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沧东

1023浏览    6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8 17:38
我和电影有个约会
在那边还好吗 感到孤独吗 日落...

在那边还好吗

感到孤独吗

日落的时候天空还会变红吗

鸟儿还在通往树林的路上歌唱吗

你能收到我这封不敢寄出的信吗

我能传达这我不敢做出的告白吗

时间会飞逝

玫瑰会枯萎吗

现在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就像风停留了又走了一样

就像影子一般

承诺永远不再回来

为了那份封装到最后的爱

为了轻吻我疲倦脚踝的青草

为了跟在我身后的小小脚步

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现在黑夜降临

蜡烛还会点燃吗

我在这里祈祷

所有人都不再哭泣

为了让你知道

我有多么深爱着你

在炎热夏日午后的长长等待

那条苍老的小径就像父亲的脸

连那孤独的野花也害羞地转过脸去

我曾经那样深爱过

听到你那微...

在那边还好吗

感到孤独吗

日落的时候天空还会变红吗

鸟儿还在通往树林的路上歌唱吗

你能收到我这封不敢寄出的信吗

我能传达这我不敢做出的告白吗

时间会飞逝

玫瑰会枯萎吗

现在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就像风停留了又走了一样

就像影子一般

承诺永远不再回来

为了那份封装到最后的爱

为了轻吻我疲倦脚踝的青草

为了跟在我身后的小小脚步

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现在黑夜降临

蜡烛还会点燃吗

我在这里祈祷

所有人都不再哭泣

为了让你知道

我有多么深爱着你

在炎热夏日午后的长长等待

那条苍老的小径就像父亲的脸

连那孤独的野花也害羞地转过脸去

我曾经那样深爱过

听到你那微弱的歌声我心旌摇曳

我为你祈福

在我渡过黑河之前

带着我灵魂的最后呼吸

我开始梦到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我再一次醒来

被阳光刺痛眼睛

遇见了你

你站在我旁边

——《诗》

和大大

1月9日

周六晚看了一部电影,李沧东的《诗》。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导演,却是第一次看他的影片。说实在的,我已影荒好久,也并非狂热的电影爱好者,相比之下,我可能更爱阅读。


1.

电影《诗》并非在讲“诗”,但它又是影片的核心。女主美子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太太,通常我们对老人的印象是花白头发,苍老,迟缓,顽固。但美子不是。她一出场,我就纳闷:这哪像一位近六十岁的老人。


是夏天。她穿花连衣裙,带宽檐帽,脖子上看似随意地围了白色类似围巾,手上还挎着小包。走路轻缓有力,脸上总是有盈盈笑意,俨然一位老少女。


她化淡妆,上诗歌创作课,参加诗歌朗读活动。乍看之下,还以为是经济富足的老人,实际上她做着保姆的...

周六晚看了一部电影,李沧东的《诗》。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导演,却是第一次看他的影片。说实在的,我已影荒好久,也并非狂热的电影爱好者,相比之下,我可能更爱阅读。


1.

电影《诗》并非在讲“诗”,但它又是影片的核心。女主美子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太太,通常我们对老人的印象是花白头发,苍老,迟缓,顽固。但美子不是。她一出场,我就纳闷:这哪像一位近六十岁的老人。


是夏天。她穿花连衣裙,带宽檐帽,脖子上看似随意地围了白色类似围巾,手上还挎着小包。走路轻缓有力,脸上总是有盈盈笑意,俨然一位老少女。

她化淡妆,上诗歌创作课,参加诗歌朗读活动。乍看之下,还以为是经济富足的老人,实际上她做着保姆的工作,每天要去照顾一位瘫痪老头。


这样的人,放到现在,也许会被认为是附庸风雅,亦或是矫揉做作。

胡乱堆叠的脏碗筷,普通的红苹果,路边的野花,树木间浮动的光影,她都妄图找出诗意。





这样平静知足的日子,看似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美好诗意,却被自己的外孙打破了。


2、

外孙及其他无名男生合伙强奸了同班女孩,导致女孩跳河自杀。影片一开始就是尸体飘浮在河里的画面,美子目睹失去女儿的母亲痛哭,她充满同情地看着,却不敢靠近。



之后通过其他肇事男孩的家长知道了自己的外孙也是参与者之一。痛苦就这样闯入本充满了诗意的平静生活,她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写下了第一个句子:血一样红的花。





她开始长久地盯着外孙的背影。他们照常吃饭,交谈,平静的表面下暗涌流动。


影片的开端还有一个画面,是美子回到家发现外孙俯身躺在床上,音乐开的震耳欲聋。美子问他怎么了,他没好气地说:别烦我。那正是女孩自杀的那天,而美子当时毫不知情,她放弃了对孙子的询问,任由他那样躺着。


而在美子后来知晓实情后,看到外孙臭袜子零食乱扔一气,她命令他收拾干净才能睡觉,她开始态度强硬。在我看来,这个时候她开始了抗争,对女孩的死,她承担了外孙的责任,本该属于男孩的内疚与痛苦直接侵蚀了她的心。


她去学校看外孙与同学打球,他们若无其事,毫无愧色。这时美子在本子上写下:鸟的歌,都唱些什么呢?


是啊,这些不谙世事的少年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为什么做了错事还能这样若无其事?


3、

美子照常上诗歌课,在片中,她问了三次:为什么我怎么努力都写不出诗歌?到底怎么样才能写出诗呢?


