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栋旭

39.5万浏览    4567参与
解霆锋.

你们看徐文祖大叔他不香吗

你们看徐文祖大叔他不香吗

现在是2020年普通大理寺问事全国统一搞狄考试

▫️落✨日☀️玫🌼瑰▫️


不知道怎么搞好康就这样吧.....

想搞这个很久了!!参考在P4!!!

▫️落✨日☀️玫🌼瑰▫️



不知道怎么搞好康就这样吧.....

想搞这个很久了!!参考在P4!!!

L祝晓生

摸了少年老徐和兔兔,依旧是上头的一天,快活

摸了少年老徐和兔兔,依旧是上头的一天,快活

季蒙小盆友🌵

老李的冬日外出唇部保养tips
1⃣️首先选择一支好用的唇膏💄
2⃣️接下来,随身带镜子了嘛?没有的话,反光的车窗也可以哟~
3⃣️让唇膏覆盖到干燥的唇面上~
4⃣️最后抿一抿(请自行脑补抿嘴的声音)就OK了❤️

老李的冬日外出唇部保养tips
1⃣️首先选择一支好用的唇膏💄
2⃣️接下来,随身带镜子了嘛?没有的话,反光的车窗也可以哟~
3⃣️让唇膏覆盖到干燥的唇面上~
4⃣️最后抿一抿(请自行脑补抿嘴的声音)就OK了❤️

季蒙小盆友🌵

老李牌香蒜橄榄油意面🧄🍝
1⃣️意面、蒜头、辣椒、橄榄油、香芹、柠檬汁、黑胡椒、干酪、还有欧洲鳀,嗯~全部准备好了。
2⃣️把意面煮的筋道些,口感会更好。
3⃣️最后一步,在意面上加入一点欧洲鳀。
铛铛铛~完成!来尝尝味道如何吧。

老李牌香蒜橄榄油意面🧄🍝
1⃣️意面、蒜头、辣椒、橄榄油、香芹、柠檬汁、黑胡椒、干酪、还有欧洲鳀,嗯~全部准备好了。
2⃣️把意面煮的筋道些,口感会更好。
3⃣️最后一步,在意面上加入一点欧洲鳀。
铛铛铛~完成!来尝尝味道如何吧。

温水煮牛蛙

我们终于合为一体了,你看我们连在一起呢。


我们终于合为一体了,你看我们连在一起呢。


Suzu泡芙

奇怪的天使08——无法自拔(孔李/怪使)

08  无法自拔


虽然李栋对自己工作量减少毫不在意,但公司却不认同。宋代表十分着急,多少艺人等一辈子也盼不来一个好作品,如今鬼怪后的大好形势摆在眼前,不能白白浪费。

还在济州岛的李栋被告知,虽然商演和广告减少了,但可以办亚洲粉丝见面会,借机宣传造势,扩大知名度和热度。但是,李栋得罪财阀的消息在圈内很快传开,没有人愿意当他的主持人,更别说嘉宾了。

“想什么呢?”地哲斜倚在沙发上,问正在盯着手机发呆的李栋。

“没什么,就是,公司让办首尔粉丝见面会。”

“好事啊,主持人是谁?”

“我……”李栋忙解释道,“我本来也很喜欢主持,这样一场见面会,可以办成一个脱口秀呢,反...

08  无法自拔


虽然李栋对自己工作量减少毫不在意,但公司却不认同。宋代表十分着急,多少艺人等一辈子也盼不来一个好作品,如今鬼怪后的大好形势摆在眼前,不能白白浪费。

还在济州岛的李栋被告知,虽然商演和广告减少了,但可以办亚洲粉丝见面会,借机宣传造势,扩大知名度和热度。但是,李栋得罪财阀的消息在圈内很快传开,没有人愿意当他的主持人,更别说嘉宾了。

“想什么呢?”地哲斜倚在沙发上,问正在盯着手机发呆的李栋。

“没什么,就是,公司让办首尔粉丝见面会。”

“好事啊,主持人是谁?”

“我……”李栋忙解释道,“我本来也很喜欢主持,这样一场见面会,可以办成一个脱口秀呢,反正粉丝们看得都是我,我做什么她们都喜欢。”

地哲沉默了片刻,回道,“我能参加吗?”

李栋愕然,外界关于两人的流言蜚语早已传的满天飞了,在这种风口浪尖的关头,地哲哥还要毫不避嫌吗?

