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尔里德

61710浏览    221参与
夜阑
【墨德感情】自古贴吧出人才。...

【墨德感情】自古贴吧出人才。

以天下为棋,把整个大陆搅得风起云涌,就是为了追寻某朵高岭之花的步伐,论年下小狼狗对年上神秘冷漠大美人的箭头可以粗到什么程度【所以狗叠快出老李的卡吧

【墨德感情】自古贴吧出人才。

以天下为棋,把整个大陆搅得风起云涌,就是为了追寻某朵高岭之花的步伐,论年下小狼狗对年上神秘冷漠大美人的箭头可以粗到什么程度【所以狗叠快出老李的卡吧

是曦.

墨德感情

第一次见到这位半精灵这么窘迫是在什么时候?李尔里德也记不清了。 

或许是在太阳要下山的傍晚,又或许是在一个寂静的冬天。那已经过去了太久。 

现在他的床上躺着一个尖耳朵的成年人,如果忽略那人一身的酒气熏天。微红的双颊,紧抿的嘴唇,确实生的好看,不过现在双眼都蒙上了一层雾气 


他当即就睡倒在李尔里德的卧床上,丝毫不介意自己的酒气是否会弄脏了这里,破坏了这里的清甜 

李尔里德的方舟总萦绕着香气的 

墨丘利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从哪里来的 

或许是他观星时,悄悄散落在斗篷上的碎星散发出来的;也可能是方舟出现裂缝的地方...

第一次见到这位半精灵这么窘迫是在什么时候?李尔里德也记不清了。 

或许是在太阳要下山的傍晚,又或许是在一个寂静的冬天。那已经过去了太久。 

现在他的床上躺着一个尖耳朵的成年人,如果忽略那人一身的酒气熏天。微红的双颊,紧抿的嘴唇,确实生的好看,不过现在双眼都蒙上了一层雾气 

 

他当即就睡倒在李尔里德的卧床上,丝毫不介意自己的酒气是否会弄脏了这里,破坏了这里的清甜 

李尔里德的方舟总萦绕着香气的 

墨丘利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从哪里来的 

或许是他观星时,悄悄散落在斗篷上的碎星散发出来的;也可能是方舟出现裂缝的地方,风带来的海棠花的香气 

他没心情去想这些,也不在想意李尔里德的视线和略带怒意的话语,受酒意的催使,床上的人很快就睡着了。 

 

李尔里德就这么看着他睡过去,观望着眼前人的睡颜,很乖,没了醒来时的凌厉和尖锐。李尔里德想到了很多很久以前的事…… 

 

 



〈风〉初遇 

那是李尔里德第一次见他,风告诉他,方舟周围有强烈的陌生气息。李尔里德顺着风吹来的望去,是一个小男孩。他独自一个人,走在那条小路上。 

李尔里德也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他居然为这个男孩打开了方舟的通道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男孩已经走近这神秘的通道,并且看到了他 

迷途的男孩好像并不害怕,径直向李尔里德的观星台走去 

当小男孩走近,奇特的样貌令李尔里德的呼吸滞了一下。 

 。

淡金色的发丝蓬在头顶,虽然只是少年,可脸上分明的轮廓,却又显得像是一个饱经世事的大人。尖锐的耳朵,没有翅膀的身躯,都在诠释着男孩不堪的身世和命运 

仅仅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孩,李尔里德就感觉出了男孩身体里所蕴含的,强大的未被激发出来的力量 

 

他扶上男孩蓬松的头发,用温柔的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宿命的来访者” 

男孩似乎被一句话问懵了,良久才反应过来 

“墨……墨丘利,我叫墨丘利” 

李尔里德笑了,将放在男孩头上的手抽了回来 

那一瞬间,墨丘利抬手,似乎想挽留着什么,但是刚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李尔里德没有看出来其中的端倪,继而问道“你……不是普通精灵?” 

虽然是问句,但李尔里德的语气里却充满了肯定。 

墨丘利确实不是普通精灵。他的所谓的父亲,是精灵国的国王。而他的母亲,却成了父王的耻辱。但墨丘利不喜欢那里,虚伪,恶心…… 

“我叫李尔里德,很高兴认识你”虽然嘴上说着高兴,但是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 

 

“李……李尔里德,你就是那个创造了设计师之影的李尔里德吗?”男孩怯懦的声音中充满着惊喜,“我也想使用设计师之影的力量,你可以成为我的导师吗” 

李尔里德被突如其来的请求问的懵了,他怔了怔: 

“学习的日子漫长而艰苦,你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真的愿意承受这么多吗”脸上依旧是一惯的清冷 

“我愿意!我不怕苦” 

