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彩燕

9818浏览    140参与
一口锅

【irendysaku】粉红色的正义伙伴 01

看看这个魔性的cp便签

哈哈哈姐妹你没有看错

本策划就是要搞事~乁(•౪• 乁)


#近现实

#裴珠泫×孙胜完×宫脇咲良

#裴×孙——爱情向

#孙×宫脇——友情向

#裴×宫脇——???

# 真 的 是 粉 蓝(试图引起注意(再次强调


樱吹可以去看看我上一篇文章w

名字先这么放着

等我写出状态来可能就突然灵机一动

或者众筹?

红贝贝这边是不是不能打单人tag来的啊?


二稿,欢快起来才对嘛

————...



看看这个魔性的cp便签

哈哈哈姐妹你没有看错

本策划就是要搞事~乁(•౪• 乁)


#近现实

#裴珠泫×孙胜完×宫脇咲良

#裴×孙——爱情向

#孙×宫脇——友情向

#裴×宫脇——???

# 真 的 是 粉 蓝(试图引起注意(再次强调


樱吹可以去看看我上一篇文章w

名字先这么放着

等我写出状态来可能就突然灵机一动

或者众筹?

红贝贝这边是不是不能打单人tag来的啊?


二稿,欢快起来才对嘛

————


        izone团体练习休息时间,年幼的成员们吵吵闹闹玩作一团,年上们多是坐在墙边放松身体或玩手机。

  宫脇咲良盘腿坐着,直愣愣得盯着手机,好半天没换一个姿势,无意识中靠在了旁边人身上,被揽住肩膀才反应过来。

  “Kura呀,发什么呆呢?”姜惠元问她。

  “啊,没事……”宫脇抖了一下,连忙把手机收起来,踌躇着轻声说:“……唔……好吧,是有件事要问。”

  “什么啊?”

  宫脇摆正脸色,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姜惠元忍不住笑:“直说就好了,姜酱什么时候让kura失望过!”

  “唔嗯!我是想问,姜酱是怎么认识新朋友的?怎么做能很快得拉近距离呢?”

  恰巧路过的李彩燕听到这话,一脸八卦得凑过来:“啊?saku酱想认识谁啊?是楼下新来的那个练习生吗?你很喜欢的那个笑起来特别可爱的孩子。”

  “什——彩燕你别胡说!”

  “诶~”姜惠元勾起嘴角,悠哉悠哉的瞟了宫脇一眼,“你们说焕英啊?”

  “什么?!光北你怎么这么快!”李彩燕震惊脸,随后笑嘻嘻得贴着姜惠元坐下来,长手一伸把两个人都揽到自己怀里。

  宫脇本来是认真提问的,被李彩燕一胡闹也一起哈哈哈停不下来。

  “好了好了,我真的有事,而且——哼,你们两个先不要往外说。”宫脇把笑意压下去,点亮手机给姜惠元和李彩燕,两人立刻头碰头看起来。

  ……

  两人的阅读速度几乎同步,整齐地抬头,脸上都带上了凝重与敬佩,李彩燕还比出了大拇指。

  宫脇:“干嘛这样?”

  姜惠元:“kura总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

  李彩燕:“全世界都瞩目的暗恋,终于要迈出第一步啦~”

  两人对视一眼,突然狂笑。宫脇双手捂住耳朵,只觉得全世界都是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宫脇好不容易把循着笑声来找乐子的成员们送走,深深觉得自己是个傻蛋,万不该在这两个家伙凑在一起的时候认真说事。

  “对、对不起啊,kura哈哈哈——”

姜惠元拽住宫脇不让她走。

  “光北你先别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彩燕笑到趴地。

  到底哪里好笑了啊!宫脇翻了个大白眼。

  “咳!咳——嗯!”姜惠元拍拍胸口,缓了缓呼吸,“抱歉啊kura,咳!我们不是在笑话你,是觉得kura那么不主动的一个人,居然会有一天能靠自己取得wendy前辈的联系方式,真的是暴风成长!为你开心!”

  李彩燕:“噗~”

  宫脇横眉:“彩燕!”

  李彩燕连忙坐好:“那什么……”被宫脇不客气得打断了:“我只是想联系wendy姐姐,询问一下姐姐的伤情而已,你为什么——为什么说那种话呀!”

  “啊?哪种话?”李彩燕突然起劲,“全世界都瞩目的暗恋?”

  “什么啊?不是的!”

       宫脇咲良诚恳得确认自己的行动都是出于对wendy姐姐的关心,从来没想过这会和irene有什么关系,可是听到彩燕的说法,又暗戳戳得觉得这也不错啊——可如果真要这么打算,未免太卑劣了!

  被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宫脇却越想越偏,什么具体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于是尴尬的时间格外缓慢,宫脇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脸从充血到发烫的变化过程。

  “哇啊,怎么粉成这个样子!耳朵全红了,啊~kura太可爱了!!”姜惠元捧着宫脇的脸眼冒红心。

  “快!快!光北手机呢!快拍照!”李彩燕叫起来。

  “什么?kura姐姐脸红啦?!”

  “诶?我也要看!!”

  宫脇想逃,被李彩燕扑上去圈在怀里,仔细按住她的手,不允许她挡脸。摄影师光北迅速上岗,跪在地板上啪嚓啪嚓不停,被引来的其他成员只能占据次一等的拍摄点。一时间,除了羞愤的宫脇咲良,全团都是欢声笑语。

  

  

  5小时后,两个惹祸精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终于把宫脇哄回来正眼看她们了。认认真真得以备考的态度,帮姐姐出主意。

  姜惠元毫不藏私,全部献出自己的社交技巧:“我觉得想跟人交朋友的话,不需要想得太复杂。接近一个人,对方觉得你还不错,就会亲近起来,我对自己有自信。kura对你自己也应该有信心!”

  宫脇歪着头想了想,她的确容易在人际交往上顾虑太多,什么都不敢做,小指子跟她说过好几次类似的问题,也还是改不了。在AKB明明有那么多尊敬的喜欢的前辈,那么多同处一个练习室、休息室的机会,最终还是只能以一个“不熟的同事”的身份送前辈毕业。宫脇也觉得自己没用,并且逐渐认命,以此自黑。

  惠元的思考角度……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偶尔不过脑子的亲近行为反而得到了热情回应,原来这么简单吗?

  ……那我岂不是错过了太多!!

  宫脇回想起了几年前自己看着活泼的小后辈趴在非常非常喜欢的前辈身上撒娇时的艳羡与心酸……

  为什么当时不知道去问问擅长社交的孩子呢,装什么酷呢?!

        宫脇被年下摸着脑袋安慰,姜惠元问:“怎么难过起来了?想起什么了?”

  “呜,没什么~”宫脇娇娇得哼唧。

  李彩燕收拾好了晚饭的残骸,拍着手走过来:“光北,你那些骗小姑娘的台词呢?像是‘我也很紧张,你能握住我的手吗’那种!”

  姜惠元正色:“kura不需要那些,只要kura主动走过来说一句‘你好’,就没有地球人能拒绝她。”

  李彩燕哈哈哈:“对哦。”

  宫脇无奈,决定换一个话题:“wendy前辈这次受伤,我看网上的反应大部分是责备电视台没有保护好艺人。”

  “很担心wendy前辈啊?没事的,虽然听起来很严重,但韩国的医疗也很可靠,前辈一定能很快好起来的。”李彩燕安慰宫脇。

  “Kura转推了?”姜惠元问。

  “没!不是,我一直都很喜欢wendy姐姐!”

