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沁

55.3万浏览    3274参与
林宇卉Jessie

回蜀国

封神大典结束,陆炎履行承诺在未央宫宫门等云羲,等了大约一刻,云羲御剑而来。

“让你久等了”

“没事,大典刚刚才结束”

“那我们现在下凡”

陆炎见云羲的发梢被风吹乱:“等一下”

云羲疑惑道:“怎么了?”

陆炎将云羲把碎发挽到耳后:“好了”

云羲见陆炎温柔地替她整理头发:“谢谢你,我们走吧”


两人一起来到玉灵山,面向湖,打开了通往人界的结界。蜀国的全貌映入陆炎眼帘,他想过去那个他熟悉的地方,刚要踏入结界被云羲阻止了。

“我们换个衣裳再去” 

说完便施法将自己和陆炎的衣裳变成蓝色纱裙和纯黑色飞鱼服。

“这次下凡是让你见见家人和向蜀国黎民百姓好好告别,去之前把这个戴...

封神大典结束,陆炎履行承诺在未央宫宫门等云羲,等了大约一刻,云羲御剑而来。

“让你久等了”

“没事,大典刚刚才结束”

“那我们现在下凡”

陆炎见云羲的发梢被风吹乱:“等一下”

云羲疑惑道:“怎么了?”

陆炎将云羲把碎发挽到耳后:“好了”

云羲见陆炎温柔地替她整理头发:“谢谢你,我们走吧”


两人一起来到玉灵山,面向湖,打开了通往人界的结界。蜀国的全貌映入陆炎眼帘,他想过去那个他熟悉的地方,刚要踏入结界被云羲阻止了。

“我们换个衣裳再去” 

说完便施法将自己和陆炎的衣裳变成蓝色纱裙和纯黑色飞鱼服。

“这次下凡是让你见见家人和向蜀国黎民百姓好好告别,去之前把这个戴上” 云羲帮陆炎戴上帷帽,随后也给自己戴上。

陆炎:“为什么要戴上这个?他们看得见我们”

云羲:“当然看得见,为了不让大家认出你,咱们必须戴上。时候不早啦,我们走吧。”


说完两人越过结界,来到蜀国人烟稀少的一个郊区,步行半个时辰来到一座客栈,租借两匹马前往长安。一路上,陆炎向云羲介绍蜀国的风貌和历史背景,云羲很感兴趣加上风景宜人,两人的旅途非常愉快。临近长安城已是酉时,云羲被城外的海棠花林吸引,停下了马欣赏了起来,陆炎知道云羲喜欢花也停下了马打算今晚先在客栈过一夜明早再出发。云羲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耽误了行程转身向陆炎道:“我们继续走吧,快到长安城了”

“虽然离长安城只有一个时辰,但现在出发正好赶上宵禁城门已关,我们无法进入长安城,还是明天早晨再出发吧”

“既然如此,只好这样了。”

“天快黑了,我们找个客栈住一晚”

“好”

PS星星爱p图
超简单换脸教程,你学废了吗?
超简单换脸教程,你学废了吗?
安得得得D

❗️唐九洲 李沁 尚九熙

​亲签签名照

❗️唐九洲 李沁 尚九熙

​亲签签名照

果果-guoguobxbx

1⃣ 2⃣ 3⃣ 4⃣ 李沁/曾可妮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摆台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5⃣ 6⃣ 李现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玩偶布老虎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7⃣ 8⃣ 白鹿 虞书欣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抱枕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9⃣ 蔡徐坤 亲签 新年礼盒

1⃣ 2⃣ 3⃣ 4⃣ 李沁/曾可妮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摆台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5⃣ 6⃣ 李现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玩偶布老虎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7⃣ 8⃣ 白鹿 虞书欣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抱枕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9⃣ 蔡徐坤 亲签 新年礼盒

明星爆料客
综艺古装造型名场面:宋轶、杨颖、热依扎、李沁、章若楠、张雪迎
综艺古装造型名场面:宋轶、杨颖、热依扎、李沁、章若楠、张雪迎
音乐奇妙之旅ya
任嘉倫李沁對視路透cp感滿滿!民國裝太絕了
任嘉倫李沁對視路透cp感滿滿!民國裝太絕了
西崽(⃔* 'ㅅ'*)⃕