看到李栋疑问的眼神,地哲温柔的笑道,“本来有件事不打算告诉你,但为了让你开心,我还是说了吧。”

“什么?”

“崔代表已经搞定财阀的事情了,以后你再也不会受其影响了。”

“嗯?”李栋难以置信,“崔代表?你们公司的那位哥吗?他,他怎么做到的?”

“财阀嘛,都是以利益为主,崔代表给了他一家公司。”

“啊?崔代表为什么这么做?是,是哥你……”

地哲打断他,表情凝重,声音却极其柔和,“我不想让你受这些人的束缚和伤害。”

李栋一时语塞,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竟然为了他能做到这一地步,内心坚强的壁垒忽然开始坍塌,他软软地看着地哲,凑过去给了他一个轻吻,蜻蜓点水般,还没来得及逃离,却被地哲一把摁倒在沙发上。

距离很近,地哲温热又坚实的身体压在他身上,他感到了男性荷尔蒙的超强力量,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地哲的嘴角微微扬起,眼中淌着满满的柔情,他的脸逐步靠近,最终却是停在了李栋的耳边,李栋泛红的耳垂被他含在嘴里,唇舌柔软地轻轻挑逗着那抹粉红,呼出的气息吹得李栋心头发痒,但是,他没有拒绝。

他喜欢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很多人都说李栋变了,从前的他刻意蓄胡须,刻意扮演硬汉形象,刻意穿着西装规整地束缚着自己却总是不得要领,如今的李栋站在镜头前,干净的妆容,微卷的长发,微微抬起下巴,迷离的眼神中尽是自信从容,浑身上下散发着娇俏与魅惑,很多人感慨,李栋简直是逆生长,越来越年轻迷人,肤白貌美大长腿,说得就是他。

其实,连李栋也觉得自己好像变了,因为他知道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一双深情的眼睛在注视着他,并说他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男人。无论他做什么,那个人都无限支持配合,导致他现在都不敢在媒体面前与他有任何过多的接触,每次两人约会,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健身房,偶尔出去喝酒也捂得十分严实,生怕走漏风声。但两人似乎非常享受这种偷偷捉迷藏的游戏,惊险又刺激,近四十岁的人了,仿佛又回到了青涩的年纪。

大抵,这就是爱情吧。

 

当李栋提出要办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脱口秀节目时,地哲要求自己当第一个嘉宾。

“你可是从来不参加综艺的啊?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

地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什么啊,我想参加你的节目啊。”

李栋瞥了他一眼,道,“你能适应吗?可别乱说话啊!”

地哲欺到他身旁,抿着唇笑道,“放心好啦,再说了,你的第一次,必须是我的啊!”

听到这样调戏的话,李栋再也不似以前害羞,他直接推开地哲,“想什么呢!”

地哲一点也不生气,继续蹭过来,笑嘻嘻道,“我的第一次给你,好不好啊?”

说着他的手已经伸进了李栋的衣服内一阵乱摸,惹得李栋一阵喘息,忙阻止道,“你疯了,我晚上还要去拍电视。”

地哲的唇已经覆上了李栋胸前的两朵粉红,“没事,我小心一点。”

情到浓时,地哲总是不分时间不分场合的想与李栋亲近,没办法,他太喜欢他的身体了,也喜欢缠绵时他灿若桃花的面容和宛若莺啼的呻吟,简直像一剂春药,让地哲欲罢不能。

云雨过后,李栋浑身无力地趴在地哲胸口,用手去挑弄刚刚发泄过的小地哲。

地哲的手揉搓着李栋挺翘的臀,笑道,“你就不怕我再来一次?” 

李栋猜想地哲已经筋疲力尽了,得意地笑道,“来啊,谁怕谁啊?”

地哲又是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小地哲与小李栋相互摩擦着,李栋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急忙求饶道,“好啦哥,我知道错了,我知道了……”

“那你说,到底谁怕谁?”

