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布衣

619浏览    19参与
吾极方

纵使相逢应不识(TV赖药儿X李布衣,李重生,坑)

回首还疑一梦中

  他突然觉得胸前一阵寒凉,身体便如同溺水脱力似的无处凭依,萎顿在身下无尽的黑暗中。 
  “赖药儿……赖……药儿……”要说的话哽在喉头,挣扎着吐出来的不是话,而是一股子泊伯的热腥,连带凝贮的最后一口气都溃散。 
  这一次怕是真的不能活了,李布衣突然觉得解脱,甚至就微微笑起来。 
  他知道赖药儿就在不远处,自己心脏上还嵌着之人一口针,可是眼睛却像被雾蒙盖,怎么也看不清楚,天地万物缭绕在一处,纠缠不清。 
  万物还能纠缠,李布衣却已经明了,这一世自己再不用与赖药儿纠缠了——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这样就很好,如果有来世,……...

回首还疑一梦中

  他突然觉得胸前一阵寒凉,身体便如同溺水脱力似的无处凭依,萎顿在身下无尽的黑暗中。 
  “赖药儿……赖……药儿……”要说的话哽在喉头,挣扎着吐出来的不是话,而是一股子泊伯的热腥,连带凝贮的最后一口气都溃散。 
  这一次怕是真的不能活了,李布衣突然觉得解脱,甚至就微微笑起来。 
  他知道赖药儿就在不远处,自己心脏上还嵌着之人一口针,可是眼睛却像被雾蒙盖,怎么也看不清楚,天地万物缭绕在一处,纠缠不清。 
  万物还能纠缠,李布衣却已经明了,这一世自己再不用与赖药儿纠缠了——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这样就很好,如果有来世,…… 
  李布衣忽然发觉头脑麻丝丝的,好像有一块厚闷的黑幕劈头盖脸地遮上,教人难受…… 
  依稀中察觉一阵湿意…… 
  下雨了,真是冷啊…… 
   
  身体猛地一沉,李布衣立刻张开双眼,挣扎出这惊梦。 
  天色暗暗,窗前一柱长香明明灭灭,还未烧过二分之一。 
  原来此时只是夜半,离天明还远。 
  抹掉额头冷汗,一时愣征,惶然不知身在何处,心里酸痛难当,想要落泪。只一时便又冷静了,此时他还并非李布衣,只是李世康而已。前生与他半分关系也无,不论什么情谊都只当南柯一梦就好,他这样想着,劝慰自己,翻身下床。 
  也许真是一场大梦,也许自己此刻仍在一场梦中未醒,梦中之梦,世事就如梦境相叠,睡去醒来,全不由己,也全由己心。 
  若真是梦也好,断了痴念就罢了,偏偏那日醒来,手机竟然握紧了一口银针——一线针,长短毫厘,一点不差。难道上天要他重活一世,也不许他安生么?他想着,不由自主地摸上胸口,隐约觉得痛楚,但实际上却并没有伤口。 
  有的伤口在皮肉上,还可医,有的腐烂入里,无药可救。 
  李世康只是七岁,可因为前世的原因,夜夜惊悸,难以安眠。 
  这一月来,即便用上安神香,也是收效甚微。 
  他人虽在屋里,心思却已经千回百转,竟似痴了一般,呆呆就着窗子透来的微光,枯坐一夜。 
  晨钟敲了三声,该是起身的时候。 
  李小朋友从偏高的椅子上跳下来,眼前白花花一片晕眩,靠在床边上缓了一会儿,而后慢悠悠地洗漱去。 
  他前世身体却没有这么糟的!谁曾想,重来一世就柔弱的很,心中懊丧。只是他却忘了,自己只是七岁孩童的身体,哪能撑得住少眠的折磨! 
  师门生活一如从前,或卜算,或习武,或研习书本,如今再来一次,反而令人无限怅惘。李小朋友捧着《易经》,神思远游,不过在旁人眼中就俨然一副好学善思的姿态。 
  他一向由三师兄教授,可是不知为何,师父却突然就来亲自教导于他,这让门内其他弟子惊诧眼红不已。他无暇顾及,因为他那师父是知道些什么的,话里话外,有了更多的指点。 
  “世康,知天命固然是好,然而要强行扭转,恐怕报应不爽。” 
  “是。” 
  “人在世上,实在应该知命而不信命。” 
  “是。” 
  “我知道你生当入世,过些时候便下山去吧。” 
  “是。” 


