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洙赫

95782浏览    901参与
多吃点草莓少吃点苦

🍓论他俩到底有多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

🍓论他俩到底有多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

太巳夫人

😭😭我的天!!他俩也太好磕了吧!!姜汉娜,李洙赫,一定要给我合作一次!!

UP主:鹿城月时雨


公主X吸血鬼(暗黑风格)

剧情介绍(UP主的)

故事线奏是前世野心勃勃的公主与吸血鬼结盟颠覆了王权,而利益和情感纠葛又致使二人离心,吸血鬼杀了公主。经过漫长的轮回,吸血鬼深感孤独和无趣,再没有像公主这样与他棋逢对手的有趣人类。直到有一天,他在人群中见到了转世的公主。而公主带着前世的记忆,怀着对吸血鬼的仇恨和恐惧,只想逃离今生无止尽的纠缠。一句话总结:同是反派,我输在没你变态¯\_(ツ)_/¯。

视频链接:https://b23.tv/8S5MPK 

后...

😭😭我的天!!他俩也太好磕了吧!!姜汉娜,李洙赫,一定要给我合作一次!!

UP主:鹿城月时雨


公主X吸血鬼(暗黑风格)

剧情介绍(UP主的)

故事线奏是前世野心勃勃的公主与吸血鬼结盟颠覆了王权,而利益和情感纠葛又致使二人离心,吸血鬼杀了公主。经过漫长的轮回,吸血鬼深感孤独和无趣,再没有像公主这样与他棋逢对手的有趣人类。直到有一天,他在人群中见到了转世的公主。而公主带着前世的记忆,怀着对吸血鬼的仇恨和恐惧,只想逃离今生无止尽的纠缠。一句话总结:同是反派,我输在没你变态¯\_(ツ)_/¯。

视频链接:https://b23.tv/8S5MPK 

后续小甜饼:https://b23.tv/jqGUNq 


君主X舞女(转世HE)

剧情介绍(UP主的)

故事就是孤独且丧的君王在王朝颠覆之际爱上了与叛军里应外合,意图行刺的舞女。舞女心软了,只是刺伤了王,而亡国之势却不可扭转。王在叛军来临之前放走了舞女,而舞女却选择与王一起死在这个王朝最后的夜晚。

视频链接: https://b23.tv/qWPpht 


🙆🙆最后表白阿婆主!!人间德芙啊!!

草莓

今日份营业,直男自拍🤪

今日份营业,直男自拍🤪

青豆
苏荷在夜行书生里的扮相太戳我惹...

苏荷在夜行书生里的扮相太戳我惹!!

苏荷在夜行书生里的扮相太戳我惹!!

草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营业了!!!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营业了!!!绝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营业了!!!绝美!!!🤩🤩🤩

日日的嗑粮小号

发现一个小妖精,真的好病娇啊

而且演员演技也特别能打

发现一个小妖精,真的好病娇啊

而且演员演技也特别能打

南白

罗刹鸟,最喜人间贪欲。

与其贪得无厌不知足,

不如让我,吞掉你的眼睛。

罗刹鸟,最喜人间贪欲。

与其贪得无厌不知足,

不如让我,吞掉你的眼睛。

小奶狗嗷呜

致亲爱的你—12

校园AU


李洙赫X殷志源


殷志源和宋旻浩是在讨论关于年末比赛的歌曲。一个是去年的冠军,嘻哈社的王牌之一,一个是去年刚崭露的新人,以殷志源为目标的亚军,两人打算联合组二人小队参赛。


这件事情是在几天后李洙赫和他在学区一家餐厅吃晚饭时才知道的。

说来也奇怪,最近宋旻浩没怎么缠着他,连殷志源自己也不解。

反正李洙赫倒是乐得天天绕着他哥转,尤其最近六月了。


六月。

李洙赫看着早就在日历上画圈圈的那个日子,略微苦恼地思考着。


“哥想要什么礼物?”