李栋的眼神中泛着淡淡的情欲,勾人摄魄,妩媚迷离,他软糯着发出沙哑的声音,“在床上,我怕你……”

地哲抬起他的双腿,一个硬挺冲了过去。

他爱他,无法自拔。


(我发现自己写东西总是开头写的很大,到结尾部分就开始收的很快很紧,而且,不会开车啊,真的很不会……哎,塑造故事的文笔不行,仍需进步。

本来想写与前男友的相遇的,但先停笔了。感觉自己写着写着就回到了纪实向,因为事实中的两人更甜。舍不得去虐他俩啊呜呜呜(  ˃᷄˶˶̫˶˂᷅  )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两万字的奇怪的天使就此匆匆完结,纪实向的暧昧会不定期更,原谅我这个忙到飞起的人吧。)

请继续支持喜欢两位~



三只松鼠呀
李栋旭ins,关注到啦

李栋旭ins,关注到啦

李栋旭ins,关注到啦

GGGill

小小小巷篇

By:Gill(阿鸡文笔差!希望大家多提提建议!)

若有雷同纯属意外(因为我也是一时脑热就写的)

雨下的很大,一个戴着衣服黑色弯曲的身影步伐艰难的走进巷子。借着夜色,巷子没人。黑影靠在墙上,头死死地低着,身子慢慢往下滑,一屁股坐在湿漉的水泥地上。

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红色的霓虹灯打在他缓缓抬起的脸上,投下俊俏的影子。伤口上的血虽说和红光混合,但也有些突兀。他将头靠在墙上,希望雨水洗净他的血迹,那双饱含孤鲸的眸慢慢合起。

“嗡~嗡~”外套左口袋的手机颤动不停,他修长白净的手紧紧的握住,似乎没有别的力气将它拿起,抬起的头慢慢滑向左边,嘴里轻吐着白气。

他说,大叔,我在这。

谁听得见...

By:Gill(阿鸡文笔差!希望大家多提提建议!)

若有雷同纯属意外(因为我也是一时脑热就写的)

雨下的很大,一个戴着衣服黑色弯曲的身影步伐艰难的走进巷子。借着夜色,巷子没人。黑影靠在墙上,头死死地低着,身子慢慢往下滑,一屁股坐在湿漉的水泥地上。

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红色的霓虹灯打在他缓缓抬起的脸上,投下俊俏的影子。伤口上的血虽说和红光混合,但也有些突兀。他将头靠在墙上,希望雨水洗净他的血迹,那双饱含孤鲸的眸慢慢合起。

“嗡~嗡~”外套左口袋的手机颤动不停,他修长白净的手紧紧的握住,似乎没有别的力气将它拿起,抬起的头慢慢滑向左边,嘴里轻吐着白气。

他说,大叔,我在这。

谁听得见呢?

高大的黑影走近他,他知道,是他来了!

黑影低着头走到他面前,耳边电话依旧在振铃。黑影看着地面上那个不堪,缓缓蹲下

“亲爱的,原来你在这啊”

(外加徐文祖坏笑!!!)

TeFuir

这是一个邪恶的思想

咋办,想看李栋旭和朱一龙的同人文

我这个思想太邪恶

但是又忍不住
[图片]

咋办,想看李栋旭和朱一龙的同人文

我这个思想太邪恶

但是又忍不住

一只七嘻
可爱哥哥向你发射爱心

可爱哥哥向你发射爱心

可爱哥哥向你发射爱心

Latin-墨阡羽

【祖宗】如影随形(二)

ps:血腥暴力慎入!老徐童年你们懂的!

pps:后面几篇进入正剧剧情(也就是现实!)

十八年前的医院管制并没有那么严,所以严福顺很轻易的就得到了不少禁用且药效强烈的药物。她装作是给徐文祖的备用药物,往那个小药箱里放入了还未撕去标签的药剂,递给了徐文祖。
徐文祖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只需要再加多一点诱因,只需要再多一点。。。他和她,就是一样的人了。
她从一旁拿出一只小小的针管,放在徐文祖衣服口袋里:“文祖啊,如果你遇到父母。。。如果他们再打你,你就找机会把这个扎进他们手里,赶紧走知道了吗?至少你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受伤严重”
徐文祖不语,似乎是默认了,严福顺看他没反应,将那支针管放在的徐文祖的口袋里,轻...

ps:血腥暴力慎入!老徐童年你们懂的!

pps:后面几篇进入正剧剧情(也就是现实!)

