件事毕竟不是干系他一个人,确保万无一失再吐露难道不是对晁天王、公孙道长还有刘唐兄弟的保护吗?

对于阮氏兄弟有自己的生活,🈶老娘,像阮小二还有家室。他们是否愿意参加这种杀头的活,吴小用是没底的。

说服的重要一步,一定要摸清阮氏兄弟的生...

《爱笑军师》——(13)

😊

听到阮氏三兄弟的日子不好过,吴小用露出快乐😅的笑容。

笑得若隐若现

想笑又不能笑,不笑还藏不住。

阮氏三兄:☞《吴用》,请打开麦克风🎤交流。

很多人因为这个片段认为吴用待人不诚,觉得如果是好兄弟应该一开始坦诚相见。其实很想问一句,这种要性命的事情,没有十足的把握,真的敢开门见山的说吗?🤔他和阮氏兄弟再要好,这件事毕竟不是干系他一个人,确保万无一失再吐露难道不是对晁天王、公孙道长还有刘唐兄弟的保护吗?

对于阮氏兄弟有自己的生活,🈶老娘,像阮小二还有家室。他们是否愿意参加这种杀头的活,吴小用是没底的。

说服的重要一步,一定要摸清阮氏兄弟的生活情况

如果三兄弟生活富庶,小日子过得还不错,谁闲的没事去干杀头的勾当?

图五:根据军师清楚梁山泊王伦的行为来看,他应该是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住在梁山泊附近的村落不好过,😂感觉军师喜欢到处乱窜闲聊啥都知道些。还有小七这里点头如捣蒜。

所以上来就要十几条!金色!鲤鱼~

目的就是为了给阮氏兄弟施加压力(如图二,看把小二愁的😖)以便观察他们现在的经济能力。

还有就是阮氏兄弟毕竟都是打渔为生,吴小用以买鱼为理由寻他们合情合理。如果后面真试探出阮氏三兄弟不适合加入劫纲组的话大不了真的买几条鱼带走就是了。阮氏兄弟也赚了钱,劫取生辰纲的事情也没有走漏风声。

而事实证明,三兄弟的生活很困苦,又受到官府欺压。

吴小用啊,擅长猜心思并进行心理战。

从阮氏兄弟无法提供大鱼反映目前石碣村的渔业市场不景气,引出水泊梁山搞垄断。因为这些情况使得阮氏兄弟的生活不如意,进而使他们想到除了打渔,当今世道也是贪官当道,唯利是图。他们所受得压迫又何止垄断这些?

这人活一世草生一秋,俺们兄弟几个靠打鱼,竟然没有办法赚营生。好像我们犯了万千弥天大罪一样,竟然走投无路?

真的是太可笑了。不做恶事、安安稳稳的生活,竟然也会走投无路?

那时的社会已经快殆尽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些美好,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人还在坚持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这些对待一点点突破阮氏兄弟的心理防线。

看着三兄弟一吐不公,吴小用的笑并不是他们生活的不好他高兴。而是说服三兄弟多了一重把握,生辰纲的义举,也多了一份把握完成。

取贼之贼脏,还至于遭贼窃盗之人。

图三、图四:兄弟们别吐槽水泊梁山了😅,过段时间那里就是你们的家了。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2) 

《爱笑军师》—(14) 

阿辞

《爱笑军师》——(12)

笑成了一朵花~🌺

好!好啊!这下石碣村清净了。咱们可以好好回去吃吃酒说说话啦!

吴小用来到石碣村,一直没变的台词就是《吃酒》《说话》。

吴用:g,终于把这群跟屁虫甩了。若是这些人在,我还怎么办大事?

我发现军师每次别人一喊他,都会立刻瞅向对方。

『 “哎~”

“嗯?”

“诶~” 』

比如杨志七彩蚕蛹事件喊住军师时,打高唐州老宋问军师应对方法时,以及图中小二两次喊吴小用时。

图二:小二让军师莫要担心小七,这里军师一直在笑,可惜镜头截不出来。

具体台词链接指路:石碣村台词小记 

这石碣村啊,就数你们三兄弟,实诚...

《爱笑军师》——(12)

笑成了一朵花~🌺

好!好啊!这下石碣村清净了。咱们可以好好回去吃吃酒说说话啦!