倾心10/民國架空

李杪杪心中对他做出评价,聪明,识时务,自我为中心,会适当的退让,幽默……可惜不是她喜欢的。


她在脑海里勾勒了许多彬彬有礼的形象,又觉得这些想象都不够有男子气概,于是在条件里又加了高大的背影,挺拔的腰背,最好笑的时候很好看,不笑的时候很有味道,至于是怎样有味道,她脑海中渐渐浮现一些画面。


“李小姐……李小姐…”对面人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

“不好意思啊彭先生,我又走神了。今天中午去医院取了个东西,没想到出来的时候碰上一例急诊,病人身上血肉模糊的,搞得人总是忘不掉。”李杪杪解释着,彭捷也自动对她的穿着做了理解。

“噢,你去了医院,怪不得穿的这样朴素。”...


李杪杪心中对他做出评价,聪明,识时务,自我为中心,会适当的退让,幽默……可惜不是她喜欢的。

 

她在脑海里勾勒了许多彬彬有礼的形象,又觉得这些想象都不够有男子气概,于是在条件里又加了高大的背影,挺拔的腰背,最好笑的时候很好看,不笑的时候很有味道,至于是怎样有味道,她脑海中渐渐浮现一些画面。

 

“李小姐……李小姐…”对面人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

“不好意思啊彭先生,我又走神了。今天中午去医院取了个东西,没想到出来的时候碰上一例急诊,病人身上血肉模糊的,搞得人总是忘不掉。”李杪杪解释着,彭捷也自动对她的穿着做了理解。

“噢,你去了医院,怪不得穿的这样朴素。”

 

李杪杪点头,“是呀,出来的时候还不小心蹭到病人的血,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过来赴约了……”

后面半句说了什么对面的彭公子再没记住,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他频频不自然的望向李杪杪的衣服,直到这顿饭离开,他都没再动过桌上的菜肴。

 

景福堂的菜在整个襄城那也是一绝的,李杪杪尤其爱吃桌子上这两道鱼头豆腐煲和金汤豆腐,不过考虑到彭捷没吃多少,她也不好意思一直埋头动筷子,只能简单吃几口压下肚子。

剩下的时间里,两人不咸不淡的聊着天。

 

华灯初上,街道上的路灯隔着老远的距离高高亮起,店内被几盏巨大的吊灯照的无一处不明亮。李杪杪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静静坐在窗边,她的眼睛很明亮,此时却只是低垂着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彭捷去结账了,本来应该很快回来,不过他在向李杪杪走来的途中遇到了两个熟人,又被叫过去应酬了几句。

 

 

黄行霈和刘振民从三楼包厢里走下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窗边吃饭的那对男女,两个人大概是在说什么有意思的话题,白衣姑娘的脸上笑着,眼睛亮晶晶的。

刘振民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题,有微微的激动,“少爷,如果老刘说的是真的,那咱们得早些做好准备,等到这批物资一登陆港口就下手。”他对黄行霈称呼不像是在人前那样随意,反倒有了上下级的感觉。

 

景福堂三楼一向不随便对人开放,他们两个是从上面下来的,讨论的自然也不是一般的小事情,可此时黄行霈的脸上却有了些烦躁,好像是被别的什么事情给难住了。

刘振民心里微微有些讶异,这次来南方虽然有些波折发生,但总体来说要办的事情都办成了,更何况刚刚他们才又得到一个好消息,黄行霈面上怎么会有了不快。

他正要回头,被稍稍落后的人扳住肩膀往前推了一下,“还有些事要和你交代,边走边说。”

 

这么说着,两人一起下了楼梯,刘振民没有回头,也就没有看到自家表妹和别人吃饭的场景。

 

最近襄城发生的事情很多,随口找了件需要打探的消息推给刘振民,对方不疑有他,匆匆开着车走了。

夜晚的风凉嗖嗖的,带来一些清爽的气味,黄行霈靠在车边点了一支烟。

 

