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欣泽

11.7万浏览    1417参与
温昼行
越看越像贞操带。。。

越看越像贞操带。。。

越看越像贞操带。。。

晚风🌬️

少年歌行观影未来13

无心:“金刚不坏,我打的你元神俱灭” 


萧瑟:“这世上只有一个司空千落,一个叶若依,一个雷无桀,所以你们都不能死” 


雷无桀:"我还年轻,可以狂妄,我叫雷无杰,无法无天的无,桀骜不驯的桀” 


唐莲:“我曾少年戏人间,见过世间最盛景,我曾一曲唱尽凡尘歌,遇那作茧不悔人,我亦曾恍然一梦入十年,见绯红江湖苍茫骸骨,英雄林立,拔剑高呼”  


叶若依:"萧瑟你快走,我们都能死,但你不能" 


司空千落:“我以一枪入逍遥,助你重登天启乘龙位" 


李寒衣:“我亦有一剑,剑名月夕花晨"


[...




无心:“金刚不坏,我打的你元神俱灭” 


萧瑟:“这世上只有一个司空千落,一个叶若依,一个雷无桀,所以你们都不能死” 


雷无桀:"我还年轻,可以狂妄,我叫雷无杰,无法无天的无,桀骜不驯的桀” 


唐莲:“我曾少年戏人间,见过世间最盛景,我曾一曲唱尽凡尘歌,遇那作茧不悔人,我亦曾恍然一梦入十年,见绯红江湖苍茫骸骨,英雄林立,拔剑高呼”  


叶若依:"萧瑟你快走,我们都能死,但你不能" 


司空千落:“我以一枪入逍遥,助你重登天启乘龙位" 


李寒衣:“我亦有一剑,剑名月夕花晨"



观影人:易文君的男人们(叶鼎之,萧若瑾,洛青阳)


无心有人疼~ (观影,无心也是渴望让母亲抱一抱的吧)



“师妹,师妹,我来了!这么多年你受苦了!”洛青阳满心满眼都在易文君身上。


他一人护一城名曰凄凉,自创剑舞十一式,从无败绩。很遗憾,师妹不爱他。 



师妹一直爱的人是叶鼎的。 后来,不得已与明德帝结婚。


他眼睁睁看着师妹两次嫁人,自己爱而不得。这叫他怎能不凄凉呢!



叶鼎之也来了……后续在彩蛋




徐伯钧的大眼妮子

彩蛋.欢庆春节

         腊月二十七,徐家已将年货置办,徐公馆到处张灯结彩。不仅大门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就连树枝上也挂满了彩球灯,好似树木正植花期旺季。晚上一通电,树上的“花儿”流光溢彩,争相斗妍。别墅前的广场也架起了数排花灯,有荷花灯、美人灯、兔儿灯,金牛灯……家里佣人们忙碌个不停,他们剪窗花,贴年画,摆绢花……,几乎停不下脚步。

  徐伯钧吩咐徐远给晋云鹏、刘香林、杨武德、李宝平、邓秀彦、马保璜、谢灵桢(谢宏儒子)、黄育年(黄占春儿子)等人送去节礼,自己则在书房写春联、福字。徐燕却在看账,她托徐城给各个买卖铺...

         腊月二十七,徐家已将年货置办,徐公馆到处张灯结彩。不仅大门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就连树枝上也挂满了彩球灯,好似树木正植花期旺季。晚上一通电,树上的“花儿”流光溢彩,争相斗妍。别墅前的广场也架起了数排花灯,有荷花灯、美人灯、兔儿灯,金牛灯……家里佣人们忙碌个不停,他们剪窗花,贴年画,摆绢花……,几乎停不下脚步。

  徐伯钧吩咐徐远给晋云鹏、刘香林、杨武德、李宝平、邓秀彦、马保璜、谢灵桢(谢宏儒子)、黄育年(黄占春儿子)等人送去节礼,自己则在书房写春联、福字。徐燕却在看账,她托徐城给各个买卖铺子送去猪、羊、米、面、油等礼品。徐城找了两个能干事的男佣,将礼品装到车上,就往各铺分发去了。

  因为要在普渡林过节,徐燕盘算着自家要往林里募捐的蜡烛、香油、米面、菜蔬之物。等年三十清晨,就让司机将它们送到普渡林。对了,儿子认寿姐姐当了干妈,初一要送儿子到她家过年,光华必须带着礼物去。她忙吩咐小荷准备礼物盒子,小荷应声去了。

  年三十清晨,徐公馆贴上了春联,又在门前放了爆竹炮仗。吃过早饭,徐伯钧、徐燕就来正厅坐了,家里男女佣人、保安、保镖、司机、帮工向夫妻二人贺节,徐燕就将银元、汗巾、香囊分赐众人,大家心里十分欢喜,口上连连道谢。徐伯钧夫妇一脸喜庆。

  之后徐燕夫妇准备动身去普渡林,徐燕拉着女儿做义工:“侬伐要白相(玩)了,侬算术好,去普渡林做义工哇!”徐光洁很不情愿,她吃不上荤腥,心里已是老大埋怨。如今去林里卖力,还要听一堆人念经,真是烦死人了。徐燕见女儿一脸不耐,她瞪了光洁一眼,光洁只得起身跟着妈妈往林里来。徐燕将两个小孩托给文君、阿莲照顾。