也许导演也想探索,生活中是否还有诗的存在?怎么样的才叫诗?写诗需要分年龄吗?什么人都能写诗吗?如何才能写出一首诗呢?


在我看来,美子在本子上记下的这些只言片语,便是对于生活诗意化的表达,也可以称之为诗。诗歌创作课的老师告诉他们:写诗并不难,重要的是要看。世上的一切,好好看最重要。而美子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诗意的人,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思想、对生活的热爱、以及永远对他人保持着善意的笑容。


可她依旧在苦恼:我怎样才能写出一首诗呢?


4、

可以察觉到,她一直想对少女的死写点什么,但它又沉重至极令她无法面对。肇事男孩的家长们商量,每人出五百万安抚自杀少女的母亲,类似“封口费”,不让她对媒体以及他人提这件事。大家都准备好钱了,只剩美子。


私认为,美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觉得这种用金钱抚平一切的做法实在违背道德良心,她无法下定决心。


家长们派她亲自上门与自杀少女的母亲沟通,美名其曰“谈谈心,因为你们都是女人。”


美子去了。她走在阳光灿烂的田野上,熟透的杏子落了一地。她随手捡起来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若有所思。随后,她拿出本子写下:“杏子摔到地上,为了重生而甘愿被践踏。”


她的装扮得体优雅与少女的母亲形成强烈对比。这是全片最诗意的地方,美子对着对方说出了一连串诗般的语言。

“刚刚看到甜杏掉在地上,觉得它们很奋不顾身。将自己投向地面,让自身裂开被践踏,为了下一代作准备。…… 一路上觉得走在这里就像被祝福,我非常喜欢花,用看的就觉得幸福。”

这段话也像是隐喻自身,无言背负着孙子的罪。她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在转身离开时,突然想起她是来干什么的,突然想起对方是谁。她一下子变得慌乱无措,逃也似的走了。


5、

如同她对“如何才能写出诗”的发问,对“鸟儿到底在唱什么的发问”,她也暗自在心里对外孙发问:怎样才能唤醒你的良知呢?


她将在少女的追思会上偷来的照片堂而皇之地摆在饭桌上,观察男孩看到之后的反应。可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便照常看起了无聊的电视。




美子深感无力,同时被愧疚折磨。她在外孙睡去后,激动地拉着他起来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满脸泪水与男孩的冷漠形成反差,她明白自己无法改变他,他也永远不会为做过的事情承担责任。美子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面对,试图拯救,转变成,她终于要去筹那五百万,完成另一种形式的救赎。




医院诊断她患了早期的阿尔茨海默症,她脸上依然挂着笑,称赞医生窗台的花很美。医生告诉她:那是假的。


她通过与瘫痪老头的交欢,换来了她要筹集的五百万,拿到钱,她立刻送去给家长们,一刻也不久留的离开。


她问:这样就结束了吗?完全结束?

家长回答她:受害者只要是未成年,只要有人向警方告发,就一定会展开搜索。不过校方都谈好了,媒体也解决了,受害者也私下和解了,应该不用担心。


这里也暗示了影片最后,警察带走了她的外孙,很可能就是美子本人告发的。


6.

回到家后,美子告诉外孙,他的母亲第二天会来,要他把自己收拾干净。她为他剪指甲,并说:身子都要干净,身子干净了心灵也才会干净。



纯净如美子,诗意如美子,常怀悲悯之心,至始至终都祈望自己的孙子是干干净净的,这里看似事情已经解决了,但美子并没有松一口气。她像往常一样与孙子打起了羽毛球,生活像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然而警察来了,带走了男孩,美子默默看着远去的车辆一言不发。


这是她交的一份“作业”吗?关于罚的作业。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有良心的人,如果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就会感到痛苦。 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美子在此之前多么期待外孙能够羞愧、知耻,能够意识到自己酿下大错,她希望这种痛苦能够惩罚他。


最后,她用这种方式完成惩罚与救赎。(开放式结局)


与此同时,诗歌创作课结束了,她是唯一交上诗歌作业的人,在讲台上留了一束雏菊与自己的诗,她便离开了。


之后的空镜头如同美子的双眼,跟着它的移动,让我们看到依旧美好的世界,鸟语花香,涓涓流水。最后出现的是自杀少女缓缓转过来的纯净的脸。



美子还活着吗?我们不得而知。但少女终究是死去了。活在美子身上的老少女灵魂,大概也死去了吧。





不正不正的嚼嚼
他好可爱呀!!!!又见撅嘴和无...

他好可爱呀!!!!
又见撅嘴和无辜眼,啾咪😘

是《线人》的李sir,扮隔壁婆婆的弟弟的那一段(吃东西也超可爱!)

喜欢可以去截原图噢,我用手机拍电视的哈哈

他好可爱呀!!!!
又见撅嘴和无辜眼,啾咪😘

是《线人》的李sir,扮隔壁婆婆的弟弟的那一段(吃东西也超可爱!)

喜欢可以去截原图噢,我用手机拍电视的哈哈

有劳挂怀

记一个idea 陆志廉x李沧东 一起开心一下嘛

手机码字 无标点 格式奔放见谅 

大背景:线人结尾 李sir入狱 与反贪4在狱中搜查关键证据的陆sir相遇。

入狱前 陆sir曾因线报李sir跟自己的线人有金钱瓜葛而对其进行跟踪观察过一段时间 所以几乎见证了 李sir落魄生活的全部 见过李sir在办公室一个人起舞 抱着车祸的老婆痛哭 越界救了自己线人(霆锋:我没有姓名吗?)的妹妹。这个陆sir监听了这么久的警察 从未见过他笑 倒是几经睇他流泪 wuli大冰山陆志廉同志内心忽然就泛起了那么一丢丢酸楚。(李sir是知道icac在监察自己的 当然也知道陆sir这个人 但是懒得理会)

为了调查证据入狱后 不巧跟李sir一个监狱 一个房间...