吴小用来到石碣村,一直没变的台词就是《吃酒》《说话》。

吴用:g,终于把这群跟屁虫甩了。若是这些人在,我还怎么办大事?

我发现军师每次别人一喊他,都会立刻瞅向对方。

『 “哎~”

“嗯?”

“诶~” 』

比如杨志七彩蚕蛹事件喊住军师时,打高唐州老宋问军师应对方法时,以及图中小二两次喊吴小用时。

图二:小二让军师莫要担心小七,这里军师一直在笑,可惜镜头截不出来。

具体台词链接指路:石碣村台词小记 

这石碣村啊,就数你们三兄弟,实诚好骗

好一个马屁精~

吴用:哎呀,原来这天下还是喜欢阿谀逢迎之人。🙊

图三:您的好友阮小七已划船归来。

图四:教授!

A!七郎!呵呵呵呵!

小七这里好可爱,尤其是手舞足蹈、活蹦乱跳跟,吴小用讲述自己是怎么把官差困在芦苇荡的时候。这必须看视频或动图才体现出来……真真一股年轻小子的顽皮~

图五:《搀扶》

😅

吴用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11) 

《爱笑军师》—(13) 

阿辞

《爱笑军师》——(11)

五月第一天

笑一笑十年少

你告诉我,P1、3P4是一个人,怎么可能?

😬

怎么可能啊?😅

共同点:是的,我们都叫吴用

不同点:气质模样、胡须长度、服装打扮

军师你到底是怎么改造自己的,能不能把秘方告诉我?

二哥。哎,教授,你怎么来了?

七郎啊!!!😄小生特来找你们蹭蹭饭,撒撒谎~”

哈哈哈,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好好好!你们遇见我就不好了

这里是学究最憨最憨,最憨!的时候~

牙很白。

看看图二小七笑得多爽朗,看看学究你笑得多憨厚!

图三:抱拳还好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还好哈哈哈

学究你如果是溜肩的话,还挎不了这...

《爱笑军师》——(11)

五月第一天

笑一笑十年少

你告诉我,P1、3P4是一个人,怎么可能?

😬

怎么可能啊?😅

共同点:是的,我们都叫吴用

不同点:气质模样、胡须长度、服装打扮

军师你到底是怎么改造自己的,能不能把秘方告诉我?

二哥。哎,教授,你怎么来了?

七郎啊!!!😄小生特来找你们蹭蹭饭,撒撒谎~”

哈哈哈,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好好好!你们遇见我就不好了

这里是学究最憨最憨,最憨!的时候~

牙很白。

看看图二小七笑得多爽朗,看看学究你笑得多憨厚!

图三:抱拳还好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还好哈哈哈

学究你如果是溜肩的话,还挎不了这双头布袋子。😂

呜呜X﹏X,看见军师和小七这里的相遇,又想起小二小五死时,军师劝小七回石碣村的场景了……🤧

指路链接:刀子预警 

现在笑得多开心啊……😭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⑩ 

《爱笑军师》—(12) 

阿辞
好喜欢看这两大智囊站在一起的感...

好喜欢看这两大智囊站在一起的感觉~

梁山上最神秘的两人。

他俩总给我一种猜不透的感觉。

公孙胜,闲云野鹤,游戏人间,很少发表意见,也无人知他心思。

军师,虽没有公孙胜那种作为道士的化外神秘感,梁山上的事情也是基本参与。看法没少提,话也没少说,但说的都是关于梁山,关于自己的却全在心里

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样两个神秘的人,却能洞悉对方所想。

不需言语,只一个眼神,聪明人之间的交流往往心领神会。

小闺蜜~ ✌︎( ᐛ )✌︎

好喜欢看这两大智囊站在一起的感觉~

梁山上最神秘的两人。

他俩总给我一种猜不透的感觉。

公孙胜,闲云野鹤,游戏人间,很少发表意见,也无人知他心思。

军师,虽没有公孙胜那种作为道士的化外神秘感,梁山上的事情也是基本参与。看法没少提,话也没少说,但说的都是关于梁山,关于自己的却全在心里

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样两个神秘的人,却能洞悉对方所想。

不需言语,只一个眼神,聪明人之间的交流往往心领神会。

小闺蜜~ ✌︎( ᐛ )✌︎

黎何

【宋吴】|不敢看观音

#梁祝梗,尝试原著文风,未果,后放弃。


张灯挂红,炮竹山呼。聚义厅前立起鳌山一座,盘龙两条;杏黄旗旁撑满秀幡一杆,与民同乐。满山弟兄家眷无不锦衣花帽,上下村民喽啰亦各有服色。正月朔日已过,但山上仍是纷纷挤挤,笑颜相谈,众人自得而乐。且说元旦已过元宵将近,日日宴饮,夜夜笙歌。每日点卯也都省去,好汉们厅内三五一聚,划拳喝酒,自在快活。