       普渡林大门、各房门口均挂了灯笼,广场正中扎起了鳌山,上面装饰着各样彩灯。广场东南角的那几株梅花挂满了红绸做得许愿带。仰望天空,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经幡。进了大堂,里边已是焕然一新,香油蜡灯皆是新添的,佛陀菩萨均罩着新衣。堂里各种幡也是十成新。  

  普渡林阅经室,徐伯钧托裴绍慧(裴绍钧妹妹,裴寿安女儿)往各堂分发春联。他则和晋云鹏、玄明法师商量法会、打斋之事。接待室里,徐光洁、裴寿安正在记账:黄婉均捐了一百斤油、二十斤腊;赵孝成捐木鱼十八个,米面均二百斤……接待室挤满了人,徐光洁耳朵嗡嗡响着,她怀疑自己耳鸣了。徐燕、冯月清(裴勋六姨太)领着女居士们做斋菜、包饺子,忙得不亦乐乎。晋云鹏的儿媳张莲香领着一帮居士摆法器上供品,她对自己的成绩很是陶醉。

  午饭时间到了,徐光洁手都要累断了。不过终于记完账了,身上好似甩了一个大包袱,顿时轻松不少。待徐光洁上桌,弟弟、文君(徐燕义女)已在那儿吃现成的了。原来徐燕估摸上席就让司机将儿子接了过来。光洁又累又饿,狼吞虎咽吃着饭,她忽然觉得素菜味道也蛮可口。

  下午晋云鹏、徐伯钧领着众人念心经,他们心无旁骛地在那念经打坐,仿佛已经入定。罗文君身体有些劳累,就到普渡林的卧房歇了。徐光华、萧淑敏、晋怀卿(晋云鹏孙子)等一伙小孩儿在广场上嬉闹,光洁、绍慧在旁边看着小朋友,二人在那儿磕瓜子聊天。

  “明天还有一天在林里过节,应该没今天忙吧。绍慧我们后天看电影吧,听说阮玲玉排了新片。”

  “好啊光洁,就这么说定了,看完电影我们逛庙会好不好?今天庙会很热闹的。”

  “嗯嗯,就这么说定了。”

  “我一定准时来。”

  二人定下约定,互相朝对方脸上瞅着:绍慧还是假小子样,肤色不白,瓜子脸,大眼睛,外眼角比一般女孩儿尖锐,加上一张薄唇,看着倒像一个女将军。光洁呢,白得发光的皮肤,鹅蛋脸,和徐叔叔一样的大双琥珀眼睛,只是眉弓没有徐叔叔深邃。嘴唇很饱满,有两个小酒窝。法令纹似乎有些深了,不太符合她这个年纪。二人瞧了一会,噗嗤笑了一声,连忙转过头去。

  晚上居士们各自回家,他们守着自己的家人过除夕,徐伯钧一家也不例外。饭厅里,徐家人吃着年夜饭,徐伯钧抱着孙子喂饭,优优手里握着一个萝卜丸子。徐伯钧瞧着孙子的脸,他想到了光耀:“这小子过年不知回家么?不知瞎忙个么哩。连声电话也不打。”徐燕看他眉头紧锁,轻声询问:“霆远,侬想啥?”徐伯钧笑了笑:“啥也么想,吃饭吧。”饭后,徐燕将压岁钱分给了儿孙。

  零点钟,徐家众人及家仆在花园空地燃放棚架上的烟花,霎时间,庙堂殿宇,飞檐翘角,亭台楼阁,明晃晃出现在夜色中。随着烟花的渐次燃放,缤纷的火花如奔泻的瀑布,飞流直下,把殿堂楼阁笼罩在一片彩霞之中。戴着虎头帽的光华连连拍手,咯咯咯地笑着。

  光洁放起了“窜天老鼠”,“吱”地一声飞上了天,尾巴冒出了火焰。光华吓了一跳,星眸睁得大大的,躲到姐姐的怀里。光洁摸摸他的脑袋,调侃着:“胆小鬼弟弟。爸爸还上战场呢,你连这也怕。”“姐姐,我就怕嘛。”光华仰着脸望着姐姐。光洁伸出双臂将弟弟护在怀里。

  大年初一,徐燕将儿子送到裴寿安处,并封了两个礼物盒子。一盒津八件,一盒磨盘柿饼,裴寿安接过了。徐燕同干姐姐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往普渡林去了。光华一直“干妈、干姐”地叫,嘴甜得很。他懂得瞧人眼色,见干妈、干姐稀罕他,他表现得越发乖巧懂事了。裴寿安、裴绍慧很是疼爱小寿宝(寿宝是光华的乳名),挑最好的饭菜给他吃,寻最佳的玩具让他耍儿。绍慧还将珍贵的旋转木马八音盒赠给寿宝。

  初二,绍慧将干弟弟送回徐公馆,光洁就约绍慧看电影。光华要跟姐姐去影院,光洁嫌他捣乱,不愿领他去。光华脸拉了下来,文君不停哄着弟弟,说动燕姨和伯父一块儿逛庙会,光华这才转怒为喜。庙会大舞台上,徐伯钧将儿子高高举起,啃着糖人的光华在那儿左瞧右看。一会儿猴子上来表演节目,光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调皮灵动的小猴儿,他好想将猴儿领回家。

