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宰旭

5494浏览    134参与
Eleven Point Sixteen

自截调戏《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去见你》


Whoh Mmm I will never not think about you

What we had onl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For the rest of mine

I’ll always compare

To the room

In my heart...

自截调戏《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去见你》


Whoh Mmm I will never not think about you

What we had onl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For the rest of mine

I’ll always compare

To the room

In my heart with the memories we made


让我睡

铁打的病娇忠犬【五】狗得很

连续参加了两天的聚会,叶廿有些吃不消,提前退出回家。她很少晚上打车回去,心惊胆战地盯着手机上的导航到了家门口才放下心。


老式楼房的过道声控灯时好时坏,她爬楼梯爬到家在的那一层,它才迟钝地亮起来。


叶廿这才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男人身上酒气很重,靠墙蹲着,从下往上打量着她。


她握紧手中的钥匙,“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李宰旭哼了一声,“报警?”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叶廿强迫自己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他却一下压在了她的身上,将她越抱越紧。


“我受够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你别不要我。”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叶廿没推开他,反复提醒自己...

连续参加了两天的聚会,叶廿有些吃不消,提前退出回家。她很少晚上打车回去,心惊胆战地盯着手机上的导航到了家门口才放下心。


老式楼房的过道声控灯时好时坏,她爬楼梯爬到家在的那一层,它才迟钝地亮起来。


叶廿这才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男人身上酒气很重,靠墙蹲着,从下往上打量着她。


她握紧手中的钥匙,“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李宰旭哼了一声,“报警?”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叶廿强迫自己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他却一下压在了她的身上,将她越抱越紧。


“我受够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你别不要我。”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叶廿没推开他,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心软。


李宰旭看她许久不说话,“把我当狗吧。”


叶廿愣住了,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看到廿廿喂了附近的流浪狗好几次了,所以,把我当成狗留在身边好吗?我人不可以,那狗呢?你不是喜欢狗吗?以后我就是你身边的狗,你把我栓起来好不好?求你了,你用铁链把我拴在你身边,好不好廿廿?”


“你别发疯了…”


“我早就疯了,我他妈见到你的第一眼就不正常了。”李宰旭突然慌张起来,“对不起廿廿、我不是故意大声说话的,对不起,我错了、我下跪认错。”说着直接“噗通”一声,双膝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别再折磨我了行不行?”叶廿转身开门就要躲进家里,李宰旭迅速起身撑开门缝钻了进去,而后关门反锁,动作一气呵成。


“廿廿不要把自己的狗关在门外好不好?”他看着她。


“出去,滚出去!”叶廿掏出手机想报警,她只看着他都觉得害怕。


李宰旭伸手将她的手机抽走放到口袋里。“廿廿别赶我走。”


叶廿转身想跑出去,手刚搭上门把手,李宰旭从身后揽住她,手按在了她的手上。


“无论你跑到哪儿,我都会找到你的,所以,不要白费力气。”


叶廿低估了他的下限,他此时此刻就是一只粘人癞皮狗,让她反感至极。


“廿廿别生气了,我想让你舒服,”李宰旭将她抵着,贴在门板上,双手不自觉抚摸渴望了多日的她的身体。


像水母缠绕浮游,捕获了猎物就要立即消化。


在无尽的深海中不断下陷,失重的感觉吞噬了叶廿。


“狗狗让主人舒服了吗?嗯?”李宰旭含着她的唇,痴迷地看着她。


叶廿缓了一会,推开他,“我要去洗澡。”


李宰旭没敢跟进来。


脏了的内衣被她塞进柜子里,迅速清理了一下,叶廿换了睡衣出去。


“你什么时候走?”


“狗狗不想……”李宰旭在她的怒视下噤了声。


“别在玩什么忠犬游戏了。”叶廿倒了杯水,一口气喝掉。


“那廿廿能不能不赶我走?”他装可怜地拉着她衣袖。


叶廿深吸了一口气。


李宰旭打了地铺在她床边,紧握住垂下来的被子的一角。


他原本是躺在沙发上的,等她睡熟了才敢偷摸进来。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知道,两个人之间互相的拉扯,其实自己早就投降了。