十八年前的医院管制并没有那么严,所以严福顺很轻易的就得到了不少禁用且药效强烈的药物。她装作是给徐文祖的备用药物,往那个小药箱里放入了还未撕去标签的药剂,递给了徐文祖。
徐文祖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只需要再加多一点诱因,只需要再多一点。。。他和她,就是一样的人了。
她从一旁拿出一只小小的针管,放在徐文祖衣服口袋里:“文祖啊,如果你遇到父母。。。如果他们再打你,你就找机会把这个扎进他们手里,赶紧走知道了吗?至少你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受伤严重”
徐文祖不语,似乎是默认了,严福顺看他没反应,将那支针管放在的徐文祖的口袋里,轻轻的拍了拍。
徐文祖在医院里,每天就是输液看书等待尹宗佑的到来。尹宗佑的到来,让他在这个阴暗压抑的医院里得到一丝安慰。
他每天在医院到处闲逛,医院的医生也见他可怜,给他讲些医疗的东西以及部分药物的作用,至少这个孩子下次受伤时知道怎么处理。
他们不知道的是,徐文祖把这些一字一句全都记在心里,并且他可以以用药的名义,很轻而易举的接触一些药物,毕竟,他这种情况没有人会怀疑。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两个星期后,在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之后,徐文祖坐在医院小花园里看书,等着尹宗佑的到来。结果尹宗佑比平常晚了一个小时才气喘吁吁的到来。
尹宗佑坐在他身边,脸上与平时的神情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几个月的玩伴,尹宗佑看着眼球这个额头还包着纱布的男孩子,突然眼眶湿润:“对不起。。我明天。。。不能陪你了”
徐文祖摸了摸他的头“一天两天没事的”尹宗佑扭头甩开他的手“不是!是。。我父母不让我留在这里,他们听说有人家暴,不让我跟你靠近。。。我们今天就要出发,去乡下了。。。。我是执意要跑出来见你最后一面的,对不起。。。曾经说好的,我不能陪你了。。”
尹宗佑说着已经不敢直视徐文祖,脸扭到一边,露出脸侧浅浅的红色痕迹。
徐文祖先是一愣,手上的书被他攥的发皱,不经意间掰下了一片书角。他心里就跟翻江倒海一样,有种心脏被一把刀硬生生的割开的感觉。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依然保持镇定,伸出手摸了摸他脸上的红痕“疼吗?”
尹宗佑可能是因为疼缩了一下,但是又放松了“没事的,但是真的很对不起。。我以后可能不能陪你了”
尹宗佑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徐文祖。徐文祖也没说话,看着自己的书,想了想,递到了尹宗佑面前“那,这本书你拿走吧”尹宗佑接过,似乎不是很相信“为什么,,给我?”
徐文祖笑了笑,这或许是他在医院第一次露出笑容“我希望你带着这本书,不要忘记我,你不能陪我,那就这本书代替吧。好了你父母要生气了,回去吧”
尹宗佑走向门口,不舍的回头,眼里的泪慢慢滑落“那,,再见了,我以后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好,我等着你,再见。”已经没有任何情绪的回答,但是尹宗佑并没有回头。
如果他回头,他就能看到徐文祖脸上挂着泪痕,但是表情却是平淡无比,眼中是他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决意和冷淡,尹宗佑的离开,将他内心最后一点柔情消耗殆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顾忌了,文祖啊,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吧。”严福顺的声音似乎在他耳边响起,难以驱散。