  百戏杂耍散了,时间也不早了。徐伯钧一家准备回租界,光华窥见摊上泥人形态逼真,忙让爸爸买给他。徐伯钧从兜里掏出零钱,买了一只小花狗(1934年是甲戌年),光华爱不释手搂着它。

  旁边有个六七岁的小乞丐,他不停盯着少爷怀里的玩具,十分羡慕少爷富贵喜乐的生活。自己不曾投得好胎,很小就被老爹卖了,只得按丐头的吩咐乞讨,天天在天津卫的大街上流浪讨饭。他小跑到徐伯钧面前,打着竹板唱着“鼠来宝“,徐伯钧看他可怜,又想讨个喜庆,忙将三块零钱给他。小乞丐连连道谢:“老爷真是大好人啊!祝老爷健康长寿!”徐伯钧眉开眼笑,眼角皱纹向上微微翘着。中午,徐城夫妇来姐姐家拜年,徐燕用丰盛菜蔬款待他们。

  初三徐伯钧在前厅宴请刘香林、杨武德、邓秀彦、李宝平等人。他们同徐伯钧贺喜拜年,众人围坐一起猜拳行令,好不热闹。徐伯钧老朋友们的女眷同徐燕贺年,徐燕与众女眷看茶,女眷们磕着瓜子,高高兴兴聊家常。后厅宴席已就,众女聚在一块儿吃饭,她们在席上行着飞花令。饭后女眷们给徐燕儿女及长孙包了红包,徐燕也将红包回送她们,嘱各位姐妹转赠自家小辈。天擦黑,徐远小两口来徐伯钧家中吃晚餐,徐伯钧赠了小夫妻二人五千大洋。

  初四,甄桂馨的弟弟、弟媳前来看望这位姐夫。甄桂馨弟弟甄枫山约摸四十出头,目前在北平开着一家报馆。他衣着时新,戴着一架金丝眼镜,自诩有些才情,做事潇洒不羁,又仗义疏财,自然吸引了大堆女人。他家里娶了十个太太,还有一个日本女人。徐伯钧知他最近把一个戏子的肚子搞大了,他是怎么也瞧不上这位到处留情的小舅子。

  甄枫山与这位姐夫也不对付。姐姐刚下世,姐夫就和府里的女佣好上了,还纳她做妾,没几年就把这个婢女扶正了。要不是因为光耀的关系,他死活不愿同这位下野军阀再有什么瓜葛。只是过年了,平津又离得不远,他不得不和这位姐夫走亲戚。

  徐燕碍于徐伯钧的情面,还是热情接待了他们夫妻。甄枫山瞥见徐伯钧的继室,连忙同她打招呼:“小姨奶,你没见过我吧,我姐是姐夫的甄夫人。”徐燕心中老大不快,心里想:“她是真夫人,那我是什么?看不起人吗不是。”

  徐伯钧瞧着小舅子那副吊儿郎当样,他明显给燕儿难堪,心中很是不忿,他赶忙纠正甄枫山的称呼:“燕儿是俺的继室夫人,以后可不能叫她姨奶奶。”甄枫山双手整理着围巾,作恍然大悟状:“姐夫,就跟我家一样,我家妻妾也不分大小,妻也是妾,妾也是妻,就是通房丫头也和妻一样的。妻、妾、婢生的孩子我也是一视同仁的。”

  徐伯钧脸变得恼怒起来,不停地向甄小舅子翻白眼。甄枫山假作不知,自顾自地吃着菜肴。徐燕推说腹痛,忙离席而去。回到自家卧室,徐燕将贝齿咬得咯噔响。这姓甄的故意给自己难堪,他自己一个浪荡子,还有脸讥讽别人。

  吃过饭,甄枫山去屋里看外甥孙(姐姐的孙子),他给了恩勤一个大红包,一同玩耍的光华也想要,甄枫山打算给他一个小红包。此时徐燕进了门,他拉过自家儿子,不停训斥光华:“你没见过钱啊,难怪别人瞧不上你,觉得你是丫头养的,你要有骨气,就别拿人家的施舍。”光华眼中写满了委屈,他从卧室跑了出去。徐燕转身也回了自家卧室。甄枫山觉得无趣,忙下楼同姐夫告辞,拉着妻子回家了。

  一会儿,恩勤找奶奶玩儿,徐燕杏眼向上一斜,狠着心不理他。恩勤十分不解奶奶为什么变了脸色,他怔怔望着徐燕。徐燕摆了摆手,向后退了几步,大声喊着:“侬有好舅公(奶奶的兄弟),寻吾做啥。吾地位低,是额丫头,侬是县令外曾孙,侬勿要叫吾恩娘(奶奶)。”声音传到楼下,徐伯钧知她心里有气,忙上楼哄着她,徐燕同他约定了:这位甄小舅子再来,她不会接待他,只在屋里吃饭。徐伯钧瞧她语气缓和,忙忙答应,晚上不免殷勤了一番。徐燕心中受用,初五再不提这回事了。

  初五,徐伯钧堂弟徐寅坤前来串门,无非从堂哥这里讨些便宜、打打秋风。他拿些特产孝敬堂兄,徐伯钧笑呵呵收下了。徐伯钧为人慷慨,未把婶娘的龌龊放在心上,他爽快地封了三百大洋赠予堂弟。这一幕全被徐燕瞧在了眼里,她心里老大不快。就寝时分,她数落了徐伯钧好久。

  

  

  

  

  

  

半斤杨枝甘露

想写这一类型的小说,全员恶人,用演员名字呢?还是角色名?是有cp呢?还是全员友情向?是all呢?还是官配?