手机码字 无标点 格式奔放见谅 

大背景:线人结尾 李sir入狱 与反贪4在狱中搜查关键证据的陆sir相遇。

入狱前 陆sir曾因线报李sir跟自己的线人有金钱瓜葛而对其进行跟踪观察过一段时间 所以几乎见证了 李sir落魄生活的全部 见过李sir在办公室一个人起舞 抱着车祸的老婆痛哭 越界救了自己线人(霆锋:我没有姓名吗?)的妹妹。这个陆sir监听了这么久的警察 从未见过他笑 倒是几经睇他流泪 wuli大冰山陆志廉同志内心忽然就泛起了那么一丢丢酸楚。(李sir是知道icac在监察自己的 当然也知道陆sir这个人 但是懒得理会)

为了调查证据入狱后 不巧跟李sir一个监狱 一个房间 默默观察几天发现wuli最惨男一号李沧东从不说话从不跟人交流 放风时只一个人站在场地的最角落 发呆 脸上从未有过任何表情(想什么呢 这不是王远阳不是王远阳!!)观察淡漠的李sir成了路直男……不是,是陆志廉调查证据之余最大的乐趣 他开始慢慢好奇 好奇这个男人究竟会因为什么而有一丁点的表情变化。

于是 监狱里最烂的梗还是发生了→ 老大虐菜鸡(当然包括泄火了 男人嘛 你懂得)→ 大哥曹元元(林峯:我的名字搞得我一点不凶 严肃好吗)为了考验wuli陆sir是不是真滴不是正经人 让他当众在抓来的狱友身上XXOO,哇 低头一看 可不就是我们对生无望任人处置的李sir吗 他不挣扎 甚至连头都不抬(我反抗你妹 我老婆孩子死了 线人一个家破一个人亡 我还有梅毒……) 陆sir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李沧东 百感交集 陆sir是丧妻啊 又不是弯的 这哪下得去手 犹豫时 李沧东竟抬头看了陆sir一眼 (这一双眼 空洞遥远又仿佛泛着水波 让陆sir头皮发麻 心脏突突一小下 )李sir对陆sir只说了三个字:我知你 于是开始解陆sir的腰带 (李沧东是知道陆志廉的 多年来与线人接触 随机应变能力max,随便一想就知道陆sir来监狱肯定是有任务 今天这一出肯定是对陆sir的考验 再看到陆志廉的犹豫 李sir什么都懂了 还有什么比自己主动成全更好的选择呢 )于是 嘴帮射(大家懂才是真的懂 当然只是嘴啦 想啥呢 ) 虽然整个过程我只用了三个字 但是这个过程确实成了陆志廉的梦魇 导致他在完成任务出狱后的很久一段时间 仍不受控制的想起李sir冰凉的嘴唇 温热的she腔 潮湿黏腻 ,冰与火的反复吞吐 毒药般致命。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真正让陆志廉意难平的是 嘴完后 李sir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照常一个人吃饭(陆sir或许疯了 看到李sir吃饭时张开的双唇 微伸的舌尖 他都要气血上冲原地爆炸了#咱也不知道为啥 咱也不敢问#)。此处省略陆sir因看到某人洗澡穿衣睡觉等等而反复爆炸n次的一万字。

终于等到李sir出狱 陆志廉鬼使神差的去监狱门口……偷窥(瞧瞧这胆) 陆sir只是单纯的告诉自己是怕李sir轻生(毕竟曾经李沧东大老是一个用生命考察汽车安全气囊质量的狠人)以后日子里 陆sir小心翼翼却又反反复复的观察帮助 还是躲不过李sir的法眼 

终于

 在一个南方惯见的阴雨天 

李sir被雨水拍湿的小偏分发型上突然多了一把碎花伞的时候 他终于忍不住握住了这把伞主人还未来得及躲闪的手 

抬眼 直视 隔着被雨溅湿的镜片

沉缓却偏偏是不耐烦的语气:陆sir 你跟我几个月了?我不当差了 你做咩?

陆sir:我……

李sir:嘚啦 你听好 我郑重的话你知 只是用嘴帮你解决一次而已 梅毒不会传给你

陆sir:………………你讲咩 你再讲多一次 信不信我现在就亲你。

End!

阿彡

【张家辉】【线人/李沧东】我本人 | 人若变记忆变迷人

B站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019966/
 

——致巧克力咖啡一轮竞演中惨遭淘汰的一队成员李沧东

“认识一场 就此没有下文”
“无憾也觉得是遗憾”

(阿东离场BGM:吴雨霏-我本人)


阿东实惨石锤了,除了只有预告片的许生,唯一一个没入围的一队成员…8/18都无是多没人气啊,明明那么好搞一男的(跪)

大家关注八强的时候也分给我们阿东一点怜爱吧,球球了(卑微


—...