殷志源停下手上检查着财政报表的手,推了推鲜少戴上的那副金框眼镜去看他。他不喜欢戴着眼镜,嫌碍事,但是李洙赫却说很...

校园AU


李洙赫X殷志源




殷志源和宋旻浩是在讨论关于年末比赛的歌曲。一个是去年的冠军,嘻哈社的王牌之一,一个是去年刚崭露的新人,以殷志源为目标的亚军,两人打算联合组二人小队参赛。


这件事情是在几天后李洙赫和他在学区一家餐厅吃晚饭时才知道的。

说来也奇怪,最近宋旻浩没怎么缠着他,连殷志源自己也不解。

反正李洙赫倒是乐得天天绕着他哥转,尤其最近六月了。


六月。

李洙赫看着早就在日历上画圈圈的那个日子,略微苦恼地思考着。


“哥想要什么礼物?”

殷志源停下手上检查着财政报表的手,推了推鲜少戴上的那副金框眼镜去看他。他不喜欢戴着眼镜,嫌碍事,但是李洙赫却说很好看。

他看了好一会才搞明白他说的什么事。

“没什么想要的。”


也是,像殷志源这种小少爷能缺什么?

于是这件事情就成为了李洙赫在路上烦恼的事情,甚至到了马路时一只脚已经踏出了一步才想起回头拉过殷志源的手。

“算了,不送不行吗?!想了那么久一句话都不和我说!”

然后殷志源气呼呼地把人抛在后头。

最后还是李洙赫一边揽着他肩膀一边柔声哄着才消气。


“呀,去我家。”


李洙赫一开始还摸不着头脑,直到他把自己压在他家饭桌上坐下来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小蛋糕时,他才恍然大悟。


“明天不是你生日嘛......”

殷志源把餐具递给他,期待的小眼神实在太亮,李洙赫不由得笑了出来。

“哥自己做的吗?”

“当然啊!”


实在是为难了这位金贵的小少爷了,肯定把厨房弄得一团糟。李洙赫甚至还能看见在客厅里表情焦虑,试着和自己打眼色的管家不断摆手。

李洙赫拿起叉子尝了一口。

“怎么样?”


李洙赫觉得,脸上没什么表情已经是他最好的表情了。

“还行啊哥。”

他没敢告诉他他吃到了生面粉。


“可是以后哥还是别进厨房了。”


然后直到他要离开时殷志源依旧蔫着一张脸。他们站在玄关,然后李洙赫伸手抱住他,然后凑到他耳边说:

“哥,我很喜欢,谢谢你。”


殷志源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几秒钟后终于还是笑了。


“我知道。”

不管是哪一种喜欢,我都知道。



月牙🌙超级甜~

哎,可能就是喜欢他们身上的少年感吧~💗

一个个都这么帅气!演技还那么棒👍🏻

牢底坐穿男团配上这个背景也变得可爱了🍬

哎,可能就是喜欢他们身上的少年感吧~💗

一个个都这么帅气!演技还那么棒👍🏻

牢底坐穿男团配上这个背景也变得可爱了🍬

千树

夜行书生 【李洙赫】

鬼和初恋的小短篇

我来晚了,现在才写


恶鬼死了

普天同庆


“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啊”


“真好…”


太久没被阳光拥抱过的鬼要死了,你看,人果然不能活太久,毕竟活得不耐烦这话也不是没道理。鬼活了几百年,除了愤怒和食欲,属于人的情感已经随着她葬在了地下。


她死的时候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如果没有遇到他就更好了。


当懵懂的少女救了恶鬼,会发生什么?无论生死,大抵结局都有些伤感。


而未来如何能预知?


少女善良也怕死,竟敢壮着胆子和受伤的恶鬼商量,每隔三天主动来给他献血


他也应了,稀奇。


故事就这样开始


男女相处得还不错,恶...

