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旻

5402浏览    281参与
鱼扎子
  啊啊都是草稿流

  啊啊都是草稿流

  啊啊都是草稿流

薄地精

小布朗尼游记·大梁篇(开坑文案)

原著向的小梗和一点想象,视角是异国游人小布朗尼,李铮的朋友。此篇开始时间线为太始帝十二年,李铮归国。偏群像日常,适宜下饭浅看。

灵感来源于正在考四级的好兄弟,他想看顾大帅是如何操着礼貌英语问候使节的。为了教会兄弟英语,我尽力了。

—————————————————

这是小布朗尼头回来到大梁,一路上听自己的皇太子朋友絮絮叨叨他家的美好,耳朵就快要生茧。临近海关,一搜接引的巨鸳冒着排排蒸汽从天缓缓而降,随李铮返回的船队上一时间人声鼎沸。待火翅逐渐冷却,小布朗尼第一眼瞧见的,却并非是传说中的“黑鸦军团”,而是围栏边斜倚着的那个风流绝代的侧影。

那日天光正好,海风微凉。那人却只着一袭白色单衣,......

原著向的小梗和一点想象,视角是异国游人小布朗尼,李铮的朋友。此篇开始时间线为太始帝十二年,李铮归国。偏群像日常,适宜下饭浅看。

灵感来源于正在考四级的好兄弟,他想看顾大帅是如何操着礼貌英语问候使节的。为了教会兄弟英语,我尽力了。

—————————————————

这是小布朗尼头回来到大梁,一路上听自己的皇太子朋友絮絮叨叨他家的美好,耳朵就快要生茧。临近海关,一搜接引的巨鸳冒着排排蒸汽从天缓缓而降,随李铮返回的船队上一时间人声鼎沸。待火翅逐渐冷却,小布朗尼第一眼瞧见的,却并非是传说中的“黑鸦军团”,而是围栏边斜倚着的那个风流绝代的侧影。

那日天光正好,海风微凉。那人却只着一袭白色单衣,领口松散的敞着,宽肩如松,将将撑着件靛蓝外袍。远观那人姿态,懒而不散,妖而不媚,傲骨似醉。

一时间耳边的所有嘈杂都仿佛隐了去,阳光眩目——小布朗尼从未见过这般将吟游诗人、骑士,悍匪和贵族等诸多气质糅合成一派天衣无缝的人。

“臣顾昀,特来接应太子殿下归国。”顾昀拢袍走下,发间金链迎风轻舞。他一双锐利的眸子轻轻扫过船上西洋众人,目光最后定格在为首的李铮身上,这才露出些许笑意来。

李铮怎敢劳驾大帅,拎起包裹便跳上了自家巨鸳,标准地躬身辑手:“大帅安!铮此番远游,收获颇丰…”

接引的人换着外语的连声询问,打断了小布朗尼的愣神,这英吉利少年遂赶忙操起一口地道的梁语,倒给一众使者喂了一惊。

上了巨鸳,小布朗尼手搭莲蓬,远眺远去的海平面,一时间感慨良多。——尤其是关于这位大梁国柱的。

薄地精

关于喜欢顾昀的人太多长庚吃醋那点事

沿原著无他私设,人物算甜甜,ooc算我的。

时期:表白心迹后的雁亲王庚x休沐侯爷昀。

不太考究的婴儿车日常,慈祥喂饭.jpg。是段子!段子!

如有认真纯属水到渠成(手动狗头)

非新,旧文补档。

——————————————————

众所周知,京城很多人喜欢顾帅喜欢的要疯。

不止京城,该是整个大梁,都很喜欢顾帅。

长庚表示很不爽,很想一个一个揍过去。可这一天天的不省心的,要揍得人太多了,咋办呢。雁亲王阅尽四海可不是盖了帽的,很有自己的办法。

于是一日休沐,长庚仔细打扮一通,对镜扶冠,悄摸摸地模仿了子熹醉后的风流神韵和某曹大娘子的哀婉凄态,再加之浑然自成一派的温雅如玉气质,生生是...

