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暖

32758浏览    258参与
一朵影视
暖暖的微笑:李暖暖初为人师,却说话结巴惨遭嫌弃,他该如何逆袭
暖暖的微笑:李暖暖初为人师,却说话结巴惨遭嫌弃,他该如何逆袭
雪淹

  朋友画的一个简单的草稿,衣服的设计灵感应该来自于卢浮宫,主要的色调,是金色,黑色,红色和白色

  

  (这只是一个草稿,画的不是特别的精细,所以暖暖画的不是特别像)

  朋友画的一个简单的草稿,衣服的设计灵感应该来自于卢浮宫,主要的色调,是金色,黑色,红色和白色

  

  (这只是一个草稿,画的不是特别的精细,所以暖暖画的不是特别像)

音才不会欠

[all暖] 皮肤饥渴症

     文笔见谅  

     又名「快把这群吃我女儿豆腐的家伙们撵走!」

 私设ooc有 


1

“暖暖别灰心,这回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不是猫的猫型生物大喵趴在床边鼓励道。

“嗯嗯,呃......暖暖?对,暖暖,你一定可以的!”

大喵身后,你这位莫名其妙被召唤来的幽灵型生物,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地加入了鼓励。

而被你们安慰的,是坐在病床上的长发少女。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粉红色的头发上,散出温柔的光泽。

她抹去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整理好再一次看着奇迹大陆毁灭而无能为力的糟糕心情......

     文笔见谅  

     又名「快把这群吃我女儿豆腐的家伙们撵走!」

 私设ooc有 


1

“暖暖别灰心,这回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不是猫的猫型生物大喵趴在床边鼓励道。

“嗯嗯,呃......暖暖?对,暖暖,你一定可以的!”

大喵身后,你这位莫名其妙被召唤来的幽灵型生物,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地加入了鼓励。

而被你们安慰的,是坐在病床上的长发少女。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粉红色的头发上,散出温柔的光泽。

她抹去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整理好再一次看着奇迹大陆毁灭而无能为力的糟糕心情,点了一下头。

“嗯,谢谢你们,我好多了。”随后将大喵抱起rua了起来,“大喵,还好有你一直陪着我。”

大喵本欲挣扎,但想到暖暖刚刚才缓过来,就任由她揉虐了。

几秒后,暖暖才有些不好意思放下大喵,看向你:“谢谢你答应帮助我。但是......就这么从心之门和我过来,没问题吧?”

你摆了摆手:“没事,只是意识连接到了奇幻,不对是奇迹大陆,我刚刚试过了,随时都能回去的。”

暖暖脸上浮现出些许羡慕,接着目光变得坚定:“这次有你,有大喵,我能感觉到,我们这次一定能成功阻止奇迹大陆毁灭的!“


“唔......”

挥斥方遒的意气便在自己的一声闷哼下一落千丈。

好奇怪......浑身酥酥麻麻的,明明只是交表格时碰到了一下手。

医生意识到不对,及时问道:“你还好吗?”

“我......”暖暖下意识就要隐瞒,却发现自己忍不住往其他人的皮肤处看,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

她老实交待了自己的变化,接受了检查。

皮肤饥渴症......

她怎么会得这种病?

走出医院的大门,暖暖恍惚地踉跄了几步,引得大喵和你担忧的目光。

你想起方才诊断时少女因为那带着口罩帽子的护士的触摸而喘息失神的样子,哪怕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还是不由得埋怨起那护士来。

“暖暖,要不还是先去服装店买身包裹得严实点的衣服吧,还有手套。”

怎么会有人这么坏忍心欺负我们家暖暖呢?别让我知道他是谁!不然我就......

好吧,你什么都干不了。

这么一会儿时间,你已经将这个乖巧的女孩看作是女儿一般的存在了。

无痛当妈.jpg

大喵提出猜想:“暖暖,皮肤饥渴症,有没有可能是穿回来的后遗症?你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感觉不对劲?”

“也许吧。这么一说,我好像是缺了一段记忆。”


花盈镇医院内。

医生将表格和一些文件交给那位一起检查症状的男护士。护士摘下了他的帽子和口罩,露出耀眼的金发和帅气的脸庞来。

“洛昂,你刚才过分了。看看这些资料,她只是个普通的少女,那个病经不起你的恶作剧。”

洛昂翻看了几页医生给他的文件,留下句“普通?这个女孩,可是关乎世界命运的呢”便挥了挥手潇洒离去。

医生摸了摸下巴,暗道:难道我误会他了?对,洛昂看似散漫,却是心思缜密的人。刚才的行为也许是一次试探。

事实是,心思缜密的洛昂的“试探”,单纯是因为觉得少女被欺负了还忍不住贴过来的样子太过有趣可爱,而已。


  

2

李尔里德正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语重心长。

她一会儿疑惑,老师之前是这样和我说话的吗?一会儿觉得,不愧是老师,就连记忆的投影都能凝成实体。但更多时间,她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肩膀上。远离就会好很多吧,但出于对老师的尊敬、恐惧和喜爱,暖暖不敢躲开。

“真正的搭配之战,是寄托于服装之上的记忆与情感的比拼。来自内心......”

暖暖知道自己应该集中精神倾听老师告诉她的战斗方法,这样才能回忆起设计师之影的使用方法。

可是......

一下,就碰一下!

不行不行不行!

但是,投影的话,碰一下而已,老师也不会感觉到的吧?

不可以,老师一定会生气的!



早就观测到暖暖情况的李尔里德撒了一个小谎,称本体为投影。他懊恼自己不明所以的行为,更生气自己的学生明明满脸渴望却什么都没做的。

越想越气,偏偏她什么都没做错。

而且,第二次帮这个学生的时候,对方居然还说想起来是他毁灭的奇迹大陆要与他为敌!