男孩声音坚定有力,或者说,这根本不像是一个男孩能够发出的。 

李尔里德不明白,为什么男孩如此渴望设计师之影的力量,这么小的年纪,却有如此野心。 

 

墨丘利很惊讶,从他出生起,没人对他说话如此温柔。那是和妹妹在一起时不一样的感觉。他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第一次感受到不一样的情感。或许就是在这时,一颗异样的种子不着痕迹的发芽了 

 

 

 



〈花〉海棠 

“过几个星期我的方舟会经过云端,那里的海棠树会开花,你若有兴趣,可以来方舟上看看,很不错的风景”李尔里德对着正在画设计图的墨丘利说 

“海棠花,是……什么样子的”墨丘利抬头,眼睛里有着大大的疑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应该会喜欢的。” 

 

海棠花的花期很快就到了,墨丘利也如约而至。 

李尔里德带着他到观星台,让他朝下面看。云端人对于好看的树似乎有着极端的热爱,墨丘利第一眼看的时候是这么想的。海棠花的花期正值春夏交接的时间,天气不会太冷或太热。 

少年朝下望去,已经透熟的花瓣变得粉嫩,李尔里德刻意将方舟降得很低,这使得墨丘利能够清晰的看到海棠花的真正样貌。海棠花的叶子像桃心一样,风过,带起了树上即将掉落的花瓣。花瓣在天空中起舞,翻转。 

 

这里的景色是墨丘利在千羽森林看不到的,千羽森林是墨丘利出生长大的地方。唯一可惜的是,那里除了发着莹光的花草和温室培育的稀有植物,一切都是那么普通 

海棠花不会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见不得风雨阳光,更不会像夜晚闪的人烦心的诡异花草 

墨丘利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反正,在墨丘利眼里,千羽森林就是一个这么不堪的地方。 

 

也许是欣赏景色入了迷,他顺手就牵住了自己导师的手。冰凉的触感,使得墨丘利立刻就从花海中回了神 

 

手上的温热使李尔里德怔了一下,但只是一瞬而已。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别人的体温了,太久了。 

从自己发现设计师之影之后?还是自己建造了方舟以后。太久了……他也不想去回忆。百年来的时光,一直都是自己,只有自己。 

 

只是不经意的牵个手,墨丘利尖尖的精灵耳朵竟泛起了红,就像落日灼烧的霞云 

他立在李尔里德面前,不知所措…… 

他的导师似乎并不介意,一如既往的,冰凉的手再次抚上了墨丘利的头。然后摩挲着他的脸颊。 

而墨丘利也顺势在李尔里德的手心蹭了蹭 

他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












………………………………

先把第一部分发了,应该还有二三。

不会起名啊,哪位大佬帮我起个名

无言

all德《无题》

all德   ( 不要问再问就是李甜美是方舟总受)

李甜美太甜美了(√)

我想看各种人搞李甜美(x)

*私设贼多ooc经常

*修罗场,骨科,拉郎配(注意避雷)

序章:   天选之人(标题不符合原文)

天上与地下,仿佛是两个结界。

一边浩瀚无垠,像是静止了时间般的雪地,唯美的向远方延展,或者是烟花,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仿佛都挤在一起,任某一个人,去肆意窥探所有隐藏的命运。

一边战争与火焰相拥,是尔虞我诈,谋权夺位的奇迹大陆。

今天的奇迹大陆,还会再有奇迹发生吗?

他不知道,但是他会通过理性的计算,去推测一...

all德   ( 不要问再问就是李甜美是方舟总受)

李甜美太甜美了(√)

我想看各种人搞李甜美(x)

*私设贼多ooc经常

*修罗场,骨科,拉郎配(注意避雷)

序章:   天选之人(标题不符合原文)

天上与地下,仿佛是两个结界。

一边浩瀚无垠,像是静止了时间般的雪地,唯美的向远方延展,或者是烟花,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仿佛都挤在一起,任某一个人,去肆意窥探所有隐藏的命运。

一边战争与火焰相拥,是尔虞我诈,谋权夺位的奇迹大陆。

今天的奇迹大陆,还会再有奇迹发生吗?

他不知道,但是他会通过理性的计算,去推测一切未曾发生的事情,通透地知道所有。这个仿佛神明一般的存在,古老而神秘。仿佛是生活在梦里,梦里有另方宇宙,天马行空,星系有万余颗。一些近一些远,每一颗,闪烁着交错着。

你知道吗?星和海,是连在一起的,星上所有的光辉,就是海的波澜。

未来仿佛古老又遥远,在观星台上,神明知晓了所有的命运。

他终身的追求,惟感情的至美和理性的真知。

也不知道谁这么幸运,能做他感情的至美。

李尔里德放下笔

沉睡了

所见即未来

他打算设计一套星空风格的衣服

可是他的学生

喜欢粉色

不知道他的挚爱适不适合。

祁子衿.