鬼和初恋的小短篇

我来晚了,现在才写




恶鬼死了

普天同庆


“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啊”


“真好…”


太久没被阳光拥抱过的鬼要死了,你看,人果然不能活太久,毕竟活得不耐烦这话也不是没道理。鬼活了几百年,除了愤怒和食欲,属于人的情感已经随着她葬在了地下。


她死的时候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如果没有遇到他就更好了。


当懵懂的少女救了恶鬼,会发生什么?无论生死,大抵结局都有些伤感。


而未来如何能预知?


少女善良也怕死,竟敢壮着胆子和受伤的恶鬼商量,每隔三天主动来给他献血


他也应了,稀奇。


故事就这样开始


男女相处得还不错,恶鬼大方有礼,又生得一副好相貌,勾魂夺魄,至少女孩是这么想的。


恶鬼伤好的很快,他并非不分善恶,便警告少女对这段时日的经历藏在心里,然后放她回村。


“我还能找你吗?”女孩期期艾艾地问


他又心软了…


“夜深时拿着这个进山” 他撕下一截纯黑衣料递给眼前人


少女满心欢喜地下山,每隔几日就来寻他


她喜欢用那条料子缠着各种时令花束见他,然后自顾自说些日常琐事。也不知哪来那么多情感可表达,嬉笑怒骂,转换极快,他看着倒也有些趣味。


少女爱美,可寄人篱下,生活堪堪自足。而宫殿里多得是绸缎锦衣,他使唤人裁剪过送来,供她挑选。


她喜欢绿色,恬淡可亲,也爱红色,热烈明艳。


“只能晚上穿新衣,不觉得遗憾么?我可以帮你,作为回报”


“不用麻烦,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有你看就够了”


恶鬼微微侧脸,感受了下心跳,有点快…这种感觉,是喜欢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两人渐生情意。


孕期肚子大了起来,瞒不过村民,也瞒不过他。令她伤心的是,他似乎不喜欢这个孩子,甚至要打掉孩子!


她不明白,他爱自己,却想杀了两人的孩子,她只能逃。


不过,她又能逃去哪?第二天清早就被发现了。


“孩子不能留,跟我回去”


他平日也不爱笑,此时眉头紧蹙,更显得凌厉,她有些害怕。


“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不能放弃”


别哭!  危险!


“你快过来!我解释给你听”


别再后退了,求你!


“对不起,我是个母亲,天底下没有一个母亲能眼看着孩子受伤”


女孩还是死了…


后来提起,鬼总说是自己杀了她


后来的玲像她,又不像,如今是唯一理解他的人。分明知道外面那群蝼蚁愚昧,贪婪又阴险,为什么还是毫不犹豫奔向人群?


靠近自己的人都会离开,是因为外面的世界阳光太过灿烂吧。


“鬼”的一生孤寂又漫长,好在这百年时光并非无所得,最重要的是恶鬼发现了世上不会伤害他的只有少女。


只是,他好像总在犯错。


她从来是最特别的那个,她不像她。


草莓

营业了,帅气依旧❤️  

营业了,帅气依旧❤️  

泡花碱

【苏大】情诫(八)

苏荷/鸡丸

❗️渣受预警❗️

ooc!全是我自己yy瞎编的!!🈲️上升真人!!!

BGM:王菲-情诫

(包含工具人心机豆)


“哟,洙赫,又来了啊。”

张水院熟练地跟录音室门口的李洙赫打着招呼,这一个月来已经数不清这人在这个位置等过多少次了,所以现在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不再觉得奇怪。


“水院前辈,志源哥呢?”


“啊,志源哥今天录音不太顺利,估计还得要半个小时吧,要我叫他吗?”


“不用不用,我在这里等就好了,不用告诉他。”


“好吧。”

张水院耸了耸肩,把手里未拆封的矿泉水塞进他手里,然后挥了挥手离开了。


李洙赫掏出手机无声地翻看消息,周围的空气陷入...

苏荷/鸡丸

❗️渣受预警❗️

ooc!全是我自己yy瞎编的!!🈲️上升真人!!!