沿原著无他私设,人物算甜甜,ooc算我的。

时期:表白心迹后的雁亲王庚x休沐侯爷昀。

不太考究的婴儿车日常,慈祥喂饭.jpg。是段子!段子!

如有认真纯属水到渠成(手动狗头)

非新,旧文补档。

——————————————————

众所周知,京城很多人喜欢顾帅喜欢的要疯。

不止京城,该是整个大梁,都很喜欢顾帅。

长庚表示很不爽,很想一个一个揍过去。可这一天天的不省心的,要揍得人太多了,咋办呢。雁亲王阅尽四海可不是盖了帽的,很有自己的办法。

于是一日休沐,长庚仔细打扮一通,对镜扶冠,悄摸摸地模仿了子熹醉后的风流神韵和某曹大娘子的哀婉凄态,再加之浑然自成一派的温雅如玉气质,生生是好一副静听松风图。这才满意的收整衣襟,找顾大帅说理去。

顾昀一见这小崽子如斯花枝招展便心到不好。果不其然,貌美如花的雁亲王甫一进屋便没由来的絮叨起来,温柔关心的程度叫顾昀听了头皮一麻。

“怎么着了今日,我招惹谁了?”顾昀心里嘀咕,面上却不好直问,只得耐着性子且极富有求生欲地回话。

茶过三旬,终于话及重点,这温吞的京城新贵把盏垂眸,活像哪家的大姑娘被登徒子坏了清白般地开口:“子熹为何不好好看看我?京城的春色撩人,便不记得塞外冬晨的启明了?”

顾昀再不开窍的脑子此时也是转明白了,合着是近日休沐,上街时被一群大姑娘追着掷果盈车,估摸着当时不好驳了姑娘面子,多敷衍了一会儿,就挨传了“美谈”。可有人分不出好赖,放错了自个儿的位置。后有甚者以顾昀温和而待自居,零零总总不知是哪个碎嘴巴子,竟将这种事传到雁王耳中,亏了雁王自幼涵养无双,身边人一听都要感叹忒不要脸!

通常单放在顾昀身上,这事是不往心里去的,可他深知长庚思虑重,这会怕是已经郁结于心,有损心神,没由来一阵心头火起。

事已至此,其他都不显重要,人得先哄好。

“本侯三生有幸,得见过了漠北飞鸿,长夜晨昏。这京城的风月甚好,再如何能入的了眼不成?”顾昀说着,双手虚虚捧住了长庚的脸,目光如炬,认真承诺,“小美人儿既已如此费心装扮,不若随了本侯,保你荣华富贵。”

长庚被他的目光灼了一瞬,满腔的委屈早就化为乌有。

顾昀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微红的耳垂,只觉可爱至极。实在没忍住,戏谑地捏了捏,又很快松手,做贼似的帮人把方才散落鬓边的一点碎发撩至耳后。

他指尖带着丝丝凉意,带电一般,直摸的长庚浑身战栗。可长庚此时顾不得克制这些,脑海中一片空白,回荡着“漠北飞鸿”,正正对上自己的封号,这要命的油嘴滑舌!

长庚气恼万分,又奈何对这人的风流情话喜欢得紧,手上动作仓促,着急忙慌地给自己倒了盏茶,深吸一口气,就着茶水,吞下了这该死的羞怯。

只见狼崽子意气未脱的眼神直直地锁定着猎物,半晌才道:“顾侯爷铮铮君子,此话一出非同儿戏,若反悔…” 

顾昀在心底稀罕,突然怀念起长庚小时候一撩就说不出话的可爱来,“他这是长本事了吗?”