《不可触及》① 李尔里德×你

◎你的设定为咸鱼属性(也就是我本人)

◎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李甜甜的颜我可以!

◎可能会有后续

◎小学生文笔,注意!!


  奇迹大陆传颂着一个人的传说。他是第一个到达记忆之海的设计师,是无冕之王。 

    第一次见到他,是被粉发少女召唤的时候。莫名的失重感接踵而至,来不及思考便条件反射闭上眼,直至感受到光芒,才缓缓睁开。 

    “好看”这是无边星空映入眼帘时的你第一想法,接着又觉得烦躁,那些微弱的星光,忽明忽暗,使你忍不住想到苟延残喘的蝼蚁...

◎你的设定为咸鱼属性(也就是我本人)

◎大概就是一见钟情,李甜甜的颜我可以!

◎可能会有后续

◎小学生文笔,注意!!






  奇迹大陆传颂着一个人的传说。他是第一个到达记忆之海的设计师,是无冕之王。 

    第一次见到他,是被粉发少女召唤的时候。莫名的失重感接踵而至,来不及思考便条件反射闭上眼,直至感受到光芒,才缓缓睁开。 

    “好看”这是无边星空映入眼帘时的你第一想法,接着又觉得烦躁,那些微弱的星光,忽明忽暗,使你忍不住想到苟延残喘的蝼蚁,和自己。 

   “你好。”少女娇俏的声音响起,拉回了你的思绪。你疑惑的问她这是在哪,她是谁,为什么你会在这。一连串的问题甩过去,少女抱歉的冲你一笑,向你解释。 

    你明白了一切,自己被这个名叫暖暖的少女选择,说什么要去拯救奇迹大陆。 

    “啧,麻烦,这种伟大的事情,一点都不想参与。”“离谱的是自己居然没有实体,这算什么啊” 

     你烦躁的向四周看去,不管怎么说,还是先了解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吧。 

 

 

    有人曾说:“年少时不要遇见太过惊艳的人。”听到这句话时你只有不屑一笑,笑什么呢?或许是笑旁人太过夸张,又或许是笑自己没本事遇见那样的人。 

    不出意料,你的人生平淡无奇,甚至颓唐,外界对你没有任何评价。你将自己埋没在黑夜里,埋没自己的才华,梦想,一切自己所曾拥有的美好。这种状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已经记不清,毕竟你“活在当下”,溺于现状。 

    美好的事物有太多太多,可惜的是,你没有与之匹配的双眼。打个趣,你是个近视眼,太过黑暗的东西看不清,太过明亮的你觉得刺眼。所以平庸吧,就这么走下去,随遇而安即是生活态度。当然,你很烦躁那些美好。 

     

 

    思绪拉回,你带着诧异盯着前面手里拿稿纸的男人,你的潜意识告诉你,他与旁人不一样,哪不一样呢,你也说不上来。一头白发,身上披着像玄幻漫画中祭司的斗篷,可惜脸被挡住一半,距离不近你也无法仔细观察。但是你心里却固执的认为,他一定是个惊艳的人。 

    他与暖暖似乎在说些什么,你无暇顾及。只对自己刚刚冒出的想法感到疑惑和惊奇,还有,你似乎并不讨厌这个人,也不讨厌他近乎虚幻的美好。 

     你难得安静的思考,直到暖暖喊你,你才愣愣的回神。她好像要跟你说什么,来不及发声眼前的世界便天翻地覆。你下意识的看了那个男人最后一眼,紧接着闭上。 

    再次睁眼,是医院的天花板。短短几分钟内发生了两次转变,使你有点难以接受。你甚至开始考虑未来的生活,考虑自己要怎么作为一个精神意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未来?生活?”你在心里质疑自己居然开始在意那些。是因为刚刚那个人和暖暖说我们还会再见吗?真不可思议啊。

夜阑
所以有生之年我能蹲到一个墨德同...

所以有生之年我能蹲到一个墨德同框吗?

所以有生之年我能蹲到一个墨德同框吗?

浮光

【闪暖】一些随口的段子|李尔里德Part 1

· 摸了一小段引子,先放出来了。

· 因为这两天着实很忙,多半之后会大整改后删掉重发?所以就当个先导片吧。

· 出现玩家名字剧情预警,剧情承接乙女段子宙篇预警,是关于第一位学生的故事。


“世界上第一个设计师之影,不存在于方舟里吗?”