觉得哪都不对劲的李尔里德,决定之后的最近都不应该观测她,而是该观测星星。

于是,等他心不在焉观测了星星回来,学生已经被拐了不知多少遍了。



CoCo看影视
暖暖的微笑:面对不学无术的少年,李暖暖能否成功将他们培养成才
暖暖的微笑:面对不学无术的少年,李暖暖能否成功将他们培养成才
雪淹

中秋刀子

 诶嘿~ 找了一些有关于同人梗的刀子,可能是因为没有灵感了?大家想看哪个可以评论告诉我,我会根据评论不定期更新~(如果想要一起接力写文的话,也可以的!!!!!)

  

  七日变:

双方互换灵魂七天。

在这期间之中,双方会有一方因为遭遇意外而死亡,但是他们并不会因为这个意外灵魂换回来,没有死去另一方要用爱人的身躯,活完之后的时间。


"死去的是你的一半和我的全部,留下的是两个合为一体的空,然而只需一面镜子,我就会透过你的眼睛看见自己的悲伤,唯一的安慰,是我至少能知道,若和你终老,你是什么模样…"

  (这个设定我喜欢~刀子哈哈哈…)

  

  忘爱症候群:...


 诶嘿~ 找了一些有关于同人梗的刀子,可能是因为没有灵感了?大家想看哪个可以评论告诉我,我会根据评论不定期更新~(如果想要一起接力写文的话,也可以的!!!!!)

  

  七日变:

双方互换灵魂七天。

在这期间之中,双方会有一方因为遭遇意外而死亡,但是他们并不会因为这个意外灵魂换回来,没有死去另一方要用爱人的身躯,活完之后的时间。


"死去的是你的一半和我的全部,留下的是两个合为一体的空,然而只需一面镜子,我就会透过你的眼睛看见自己的悲伤,唯一的安慰,是我至少能知道,若和你终老,你是什么模样…"

  (这个设定我喜欢~刀子哈哈哈…)

  

  忘爱症候群:

     是一种会忘记自己最爱的人的病。这种病症最奇怪的表现就是:明明是最爱的人却被忘记了,因为太喜欢所以才会想忘记。


    指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


    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

   

    得了忘爱症候群的人也不会再爱上别人,即使爱上了也会一次次的忘记。


清冷症:

    对外界刺激缺乏相应的情感反应。


    内心体验缺乏或者内心想法丰富却鲜少流露。无责任感,不会关心人,没有同情心,常常显现的是对事物无动于衷的表情。


    在内心深处,这类人大多内心深处充满孤寂和凄凉,总是对外界持不信任和不满意态度,对感人的事件怀疑,甚至拒绝感动。

  (这个就很适合李尔里德)

  

  卡普格拉妄想症:

该症状通常由于受到某种外界打击而产生。

又称冒充者综合症,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无爱得见

    你会看不见你最爱的人,即使他就站在你面前,呼唤你,触碰你,你会忽视掉他的一切。


    他在你眼中是不存在的,而只有当你不爱他了,你才能看见他

  

  大家要是还有什么好的设定和梗的话,可以告诉我~~

  

  (闪耀暖暖冷知识也是不定期更新了,我尽力,两周一更…)

  

雪淹

闪耀暖暖冷知识8

1,李尔里德不喜欢吃海鲜,是因为之前在海上漂泊的日子太久,那段时间一直在吃海鲜,所以导致现在不喜欢吃了。


2,佐森和佑果其实一个人,佑果是主主人格,因为她的父亲去世,并且自己一心向往的设计师学院,并没有录取自己心里受到崩溃,分裂出来了佐森这个人格,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剧情中,佐森和佑果的立绘从来就没有同时出现的原因。

  

3,爱衣是由夏梦露制造出来的,与微光不同,微光是一个更加全能的人工智能,而她是一个更加人性化的人工智能,并且她今年已经四岁多了

  

4,灰灰草是由夜骸制造出来的,她是由万人的内心的邪恶制造出来的,但是没有想到人内心的邪恶制造出来的是一个内心十分善良的灵魂,因此夜...

1,李尔里德不喜欢吃海鲜,是因为之前在海上漂泊的日子太久,那段时间一直在吃海鲜,所以导致现在不喜欢吃了。


2,佐森和佑果其实一个人,佑果是主主人格,因为她的父亲去世,并且自己一心向往的设计师学院,并没有录取自己心里受到崩溃,分裂出来了佐森这个人格,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剧情中,佐森和佑果的立绘从来就没有同时出现的原因。

  

3,爱衣是由夏梦露制造出来的,与微光不同,微光是一个更加全能的人工智能,而她是一个更加人性化的人工智能,并且她今年已经四岁多了

  

4,灰灰草是由夜骸制造出来的,她是由万人的内心的邪恶制造出来的,但是没有想到人内心的邪恶制造出来的是一个内心十分善良的灵魂,因此夜骸十分不满意,就把她给扔到了地上,这就是灰灰草,脸上丑陋伤疤的由来,所以莉莉斯和恶魔交易,原来是得到了一瓶祛疤膏吗?(这个冷知识来自于之前的忆海巅峰之战第一期的设计师之影卡牌剧情)

  

5,在妮尼尔的西西亚的设计师学院中的院长非常崇拜我们(搭配之神),因此他还专门在设计师学院门口为我们弄了一个雕像,而且还是抽象派的雕像…(这是来自于第二卷啊,忘了…是第几章的剧情)

6,洛洛梨目前的年龄并不清楚,但是据说她为了保证自己的面部不会衰老,一天要敷12张呼吸面膜。(这个冷知识来源于此刻)

  

7,暖暖在小时候,五六岁的时候就见过李尔里德了,并且在暖暖之后,无限的轮回依然无法拯救奇迹大陆后,李尔里德给出了她一个可以重新做回普通人的选择,说实话,那个时候我都心动了

  

晓梦六月

一千零一夜

 一个all暖。背景是一个不知道怎么描述的,架空古代西域(?)背景,私设如山,bug如山,特别是关于打仗的部分,全是私设!