“若是反悔,顾某人就天……”话音未落,对面人就惊的起身捂住了他的快嘴,眼含心疼:“子熹,不必。”

塌上小小茶桌被对面人的突然起身撞歪在一边,茶盏倾倒,眼见一壶热水就要洒出。俩人几乎同时伸手去扶,指尖在半空中打了个照面,终究是顾昀更胜半筹,灵蛇一指,推拉间卸了长庚腕上的力,食指顺利勾住壶把,稳稳放在桌上。

但洒出的零星热茶却还是把人手背烫了个结实,顾昀缩了缩手,不着痕迹地背在身后。此时嘴上却不饶人,伸出舌头,暧昧的在长庚捂过来的手心上舔了舔,复又打了个转。

被捂住了嘴的顾花此时更显得眉眼风情,含笑生晖。

长庚被他舔得痒到了心底,终是再难克制。于是俯身上前,一腿将人劲瘦的腰卡在原地,一腿堪堪卡在顾昀的两腿间。两唇仅隔一掌,炙热的呼吸在指缝交汇纠缠。

顾昀看着青年深邃的眼窝中因紧张而轻轻颤抖的眼睫,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化开了,伸出未伤的手在人后颈轻抚,声音稳当而磁性:“我喜欢你。”

经年累月的荒芜之地一夜间遍生苍松翠柏,华石清泉。长庚抬眸含笑,一时间一双眉眼飞扬舒展,皎若凤栖梧桐,黑沉沉的,似乎能收进一夜星光。

他不禁奢求再多一些,闹脾气似的咕哝:“义父喜欢谁?再说一遍?”

顾昀看着那双星眸,认命地在心底喟叹。他拥紧了长庚,一字一句,说得极慢:“我,顾昀,喜欢长庚,心悦长庚,相思长庚……”

话音未落,唇瓣已然被这小狼崽子咬住,余下的只有热枕的呼吸和断续的轻哼。

足够了,已经足够了。他想。

满城花开正好,闹得春风不骄。

———————————————

今天的春风也很和谐呢

薄地精

【大梁娱乐】李旻访谈版

 ooc预警。访谈自叙der李旻视角。

 一个补档,非新文。

——————正文如下——————


叙述人:李旻

性别:男

职业:李氏集团少董,经济学家,全国政协常委,财阀ceo,国家一级剑术运动员,国家特级插花艺术家,国家二级茶道师,国家宗教文化研究学会荣誉会长,中医执业医师,米其林三星级大厨

身高:191(穿鞋)

体重:82kg(匀称壮实的型男)

情感状况:已婚


非常有幸来到这次的访谈节目为大家分享…咳(耳根微红),我和义…咳(脸爆红),我和子熹的婚姻生活。

子熹当初决定终身以娱乐圈为主业我是很不乐意的,水太深了…搞得我每天那个提心吊胆啊,不得不开着小号上超话去深扒......

 ooc预警。访谈自叙der李旻视角。

 一个补档,非新文。

——————正文如下——————


叙述人:李旻

性别:男

职业:李氏集团少董,经济学家,全国政协常委,财阀ceo,国家一级剑术运动员,国家特级插花艺术家,国家二级茶道师,国家宗教文化研究学会荣誉会长,中医执业医师,米其林三星级大厨

身高:191(穿鞋)

体重:82kg(匀称壮实的型男)

情感状况:已婚


非常有幸来到这次的访谈节目为大家分享…咳(耳根微红),我和义…咳(脸爆红),我和子熹的婚姻生活。

子熹当初决定终身以娱乐圈为主业我是很不乐意的,水太深了…搞得我每天那个提心吊胆啊,不得不开着小号上超话去深扒细究。不过看到那么多人坚定地喜欢他我就放心了。

可是我也经常性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花边新闻,看完后我真是控制不住的又气又委屈,但子熹他平时通告很忙,我不忍心因为这些无理取闹的小脾气就打扰他。

唉,糟心。

可这又是他最大的爱好,并且他的作品真的很棒。没办法,随他开心就好,可别累坏了。

我是有些马甲…那个id叫长庚的粉头就是我,坦白了,不必再扒。

我打小就认识子熹,一路看着他从童星到新生代武打小生,再到国宝级电影演员,可以说是看他的片子长大的骨灰级铁粉和老公了。哦对了,我必须在这里辟谣!前任瓜分手瓜离婚瓜暧昧瓜…等,通通不存在,只有我!只有我!只有我!(微微别过脸去)

说到那些乱七八糟的破瓜…居然还有人质疑子熹武打戏是替身?!还有什么,包养?!