想写这一类型的小说,全员恶人,用演员名字呢?还是角色名?是有cp呢?还是全员友情向?是all呢?还是官配?

玄心落雨

【GB唐莲:囚莲】(2)

  OOC归我 GB男生子 乙女向

    ❗️囚禁梗 时间线在莲“身死”以后

     满足个人XP产物 极速短打 后期莲踹崽

     (来看看如何将战损莲锁c上调焦…

  

  今日更新完毕啦 篇末有个小选择哦

  

  篇一在合集里找找(链接暂时不会弄呜呜)

  

  

  

  

  

  

  唐莲似乎被你这一吼愣住了,眸中思绪流转,心也跟着一颤。


 ......

  OOC归我 GB男生子 乙女向

    ❗️囚禁梗 时间线在莲“身死”以后

     满足个人XP产物 极速短打 后期莲踹崽

     (来看看如何将战损莲锁c上调焦…

  

  今日更新完毕啦 篇末有个小选择哦

  

  篇一在合集里找找(链接暂时不会弄呜呜)

  

  

  

  

  

  

  唐莲似乎被你这一吼愣住了,眸中思绪流转,心也跟着一颤。


  “我不是……”


  他想要解释,解释他之前不断拒绝你是因为师傅的任务,要他等一人,他怕连累你才拒绝你,现在人等到了,他愿意正视内心。


  他对你,是喜欢的……


  可惜还没等他开口,你就打断了他。


  “够了!”


  你一双冰冷的眉眼狠狠刺向他的心,不带一丝情意。


  “把药喝了,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一边说着,一边将碗抵在了他唇边,一只手掐住了他的下巴,试图将药灌进去。


  唐莲没有反抗,眼角泛红,强忍着苦涩一口一口喝下了灌下来的药。


  很苦,非常苦。


  他从小就不喜欢喝药,对一切苦的东西都非常抵触,但如今这情况,逼得他不得不喝下。


  你见目的已经达到,便没有多留,也不顾唐莲委屈恼怒的神色,拿了碗就起身向外走去。


  你怕多带一秒,你会心软。


  于是你也就没听见唐莲后面的挽留,消失在了夜色中。


  留唐莲一人苦涩落寞望着那金黄色的幔布,思绪万千。


  03


  “本以为这样可以留住他……但我终究留不住他的心。”


  你对着这无边月色,一边灌着酒一边低语。


  这满院子的花草在夜幕下沉沉睡去,你感到一丝“世界之大,无人留我”的挫败之感。


  你拥有了无数繁华富贵,若心之所向,不在这金笼之内,你可以逃出笼子,潇洒于江湖之间。


  但感情这个东西,是你无论拥有多少权利,都强求不来的。


  想着想着,你又仰头猛灌了一口酒。

也是可笑,不知你何时也养成了这以酒消愁的习惯,或许是因为那人喜欢品酒吧?


  有时你也会迷茫,迷茫你的归宿究竟在何方?


  如果是宫内,那就是一座金囚笼;如果是宫外,那又太大了,无所依靠。


  曾经唯一奢望的便是与唐莲共闯江湖,但是“奈何明月照沟渠”……


  也不知道给自己灌了多少杯酒,知道大大小小的酒罐挤了一桌,你才停止继续拿酒的动作,晕头转向的像有光亮的地方跌跌撞撞去。


  你的宫内四处是灯光,只因为你不喜欢黑暗。所以你一时间也分不清哪条路通往的是你的寝殿。


  “冰凌?”你下意识唤起了你贴身丫鬟的名字,但是却无人应答。


  也对,这又不是在“云安殿”里,这只是你在天启城除了正殿云安的另一套宫殿——“辞雾庄。”


  没有人知晓你已经回来的消息,包括你的父王。


  你甚至连云安都没有回,只怕暴露你的行踪。


  这儿确实很利于你藏唐莲,这是你的地方,没有人敢硬闯,就没有人会发现。


  况且谁能知道已经“身死”的唐莲,会出现在你不引人注目的宫殿之内呢?


  跌撞之间,你随便的踏入了一间屋内,一片黑暗倾烛了你的视野,令你皱了皱眉尖。


  你向来不喜欢黑暗的,所以在没有你的允许下,怎能随便熄了火烛?况且这屋内……好像还有一阵好闻的莲花的清香。


  04


  唐莲在你踏入屋内的一刻起,就已经发觉了,指尖不觉捏起藏在枕头下面的一块铁片,警惕的望着黑暗中的身影。


  因为酒精可以麻痹脑子,你又喝了那么多,按照记忆里,每间房间都应该是按照同样的格式建造的,所以便轻车熟路的翻上了床,闭上了眼准备睡去,也没发现,榻上还有一人。


  唐莲被你的动作吓了一跳,酒香味扑面而来,他皱了皱眉,靠近一看,借着昏暗的月光才发现是你,松了一口气。


  但你毕竟是习武之人,这点动静还是被你捕捉到了。


  “谁?”