是啊,就连唯一可以陪他的尹宗佑也离开了啊。

徐文祖,你可真是个废物,没有人会喜欢你。
两天后。
徐文祖去到医院药房聊天,药房的护士也见怪不怪,毕竟这个孩子也算是个可怜人。徐文祖在那边坐了好一会,等到中午,走了不少人,就剩下一个护士,她叮嘱了他一下“徐文祖,不要碰这些东西,知道吗?”徐文祖很乖的点了点头,护士就转过去望着前面没有再转身了。
徐文祖看着她转过去,转身走到小房间里去,对着药品名称仔细寻找了一会,把装着布比卡因与杜冷丁的小瓶子塞进口袋,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走出来,离开。
他打开严福顺给他的小药箱,把这些东西放了进去呢,而严福顺在药箱里给他准备了很多东西,有镊子和纱布,更有空的注射器与手术刀。
徐文祖拿起箱子离开医院,手里依然紧紧的攥着那一小片撕坏的书页。
夜深人静,这是个宁静的夜晚,出租楼却显得异常冷清安静。徐文祖拿着药箱和绳子,一级一级走上阶梯,脚步声很轻,但似乎他每踏出的一步,都异常沉重。
他拿出一把似乎是闲置已久的钥匙,轻轻的扭开那个已经生锈的门锁。“咔嗒”门开了,徐文祖在门口放下药箱,从里面拿出两只已经包含着药品的注射器往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他走进去,两个人在他的床上睡的正香,仿佛一直过的就是两个人的生活。徐文祖走进男人身边,拿起麻醉剂没有任何仁慈的直接往他的脖子扎过去,男人似乎是因为疼痛很大动作的动了两下,就没有了动静。一旁的女人似乎是感受到身边人的动作,揉了揉眼“你干。。。。。徐文祖?你还敢回来?你!。。。”
徐文祖没让她把话说完,直接冲过去把麻醉剂扎进了她的手上,女人顿时感到手没有任何力气:“你要干什么!反了你!”然后叫唤着男人的名字,但是男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躺在那里。
徐文祖拿着麻醉剂站在那“闭嘴吧。”
他把麻醉剂扎进女人的另一只手,然后看着女人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他走上去,然后用力一推 女人从床上直挺挺的滚下床,昏了过去。
等麻醉剂的药效稍微缓了过去,两个人差不多时间睁开眼,看见徐文祖坐在他们面前,用一种可怕的眼神望着他们。
“你要干什么?想死是不是?我说过你敢回来我就杀了你你居然还敢绑我们?”男人先发现自己被绳子绑在椅子上,一开口就是狠毒的话,丝毫没有身为父母的仁慈。
女人则不断挣扎着,但一句话也没说。徐文祖站起来走进男人“你觉得呢?”他抬起脚一脚踹在男人肚子上,男人脸皱成一团“咳!!!!混蛋。。。等我挣脱开了。。。我。。”
徐文祖根本不理会他,伸出手,直接朝男人的脸扇了过去,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空中。
突然女人狂叫起来,徐文祖突然被一股力量往后扯去,后脑勺重重的摔在地上,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用手掐着他的脖子“你还敢绑我!去死吧!”
那女人看徐文祖手里没有针管,她一只手掐着徐文祖,一只手在一旁的桌面摸索了一下,抽出了一把折叠水果刀展开,拿着就往徐文祖手上插过去。
徐文祖在挣扎的手立刻松开,肌肉处神经传来的痛让他没有办法用力,那女人仿佛是失去了理智,握着那把深深没入他手臂的刀用力的往他手肘处划去,似乎是要把整个手臂一分为二。徐文祖一边捏着捏着女人掐着他的手,一边大口吸气缓解痛苦。
“我让你回来!”女人眼看她不够力气,抽出那把水果刀,徐文祖的手顿时垂在地上,伤口处不断的溢出鲜血。那女人对准他心脏的方向,举起水果刀往下刺!
“唔!”徐文祖紧急时刻往下一滑,水果刀刺进了左肩的锁骨处,衣服顿时染上了一片血红,他咬紧了牙关没有喊出声,但是额头上因为疼痛早已经湿透,脸色有些苍白。
那女人睁大着眼笑着看他,手里是一片的血红“哟?还躲过去了?我看你这下怎么躲!”女人再次抽出水果刀,直对徐文祖的心脏准备再度往下刺,正在刀尖即将刺入的时候,徐文祖用手紧紧的握着刀尖,血珠不断的低落,刀也越来越往下,但他依然在坚持。正在女人打算再度用力时,女人突然感到手臂失去了力气。
徐文祖那只受伤的手上拿着一只小的几乎看不见的针管,那支针管正直直的插在她手里。水果刀从她的手中掉下,女人直挺挺倒在地上,除了眼睛可以动,嘴巴可以说话,其他都动不了。
是严福顺当时给他的小针管救了他的命。
徐文祖干咳了几下,从口袋另一旁拿出一只止痛剂给自己注射,等痛感稍微缓解,他艰难的托着墙壁一点点站起,走到药箱旁边,拿出纱布和酒精给自己紧急处理。
等疼痛度没有那么强烈,血也暂时止住之后,徐文祖吃力的把女人重新绑在椅子上,确定一定松不开后,又检查了一下男人的。他走远,一边喘着气拿起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走向男人。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沿着男人的手臂向上划,一条干净利落的血痕立即出现在男人的手臂上“啊!!混蛋!我是你父亲!你敢对我做这些事情!”徐文祖听到这番话,用手捏着男人的脖子“现在,你还敢提父亲两个字?”
他握着手术刀在男人的腹部一刀刀划过,因为是手术刀,所以异常锋利,但是伤口又不会太深致命亦或是失血过多死亡。
“啊啊啊!”男人因为疼痛不断的叫喊,徐文祖手上更加用力,试图划出更深的刀痕。
“感受到了吗?这是你们给我的疼痛啊,我收到的痛,可比这要不知道多多少倍啊!”徐文祖用力的踩着男人的脸,不断的踢,近乎疯狂的发泄。
所谓父母,给他带来的只有痛苦。
等男人因疼痛而不断叫喊时,徐文祖走到了女人的身边,对着她的手心直直的插入手术刀。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停下!”女人经受不住疼痛,手术刀没入手心,刀柄上全是血色的手印。徐文祖一点点把手术刀往里推,一边女人,扬起了嘴角,但是此时此刻,女人看到微笑只会更加害怕
“记得吗?你上次是怎么做的?你们是怎么样对待,身为你们儿子的我?”
徐文祖笑着将手术刀抽出一点,然后斜着插入,下一步扭转刀柄,刀尖在手心里旋转,在伤口之间再划下一个伤口,似乎是要割下一整层肉。
徐文祖放开手,拿起刚刚还刺在他身上手术刀“既然你喜欢就给你吧”
徐文祖面无表情的用水果刀对着女人的大腿,刺入抽出好几下,女人的腿已经沾满鲜血面目全非“疼吧。”徐文祖拿起一小瓶酒精往两个人身上淋,两个人顿时发生更凄惨的叫声。
他看着两个人痛苦的挣扎,心里异常的爽快。
但是没有那么容易,他要让他们加倍的奉还。
徐文祖去到药箱翻找了很久,找到了装着杜冷丁的针筒。