呵。(黑脸)烦请那些网络上的黑子们注意点。若不是子熹脾气好,不在乎也从不跟我说这些糟心事……但不代表我不知道,哼。你们就是在和整个李氏集团为敌。

我永远忘不了头一回见着子熹的情形,是很多年前在北疆边境的雪地里。我幼时命途坎坷,并非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少爷,不过事已过去,细节便不透露了。很小我就喜欢他,咳…不是那种喜欢啦(脸红),只是单纯的追星少年。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着县城大屏幕上放的子熹的武打片,可真帅啊…每每支撑不住时就想着:世上还有那样的大英雄,我也能成为那样棒的人吧,一定能。

可我那天实在是抗不过去了,好在子熹来了。那会儿约莫是雪地里冻久了,视线模糊,没有看清那是我喜欢了很久的大英雄。唯记得他的那个怀抱,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温暖得…让人至今想起来都快要落泪。

后来他就带着我进剧组照顾着,其实说起来该是我照顾他。子熹他哪哪都好,就是养病方面太不让人省心了。明明身体差的要命,耳目时而不清,却还是吊着口药汤坚持拍戏。可每当他不想喝苦药,用那双迷雾一般的桃花眼看着你时,眼角和耳垂上的朱砂小痣会说话似的勾人(脸红)。反正我的所有凶话在他面前是再也没出口过。这样胡闹得可爱至极的人…爱不够恨也不忍,真要命。

我很早就想和他在一起了,毕竟换了旁人来,谁能有我这般精心照看好他,换了谁我都不放心。虽然……咳(脸微红)中间发生点意外,不过我俩还是在一起了(脸更红了)咳…别再问了!都一样!(爆红)

子熹他好看啊,真好看,笑的时候弯月春风似的含情,不笑的时候自带威严气场。可他明明自己也知道自个过分好看了,还一点儿也不知道收敛!总喜欢把十里八乡的姑娘们的脸逗红个遍。

哼,顾子熹。

哦是了,还格外喜欢逗我,别的时候就算了,身体不好在那瞎作的时候还逗我!有几次我真是被他弄得又气又急,我可恨死他了…

【众工作人员插嘴起哄:“我们知道,我们当时在剧组里!顾老师说:心肝过来,我给你把眼泪舔干净,呦~”】

(李旻瞬间脸红成大苹果,捂脸快又要被气哭了,过了老一会儿之后)

对不起刚刚我情绪有点激动,咳。我们的访谈继续吧。导播,等会记得把这段切掉,不然撤资。诸位都应知道出去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继续录。

我和子熹平时相处来说是非常融洽的,子熹待我特别好,从小就很好。他长我几岁,总把自己当成个长辈似的照看我,去别地拍戏时,有什么稀奇玩意总是想着第一时间带回来给我瞧瞧。有时候他会嫌我不太活泼,每天想点子给我搭配各种风格的衣物。大抵是小时不曾含着金汤匙,我向来对华丽热闹的东西看的很开,但他喜欢就行,怎么都好。嗯……喝酒不行,不吃蔬菜也不行。

媒体常写文吹我什么……少年有成,精英霸总,样样全能。其实全是子熹的功劳,他可太好太好太好了,又成名早,年纪比我大一些。我若不努力一些,如何配得上这样好的人呢?我只想抓紧一切时间机会,只要是子熹提到的,能叫他开心的,我都想去学。现在这样,我终于可以很自信的说,我迎着人潮,与众人逆流而上,终于如愿争得一席与他并肩。

至于笛子…你们别看子熹戏里高冷帅气,风流潇洒,现实里整就一个大可爱!我记得当初光顾着哄江南那家的小孩了,一时没想到子熹他也是个需要哄的大孩子(脸红),于是作为补偿我就送了一支给他。可谁知他竟然能干出来偷人小孩儿的笛子这种事!……咳,算了,他长的好看他说了算。