  “噢,二推。”姜惠元露出“懂了”的表情。

  宫脇推了一把姜惠元,说:“你们就不担心……”话到嘴边,又换了一种角度,“你们都认为在舞台上受伤是正常的吗?”

  “嗯,虽然谁都不愿意听到这种消息,但是什么意外也有可能发生。”李彩燕摊手,姜惠元跟着点头。

  “那韩国偶像在舞台上受伤的多吗?”宫脇追问。

  “多吗?挺罕见的吧。”李彩燕看向姜惠元。

  姜惠元想了想:“我之前不太关注,应该不多,总比过劳生病无法上台的情况要少。”

  李彩燕摸摸下巴,看向宫脇:“总觉得你的问题藏着什么危险的潜台词。”

  “是这样的……在AKB有一位很厉害的舞蹈老师,跟我们讲过舞台事故的问题,她说在舞台上受伤的艺人其实非常少见,可只要出现,一般都是因为内心对舞台产生了抗拒,愿意以受伤来逃避上台……”

  “啊?嗯————???”李彩燕和姜惠元都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道:“还有这种说法?”

  “啊……”李彩燕恍惚了一下,难以相信自己的内心居然自然得接受了这种玄乎的理论。

  她把自己代入了不愿意登台的心情,这时必然难以生出高度亢奋、精神高度集中的表演状态,以此面对高跟鞋、短裙、光滑的舞台以及激烈的舞蹈和走位——真的很容易出事……

  姜惠元呆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说:“我不懂,彩燕你觉得有道理吗?”

  李彩燕拍拍姜惠元的头:“光北不是状态型的,这很正常。我觉得我能想象到,我已经被说服了。”

  宫脇重重地叹了口气:“更糟的是,在舞台上受伤还是一种象征,就是难以再重返舞台。我在AKB见过几个这样的事情,她们受伤之后很快就毕业了,就算还在艺能圈活动,也不会做舞台工作了。”

       李彩燕不停得咽口水,忽然从沙发上窜起来,握住宫脇的肩膀摇来摇去:“我突然好担心!!!不可以这样!!saku酱快快快!!!怎么做才能帮助到wendy前辈?!?!”

  “啊?真的会这么严重吗?”姜惠元慢一拍,也站起来。

  宫脇止住彩燕,盯着她的眼睛问:“你相信我的话?我自己都不确认我是不是在乱担心,犹豫了好几天,也只是要了一个联系方式而已。”

  李彩燕猛点头。

  姜惠元也说:“kura想做就去做吧,我觉得这件事,全团都会支持你的。”

  “可,我也不很清楚要怎么做……要不等我……”宫脇摆出可怜的八字眉。

  “不知所措,才是人生啊!”被姜惠元拍肩。

  宫脇忽然有点难以接受这两个家伙的热血沸腾,对不同公司的前辈,自作主张得帮忙,是那么容易的事吗?她们该不会只是在起哄吧?

  

  

  

  

  

  

————

  

  因为本篇横跨izone,red velvet

,AKB48三个团,专业知识覆盖面过大,做了一些注释协助大家无阻碍阅读

  

  

  人名解释

  

     宫脇咲良(日文罗马音 miyawaki sakura)(中文拼音 gong xié xiào liang),kura和saku酱是常见爱称,分别常用于韩文语境和日语语境(中文语境的爱称主要是小樱花,小亮,新兴爱称是老宫)。izone团内老二,AKB48时期是小后辈,分团HKT48一期生

  

  姜惠元,姜酱、光北是常见爱称,izone团内老三

  

  李彩燕,团内老五

  

  wendy,孙胜完,red velvet队内老三,主唱。曾在2019年3月与宫脇一起参加综艺《大家的厨房》,宫脇原地变粉。2019年12月舞台事故多处骨折,从各处新闻和wendy的康复状况来看,本文逻辑与事实并不相符,全是作者脑补

  

  irene,裴珠泫,red velvet队内老大,队长。因为2018年10月izone团综里宫脇对裴女士的表白过于痴汉,两人的关系变化成为了许多好事者的关注点(包括我本人,可惜没 有 任 何 进 展)

  

  小指子(日文罗马音 sashiko),指原莉乃(日文罗马音 sashihara rino)的爱称,AKB4期生,与宫脇被公认为师徒关系,与izone矢吹奈子被公认为母女关系

  

  

  名词解释

  

  转推,日本偶像圈用语,指之前喜欢小A,后来喜欢小B的“不忠”行为

  

  二推,日本偶像圈用语,同时喜欢多个偶像的人,会将第一喜欢的偶像称为“首推”,第二喜欢的偶像为“二推”,以此类推

  

  毕业,日本偶像圈用语,指某偶像成员自多人偶像团队内离队单飞,转型为演员、歌手、主持人或模特等,也有人退圈

ALICE  SHOP🌸
做图看看这里!我们是ALICE...

做图看看这里!我们是ALICE SHOP🌸


给大家带来彩樱嗷~~~超爱这对西皮


IZ*ONE李彩燕🕊️

IZ*ONE宫脇咲良🌸

MIYAWAKI  CHAEYOEN❤️


有水印呢,喜欢的点赞➕关注嗷!


做图看看这里!我们是ALICE SHOP🌸


给大家带来彩樱嗷~~~超爱这对西皮


IZ*ONE李彩燕🕊️

IZ*ONE宫脇咲良🌸

MIYAWAKI  CHAEYOEN❤️


有水印呢,喜欢的点赞➕关注嗷!



ALICE  SHOP🌸
这里是ALICE SHOP🌸...

这里是ALICE SHOP🌸嘿


IZ*ONE李彩燕🕊️


第一舞担了解一下


有水印的嗷~


喜欢的点赞➕关注哈!


这里是ALICE SHOP🌸嘿


IZ*ONE李彩燕🕊️


第一舞担了解一下


有水印的嗷~


喜欢的点赞➕关注哈!




曦月.moonsun

YY出来的糖

2月22日

车上,李彩演一直盯着坐在副驾驶位的权恩妃微侧的脸,眼睛是紧闭着的,看来是睡着了。

欧尼太累了。

李彩演感觉自己可以听到权恩妃轻微的呼吸声,即使旁边的崔叡娜和安宥真一直吵吵闹闹。

要去的地方,是签售会吧。

担心半期待半的心情瞬间涌了上来。去年风波一起,权恩妃的笑容就少了一半。虽然她还是喜欢窝在李彩演的怀里,说的最多内容却从"彩演啊,我好喜欢你。"变成了"彩演啊,欧尼好累。"

记得去年自己因为压力过大在酒店忍不住哭泣时,权恩妃一直陪在自己旁边陪着自己哭,李彩演还在权恩妃生日时对她说也要多依靠妹妹。

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关于izone的...