  你手握上了腰间的小刀,猛地睁开了眼睛,警惕道。


  “我……唐莲。”


  唐莲无奈的缩了缩脖子,小声回应到。


  “唐莲?你怎会出现在本宫的……”“床上”两个字还没说完,你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堪堪住了嘴。


  好像…好像是你走错了地方。


  “嘶。”

  

  你的头有些受不了,像是要炸裂般,就这么一手扶着脑袋,一手支撑着身体,与他在黑暗中僵持着,谁也不开口。


  也不知过了多久,倒是唐莲先没忍住,开了口:


  “公主还是早些回去吧,不早了……”


  在你来之前,他整理过了思绪,你大概猜到了你的身份,再结合你刚才无意间说出的“本宫”,也就确定了他的猜测。


  你是天启的一位公主,至于是哪一位……他暂且不知。


  “你在赶本宫走?”你在黑暗中眯了眯眼,打量上唐莲有些惊慌失措的眼神,探究意味极强,还多了一丝侵略性。


  “我不是……就是…唔。”


  没等他说完,酒劲有些上头,你已经欺身而上,迅速俯身,吻上了他苍白的唇,堵上了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他并不反抗,只是一动不动,脸上的不知是冷漠还是惊愕的表情。


  你浅浅地吻着他,轻轻地吻着他的唇,然后,更深入地探索。


  你可没什么耐心听他说完,你只在乎,是否能得到他的身。


  等唐莲反应过来你在干什么后,才如梦初醒般用力推开你的身子,奈何手上被牵制住了,动态不得。


  趁着吻的间隙处,他才有机会质问出声:


  “唔…放开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好看的眉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与苦涩。

  

  

  

  

  

  ——

  

  这次比篇一多啦一倍哈哈 感觉第一篇有点短。。

  

  下面是一个小选择耶,

  

  问:接下来 你 应该怎么做?

  

  A.强上不在乎莲莲的感受!(就是车。。)

  

  B.落荒而逃 暂时放过👀

  

  评论区告诉我!!

  

  没有人评论我会伤心的呜呜呜❗️

  

  

  

  

永夜公主~夜兰

我的仙界学院.羽幻羽幻

  羽幻:今天我没有课桓钦钦我来拉。(不好意思古希腊文打字打残了)。

  桓钦/叶清羽:/寻找转世的陶紫炁。

  曦玄:原来现在的身体和样貌都是父亲拿着别人的身体,原来我对桓钦一开始的愧疚与好感是因为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残留的一丝丝感情。

  曦玄:我刚出生就夭折虽然不公平但是现在既然迎来新生那就拿着这具身体活下去,反正我和你直接的情是因为他残留在体内罢了。

  羽幻:找呀找呀找找小清清/打开房间一看是曦玄,哎小清清不在你这啊不好意思打扰了。

  曦玄:什么,我以为叶清羽在你哪里呢?。

  羽幻:难道是找他口中的哪个什么小炁去了?。

  曦玄:那我们比比谁先找到清羽同学。

  羽...

  羽幻:今天我没有课桓钦钦我来拉。(不好意思古希腊文打字打残了)。

  桓钦/叶清羽:/寻找转世的陶紫炁。

  曦玄:原来现在的身体和样貌都是父亲拿着别人的身体,原来我对桓钦一开始的愧疚与好感是因为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残留的一丝丝感情。

  曦玄:我刚出生就夭折虽然不公平但是现在既然迎来新生那就拿着这具身体活下去,反正我和你直接的情是因为他残留在体内罢了。

  羽幻:找呀找呀找找小清清/打开房间一看是曦玄,哎小清清不在你这啊不好意思打扰了。

  曦玄:什么,我以为叶清羽在你哪里呢?。

  羽幻:难道是找他口中的哪个什么小炁去了?。

  曦玄:那我们比比谁先找到清羽同学。

  羽幻:好啊。

  桓钦/打开寝室门,啊不好意思我走去地方了。/闷闷不乐。

  羽幻:怎么今天不开心,清羽同学等一下我。

  曦玄:别抢我台词,/OS:不对我似乎控制不了应渊的情感为什么?。

  俩人跟着桓钦了............。

  曦玄:大魔头作孽为什么我要还啊。

  羽幻:你说什么大魔头?。

  曦玄:应渊君。

  羽幻:哦,不认识。

  曦玄:不认识你哦什么啊。

  羽幻:我乐意啊。

  桓钦/叶清羽: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羽幻:你今天怎么不高兴啊,遇上什么不高兴的事了。

  桓钦:没事,只是........,算了不想说了。

  曦玄:都是应渊大魔头的错。

  桓钦:你自己不就是应........厄不对,OS:奇怪为什么他和应渊有什么关系啊,他说自己叫曦玄却有着应渊的长相难道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桓钦:你自己不就是应渊吗,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大魔头呢?。

  曦玄:我怎么可能是应渊那大魔头呢。

  桓钦:那你也不能说你哥哥或者弟弟是大魔头吧。

  曦玄:我是昆仑虚天帝之子而且是独生子哪来的兄弟姐妹。

  桓钦:那你为什么和应渊长得一模一样啊?。

  曦玄:明明是那大魔头的错,桓钦你为什么要那样说呢?。

  曦玄:我和那大魔头没关系,我知道他是大魔头........。

  羽幻:OS:难道他失去了记忆,既然清羽觉得他和应渊有关系那就让他理清清远点吧。

  曦玄:干嘛都不说话,我说的是真的啊。

  桓钦:那好吧,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吧,我也不太确定但唯一确定的是你和应渊长得很像双胞胎让人分不清楚。