BGM:王菲-情诫

(包含工具人心机豆)



“哟,洙赫,又来了啊。”

张水院熟练地跟录音室门口的李洙赫打着招呼,这一个月来已经数不清这人在这个位置等过多少次了,所以现在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不再觉得奇怪。


“水院前辈,志源哥呢?”


“啊,志源哥今天录音不太顺利,估计还得要半个小时吧,要我叫他吗?”


“不用不用,我在这里等就好了,不用告诉他。”


“好吧。”

张水院耸了耸肩,把手里未拆封的矿泉水塞进他手里,然后挥了挥手离开了。


李洙赫掏出手机无声地翻看消息,周围的空气陷入一片寂静,他感觉到心中郁积的情绪伴随着窗外的雾气在轻轻地蒸发。

难得有这样的时间让他不能再逃避思考他和殷志源之间的畸形关系。

他其实很早就确信自己是喜欢殷志源的,只是每当他想要踏进他为他们这段关系划的那条线时,总会惊扰地那人越逃越远。

殷志源对他说过,他不会为人心动,因为暧昧时的心跳紊乱不会被他误解为爱情。

是啊,从最开始,他们之间的那条线就明晃晃的挂在那边,是他一直在选择性失明。

说好的不要喜欢他,要收放自如,要游刃有余,一个都没有做到。

都是扯淡。

喜欢就只能越来越喜欢,像一辆刹车失灵的车,一路加速冲到悬崖。

其实我不懂克制,不懂收敛,不懂逢场作戏。我的笨拙和鲁莽,我对游戏规则的无视,我那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心,因为遇见你,都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壮。

这场难堪的单恋,就像注射了海洛因。我自然清楚,片刻的欢愉过后,只会留下久久的悲鸣。可是我无法割舍,只因惧怕难耐的戒断反应,所以只能战战兢兢地回避着真相。

这样的自欺欺人能到什么时候呢?如果跨过了那条线会怎么样呢?

李洙赫不敢去想。

现在就好,保持现在就很好。

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像一个灿烂的泡沫。

只要李洙赫不戳破它。



“李洙赫…前辈?”


他被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一跳,反射性抬起头的同时忙着收拾自己的情绪,然后他看到了,“…宋旻浩?”


“前辈在这里干嘛?”


“呃……在等志源哥,你呢?”


“我……哥!”


话还未脱口,就听见录音室门从里面被打开的声音,殷志源随着推门而出,视线扫过李洙赫,然后停留在宋旻浩脸上。


“旻浩?巡演结束啦?”


自然而然带着短舌的撒娇语气让李洙赫愈发烦闷。


有时他还为跟自己在一起时的殷志源偶尔的温柔沾沾自喜,没想到这样宠着惯着的姿态其实对他身边的人已是稀疏平常。


看来并不是什么特殊待遇。

李洙赫在心里狠狠嘲弄了自己一番。


旁边两人终于结束了漫长的问候,并且临时决定了要去吃宵夜。李洙赫看见殷志源终于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方向,脸上还挂着未淡去的笑意。他胸口沉闷,抱起手臂,故作淡定地问道:“要去宵夜?”


“你要不要先......”

“洙赫前辈跟我们一起去吗?”

殷志源原本想让李洙赫先回家的建议被宋旻浩突如其来的邀请堵在喉间。


李洙赫看向刚刚才第一次见面的宋旻浩,后者不知何时已经亲密地揽住殷志源的肩膀,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敌意。

所以李洙赫知道了,这并不是邀请,而是宣战。


“好啊。”

当然要去,总不能让一个局外人占了上风。



三人步行来到yg旁边不远的一家烤肉店,老板也已经很熟了,给他们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宋旻浩暂时离开去了洗手间,留下李洙赫和殷志源在原地,一时间气氛有点低沉。


“哥。”


“……嗯?”


“你和宋旻浩…很亲吗?”