一败涂地的从来都是他。


经过昨晚,两个人的关系似乎缓和了些,叶廿再没提叫他离开的话,李宰旭更是想要把握住她给的机会,好好表现。


叶廿每天回来,饭菜都热腾腾地摆在桌上,围着卡通围裙的男人乖巧地上前迎接。


她难得给了他一个笑脸,仅仅是嘴角上翘了一分,李宰旭也高兴得为她前后忙碌,殷切地希望能回到从前。


吃了晚饭,叶廿坐在客厅看电影。一看就是三个小时。


李宰旭在她身后晃了数十个来回,就是不敢上前催她睡觉。


在又一部电影结束后,他坐到她身边,还未开口,身旁的人就已躺在了自己的腿上。


李宰旭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疯狂的窃喜随着血液流动到身体的每一处,猖獗狂妄地在他脑子里摆威风,叫他伸手搂住她。


这些天他恪守本分,不敢碰她一下。


“怎么了?”叶廿问道。


“没、没什么。”李宰旭隔着虚空摸着她的发,一点一点缩短着距离。


他碰到她了,但她并没表现出讨厌的眼神。


被强压的黑暗念头重新得以窥见天光,李宰旭低头亲吻她的眼睛,得到她的默许后,厮磨许久。



————

直到坐在警车里,李宰旭仍旧没有回过神。

他刚刚还在为她舀汤。

有人在敲门。叶廿起身去开。

几个人突然冲进来,李宰旭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人是冲自己来的,连忙放下碗想去她身边。

叶廿早就站到门外,冷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被带走的时候没回头看她。

可惜了,叶廿收起脸上做作的悲伤。

她说过不会放过他。

将精心准备好的证物提交,叶廿把一切都交给了律师。

她忙着搬家,搬离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预防那个懦弱的母亲来为自己的儿子求情。

强*加上恶意囚禁,李宰旭被判了七年。

听说强*犯在牢里过得最差。叶廿慢条斯理地翻着桌上的刑事判决书,将剩下的款项转给了律师。

她现在的账户上有了不少钱,是在李宰旭被抓走的当天转进来的。

叶廿没拒绝,她很快用这笔钱买了套房子,辞去工作后,专心于这套房子的装修设计上。

毕竟,这里不会一直只有她一个人住。

余下的钱她重新开了个账户,全部存了进去。总会有用到的时候。

没过多久叶廿交了新男友,是她曾经请的律师。

新男友总是很忙,叶廿从不抱怨,她的体贴也让男友十分愧疚,不管她在做什么都会格外包容,甚至是在一旁指导。

这让叶廿的装修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在两人进行长达六年的反复推敲后,基本没有了任何漏洞。

但两人之间出现了分歧。

律师要找个人结婚,而叶廿需要一年的时间进行某方面的学习。

意见不合,就只能一拍两散。

这个结果在两人心里又那么顺理成章。

叶廿踏进了以前从未涉足过的圈子。

她不得不承认,从小到大庸碌无奇的自己,原来在某些方面是有天赋的。

为之着迷,也能做到心止如水。

李宰旭的父母在最后一年还是弄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不过没说什么,只是将他之前的咖啡厅交给了叶廿。

叶廿转手就卖了出去。她并不擅长经营,也不感兴趣。

还好快了。

快到了。


————

李宰旭出狱那天:

“你来了啊。”叶廿平静地看着隐匿在墙根处黑暗中的人,一点惊讶之色也没有。

她故意将住址透露给了他母亲。

李宰旭握了握拳,紧抿着唇。

“我一直在等你。”

怎么可能?李宰旭抬头,眼神复杂,声音带着太过明显的颤抖,“别说这么好听了。”

“要和我回家吗?”她又扔出一句足以在他心里炸出滔天大浪的话。

回家?!

她一定在骗我,一定是的!

几年见不到叶廿的监狱生活,早就把他磋磨得不像人样。可在泥泞里踩得越深,他越觉得自己离不开她。

“还有家吗?”她曾经多么想从他们的家里逃出来,才会选择报警来彻底摆脱自己。

“有啊。”叶廿慢慢靠过去,“在你入狱那天,你就有家了。”

“我们的家,李宰旭。”




Ending噢

就,匆忙结尾!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 ̄︶ ̄)↗[GO!]



这章按去年大纲写得

就、咦……

写的我露出了地铁老人看手机同款表情

分不清是男主比较🐶还是我


忘记发了(¦3[▓▓]

晚安噢


pot.
我才看到公主前几天给李演员in...

我才看到公主前几天给李演员ins评论了!!!(就是看不懂qwq

我才看到公主前几天给李演员ins评论了!!!(就是看不懂qwq

让我睡

铁打的病娇忠犬【四】交换

过渡

总结陈述?