  曦玄:是嘛,OS:这是哪大魔头的身体,只要大魔头的执念消失了我就可以长会我原来的样子了。

  桓钦:不和你们聊了,我先走了。

  羽幻:你去哪里啊。

  桓钦:找一个对我很重要的女孩子。

  曦玄:OS:难道是陶紫炁。

  羽幻:我和你一起去找。

  桓钦:别了,你不认识她的........。

  桓钦:OS:若你重生了,那你就去找一个爱你的人吧,别再想起我了。

  羽幻:没事,有我在呢别怕。

  曦玄:我也一起去。

  桓钦:你还是别去了吧。

  曦玄:OS:果然是因为大魔头的这张脸害得。

  

  

  

  

  

  

  

  

  

  

  

  

  

  

  

  

  

  

  

  

  曦玄:大魔头的孽,我来还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羽幻:陶紫炁爱谁都好就是别爱我老婆才好。

  桓钦:我好无语啊他们。

  陶紫炁:永远活在台词里的我。

  玄襄:那我呢,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啊。  

陌陌言曦

永安公主:有点美貌,但不多

大师兄:耶我可可爱爱

永安公主:说,师兄你是不是充钱了

大师兄:耶我自带大眼特效

(大师兄独自美丽,好piu亮)

永安公主:有点美貌,但不多

大师兄:耶我可可爱爱

永安公主:说,师兄你是不是充钱了

大师兄:耶我自带大眼特效

(大师兄独自美丽,好piu亮)

温昼行
【帝都/无唐】强强双A!幻视黑...

【帝都/无唐】强强双A!幻视黑帮大佬x卧底小警察!太辣了吧!

【帝都/无唐】强强双A!幻视黑帮大佬x卧底小警察!太辣了吧!

一眼顺眼,又何止是万年亿年。

写我心中喜爱之人,

抚我心中色彩斑斓。

写我心中喜爱之人,

抚我心中色彩斑斓。

今熙是何年

  微博上发的,少年搭配机车风,少年歌行你是懂售后的

  你别说都是俊男靓女,少年歌行完胜!!

  微博上发的,少年搭配机车风,少年歌行你是懂售后的

  你别说都是俊男靓女,少年歌行完胜!!

清欢

    结束了 真的好舍不得啊😭

       少年歌行全员机车服帅我一脸!!! 怎么都这么帅啊(≧▽≦)

    这组机车照真的帅炸我了,强烈建议来个现代剧😘 希望二搭😍

  “少年,我们都是少年,输时不悲, 赢时不谦,手中握剑, 心中有义,见海辽远就心生豪迈,见花盛开也不掩心中喜悦,前路有险却不知所畏,有友在旁就想醉酒高歌,想笑了就大声笑,想骂了就破口骂,人间道理万卷书,只求随心随性行”——沐春风...

    结束了 真的好舍不得啊😭

       少年歌行全员机车服帅我一脸!!! 怎么都这么帅啊(≧▽≦)

    这组机车照真的帅炸我了,强烈建议来个现代剧😘 希望二搭😍

  “少年,我们都是少年,输时不悲, 赢时不谦,手中握剑, 心中有义,见海辽远就心生豪迈,见花盛开也不掩心中喜悦,前路有险却不知所畏,有友在旁就想醉酒高歌,想笑了就大声笑,想骂了就破口骂,人间道理万卷书,只求随心随性行”——沐春风

  

招猫逗狗∪・ω・∪

【all李欣泽】穷途末路(一发完)

CP:刘学义&李欣泽,友情向CP:成毅&李欣泽

我磕真人rps,突然的脑洞,但是千万不要上升演员,求求了!!!

黑化老刘,非常黑,被折磨的老李,绝望的毅哥哥,一切为剧情服务,人物性格可能ooc,慎入!慎入!慎入!

我是变态,别学我,栓Q……我要开始造谣了!

  

我还打帝都和渊钦tag,如果有问题私我!!!


  

  


这是一间摆设很奇怪的房间,四面无窗无洞,只有一扇门立在正前方,门正对的角落放着一把椅子,此刻上面绑着一个人,头耷拉着,好像睡着了一样,白色衬衫外加黑色西服裤衬托出这人姣好的身材。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除了正中间摆放着的一张双人床,此......

CP:刘学义&李欣泽,友情向CP:成毅&李欣泽

我磕真人rps,突然的脑洞,但是千万不要上升演员,求求了!!!

黑化老刘,非常黑,被折磨的老李,绝望的毅哥哥,一切为剧情服务,人物性格可能ooc,慎入!慎入!慎入!

我是变态,别学我,栓Q……我要开始造谣了!

  

我还打帝都和渊钦tag,如果有问题私我!!!