景福堂坐落在老城区的地界,不算最繁华,但人流也是可以的,尤其现在还是饭点,来往的行人数不胜数,他一个人靠在车上,目光不时往前方掠去。

 

李杪杪从饭店出来,谢绝了彭捷说送她回家的请求,一个人顺着街边走去找自家的车。

此时正是热闹的时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汽车行人络绎不绝,她一时半会没有找到来时停车的巷子,不得不移步往旁边一条路去看看。

 

刚迈出几步,被辆车挡住的巷子里突然有人出声叫她,李杪杪一抬头,就瞧见一个男人正靠在电线杆子上抽烟,他的头发有些凌乱,不太如意的模样。

黄行霈今日的穿着极为普通,一身西服加风衣,和街上行色匆匆的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不过这也是在不细看的情况下,寻常人见了他,很难不注意到他的脸,再加上那难以掩盖的气质,怕是不会有人把他往普通人里归类。

 

李杪杪顺着声音走了几步,靠近了那条巷子,却也没有离电线杆太近,两人保持了不远不近的距离。她此时正好站在巷口,风把他手中的香烟味吹了过来,淡淡的烟雾扑在她脸上,她下意识蹙眉,后退了一步。

黄行霈注意到她动作,顺手扔了手里的烟用脚踩灭,往前走了一步。

 

昏黄的路灯照不进太多在小巷子里,男人的脸在晦暗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她只能看出他正向这边望来。

李杪杪被他这样盯着,下意识往旁边的墙靠了靠,似乎是想寻求些安全感,谁知黄行霈又跟着她的动作往前迈了一步。

 

两人距离走近了,从前她并不知道,原来他有这样富有压迫性的一面。

黄行霈看着她,目光深深地,却让人看不出情绪,“李小姐也出来吃饭?”

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李杪杪猜不透他的想法,只保守的回了一句:“嗯,和人吃了顿饭。不过竟没看到黄先生也在附近,倒是我眼拙了。”

 

她还想客套,被他打断了:“李小姐还是来相亲?”

这问题问的莫名,李杪杪觉得怎么回复都不算妥帖,于是只好放低了语气解释:“只是应了对方邀请见一面,不过应该也是最后一面。”毕竟在她有意识说了那些话后,彭捷的态度肉眼可见不那么热情了。

 

闻言,黄行霈伸手解开脖子上的纽扣,仰头吐出一口气,似是松了口气,然后他说了一句很突兀的话:“上次听李小姐说暂时还不考虑人生大事?”

李杪杪愣了,她好像是说过这话,但怎么被他拿来反问自己了,因为对方太过理直气壮,她就算觉得奇怪也一时找不出奇怪的原因。

 

“倘若什么时候要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不妨考虑考虑我。”两人相隔不过五米的距离,黄行霈神色还是淡淡的,像他只是问了句“”今天天气好吗”这样的问题。

 

李杪杪却站在原地不动了,她第一反应是自己被调戏了,第二反应是思考该不该生气,第三反应才是真正考虑到这句话的含义。

 

黄行霈等了半天,只等到她沉默的反应,他正要开口,却在她脸上看出一丝不屑的神色,李杪杪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不知道为何她会有这种反应,黄行霈直觉李杪杪没理解自己的话,他赶紧跟了上去,一个箭步就走到李杪杪面前,抓着人的手腕把她拉回到自己身边。

两个人重新回到那根电线杆下,这回是他背着光。

李杪杪穿了高跟鞋还矮他半个头,不得已只能抬头看他。他不说话,眼里是深沉的黑,熟悉的人或许能看出来,这是黄行霈要发火的前兆,李杪杪却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脖子酸了,见他半晌不说话,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很有些耍脾气的意思。

黄行霈眼里的情绪退了些,他开口:“我不如他?”

 

“谁?”这没头没尾的叫人无从接话。

“你的那位相亲对象。”这么生硬的语气,再迟钝也晓得他不高兴了

李杪杪抬眼,状似认真的在他脸上扫了一圈,似不经意的说:“你剑眉星目,五官英俊端正,比他好看。”

“然后呢?”