只是自在日子过得久了,人不免要得寸进尺。

那人两团发鬏红绳绑,一身赤衣好似霞,冲撞入厅堂,喊声也震天:“哥哥!公明哥哥!这元宵要到了,俺铁牛在山上要闷出个鸟来,何不还像往年,带俺一同下山看灯去。”

一众兄弟闻言哄堂地笑,有几人朝他打趣,撩拨戏弄他发鬏和围...

#梁祝梗,尝试原著文风,未果,后放弃。


张灯挂红,炮竹山呼。聚义厅前立起鳌山一座,盘龙两条;杏黄旗旁撑满秀幡一杆,与民同乐。满山弟兄家眷无不锦衣花帽,上下村民喽啰亦各有服色。正月朔日已过,但山上仍是纷纷挤挤,笑颜相谈,众人自得而乐。且说元旦已过元宵将近,日日宴饮,夜夜笙歌。每日点卯也都省去,好汉们厅内三五一聚,划拳喝酒,自在快活。

只是自在日子过得久了,人不免要得寸进尺。

那人两团发鬏红绳绑,一身赤衣好似霞,冲撞入厅堂,喊声也震天:“哥哥!公明哥哥!这元宵要到了,俺铁牛在山上要闷出个鸟来,何不还像往年,带俺一同下山看灯去。”

一众兄弟闻言哄堂地笑,有几人朝他打趣,撩拨戏弄他发鬏和围巾。宋江坐在主位,与军师碰碗的动作顿住,也跟着笑起来。军师含笑捻须,羽扇虚指那黑汉子,佯怒:“你这黑厮,倒只晓得下山去寻快活,可是这梁山泊容不下你?”

黑旋风失了威风垂下头,发鬏都显得耷拉。他怕这面白须长的军师要甚于他那宋江哥哥,谁教那梁山之主尽听了军师的话。

前日里他去寻小乙哥学一二招相扑之术,闲谈间又提起那几位哥哥。小乙哥笑得微妙,说军师哥哥与公明哥哥二人的亲密已是不分你我。他茫然,这弟兄们不都是吃肉喝酒不分你我的?后来又一拍脑袋,说也对!俺看他俩分明就是一条裤子里头放屁!

“铁牛啊。”宋江冲他举了举酒盏“你和哥哥说说,这有什么,是梁山上没有,而山下有得。”

“哎呀哥哥,他山下也有山下的好。”李逵抓着脑袋,竟也是颇认真地想。好酒好肉山上自是不缺,炮竹花灯山上已然不少,还差什么?铁牛一拍脑袋,想起来了。“哎,哥哥,俺们这山上可没有过瓦子庙会卖货郎!”

时迁儿笑得最响:“又不是小童,你要庙会货郎作甚,这么大个汉子还要看个热闹买糖吃不成?”

黑旋风气势凶猛扑过去,奈何鼓上蚤已灵活机敏跳开来,追跑着笑闹做一团。

公孙道长甩着拂尘起身,道:“公明哥哥,不如就在山上也办了庙会,不为礼神拜佛,只让兄弟们尽兴一番也好。”

堂下当即热闹议论起来,开封府的节灯盘龙样,大名府的花车巡街逛,街头有比武卖艺,巷尾是茶铺货郎,列位神仙道上游,多少谜题灯下藏。皆是三言两语话曾经,七嘴八舌论当年,兴致颇高。

“道长提议,并无不妥。”宋江侧首看看身畔卢员外,再去看吴用,目光询问,得了军师肯定地一颔首,遂一挥衣袖“元宵将近,我梁山便也办庙会来添热闹喜庆,日子就在元宵当日。元宵日前后两日,通宵不禁,放灯五夜。”