【张家辉】【线人/李沧东】我本人 | 人若变记忆变迷人

B站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019966/
 

——致巧克力咖啡一轮竞演中惨遭淘汰的一队成员李沧东

“认识一场 就此没有下文”
“无憾也觉得是遗憾”

(阿东离场BGM:吴雨霏-我本人)

 

 

阿东实惨石锤了,除了只有预告片的许生,唯一一个没入围的一队成员…8/18都无是多没人气啊,明明那么好搞一男的(跪)

大家关注八强的时候也分给我们阿东一点怜爱吧,球球了(卑微

 

 

 

————————瞎比比的分割线

30秒不到的瞎剪,照例(?)有跳舞和绝美落泪镜头,调色一如既往辣鸡,瞎眼警告。但东sir不管怎么剪都好看!!!我爱东sir!我不仅要给阿东剪视频!我还要把拉郎之光阿藏拉来搞狗血涩情文学!(FLAG

 

mua

【古辉宇宙】后来的我们(新年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381755

今年最后一个古辉视频啦~也叫大型分手现场【不是】

古辉太好,今年最开心的事就是入古辉,我爱他们。

【古辉宇宙】后来的我们(新年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381755

今年最后一个古辉视频啦~也叫大型分手现场【不是】

古辉太好,今年最开心的事就是入古辉,我爱他们。

柒栗子
刑事情报科督查东sir与警务处...

刑事情报科督查东sir与警务处副处长的儿子



——《李家双生子》



师徒年下了解一下。

设定戳tag

刑事情报科督查东sir与警务处副处长的儿子

 
 
 

——《李家双生子》

 
 
 

师徒年下了解一下。

设定戳tag

害

【申东】四幺九号房

张申然任由着差人从裤兜里摸出一叠钞票,塞进自己左胸的衬衫口袋,感受到左胸还被差人的手指戳了戳,他有点发愣。张申然环顾四周,果不其然看到了场内分散在不同卡座里的,穿着白衬衣黑裤子,胸前别着名牌的男人。

“李sir,李sir。你清楚一点,我不是……”张申然抓住李沧东从前胸划到腰间的手,却推不开他靠过来的脑袋。

李沧东毛绒绒的头发蹭着张申然的脖子,酥酥麻麻,嘴里念叨着不清不楚的话,语气有些委屈,又带着报复的情绪。

但是你报复另一半的方式是出来找鸭子,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何况我不是。张申然的身上挂着李沧东,失去平衡,双手撑住了桌面才没让自己往后摔下去,还是拨倒了几个奇形怪状的空酒杯,发出叮呤当啷的响声。...

张申然任由着差人从裤兜里摸出一叠钞票,塞进自己左胸的衬衫口袋,感受到左胸还被差人的手指戳了戳,他有点发愣。张申然环顾四周,果不其然看到了场内分散在不同卡座里的,穿着白衬衣黑裤子,胸前别着名牌的男人。

“李sir,李sir。你清楚一点,我不是……”张申然抓住李沧东从前胸划到腰间的手,却推不开他靠过来的脑袋。

李沧东毛绒绒的头发蹭着张申然的脖子,酥酥麻麻,嘴里念叨着不清不楚的话,语气有些委屈,又带着报复的情绪。

但是你报复另一半的方式是出来找鸭子,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何况我不是。张申然的身上挂着李沧东,失去平衡,双手撑住了桌面才没让自己往后摔下去,还是拨倒了几个奇形怪状的空酒杯,发出叮呤当啷的响声。

全/文/在/这/里

像白目

「陆志廉×李沧东」设局1

弥敦道,一辆红色的士停靠在马路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李沧东看着手中的监视器画面,他正在等目标人物的出现。

“就快到了。”听着耳麦里的动静,他对着身旁的手下阿达说着。

没多久,马路对面停下了两辆私家车,目标人物刚从车里出来,就有新的突发事件发生。阿达拍了拍身边人的手臂,“东sir,你看。”

李沧东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那人穿着一身蓝色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衫最上面解了两颗扣子,视线全放在对面私家车的方向,“ICAC也在查崔浩天?”这不是来搅局的吗?

得不到回应的李沧东留意了一下陆志廉周围有没有其他伙计,确认后当即把监视器交给了阿达,果断开门下了车,径直走向陆志廉。

陆志廉正想着过马路,右...


弥敦道,一辆红色的士停靠在马路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李沧东看着手中的监视器画面,他正在等目标人物的出现。

“就快到了。”听着耳麦里的动静,他对着身旁的手下阿达说着。

没多久,马路对面停下了两辆私家车,目标人物刚从车里出来,就有新的突发事件发生。阿达拍了拍身边人的手臂,“东sir,你看。”

李沧东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那人穿着一身蓝色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衫最上面解了两颗扣子,视线全放在对面私家车的方向,“ICAC也在查崔浩天?”这不是来搅局的吗?

得不到回应的李沧东留意了一下陆志廉周围有没有其他伙计,确认后当即把监视器交给了阿达,果断开门下了车,径直走向陆志廉。

陆志廉正想着过马路,右手就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握紧拉走,意识到抓着自己的人是他,没有想挣脱的意思,就这么跟上他的脚步走掉了。

 

李沧东把陆志廉拉到了一条后巷,他从耳麦里听到目标人物已经进入到他们事先装有监控录像的包间的消息,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扯下了左边耳朵上的麦放进了口袋。

回过身撞上那人的眼睛后,才想起来还有个问题他需要处理一下。

“陆sir,在查案?”明明知道一向是无可奉告的他,李沧东还是试图从他那里了解一下廉政公署的部署。

本来在昨天的饭局上,Q sir还好心提醒过陆志廉,亲近李沧东这个人是要慢慢来得。想到刚才牵自己手的人是他,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样的进展速度让陆志廉颇为满意。