他把药剂打入,等待几分钟后,两个人的喊叫声减弱,他抽出女人手心的手术刀,然后在女人的手臂处划下两刀,但是女人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现在不疼了,身为儿子的我多爱你!们!啊!”徐文祖用刀划下女人的一片连着肉纤维的皮肤,放到女人的眼前:“看见了吗?这是你的肉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人呆滞了三秒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发出了崩溃的尖叫声,比刚刚更加的疯狂。
“文祖,文祖,爸爸是爱你的,我不会再那样了,你放过爸爸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爸爸以前做错了以后不会了。。。。”男人已经放下尊严求他给一条活路,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徐文祖拿起水果刀在男人身上一点点割出痕迹,他观察着男人的脸色。
从暴怒到恐惧到情绪失控,不过五分钟。男人没有了男性的所有尊严,放声大哭,女人更加如此。
实际伤害不过是肉体的折磨,但是这却是精神上的痛苦,远远比普通伤害要重的多,看着自己受伤却没有任何感觉,是最让人感到痛苦与绝望的。
徐文祖用力给他们的脖子靠近动脉处割了一刀,鲜血淋漓,到处都是血的铁锈味。
徐文祖用最后的的力气,拿了面镜子对着他们,让他们看着自己是怎么死去的。男人和女人看着自己脖子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来,自己没有任何的知觉。他们闭上眼睛试图逃避现实,仍然无济于事。他们心里已经知道自己快死去,但是身体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们就这样,咳,看着自己死吧哈哈哈哈哈”徐文祖真正的笑了一回,带着杀意和满足静静的躺在墙角。
满眼的红色,让徐文祖很兴奋。遍地都是他最憎恨的人的血,血流动的感觉,异样的清晰。
他做完这一切,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他躺在墙角,突然一阵困意袭来。就这样吧,累了。徐文祖慢慢的闭上眼,却感到有人在摇晃自己“文祖,别睡,你可是要看着他们死去的。”
他迷迷糊糊睁眼,看到严福顺在自己的眼前“你做的很好,下面的交给我,以后,就跟着我吧”严福顺扶着徐文祖在墙角站起,看着眼前异常血腥的画面,居然没有丝毫的诧异,而是看了看那两个遍体鳞伤的人,发现意志还是非常清醒“哎呀还有意识啊,可惜了,要看着自己被烧死呢”
严福顺用一种非常正常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没有任何做为一个陌生人对待这种事情应有的语气。她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场景,解下两个人的绳子,让他们躺在地上,拿起一个打火机,点燃了墙角破旧窗帘的一角。窗帘立即燃烧起来,并且火势不断的蔓延。
清醒而没有痛觉的看着自己被烧死,那是何等的绝望。
严福顺拿起一片带着些许的火棍子,走到徐文祖身边。
“文祖记住了,你是回家被父母虐待谁知发生了火灾,你趁乱逃了出来的,只不过,你需要一些证据,受得了吗”徐文祖知道她在想什么,喘了两口气,侧着身对着严福顺。
严福顺满意的笑了笑,拿起木棍贴到徐文祖后肩,背后皮肤一点点被灼烧。但是也只是持续了几秒钟,严福顺立即拿开木棍,拍灭他背上的火。徐文祖的背上一片的黑色灼烧痕迹,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严福顺将所有工具放好,拿起药箱,轻手轻脚的抱起徐文祖往外走“那么再见了”严福顺笑着把门关上,留下一个正在着火的房间和两个已经精神崩溃的人。
“疼吗?”严福顺把徐文祖抱回自己的房间,给他处理手上那些伤口。
徐文祖摇了摇头,给严福顺看了看手里的麻醉剂。严福顺还是挺惊讶的。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居然知道使用镇痛剂和麻醉剂,并且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一脸的冷静决断,没有任何事后的恐惧与惊慌。
看来这个作品,非常的完美啊。
严福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旁边紧闭的房门冒出滚滚的黑烟,火势已经蔓延到房间门口,于是她站在那,扯着嗓子喊“来人啊!着火了!”
然后抱着徐文祖飞快地往医院赶“孩子跑出来了!快送到医院去!”
警方诊断因为未知火源起火,将这对夫妇活生生烧死在房间里,而他们的儿子才回家便备受虐待,发现起火的时候已经蔓延到他身上,背后有烧伤痕迹,艰难逃出火场,被领居发现并报警。
至此,徐文祖成了真正的孤儿,但是脸上没有伤心,相反更是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旁人看着直叹息,这孩子太可怜了,也难怪对父母死去没有任何的悲悯,那一天他送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迹,手臂和肩部大面积刺穿伤,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严福顺成了他实际意义上的抚养人。陪他换药,陪他吃饭聊天,无微不至。
徐文祖每每回想起那个画面,就是抑制不住的情绪往外涌动。那种深入骨髓,深入灵魂的恨,已经印在他的心里,一辈子都无法抹除。
他才十二岁,却已经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和想法,有着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那份成熟和残忍。
“文祖,去上学吧。你很聪明,我相信你可以的,到了学校,你会学到更多东西,以后,是你主宰别人的命,而不是听从别人安排,知道吗”严福顺揉着他的头发,握着徐文祖的手说道。
“好。”
十八年后。
徐文祖回到考试院,坐在椅子上吃肉。
“文祖,今天那个女人你处理了没有”严福顺一边切着肉一边说道。
“处理了,耗子叫的人心烦”徐文祖笑了笑,他穿着合身的西装,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喝酒。
这个十二岁的孩子,已经长大了,杀人对他而已,不过是平常事。
人,就是这样残忍的生物。
徐文祖无聊的掏了掏衣服口袋,从里面拿出一片早已泛黄带着皱印的书页。
“当初说要陪我的啊,你在哪里呢?”徐文祖捏着那片书页,冷漠的眼中是难得的温柔。
“我,一直在等你啊。”