吴用起身,羽扇一挥安抚了躁动人群,当即点了几位兄弟为几日后庙会做足准备——备下酒肉炮仗,新制装扮衣裳,只待元宵日到,让兄弟们好好闹上一闹。

-

话说这元宵当日,堂前搭彩架,檐下悬红灯,堂中筵席数桌,好汉们无不锦衣玉带,鬓边簪花,熙攘入座。入夜,万灯上彩,可谓是金碧相射,锦绣交辉,恰得夜风和暖,宾朋融融,正好游戏。

酒三过巡,菜过五味,古琴玉笛声息尽,灯谜把戏不够看。那最热闹之处,还要在一众好汉乔装的各位神仙。

都凭着性子毫无避忌,大刀关胜扮做那关二爷,李逵便一并随着扮张飞;阮家七郎闹着要扮个阎罗王,央着二位哥哥扮了黑白无常。筹划时候众人都图个新鲜热闹,起哄说要那道长扮上太白星君,军师就扮个观音也好。

今日倒看这观音,薄纱掩面,面目清秀白净,葱根纤指托净瓶,衣带飘然,丝鞋净袜。当真是清净庄严累劫修,浩浩红莲安足下;颦笑间湾湾秋月锁眉头,瓶中甘露常遍洒。

宋公明看着都生出些恍惚感,好像这人本该是从那天上仙界而来,分不清此处梁山是人间天上 ,又还是天上人间?

推杯换盏灯火尽,微风徐来月星稀。时辰三更过半,伏在桌上的,歪在椅上的,都是酒足饭饱意酣然。宋江安排了底下小的把各家吃醉酒的头领搀扶回房,才发现各路神仙里少了一位。

踏月色去寻,还是往常那处山亭,那人已换了寻常装束,背手握羽扇在身后,望月。

宋江站定在那人身后,唇角噙了笑:“军师不是女儿身,缘何耳上有环痕?”

听出这是哪一折戏,吴用拂着羽扇笑而转身,亦用戏词来和:“我梁山今日办庙会,恰有小生扮观音。公明哥哥怎的这样清闲,不想前程却想钗裙?”

“军师今日辛苦,这庙会,闹得热闹。”宋江抬步上前与人并肩,这亭上可把梁山泊烟波浩渺一览眼底,他却只侧首瞧着军师。月上梢头清风起,烟笼亭前绮念来。宋江移了视线看那轮满月,再开口道。

“某从此不敢看观音。”

黎何

【宋吴衍生】| 闷三儿X薛冬 《不搭》4

4.


脸上青肿全消之后,薛冬才回事务所上班,也好在期间没有案子开庭,不至于顶个乌眼青出庭。薛冬敲完最后一个字儿,盯着电脑屏幕出神,电脑屏幕自动熄屏才回过神来。

他从闷三儿那回来有半个多月了,虽然居家办公,但日程也全部排满。人如果不让自己忙活起来,就总不自觉的想些不该想的,薛冬也不例外。

两天前常光顾的一会所给发了信息,说新进一批好货,但薛冬兴致缺缺,潦草翻了眼照片,照例点了个瞧着顺眼的姑娘。姑娘生得姣好,凹凸有致的,一把嗓子也甜得很。薛冬生理欲望如常,没因为和闷三儿那王八蛋走了两回旱路就受什么影响,这很好。但云雨过后薛冬靠着床头抽两口的时候,女人来缠他粘他时他有些本能地排斥,这不正常...

4.


脸上青肿全消之后,薛冬才回事务所上班,也好在期间没有案子开庭,不至于顶个乌眼青出庭。薛冬敲完最后一个字儿,盯着电脑屏幕出神,电脑屏幕自动熄屏才回过神来。

他从闷三儿那回来有半个多月了,虽然居家办公,但日程也全部排满。人如果不让自己忙活起来,就总不自觉的想些不该想的,薛冬也不例外。

两天前常光顾的一会所给发了信息,说新进一批好货,但薛冬兴致缺缺,潦草翻了眼照片,照例点了个瞧着顺眼的姑娘。姑娘生得姣好,凹凸有致的,一把嗓子也甜得很。薛冬生理欲望如常,没因为和闷三儿那王八蛋走了两回旱路就受什么影响,这很好。但云雨过后薛冬靠着床头抽两口的时候,女人来缠他粘他时他有些本能地排斥,这不正常。换做之前,薛冬早习惯了一个逢场作戏,一个假意逢迎,然后应承那些顺水推舟要首饰和包的撒娇。而现在,薛冬赤裸地知道那都是假的,温言细语和体贴入微都是虚的,那都是交易。以前的他不是不明白这些是假,只是觉着无所谓。但打上回发小买凶要他命之后,他就特别在乎这些,开始衡量着对方有几分真心,可是越是量,他自己却越不敢把真心往外交。

谁能不牵扯利益地对他好?