最终的男主完全是因为抢笔了……

  

  暖暖常常觉得大月是个奇怪的国家。

  “神女”、“圣子”。

  神女是神明所眷顾的人。圣子是神明的转世,同时是世俗的君王。多么自相矛盾。

  她作为神女,需要远离世俗,常年呆在神殿里“赐福、为人民祈祷”。只在祭典一类的日子里出现在人前。像一个尊贵的吉祥物。

  但暖暖总觉得有些抱歉。她当然知道在大月,圣子才属......

 一个all暖。背景是一个不知道怎么描述的,架空古代西域(?)背景,私设如山,bug如山,特别是关于打仗的部分,全是私设!

最终的男主完全是因为抢笔了……

  

  暖暖常常觉得大月是个奇怪的国家。

  “神女”、“圣子”。

  神女是神明所眷顾的人。圣子是神明的转世,同时是世俗的君王。多么自相矛盾。

  她作为神女,需要远离世俗,常年呆在神殿里“赐福、为人民祈祷”。只在祭典一类的日子里出现在人前。像一个尊贵的吉祥物。

  但暖暖总觉得有些抱歉。她当然知道在大月,圣子才属于人间,神女属于神明,但她却真的受到了神明的眷顾……

   “想那么多做什么,我可只答应了庇护你。”神明冷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曾经有神明为了报恩答应守护大月八百年,祂因为意外陷入沉睡,只来得及拜托朋友至少庇护祂最后的神女。

  “最后的”这种词语总是让人有点悲伤,但神女本也变成了吉祥物,就这样消失了也很好吧。

  神殿是个很大的地方,虽然没什么人能和暖暖说话,但神明大人像只懒洋洋的大猫,暖暖并不觉得寂寞。周围无人,暖暖常常就倚靠着柱子休息打盹,祂和暖暖聊起很多东西:大齐的新帝虽然没什么开疆拓土的才能,但知人善用、开放包容;漠北王的私生子砍下了旧王的头颅,那个男人头脑精明又野心勃勃;大月圣子李尔里德也算是个人才,虽对大月不甚上心,却也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甚至是繁华……最常说的还是大齐,语言、风俗、历史,让暖暖对这个祂诞生的国度也生出了几分亲切感。

  “我的名字啊,我的名字是‘少阴’,‘少阴’是西方、秋天的意思。”

  “那你们的名字就来源于方位?”暖暖好奇。

  “还是不够聪明,方位只是其中一种而已,不过名字来源相似,一般也会有所关联了。”

  “那……祂的名字和你相似吗?”

  少阴的声音平静:“祂是南方的神明。也算是神明中的异类,歌颂感情、多愁善感,常常在人间游荡。”说完似乎还有些恶寒。

  祂却是战争相关的神明,镇守邪灵,追逐混乱。[1]

  这世间的神明不怎么插手人间,祂们的职责是维护世界的运转。可会答应朋友请求庇护大月的少阴、说着自己只答应了庇护神女的神明,却也保佑着大月的安宁。

  想着暖暖的眼神柔和。

  暖暖就这样在神殿长大。尤其喜欢神殿的藏书楼,这里有大月最丰富的书籍,还有广阔的空地。她白日在书籍里消磨时间,偶尔也遗落了写着感想的字条,晚上在空地里练习一点武术。有时也在神明大人的帮助下溜出去,尝过大月小酒馆里微甜的葡萄酒,看人们在庆典上快乐的舞蹈……这些和大月的神女无关,却和大月的子民有关。

  她最常在藏书楼遇见的是李尔里德,他看的东西很杂,有时甚至是一张字条,暖暖不知道他为什么也会露出笑容。他看过与暖暖重合的书籍,看神秘莫测的天文记录,也看那些暖暖看着犯困的高深数学书籍。比起圣子,更像一位真正的学者。

  每次遇见,李尔里德总是矜持地对暖暖轻轻颌首,暖暖也对他点点头,像是有些熟悉的朋友。阳光温柔地洒进来,他们就静静地对面坐在一起,也不互相打扰。他实在有一张冷淡又颇具距离感的美丽面庞,暖暖也从不与他搭话,也错过了青年偶尔发呆不在书籍上的眼神。

  莫笛有时来藏书楼找李尔里德,他是个和善的年轻人,也是个优秀的音乐家,却是李尔里德的“心腹”。暖暖曾遇见他兴致来了在街边弹琴,是支民间的小调,像个流浪的音乐家。有瞬间她怀疑莫笛认出了她,莫笛却神秘地向她竖起食指在唇边一笑,反倒是像让暖暖给他保守秘密一般。

  平心而论,暖暖感谢李尔里德,因为他,她能安心做一个注定被抛弃的神女,大月的子民才有现在轻松的笑脸。但李尔里德也是与她一样被金笼锁住的鸟,只是暖暖已经愿意永远忍受这样的生活,李尔里德却随时准备好了冲破束缚。他所渴望的,是追寻某种无止境的东西。

  也许某一天,他就会在做好一切后备准备后展翅离去,暖暖想,到那时,她一定会祝福他得到自由——虽然现在她也祝他自由。

  说回藏书楼,因为神明大人的缘故,暖暖有时候晚上在里面练习些兵器,意外的很有天赋。少阴点评:“缺少实战,如果在大齐,说不定还能混个将军什么的。”暖暖对此就当个兴趣发展,并不很热衷,但神明大人非常理直气壮:“我的神女怎么能连点武都不会!”

  暖暖:……好吧。

  还是坚持下来了,休息时练一练隐匿气息,还是挺有趣的嘛。她苦中作乐地想。

  今晚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一个青年气定神闲,像是在自己的地盘一样缓步,饶有兴趣地扫过书架上的古籍孤本,暖暖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他背后,剑尖已抵住了他的腰。他心中一惊,几乎是直觉就迅速躲开转过身来,反倒把暖暖吓了一跳,叫对方看出了她不擅实战的底细。

  暖暖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是什么人,竟敢夜闯神殿藏书楼!”