叶廿以为等到了逃出牢笼的机会。李宰旭的父母从国外旅游回来,他要带着自己一块去家里吃饭。

他总会在家人面前收敛些吧?叶廿决定利用这个机会离开他。

但事情一开始就不太顺利,在出发的日子,李宰旭给叶廿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一件宽大的卫衣和运动短裤。

叶廿照了镜子,这身打扮显得自己滑稽又可笑,不过她本来也不想在他的父母面前留下好印象。

她怕另一种可能,一种他不顾一切向别人宣告病态占有欲的可能。

最终担心变成了现实。饭桌上的安静让她心凉。

他们是他的父母啊,怎么会不知道儿子是个病人呢?

叶廿拧头,拒绝李宰旭送到嘴边的食物。

在长辈面前,他依然强硬地把自己揽在腿上...

过渡

总结陈述?



叶廿以为等到了逃出牢笼的机会。李宰旭的父母从国外旅游回来,他要带着自己一块去家里吃饭。

他总会在家人面前收敛些吧?叶廿决定利用这个机会离开他。

但事情一开始就不太顺利,在出发的日子,李宰旭给叶廿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一件宽大的卫衣和运动短裤。

叶廿照了镜子,这身打扮显得自己滑稽又可笑,不过她本来也不想在他的父母面前留下好印象。

她怕另一种可能,一种他不顾一切向别人宣告病态占有欲的可能。

最终担心变成了现实。饭桌上的安静让她心凉。

他们是他的父母啊,怎么会不知道儿子是个病人呢?

叶廿拧头,拒绝李宰旭送到嘴边的食物。

在长辈面前,他依然强硬地把自己揽在腿上,一勺一勺地喂。

加上这些天的逆来顺受,叶廿对他的厌恶达到了顶峰。

她抬手打掉勺子,站到一边,拿起碗朝他扔了过去。

随着瓷器碎裂的声音,李宰旭眼里的暗色越来越浓重。

令叶廿惊讶的是,李宰旭的母亲竟然将自己拉到她身后。

“别折磨人家姑娘了。”

语气里的小心和无可奈何,让叶廿觉得好笑,望向一旁无动于衷的他的父亲。

原来变态还会遗传吗?

“过来。”李宰旭没有理睬自己的母亲,目光沉沉地看着叶廿。

被他带回去,再出来不知是什么时候了。除非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叶廿决定和他撕破脸。

“我们回家,回家廿廿就乖了。”李宰旭想把人拉回来,没料到母亲这次格外坚持。

他发狠推了一把。

叶廿下意识用手挡住往后跌的女人。护着自己的女人没事,她身子却往后倒,使不上力气。

既然这样,叶廿索性什么都不顾了。她伸手在倒下的瞬间,将桌子上的餐具洒落地下。

身上的卫衣还算厚,但脸和脖子没遮挡,被碎片割裂出四五处细长的伤口,渗出血滴来。

后脑勺一阵钝痛,叶廿看着惊慌失措的李宰旭,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之间的主导权,终于要交换了。

毫不意外,叶廿睁眼看到的就是挂在上方的透明吊瓶。

李宰旭正盯着自己,发现她醒了后立刻按铃叫了护士过来。

等医生护士来了又走,李宰旭才敢开口说话。

“廿廿……”声音嘶哑,喊了她的名字就没了下文。

他看起来过得真不好,脸色惨白,两个小时的功夫,胡须都冒出来一些。

叶廿再次沉睡过去。

逼疯他先于自己,方法简单也很奏效,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就可以。

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

仅仅是第二天,李宰旭对着自己又哭又喊,活像被抛弃了的怨妇。

先前她竟放任这种人折磨自己那么久。

叶廿不发一语地看着他闹,冷漠地勾了嘴角,无声讽刺他现在丑陋的模样。

李宰旭什么都能接受,唯独不能接受她对自己没了感情。

恐惧也好、愤怒也罢,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叶廿,对他来说和世界上任何一个物件没什么区别。