陆志廉慢慢走近李沧东,后者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直到背脊整个贴上了墙面,眼前的人也丝毫没有停下的动作。李沧东抬手很快地阻挡了快要靠上来的胸脯,手掌触碰到他身体的那一秒,一点点星星火火的味道在两个人身边打转。

陆志廉顺势扣住眼下的那只手,不愿让他逃离,俯下身子,看他并没有要躲开的意思,轻笑了一下,接着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

温热的气息从脸上褪去,清醒过来的李沧东叫住了准备走出后巷的陆志廉,生怕他又回去把事情给坏了,既然都到这一步了,就做好为事业‘献身’的准备了。

“陆sir,有没有空,有事找你帮忙。”

 

其实关于崔浩天廉政公署还没有正式受理,现阶段还在调查,陆志廉是放工正巧看到崔浩天打算跟着他们看看有什么动作。不过从李沧东奇怪的做事上看,大致也猜到CIB正在做事,就不想再插一脚。

“什么事?”原本想着见好就收的陆志廉听到要帮忙,还是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身后的人。

“没,包租婆要收回房子给儿子结婚,不知道陆sir有没有认识的人有空房?”虽然是为了拖住他,可是这件事也是千真万确,再有一个礼拜,如果还没找到新的落脚处的话,李沧东就要在警局凑合过夜了。


先试着写一点。。


清凉

喜欢全度妍的脸胜过演技,她是气质出众的那种女演员,这部由李沧东指导的电影《密阳》探讨了深刻的话题,关于信仰的问题:上帝真的存在吗?当人类的灾难来临时寻求上帝有用吗?经过一切努力,没有任何改变,影片中的角色万念俱灰,面对生活她从黑暗中寻求一米阳光,一路向前奔走,让心变坚强。李沧东的拍摄手法写实,像一部纪录片,最后一个对准污浊之地的镜头也格外触动人心。

喜欢全度妍的脸胜过演技,她是气质出众的那种女演员,这部由李沧东指导的电影《密阳》探讨了深刻的话题,关于信仰的问题:上帝真的存在吗?当人类的灾难来临时寻求上帝有用吗?经过一切努力,没有任何改变,影片中的角色万念俱灰,面对生活她从黑暗中寻求一米阳光,一路向前奔走,让心变坚强。李沧东的拍摄手法写实,像一部纪录片,最后一个对准污浊之地的镜头也格外触动人心。

我还在海里
这样的李sir真是rio好看…...

这样的李sir真是rio好看……

这样的李sir真是rio好看……

一句话影评
《薄荷糖》韩影中个人命运和时代...

《薄荷糖》
韩影中个人命运和时代命运结合的最好的一部 回溯式的结构拼贴出一个时代一个平凡个体的悲情轮廓 用影像呈现一个生命最终沉沦走向灭亡的残忍过程
回望的道路总是如此惊心动魄
这是一部相当残忍的电影

《薄荷糖》
韩影中个人命运和时代命运结合的最好的一部 回溯式的结构拼贴出一个时代一个平凡个体的悲情轮廓 用影像呈现一个生命最终沉沦走向灭亡的残忍过程
回望的道路总是如此惊心动魄
这是一部相当残忍的电影

mua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610843

我想看深情总裁追差人。陪他吃饭为他练舞还要送他戒指。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610843

我想看深情总裁追差人。陪他吃饭为他练舞还要送他戒指。

像白目

【跟他有点像】3

续:


邵志朗提早到了约定好的地方,今天李沧东说要为他践行,还有两天他就要飞台湾了,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不过离约定的时间都过了一刻钟,还没见到他的人影。

正准备打电话给他,就听见了向自己靠近的脚步声伴随着人声,

“不好意思,迟到了。”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邵志朗。

“给我的?”李沧东点头,这还是邵志朗第一次收到他送的东西。

好奇心促使着他打开了袋子,邵志朗明显楞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也停下来,没有想拿出来的意思,把袋子放在了一边。

“怎么,不中意?”

邵志朗多半是无奈的,“我又不是小孩子,送我这个。”

李沧东笑了,“他也不是,你还不是照送。”最近从东sir口中听到蓝博文的...

续:

 

邵志朗提早到了约定好的地方,今天李沧东说要为他践行,还有两天他就要飞台湾了,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不过离约定的时间都过了一刻钟,还没见到他的人影。

正准备打电话给他,就听见了向自己靠近的脚步声伴随着人声,

“不好意思,迟到了。”他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邵志朗。

“给我的?”李沧东点头,这还是邵志朗第一次收到他送的东西。

好奇心促使着他打开了袋子,邵志朗明显楞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也停下来,没有想拿出来的意思,把袋子放在了一边。

“怎么,不中意?”