吾极方

知己从来不易知(赖李)

李布衣无疑是赖药儿的知己。
  ——并且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世上唯一了解赖药儿的人似乎只有李布衣了。
  但赖药儿是否是李布衣的知己——这一点还是有待商榷的。
  我们不能排除知己之间存在有诸如此类的问题:即两人不甚了解对方,或是,一方不了解另一方。相较之下,似乎后者还要严重。
  何况这两位互为知己的人后来竟成为黄泉碧落的情人,这样的问题更为严重。
  简单的来说——赖药儿不了解李布衣。
  我从未能走进他的心中。赖药儿如是说。
  情到浓时情转薄——这话也许能讲出冗多却也有道理的意思。辟如,于某一事物相距过近,反而陷溺其中,难观其全貌。
  赖药儿陷得太深,反而觉得情意浅淡遥远了。若说得更加不知所云,...

李布衣无疑是赖药儿的知己。
  ——并且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世上唯一了解赖药儿的人似乎只有李布衣了。
  但赖药儿是否是李布衣的知己——这一点还是有待商榷的。
  我们不能排除知己之间存在有诸如此类的问题:即两人不甚了解对方,或是,一方不了解另一方。相较之下,似乎后者还要严重。
  何况这两位互为知己的人后来竟成为黄泉碧落的情人,这样的问题更为严重。
  简单的来说——赖药儿不了解李布衣。
  我从未能走进他的心中。赖药儿如是说。
  情到浓时情转薄——这话也许能讲出冗多却也有道理的意思。辟如,于某一事物相距过近,反而陷溺其中,难观其全貌。
  赖药儿陷得太深,反而觉得情意浅淡遥远了。若说得更加不知所云,便又能说是明白的越多,反而觉得自己明白的更少。并非是赖药儿不够超脱,只是人便都是如此的,没有例外。是的,本也没有例外。
  相反,李布衣却是站在离赖药儿更遥远的地方。他看着的是一个完整的人。他同时明了这人的痛苦折磨,于是便站得更远些,给自己与这人以绝对的保护。可这是聪明的作法,同时也是畏缩可怜的。
  也难怪佛家要说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这是一种纯粹的悲悯,如果不予结缘,便没有之后的仇怨死哀,岂非是对世人万分的慈悲?若能感受到世上种种喜怒哀乐的情感,便也是最大的怜悯了!
  他们两人性格总是不同的。
  即便有共同之处,却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人。
  当赖药儿迷惘于两人处境的时候,梨花正开满树。
  蜡白色的,开满了晴明的色彩。
  云生风流,闲坐南山。
  正如他李神相,闲闲淡淡,静静品茶的模样。
  赖药儿本要走过去的。
  ——过去该说些什么呢?
  ——什么也不用说,说的什么都像是无用而枉然的。
  所以他踟蹰一会儿,居然生出退却的想法。
  ——有我,没我,实在没什么分别。
  可其实没有畏缩与担忧的爱情,也许是甜蜜的,但更多时候是竟虚浮短促的。非你不可,换了别人再不能够,的确不很像爱的模样,然而却真的是情到深处,才有的颇如置气的傻话。
  李布衣显然看到赖药儿,非但是看到,并且已经看了好一会儿。于是,他将桌上的茶具推去一旁,然后捞出一坛酒搁在桌上。行云流水般的完事后,神相笑着招手:“来喝酒。”
  神医顿住要离开的脚步,生生扭转回来,心中还诧异自己的居然如此听话,口上却已经应道:“就来!”