貔貅陛下不害羞

【反社会人格混剪】

【不怕反派坏就怕反派长得帅系列】

【张国荣×霍建华×张鲁一×许光汉×李栋旭×任时完×李钟硕】

“ 杀人,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

【反社会人格混剪】

【不怕反派坏就怕反派长得帅系列】

【张国荣×霍建华×张鲁一×许光汉×李栋旭×任时完×李钟硕】

“ 杀人,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

绿酱

以前只是觉得像

现在我确定了

尼玛坂田银时原型就是李栋旭!!!

李栋旭迷惑行为大赏

以前只是觉得像

现在我确定了

尼玛坂田银时原型就是李栋旭!!!

李栋旭迷惑行为大赏

吃栗子不想剥皮
过于好看了这自拍

过于好看了这自拍

过于好看了这自拍

临渊
看了这张图我终于知道栋旭和龙哥...

看了这张图我终于知道栋旭和龙哥哪像了
纯粉请屏蔽
我随便发发没别的意思

看了这张图我终于知道栋旭和龙哥哪像了
纯粉请屏蔽
我随便发发没别的意思

麻戮

最近的meme合集 

就 槽點太多大家體會一下

最近的meme合集 

就 槽點太多大家體會一下

1106号星球居民

李栋旭 | 壁纸


越美丽的东西 我越不可碰

李栋旭 | 壁纸


越美丽的东西 我越不可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