某一天的实验途中,像是心血来潮地,女孩子这样发问了。


“的确。唔……”


埋在显微镜里的蓝发青年抬起头,因视界的转换一时有点眩晕。


“我最初也感到疑惑,方舟与记忆之海通过‘心’直接相连,海中诞生了设计,方舟里对应的影就会同时出现,为此我翻遍了馆藏资料,却...

· 摸了一小段引子,先放出来了。

· 因为这两天着实很忙,多半之后会大整改后删掉重发?所以就当个先导片吧。

· 出现玩家名字剧情预警,剧情承接乙女段子宙篇预警,是关于第一位学生的故事。




“世界上第一个设计师之影,不存在于方舟里吗?”


某一天的实验途中,像是心血来潮地,女孩子这样发问了。


“的确。唔……”


埋在显微镜里的蓝发青年抬起头,因视界的转换一时有点眩晕。


“我最初也感到疑惑,方舟与记忆之海通过‘心’直接相连,海中诞生了设计,方舟里对应的影就会同时出现,为此我翻遍了馆藏资料,却没有关于它的任何记载……啊,谢谢。”


宙接过她递来的热咖啡,女孩子轻笑一声绕到他的座位背后,带着余温的手给他揉揉太阳穴。


“小事小事~嗯……会是因为失忆吗?比如像上次的那个孩子……他是叫……”


“雷曼,真实姓名是乔依。即便是乔依,他在失去记忆时也在方舟上拥有身形——甚至可以跟小海一起到处恶作剧。在想起过往后,他就如大多数的影一般,以人格之镜的形式储存在馆藏中,镜中投影着自身与记忆的世界,你已经拜访过不少了……”


青年放下杯子靠上椅背,握住脸颊边她小小的手,仰头对上她思索的目光。


“我记得,你和‘抖落繁星’的关系不错,你没有去问问他?”


“实际上,这个概念就是来自先生,虽然他不愿意给予更多的解答。”女孩子鼓起脸颊,毫不留情地埋怨起星海上的先知,“我所得到的信息,只有李尔里德先生亲手制作了那个‘世界上第一个设计师之影’,这件设计是他第一位学生为他制作的衣装。而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线索中断,两人因这没由来的疑问沉默许久。女孩子走近实验台,随手翻翻他的实验笔记尝试转换思路,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说来……宙,你不觉得奇怪吗?古往今来,奇迹大陆最杰出的大设计师李尔里德,存留于世的设计师之影却只有‘抖落繁星’……为什么至今仍未见过其他的影呢?”


“不仅如此,我甚至没有在资料馆里看到过他的其他设计……说来你或许不敢相信,关于李尔里德的其他作品,我无一例外都是通过观察镜从奇迹大陆上了解的。虽然它们的真伪无法辨别,不可尽信,但的确存在设计风格和水准和抖落繁星一致的样本。”


“方舟的创造者,会拒绝自己的作品被方舟记录吗?”她露出无法理解的苦恼神情。


“他眼中的美早已超越了人类的标准,而方舟的建立是为了记录人类世界灿烂的文明。爱丽丝,你应当知道,真正的李尔里德已然摆脱了时间和轮回,永恒地徜徉于星海之上,探寻着常人无法知晓的真理,也即感性的真知与理性的至美。那么严格来说,大设计师李尔里德,并不能被称为人类。”


宙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理智平静,将他诉说的现实也染上了冰冷。


“这样来看,抖落繁星能够存留,反倒是一件更反常的事。”


直到时针与分针连成直线,记忆之海上浮动的光芒黯淡下来,两人的讨论也没有得出结论。太阳落山后是宙的创作时间,女孩子心领神会,关上实验室门祝他好运。但走出没几步,就被另一位管理者拦住了去路。


“爱丽丝,我听见你和哥哥的谈话了~”


小女孩抱着滑板的手背在身后,眼珠咕噜一转,翻起满目天真烂漫的笑意。


“关于遗失的设计师之影,我有线索哟!”



女孩子踩着光与影的旋律一步步向下。


“在方舟之心的背面,有一片神秘的禁忌区域!但是……我和哥哥都进不去,或许爱丽丝你可以呢?”


她跨过天空与海洋的交界,飞鸟与游鱼的幻象在她周遭缠绕分离。她顺着通向中枢的螺旋阶梯直到最底层,那颗晶莹剔透的心形棱镜悬浮在大厅中央,静静旋转着迎接她的到来。


她并没有为那奇幻绚丽的光芒吸引视线,而是径直走向方舟之心的底端,灯光之下的最暗处。随着女孩子的脚尖碰到地面上方舟之心的倒影,它竟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此处即为方舟的最底部,对面除了流动的海水应当别无所有。


泛起涟漪的镜面,无人知晓的黑暗,带着胆怯与兴奋偷跑出来的,小小的冒险故事。


如童话中的爱丽丝,女孩子张开双臂,一跃而下。


——TBC——

青缠
给自抽小号刷关卡时的突然发现...