吾极方

小重山(布衣神相TV赖李同人,坑)

赖药儿此时头痛得紧。他万万没有想到狡猾腹黑的李神相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李布衣还如往常,眼角勾着桃花,眼神深情惘然,衣袍素白未有变化,连带看相堪舆的家伙都稳当地搁在包袱里,似乎还如以前从容——若是忽略他坐在床边摇晃着的双脚,和他一脸懵然天真,那赖药儿也就实在不用头痛了!
  “赖——”李布衣拖长了语调,伸手去拽赖药儿的袖子,然后顺势挨到赖药儿怀里。赖药儿早已经习惯了,只挑了挑眉毛,眯眼看李布衣。李布衣大彻大悟,放弃方才要喊出的名词,转而乖乖道:“神医。”
  “嗯。”赖药儿满意地应一声,唯恐他又玩新花样,便将他安置在身旁的椅子上,说道:“听话,坐着不许动。”
  李布衣立刻一动不动,抿着嘴巴,眼巴...

赖药儿此时头痛得紧。他万万没有想到狡猾腹黑的李神相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李布衣还如往常,眼角勾着桃花,眼神深情惘然,衣袍素白未有变化,连带看相堪舆的家伙都稳当地搁在包袱里,似乎还如以前从容——若是忽略他坐在床边摇晃着的双脚,和他一脸懵然天真,那赖药儿也就实在不用头痛了!
  “赖——”李布衣拖长了语调,伸手去拽赖药儿的袖子,然后顺势挨到赖药儿怀里。赖药儿早已经习惯了,只挑了挑眉毛,眯眼看李布衣。李布衣大彻大悟,放弃方才要喊出的名词,转而乖乖道:“神医。”
  “嗯。”赖药儿满意地应一声,唯恐他又玩新花样,便将他安置在身旁的椅子上,说道:“听话,坐着不许动。”
  李布衣立刻一动不动,抿着嘴巴,眼巴巴地瞅着赖药儿,很是聪明乖顺的模样。
  看这模样,赖药儿心中笑意满满,但摸到脉象诡异处,眉头立刻紧皱,心中拧出许多个大疙瘩,掩去了笑意。
  不肖说也能看出,李布衣此时的举止简直,不,完全是小孩子的模样。而之所以有这番局面,还要从三日前说起,才能解释的清楚。
  三日前,赖药儿正在药庐磨药粉,想要制几味丸药。固然就听门上传来“笃笃”两声敲扣,再无生息。因此起身去看,结果打开门,一个人影顺势倒进来,几乎要将他扑倒在地。
  这人影自然是李布衣了。
  赖药儿一惊,忙想要将人扶起。这时李布衣已经自顾自地挣扎起身,从怀中摸出一只匣子,紧紧扣在赖药儿手中。他目光微散,张口要说什么,可嘴唇动了动,最终侧头强呕几口黑血,又晃悠悠地要倒下去。赖药儿不再多想,立刻将人扛进屋里。治疗之后,人是醒过来,但在赖药儿看来别醒来还更好些。以前李布衣虽狡猾,让自己半分便宜都沾不到,但总比如今这小孩心智让人心中畅快。或许孩童还不很懂隐藏真正的自己,隐忍不发的模样,才更令人心疼。
  “李兄,喝药——”赖药儿当时匐一推门,就看到李布衣一双眼睛晶亮亮,天真地盯着自己,歪头问道:“叔叔,你是哪位?”
  叔叔,我有那么老?!赖药儿本要郁卒,再看李布衣抱着被子蜷缩着,很是稚气的动作表情,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了碗,突然触电似的发颤:“你刚叫我什么?!”表情仿佛是本以为吃了颗糖,却原来是颗□□,还卡在嗓子,不上不下,惊魂不定。