  青年上下打量了一下暖暖,嗤笑:“大月的神女平时跑到酒馆喝酒,晚上在藏书楼练剑?”

  暖暖冷静下来,又细细看了他的服饰:“大齐的人就可以跑到别人的藏书楼里来当小偷?”

    “你认得出我是哪里人?”青年似是有些惊奇地挑了一下眉毛。

  暖暖疑惑地看他一眼,“……很明显吧?”

  “是啊,很明显。”

  可即使是他这样懒得掩饰,认出来的人依旧是少数。

  青年一下子笑了,他本就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一下也就改了主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萧纵,是个云游四方的剑客。”

  暖暖态度也不由缓和:“既然是剑客,你晚上来这里做什么?”

  “听闻大月神殿的藏书楼藏有大量孤本,我一时心痒。如有冒犯,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如果你好奇——虽然有些孤本看不到,向神殿申请也可以满足大部分需求了。”

  萧纵一改态度的诚恳:“非常抱歉。”

  暖暖也再生不起气,甚至还莫名其妙地就和他攀谈起来。

  自此后,暖暖算是有了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她有时溜出去找萧纵玩,也谈起各地风俗,奇技淫巧,剑术切磋。萧纵常年在外有力又洒脱任性,暖暖虽很少与什么人交手,却有自己一番独到的见解,相处也算融洽。

  隐蔽的小酒馆,也不少佳酿。这是短暂自由的时刻,暖暖熟门熟路地踏进酒馆,萧纵已经在那里了。他有些熏然地向暖暖举杯示意:“你来迟了。”又是一杯下肚。

  “我……先饮一杯!”

  暖暖笑着在他对面坐下:“冰封的净海怎么样?”

  “无缘得见。不过尝到了好酒、可惜琥珀光[2]在路上洒了,”萧纵顿了一下,“春日的杏花倒是烂漫,我便先回来了。”

  “……是吗?”

  他喝酒的样子很有些潇洒的豪放,拿起酒壶就仰头灌入喉中,酒液飞溅。暖暖小杯啜饮着,也有些醉了,面上晕开两朵红色。她枕在湿了的袖子上,透过朦胧的醉眼,恍惚看见红色的大鸟哀鸣着飞过湛蓝的天空……

  这天暖暖独自饮酒[3],从酒馆出来的时候,她听见杂乱的脚步声跟在身后,转身拐进一个小巷,脚步又突然消失。她有些疑惑地走出去,抬头撞见一张俊秀的脸,轻微地皱着眉,声音低沉:“独自一人,就不要走什么小巷了。”

  他的耳朵比常人略尖,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耀,有些像少阴给她讲过的西方的精灵。身上却有种冷冽的、仿佛北风呼啸而过的气息。

  “扑通、扑通。”

  暖暖愣愣地点头。“啊,好的、谢谢。”

  ——这是暖暖和墨丘利的初见。为表感谢,暖暖送他一块碎玉,后来墨丘利又以太珍贵为由还给了暖暖。他说他是来自漠北的商人,来大月考察草场,暖暖告诉他自己是神殿的侍女。

  可惜墨丘利刚刚转身离开,暖暖耳边就响起神明大人冷淡的声音:“小心。”她发热的大脑冷却下来:“是漠北的探子吗?”

  “不,是一个你‘认识’的人。”头脑精明、野心勃勃……

  这件事也许是偶然,但接近却是精心设计。

  一场心动就此洗白。

  “唉……”暖暖有些头疼地抵住额头。“他知道我的身份吗?”

  “你说呢?”少阴的声音有点幸灾乐祸。

  “呜呜呜,什么英雄救美,果然都是假的……”

  “好了,好了。”暖暖感觉到有风轻柔地拂过她的头发。“想想他的目的你要怎么应对吧。”

  “我只是一个吉祥物神女啊!”暖暖委屈。

……

  “我吗?我不太相信这些神明之类的东西。”墨丘利冷静地点评。“你相信这种骗人的神话吗?暖暖。”声音中似有蛊惑。

  如果真的不信的话为什么要来骗我呢?墨丘利啊墨丘利。暖暖有些迟疑地摇头:“可是,这个故事真的流传了很多年哦?神殿的藏书也是这么记载的呢!”心里有些敬佩地对少阴说:要不是知道他的目的,我一定会被骗过去的……

  少阴:……可以想象。

  “但神明的恩赐?也许只是一种能帮助土地增加储水的东西呢。”墨丘利似乎有些轻蔑地一笑。

  的确有一些沾边了,传说中让大月的泉水不竭神赐药物……

  半真半假才是最好的谎言……暖暖在心里默念着完善说辞。

  面上却似毫无所觉地做出在回想的样子反驳:“当然可以啦!传说贡山东的山谷里就有这样的草药呢,那里以前是个矿山哦。”她慢慢补充着。不过最近出了点问题呢……她又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当然,这也只是传说啦。”

……

  “墨丘利大人!”黑鹫担心地扶住受伤的墨丘利。“我们休息一下再回去吧!”

  “不必。”墨丘利冲他摇头,“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散播出去,大月所谓的神明庇佑,不过是个骗局!”

  暖暖……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真的、假的,又能如何呢?