邵志朗多半是无奈的,“我又不是小孩子,送我这个。”

李沧东笑了,“他也不是,你还不是照送。”最近从东sir口中听到蓝博文的次数越来越多,不经让邵志朗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

“而且,本来就是你喜欢。”听完,邵志朗放下了筷子,也不管肚子是空的,拿起了酒杯就往口中送,接着脸色很难看地对着他,似乎想要一个解释的样子,李沧东自知多嘴,用筷子夹了一颗菜放在他碗里,没有再说别的。

 

刚才迟到是跟蓝博文见了一面,就为了袋子里的这份礼物——超人手办,明显是想借李沧东的手送给少爷。

一开始,接过袋子的李沧东跟邵志朗的反应无异,跟邵志朗接触那么长时间,就从来没见过他碰过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但是有听到过‘阿蓝喜欢超人手办’的这个说法。

“这不是你喜欢的吗?”虽然这么说着,李沧东还是把袋子放在了自己的手边。

蓝博文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起过这件事,原本自己收藏超人手办是因为少爷喜欢,才会在家里和办公室放了很多超人模型,当然,也有私心,有它们在那里总觉得少爷无时无刻都在自己的身边。后来那个人以为自己也喜欢,就一直没事送给他超人公仔,长久下来,送礼物的人和收礼物的人慢慢也就养成习惯了,也把到底是谁喜欢的事给混淆了。

 

少爷的喜欢也就变成了阿蓝的喜欢,

不过阿蓝走了,少爷就不想喜欢了。

 

邵志朗喝醉了,用右手当枕头侧着脸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李沧东没见过他喝那么多酒,想也是因为他送的超人手办和说的那些话让他想起了蓝博文。

只有蓝博文能够轻易牵动邵志朗每一根神经。

李沧东静静地望着身边人的睡颜,下一次再见面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

还没有分别就开始了想念。

李沧东伸手摸上了他微微发烫的耳朵,动作轻盈地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又用小声到几乎只能自己听清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再见了,少爷。”

李沧东从来没有叫过他少爷,他提醒着自己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称呼,最亲近的一次也只有唤过他‘阿朗’。

在邵志朗身边,李沧东学到最多的就是隐藏自己的情绪,不管是什么,只要关于他的,都要学会保留。

 

清晨的机场,

邵志朗拿着一杯清咖坐在座位上,这个点的飞机很少人坐,候机大厅里面也只是零零散散的几个身影。突然感觉旁边椅子一沉,本来没想在意,可那个进入耳畔的声音太过熟悉,那是邵志朗想念许久的嗓音。

“你几时会喝这么苦的东西了。”

最苦的事大概就是你的离开,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三年了,邵志朗终于见到了他的阿蓝,不是在梦里,也不是那张像极了他的脸,好不真实。

双手紧紧把他搂在怀里,背上是他正在安抚自己轻轻拍打的手掌,耳边又传来他的,‘没事了’,消失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现,还要跟自己讲‘没事了’,邵志朗的怒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瞬间松开了手。

失去了让他眷恋的怀抱,蓝博文难免失意了一下,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看向他,淡淡地笑着。

这个笑也让邵志朗觉得不爽,“你好狠,你有没有,想过我?”眼神里的悲伤盖过了别的,说话的颤抖暴露了自己对他的思念。

蓝博文决定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起,就幻想过无数次重逢时的他们,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少爷的第一话却是这个,‘有没有想过他’。

于他,又何止是想念呢?

蓝博文下意识地瞟了一眼他先前受伤的地方,看起来恢复得很好。

“你说呢?”

邵志朗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去台湾的飞机票、超人手办、连自己身上的伤都是他处理好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蓝博文总是为他做了好多事,好多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事情。

还有那个梦,他  真的回来了。

“所以呢,你这次又要我一个人去台湾?”每一次被丢下的都是他自己。

蓝博文摇头,右手伸进西装里拿出了一张飞机票,他特地向Q sir拿了大假,飞机票原本就买好了两张,邵志朗的那张是他践行的那天和超人手办一起交给了李沧东。

邵志朗笑了,不是一个人的感觉真好,

还有,身边有阿蓝在,真好。

 

蓝博文注意到邵志朗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回过身,看到了来跟他们道别的Qsir和李沧东。两个人同时起身,走向他们。

蓝博文率先给Q sir一个大大的拥抱,寒暄了几句。

邵志朗也抱住了李沧东,走向他的时候,跟以往一样从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到太多情绪,不管他怎么想,自己还是有点舍不得的,这也是之前不肯去台湾的原因。

“我会回来看你的。”

“当然。”

这是他们最后的对话。

 

飞机上,

蓝博文和邵志朗并肩坐着,不同之前的相对而坐,这样子亲近的距离更适合许久不见的他们。

“我跟他真的很像吗?”想起践行的那天,李沧东眼睛里的不舍,对少爷行为举止上的亲昵,那些全都落入了蓝博文的眼里,那个画面时不时像这样出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啊,还有刚才少爷给他的拥抱,都让人觉得胸闷。

等待着他的回答,又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蓝博文的手里面拿着一份报纸,把视线落在上面的某一点,并没有看进任何内容。

邵志朗撇过头看向他,“有时候,他会让我想到你。”这是真话。

模棱两可的答案真让人难以接受。

蓝博文把报纸叠起来放在了一边,刚放下的手很快就被身边的人握住,刚才不满的心绪稍稍舒缓了一点,却也忍住没有回头看他。

任由他靠近自己,他呼出的热气弄得耳朵痒痒的,没有想躲开的意思。

三年前车祸的那天,邵志朗没能听清蓝博文最后的话,

今天的蓝博文听得很清楚,和当初自己口中说出的话一样,

“我爱你。”

 

机场,

Q sir多少能看出来李沧东对邵志朗的感情,但从一开始就明白这是一段不会有结果的关系,蓝博文的‘离开’并不代表着邵志朗的心会为别人打开,而是把那颗心绑上了石头随即沉入大海。

好像只要不是在邵志朗的面前,李沧东很容易被别人看穿。

Q sir把李沧东往自己身边靠了靠,身高的优势轻松地揽过他的肩膀。

“好啦,别难过,我帮你介绍新的人。”这副语气像极了当初让他照顾邵志朗的话。

“还来?这次又是边个大佬?”李沧东挣脱开他的怀抱,和他拉开了距离。

“ICAC,陆志廉,老廉阿,听说过没?”