薛冬燃起那支剪好的雪茄,吐出烟雾时不由回忆闷三儿喷出的烟气是什么味道。闷三儿抽的什么烟?扫过一眼,硬的,黄盒子,细支烟,牌子不记得。闷三儿这人怎么还抽细烟?不搭他。薛冬轻嗤着摇头,旁边的姑娘把头探过来靠他胸前,好奇问他在想什么,能不能吐个烟圈给她看。

闷三儿。薛冬下意识答了,一脱口就又把眉头蹙起来。

什么三儿?姑娘问。

薛冬不搭话,摇了摇头,把雪茄摁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头。

再闻到那烟味儿的时候,薛冬看见暗房里不知哪儿打下来的一束光,光线下他觉着自己能看清烟雾的每一粒颗粒,再浓浓地晕开,荡到空气里,深吸进肺叶里。有人给他递烟,细支的,点火之后深吸过肺,味道熟悉,是闷三儿的烟。烟雾把他包裹之后很暖和,实体化似的拥着他,像有人给了他个贴心贴背的怀抱,抚慰撩拨。之后有股力道钳上他的后颈,待他慌乱要挣扎时,吐息打上耳畔传来声音低哑:浪货?

薛冬算是惊醒,掀开被子就见着睡前新换的内裤也报废,咬着后槽牙去浴室冲澡的时候也没想明白这是一绮梦还是一噩梦。最主要问题是,为什么偏偏是闷三儿。

今天周六,早些时候薛冬凭记忆找回了闷三儿家,敲门没人应。按理说周末闷三儿大概率在休息,虽然薛冬并不知道闷三儿是做什么工作的,但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营生。在门口等了大概十几分钟,薛冬就把封了几千块的牛皮纸信封塞门缝里了。

转身走的时候薛冬想着,估计和闷三儿的交集也就到这儿了。电话都没留一个,联系更不可能,再能撞见的话,那全凭缘分。

之后薛冬就回了事务所,敲檄文敲到现在。剥了块巧克力塞进嘴里,打开手机瞧了眼时间,差五分就要晚上十二点。这还是多少年前实习转正过后头一回加班,事务所里这会儿就他一个人了,摁了摁太阳穴,收拾了要带回家去的文件。

前脚刚迈出事务所的门,就听着旁边儿有动静。薛冬扭头看,事务所门口那盆一人高的绿植后头,血呼啦嚓躺着个人。

闷三儿。薛冬脑子懵了一秒,才想起来凑过去,小心伸手去探人鼻息。

有气儿,是外伤,没理由不帮。薛冬掏出手机想打120,被突然握住手腕。刚才闭着眼的闷三儿看着意识清明,哑着声儿说别,不去医院,我歇会儿,就成。

薛冬搀着他,闷三儿毫不客气地把身上重量全压着他身上,好容易薛冬把他放在候客厅沙发里。薛冬从没在案卷之外看到哪个人身上有这么多血,开口问的时候声儿还有点抖: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闷三儿一动浑身都疼,干脆就不动了,薛冬怎么放的他就怎么歪着。听着薛冬问,还有心思笑,说自己这是不小心摔的。

翻了个白眼,薛冬抻了抻西服外套往门外走,心说这人什么时候都鬼话连篇,让人打死也是活该。再回来的时候提着个袋子,从对街24小时便利店买的绷带毛巾之类的。薛冬甩手扔到闷三儿怀里:没药店,将就处理一下,洗手间前面左转走到头,你自便。

说完这话薛冬又重新坐回电脑跟前,但案子他是一个字儿都看不下去了。他看得出闷三儿脑袋估计让人开了瓢儿,下巴上胳膊上是让人用刀剌的,虽说不深,但口子淌血挺吓人,得缝针。他盯着电脑屏幕脑子里思索着自己有没有做医疗的朋友帮得上忙,转头就瞧见那边闷三儿正把五十三度的白酒往伤口上倒,疼得咬着毛巾呲牙咧嘴。