他要的是她的感情,不只是人。

他退了一步,说要放她回家。

叶廿怎么可能只甘心得到这种结果。

“你还想要怎么样?”他流着泪问她。

这话前几天她才问过他。叶廿左手捂住右手手背,猛地拔了针。

这场她无声的抵抗,换来的是李宰旭答应不会再强迫她的承诺。

幸好他恶心得还不够彻底。

接下来几天的住院观察,叶廿没再看见李宰旭。拿到医生开的出院单后,她立刻办了手续回家。

叶廿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把他送的所有东西全部收拾进储藏室。

她早晚会用到的。

先前的工作算是丢了,叶廿顶着突然消失是因为家里出了事没来得及请假的理由主动辞职,老板以培养一个新人不易拒绝了。

这挺好,叶廿本来为找工作而头疼,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正式回到工作中后,叶廿开始忙碌起来,也许是因为之前消失了一段时间,同事对自己也多了几分关心。很少参加公司下班后的活动的叶廿,也渐渐融入同事们的聚会中。

生活终于回归了正常。

李宰旭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眼神透出几分阴毒。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她和同事关系这么好了?

见那个男人递了杯咖啡给叶廿,他差点忍不住下车去质问。

可他能问什么?问她这么快就找好了下一任?

怎么会呢?李宰旭笑了笑,就算不择手段,廿廿都必须是他的。

李宰旭跟踪得太明显,或者说根本没想隐藏自己,连车都没换,每天停在叶廿上下班的路边。

叶廿当没看见,漠然置之。

李宰旭忍了一个礼拜,还是在路上堵了她。

“不打声招呼吗?”他一把拉住垂眼专注走路的她。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我只是来看看前女友过得怎么样。”李宰旭凑近,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分了手,朋友还是能做的啊,或者,地下情人?”

叶廿突然红了眼睛,“放开我,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李宰旭盯着她离开的身影很久,最后笑了出来,“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男主突然好🐶噢

下章就、真的🐶了

【表面意思】


好困

真是热也困冷也困

一年四季就没有不犯困的时候

让我睡

铁打的病娇忠犬【三】你叫我穿什么??

开着我的平平无奇小qq来了~

痴汉伪病娇变态可能还有点奶狗属性的?男主×身软好推占有欲爆炸女主?


像在热浪里翻腾,似有若无的意识,抓不住能靠岸的浮木。

叶廿放任浑身的黏腻,蜷曲在浴缸一角。

即使药力过去,她也没力气再折腾。

“我帮你洗。”李宰旭调好水温,跨进浴缸。

在他的手触到自己的瞬间,她忍不住抖了一下。

觉得恶心又害怕。

就像小时候去水族馆,被姐姐强拉着去摸一条雄性绿蟒蛇,蛇身缠上手臂,冰凉滑腻。

小叶廿哭得很大声,从那以后她最怕蛇。

“冷吗?”李宰旭又将水温调高了一度。

“我好高兴啊。”他挤了沐浴露,在手里揉搓,然后将泡沫涂抹在她身上,一点裸...

开着我的平平无奇小qq来了~

痴汉伪病娇变态可能还有点奶狗属性的?男主×身软好推占有欲爆炸女主?




像在热浪里翻腾,似有若无的意识,抓不住能靠岸的浮木。

叶廿放任浑身的黏腻,蜷曲在浴缸一角。

即使药力过去,她也没力气再折腾。

“我帮你洗。”李宰旭调好水温,跨进浴缸。

在他的手触到自己的瞬间,她忍不住抖了一下。

觉得恶心又害怕。

就像小时候去水族馆,被姐姐强拉着去摸一条雄性绿蟒蛇,蛇身缠上手臂,冰凉滑腻。

小叶廿哭得很大声,从那以后她最怕蛇。

“冷吗?”李宰旭又将水温调高了一度。

“我好高兴啊。”他挤了沐浴露,在手里揉搓,然后将泡沫涂抹在她身上,一点裸露也不放过。“廿廿好乖,什么都由着我做。”

叶廿闭上眼睛。哭了太久,眼皮发烫,肿的也难受。

她不是那种遇了事就要死要活的人,她现在需要休息,然后想办法摆脱这个疯子。

叶廿几乎是在床上度过了这三天。李宰旭拿走了她所有的东西,就连身上的衣服,也都是他新换上的。

她毫不避讳对他的厌恨,在他装出一副深情样子时,讥讽回视。

也许是这样刺激到了他,李宰旭今日竟出了次门,放她一个人在家。

只是随意一瞥,也能看到至少两个监控摄像头。

叶廿没动,安分等他回来。

不过没等二十分钟,李宰旭捧着个盒子推门进来,说给她带了礼物。

“廿廿穿给我看好不好?”