然后?她的眼睛扫过他的领口,然后垂下眼帘,“你气质出众,是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被望到的人。”

 

草莓泡汽水

李沁 × 诗凡黎|修图 9P

李沁 × 诗凡黎|修图 9P

林宇卉Jessie

红衣女子

云羲离开未央宫后,再次看见那道红光,她立马御剑追了上去。途径许多神宫神仙们大多都看见有一道红光和一道蓝光划过,但他们却不以为意,继续干着他们自个儿的事。来到桃花林,红光便消失不见了,云羲环顾四周发现破绽持剑往一棵桃树刺去。随后一位红衣女子显身,手里拿着发光的透明珠子。


“看来我这障眼法还是逃不过你的眼睛。”

“少废话,把珠子拿来!”

“拿来是不可能,你来抢呀。”

两人过了不下五招,云羲将剑抵在这位红衣女子的脖子下面

“云羲,几日不见,你剑法又精进了不少。”

“扶桑,你输了,把珠子交出来。”

“交出来也不是不行·,只是……”

红衣女子作势要施法,云羲将剑抵得更近...

云羲离开未央宫后,再次看见那道红光,她立马御剑追了上去。途径许多神宫神仙们大多都看见有一道红光和一道蓝光划过,但他们却不以为意,继续干着他们自个儿的事。来到桃花林,红光便消失不见了,云羲环顾四周发现破绽持剑往一棵桃树刺去。随后一位红衣女子显身,手里拿着发光的透明珠子。


“看来我这障眼法还是逃不过你的眼睛。”

“少废话,把珠子拿来!”

“拿来是不可能,你来抢呀。”

两人过了不下五招,云羲将剑抵在这位红衣女子的脖子下面

“云羲,几日不见,你剑法又精进了不少。”

“扶桑,你输了,把珠子交出来。”

“交出来也不是不行·,只是……”

红衣女子作势要施法,云羲将剑抵得更近:“你要是不交,你知道你会是怎样的下场。”

“好,我交。”

云羲伸出手:“拿来”

珠子拿回来后,云羲怕扶桑又想搞什么花样,于是施法将她捆在桃树。此时透明的珠子照映出凡间的景象,云羲一眼便认出来是蜀国街景。

“扶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云羲神女应该心知肚明。”

“你想夺取放在蜀国宫殿的雮尘珠。”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想夺,但夺之前我想把繁荣昌盛的蜀国闹得天翻地覆。”

“你休想,有我在绝不可能。”

“云羲话先别说得这么早,六界迟早是魔族的,你又何必呢?”

“一派胡言‘’


云羲语音刚落,扶桑便挣脱云羲设下的枷锁,随后变出一柄剑。

“云羲我今日就让你瞧一瞧魔族如何一统六界。”

扶桑施法将自己的剑变成玄色,剑的周围都布满黑雾,连她自己的双目都成了深红色。

“是毁灭之术,扶桑看来你真的疯了,这是禁术会让六界毁于一旦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呢?”

“看来魔族是决心分裂六界了,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两人同时出剑,过了几招,不相上下。云羲意识到此术让扶桑功力大增,她丝毫不在意云羲用剑划开的伤口,可禁术杀伤力极大若不小心被剑刺伤后果不堪设想,云羲在攻击她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 云羲趁其不备往她肩上刺去,深红色血液淌出,扶桑捂着肩:“没想到还是败给了你,云羲咱们来日方长。” 


说完便化为黑雾迅速经过云羲身边,云曦来不及躲闪,耳边传来剑划过天际的声音,云羲右手臂被扶桑的剑划伤了,云羲赶紧捂住手臂,而黑雾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云羲觉得伤口特别的疼,呈黑紫色,还有一股煞气在体内滞留,就在她内丹附近。于是拿出神镜疗伤,伤口慢慢愈合结成痂,但患处依旧很疼。云羲需要回神宫疗伤,可先前答应陆炎带他下凡,眼看封神大典即将结束她必须赶紧回到未央宫,所以先用内丹之力暂时舒缓了疼痛和抑制体内的煞气等从人界回来再治疗。


PS新手-快速入门
p掉多余的路人,我的眼里只要小姐姐!!
p掉多余的路人,我的眼里只要小姐姐!!
入依

凌乱美😍️


"一朵已经被踩在烂泥里的玫瑰,还可以回到高贵的枝头上吗?"