酒是事务所备着送客户的汾酒,闷三儿给伤口消完毒之后吐了嘴里的毛巾,给自己灌口酒,跟薛冬说你这酒不错。薛冬皱着眉,本来想关心,张嘴就变了味,说你能不能洗手间弄去,弄我一屋子酒味儿。

沙发上的人挺熟练地把绷带往胳膊上缠,嘶着气声儿有气无力的。不好意思啊大律师,把沙发给你弄脏了。

薛冬对他这副无所谓的的样儿没奈何,只说你这个必须要去医院,不消毒缝针打疫苗,感染了说不定连命都没了。他在这方面的朋友倒是有几个,但就像路铭嘉说的,没一个靠得住的。更别说凌晨带个浑身是血的上门造访,人家躲还来不及,肯定不会帮忙。想到这儿,薛冬呛声,问他你不是过命兄弟一大堆吗?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放心。闷三儿把绷带潦草打了个结,说有人给我收尸。手机摔了联系不上,这片儿就认识你薛律师一个,爬过来碰碰运气。

沉默了会儿,薛冬捡起桌上的车钥匙,起身说在哪儿呢,我送你过去。

仰靠在沙发上的人愣了愣,然后冲着薛冬笑。他说,赶我?

薛冬斜他一眼,下巴一抬示意他,白花花的绷带刚绑上就已经渗出血来。我倒懒得管你,在拖着血流干了可没人给你输。

闷三儿笑,撑起来踉跄地嘶着声跟在薛冬身后,说我B型,你呢?薛冬径自往前走着,没说他也是。

阿辞

《爱笑军师》——

悠然自得,并怡然自乐。

我把这里称为学究嘚瑟一笑~

他看见图二的官兵被自己耍的团团转。

小样。😏

现在彻底终于读懂了吴小用那句“我一个教书先生,他们奈何不了我。

不是他们不知道你的意图,没有办法奈何你,而是即使知道你想干什么,也奈何不了你。

你一招掩耳盗铃、声东击西、猴子偷桃……就把老宋的人手们全给支配走了。

关键是什么,全程显得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朱都头的眼中,你只是一个熟门熟道的秀才;阮小二眼中,你只是一个大风吹来的贵客;路上的行人,都以为你是来拜访的学究。

除了白胜,没有人知道你暗自操控了那么多的行动。

《支开人手》

《诱敌深入》

《...

《爱笑军师》——

悠然自得,并怡然自乐。

我把这里称为学究嘚瑟一笑~

他看见图二的官兵被自己耍的团团转。

小样。😏

现在彻底终于读懂了吴小用那句“我一个教书先生,他们奈何不了我。

不是他们不知道你的意图,没有办法奈何你,而是即使知道你想干什么,也奈何不了你。

你一招掩耳盗铃、声东击西、猴子偷桃……就把老宋的人手们全给支配走了。

关键是什么,全程显得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朱都头的眼中,你只是一个熟门熟道的秀才;阮小二眼中,你只是一个大风吹来的贵客;路上的行人,都以为你是来拜访的学究。

除了白胜,没有人知道你暗自操控了那么多的行动。

《支开人手》

《诱敌深入》

《摆脱追踪》

你呢,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扇子随意一指,衙役刀随手一丢。借阮氏兄弟的手,把朱仝的另一支小队困在了芦苇荡里。

谈笑间,将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难怪会在船上笑成这样,嘴角藏不住笑意。

想笑就笑喽你。

军师哥哥美如画啊啊啊!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⑨ 

《爱笑军师》—(11) 

人间绝色阮二郎

“看那人时,似秀才打扮: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

李宗翰老师简直书里走出来的智多星。根据原著,军师吴用本来就是帅哥。李老师当年演吴用的年纪正好也是三十几岁。演技尤其是眼技,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戏心机又儒雅,跟小兽一眼万年超级好嗑

“看那人时,似秀才打扮: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

李宗翰老师简直书里走出来的智多星。根据原著,军师吴用本来就是帅哥。李老师当年演吴用的年纪正好也是三十几岁。演技尤其是眼技,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戏心机又儒雅,跟小兽一眼万年超级好嗑

龍公子宿

“云游四方避红尘,羡煞旁人乃是我。” · 吕洞宾 ◎ 李宗翰 | 我自逍遥


------


仙风道骨,不外如是。仓促剪辑版。


歌曲安利感谢:院夜奕

BGM:西彬《我自逍遥》

色链记录:京都&白皙&绿妍&黑金

“云游四方避红尘,羡煞旁人乃是我。” · 吕洞宾 ◎ 李宗翰 | 我自逍遥


------


仙风道骨,不外如是。仓促剪辑版。


歌曲安利感谢:院夜奕

BGM:西彬《我自逍遥》

色链记录:京都&白皙&绿妍&黑金

阿辞

《爱笑军师》——

小二快把手搭在学究肩上!