  次年二月,漠北军挥军南下,不到十日就攻破了边城,之后又连破三城,一时人心惶惶。为了稳定军心,李尔里德决定亲自出征,临走前,他来到神殿,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沉默。

  “我会赢的。”他清冷空灵的声音沉稳可靠。

  “嗯。”暖暖注视着他的背影转身离去。

  “他会赢吗?”暖暖第一次这样在心中向神明询问。

 神明这次却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 “也许会,也许不会。”

  也许是李尔里德把他们“惯坏了”,边关告急,贵族们却还在互扯着后腿。

  “墨丘利带人从背后绕过来了,直奔大月王城。”萧纵带来了可怕的消息。

  “什么?!”暖暖闭了闭眼:“拜托你,把这个消息传给李尔里德。拜托了……萧六[4]。”

  萧纵凝视着暖暖紧绷的面庞,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答应:“好。”

  很多贵族已经望风而逃,暖暖临危受命,勉强整合了剩下的兵力死守王城,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没想到真的有机会做一回将军了。”暖暖对着少阴自嘲。神明的声音中不乏痛苦:“这件事牵扯太大,我不能插手。”

  “没关系,”暖暖安慰祂,“我会成功的。你会守护我的,对不对?”

  “走吧,暖暖,离开这里,你不欠他们什么!”

  暖暖沉默着。

  墨丘利没料到暖暖竟然出面死守王城,还能稳住不动如山,不论怎样也不上当,一时也成了困难,神殿里的探子他还不想贸然动用……

  还有一天……暖暖问了神明李尔里德的进程在心里默念。

  她近来很累,但还是硬撑着处理事务。神殿的侍女捧了一杯茶来,站在她身后低声说:“神女大人,休息一会吧。”暖暖摇头,喝了一口茶水。

  不对!

  突然一把匕首从背后刺进她的心脏。

  “神女已死!”有声音叫嚷着,一阵喧哗,不知是谁打开了城门。

  是谁!墨丘利鹰一样锐利的眼神射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萧纵不管不顾向神殿的方向。

  李尔里德回来了,场面一时混乱。他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一向感情淡薄,此时却有种疼痛难忍的感觉。

  几方人马已经厮杀在了一起,一片混乱。

  萧纵心中愤恨,他小心地护住暖暖,在城墙上大骂:“好啊,好啊!什么圣子、漠北王,都是一群废物!”之后便消失不见踪影了。

  暖暖再次醒来时,看到的却是萧纵。高大的银发青年就立在她身侧,他还是回来了。神明最终还是保护了她,让她假死脱身。

  “你愿意和我去看静海的杏花吗?”萧纵问。   

  云霞一般的,粉色的杏花。

  暖暖望向他,突然撞进他低垂的眼眸。

  听说莫笛成为了大月新的圣子,李尔里德不知所踪[5],听说墨丘利惜败于大月……然而这些都与她无关。

  神明的声音在她心中回荡:“等待你的神明已经不会醒来,大月不再与你有关,你早就自由了。走吧,暖暖,跟随你的心。”

[1]两个神明的设定参考了一点四象里的朱雀和白虎。

[2]酒名,私设和暖暖眼睛的颜色很像。

[3]私设暖暖会喝酒来获得一些自由的感觉。

[4]借用的奇暖萧纵在师门的排行。

[5]私设李尔里德尽了世俗的责任后成神了。

雪淹

诗的翻译

是我上一篇写的英文诗的翻译

先放一下英文诗

I'm going to wrap a bunch of flowers for you

Bright red roses and corn poppies

I stroked the petals of the red rose is

It's like your lipstick ...

是我上一篇写的英文诗的翻译

先放一下英文诗

I'm going to wrap a bunch of flowers for you

Bright red roses and corn poppies

I stroked the petals of the red rose is

It's like your lipstick lips and your soft eyes

I stroked the corn poppy 

Layers of petals

With the morning dew on it

And in the layers of petals

Is the heart of a lover

When you get it and you touch it

When you run your hand over each petal

Can you feel your touch on my true heart?

I wrapped the two flowers in paper

The night will drive away the lies of the day

I'll tell you in the dark


And in the church by day,

A lie in the lily of the valley will be crushed.


You're with me

Dissolve into the

 crystal sky

it's a Blaze of the Future

a Bond of our Love...


May God forgive My white lies


For our Love, For the world of tomorrow...

  

  

我打算为你包一束花

鲜红色的玫瑰和虞美人

我抚摸着红玫瑰的花瓣

它犹如你涂上口红的唇和你柔情似水的眼眸

我抚摸着虞美人

层层叠叠的花瓣

上面还带着晨露

而在层层叠叠的花瓣中

是一颗恋人的真心

当你拿到它,抚摸它时

当你的手抚摸过每一片花瓣时

你是否能感觉到你在触碰我赤诚的心脏?

我用纸将这两种花包住

我会在黑夜向你表白


而那白昼教堂中,

在铃兰花丛中的谎言,则会被粉碎。

你与我一同

Dissolve into the

 crystal sky

(消散在水晶色的天空之中)

it's a Blaze of the Future

(这是照亮未来的烈焰)

a Bond of our Love...

(是我们的爱之羁绊……)

May God forgive My white lies

(愿神明能宽恕我的善意之谎言)

For our Love, For the world of tomorrow...

(为了我们的爱,为了世间的明天…)

  

PS:我之所以选红玫瑰和虞美人,是跟他们的花语有关的。红玫瑰代表着是每天都爱你,虞美人是生死相随(不过他的花语很多,这个只是其中一个)

还有最后说的不是百合,是铃兰。我看过翻译。很多翻译都把最后一句写成百合,之所以说是谎言铃兰,是因为铃兰虽然代表着幸福,可铃兰有毒。

后面的几句英文是灵感来自于闪耀暖暖今年520的闪阁曲,不过做了一点稍微的改动。

雪淹

诶嘿,整个活


I'm going to wrap a bunch of flowers for you

Bright red roses and corn poppies

I stroked the petals of the red rose is

It's like your lipstick lips and ......

诶嘿,整个活


I'm going to wrap a bunch of flowers for you

Bright red roses and corn poppies

I stroked the petals of the red rose is

It's like your lipstick lips and your soft eyes

I stroked the corn poppy 

Layers of petals

With the morning dew on it

And in the layers of petals

Is the heart of a lover

When you get it and you touch it

When you run your hand over each petal

Can you feel your touch on my true heart?