说完眼神恳挚地看她,直到她接过盒子,才出去留给她换衣服的空间。

叶廿只呆坐在床上。

他又在想什么折磨她的方法?

李宰旭在门外等了几分钟,敲了敲门,声音深沉,“廿廿,需要我帮你换吗?我等不及了。”

门并没有反锁,他早就让人把所有房门的锁全都拆了。

他没有开门,而是开始砸门。

“嘭!”

“嘭!”

一声声砸得叶廿心理防线溃散。

她跑到房门边,哭着说我换。

门口没了动静。

“廿廿要快点啊。”

她慌乱拆了盒子上的蝴蝶结,里面放着是一整套明显没多少布料的制服和一个兔耳头箍。

原来他想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她吗?

衣服看起来布料少,穿起来却麻烦。叶廿忍着羞耻套好,费了不少时间。

门被打开。李宰旭就那么愣愣地看着自己。

“我不会系。”她胡乱地将胸前的绳子分成两股,打了个蝴蝶结。

“没关系,”像是捕食前的猎手,李宰旭慢悠悠地晃荡着迈步,在离她只有一步之遥时突然将人转了身拉进怀里。“廿廿这样就很好看了。”

叶廿感受到头顶上他异常的呼吸频率,头皮发麻。

“廿廿现在,和它一样呢。”

随着他手指出去的方向,叶廿看到一只兔子玩偶,她前些日子过生日的时候,他送过类似的。

和放在自己卧室里的不同,这只兔子被塞进一件紧身的透明内衣里,违和怪异。

一个死物而已。叶廿这么安慰自己,但仍旧无法当作那双闪着红光的兔眼不存在。

他究竟在她的家里放了多少双这样的眼睛!

李宰旭突然发现了什么,低低笑出声。

“傻廿廿,这可不是兔尾巴。”他解开围在她腰侧的硅胶绳,手指一寸寸滑过因系得太紧,而被勒出一圈红印的皮肤。

“我的廿廿,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李宰旭把人往后一带,坐在了床上。

“怎么能让我这么喜欢呢?”

他语气故意吞吐的暧昧,让叶廿胃里一阵作呕。

“你还想怎么样,一次性说清了。”她再没一开始对他繁言吝啬的样子。

李宰旭下一步的动作自己根本预料不到,又怎么敢冒险。

“你别碰我!”

比叶廿个子要高不少的李宰旭,轻松制住怀里小兔子的反抗,挑起她的短裤,将“兔尾巴”塞进两腿之间。

“要夹好了啊。”他抽出手,又隔着裤子的缝底按在那个硬邦邦的东西上,摸索着开关。

叶廿被顶了一下。

“打开了,”李宰旭侧头想看她的表情,“廿廿觉得几档比较合适?”

“我最听你的话了。”

听我的你现在就该去死!

叶廿气得呼吸都在颤抖。

他用力摁了一下。

除了震动和嗡嗡声,什么也没有。

只是这样,她当然不会有反应。李宰旭克制着嘴角,试图让自己冷静些,手抵着Vibrating又往前推进了两分,直压在🌱顶端上。

叶廿蓦地缩起身体,被腰间横着的手一把扯了回去。

“你最好能逼疯我。”但凡清醒着,她永远会记得今天屈辱。

“廿廿、廿廿……”怀里人的一下又一下的抽搐,让李宰旭面色变得潮红,困住她的双手没有丝毫放松。

“现在,你就只能想着我了。”

“我的乖廿廿。”



下一章无聊过渡,两个人开始互换位置

让我睡

铁打的病娇忠犬【二】

눈_눈您的好友【伪病娇忠犬】已上线

痴汉伪病娇变态可能还有点奶狗属性的?男主×身软好推占有欲爆炸女主?


如果不是看到墙上的门牌号,叶廿几乎都要以为这是自己的家。


至少,她分辨不出来这里与自己住着的地方有什么区别。


她一向有警惕心,不会随便带人进家里,甚至从没告诉过李宰旭家里的位置。


就连桌子上半杯的凉白开,也和她早上随手放在客厅的一模一样。


“廿廿是不是很高兴?”李宰旭抱着她径直走向卧室。“之前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现在你回来了,我终于不用对着这些冰冷的物件想你了。”


他真的很不正常。


叶廿躺在床上,眼睁睁看他压了下来。


“廿廿...

눈_눈您的好友【伪病娇忠犬】已上线

痴汉伪病娇变态可能还有点奶狗属性的?男主×身软好推占有欲爆炸女主?