给自抽小号刷关卡时的突然发现

李尔里德原来不止有少女心,还戴项圈啊。

有画面了…我现在脑子里各种play。

给自抽小号刷关卡时的突然发现

李尔里德原来不止有少女心,还戴项圈啊。

有画面了…我现在脑子里各种play。

是曦.

〈墨德〉神明

一. 

初见你时,我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了它所蕴含的璀璨星河。看到他们的流动和闪烁。 

在我遇到你之后,沙漠慢慢变成绿洲。无数的绿植破土而出。清泉顺着山崖倾斜而下,滋润着干涸的土地。 


你眨眼,星河开始滚动。我期待着,挣脱束缚,摆脱肉体,让灵魂围绕你的身边。 

在你张开眼睛的那一刻。我的心,因你而跳动。我的神情,因你而变化。我世界的明暗,因你而更替 

你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的玩偶。你的唇瓣,就像烈日的清泉。 


二. 

深蓝色的帽檐遮住了你的脸庞,我轻轻拨开他们,披风上的挂饰相碰撞,...

一. 

初见你时,我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了它所蕴含的璀璨星河。看到他们的流动和闪烁。 

在我遇到你之后,沙漠慢慢变成绿洲。无数的绿植破土而出。清泉顺着山崖倾斜而下,滋润着干涸的土地。 

 

你眨眼,星河开始滚动。我期待着,挣脱束缚,摆脱肉体,让灵魂围绕你的身边。 

在你张开眼睛的那一刻。我的心,因你而跳动。我的神情,因你而变化。我世界的明暗,因你而更替 

你的五官,犹如精雕细琢的玩偶。你的唇瓣,就像烈日的清泉。 

 

二. 

深蓝色的帽檐遮住了你的脸庞,我轻轻拨开他们,披风上的挂饰相碰撞,发出天使般悦耳的声音。 

 

三. 

你是神明,是所有人不可亵渎的存在。但我依旧会在远处的绿茵下,看你指尖跃动的星,看你温和的笑颜。 

 

四.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天上的繁星不再闪烁 

天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轨迹,那是神陨的象征。 

 

他们说世上再不会有战争与死亡。我嘲笑他们的胆小与懦弱。 

 

五. 

我越过宫殿的长阶,繁星再次闪烁,点缀着虚假的星空。 

在我精心布置的屏障里,我依旧坐在树的另一面,就像原来一样,看你指尖跃动的碎星。 

永远都不会变……











……………………………………………………

故事剧情梳理(相对章节序号):

一.墨丘利无意间见到了李尔里德,一见钟情。

二.墨丘利的幻想,他希望李尔里德能够爱上他

三.他突然发现这个幻想不切实际

四.人们所说的话,意思就是设计师之影从这个大陆上消失了,也就意味着李尔里德也消失了

五.其实是墨丘利自己搞的鬼,就像当年他登上王座一样。他囚/禁了李尔里德,精心布置了自己单箭头时一样的风景,他认为,这一切一直没变,也永远不会变


全文墨丘利视角

其实就是墨总爱而不得,占有欲作祟的事

(墨德感情是什么神仙cp,呜呜呜)(全文均为原创内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先发个短篇,长文还差两段就能完结了。明天试试能不能发出来

夜阑

一个关于墨德的脑洞

墨丘利渴望把李尔里德拉下神坛,可他内心深处又压抑着一份被刻意忽视的恐惧。他怕他爱的只是那人跌落神坛的瞬间。当一切结束以后,他或许会永远失去他。


墨丘利渴望把李尔里德拉下神坛,可他内心深处又压抑着一份被刻意忽视的恐惧。他怕他爱的只是那人跌落神坛的瞬间。当一切结束以后,他或许会永远失去他。


夜阑

你们奇迹大陆的美女身高是统一179吗?老李身为奇迹大陆最强设计师,力气却意外很小

你们奇迹大陆的美女身高是统一179吗?老李身为奇迹大陆最强设计师,力气却意外很小

夜阑

【墨德】渎神

李尔里德很美,但他的美不属于墨丘利所在的世界,就像天边未染尘垢的云,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漠和似真似假的悲悯,最终化成了墨丘利心底某种扭曲的执念。

即兴更新 




李尔里德很美,但他的美不属于墨丘利所在的世界,就像天边未染尘垢的云,带着高高在上的冷漠和似真似假的悲悯,最终化成了墨丘利心底某种扭曲的执念。

即兴更新 


痴月如狂

奇迹大陆最甜美的男人

他穿着自己设计的裙子,叫做抖落繁星,是你特别为他量身定制的。


“喜欢吗?我特别为你做的。”