I wrapped the two flowers in paper

The night will drive away the lies of the day

I'll tell you in the dark


And in the church by day,

A lie in the lily of the valley will be crushed.


You're with me

Dissolve into the

 crystal sky

it's a Blaze of the Future

a Bond of our Love...


May God forgive My white lies

For our Love, For the world of tomorrow...


再让我出个题吧!

  

1. What kind of flowers do I have to wrap?

2。What is wrapped in the petals of the Popsicle?

3. What is their relationship as inferred from the passage?

4, finally disappeared in what kind of sky

  

  

  翻译后天发~

ଘ(੭ˊᵕˋ)੭* ੈ✩💦🐳

灵感来源于“衿鲤dwj”找原本音频有点麻烦。所以是自己配。


灵感来源于“衿鲤dwj”找原本音频有点麻烦。所以是自己配。


雪淹

闪耀暖暖冷知识七

1,墨丘利今年已经127岁了,虽然听起来很大,但是在精灵也算一个青年人了,并且在他设计红毯套已经60多岁了。

  

  2,夜宵喜欢吃咸豆花,而且特别喜欢吃辣,连生日蛋糕也要选辣味的…

 (突然就很好奇这个蛋糕口味如何)

  

  3,夜宵曾创造过一个奇迹大陆上没有出现过的怪物,那个怪物很大,并且讨厌黑暗,怪物失怪后,夜宵亲手杀掉了它。(白切黑…)

  

  4,包括方舟上的宙和海,宙喜欢摇滚音乐,而且这个摇滚音乐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理解…而海也有一点点白切黑的感觉。

  

  5,左一男女通吃,奇迹大陆上的很多男人都是左一的前情人。

  

  6,暖暖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

1,墨丘利今年已经127岁了,虽然听起来很大,但是在精灵也算一个青年人了,并且在他设计红毯套已经60多岁了。

  

  2,夜宵喜欢吃咸豆花,而且特别喜欢吃辣,连生日蛋糕也要选辣味的…

 (突然就很好奇这个蛋糕口味如何)

  

  3,夜宵曾创造过一个奇迹大陆上没有出现过的怪物,那个怪物很大,并且讨厌黑暗,怪物失怪后,夜宵亲手杀掉了它。(白切黑…)

  

  4,包括方舟上的宙和海,宙喜欢摇滚音乐,而且这个摇滚音乐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理解…而海也有一点点白切黑的感觉。

  

  5,左一男女通吃,奇迹大陆上的很多男人都是左一的前情人。

  

  6,暖暖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见过李尔里德了。在奇迹暖暖之后,暖暖的每一次轮回里,他都有参与帮助过,他应该是在暖暖系列中,除了暖暖的家人,还有玩家之外,陪伴暖暖最久的npc了。

雪淹

闪耀暖暖冷知识六

1,左一曾经是墨丘利的俘虏,曾经的墨丘利非常看不起左一,结果没有想到,左一最后完成反杀,和自己成为了敌人。


2,秦衣在外有很多假名,就比如他不被定义那一套,剧情里他就有一个假名,在接近夜宵的时候,他也用了假名,秦云,只不过夜宵不关注外面发生了什么,根本就没有认出来。


3,一衣红雪的幻阁套的语音里,有偷偷暗示过她暗恋洛昂。


4,今年的520双闪阁,魔女套里的瑟琳娜,最后是和一个草药学著作的作家在一起了,他们的后代是如今灰灰草的好友之一,具体名字我忘了…


5,夜宵是从方舟离开的一个设计师之影,从目前给的剧情来看,她至少有300岁以上了。


6,墨丘利的爸爸因为权力抛弃了...

1,左一曾经是墨丘利的俘虏,曾经的墨丘利非常看不起左一,结果没有想到,左一最后完成反杀,和自己成为了敌人。


2,秦衣在外有很多假名,就比如他不被定义那一套,剧情里他就有一个假名,在接近夜宵的时候,他也用了假名,秦云,只不过夜宵不关注外面发生了什么,根本就没有认出来。


3,一衣红雪的幻阁套的语音里,有偷偷暗示过她暗恋洛昂。


4,今年的520双闪阁,魔女套里的瑟琳娜,最后是和一个草药学著作的作家在一起了,他们的后代是如今灰灰草的好友之一,具体名字我忘了…


5,夜宵是从方舟离开的一个设计师之影,从目前给的剧情来看,她至少有300岁以上了。


6,墨丘利的爸爸因为权力抛弃了墨丘利的妈妈,洛薇(墨丘利的妈妈)小姐最终投湖自尽,而他之后和奥菲莉娅的妈妈在一起了,但是奥菲利亚的妈妈也并不喜欢他,总之,墨丘利的父亲害人不浅。


7,能够使李尔里德线上给暖暖教学,是因为雪花项链,但是他只是指引暖暖,真正使暖暖突破黑暗的是自己的力量,很暖心,一直有人在黑暗中指引你,让你坚定自己的信念,让你突破自己的力量,让你一步一步强大起来。

雪淹

周年小段子

一些结合之后的剧情做出的一个小小的分析。

  

  初来奇迹大陆时的相遇

  

  暖暖安静的李尔里德的旁边,沉默的看着这一片浩瀚星空,李尔里德平静的告诉她,所有的文明终将迎来一场巨大的毁灭,这一切已经注定了,无法被改变。暖暖也是在这里坚定了自己要拯救奇迹大陆的信念,这次周年庆的剧情里,在此之前暖暖已经走遍了所有可能,这一次是她自己创造出来新的可能,只不过走到这个新的可能的代价就是忘掉之前所有的记忆,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所以暖暖在刚开始才会忘记,但李尔里德没有忘,现在想想,他用这样平静的话告诉暖暖真相,也是希望能够促进暖暖去坚定着信念。

  

 阿欢黑化时

身体被无边无际的黑...