如果不是看到墙上的门牌号,叶廿几乎都要以为这是自己的家。


至少,她分辨不出来这里与自己住着的地方有什么区别。


她一向有警惕心,不会随便带人进家里,甚至从没告诉过李宰旭家里的位置。


就连桌子上半杯的凉白开,也和她早上随手放在客厅的一模一样。


“廿廿是不是很高兴?”李宰旭抱着她径直走向卧室。“之前我一个人住在这里,现在你回来了,我终于不用对着这些冰冷的物件想你了。”


他真的很不正常。


叶廿躺在床上,眼睁睁看他压了下来。


“廿廿你闻闻这被子上的味道,是不是和你的沐浴露一样?”李宰旭将脸深深埋进她颈边,深吸了一口气。


“不,还是你身上的更香。”


“你这是在做什么?”叶廿咽下嗓中的干涩。


“廿廿想让我做什么?”他吻了吻她露出的锁骨。


“不过廿廿那么害羞,怎么可能说出来呢。”李宰旭自顾自地说着,又去舔身下人的耳骨。


“廿廿真的好甜,我能不能吃一口?”


叶廿不明白他的意思,但绝对是不好的话。


“李宰旭,你再继续,我真的不会原谅你。”


李宰旭装作没听到她的话,手上动作缓慢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他做不到隐藏一辈子,早点让她了解自己真正的样子也好。


反正他也不会让她有机会逃掉。


“廿廿不会的,对不对?”李宰旭轻咬住她的下巴,牙齿在上面磨蹭,“你还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才会这么说。”


叶廿只觉得心惊胆战,她要怎么和一个疯子交流。


如今想来,在两人真正相识之前的种种偶遇,或许也都是他的精心谋划。


这个人在她面前伪装了一月的温柔表象,实在让叶廿从心底恐惧。


你在想什么…


明明我们现在是以最亲密的姿势在一起,你却还看不到我。


你到底在想谁!


李宰旭原先并没打算做到底,也不能忍受她露出厌恶自己的眼神,此刻全都变了。


做错事是要受惩罚的,不然怎么会记住下次不要再犯?


他的廿廿做错了,也该罚的。可他怎么舍得她痛苦,就只能,只能用最能让人愉悦的一种,叫她记得深刻些。


廿廿,忍忍就过去了。


快乐会来得很快。


它会让你永远记得我的。


永远呢。







【定时发布】


让我睡

铁打的病娇忠犬【一】带回家

痴汉伪病娇变态可能还有点奶狗属性的?男主×身软好推占有欲爆炸女主?

完全不知道怎么写⚆_⚆


把刚刚看到的场景抛在身后,叶廿快速往前走,一步也不敢停歇。她怕再多等一秒,自己狼狈逃跑的样子会被他看见。


明明才在一起一个月,他就这么快厌烦了吗?还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李宰旭被旁边的女人缠得有些烦躁,本就不好控制的情绪此刻崩盘,将抱着自己胳膊的女人甩开。


女人“砰”地撞上了玻璃外墙,一时又惊又痛。


对面马路上一个小巧的身影上了出租车。


不知道她看没看到,李宰旭只觉得心慌,迅速给通讯录上的第一个人打去电话。


没人接。


再打...

痴汉伪病娇变态可能还有点奶狗属性的?男主×身软好推占有欲爆炸女主?

完全不知道怎么写⚆_⚆






把刚刚看到的场景抛在身后,叶廿快速往前走,一步也不敢停歇。她怕再多等一秒,自己狼狈逃跑的样子会被他看见。


明明才在一起一个月,他就这么快厌烦了吗?还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李宰旭被旁边的女人缠得有些烦躁,本就不好控制的情绪此刻崩盘,将抱着自己胳膊的女人甩开。


女人“砰”地撞上了玻璃外墙,一时又惊又痛。


对面马路上一个小巧的身影上了出租车。


不知道她看没看到,李宰旭只觉得心慌,迅速给通讯录上的第一个人打去电话。


没人接。


再打。


如此反复,依旧没回音。李宰旭脑子里紧绷着的一根弦瞬间断了。


长久积压在心里的各种想法叫嚣着充斥全身。


感情这么脆弱的东西,不好好拴住就会失去。


比方说现在。


手机早就静音,叶廿熬了一夜没睡,强打起精神上班。


公司门口,那个人的车明晃晃地停在那儿。


她假装没看见。


“为什么不接电话?”李宰旭大步上前,压抑着眼底的风暴。


“我没空跟你讨论这个。”叶廿想要绕过他。


“你看到了?”李宰旭叹口气,“她是家里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没同意,说有女朋友了,没想到她到我咖啡厅门口堵我。”


“真的吗?”叶廿只觉得昨天两个人亲密依偎的样子刺眼极了,她现在根本不想看见他。


“她突然冲过来,我没及时反应过来,可我马上就把她推开了。”李宰旭伸出胳膊想要抱她,却被躲过去。“廿廿不生气,好不好?”