2月22日

车上,李彩演一直盯着坐在副驾驶位的权恩妃微侧的脸,眼睛是紧闭着的,看来是睡着了。

欧尼太累了。

李彩演感觉自己可以听到权恩妃轻微的呼吸声,即使旁边的崔叡娜和安宥真一直吵吵闹闹。

要去的地方,是签售会吧。

担心半期待半的心情瞬间涌了上来。去年风波一起,权恩妃的笑容就少了一半。虽然她还是喜欢窝在李彩演的怀里,说的最多内容却从"彩演啊,我好喜欢你。"变成了"彩演啊,欧尼好累。"

记得去年自己因为压力过大在酒店忍不住哭泣时,权恩妃一直陪在自己旁边陪着自己哭,李彩演还在权恩妃生日时对她说也要多依靠妹妹。

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关于izone的舆论就把权恩妃推上了压力的顶峰。但是李彩演发现,权恩妃真的很坚强,依靠也只是说说而已,甚至她身为一个恋人,能做的也只有安慰和心疼而已。

毕竟权恩妃的艰难,是妹妹们都无法理解的。

对于这次签售会,李彩演希望权恩妃能在wizone身上找到力量,她们暖心的wizone一定能让权恩妃知道还有这么多人在陪着她。但是她也很担心权恩妃看到wizone情绪就会决堤。

签售会的过程中,李彩演的目光就时不时的向权恩妃那边瞟,在和nako扳手腕呢我们欧尼。李彩演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开始和许久未见的wizone聊天。

"恩妃xi因为身体不舒服需要下去休息一下。"

耳边突然响起经纪人的声音,在和粉丝谈的正欢的李彩演才知道权恩妃因为遇见了熟悉的wizone情绪崩溃了。 怀着担心的心情和面前的这位粉丝说了再见,马上转过头准备告诉经纪人欧尼让权恩妃好好休息,却发现权恩妃和宫脇咲良换了座位,坐到了第一个,挂着泪水给粉丝一个个签名。

这欧尼真的坚强的让人心疼。

接下来的签售,李彩演的余光就没有离开过权恩妃,等到权恩妃坚持着签完了100个wizone,她立马冲到了权恩妃身旁,自己现在无法给权恩妃什么,能做的只有陪在她身边。

回宿舍的路上izone的妹妹们一直竭尽她们的才能营造一个轻松的气氛,她们知道,今天这样,权恩妃心里非常难受,她一直都想做那个可以让成员们放心依靠的队长,不想把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展现给她们。

回到宿舍,李彩演给205的孩子们做了夜宵,直奔203。

"叡娜欧尼,我在205宿舍做了夜宵,你带着大家去吃吧。"李彩演嘲崔叡娜使了个眼色,崔叡娜很识趣地拎着安宥真拖着金采源去了205(光北早就过去了kkk哪里有吃的那里有光北,软妹不能用拖。)

李彩演关上了203的大门,直接走向权恩妃的宿舍,权恩妃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李彩演坐在权恩妃的床边,轻轻地抚摸着权恩妃裹住权恩妃的被子:"欧尼,没事的。"

"彩演,我怎么办。"权恩妃的声音带着哭腔

"欧尼,现在不是一切都好起来了吗,放心,wizone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也是。"

"谢谢你,彩演。"

"谢什么谢,欧尼快乐就是最好的,还有,欧尼哭的话。"李彩燕拉起权恩妃死死扣住被子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口,"这里会疼的。"

触碰到李彩演的身体,权恩妃的手缩了一下,用拳头轻轻地锤了一下李彩燕的手臂:"别担心啦我没事的。"

听着权恩妃的语气渐渐轻松,李彩演伸手去拉她身上一团的被子。

"欧尼,会闷坏的快出来。"

"不要,我现在感觉外面的空气好混浊,呼吸一口我就要死掉。"

"欧尼真的不出来?"

"不要。"

"真的?"

李彩演拉起权恩妃的"保护壳",自己强行钻了进去,看到里面的人儿已经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乱,脸上也捂出了红晕,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哭得让人心疼,看见李彩演钻进来了,兔子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李彩演看见她这模样,又心疼又好笑,伸手理了理权恩妃纠结了好久的刘海,这只兔子感到很委屈,嘴也嘟了起来。李彩演这次真的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懂的)

"呀!李彩演,笑什么笑!"

看着自家欧尼又因生气鼓起的脸,李彩演忍不住戳了戳:"欧尼,闹木kiyo哦~"

权恩妃对这个小年下真的是束手无策,只能低估一句:"谁允许你钻进来的…唔"

话还没说完,权恩妃眼前李彩演的脸渐渐放大,一阵温热覆盖住了她的唇,李彩演的吻温柔而甜蜜,将权恩妃内心的不快全都融化了。

"欧尼还不开心?"

"呀,李彩演!我饿了去给我做吃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李彩演占了便宜的权恩妃从将被子一下子掀开,气急败坏地看着这个装无害的小年下。

"巧了欧尼,我也饿了。"李彩演的双手环上了权恩妃的要,将头埋在权恩妃的颈窝,"但是我想先吃你。"

205宿舍

宫脇咲良收拾好妹妹们吃过后留下的狼藉,对崔叡娜说:"叡娜,你们今晚就别回去了吧,这个点了,彩演估计也不会回来了。"

崔叡娜赞同地点了点头,转身对曺柔理说:"柔理,今天晚上床借我一半。"



Elizaor

看似优雅的女团


究竟藏着什么沙雕气息


表情包来了


图源微博

看似优雅的女团


究竟藏着什么沙雕气息


表情包来了


图源微博

幽鲤YURI

0111李彩演生贺

啊啊啊啊啊!

彩演生日快乐!

小羽毛快回到舞台上吧!

新年继续加油鸭!

要自信和健康哦(^_^)

啊啊啊啊啊!

彩演生日快乐!

小羽毛快回到舞台上吧!

新年继续加油鸭!

要自信和健康哦(^_^)

203室友

[珉宥Hyekura彩妃/511 28 712]Merry IZ Christmas Part 1

本來打算孩子回來才繼續寫文的

但聖誕節沒有孩子有點難過 只好自己寫寫腦補 

希望孩子都聖誕快樂 


聖誕節當然全員登場

CP就個人偏好的 其實有點難配 哈哈 

喜歡的cp太多了 

就多個短篇這樣比較好寫 


大家也聖誕快樂啊🎄🎅🏻


———

金珉周 X 安宥真


金珉周似夢非夢的睜開眼睛。


今天是聖誕節呢。


慢慢爬起來,眼前的景象令金珉周瞳孔地震。


滿床都是聖誕糖果、餅乾、巧克力、小糕點,還有各種聖誕小裝飾。


金珉周笑笑,她當然知道是誰的傑作。是那個在雜誌訪問說要在聖誕送甜食給自己的年下...

本來打算孩子回來才繼續寫文的

但聖誕節沒有孩子有點難過 只好自己寫寫腦補 

希望孩子都聖誕快樂 


聖誕節當然全員登場

CP就個人偏好的 其實有點難配 哈哈 

喜歡的cp太多了 

就多個短篇這樣比較好寫 


大家也聖誕快樂啊🎄🎅🏻


———

金珉周 X 安宥真


金珉周似夢非夢的睜開眼睛。


今天是聖誕節呢。


慢慢爬起來,眼前的景象令金珉周瞳孔地震。


滿床都是聖誕糖果、餅乾、巧克力、小糕點,還有各種聖誕小裝飾。


金珉周笑笑,她當然知道是誰的傑作。是那個在雜誌訪問說要在聖誕送甜食給自己的年下吧。難怪昨晚一直嚷著要她快點睡,即便是平安夜也沒有吵著說一起睡。


起床要吃糖果的習慣沒有變,金珉周隨手拿起旁邊巧克力吃,嗯,好甜。


補充完糖分,慢悠悠的爬下床,就看到戴著聖誕帽的大型犬在睡覺。旁邊還貼著一張紙:吃完糖的話,也給你的聖誕老公公補充糖分吧🎅🏻


「果然是安宥丁。」


此刻金珉周看著安宥真的笑容比世上任何糖果還甜。


偷偷爬上年下的床,縮進她的懷裡,好溫暖。

「嗯........」 安宥真感覺到旁邊的溫度,自然的抱著金珉周。


金珉周抬起頭,小心翼翼的,輕輕將吻印在安宥真的額頭、眼睛、鼻子..... 最後落在她的唇上。


「聖誕快樂宥真呀。」


後來某狗狗醒來一直掛在金珉周身上討親親。


「我在睡覺嘛不算不算!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騙........」


「這樣行了吧?」


「.......」兩個人的耳朵都紅了。


「聖誕快樂珉周姐姐。」


———————


宮脇咲良 X 姜惠元 


聖誕節要出去走走才有聖誕氣氛嘛。


這句說話絕對應用不了在宮脇咲良身上。


「她們都出去了?」


「嗯。」


「姜醬不出去嗎?」


「Kura不出去我也不出去了。」


「對不起呢.....我真的..」


「沒事。我只想跟Kura在一起。」


又來了。姜惠元為何每次都臉不紅心不跳說著這種話。


「姜醬我..」


「Kura覺得抱歉的話補償我就好。」


「那姜醬想要甚麼?吃的嗎?」


「那.....Kura做我的聖誕大餐吧。」


「呃????」宮脇咲良慌了,姜惠元不會是認真的吧.....現在還是大白天.... 這裡還是宿舍....