  因为受伤未愈,也因赖药儿极其扭曲的表情,李布衣悄悄瑟缩一下,轻声道:“难道要叫姐姐?”
  赖药儿得脸色堪比手中的汤药——浓黑!
  “喂,李布衣你耍我啊!”赖药儿又惊又怒。李布衣黑白分明的眼眸转了一圈,像被眼前的不明所以的惊怒惊吓到,于是收了潋滟的光彩,变得恭顺,“这位大叔,你认错人了,我叫李世康……”
  “停!叫赖神医!”赖药儿咬牙切齿,看了看手中的药碗,“喝药!”
  李布衣端起药碗看了看,然后趁赖药儿沉思的当口,飞快将药倒进衣袖中的手帕中——并非药有问题,而是他此时不认识赖药儿,心中极其戒备,他从小如此过活,要不如何熬过江湖险恶?。
  “哦,赖神医,”李布衣从善如流。
  赖药儿只好不其实看到李布衣的作为,却不叫破只再问:“难道你真的记不起我来?”赖药儿作为神医,且是被称医神医,在经过一番打击总算平静下来,因知道有些药物会使人神智昏愦或是失去记忆,便想看李布衣如今还记得多少,依此判断伤情。
  “从未见过。”李布衣沉吟一会,茫然道。
  意料之中,却又好像是在自己意料之外。赖药儿深觉失望,接着问:“那还记得武林盟主叶梦色吗?”
  一阵摇头。
  “嫣夜来?”
  又是一阵摇头。
  ……
  折腾好一会,赖药儿确定李布衣是不记得自与自己见面后经历所有事情。而李布衣从前的事情自己确实不知道。
  只是隐约猜到李布衣年少时颇多坎坷风霜,才有如今的狡猾从容。反正来日方长,李布衣若想说起,自己再听也不迟。
  赖药儿一改急切的性子,倒还将李布衣这往后的悠长时日都划拉给了自己,全不想自己这念头从哪里生出的。现在他肯定这看相的并不是戏弄自己,也不是舍己身做出个圈套等人钻去,反而觉得失落——若李布衣平安站在自己面前,不肖说圈套,就是死地也会拼命去闯。可惜只不是圈套!同时赖药儿又满意李布衣有危险先找了自己而非他人,但赖药儿管这闲事,也好比是入了一个天大的圈套——若说情之一字算圈套的话。
  “咳咳咳,”李布衣咳嗽出声,脸色又惨白几分,是咳的厉害震动了伤口。
  “胸口难受。”赖药儿俯身明知故问。
  不知为何,李布衣觉得赖药儿不高兴,因此就诺诺点头,“嗯。”他也是明白赖药儿对自己绝无恶意,于是放心下来。
  “活该!我的药你也敢倒!”赖药儿瞪起眼睛,佯装生气。但一接触到李布衣歉疚又委屈的眸子,便立刻拜阵,“好了好了,怕了你!等我再去拿药。”说罢,唉声叹气又有些莫名欢喜地走出去。
  那你这几夜是怎样睡的?赖药儿很想问,末了,脾气却全没有了,出口的是温言安抚,“不怕,我只看一看为何疼,好么?”
  李布衣仍紧搂着他手臂,“疼。”
  “你乖,”赖药儿简直都要把这一辈子的温柔耐心给李布衣用上,“我保证绝对不痛的。”
  李布衣还是颤颤的一个字,“疼……”受惊受怕极了。
  “好,听你的,我不碰就是了。”赖药儿居然很爽快一改纠缠不休态度。李布衣忙点头,颇还似委屈怨怼一般,“嗯”的应了一声,自觉将下巴搭在眼前神医的肩上,还要嫌弃这一温暖处不够舒服,轻轻地蹭上两蹭,这才安静下来,眯起眼睛。