一些结合之后的剧情做出的一个小小的分析。

  

  初来奇迹大陆时的相遇

  

  暖暖安静的李尔里德的旁边,沉默的看着这一片浩瀚星空,李尔里德平静的告诉她,所有的文明终将迎来一场巨大的毁灭,这一切已经注定了,无法被改变。暖暖也是在这里坚定了自己要拯救奇迹大陆的信念,这次周年庆的剧情里,在此之前暖暖已经走遍了所有可能,这一次是她自己创造出来新的可能,只不过走到这个新的可能的代价就是忘掉之前所有的记忆,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所以暖暖在刚开始才会忘记,但李尔里德没有忘,现在想想,他用这样平静的话告诉暖暖真相,也是希望能够促进暖暖去坚定着信念。

  

 阿欢黑化时

身体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包裹,精神遭受着背叛的打击,李尔里德要是不过来线上教学,会崩溃的吧,当然,他只是做了引导,指引方向,同样的坚固了的暖暖信念,最重要的是打破黑暗的是雪花项链,雪花项链里是暖暖的力量,而不是李尔里德的帮助,这也算是肯定了暖暖的强大。

  

  

深渊也是同理,帮助暖暖战胜欲望之神的,是暖暖自己的力量和同伴们的力量,而第一个给暖暖力量的是李尔里德的天使套,真的在一步步的使暖暖更加坚定战斗下去的勇气和信念,刀子嘴豆腐心。


雪淹

闪耀暖暖冷知识5

1,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夜骸,按理说,他只是一堆骸骨,应该还可以复活,也许后续的剧情他会出现,嗯,还有欲望之神。

  

2,卿月做的饭很难吃,这一点白溯可以证明,毕竟她的厨艺是夜宵教的,具体做出的菜,爆炒桂花。

  

3,这个冷知识比较好笑,叶索之所以天天带一个蓝色头套,其实是为了模仿李尔里德,顺带一提,叶索和莫笛曾是小时候的玩伴。

  

4,洛昂曾做过一个小男孩的委托,那个小男孩的姐姐正是仙希,仙希还发了一条此刻,评论区下面全都是@海哲的,具体可以去看洛昂的璀璨之约

  

5,上一回说黑鹫做口红代购,我这次翻此刻发现他还有意图做美甲代购,嘶,墨丘利集团给的工资,已经让打工人不...

1,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夜骸,按理说,他只是一堆骸骨,应该还可以复活,也许后续的剧情他会出现,嗯,还有欲望之神。

  

2,卿月做的饭很难吃,这一点白溯可以证明,毕竟她的厨艺是夜宵教的,具体做出的菜,爆炒桂花。

  

3,这个冷知识比较好笑,叶索之所以天天带一个蓝色头套,其实是为了模仿李尔里德,顺带一提,叶索和莫笛曾是小时候的玩伴。

  

4,洛昂曾做过一个小男孩的委托,那个小男孩的姐姐正是仙希,仙希还发了一条此刻,评论区下面全都是@海哲的,具体可以去看洛昂的璀璨之约

  

5,上一回说黑鹫做口红代购,我这次翻此刻发现他还有意图做美甲代购,嘶,墨丘利集团给的工资,已经让打工人不得不带两个货了吗?

  

6,李尔里德对暖暖的印象在逐步改进,从第一年的年轻人到一周年的观察因子,暖暖,再到现在贵人鸟那一套的,看似柔弱但坚定而又勇气的少女,嗯…这滤镜真是越来越厚了。

话说,我是不是马上就能写一个合集了?

戚九星
  该说不说 好配

  该说不说 好配

  该说不说 好配

雪淹

闪耀暖暖冷知识四

1,暖暖是海哲苹果联邦的最尊贵的白银会员,尽管如此,我们去买丸子头的时候,依旧不会打折…(具体可以去看海哲的搭配赛卡牌档案)


2,一衣红雪是池小鱼的舍友,她的原名叫王红花,她的姐姐叫做王雪夜,她的姐姐与洛昂是战友,不过她的姐姐已经在战争中死去了。


3,黑鹫整天外出做任务,已经是某个飞机场的尊贵会员了,并且非常崇拜自己的老板,墨丘利,顺带一提,他还是此刻上口红带货博主。


4,小海的偶像是李尔里德,但是她从来不去方舟找关于她偶像的资料,并且发明出了一句名言:了解偶像就是梦碎的开始。


5,云端三大设计霸主,分别是:江西桐,倾雨墨,池小鱼,他们三个人设计云端服饰的风格各不相同,...

1,暖暖是海哲苹果联邦的最尊贵的白银会员,尽管如此,我们去买丸子头的时候,依旧不会打折…(具体可以去看海哲的搭配赛卡牌档案)


2,一衣红雪是池小鱼的舍友,她的原名叫王红花,她的姐姐叫做王雪夜,她的姐姐与洛昂是战友,不过她的姐姐已经在战争中死去了。


3,黑鹫整天外出做任务,已经是某个飞机场的尊贵会员了,并且非常崇拜自己的老板,墨丘利,顺带一提,他还是此刻上口红带货博主。


4,小海的偶像是李尔里德,但是她从来不去方舟找关于她偶像的资料,并且发明出了一句名言:了解偶像就是梦碎的开始。


5,云端三大设计霸主,分别是:江西桐,倾雨墨,池小鱼,他们三个人设计云端服饰的风格各不相同,并且三个人互相看不顺眼,其中江西桐和池小鱼还是师生关系。


6,雪花项链是在暖暖环游完世界之后李尔里德给的,它的原型是一块石头…准确来说是一块会发光的大石头,但是雪花项链里面所寄存的力量,你不是李尔里德给的,而是来自暖暖创造的星海,因此,李尔里德也能远程教学,所以,在CP党的眼里,雪花项链就类似于定情信物!