他仰躺着,别过头去,紧咬着唇不回答你。银色的发丝凌乱地披散着,你看不清他的正脸,只看见他的手攥得很紧,指甲抠进肉里。


你轻柔地把他的手指扳开,把手指嵌进他的指缝里,十指相扣。


“别这样,我会心疼的。”


你看着平素清冷的大设计师这个样貌,忍不住笑了。


“没想到李尔里德也有少女心呢……”


你戏谑地在他耳边吹气,倒是认真地欣赏起了这一袭粉红色的裙子。


你将手掌按上他的小腿,顺势而上,裙裾自然撩了上去。


触及平素不被触碰的肌肤,李尔里德明显地抖了一下...



他穿着自己设计的裙子,叫做抖落繁星,是你特别为他量身定制的。


“喜欢吗?我特别为你做的。”


他仰躺着,别过头去,紧咬着唇不回答你。银色的发丝凌乱地披散着,你看不清他的正脸,只看见他的手攥得很紧,指甲抠进肉里。


你轻柔地把他的手指扳开,把手指嵌进他的指缝里,十指相扣。


“别这样,我会心疼的。”


你看着平素清冷的大设计师这个样貌,忍不住笑了。


“没想到李尔里德也有少女心呢……”


你戏谑地在他耳边吹气,倒是认真地欣赏起了这一袭粉红色的裙子。


你将手掌按上他的小腿,顺势而上,裙裾自然撩了上去。


触及平素不被触碰的肌肤,李尔里德明显地抖了一下,呼吸更乱了些。


“知道我最喜欢这裙子的一点是什么吗?”


“不是好看。”


“是掀起来就能上。”

青缠

【all李】假如李尔里德是omgea(上)

跟基友聊天时突然出现的脑洞。

攻是不指明身份的名字,可以自己代入角色哈。

私设李甜甜的信息素是果糖味道,alpha是薄荷味。


小破剧本风文,自从给班里写了剧本就一直改不了这个习惯,不打括号仿佛就不会写文,唉。


最后,私心墨李tag。
[图片]
[图片]

跟基友聊天时突然出现的脑洞。

攻是不指明身份的名字,可以自己代入角色哈。

私设李甜甜的信息素是果糖味道,alpha是薄荷味。


小破剧本风文,自从给班里写了剧本就一直改不了这个习惯,不打括号仿佛就不会写文,唉。


最后,私心墨李tag。

薄荷味的五仁月饼

想不到题目那就没有(闪暖全员x你)

★不喜左上


洛昂

信件里的言语串连起来,​笼罩在记忆的浓雾散开那一刻,才发现,原来全都是你。


​李尔里德

笔尖在漆黑的夜空划出一道银河,星海中无数指明方向艰涩难懂的计算,结果,都指向你。


秦衣

最后一个动作落下,掌声响起,戏中人闭上眼眸鞠躬,沉陷在戏里戏外分不清的迷途末路,那一刻心中亮起的唯一的光,来自你 。


墨丘利

​乌云笼罩着死寂一般的心城里,连耀眼的星星都化作了尘埃,而你带着一道闪电划开夜幕,破空而至,化作不息的光,降临到他身边。


记忆是繁杂的碎片,是层层叠叠漂浮在平静心海的落叶,寂静...

★不喜左上



洛昂

信件里的言语串连起来,​笼罩在记忆的浓雾散开那一刻,才发现,原来全都是你。




​李尔里德

笔尖在漆黑的夜空划出一道银河,星海中无数指明方向艰涩难懂的计算,结果,都指向你。







秦衣

最后一个动作落下,掌声响起,戏中人闭上眼眸鞠躬,沉陷在戏里戏外分不清的迷途末路,那一刻心中亮起的唯一的光,来自你 。





墨丘利

​乌云笼罩着死寂一般的心城里,连耀眼的星星都化作了尘埃,而你带着一道闪电划开夜幕,破空而至,化作不息的光,降临到他身边。


记忆是繁杂的碎片,是层层叠叠漂浮在平静心海的落叶,寂静的世界里,忽然飘落一个属于你的花苞,在心海上绽放成最美的期待。






鹿明

一盏又一盏​愿望心灯沉沉浮浮,沉睡在愿望之上的少年,一片又一片的记忆,随着梦里的红绸带飞舞,拼接而成的愿望,是你的身影。






魔羊

无数由寒冷的冰块所制成的机械​,堆积在他的世界里,废墟里的极光,给面具下的脸蒙上阴影,融化凛冬的温度,从你,传到他的心上。

南宫紫兰
APP是免费耽美小说。书名名和...