  赖药儿没辙,无奈微微垂眸,左手在李布衣发上一遍一遍抚摩——忽而变掌为指,精准地按在李布衣颈上。这一指取得是使人昏睡的穴道,因此顷刻间,李布衣就软倒在赖药儿怀中,人事不知。
  “无论怎样的心智,都只有睡着的时候能稍微让人省心!”赖药儿在李布衣发上恨恨再抚摩几下,下了结论。
  他们二人此时宛如一对交颈鸳鸯,教让人看到,肯定得摔破下巴。
  里衣被小心揭起,就见后心处三口金针呈鼎力之势悉数狠钉入肉,针身全部没入,只余针尾三点金星还隐约看的清楚。这痛痛入心肺,偏偏让人无法缓解,只能生受,难怪李布衣竟会如斯惊颤!赖药儿此时唯有就近在三口针处,再钉上三口针,方能阻止金针没入。至此,他只后悔自己竟未能早些觉察,让李布衣更多受些苦楚。
  赖药儿所施之针,虽则阻止了三针锁心之势,赢得时间救治,但却有一点小小的并发症——只是在赖药儿看来无关紧要,或者也可以说很合了他的心事。
  正当赖药儿准备让李神相趴在自己怀里好好睡上一睡时,那些个不长眼的蠢蛋就滚了进来,打扰到他赖神医难得温柔一次的好兴致。
  当是时,赖药儿支这脑袋侧躺在床榻上,李布衣趴在他胸前睡得很是昏沉,门突然就被一脚蹋开,几个气急败坏脸色尤为狰狞的汉子就势冲进来。但在看到眼前这一略显(?)亲昵画面,就立刻呆滞下来。
  赖药儿用手指在李布衣的腰背上开会抚摩着,一点儿也没有起身“迎客”的意思,只是用眼神示意这几人——滚!
  大约这几人到底声势浩大了些,李布衣竟然微微睁开双眼,不安地往赖药儿身上蹭,口中喃喃几句,赖药儿忙安抚几声,才令身前这人重新阖眼,安然入梦。
  那几人看赖药儿与一男子亲昵,想趁着这机会扑上去来个你死我活地缠斗。未曾想,手脚竟然不怎么听自己使唤,胡乱地抽动,仿佛得了癫痫,发了臆症,口中简直都要流出白涎。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冲进来还未动手,就已经被算计到。
  “在这里多待一刻,就自己选个好玩的死法吧,”赖药儿吹了吹手指,低声说着,似乎只是在讨论药里能否加些甘草似的。
  那几人不甘心地相视,突然脚下发力,争抢着夺出门逃走,唯恐成为最后一个,变成真正的死人。他们却还未想,不待在这里,赖药儿就真个放过他们?
  不过这厢赖药儿倒是对这几人去的比来的快的速度很满意。他仍旧侧身躺着,挥袖将屋门闭上,末了,轻轻抚着李布衣的头发,不期然竟然看到其中星霜,手指哆嗦一下,再抚不下去。
  不仅抚不下去,他简直再也躺不下去只觉得这样躺着,似乎就要错失些什么。但其实并未能有任何错失,非要说,便是忧患得失罢了。
  以前还能装作不爱的样子,如今怕是再装不下去了。
  赖药儿小心翼翼地起身,坐在榻边,将身旁睡意沉沉的人用被子裹上,令他枕在自己腿上。因为是真正的信赖,李布衣赖着由他折腾,懒怠并不睁眼,很快又睡去。赖药儿绝不让李布衣有离开自己的危险,因为真正的客人还未招待呢!方才那几个不过是开胃的小菜罢了。他摸出自己的针囊,露出满意邪肆的笑意,但下一刻,看着李布衣时,就只剩爱怜与担忧了。
  那一日,李布衣交予赖药儿的匣子,只盛由一枚小小的金印,可这印却是黑白两道争抢的根源。