凌乱美😍️


"一朵已经被踩在烂泥里的玫瑰,还可以回到高贵的枝头上吗?"



果子票务

李沁 曾可妮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摆台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 ❗

李沁 曾可妮 亲签 

央视CCTV虎年生肖和合虎摆台

全国限量发行

可预定爱豆签名❗ ❗ ❗

明星爆料客
女星哭戏:刘诗诗、范冰冰、赵露思、张柏芝、张子枫、周迅、李沁
女星哭戏:刘诗诗、范冰冰、赵露思、张柏芝、张子枫、周迅、李沁
林宇卉Jessie

礼物

隔日一早,陆炎换上玄色银纹的衣裳准备到水仙宫与云羲汇合。途中经过桃花林,见到一位聚精会神练剑的男子。由于距离比较远,故而没上前去打招呼,便继续前往水仙宫。陆炎到的时候云羲已经提前到了,见她身着白色金纹的衣裳沉默地看着水仙花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在想什么呢?”

“你来了,没……没什么”

“那我们现在去未央宫?”

“等会儿,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但这个不是个东西而是一段旅程,我需要你和我一起下凡,你可愿意?”

“求之不得”

“那好,封神大典后我们一同下凡。时候不早了,咱们早点出发去未央宫吧”

“好”


两人御剑往未央宫赶去,途中云羲一言不发,陆炎安静地紧随其后不打扰她。到了之后,看...

隔日一早,陆炎换上玄色银纹的衣裳准备到水仙宫与云羲汇合。途中经过桃花林,见到一位聚精会神练剑的男子。由于距离比较远,故而没上前去打招呼,便继续前往水仙宫。陆炎到的时候云羲已经提前到了,见她身着白色金纹的衣裳沉默地看着水仙花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在想什么呢?”

“你来了,没……没什么”

“那我们现在去未央宫?”

“等会儿,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但这个不是个东西而是一段旅程,我需要你和我一起下凡,你可愿意?”

“求之不得”

“那好,封神大典后我们一同下凡。时候不早了,咱们早点出发去未央宫吧”

“好”


两人御剑往未央宫赶去,途中云羲一言不发,陆炎安静地紧随其后不打扰她。到了之后,看见六位神在未央宫门口耐心等候封神大典。他们见到云羲和陆炎寒暄了几句,然后一起跟随未央宫管事仙子到启神殿等候天君大驾光临。管事仙子安顿好他们向云羲行礼后退下,云羲环顾四周发现并无异常,放心了不少。神殿云雾缭绕,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神界,美轮美奂的神宫和山清水秀的园林不计其数,惊艳了陆炎和其他六位将军们。陆炎经常在外征战,见过人间无数美景,像这般叹为观止的还是头一回。云羲静静待在一旁靠着石柱眯了会儿眼睛,这一幕被陆炎看见了,他想她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才会如此疲惫。不一会儿天君驾到,几位神仙紧随其后而来,云羲陆炎和众神仙皆向天君行礼。

“免礼,都起来吧”

“天君云羲已将七位将军正式成神”

“有劳了,就是你身后这七位”

“是”

“陆炎是哪位?”

陆炎向前站在云羲旁边回答道: “回天君,正式在下”

“先前是蜀国大将军,今日一见果然英武不凡”

“天君谬赞”

“云羲告诉本君封你为战神,这六位将军以后就是你的校尉,听命于你。如今六界和平被魔族破坏,众神应当齐心合力对抗魔族方保六界太平。本君要说的就这些,开始封神大典吧”

“是”


此时云羲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转过身去看一道红光转瞬即逝,云羲立即向天君请辞,天君挥一挥手示意允许云羲离开。云羲走之前向陆炎小声道: “我很快回来,大典后你在未央宫宫门等我。” 陆炎点头表示答应,眼看云羲离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