APP是免费耽美小说。书名名和作者如图。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说我现在的账号无法留评论,这个软件也没法给作者私信。大家可以去软件上看一看,能留评论的就去留一下。我也会看看怎样能留评论给作者。

这本书我还没看,会抽时间看。但不管书好不好看,我觉得盗图就是不对的。我的老师说过,在网络上是不能未经允许就用别人的图或文章,是犯法的。我也第一次遇到这种人,虽然不是我的图,但是我喜欢的游戏的图,也不是这个作者的图,所以这位作者是盗用了别人的图。


这件事虽然对我来说是没有关系的,但我就是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对,如果有人觉得我多管闲事,那这篇文章我会删掉,大家当做没有发生的事就...

APP是免费耽美小说。书名名和作者如图。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说我现在的账号无法留评论,这个软件也没法给作者私信。大家可以去软件上看一看,能留评论的就去留一下。我也会看看怎样能留评论给作者。

这本书我还没看,会抽时间看。但不管书好不好看,我觉得盗图就是不对的。我的老师说过,在网络上是不能未经允许就用别人的图或文章,是犯法的。我也第一次遇到这种人,虽然不是我的图,但是我喜欢的游戏的图,也不是这个作者的图,所以这位作者是盗用了别人的图。


这件事虽然对我来说是没有关系的,但我就是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对,如果有人觉得我多管闲事,那这篇文章我会删掉,大家当做没有发生的事就好。



卿零

关于暖暖变小(8)

*今天是神明组(因为人太多他们交不起人头费了打算组团上镜好歹能打个折


海x宙

砰!

这才只是刚刚开了个头,紧接着,无数道烟花炸开,原本幽暗的记忆之海都因此明亮了不少。

然而,那么大的声响,实验室里的宙想不听到都难。

作为一个理性的十全十美好哥哥,在看到被夜宵送来的小姑娘,也不免惊讶了一瞬,不出意料的陷入了沉思。

等他回过神来,夜宵已经在他要多做的一堆事里圈出了重点:

在小姑娘变回来之前,要防止她被小海带坏。

知道自己妹妹什么性子,宙非常真诚地和夜宵保证自己一定会在抚养期间内杜绝这类现象。

But……

“小海!!!!!!!!!!!!!!!!!!!!!!!!!!!!!!!!...

*今天是神明组(因为人太多他们交不起人头费了打算组团上镜好歹能打个折


海x宙

砰!

这才只是刚刚开了个头,紧接着,无数道烟花炸开,原本幽暗的记忆之海都因此明亮了不少。

然而,那么大的声响,实验室里的宙想不听到都难。

作为一个理性的十全十美好哥哥,在看到被夜宵送来的小姑娘,也不免惊讶了一瞬,不出意料的陷入了沉思。

等他回过神来,夜宵已经在他要多做的一堆事里圈出了重点:

在小姑娘变回来之前,要防止她被小海带坏。

知道自己妹妹什么性子,宙非常真诚地和夜宵保证自己一定会在抚养期间内杜绝这类现象。

But……

“小海!!!!!!!!!!!!!!!!!!!!!!!!!!!!!!!!!!!!!!!!!!”

“啊!哥哥来了!快跑!”

案发现场一片狼藉,留下一脸无辜的小暖暖,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宙用了好大力气才止住自己脸上不自然的抽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

“宙哥哥……”

如果说刚刚烟花看得非常开心的话,看现在宙的表情,小暖暖隐约觉得她们好像做了一件坏事。

“对不起。”

眼见着小姑娘愧疚的要哭了,一下内敛的宙摸了摸她软软的毛发算做安抚。

“不是你的错。”

他变戏法似的拿出几根烟花棒,点燃其中一根递与面前的小姑娘。

小小的烟花棒转啊转,迸射出的火花比银河系的繁星还要多,与此同时,记忆之海上烟花又一次炸响,平静的海面上一片绚丽辉煌。

海:(委屈)臭哥哥竟然不带我一起玩烟花!


李尔里德

和奇迹大陆热闹的气氛不同,观星台无论什么时候的异常冷清,概因它有一个喜欢安静的神明主人。

观星台一度觉得委屈,它也想要喜气洋洋的氛围……

此时,这位喜好安静的人正在教新来的小姑娘画设计图。

墨丘利觉得小姑娘变小就可以放缓成长,那是因为就算是混血,精灵的血脉也注定了他的长寿。

可李尔里德曾经是人类,他知道比起漫天星河,人类的一生只是一个极小极小的数值,不需要他费心计算就能轻易得出。

她是自己选择的继承人。

微弱的灯火不灭,染血的蔷薇勾勒出你的轮廓,新历元年的世界才是你的时代的真正开篇。

再教导她一次,期待她最终给他能带来一个惊喜,带来那个庞大命题中他无法通过公式和繁星窥探的诠释。


鹿明

人们总会有很傻很俗气的愿望。

愿望心湖就是这些愿望的承载地。

“啊呜~”小姑娘咬下一小口小笼包,慢吞吞地嚼嚼,什么滋味都没吃出来。

“没……味道。”她扯扯鹿明的袖子,泪眼汪汪的看他。

鹿哥哥好可怜,下回看见夜宵姐姐一定要让她做很多好吃的给大哥哥吃!