吾极方

(赖李)忽疑君到

一夜花初开,疑是君

  一夜花初开,疑是君。 
  ——————————————————————————————————————- 
  赖药儿是一个寂寞的人,孤独而寂寞。 
  即使在人情诚挚的天祥里居住,赖药儿仍觉寂寞。 
  寂寞无疑是一种奇异的病。患病的人药石无用,却又偏有病的征兆——身体虚空,每一个器官都叫嚣着,体味到悬空的疼痛。这也是时间无法医治的疾病之一,而且,时间愈久,愈痛,也愈寂寞。 
  医治好赖药儿这病的人,并没有什么医白骨的惊天医术,只是个悲悯世人的可怜人。有些时候,他甚至比赖药儿更需要医治和安慰。 
  可他确实医好了...

一夜花初开,疑是君

  一夜花初开,疑是君。 
  ——————————————————————————————————————- 
  赖药儿是一个寂寞的人,孤独而寂寞。 
  即使在人情诚挚的天祥里居住,赖药儿仍觉寂寞。 
  寂寞无疑是一种奇异的病。患病的人药石无用,却又偏有病的征兆——身体虚空,每一个器官都叫嚣着,体味到悬空的疼痛。这也是时间无法医治的疾病之一,而且,时间愈久,愈痛,也愈寂寞。 
  医治好赖药儿这病的人,并没有什么医白骨的惊天医术,只是个悲悯世人的可怜人。有些时候,他甚至比赖药儿更需要医治和安慰。 
  可他确实医好了赖药儿长久以来寂寞的惨痛。 
  赖药儿想:他其实是世间最好的药吧。而且,我已离不开他。 
  天祥的梅花开了,幽香随风入窗。 
  赖药儿撰写药方手一顿,后接着在眼前一直竹笔筒上写——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君”是谁?哪个“君”? 
  竹笔筒上雕刻一只花下戏蝶的猫儿,灵动,雅致又透着狡黠。这分明与李布衣的猫蝶杖法如出一辙!赖药儿不禁莞尔,将笔筒放在手中仔细观摩。 
  “像!真是好像!”赖药儿用手指点点猫咪,低声说着,也不知是说猫似人,还是人似猫。 
  赖药儿想李布衣的眼睛,眼角微斜荡漾出温柔悲悯之色,好似洒脱,却也沧桑。 
  “我站在你的身旁,自然为你分担重担。”赖药儿曾如此对李布衣说。 
  是一句好听且打动人的话。 
  李布衣垂目,一笑,只是说道:“多谢。”这两个字已经足够!温柔的人通常也是疏离的。李布衣愿将心事分与自己,这便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亲近。 
  李布衣是一个习惯飘蓬的人,总是向往自由的,纵使这飘蓬是难违的宿命。 
  六月初七,一天前,李布衣暂时离开了。赖药儿不确定他会不会回来。猫儿的习性本也是东家食西家宿的,没有定性。 
  风从窗外吹乱桌上的纸张,梅香阵阵。 
  红梅的花瓣飞入,赖药儿痴迷地捧起一片。 
  风不追逐梅花,梅花又怎能懂得风的爱与叹息呢? 
  赖药儿突然明白,既然李布衣不能安定,自己为何不去相伴? 
  窗外蓝影渐远,桌前只留一叠纸张和梅花残瓣,沉静,凄迷。 
  ———————————————————————————————————————— 
  一夜梅花初开,疑是君。 
  君若不到,我自寻君。 
   

夏花贴

  李布衣本不应该离开天祥的。 
  出了天祥木栅,就回到腥风血雨的江湖。 
  天祥其实就像一个世外桃源,是许多人拼力维护的一个令人向往的美好福地。也许不久就会消泯。 
  李布衣其实有千种不舍,但还是不得不离开——因为一封书帖,更因为贴上的夏花。 
  这是他曾经的一个承诺,对一个不幸女子的许下的一个愿望。 
  帖上只写:明月萧萧海上风,君归泉路我飘蓬。——青衣无助门旧地,夏衣。很明白,却也很凄清。李布衣不知该如何,赖药儿却适时在帖下续写道:如花心不同。 
  李布衣的眼中升腾起一阵茫然,如花心不同?他不懂。 
  赖药儿很认真的说道:“你总是优柔寡断。我许你一人去,希望能有个了结。” 
  古道白雪,枯叶飞旋如飘忽的鬼魅。林间隐约盘亘一座古刹。但熟悉二十多年前惨剧的人,都很清楚,这里曾是白道七大门派之一无助门的地界。这里也是李布衣与师傅共同生活的地方。 
  十年前无助门衰微已极,退至江东,再不牵扯中原地界。从那之后,这里便荒废了。 
  李布衣明白夏衣为何要将相见之地,一个死人最好回归故乡,落叶归根。 
  夏衣终归是要来杀人的, 
  一个杀手万万不容许能有牵扯自己手中刀剑的事物存在。所以殷情怯才会杀了白青衣。 
  “三笑杀人”,落花剑影,夏衣是一个杀手,绝不可动情的杀手。 
  李布衣踏上石阶。 
  石阶尽头的女子愁然一笑,像一朵花不愿意开到残了所以徐降在水上,随云流去。她哀愁一笑,“你来了。” 
  李布衣突然自她的笑容中看到萎靡的姜花倾颓的诗意,更忆起赖药儿所说。他回以一笑,“久等了。” 
  有些事情永远没有梦境来的美丽。 
  飘落的雪。 
  一朵干枯的花朵——这是那时夏衣乌发上带过的。 
  夏衣将花捧在手中,喃喃道:“为何不是我先遇见你?你还了我的情,还了,就不在欠什么了......”手边的雪中夏花帖上凝起的血痕,刺目,像不忍卒读的故事。 
  一株梅树前,蓝衣人茕茕孑立。 
  李布衣茫然的心感到温暖,他慢慢走过去,压下心中的激荡,“你怎么来了!” 
  赖药儿回身,温蔼笑道:“我自然要来!你不回天祥,今后我可怎么办!” 
  ——————————————————————————————————————— 
  多情却总似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 
   