李沧东之前的确接触过他,没留下什么太大的印象,毕竟身份特殊,跟他走太近并不好。

“别搞我啦,廉政公署的咖啡不好喝。”

“你喝过啊?欸,别走那么快嘛,等等我。”

 

 

所以,之后写廉东?

这对有人想看吗??


二人五人

【改了一点点,是节奏和转场,推荐去B站看新版,但不去也行】

忍不住下手搞了李sir

B站高清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802400

也许有一点细鬼x李沧东的暗示

作者感言:李sir真的很好搞

【改了一点点,是节奏和转场,推荐去B站看新版,但不去也行】

忍不住下手搞了李sir

B站高清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9802400

也许有一点细鬼x李沧东的暗示

作者感言:李sir真的很好搞

像白目

【跟他有点像】1

尝试一篇伪拉郎。

[邵蓝]邵志朗and蓝博文 

伪[邵东]邵志朗and李沧东


邵志朗跟着眼前的人进了门,身上的伤口让他自觉地走向距离最近的单人沙发,下一秒失去重心地倒在上面,右手慢慢放开了左边的胳膊,手心的掌纹早已被血液染成了血红色。

他感觉有点头晕,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头靠在了柔软的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半天不见动静,他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邵志朗睁开眼,让自己适应着突如其来的亮光,看清楚的时候,才意识到面前的轮廓并不是梦里的他,失望在脸上不动声色地留下了痕迹。他用没受伤的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慢慢在沙发上坐正了些,不...


尝试一篇伪拉郎。

[邵蓝]邵志朗and蓝博文 

伪[邵东]邵志朗and李沧东

 

邵志朗跟着眼前的人进了门,身上的伤口让他自觉地走向距离最近的单人沙发,下一秒失去重心地倒在上面,右手慢慢放开了左边的胳膊,手心的掌纹早已被血液染成了血红色。

他感觉有点头晕,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头靠在了柔软的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半天不见动静,他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邵志朗睁开眼,让自己适应着突如其来的亮光,看清楚的时候,才意识到面前的轮廓并不是梦里的他,失望在脸上不动声色地留下了痕迹。他用没受伤的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慢慢在沙发上坐正了些,不出所料,左手上的伤已经被他包扎过了。

抬眼看向他,“手法越来越好了,东sir?”印象中自己没有感觉到痛,当然也有可能是真的太累了,说话的声音也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听完,对面沙发上的人起身走开了,回来的时候手中多了杯水,朝邵志朗递过去。

李沧东看着他喝完水,才想起来回答他的话,“我的手法还是不如他。”

“谁?”邵志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睡够,现在还听不懂别人的话。

“没什么。你的伤怎么回事?”明知故问。

嘴角微微上扬,丝毫不在意的口吻,“没事,陪阿泰的手下玩玩。”

紧接着就是一句,“那你疯够没阿?”

这一幕,让邵志朗有点惶神,脑海中那天晚上的画面涌出心头,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和此刻眼前的他重合在了一起,一样的话,一样的语气,就连眼神都生得那么相似。

“你跟他长得真像。”可惜,只有长得像。

李沧东轻笑一声,“是吗?”对上邵志朗苦涩的笑意后,没再理他自己去了阳台抽烟。

 

算起来邵志朗做李沧东的线人也有三年了。

李沧东是Q sir的手下,三年前答应了他要送邵志朗去台湾的,等那里一切都安顿好再回香港,结果邵志朗和他一道回来了,说是一定要为阿蓝做点事,做不了卧底那就做线人。

就在几天前,邵志朗搜集了一直跟着的大佬阿泰的犯罪证据,在一场交易中阿泰被警察人赃并获,警察对外讲是靠线人的可靠情报才能顺利抓人。这个消息一出来,帮派里就开始有了动作,一部分人的矛头全指向了阿泰手下最出风头的邵志朗。

局势所迫,邵志朗暂时不能留在这里,李沧东帮他准备好了去台湾的机票,明明眼睁睁看着他入闸才离开的,结果这人。。

 

阳台,

邵志朗走过来,站到他旁边,面向他用背抵着窗台,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你们怎么总是想让我去台湾。”语气多半有点无奈。

李沧东笑了,邵志朗也跟着他笑。

这一次,邵志朗没有再拒绝他的好意。

 

等邵志朗走后,李沧东打了一通电话,

等待音才响了一声,就接通了,看来一直在等自己的电话,没有要说破的意思,直接说出了对方想听的话,

“他答应了。”

“那就好。”

不想急着挂电话,李沧东补了一句,也想看看那个人听完会有什么反应,

“他刚才说,我跟你长得很像。”

“是吗?   