「Kura?」


「在!」


「甚麼呀....做一頓飯而已,有這麼為難嗎?」姜惠元失笑。


「呀...做....做聖誕大餐....當然可以啊...姜醬想吃甚麼?」


姜惠元看著宮脇咲良的大耳朵開始泛紅,就知道她一定是誤會了甚麼。


姜。腹黑。惠元馬上過去抱住宮脇咲良,故意貼近她耳邊說:「要是Kura願意當我的聖誕大餐,我也很樂意吃的。」


「呀!姜惠元!」


「好了好了我開玩笑的。來吧,看看有甚麼可以吃的....」


姜惠元從後抱著宮脇咲良,推著她去廚房。


然後,看到已被清空的冰箱。


「.........」 


姜惠元馬上拿起手機,撥出一個熟悉的號碼。


「呀崔鴨子,你和曺柔理順道帶點吃的給我和Kura吧。嗯嗯。我請客好了別吵!掛了掰。」


「真的沒問題嗎?還是我們出去.....」


「沒問題啊。現在就先吃Kura吧。」


五分鐘後姜惠元就接到權恩妃電話,說聖誕要大家一起才行。被訓了的姜惠元還是勉為其難拉著宮脇咲良出門了。


「沒關係,只要和Kura在一起就可以了。聖誕快樂。」說完就側過頭吻了宮脇咲良。


「聖誕快樂。笨蛋。」



————————


權恩妃 X 李彩演


還是聖誕節的早上,權恩妃已經拉著李彩演出門了。 


「姐姐,店都還沒開呢.... 這麼早就出來...」 


「才不是呢,惠元和員瑛想吃那個聖誕蛋糕,店一開很快就會賣光了,要早點去排隊才行。」


「還有宥真和珉周喜歡的布丁,也是要早點才買得到啊。」


權恩妃唸唸有詞地數著要買給孩子們的食物和禮物,完全就是孩子的媽一樣。


「恩妃姐姐,你太寵那群小鬼頭了。」


「彩演啊你也知道現在的情況..... 聖誕節當然要逗逗她們開心啊。」


沒錯。一直是大家的精神支柱的隊長,自己也是喜歡這樣的權恩妃吧。可是這個姐姐常忙著照顧大家,都忘記照顧自己了。


「對不起呢....其實我自己出來也可以的...」權恩妃看著表情有點不好的李彩演。 


我是在心痛你啊姐姐。


「姐姐一個人拿不完吧,讓羽毛幫你吧~ 」李彩演一邊說還一邊裝作拍打翅膀。


就這樣權恩妃就繼續高高興興地挽著李彩演到處跑了。


「終於買好了。我們回去吧。」


「等等。」


李彩演拿出一盒馬卡龍,還是聖誕限定的。


「姐姐,聖誕快樂。」


李彩演總是這樣,權恩妃在照顧著大家,那只好讓她來照顧權恩妃了。


「聖誕快樂彩演呀.....謝謝你.....」 權恩妃紅了眼眶,果然是自己貼心的年下。


「恩妃姐姐當大家的媽媽的話,我來當爸爸怎樣?」


「呀甚麼呀......」 馬上破涕為笑。


「不過姐姐呀...... 你好像忘記我的禮物了。」 


「傻瓜。你的禮物我一早買好了。」


「那好吧~回去了。」


李彩演突然用左手拿起所有袋子。


「?」


「因為另一隻手要牽姐姐的手啊。」


「這麼肉麻.....惠元教你說的嗎?」


「才.不.是.呢!」


————————



先寫一半,剩下三組今晚再寫完啊








其实叫我羽唯就行.

人善舞美李彩演
反差魅力李彩演
笑声机枪李彩演
世间羽毛李彩演
温柔可爱李彩演
厨艺高超李彩演
队友齐夸李彩演
广泛认可李彩演
刚柔并进李彩演
爱撒库拉李彩演
独特偶像李彩演

这是神仙李彩演
   
沙雕归沙雕,但毕竟是个神仙

人善舞美李彩演
反差魅力李彩演
笑声机枪李彩演
世间羽毛李彩演
温柔可爱李彩演
厨艺高超李彩演
队友齐夸李彩演
广泛认可李彩演
刚柔并进李彩演
爱撒库拉李彩演
独特偶像李彩演
   
   
这是神仙李彩演
   
沙雕归沙雕,但毕竟是个神仙

小糸青叶

【樱仁】嘴对嘴的巧克力 05(完结)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本田仁美猛地睁开双眼。

灰黑色的空间中,闹钟的夜光分外闪亮。

现在是早上6点整。


睡衣早已被汗液浸透了,黏在身上,感觉十分别扭。


她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摸了摸脖子

没有牙印?


就这样,她一下子清醒了。


迅速起身,将自己浑身上下都查验了一遍。

没有凌/乱的衣服,没有湿/漉/漉的痕迹,正如前辈所承诺的那样,真的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


昨晚,她和Saku酱的那个,该不会是梦吧?


耳机紧紧环绕在她的脖子上,勒得她有些...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本田仁美猛地睁开双眼。

灰黑色的空间中,闹钟的夜光分外闪亮。

现在是早上6点整。

 

睡衣早已被汗液浸透了,黏在身上,感觉十分别扭。

 

她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摸了摸脖子

没有牙印?

 

就这样,她一下子清醒了。

 

迅速起身,将自己浑身上下都查验了一遍。

没有凌/乱的衣服,没有湿/漉/漉的痕迹,正如前辈所承诺的那样,真的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

 

昨晚,她和Saku酱的那个,该不会是梦吧?

 

耳机紧紧环绕在她的脖子上,勒得她有些难受,本田仁美不耐烦地将它弄下来。

另一端的手机正在循环播放着一首歌:

 

チョコレート口移しして巧克力用嘴巴喂我吧

いつものキスじゃつまんないよ平时的接吻太无趣

强引にねじ込んで… 要强行的层层shen/入

チョコレート舌で溶かして巧克力在舌上融化

あなたの爱を舐めたいの想要tian/舐/你的爱

唇をはみ出して…交付我的双唇,于是

ヤラシイ音を立てる发出轻轻融化的声音

 

嘴对嘴的巧克力(口移しのチョコレート)。

它是AKB48 Team B 4th Stage“偶像的黎明”剧场公演歌曲,也是akb48的经典Unit曲之一,原版的三名成员分别是柏木由纪、多田爱佳、平嶋夏海。

不过,现在这首在她手机中循环播放的曲子,却是另一版本——宫脇咲良参与的版本。

那时候,Saku酱16岁。

与C位的柏木桑相比,那个留着短发、一脸青涩,稚气未脱的圆脸小姑娘,实在说不上性/感。

 

可昨晚的Saku酱真的很……

想到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本田仁美脸红了。

 

也许是这首歌在作怪?