快!😂

好兄弟就要这样。

图二:远处小小的白胜已经准备就绪。

图一:看学究扇子的指示方向。

🔜

吴用:看到没,就是这艘船,该鸭子表演了。

学究和小二笑得好开心啊!

😁😄

这时候还都是平凡的人,没有落草为寇,没有成为水军头领,没有成为大寨军师。他们之间没有身份的区别。虽然这里吴小用是带着事情来寻他们的,但他们之间的友情也是很深的。

互相帮助、一起吃酒。可能会有目地不同,但绝不会背后捅对方一刀。

我相信上山⛰️后的他们,依旧记得曾经一个书生和三个渔夫一起喝酒谈天谈地的场景,依旧记得他们交好时,憨笑成一团的样子。

只是上...

《爱笑军师》——

小二快把手搭在学究肩上!

快!😂

好兄弟就要这样。

图二:远处小小的白胜已经准备就绪。

图一:看学究扇子的指示方向。

🔜

吴用:看到没,就是这艘船,该鸭子表演了。

学究和小二笑得好开心啊!

😁😄

这时候还都是平凡的人,没有落草为寇,没有成为水军头领,没有成为大寨军师。他们之间没有身份的区别。虽然这里吴小用是带着事情来寻他们的,但他们之间的友情也是很深的。

互相帮助、一起吃酒。可能会有目地不同,但绝不会背后捅对方一刀。

我相信上山⛰️后的他们,依旧记得曾经一个书生和三个渔夫一起喝酒谈天谈地的场景,依旧记得他们交好时,憨笑成一团的样子。

只是上山后,尤其是学究身份的巨大转换。他们对军师的敬,使得他们之间很难再像从前那样。即使想,军师性格上的转变,也不会再像之前一样。

上山前的军师可能是收放自如,而上山后的军师,可能就是一个收了。

他可以在梁山酒席上像石碣村时欢脱,可是他没有。他一直收着那份感情,一直冷冷的、稳稳的

如果他如往常那样去往小二的家,可能会回一句活泼调的“哎~”但却很难会像现在这样呵呵呵呵呵的憨笑了。

图二的景色很美啊,很想让他们一直这样。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⑧ 

《爱笑军师》—⑩ 

阿辞

《爱笑军师》——

二郎在家吗?

我来骗你们了!

吴学究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小二笑的好开怀~

是想念你们的春风,是太平洋上刮的龙卷风🌪️,是任尔东西南北风。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嘛,吴小用也不能平白无故忽然到此。路上就把理由想好了,阮氏兄弟是渔民,那找他们帮忙就逃不开和鱼有关。

我有点小事要找你们帮忙啊,我要办宴席,想找十几条十四五斤重的金色鲤鱼,这事就有劳你了!

《十几条》

《金色传说——鲤鱼》

《小事》

阮小二:你看我这条阮二鱼能不能符合您的心意?😅

图一:听见学究的要求时,小二明显低头沉思了一会,可见这个忙有点难帮。也正好对应了后面剧情他们吃饭...

《爱笑军师》——

二郎在家吗?

我来骗你们了!

吴学究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小二笑的好开怀~

是想念你们的春风,是太平洋上刮的龙卷风🌪️,是任尔东西南北风。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嘛,吴小用也不能平白无故忽然到此。路上就把理由想好了,阮氏兄弟是渔民,那找他们帮忙就逃不开和鱼有关。

我有点小事要找你们帮忙啊,我要办宴席,想找十几条十四五斤重的金色鲤鱼,这事就有劳你了!