   不讲了,有事做。”

耳边的电话挂断了,想起刚才自己回应邵志朗的也是这个答案。

 

我跟你真的有点像,蓝博文,

跟你一样爱他。


像白目

【跟他有点像】2

续:

“他刚才说,我跟你长得很像。”

李沧东的话一直在蓝博文的耳边响起,他听得出来那个人是故意讲给自己的,原因呢,暂且不想深究。只能感觉到这句话像是触动到了脑袋里的一个引爆装置,一旦引爆就会让自己粉身碎骨,在这之前蓝博文会像现在这样感到头痛,这也是车祸后的副作用之一,他只能靠吃药来缓解痛苦。以前烟不离身,现在多了一样药。

他倒了杯水,止痛药顺着水从他的口中进入再到喉结最后被他的胃液包围,他早就习惯舌苔上留下的苦涩,每天如此,虽然他的医生有提醒过他尽量少服用,能捱过去的话更好。可惜,身边没有他,蓝博文做什么都很困难。

他靠在沙发上,闭上眼,他的身体对止痛药已经有了抵抗的能力,没有那么轻易...

续:

“他刚才说,我跟你长得很像。”

李沧东的话一直在蓝博文的耳边响起,他听得出来那个人是故意讲给自己的,原因呢,暂且不想深究。只能感觉到这句话像是触动到了脑袋里的一个引爆装置,一旦引爆就会让自己粉身碎骨,在这之前蓝博文会像现在这样感到头痛,这也是车祸后的副作用之一,他只能靠吃药来缓解痛苦。以前烟不离身,现在多了一样药。

他倒了杯水,止痛药顺着水从他的口中进入再到喉结最后被他的胃液包围,他早就习惯舌苔上留下的苦涩,每天如此,虽然他的医生有提醒过他尽量少服用,能捱过去的话更好。可惜,身边没有他,蓝博文做什么都很困难。

他靠在沙发上,闭上眼,他的身体对止痛药已经有了抵抗的能力,没有那么轻易会觉得困,况且他现在一直在想着他的少爷,昨天晚上他就在李沧东的家里,看着他们进来,看着他倒在沙发上然后睡着,自己就像失了魂一样地也不多考虑就走到了他边上。

李沧东自觉在桌上留下了急救箱就离开了,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

三年,这是头一次阿蓝距离少爷最近的距离。

 

邵志朗伤口上的血液染上了沙发的一角,也染上了蓝博文的心头,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掉了下来,以前他从没有在邵志朗面前哭过,这次也不会。

小心翼翼地为他处理伤口,手法过于熟练,这些年他自己也在不断地受伤,不过每次只是草草收拾,没有像今天那样让他花了不少的时间。

血止住了,纱布也换上了,其实他有想过如果沙发上的人就这样醒过来会怎么样,可惜的是,这个想法并没有发生,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蓝博文把视线从伤口那移开,锁定在了他的脸上,毫无血色,连眉头都没有完全舒展开,他没忍住,凑过去在他的眉眼之间落下一吻,但那还不够,贪心让他继续为那惨白的唇色润上了一点颜色,最后在他的耳边轻声念了一句,

“少爷,我回来了。”

 

蓝博文从李沧东家里出来,在电梯口跟他撞了个罩面,就像是特地等自己送上门一样。

李沧东没有回家,而是同他一道下了楼,半夜的马路上一点人影都没有,连街边小店外的星星点点也不曾出现,故意给他们营造一个适合谈心的环境。

虽然长相相似,他们并不熟悉,李沧东了解他大部分是来自邵志朗的口中,既然他一贯沉默寡言,那还是自己先开口好了,

“不多待会儿?”这个开场白显得有点无力。

来人只是淡淡的一句,不用了,就这样又回到了沉默。

真够口是心非的,明明是接到蓝博文的电话才知道邵志朗出事了,自己才能够把受伤的邵志朗给捡回来。刚才开门的时候就发现家里有动静,结果是他早就守在那儿等他们回来,现在说出口的话跟他做的事完全两个样子。

李沧东心里把蓝博文骂了大概八百次,“既然回来了,有什么打算?”

“还不知道,听Q sir安排。”

蓝博文回来香港也不过是1个月之前的事,他一直在国外帮Q sir做事。回来他也想找邵志朗,可是从Q sir那里听说邵志朗也在执行任务,查一个叫阿泰的犯罪证据,自己的出现会破坏警方的部署,这1个月他只是想办法在他不被邵志朗发现的情况下看看他,保护他。直到几天前,警方把阿泰给抓了,接着又闹出了社团抓内鬼的事,他安排好了后路让李沧东把机票给邵志朗,没想到邵志朗根本没有上飞机。

 

“你会帮我照顾他,不是吗?”这一次是蓝博文先开口的。

“他不需要我,你知道的。”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阐述事实,这样可能会让李沧东好受一点。


半半
大概应该李沧东并不是从《烧仓房...

大概应该
李沧东并不是从《烧仓房》衍生出来的灵感
只是有一直想拍的题材   看了《烧仓房》瞬间觉得艾玛这故事我可以套一套

于是村上的奇妙世界变成了谋杀悬疑

大概应该
我不懂富人的世界
也不懂穷人的世界
也没有阶级对立的愤怒
所以想了一天脑子里只剩下男女主的荷尔蒙
那是关于村上的   性与肉体
想象与现实的模糊

大概应该
这部戛纳的《燃烧》
我是看懵了的

大概应该
李沧东并不是从《烧仓房》衍生出来的灵感
只是有一直想拍的题材   看了《烧仓房》瞬间觉得艾玛这故事我可以套一套

于是村上的奇妙世界变成了谋杀悬疑

大概应该
我不懂富人的世界
也不懂穷人的世界
也没有阶级对立的愤怒
所以想了一天脑子里只剩下男女主的荷尔蒙
那是关于村上的   性与肉体
想象与现实的模糊

大概应该
这部戛纳的《燃烧》
我是看懵了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