因为这首歌一直循环播放,所以才会做那些奇奇怪怪的梦?

可她似乎没把手机放床上啊?更别提睡前听歌了,自己根本就没这个习惯。

 

又或者,是因为听了Nako的话,得知被人戏弄了,很生气,才会做这种梦,在潜意识中讨回公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惜!”本田仁美不甘地嚎叫起来。

 

门口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卧室门被撞开了,李彩燕举着平底锅,一脸警惕。

“怎么了?有蟑螂?有老鼠?啊!不会是有蛇吧!”

 

“怎么可能有蛇!又不是野外!”张元英从李彩燕身后闪进了卧室,懒洋洋地说,“肯定是做噩梦了。”

 

“Hi酱,身体好些了吗?”矢吹奈子一脸担忧地出现了,“你睡了一整天呢!”

“一整天?”本田仁美有点懵。

“现在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Saku酱说Hi酱身体不舒服,叫我们不要打扰你,让你睡个好觉。”

“Saku酱?”本田仁美连忙问道,“Saku酱在首尔?她不是还在录节目吗?”

 

是的,她想起来了。

Saku酱需要在日本录制为期三天的节目,按照正常行程,她应该明早才会回来。

 

“节目提前录制完了,Saku酱今早就回来了。”李彩燕困惑道,“Hi酱,你是不是睡太死了,所以才没发现她?”

“她今早回来的?”

“嗯,我保证她今早回来的。”矢吹奈子笃定道,“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这么说,Saku酱在宿舍里待过一段时间?

 

“她人呢?”

“光北把她绑走了。”李彩燕有些幸灾乐祸,“她今早的机场照不小心被光北看到了,然后就被拉出去买衣服了!”

“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张元英笑嘻嘻地补充道。

 

听到这些后,本田仁美立刻跳下床,推开眼前的三个姑娘,飞一般地冲向厨房。

 

“Hi、酱?”矢吹奈子被吓到了。

“巧克力酱!巧克力酱在哪?我的巧克力酱呢!!!”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狂躁地翻着冰箱。

“Hi酱,咱们冰箱里,哪来的巧克力酱啊?”

 

然而本田仁美根本没认真听她讲话,仍然不停地翻着冰箱。

 

“不会是中邪了吧?”张元英忐忑地问,“要不咱报警?”

“真中邪了,报警也没用。”李彩燕理智地分析道,“要不给Saku酱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没有巧克力酱!”

 

三人忽觉周遭空气一冷,之后立刻注意到,自己被本田仁美饿狼般的眼神盯住了。

对了,不知何时,她手中还多出了一把菜刀。

 

矢吹奈子:……

李彩燕:……

张元英:……

 

“那什么,Hi、Hi酱,你要冷静!”矢吹奈子说得小心翼翼。

李彩燕和张元英疯狂点头。

 

“巧乐力酱是吧!你想吃,我马上出去给你买!”李彩燕流着冷汗安抚道。

“三人一起去!”张元英迅速补充,并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本田仁美不为所动。

 

就这样,“谈判”陷入了僵局。

 

“我回来啦!”大门被缓缓推开,宫脇咲良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来,一脸疲惫“累死我了!Kang酱可真能挑!Nako,Hi酱醒了没……”

 

一个“有”字,被她卡在了喉咙里。大包小包也吧唧一下子,全都落在了地上。

 

宫脇咲良瞪大了双眼:“这、这什么情况?”

 

然后她就被菜刀抵住了脖子。

 

“你留下!”本田仁美恶狠狠地说,然后向Nako等三人投去冰冷的一瞥,“你们三个都出去!”

 

“出去!马上出去!”李彩燕左手拉住矢吹奈子,右手拉住张元英,“还不都听Hi酱的!赶快出去!”

“Hi——”矢吹奈子只来得及发出这一个音,就被李彩燕拖走了。

 

大门哐当一声关上,宿舍里只剩下两个人。

 

“Hi、酱?”

“你和光北出去买衣服了?”

“嗯。”

“很开心?”

 

宫脇咲良心里咯噔一下。

对方这语调,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妙!

而且这脖子上的刀也很不妙啊!怎么越压越紧了?

现在她十分庆幸一件事,那就是izone的大家平时很少自己动手做饭,所以刀钝了也不知道磨锋利点儿,不然这会儿自己这脖子肯定见血了!

 

“算不上开心,你知道我不喜欢逛街买衣服。”她尽全力保持镇定,“比起这种麻烦事,我更喜欢待在Hi酱身边,等你睡醒。”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早。”

“我记得你昨晚就回来了。”

“昨晚?”宫脇咲良思索道,“我今早进你房间的时候,发现开着灯,是不是因为这个,才令你误会是晚上?”

“进我房间?”

“是啊!因为Hi酱睡着了,我想给你个惊喜,就亲了你。”

 

本田仁美眉头一皱。

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

 

“你没发烧。”

“发烧?”

“你也不咳嗽。”

“咳嗽?”

 

“Hi酱。”宫脇咲良尽全力扭着头,想仔细看看本田仁美的脸,“你身体不舒服吗?是发烧了?还是上嗓子了?”

 

她细瘦的脖子在刀锋上缓缓蹭出一道痕迹,在那道痕迹下,淡青色的血管仿佛在颤动。

 

本田仁美心中一慌,急忙把刀丢进池子里。

 

“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很危险!”她红着眼角,冲宫脇咲良吼道。

“我再也不敢了!”对方立刻转身,将她抱在怀中,“对不起,Hi酱,让你担心了!”

“刀又不是你拿的,你道什么歉?”

“对不起!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才会惹你生气。”

“比如?”

“不该抛下女朋友,去和同事买衣服。”

 

“你、你和我……”她突然问道,“我们……我们有没有……”

 

宫脇咲良放开本田仁美,凝视着她,满眼都是柔情:“我们?”

 

“嗯,就是那个……你懂的。”

 

手被对方握住了,并且是以十指相扣的方式。

 

“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宫脇咲良低声说,她的呼吸擦过本田仁美的肌肤,令人很难集中注意力去听她讲话,“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的话。”

 

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本田仁美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是啊,我们是属于彼此的。

就算最初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旖旎春梦,最终我们也在现实中拥有了彼此。

 

“开心吗?”对方笑眯眯地问。

“不开心!”

“诶?为什么?”

“谁让你往我耳朵里塞耳机了!害得我都没睡好觉!”

“明明是Hi酱让我塞的!你说想听我唱的口移巧克力,所以——”

“我不信!一定是你自作主张。”

“好吧好吧,是我自作主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还差不多!”本田仁美得意地扬起头。

 

“对了Hi酱,我进来之前,你在干什么?”

“找巧克力酱。”

“举着菜刀找?”

“不可以吗?”

“哦……可、可以啊!你为什么要找这个?”

“秘密!”

--------------------------------------------

喜欢的话,就请点赞、推荐、留言、关注吧!


铛铛铛

“什么?不见了?来人给我去找!把整个西市翻出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把人找出来!!!”一大早张府就闹了个鸡犬不宁全府上下人心惶惶都 说没见过自家老爷动过这么大的肝火


“彩演你说圆英她去哪了你俩整天黏在一起我不相信这次圆英闹这出 你会全然不知”


“老爷这次的事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清楚圆英长大了现在很多事也都不和我说了   但凡我要知道她会有今天这出我是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啊”

“去找吧去找吧”张老爷坐在书房无奈的摆手说到“无论怎样都要给我找到虎门镖局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啊”


“什么?跑了?昨晚回来后我就洗洗睡了一早我就来了武馆今天还没和...