送笛子这事儿,我痛苦过,但从不后悔,毕竟子熹可是苦练了三年我写给他的曲子,这是我俩的定情信物!可不许再骂什么顾子熹滚出音乐圈了,他少时耳目有损,为了学会我写的曲子,已经很努力了,太感动了呜呜呜。

我俩家世上有些渊源,他顾昀是我李氏集团创始人的亲外孙,我家那一支都只是旁的不能再旁的李家外系暂代接班,子熹还是军政界掌门人顾家的独子。至于出来拍戏…那完全是一腔艺术热枕。子熹他家学丰富,是真打实战地在出精品。希望各位放尊重点,不要再乱扯什么替身瓜包养瓜了,就算把李氏集团整个…不,全天下的好东西都给他尚且不够!子熹值得!

还有好多好多……下回再说吧,时间到了,晚上集团里还有会议要开,辛苦诸位了。

补充一句,子熹他现在已经吹得很好啦!

小泥巴M
  《杀破狼》twi:weij...

  《杀破狼》twi:weijiujun1

  《杀破狼》twi:weijiujun1

烬逾
⸜(๑'ᵕ'๑)⸝⋆*

 ⸜(๑'ᵕ'๑)⸝⋆*

 ⸜(๑'ᵕ'๑)⸝⋆*

鹤扁舟

十一月·小搞了下制作诏书系列

首<敕·封为雁王诏书>

中<长庚登极改元诏书>

尾<长庚禅位太子铮诏书>

十一月·小搞了下制作诏书系列

首<敕·封为雁王诏书>

中<长庚登极改元诏书>

尾<长庚禅位太子铮诏书>

鹤扁舟

〖杀破狼手写古风手创制作之---折子款<敕制册李旻封为雁亲王诏书/隆安七年五月十六日/内鎏金色钤天子之宝·大梁皇帝之宝〗


〖杀破狼手写古风手创制作之---折子款<敕制册李旻封为雁亲王诏书/隆安七年五月十六日/内鎏金色钤天子之宝·大梁皇帝之宝〗

sweet killer.

将心殉世

我从前总担心顾帅在苍生和长庚中会选择谁

同时害怕两种结果

顾帅选长庚    应不上将军那副铁石心肠

但真舍身大义   我又对两人心疼不能自抑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     有些事是不必选择的

长庚虽不拘在小节之处“为难”子熹    几番撒娇讨宠

但真遇上大事    他也是万万舍不得顾昀孤身抵在前面的

顾昀容忍的    譬如军机敛财  ...

我从前总担心顾帅在苍生和长庚中会选择谁

同时害怕两种结果

顾帅选长庚    应不上将军那副铁石心肠

但真舍身大义   我又对两人心疼不能自抑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     有些事是不必选择的

长庚虽不拘在小节之处“为难”子熹    几番撒娇讨宠

但真遇上大事    他也是万万舍不得顾昀孤身抵在前面的

顾昀容忍的    譬如军机敛财   

长庚从不在意手段如何过激

不在意军方态度     不在意后世留他什么声名

顾昀无法容忍的     譬如窃国谋君

长庚忧心地噩梦丛生  顺水推舟做的小心翼翼

 被陷害得万般可怜(李茗殿下get)

但你要说雁王只想弄权朝堂   倾覆李氏

那又完全不是一回事

四殿下步步为营  攻心为上  收揽将心  体贴圣意

为的是国库充足,烽火票下不至于前线将士缺衣少食

而雁王几定钦差  分而化之  以身为饵  登临大堂

为的是风雪夜里,他的将军不用跪彻一身病骨

鸟尔骨虽不怜少年慧心

但幸君子立身清正  鞠躬尽瘁  为国为民

最后想提一下有人指责将军怯懦的问题

原文里我最喜欢关于将军的描述就是那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居然有人把将心当怯懦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精神内核 有千万人寄予的文心  

用现代的眼光体察古事真的很不公平

岳飞将军为何不举兵而起

诸葛丞相为何不取而代之

那些隐藏在表象之下的内核  远不止是信仰

那是真正支撑起这一个人的骨

留皮换骨  你大可一试

鹤扁舟

〖自制·典藏款隆安七年烽火票〗


创意设计:取材于明清两朝之官银票式样底蓝设色,字版为清雕刻本楷,辅以祥云双龙戏珠江海山崖纹图,显恢宏之器,简素之具,符文以为国家之债券票银以计抵合之!