“当然了,你不是也知道吗?我们一起合作了那么多次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前后辈关系。”


殷志源这才听出李洙赫的潜台词,顿时乐不可支起来,手撑着下巴微笑道:“别瞎想。”


“哥才是,别随便相信别人吧。”


“有病。”殷志源瞪了他一眼,甩下这一句就不再搭话。

他觉得自己一直都不是随意信赖别人的性格,一向都跟旁人保持泾渭分明,随身携带着强烈的分寸感。李洙赫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才对,怎么现在搞得在他心里自己反倒像个不经世事的孩子,殷志源百思不得其解。



宋旻浩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这样冷漠的氛围。他坐在殷志源旁边,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几个来回,然后有些幸灾乐祸的跟殷志源聊起了工作。


两个人之间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一直从神秘的科学国度说到了新专辑的制作。李洙赫一个演员,一句话也插不进去。什么独立声卡音源插件低频混音,都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只好默默低头吃饭。


这时两个朝着殷志源碗里夹菜的手同时僵在半空,宋旻浩和李洙赫对视了一眼,然后率先占据了殷志源的餐盘,朝他扬起了一个得体疏离的微笑,“洙赫前辈呢?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虽然李洙赫感觉宋旻浩的笑容里满满都是得瑟,但他现在没有余裕去计较这些细节,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宋旻浩的问题。


“呃……”


“在公司遇见的。”殷志源在桌子下面轻轻踢了一下李洙赫的小腿,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个十足暧昧的反应瞬间让宋旻浩落了下风。光是这两个人之间有着只属于对方的秘密这一点,就足以击溃他。




TBC.

多吃点草莓少吃点苦

🍓李洙赫肌肉大赏~每天一遍,防止早恋~

#李洙赫# #肌肉# #腹肌#

🍓李洙赫肌肉大赏~每天一遍,防止早恋~

#李洙赫# #肌肉# #腹肌#

终离

【鬼玲】朝如蜉蝣2

我看到剧里鬼在慧玲死后的独白,能感受的是,他太痛了,那一下仿佛刺的不是慧玲,是他自己,所以他痛的不能自已。

我想,如果慧玲看到他的反应,看到他其实一直就没想杀她,会怎么想

如果她知道,她死后,他居然也失去了活的希望而选择死在了她向往的阳光之下会怎么样

可惜

不会有如果了

按照剧来说,慧玲的改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我前文里的那么大,因为似乎她对鬼的感情,更多的是恐惧,厌恶,又似乎并不是单纯厌恶他,而是厌恶他喜怒无常的性格,厌恶他身后茫茫的夜色,厌恶那座地宫的潮湿阴暗。

如果她透过那厚重的迷雾,看到他的心思呢

如果她的改变是因为…看到了她死后的场景呢

这个设定为前提


其实那一晚...

我看到剧里鬼在慧玲死后的独白,能感受的是,他太痛了,那一下仿佛刺的不是慧玲,是他自己,所以他痛的不能自已。

我想,如果慧玲看到他的反应,看到他其实一直就没想杀她,会怎么想

如果她知道,她死后,他居然也失去了活的希望而选择死在了她向往的阳光之下会怎么样

可惜

不会有如果了

按照剧来说,慧玲的改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我前文里的那么大,因为似乎她对鬼的感情,更多的是恐惧,厌恶,又似乎并不是单纯厌恶他,而是厌恶他喜怒无常的性格,厌恶他身后茫茫的夜色,厌恶那座地宫的潮湿阴暗。