“什么?不见了?来人给我去找!把整个西市翻出个底朝天也要给我把人找出来!!!”一大早张府就闹了个鸡犬不宁全府上下人心惶惶都 说没见过自家老爷动过这么大的肝火


“彩演你说圆英她去哪了你俩整天黏在一起我不相信这次圆英闹这出 你会全然不知”


“老爷这次的事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清楚圆英长大了现在很多事也都不和我说了   但凡我要知道她会有今天这出我是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啊”

“去找吧去找吧”张老爷坐在书房无奈的摆手说到“无论怎样都要给我找到虎门镖局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啊”


“什么?跑了?昨晚回来后我就洗洗睡了一早我就来了武馆今天还没和安宥真打照面啊怎么就跑了”


“事发突然现在虎门镖局还不知道我们老爷已经急火攻心了千万别瞒我这真的不是小事啊”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去过客栈了?”


“去过了小二还是照常营业我没敢打草惊蛇就先找你来商量了”


“商量什么宥真难得胆大做出这样的事我挺她   你最好也别打扰让他们去吧”


“你知道什么 圆英就是要嫁给虎门镖局的现在好不容易让老爷举行了比武招亲

我们就能帮宥真了现在好了他们跑了 虎门镖局知道了能放过老爷吗 能放过他们吗 你有什么知道的最好早点跟我说 可能对他们有帮助记住我们是一边的但是不要弄巧成拙 虎门镖局不是好惹的”


姜惠元不说话了她刚下山没多久不太懂这些人情世故但看彩演脸上的表情意识到安宥真可能真的摊上事了


在武馆教学生练习时听见外面吵吵闹闹几个好事的学生已经趴在窗边看热闹了  即使没看热闹也没几个学生的心思在练习上光北便早早的叫了停随他们开心去了 


“师父外面来了好多人叫嚣着让您去”一个学生慌慌忙忙跑进来说到


“光北?把安宥真和张家小姐交出来”


还没出武馆就听见声音传进来 


“找我?什么事?”姜惠元立身在武馆门口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当然左手早已紧握着自己的剑脸上极其不耐烦蹙眉问道 


门外

声势果然浩大 武馆正门中间一顶翡翠绿的八人抬大轿 金黄色的流苏垂坠在四周  轿帘中间一绣着一只昂首阔步的猛虎四肢粗壮有力  眼神贪婪凶恶活灵活现  一看就是要经过上百的匠人精心打造  一针一线都那么精致重量质感十足


轿子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上了统一服饰训练有素四肢健壮的打手 


“你惹上大事了知道吗你?”轿子最外面的打手双手握拳瞪着双眼叫喊到


姜惠元还未回话  打手一拥而上将姜惠元直接包围还没来及动手 姜惠元后撤右脚  左脚猛地踏地  竟笔直的向空中飞去站在武馆屋顶上  众人不自禁抬头看去身处高地的光北面无表情的望着脚下的打手  嘴角竟勾起不易察觉的笑  久违来临的杀戮让她期待  手中的剑仿佛也跃跃欲试  双眼透露着兴奋  双手合握太阳折射剑锋强光刺眼   闭眼功夫姜惠元从天而降 


轿中人只见轿帘忽明忽暗惨叫声怒吼声 充斥着双耳只听见沉闷的“咚”轿子几乎翻倒  自己紧紧抵住轿子两边稳住重心怒火中烧  伸出细腻光滑的手掀起轿帘刚要开骂  就觉得脖子温热  低头一看自己的脖子被牢牢的掌握在一双细白绵软的手中  只觉对方越捏越紧自己越发难以呼吸  只能不停蹬腿双手不停捶打着此人的胳膊  才能嗅到几丝救命的空气 


“光北!你放手杀了她安宥真就真完了”彩演身骑高头大马人未到声先到


快要失去知觉的人突然新鲜甘甜的空气夺入鼻腔  自己猛吸一口从未觉得空气如此甘甜  但吸的过快过猛剧烈的咳嗽  定神看见彩演站在自己前面  好像在和自己说话便向彩演走去  还没走两步手臂突然一紧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向后拉扯  这么一拖拽耳朵背气鸣叫的声音没有了  自己仿佛真实了  脚下不像在踩棉花听见周围的嘈杂   只是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倒后背一软跌入身后的清冷怀抱中  耳边响起“你往哪跑”  温热的气息喷出  蔓延在耳边带过自己鬓角的碎发  心脏一沉“咚咚咚咚”狂跳起来   站稳后回过头看见擒住自己的人  额头脸颊冒着细汗 而鬓角的散发的发梢汗珠往下滴  红唇沉沉呼吸  鼻梁直挺一颗精致的痣熠熠生辉    一双好看有神的双眼却通红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看什么你”  这一声让缺氧恍惚的自己恢复意识   察觉到现在的情况后心中大喊不妙转身   看向一脸焦急的彩演“彩演啊 救救我啊 这个人  这个人要杀了  我啊  彩演你去叫我姐来  叫我爹来啊  有人要杀我啊  救命啊  ”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呼救  自己已经委屈哭了


“好个恶人先告状啊”


“恶人?谁是恶人?现在分明是你要杀我  我可告诉你我爹可是武林盟主虎门镖局的当家的  他跺跺脚整个江湖都要抖三抖  我姐金彩元可是朝中士大夫的门客  你最好乖乖把我放了  还能留你一条命不然有你好看!”


“我要没命了?在我没命前我会先让你没命  这样黄泉路上还有你这么个大美人与我相伴?”


“你 你 你 你好大的胆子”“彩演救命快去叫我爹啊我要死了啊!!!”


“怎么怕死了?”


“光北你别吓珉周啊她还小 不是有心的  她是为她姐金彩元抱不平你不要跟她计较了光北闹下去对宥真不好!”


“宥真?你不说我倒还忘了 你们要是敢把宥真怎么样 我就敢把她怎么样!在没确定宥真安全的情况下她我就先替虎门镖局管着!”  说完罗袜生尘又飞向屋顶向远处跳去


“你 你 你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光北根本不搭理怀里这个不老实的俘虏


“我求你了  放我下来  我恐高  呜呜呜呜呜!”“知道怕了?”“知道了你停下吧  放我下来  呜呜呜呜”光北停在一处低洼的房顶 拿出腰间一个精致竹制细哨朝客栈方向吹   金珉周歇下喘气的功夫  又被光北提溜着向地上跳  珉周害怕的捂住眼睛  随之而来的不是落地的疼痛  是温软的踏实睁眼一看自己正坐在一匹马上


“姓光的你给我听着你最好交出安宥真和圆英不然我们龙门镖局要你好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样还敢找人围我?连我姓甚名谁都不知道还敢在武馆摆阵仗来势汹汹我当你武功多高强竟然轻而易举就被我擒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珉周自觉吃瘪不搭理一个人笑的正嗨的一脸邪魅的光北


不知走了多久   离西市好像已经相隔万里   珉周只觉得浑身无力瘫软肚子早已饿到不在咕咕叫了 


“你不吃饭吗你不饿吗你被马颠的不难受吗”


“这里人多眼杂我们在往前赶赶去掩人耳目人烟稀少的郊区夜宿”


“大哥???有店诶有店你不吃饭?你跑去野林子里打鸟吃?我们都到这了谁追的上你啊谁认识你?”