雪淹
居然让我感受到了人设崩塌…

居然让我感受到了人设崩塌…

居然让我感受到了人设崩塌…

雪淹

续缘

   七夕当天,暖暖来到了妮妮尔新开发的花园中,这所花园的名字叫做缘尽,之所以像这样悲伤的名字,是因为这里所有的花的背后都有一段悲惨的爱情故事,或是与爱人阴阳两隔,终生分离,或是一见钟情,却碍于身份,不得不分开。总之,这是一个充满了悲伤的花园,因此,在七夕的时候,不会有人来到这个花园里赏花,暖暖叹了一口气,但随即又乐观起来,没人的话,至少我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这里采集制作衣服的灵感!

    暖暖在花丛中走走停停,时不时往笔记本上记下一两条,直到走到花园深处,一大片白色的木芙蓉花映入眼帘,暖暖正打算走上前观察木芙蓉花的花...

   七夕当天,暖暖来到了妮妮尔新开发的花园中,这所花园的名字叫做缘尽,之所以像这样悲伤的名字,是因为这里所有的花的背后都有一段悲惨的爱情故事,或是与爱人阴阳两隔,终生分离,或是一见钟情,却碍于身份,不得不分开。总之,这是一个充满了悲伤的花园,因此,在七夕的时候,不会有人来到这个花园里赏花,暖暖叹了一口气,但随即又乐观起来,没人的话,至少我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这里采集制作衣服的灵感!

    暖暖在花丛中走走停停,时不时往笔记本上记下一两条,直到走到花园深处,一大片白色的木芙蓉花映入眼帘,暖暖正打算走上前观察木芙蓉花的花瓣,可不曾想,暖暖突然就被传送到了一个神秘的花园里,暖暖愣住了,但随即又恢复了理智,这种事情她并不少见,因为和方舟的联系,暖暖经常能够进入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里,只不过,这一次暖暖进入的是一大片由鲜红的木芙蓉组成了花园,抬眼望去,这一片花园里除了如血一般红的的木芙蓉华外再无其他人,暖暖陷入了沉思,明明刚刚在花园里看见的是白色的木芙蓉,为何突然变成了红色。思考着,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抚摸上了木芙蓉花的花瓣,突然一段不属于暖暖的记忆涌入了大脑中。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诗人被贬到偏远的地方做县丞,他住的地方窗外有棵木芙蓉,开着很美的花,日子长了,诗人发现了很奇怪的事,写了一半的诗稿,一觉醒来却被填完,秀丽的小字墨迹还没干。于是,诗人下定决心要弄个明白,直到有个夜晚,在井边装睡的诗人得到了答案,他在倒映着月光的水中看到了木芙蓉花精,第二天,官差送来喜报,诗人可以回京上任,可惜的是,诗人再也不愿去任何地方。他爱上了那个举世无双的影象,即使终其一生,花精也再没出现过。后来…诗人被妒才的刺史杀害,那时候的废园里种满了木芙蓉,开的异常鲜艳,那时候的废园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做绯园。只不过自诗人死后,绯红色的花瓣,在一夜间变得雪白……

这段记忆到此结束了…暖暖醒了过来,她能听到后面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当她回头时,李尔里德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暖暖愣住了,半晌菜缓缓的说一句:老师,你怎么来了?    李尔里德平静的说:这个幻境很异常,波及到了记忆之海,我……过来查看一下。“嗯……那我们回去吧…"   "好"暖暖猜出来了,老师刚刚没有说出来的话,内心无比雀跃,但是并没有表现在面孔上,临走之前,暖暖又一次回头看了一下绯园,这一次,木芙蓉花又变成了白色。

暖暖或许没有注意到,当她和李尔里德的眼神对上时,满园绯红的木芙蓉,顿时开始变得雪白,也许他们会和当初的诗人和木芙蓉花一样,直到最后才会发现,真正愚蠢的是自己,如此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被那双眼睛注视着自己的人,到最后还没有来得及…还没有来得及想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究竟是要得到却注定失去,还是一开始就不曾发生的好。


     幽人竹桑园

     归卧寂无喧

     物情今已见

     从此欲无言



       要说的话,

       无法表达出的爱意,

       都散落在了漫长的岁月里,

       从此,

       无迹可寻,

       没了声息。



祝大家七夕快乐哈!

这里面有关诗人和木芙蓉花精的故事,是出自《子不语》的,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看。

Ps:故事里面的诗人正是写下了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王昌龄




雪淹

讲真,在看卡牌剧情的时候,李尔里德耐心的等待暖暖的答案,再到暖暖答出了正确答案后,轻轻地一笑。宠,太宠了


暖暖这一整个卡牌大致讲的是:整个剧情的大致概括:就是暖暖是试遍了李尔里德所写下的所有结局,他知道,暖暖即将迎来一个新的,由自己所创造出的可能,在星海之中等她,等她觉醒,等她想起来自己旅途的意义,很耐心的等。最终是等到了那个不可测的因子,就是我们,玩家。从此开启了一段崭新的旅程。这个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暖暖轮回了那么多次,仍然被骗,是因为她走的这条新的路线,代价就是放弃之前的一切努力和记忆。


讲真,在看卡牌剧情的时候,李尔里德耐心的等待暖暖的答案,再到暖暖答出了正确答案后,轻轻地一笑。宠,太宠了



暖暖这一整个卡牌大致讲的是:整个剧情的大致概括:就是暖暖是试遍了李尔里德所写下的所有结局,他知道,暖暖即将迎来一个新的,由自己所创造出的可能,在星海之中等她,等她觉醒,等她想起来自己旅途的意义,很耐心的等。最终是等到了那个不可测的因子,就是我们,玩家。从此开启了一段崭新的旅程。这个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暖暖轮回了那么多次,仍然被骗,是因为她走的这条新的路线,代价就是放弃之前的一切努力和记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