如果她透过那厚重的迷雾,看到他的心思呢

如果她的改变是因为…看到了她死后的场景呢

这个设定为前提


其实那一晚,崔慧玲本该死去,她也的确已经死去。


在前世,又或者说,是今生。


她感受到脖颈处被划开一道细而长的口子,那个当下她并没有感到十分疼痛,只是感觉有一根线吊着自己的神经,一阵跳动,牵引着细密的疼痛,接着她感到有血珠从那个伤口渗出。


她应该是死了,死在鬼的手下,以她意料之中却又出乎她的意料的方式结束了她那短暂又可悲的一生。

不是被鬼吸干最后一滴血液,而是


以一种近乎可笑的方式


她死前还是说了遗言的,她对着来救她的王表达了她的感激


是的,感激,她很感激他


这个叫李允的男人似乎是她这十几年的生命中,唯一一个如此温暖对待她的男人,他的眼神好像能让她心下对这未知又诡谲的前路有这一丝的安宁。

就像年幼时她的母亲在梨花开满枝头时,抚摸她头顶时,掌心传来的热度一样。

所以,她很感激他


她并没有留一个字给鬼,或许是来不及了,或许是并不想留,又或许是,她已无话可说。


她死了,她本该消散于这天地间又或者被鬼差拘了带去地府等待来世新的开始。


可是她没有,在疼痛结束后,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然后她看到了她自己的身体,或者说,尸体。


是的,她也变成了鬼,不是吸血鬼,而是孤魂野鬼,飘荡在这世间,没有人能看得见她,也没有人能听得见她说话,她居然比她生时更孤寂,崔慧玲对于这一事实感到有一丝可笑。


于是,她看着王悲痛欲绝,又看着他被金圣烈救走,再然后,她看见鬼发了疯,在所有人面前暴露了自己是吸血鬼,最后,她看见自己的身体被鬼带走。


她跟着鬼又回到了地宫,这倒不是因为她想跟着他,只是似乎她不能离她的身体太远,她尝试飘远一点,但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她,就算拼尽全力还是会回到她身体身边,所以与其说是跟着鬼倒不如说,是跟着她那具没有了生命特征的尸体罢了


崔慧玲并不知道为什么鬼要带回她的尸体,她猜测或许是因为他不想浪费还是享用了这顿“美餐”吧


崔慧玲煞有其事地想了想鬼以前的“用餐情况”,想起这个男人虽然不是很挑食,男的女的胖的瘦的丑的美的,哪怕是几天都没洗澡的脖颈处黑乎乎一片的“贱民”,又或者是那看上去就油腻腻口感不好的官员,他都能下的去口

虽然事后总会咂吧下嘴嫌弃的低骂一句,再踢一下脚边的身体解气,但下次依然来者不拒


但,她忽然想起

好像鬼并没有吸尸体血液的习惯,这个老妖怪在胃口上有些时候出奇的和他厌恶的人类一致

比如,不吃死物


所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鬼比较勤俭持家所以不打算浪费她那已经不再温热的血液的这个念头


所以她很好奇,鬼带回她的尸体要干什么,像他对待贞显世子一样,把她变成一具干尸,用藤蔓绑好然后嵌入石壁之中,供他日夜嘲笑讥讽,或是做个无聊闲暇时不需要回话的“倾听者”?


她不懂,所以她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她看着鬼无措的看着她躺在地上的身体,看着他痛到身体都在颤抖,瞳孔变得猩红,然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


崔慧玲第一次见到鬼这样,她疑惑是不是自己那一刀真的插的太深了,才会让他这么痛,可她又想了想,以往他受过更重的伤也不是没有,也只是在她给他上药时,轻轻颤动一下眉睫,让她知道,他确实是会受伤的


可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鬼


他看上去,真的太痛了,仿佛那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她不懂


她看着鬼用一种近乎缱绻的方式把她的身体抱着带回了地宫,然后轻轻放在了地上


她站在了他的对面,可以更好的看清他的表情


可惜,他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刚刚厮杀过后的他,重回平静,好像终于无奈的接受了她的死亡


“我不想,这么轻易地杀了你的。”


她听见他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只是多了几分不易让人察觉的沙哑


她听到他不想杀她,至少不会轻易杀了她


鬼似乎累极,踉跄着走到她身边,缓缓坐下,接着一声低叹


“数百年——”

他很快改了口“不,数千年,让你陪在我身边”

“让你永远憎恨我”