“没钱”光北原本平视前方坚定的眼神有些飘忽头已经别过去不看坐在自己前面的金珉周


“哈哈哈哈哈哈放我下来我请你吃别废话了我饿死了就前面的客栈吧看起来还挺热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溜  我劝你打消这些心思吧去林子”


“我不会跑的  你从那么多人手里都能把我抢出来  现在我连饭都吃不上我能往哪跑我能上哪去”珉周一脸无奈“就算你不吃  马也要吃吧  就算你不累  马也会累吧  你看这马都哼哧哼哧了”


“你最好别耍花样”


“绝对不耍花样!”珉周顺势扣上大拇指小指举在额头旁边做发誓状


铛铛铛

“掌柜的,听说东街张员外家的小姐要比武招亲啊!”“什么时候圆英怎么突然要招亲!你给我说清楚”宥真拎着店小二的外衣指节发白神色紧张激动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早晨去东街采买听张员外家负责采买的家丁说的我这不听到就赶紧回来告诉掌柜的您了”


“怎么了小二着急忙慌的把我从武馆拉回来”光北摸着宥真的头温柔的问道


“圆英啊要比武招亲了我怎么办啊光北我怎么办”宥真捏着光北的手仿佛手上越使劲越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急切与无奈


“我本来想着打理好客栈做到整个西市最强到时候我向员外提亲员外肯定能看上我和圆英就能名正言顺了现在怎么办啊比武招亲我哪会武啊”


“你忘了我干嘛的了?...

“掌柜的,听说东街张员外家的小姐要比武招亲啊!”“什么时候圆英怎么突然要招亲!你给我说清楚”宥真拎着店小二的外衣指节发白神色紧张激动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早晨去东街采买听张员外家负责采买的家丁说的我这不听到就赶紧回来告诉掌柜的您了”


“怎么了小二着急忙慌的把我从武馆拉回来”光北摸着宥真的头温柔的问道


“圆英啊要比武招亲了我怎么办啊光北我怎么办”宥真捏着光北的手仿佛手上越使劲越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急切与无奈


“我本来想着打理好客栈做到整个西市最强到时候我向员外提亲员外肯定能看上我和圆英就能名正言顺了现在怎么办啊比武招亲我哪会武啊”


“你忘了我干嘛的了?”光北听见比武内心松气顺手抽出自己被捏的变形的手往宥真萎靡的背上一拍


“不行啊来不及了啊还有一周就比武了我充其量只会舞哪会武现在练也来不及了啊”


“我也去报名比武把他们都打败了再败给你不就名正言顺?”


“啊啊啊啊啊啊啊光北啊!我的幸运女神啊啊啊啊啊啊!光北啊”宥真激动的疯狂晃动惠元



“二位少东家打听到了这次招亲东西市有钱有势的人家来了不少就连虎门镖局少主也参加了想要逆天改命的无权无势的人家更是不计其数了”


“光北行吗?”宥真内心不安的询问


“安宥真你能把你的心安住吗放心吧我给你的店谋个老板娘不成问题”光北不耐烦的捏扯着安宥真的脸颊看着被自己扯变形的嘴又发出杀猪般的笑声不能自己   “小二啊你看你们掌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二惊!!!



“安掌柜是哪位?”陡然听见出声光北立刻本能回头武装状态盯着一袭黑衣黑衫  英姿飒爽意气风发整个人白到发光感觉连头发丝都带着功夫心中暗想“好强的轻功要不是对方主动发声自己都不曾察觉心里换上警惕 


安宥真撩开帘子前脚刚迈进大厅还没来及收后脚就感觉到气氛有丝诡异光北端身正做一言不发嘴角平直脸上没有一丝往常不耐烦的神情换上的只有严肃铁青的脸死盯对面


再寻着光北看去对方神色也没好到哪去只见光北和这陌生人对视间眼神来回暗中较量仿佛刀剑来回穿梭


我们的大狗狗吞了口定心水换上平日里人畜无害的招牌陪笑脸强忍颤抖的内心走上前去对身着黑衣黑衫


“这位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气氛得以缓和


黑衣少年收回自己的眼神暗自吃痛心想“好强大的内力能跟我较量这么长时间此人定不简单”定了定神说到“不打尖不住店找客栈的安掌柜安宥真”


“在下就是掌柜的安宥真不知客官有什么要紧事?”安宥真一听对方点名道姓的找自己脑子里飞速转了起来寻思着在哪见过这个人怎么招惹了对方脑海空白确实没见过


“在下李彩演传个话今夜子时流水小桥下见面请安掌柜务必准时”说罢李彩演转身要走余光只见一袭白影闪过定睛一看对方剑鞘已抵在自己的脖子前剑未出鞘剑气已逼人要不是剑鞘互剑一错身边分生死 


“想走?话我还没问清楚你往哪走?”光北怒目圆瞪“好功夫啊想不到西市还有你这样的高手”镇定下来的彩演对答


“说你这靴子在哪买的减震这么强力简直是搭配轻功的利器锦上添花”李彩演看着对方做出几乎要废了自己的架势居然一本正经的问出这种话霎那间怀疑自己耳朵坏了睁大了双眼表示极度懵逼


“我倒  光哥你可以直接问的好吗?”安宥真上前便伸手小心拿下抵在彩演脖子下的剑生怕伤了对方也误伤自己“您别介意我姐姐沙雕”安宥真顺势在自己脑袋上画了两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彩演也突然间大笑“圆英说你好笑我还不信今日得以相见眼见为实二位真是哈哈哈哈哈哈”


“好大妈的笑声”光北提着自己的剑坐下


“你说圆英你们认识?她还好吗”宥真一步向前离彩演又进一步急切问道


“我是张府的贴身护卫主要是保护圆英的安全至于她还不好今晚你去了流水小桥就真相大白了你们很合我口味我李彩演交了二位当朋友”


“谁稀罕 你还是没说你的鞋”


“改天送你”


“今晚子时流水小桥今晚子时流水小桥”大狗狗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怅然若失向柜台深处走去



光北陪着宥真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看见桥下一蒙着面纱身材高挑的女子猜想那便是宥真日思夜想的圆英便招手让跟在女子身旁的电灯泡李彩演过来顺势摸了摸安狗狗的头转向肩旁推向前


“圆英我好想你”


“为什么不来找我了?”

……

月光倒影波澜不惊的水面映出桥下一对璧人激动相拥  

桥边两人抱着剑满脸姨妈笑的观望边看边发出啧啧啧啧啧啧的声响 恶臭的爱情呕~~~


小糸青叶

【樱元】好想变成猫 05

“电话打了吗?”

“打了打了。”

“怎么样?”

“光北爸妈都说她没回去过。”

“我早说过光北不可能回去!她的钱包、手机、行李全都在这儿呢,怎么回去?”

“你们呢?”

“周围都找遍了,别说人了,连影子都没找着!”

“宿舍门口有红外记录仪,有人进出就会有记录,昨天夜里可是一条记录都没有!”

“也就是说,光北昨天夜里根本就没出去咯?”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场面混乱不堪。


“咱们还是报警吧!”金珉周小声提议道。

权恩菲揉了揉眉心,语气沉重:“不能报警。咱们还是先和经纪人商量一下吧,怎么样?”


正当红的女团成员突然失踪,事件又极端诡异...

“电话打了吗?”

“打了打了。”

“怎么样?”

“光北爸妈都说她没回去过。”

“我早说过光北不可能回去!她的钱包、手机、行李全都在这儿呢,怎么回去?”

“你们呢?”

“周围都找遍了,别说人了,连影子都没找着!”

“宿舍门口有红外记录仪,有人进出就会有记录,昨天夜里可是一条记录都没有!”