《十几条》

《金色传说——鲤鱼》

《小事》

阮小二:你看我这条阮二鱼能不能符合您的心意?😅

图一:听见学究的要求时,小二明显低头沉思了一会,可见这个忙有点难帮。也正好对应了后面剧情他们吃饭时,三兄弟吐槽水泊梁山不让打渔,现如今十来斤的大鱼都难得这件事。

吴小用办宴席?你要办什么宴席啊?学生的毕业典礼吗?

(原著好像吴用是说自己在大财主家当门馆,是大财主要办宴席。)

啊这个红衣服的女子是不是小二的妻子?

贤惠温婉的长相!

小二最后赴死前说的那句🤕,“告诉你们嫂嫂,俺不许她改嫁,让她为俺守寡!”是不是就指她啊?

图二:求人帮忙花式扇扇子,怎么那么可爱啊?学究你果然是社交的一把好手!而且还特别收放自如,明明黄泥冈上还挺沉稳,现在又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图三:先到屋里吃几杯再说!

😁

阮小二:你让我现在弄鱼我也弄不出来,赶紧转移话题先,鱼的事后面再议。来来来!

吃几杯啊?我还想找五郎、七郎说说话呢!在不在啊?

看小二听见这句话时拉长下巴。🤣

笑死我了,学究一个大脑袋往屋里瞅。

不愧是文人,找人说话。😅

吴用:这不正和我心意吗?游说当然是游说你们仨了,其他俩人不在,意见不统一咋办?

吴小用这里笑得好憨。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⑦ 

《爱笑军师》—⑨ 

阿辞

《爱笑军师》——

咱们谨慎的吴小用同学猛然惊醒,黑矮的老宋在离开前,曾🈶马快来说,在石碣村安排了人手埋伏。

石碣村这条路🚫

如果这时吴小用同学没有反应过来,恐怕这几位就要一起去往石碣村了。

然后香饵钓金鱼🐟,晁天王他们自投罗网。

阮氏兄弟在劫取生辰纲的计划中起的作用很大,加上吴小用和他们认识,说服他们比说服其他人更有把握。而且阮氏兄弟都是真真实实的热血男儿,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合作也更放心。

总之总总情况表明,劝阮氏三雄的加入,有利无弊

这是军师深知的事情。

如果去不了石碣村或者被老宋赶在前头,晁天王他们很难在这一片找到更适合的兄弟帮助。

所以,即使🈶埋伏…都...

《爱笑军师》——

咱们谨慎的吴小用同学猛然惊醒,黑矮的老宋在离开前,曾🈶马快来说,在石碣村安排了人手埋伏。

石碣村这条路🚫

如果这时吴小用同学没有反应过来,恐怕这几位就要一起去往石碣村了。

然后香饵钓金鱼🐟,晁天王他们自投罗网。

阮氏兄弟在劫取生辰纲的计划中起的作用很大,加上吴小用和他们认识,说服他们比说服其他人更有把握。而且阮氏兄弟都是真真实实的热血男儿,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合作也更放心。

总之总总情况表明,劝阮氏三雄的加入,有利无弊

这是军师深知的事情。

如果去不了石碣村或者被老宋赶在前头,晁天王他们很难在这一片找到更适合的兄弟帮助。

所以,即使🈶埋伏…都要去一趟。

当然一行人都去当然是不可以。

吴·三寸不烂·用,自荐出行!

❗这怎么行❓

图二:那里是陷阱,先生又不会武功,(好想让用子耍铜链😥)这么去太危险了。

晁天王感到担心……🙏🏻

图一:那宋江、雷横和朱仝,都不知道我的意图。

😅

认识前:宋江、朱仝

认识后:公明哥哥、朱兄

咱就是说军师,你现在对老宋实在太冷淡 😂

吴用:宋江?不认识。

我一个教书先生,他们奈何不了我。

被天王担心的用子发出可笑的笑声。

吴用:他们又不知道我的意图,我一个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祖国园丁,他们想对一个老师下手,笑话

潜台词:奈何我?可笑,看是他们奈何我还是我把他们耍的团团转!

图三:如此说来,事不宜迟?

当然了,你们不看看都耽误多少时间了,老宋早跑前面去了,再不出发,游什么说啊?游泳算了。

还有,吴小用这帽子,好高……🙊

之前在屋里的时候,还没觉得多高。怎么到黄泥岗上,像被拔苗助长?

😅

军师

“我是吴用,要多笑,笑笑更开心。”

➽链 接

《爱笑军师》—⑤ 

《爱笑军师》—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