崔慧玲看向他的眼睛

她生前很少直视他的眼睛,她说不清是为什么,大抵是厌恶,又或许是,惧怕

那样一双眼睛,洞察世事,看过太多人心,在那样的眼神下,她总觉得自己无所遁形,而与其对视,更是会让她的心事一览无余

他的眼睛和他身后茫茫夜色一样,深邃而未知,像极了深渊,明明知道再往前一步就会万劫不复,却还是忍不住上前探究一二


当那样一双眼睛凝视着你时,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


“他的眼里有你,而且,只会有你”


这是一个危险又可笑的认知,崔慧玲常常会自嘲的想


所以,她活着时,再难得与他对视


反而死后,她得以窥见他眼中几分光亮,就如此刻,她看到他深藏在眼底的痛楚


崔慧玲一下有些慌神,她直觉有些事情出了偏差,或者有些什么是她生前不会知道的,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事情存在着


她听到他说“数百年,数千年”


这真是一个听上去漫长而可怖的数字,她其实并不想拥有那样永无止境且孤寂的生命,何况那样的长生是要用光明换得的,与此同时得到的还有地宫里潮湿且永恒的黑暗,弥漫着腐朽和散不去的血腥味


她想,她并不愿意


可是,她听到他近乎祈求的呢喃,和眼中无穷的孤寂

她蹲到鬼的面前,看到他小心翼翼的将手覆在自己的手上,慢慢摩挲了一下,仿佛对待一件珍宝


“以后还有谁会对我所做的事情嗤鼻冷笑?”

“还有谁会对我说出刀锋般犀利的嘲讽?”

“还有谁”


崔慧玲觉得有一丝好笑,但更多的是震惊

是,这世上不会再有谁有她这样的胆子敢去揣测鬼的心思,更敢于嘲讽他,只是她一直以为他是也是厌恶她如同十二月的飘雪一般凌厉的嘲讽的


却没想到,就连那样嗤之以鼻的笑容和话语,他也珍藏与心


她直觉,自己以前似乎被地宫的晦暗所蒙蔽,忽略了很多事情


“快回答我啊”

“算我求你”


崔慧玲发现有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过鬼的脸庞,最后滴落于地面,融于肮脏的尘土


鬼,为她,哭了?


崔慧玲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可探上前一看,却被鬼眼中无法掩盖的痛苦所震慑到,她不敢置信的呢喃出口


“我的死,让您如此痛苦吗?”

“我活着时,从未见过这样的您”


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仿佛被谁牵引了一般,生扯着疼,于是她不由自主的将已手抚上他的眉梢,她已触碰不到任何的事物,可此刻她却仿佛能抚摸到他微凉的脸庞和紧皱的眉毛


“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在我活着时不曾对我诉说过呢”


崔慧玲感到一阵无力,她开始审视起自己的爱情


她爱王嘛?


如果是死前的崔慧玲或许会犹豫着回答“是爱的”


可是此刻没有了身份与肉体的束缚,她再次询问自己这个问题


爱嘛?


不,不能用爱这个字形容这样的情感,王对她来说像是阴霾人生里唯一的光,是身处炼狱时一双救世主的手,她很感激他,对,非常感激,且妄图用他的温暖和温柔来告诉自己


“我并不孤独”


可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她自十二岁起便蛰伏于黑暗,她见过太多懦弱,血腥,人的劣根性,她骨子里对光明的渴求和对黑暗的唾弃交织在一起,久而久之,其实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渴求的是什么,厌恶的又是什么了


所以李允是一道光,让她依然憧憬人间,让她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着


这样就够了

爱这个字,太过深沉而慎重,她想

她不爱他


那...鬼呢?