“也就是说,光北昨天夜里根本就没出去咯?”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场面混乱不堪。

 

“咱们还是报警吧!”金珉周小声提议道。

权恩菲揉了揉眉心,语气沉重:“不能报警。咱们还是先和经纪人商量一下吧,怎么样?”

 

正当红的女团成员突然失踪,事件又极端诡异,此时报警,不一定是明智的选择。很有可能会使这件事越闹越大,越来越糟。

如果姜惠元真的卷入了什么危险事件,频繁的曝光,只会危及到她的生命。

 

什么?报警?告诉经纪人?

姜惠元急得喵喵叫。

喂喂喂!你们倒是看我一眼啊!朝夕相处的成员都不认识了吗?

还有,快把我从这破笼子里放出去!

再不放,等我想办法出去了,一定挠死你们!!!!!!!

 

猫咪化的人类,似乎连思维也被猫咪同化了,只是姜惠元还没发现这点。

 

“这只猫为什么一直不停地叫唤啊?”本田仁美突然问道。

“大概是饿了吧。”金彩元无奈地说,“Hi酱,咱们现在的重点是找到光北,这只猫还是先放一放吧。”

 

“我听说,猫是很有灵性的动物,能看见人类看不见的东西。”李彩燕语气幽幽的,有点吓人。

 

听到这话,宿舍一瞬间变得极其安静,甚至连猫也不叫唤了。

 

“彩燕,你的意思是……咱们宿舍闹鬼?”金珉周瑟瑟发抖。

安宥真连忙抱住金珉周,安慰道:“怎么可能!这里是居民区,又不是野外或者坟地什么的,哪来的鬼、鬼啊!”

她越说越心虚,后半句是颤抖着说出来的,说完后,突然从心底泛起一股寒意,于是将金珉周抱得更紧了。

 

难道这宿舍真闹鬼?

有什么超自然的东西,听到了我内心的想法,所以把我变成了猫?

姜惠元浑身一颤。

要真是这样,我还能顺利变回人类么?

 

“小猫咪,你在想些什么?怎么不叫啦?”

宫脇咲良打开笼子门,将姜惠元抱了出来。

 

“喵!”

Saku酱,我是Kang酱啊!

 

“这猫是什么品种啊?”矢吹奈子走到宫脇咲良身边,揉了揉猫咪的脑袋,“不是折耳猫,也不是曼康基,难道是布偶?”

 

Saku酱、Saku酱,你快看看我,我是你女朋友啊!别再纠结品种啦!

这一刻,姜惠元似乎忘记了,自己昨天才刚刚和眼前的少女“分手”。

 

现在她能感知到的只有愤怒——你怎么连自己的女朋友都认不出来啊!

因为这种莫名的愤怒,她准备狠狠咬宫脇咲良一口,给她点教训。

 嗷~呜~!

……

啊、被轻巧地躲过了。

太失败了!

 

“这猫脾气好差,肯定不是布偶。”矢吹奈子补充道。

 

宫脇咲良控制住猫咪的后颈,确认它无法挣脱后,掀起了它的尾巴。

奶油色的小屁/屁,以及粉/嫩的菊/花,暴露在空气当中。

 

色狼!变态!臭流氓!

啊啊啊啊啊啊!我已经嫁不出去啦!!!!!!!

 

“布偶猫几乎没有纯色的,你看这只猫,它浑身都是奶油色,挑不出一点杂色。”

 

不要想太多,咱们的Kura欧尼呢,真的只是在确认这只猫身上没有杂色哦!

 

姜惠元泪眼汪汪。

 

啊咧?好奇怪。宫脇咲良想,这猫竟会因为这种事而流眼泪?

而且它流泪的姿态,有点过于拟人化了……

 

“这猫虽然脾气不好,但颜值可是够高的。又是纯色,又是长毛,也许是波斯猫?”

“Nako,波斯猫都是大扁脸,而且也不会有紫色的眼睛。暹罗猫倒是有紫色眼睛的,可这只猫明显不是暹罗。”

 

宫脇咲良紧蹙眉头,盯着怀中的猫咪,陷入了沉思。

 

“连最懂猫的Saku酱都认不出来吗?”矢吹奈子眼珠一转,突然笑道,“该不会是Kang酱变成了猫吧?”

说完,她马上摇了摇头。

这里是现实世界,又不是什么灵异古怪类的小说,kang酱也不可能是《哈利波特》中的阿尼马格斯,人变成猫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吗!

 

“是吗?你是Kang酱吗?”宫脇咲良突然发问。

“Saku酱?”矢吹奈子一脸懵逼。

 

“喵喵喵!”

姜惠元立刻忘记自己刚刚还在流泪,迫不及待地叫了以起来,一边叫,一边往宫脇咲良的脸上、嘴上蹭。

是我是我就是我!Saku酱你总算是发现了!Nako干的漂亮!

 

宫脇咲良放开猫咪的后颈,将它抱了起来,注视着它的眼睛。

 

看到这一幕,矢吹奈子瞪大的眼睛:“Saku酱,我只是在开玩笑,并不是认真……”

 

“你还记得昨晚对我做过什么吗?”无视了矢吹奈子,宫脇咲良再次发问。

话音一落,姜惠元就扑到宫脇咲良的肩膀上,做出啃咬的姿态。

 

矢吹奈子彻底说不出话了。

Kang酱……难道真是阿尼马格斯?

 

权姐那边,还在就先报警还是先告诉经纪人这个问题争论不休,这边的HKT叔侄俩已经搞定了问题的根本。

 

“恩菲欧尼,Saku酱和我,已经找到kang酱了哦!”

“在哪?”听到矢吹奈子这句话,权恩菲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把身边几个姑娘吓得不轻。

 

“在这里。”矢吹奈子指了指宫脇咲良怀中的猫咪。

“Nako,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权恩菲语气低沉,看起来是真的动怒了。

 

“Nako没说谎,这只猫确实是Kang酱。”宫脇咲良一边撸/猫,一边笃定道。

那只猫咪乖巧地趴在她的怀里,眯着眼睛,似乎十分享受。

 

就连Saku酱也……?

 

“一人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宫脇咲良推理道,“就算红外记录仪出了差错,Kang酱也不可能不换衣服、不带钱包、不带手机就出门。只要把昨晚的录像调出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但是这、这种事要怎么跟经纪人解释?”金珉周担忧道,“只有经纪人才有权调取宿舍的录像”。

看样子,她已经相信了宫脇咲良的话。

想想也是,同伴变成动物这种事,总比宿舍闹鬼要强。

 

“最该第一时间通知的,不是警察,不是经纪人,而是Kang酱的父母。”宫脇咲良沉思道,“咱们生活在一个理性且崇尚科技的现代社会,这就意味着,如果一个人能变成猫,其中必有理性的缘由。”

 

“也就是说,Kang酱的父母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李彩燕试探性地问道。

“不错!”宫脇咲良点了点头。

 

“恩菲欧尼是队长,这件事由你来告诉Kang酱的父母,最合适不过。”

“至于其他人,大家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像平常一样,做好自己的事,千万别被外人察觉到异常。”

 

“至于我吗!”宫脇咲良两眼放光,“为了欢迎这只kang喵,我准备先带她洗个澡。”

“喵?”姜惠元一脸惊恐,开始不停地挣扎。

 

然后……

然后她就被自家前女友揪住了命运的后颈,像条死狗一样被拖进了浴室。

 

李彩燕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Nako,Saku酱是不是有点儿抖S?”

 

“彩燕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Saku酱在HKT一直都是腹黑人设,连Sashi都被她S过呢!”矢吹奈子一脸纯真地回答。

“这样啊!”

 

那么光北,祝你好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