  

  



这是一间摆设很奇怪的房间,四面无窗无洞,只有一扇门立在正前方,门正对的角落放着一把椅子,此刻上面绑着一个人,头耷拉着,好像睡着了一样,白色衬衫外加黑色西服裤衬托出这人姣好的身材。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除了正中间摆放着的一张双人床,此时床上还躺着一个人,被头顶上的一盏明亮的吊灯晃得头脑晕乎乎的。灯光笼罩着整个房间,此刻,床上躺着的人也渐渐醒来,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拍了拍不太清醒的脑袋,还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记得他今天约了成毅去他家吃饭来着,怎么睡这儿了?他睡着了,成毅怎么也不叫他,这样显得他多待客不周啊!

李欣泽眨了眨被灯光晃得有些迷糊的眼睛,随后转着脑袋往四周看去,终于发现了他正处在一个非常怪异的地方,大门紧紧关着,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他被绑架了,瞬间觉得有些慌乱,朝后看去,终于发现了被绑在角落的成毅,连忙跳下床向成毅跑去。殊不知,门户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着成毅脸上有伤的昏睡过去,李欣泽心里既害怕又担心,轻轻摇晃着成毅肩膀,“毅哥哥?你醒醒。”

成毅被轻微的晃动吵醒,甩了甩有点疼的头,看清眼前的李欣泽后,忙问道,“欣泽,你没事吧?”

“我没事,毅哥哥,这是哪里啊?我们怎么在这儿?”

李欣泽见成毅醒了便开始着手解成毅身上绑着的绳子。

“我不知道。”

成毅现在浑身疼,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的,但还是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想起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刘学义的脸上。

“先不管那么多了,感觉离开这吧,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说完李欣泽耐下心思开始专心解绳扣。

成毅看着李欣泽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欣泽,你今天在家穿的是这身衣服吗?”

李欣泽闻言低头看了一眼,“不是啊,这不是我参加沉香收官礼直播穿的那身吗?我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绳子终于解开了,李欣泽将成毅扶了起来,成毅站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腿也受伤了,不方便走路。李欣泽见状,拉起成毅的胳膊挂着自己的肩膀上,正准备走,大门就被人推开了,成毅和李欣泽怔住戒备的看向门口,看着从门口走来的人,是刘学义。

成毅心里愈发觉得奇怪,反而是李欣泽在看见刘学义那刻瞬间松了一口气,“刘学义!?你怎么在这儿啊?快来帮忙,毅哥哥腿受伤了。”

刘学义含笑朝他俩走去,语气轻松愉悦的向他俩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成毅、李欣泽…”

李欣泽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没有多想,也开心的回了句‘好久不见’。

成毅没说话,细细的打量着从门口走过来的刘学义,视线停在了刘学义手上拿着的镣铐上,发现了不对劲,赶紧拍了拍李欣泽,“你快走,先别管我。快…”

李欣泽不明所以,转头看向成毅,见他一脸焦急,他也有些焦急,更多的是从心里突然散发出来的恐惧,仿佛刚刚一切的淡定都是在强撑。

还未等他发问,刘学义便出声讽刺道,“走?现在还走得掉?”眼含笑意的看向成毅,可那笑意并未直达眼底,嘴角的笑容也开始逐渐消失。

李欣泽到此刻才算真正明白了些事情,这里的一切都是刘学义搞出来的,大家都是一起拍过戏的朋友,虽然和他私下里不常聚,但搞这么一出实在过分,李欣泽有些生气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学义将目光投向李欣泽,意味深长的将李欣泽从头扫到脚,由衷赞叹道,“真好看,不愧是我精心挑选的衣服,很衬你。”

李欣泽有些不太明白刘学义的脑回路,成毅却明白了,连忙去推李欣泽,催促道,“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未完)

  

  


  后续在彩蛋,这🚗给我整得,脸通红,好几个姐妹刷棒棒糖我实在不好意思,咱也不靠这个挣钱,纯为爱发电,想着能看见的🚗太少了(好多都在爱发电我看不着😭),就整了个这个,寻思写个两三千得了,结果耗费我两天,四千六百多字,太费劲了,不弄了不弄了,脑壳疼😩😩😩

  

  

  

棠漫TanG

大师兄没死,

但你知道真相吗?

原来他在短暂失忆的时候变成了甄潇潇!🙊🙊

给唐莲一个新的故事线。且看且珍惜!!

大师兄没死,

但你知道真相吗?

原来他在短暂失忆的时候变成了甄潇潇!🙊🙊

给唐莲一个新的故事线。且看且珍惜!!

解宇木西

  没有无心是因为我存的迟了,刘学老师一早就换掉了我没有保存呜呜呜

  昨天已经完结了,李宏毅老师今天也有新剧要开始播出了,应该要花更多的精力配合新剧的宣传了。但是这个冬日感谢遇见你们

  没有无心是因为我存的迟了,刘学老师一早就换掉了我没有保存呜呜呜

  昨天已经完结了,李宏毅老师今天也有新剧要开始播出了,应该要花更多的精力配合新剧的宣传了。但是这个冬日感谢遇见你们

惟我

୧( ⁼̴̶̤̀ω⁼̴̶̤́ )૭ 酷飒骑士团。

୧( ⁼̴̶̤̀ω⁼̴̶̤́ )૭ 酷飒骑士团。

语月

少年歌行—观影体

 时间线:雷无桀闯望成山


  不喜勿喷,不喜别看


  cp:萧雷


  可能会ooc


零:“今天的视频随机”

雷无桀:“萧瑟,你说会有那些人啊”

萧瑟:“不知道”


https://v.douyin.com/BeSsF7U/ 

英姿飒爽

好飒,好爱

我以一枪入逍遥,助你重登天启乘龙位

司空长风:“看,我女儿”

司空千落:“本小姐肯定很厉害”

雷无桀:“千落师姐很帅了”

萧瑟:“对”


https://v.douyin.com/BeAXaor/ 

女子一腔忠勇,从不逊与儿郎

救命好喜欢啊

巾帼不让须眉

叶萧鹰:...