文字内容:上额首为『大梁官票』是为朝廷官方所发行,左右为『天下安康/河清海晏』以示朝廷所期盼的治世状态,居中则为『烽火银准足兑计✘✘✘』意为所兑白银数额多寡,其下为说明,其右上为发行为何『字』『号』示之以列叙,其左列为『年号月日』所制!特自制之此为隆安七年第一次所发行之烽火票。后禁之,越年乃复!

〖自制·典藏款隆安七年烽火票〗


创意设计:取材于明清两朝之官银票式样底蓝设色,字版为清雕刻本楷,辅以祥云双龙戏珠江海山崖纹图,显恢宏之器,简素之具,符文以为国家之债券票银以计抵合之!


文字内容:上额首为『大梁官票』是为朝廷官方所发行,左右为『天下安康/河清海晏』以示朝廷所期盼的治世状态,居中则为『烽火银准足兑计✘✘✘』意为所兑白银数额多寡,其下为说明,其右上为发行为何『字』『号』示之以列叙,其左列为『年号月日』所制!特自制之此为隆安七年第一次所发行之烽火票。后禁之,越年乃复!

鹤扁舟

心血来潮搞了个长庚的帝室宗谱玉牒(古代版的出生证明)分朱书墨书加盖天子之宝以为入系明证😂

心血来潮搞了个长庚的帝室宗谱玉牒(古代版的出生证明)分朱书墨书加盖天子之宝以为入系明证😂

一口香菜奶盖团子_

梁史·太始本纪(李旻传)

  太始帝李旻,元和帝第四子也。少流落民间,元和二十四年,安定侯顾昀于雁回寻帝庚回京。元和帝赐名旻。时十三岁,以昀为义父。帝旻少聪思敏,加冠后袭雁北郡王爵。

      元和帝崩,太子丰即位,号隆安。隆安二年,旻与众人下江南,昀怒遂遣旻回京。旻心系天下,私离京云游四方。隆安六年,旻与昀蜀中相遇,后遂押钦犯回京。隆安七年,旻承雁北王爵。时西洋进犯,旻力挽狂澜救京城与水火。战后,加封雁王。丰设军机处,以旻为主持。旻重整京畿防务,总领六部。九月,旻一排众议推行烽火...

      

  太始帝李旻,元和帝第四子也。少流落民间,元和二十四年,安定侯顾昀于雁回寻帝庚回京。元和帝赐名旻。时十三岁,以昀为义父。帝旻少聪思敏,加冠后袭雁北郡王爵。

      元和帝崩,太子丰即位,号隆安。隆安二年,旻与众人下江南,昀怒遂遣旻回京。旻心系天下,私离京云游四方。隆安六年,旻与昀蜀中相遇,后遂押钦犯回京。隆安七年,旻承雁北王爵。时西洋进犯,旻力挽狂澜救京城与水火。战后,加封雁王。丰设军机处,以旻为主持。旻重整京畿防务,总领六部。九月,旻一排众议推行烽火票,世人称赞其才。

     隆安八年,旻推行吏治改革,以烽火票为文臣考核标准。七月,江南疫情突发,丰以旻为使暗查江南,昀同去并视察西洋军战备。时京城有贼人假借雁王旻号令群臣以叛乱,昀回京救驾。时传言旻与江南失联,丰大怒命昀下江南寻旻,幸得天神庇佑,旻平安归京。年末,北蛮使者入京,大闹宫宴,旻辞军机处职。

     隆安十年启新政,太子铮临朝听政。三月初一,贼党方氏一党叛乱,隆安帝丰死于贼人之手,崩前传位旻。时五月,西洋军大获全胜,圣地议和。

     太始年间,帝旻励精图治,国运昌盛。期间旻体恤百姓,唯人是用,世人皆称其能。太始十八年,旻传位太子铮,与昀共居江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