无休庵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谁家陌上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不能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本是一首细滑俏研的俚语小词,不论从哪家姑娘口中吟唱出,都是令人心驰神醉的。然而,此时却是从庵堂中传出,说不出的怪异。 
  赖药儿和李布衣一路走来,耳中流淌的尽是这小词 ——总也是落花流水的悲凉意蕴, 
  庵堂中的人虽誓言看破红尘,如今还做凄凉模样。 
  试问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看破世事? 
  寥寥无几。 
  庵堂钱种着梅花,与天祥曾经的布置十分相像。李布衣心下明了——出世人何苦纠缠的缘由,总要归结于身旁这人。 
  “唐无休,庙里是唐无休。”赖药儿轻声说着,倒似在缅怀些什么,甚至不愿出声打扰。 
  李布衣点了点头,不再做声。赖药儿不说,李布衣也不问,两人沉默着一路行来。 
  风里二月的寒意犹在。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沉默了。即便三年前李布衣不言不语的悄悄离别,再逢也没有今日莫名的气氛 。 
  李布衣想着,装出一副懊恼的模样:“求死大师今天有约我,我便不陪你,先走一步。”说着身形移动,片刻间就跃出十丈之外,只留下一句话:“佛林,未时见。” 
  “春日游,春日游……”凄婉的歌声愈发的令人悲伤,四处漂流。 
  赖药儿在庙门前站定,想要推门而入。犹疑再三,还是轻轻将门扣响。 
  轻轻地敲扣,“笃笃”的声响,是该在谁的心间漾起哀愁的乐音呢? 
  不是你我。 
  你我也并非是断肠人。 
  赖药儿也不是。 
  庙内一阵窸嗦响动,夹杂的凌乱的脚步。 
  “无休!无休!”门忽的被扯开,女子探出头,然而看到赖药儿的一霎时又萎靡下去,默然道:“是你,有事?” 
  赖药儿似乎已经习惯被如此漠然的对待,只是笑笑:“来看看你罢了?” 
  女子抬起头,咬着手指尖,仿佛不懂这看看是什么意思,一脸困惑地问:“看…看…?”她站在门口,脸上的漠然居然也消匿了,此时天真的像个孩子。 
  女子一头白发,面容与赖药儿相似,身体衰败的厉害。 
  赖药儿担忧的看她:“姐姐,难道你要让我在门口一直站着?”边说边看她的反应。 
  女子摸着头发,嘻嘻的笑着,忽一转身,鬼魅般的飘进院内,门也就关上了。 
  赖药儿本可以跟进的,但他还是站在门外了。 
  “你走吧!”女子的声音自门后传来,又恢复到漠然的模样。 
  “大姐,你又何必…”赖药儿叹息。唐无休已死,你已知晓,又何必如此欺瞒自己? 
  “不必说了…唐果他还好?” 
  “他很好。不过总问我找母亲而已。”赖药儿如此说,即便唐果也从未问过。 
  唐果离开母亲时那样小,又能记得什么? 
  “……是我对不起他……不能照顾他…我永远不能是他娘亲了……”女子断断续续地说着。 
  赖药儿摇了摇头,“我会照顾好他的,你放心。” 