“我上班要迟到了。”


她还想着上班?李宰旭只想把眼前的人揽到怀里,拿绳子一圈圈绑回家。


“廿廿今天请假好不好?只和我在一起。”


“我们没有必要再在一起了。”叶廿离他近了些也觉得恶心。



你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说出分手?


“对不起廿廿,我知道自己犯了很严重的错,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别说这种话。”李宰旭笑着哄她,将人拉到自己跟前。


在外人看来,只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你赶紧走吧。我真的要上班了。”


“别去好不好?”


叶廿从他怀里挣开,转身就走。




————————


“你就是个神经病!”叶廿浑身瘫软,被李宰旭抱在怀里。


“廿廿别怕,很快就不疼了。”李宰旭痴迷地看着她。


他弓腰去亲她脖子上的针孔,“我在自己脖子上试了很多下,所以刚刚扎的很准。廿廿别担心,我怎么会舍得你受伤呢?”


车内隔板早就升起,没人知道狭窄的后座里在发生什么。


“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叶廿动不了,不禁放软了语气。


“我们怎么能散!”李宰旭猛地箍紧怀中的人。“廿廿要是还生气,我去杀了那个女人好不好?她不在了,你就不会再想着她了。”


叶廿觉得自己从未真正认识过他。他刚刚说话的语气,太过冷静,冷静得可怕。


“你别乱来!”她慌忙开口。


“可她惹你生气了。”李宰旭抚摸她的脸,又忍不住亲了一下。


叶廿想摇头,想起自己被下药根本无法动弹。“我不生气了,只要你别乱来。”


“好,廿廿说什么我都听。”李宰旭笑了,“到家了。”


“我们的家,廿廿。”




我真的超想写病娇痴汉,但奈何……

就成了现在的流水账233333333333333

可能后面会好那么一点点吧………

(ಥ_ಥ)


这篇文后面基本都是在开🚗

(ー`´ー)我努力不让它变垃圾






十三月的胶片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看章宇和恩实的部分,总会以为自己开了两倍速hhhh

这俩的语速真的太快了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看章宇和恩实的部分,总会以为自己开了两倍速hhhh

这俩的语速真的太快了

HERON
今天也要感谢自己噢辛苦了

今天也要感谢自己噢辛苦了

今天也要感谢自己噢辛苦了

十三月的胶片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7

一点点小片段也超好磕欸

又喜欢又害怕,章宇你也是怂唧唧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7

一点点小片段也超好磕欸

又喜欢又害怕,章宇你也是怂唧唧

十三月的胶片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7

章宇和殷实这对也太可爱了叭呜呜

高中暗恋什么的,真是让人心动啊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7

章宇和殷实这对也太可爱了叭呜呜

高中暗恋什么的,真是让人心动啊

HERON
“或许时间美化了那些有些苦涩的...

“或许时间美化了那些有些苦涩的记忆,再回想起来,只觉得那时候和很多人的关系都是如此的纯粹和真诚”


“或许时间美化了那些有些苦涩的记忆,再回想起来,只觉得那时候和很多人的关系都是如此的纯粹和真诚”


颜青
新剧看了,可惜李宰旭的戏份太少...

新剧看了,可惜李宰旭的戏份太少了,公主的作品还要再等等,偶一天过去那么久了,我还是出不来。

新剧看了,可惜李宰旭的戏份太少了,公主的作品还要再等等,偶一天过去那么久了,我还是出不来。

十三月的胶片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5

小表情也太多了哈哈哈

不知道和高中初恋会不会有剧情发展呀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5

小表情也太多了哈哈哈

不知道和高中初恋会不会有剧情发展呀


十三月的胶片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5

李演员在这部剧里真的是个话痨小可爱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EP5

李演员在这部剧里真的是个话痨小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