 时间线:雷无桀闯望成山


  不喜勿喷,不喜别看


  cp:萧雷


  可能会ooc


零:“今天的视频随机”

雷无桀:“萧瑟,你说会有那些人啊”

萧瑟:“不知道”


https://v.douyin.com/BeSsF7U/ 

英姿飒爽

好飒,好爱

我以一枪入逍遥,助你重登天启乘龙位

司空长风:“看,我女儿”

司空千落:“本小姐肯定很厉害”

雷无桀:“千落师姐很帅了”

萧瑟:“对”


https://v.douyin.com/BeAXaor/ 

女子一腔忠勇,从不逊与儿郎

救命好喜欢啊

巾帼不让须眉

叶萧鹰:“若依很好”

雷无桀:“好好看”

萧瑟:“雷无桀”

雷无桀:“唉~萧瑟”

雷梦杀:“我儿子咋被拿捏的死死的啊”

白里东君:“雷兄,也是吧”

雷梦杀:“我…”


零:“叮咚接下给大家看一些人”

[李宏毅少年歌行中饰演萧瑟]

(图片来自百度侵权立即删)

雷无桀:“哇,萧瑟你好帅哦”

萧瑟:“那是”

无心:“挺好看的”

萧崇:“他还是不管在哪都一样了”

[敖瑞鹏少年歌行中饰演雷无桀]

雷无桀:“萧瑟,萧瑟,你看帅不帅”

萧瑟:“看见了很帅”

无心:“这傻小子挺帅的啊”

司空千落:“没想到雷无桀还可以这么帅”

叶若依:“嗯”

唐莲:“挺好看的”

雷梦杀:“我儿子随我多帅”


[刘学义少年歌行中饰演无心]

雷无桀:“无心,很帅了”

萧瑟:“和我比差一点点”

无心:“是你比小僧差一点”

萧瑟:“是你比我”

雷无桀:“唉~你两别吵了,大师兄”

唐莲:“你们别吵了”


零:“接下来我会放一些视频,请勿上升哈”

[董李无忧少年歌行中饰演无双]

无双:“一样的帅气”

雷无桀:“无双兄很帅了”

无双:“那是”

宋燕回:“我徒弟”

零:“接下来不一定了”


https://v.douyin.com/BefFBhg/ 

鉴定完毕,少年歌行全搞笑男

别跟敖瑞鹏玩 求你了好好的孩子给带偏了

少年歌行的选角导演是怎么做到每一个男演员都是搞笑帅哥的

说!是不是李宏毅和敖瑞鹏传染/教你的

宋燕回:“这是我徒弟”

无双:“这是谁,我不认识”

雷无桀:“这……”

萧瑟:“挺意外的”

无心:“想不到无双城的城主还有这样一面”

整个空间特别的安静,完全没想到,但不知道是谁突然笑了一下,整个空间睡觉充笑声了


[李欣泽少年歌行中饰演唐莲]

雷无桀:“大师兄到里了”

唐莲:“这…可以不放吗”


https://v.douyin.com/BefoNLM/ 

救命,大师兄好白

孩子只是想洗个头

大师兄好像没腹肌啊

对对,我也看见了

天女蕊:“莲,你好白啊”

司空千落:“大师兄比女生都白啊”

雷无桀:“大师兄,你也太白了吧”

萧瑟:“雷无桀别看”

唐莲:“谁啊?不认识”


https://v.douyin.com/Be5MDFT/ 

始于沙雕,忠于沙雕

一个有三界编制的男人[捂脸]

刘学义是沙雕中的战斗

三界代言人

行走的沙雕王者[大笑]

雷无桀:“无心,你……哈哈哈”

萧瑟:“无心,想不到你”

唐莲:“挺欢乐的”

无心:“再见吧,谁啊他啊”


https://v.douyin.com/Be5xwWo/ 

笑死我了[泪奔]摔了一跤,直接摔了个宣狗吃屎

救命,绝了好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无桀:“萧瑟,你……哈哈哈哈”

无心:“啧啧,萧瑟没想到啊”

叶若依:‘这是…’

萧凌尘:“没想到啊,我们永安王”

萧崇:“六弟”

李寒衣:“这人…”

萧瑟一脸阴沉的看着视频的人:“这个人”

转头一看自己的心上人笑的只好扶着他


https://v.douyin.com/BemTXgU/ 

嘉尚无人能管住你是不,

釜山行没你我不看

你是有多闲啊

公司不管吗?嘉尚传媒:我管不住他

我粉了个什么玩意

救命,敖瑞鹏你好好用脸行不

整个空间有一次安静了

雷无桀:有洞吗?我想去

雷梦杀:“这是……”

李寒衣:“我弟弟…”


乐深

啊啊啊!太帅了!!!机车风绝了!!!😍😍😍

啊啊啊!太帅了!!!机车风绝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