夏雨雪宜

布衣神相,赖李,送温暖,文包

我与冷西皮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儿

12年初跨入腐海,便一直遇冷西皮为伍啊!lof主那个时候喜欢看武侠剧,武侠剧的‘兄弟’情啊~~~

emmmmm我好像没有萌上过金庸笔下的基友(笑)

现在lof主硬盘里的赖李文也是那个时候收集来的,多是从百度空间(现已消失)复制来的,那个时候lof主年幼无知傻逼,没有复制作者ID,以至于现在不知道都是哪些善良无私的太太辛苦产出的粮。

因为这个西皮直到现在都很冷,百度空间功能又已经下线,很多粮被吞入黑洞,就不小气的私藏了。如果有人知道当初产量的太太,麻烦转告一下我对她们的爱


好了,不多说了!!!萌上冷西皮有多饥饿不堪大家都一样,开门送温暖,不用客气。。...

我与冷西皮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儿

12年初跨入腐海,便一直遇冷西皮为伍啊!lof主那个时候喜欢看武侠剧,武侠剧的‘兄弟’情啊~~~

emmmmm我好像没有萌上过金庸笔下的基友(笑)

现在lof主硬盘里的赖李文也是那个时候收集来的,多是从百度空间(现已消失)复制来的,那个时候lof主年幼无知傻逼,没有复制作者ID,以至于现在不知道都是哪些善良无私的太太辛苦产出的粮。

因为这个西皮直到现在都很冷,百度空间功能又已经下线,很多粮被吞入黑洞,就不小气的私藏了。如果有人知道当初产量的太太,麻烦转告一下我对她们的爱


好了,不多说了!!!萌上冷西皮有多饥饿不堪大家都一样,开门送温暖,不用客气。。

叫我雷锋    密码: 5kux

文包有密码,我也把答案告诉你们了。我低下头看着脖子上的honglingjin,仿佛更加鲜艳了

阿策
我要烂死在赖李老坑里了,没人产...

我要烂死在赖李老坑里了,没人产粮饥寒交迫(ಥ_ಥ)是不是lof上也没有同好(ಥ_ಥ)
好喜欢温瑞安笔下的李布衣,家世背景沉重,但却一身的淡然洒脱。感觉在书中布衣神相高高在上,属剑仙异人之流。在电视剧中林生扮演的相对更可爱了。
林文龙好帅(ಥ_ಥ)我为什么没去影院看寒战2。。我为什么才知道他参演_(:з」∠)_
为什么挂上了探花的tag。。布衣和探花无原由让我感觉好像,也许是在江湖饱经沧桑的文人气。两人看起来都更适合拿笔,完全没有江湖中人的戾气,矛盾的在多事江湖中行走。俩人不再是年青锋利的少年人了,隐隐的温润气质随着竹杖飞刀间游走,_(:з」∠)_总是猜测他们遇到一起会发生什么

我要烂死在赖李老坑里了,没人产粮饥寒交迫(ಥ_ಥ)是不是lof上也没有同好(ಥ_ಥ)
好喜欢温瑞安笔下的李布衣,家世背景沉重,但却一身的淡然洒脱。感觉在书中布衣神相高高在上,属剑仙异人之流。在电视剧中林生扮演的相对更可爱了。
林文龙好帅(ಥ_ಥ)我为什么没去影院看寒战2。。我为什么才知道他参演_(:з」∠)_
为什么挂上了探花的tag。。布衣和探花无原由让我感觉好像,也许是在江湖饱经沧桑的文人气。两人看起来都更适合拿笔,完全没有江湖中人的戾气,矛盾的在多事江湖中行走。俩人不再是年青锋利的少年人了,隐隐的温润气质随着竹杖飞刀间游走,_(:з」∠)_总是猜测他们遇到一起会发生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