“啊?哦哦对了我忘了你是要吃饭的。”鹿明懊恼的看了看自己以前做的外表光鲜实则无滋无味的小笼包,手忙脚乱地擦去小姑娘脸上的眼泪。

巴啦啦能量——呃……串了。

面对鹿明变出来的一大堆好吃的,小姑娘浅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满满的都是崇拜。

吃货心中当之无愧的神仙啊……

叮!恭喜这位小鹿仙得到了小姑娘的一个吻!

鹿明显然没想到小姑娘还会这一手,脸颊顿时就红了。

他把自己鹿角上的红绳子解下绕了几个圈。

“谢谢你帮我实现了我的愿望。”

“今年,我许愿灯火点亮你的眼睛,让你拥有面对一切的勇气。”

一瞬间被点亮的愿望心灯被他变小,珍而重之地串上红绳,系在小姑娘的脖子上。

小姑娘摸摸他的鹿角,笑了。

“谢谢!”

接受了别人的祝福,要知道说谢谢。

齐木楠雄的春天

不被知晓的过去

      李尔里德在很久以前,其实是可以离开记忆之海的,他曾遇见过莉莉丝,不,应该说是灰灰草——莉莉丝最初的模样。


      他沉醉于少女的歌声,热衷于观察少女的每一天,和她一起谱写乐章、编撰词曲,但他始终游离于命运之外,无法改变命运的轨迹,灰灰草最终还是会香消玉殒于那个赤红灼热的夜晚。


      他不甘心自己的无能为力,一遍又一遍的重启记忆之海,拼命的寻找生机,用尽一切的欺骗算计整个世界,不惜付出...

      李尔里德在很久以前,其实是可以离开记忆之海的,他曾遇见过莉莉丝,不,应该说是灰灰草——莉莉丝最初的模样。


      他沉醉于少女的歌声,热衷于观察少女的每一天,和她一起谱写乐章、编撰词曲,但他始终游离于命运之外,无法改变命运的轨迹,灰灰草最终还是会香消玉殒于那个赤红灼热的夜晚。


      他不甘心自己的无能为力,一遍又一遍的重启记忆之海,拼命的寻找生机,用尽一切的欺骗算计整个世界,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终于...在这个时空节点上,他成功了,他从另一个时空带来了一个异世之人,混淆了世界意识,将灰灰草的命运转嫁到了那个名为暖暖的女孩身上,将那个异世女孩身上的「运」剥离,为灰灰草的生命续上新的生机。李尔里德相信,只要有一丝希望,那个如灰原野草的女孩便绝不会放弃。她见过世界的黑暗,见过人性的扭曲,像这样的人,再见到光明后便绝不会再放手。


      

      在遭受苦难后,从地狱的烈火中挣扎重生,如同浴火的凤凰,几经折转,从此以往,不凋不败,用骄傲得近乎傲慢的姿态,耀眼的享受世人的夸赞与迷醉,星羽天鹅的光辉照耀这世间,在泥泞浑浊的世界里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



      李尔里德坐在船舷上,手持画笔,用深邃蔚蓝的眼眸俯瞰那个恃美行凶肆无忌惮的身影,偶尔嘴里哼着不成曲的小调,眼里沉淀着满满的温柔,有时怀念过去的点点滴滴,有时期许未来的流光四溢。即便这一世,她并不是他的爱人,甚至友人都不是,他们不曾相识,也不能再相识。但是胸口迸发出的欢愉顺着血液流淌至身体的每一处,宛若浸泡在温暖舒适的温泉中,发自灵魂的喜悦抚慰了千年来千疮百孔的执念,也许这世界黑暗肆虐、也许这世界焦土丛生,然而只要低头有你的身影,这世界就不是无药可救。




      经过无数次的回溯,千百年的相伴,延续贯通于血液的执念,她比死亡与爱更深刻。




      你闻,今晚的风是杜鹃花香。

青挽
我终于复苏了这个养不起的男人!

我终于复苏了这个养不起的男人!

我终于复苏了这个养不起的男人!

夜阑

原来墨德感情是殊途同归。嗑到了👌

原来墨德感情是殊途同归。嗑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