崔慧玲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至少此刻,她没有办法捋清自己心中复杂而茫然的情感


她看向失神的鬼,又一次无声的叹了口气

“今后,没有我的陪伴,大人您该怎么面对这无边的黑暗呢”

tbc

草莓

端午节安康❤️又是吸苏荷的一天,金检和车亨彬合体的时候真的太戳我了🥰🥰🥰

端午节安康❤️又是吸苏荷的一天,金检和车亨彬合体的时候真的太戳我了🥰🥰🥰

May

李洙赫X赵露思(奇怪的CP增加了)

B站真是卧虎藏龙,这两这一脸就配得离谱

UP主:鹿城月时雨

链接: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病娇鬼王X沙雕白甜洛菲菲 

链接:威猛山罗曼史 土匪头子陈芊芊X鬼王城主 

顺嘴说一句,夜行书生的鬼王真的绝赞,苏禾好绝一男的。

B站真是卧虎藏龙,这两这一脸就配得离谱

UP主:鹿城月时雨

链接:人类迷惑行为大赏 病娇鬼王X沙雕白甜洛菲菲 

链接:威猛山罗曼史 土匪头子陈芊芊X鬼王城主 

顺嘴说一句,夜行书生的鬼王真的绝赞,苏禾好绝一男的。

不饱和的氯化钠
画的好烂😭,真的画不出他的万...

画的好烂😭,真的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

画的好烂😭,真的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

小奶狗嗷呜

致亲爱的你—11

校园AU


李洙赫X殷志源


*最近那么勤快更文的原因是明天要回宿舍了,可能更的频率不会那么高了QAQ

请等我吧,会在周末尽量更的


期中考成绩出来了,企业管理系的学生在全校的帮助下成功地达标了。而核心人物殷志源的单子被压在最底下,但专业课那一栏确实是得了满分。

殷志源知道是罗教授给改的,他那天回去时翻了书,很确定自己错了一道选择题。


最后罗暎锡教授带着李助理和两位学生到山村里朋友空置的老家拍两天一夜的vlog,据说后期部分由罗教授和李助理全权负责。


“志源哥黑了?”

李洙赫点了一碗红豆冰和芒果冰,然后把红豆的那碗推到殷...

校园AU


李洙赫X殷志源


*最近那么勤快更文的原因是明天要回宿舍了,可能更的频率不会那么高了QAQ

请等我吧,会在周末尽量更的



 

期中考成绩出来了,企业管理系的学生在全校的帮助下成功地达标了。而核心人物殷志源的单子被压在最底下,但专业课那一栏确实是得了满分。

殷志源知道是罗教授给改的,他那天回去时翻了书,很确定自己错了一道选择题。

 

最后罗暎锡教授带着李助理和两位学生到山村里朋友空置的老家拍两天一夜的vlog,据说后期部分由罗教授和李助理全权负责。

 

“志源哥黑了?”

李洙赫点了一碗红豆冰和芒果冰,然后把红豆的那碗推到殷志源面前。

“哪有!”

殷志源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气愤地拿起冰上面的不知名生物模型的饼干狠狠地咬了一口。

“我明天就把罗教授投诉了!”

 

隔天殷志源真的联合李寿根以学生会副会长的名义写了封投诉信给校长,内容大致是说罗教授未经学生同意就和其他人人打赌之类的。

然后这封投诉信被校长驳回了,那位叫李明翰的校长如是说:

“寿根啊,志源啊,不是挺有趣的吗?”

 

李洙赫因为这件事笑了他好久。

殷志源也因为这样拿自己家博美犬和他比较了好几天。

“我家lucy不管什么事都会站在我这边。”

“我也会啊哥。”

“你才不会!你都在笑我!”

 

期中考之后的日子相对而言比较轻松,李洙赫原本以为能拥有更多时间和他相处,但没想到几天后就被殷志源的一个短信给破灭了。

 

[洙赫啊,你先回去吧,我可能会到很迟。]

 

李洙赫知道他是和宋旻浩一起不知在干嘛,第一天他自己回家之后还和殷志源闹了几天脾气,但他似乎忙的很,完全没有安慰他的意思。后来这两位风云人物因为总是成双出入而引起了一些些的小波澜。

那些小尾巴们总是碰巧地有事情需要留在音乐室,餐厅,咖啡厅等讨论处理。两人也不怎么理会,反倒是宋旻浩对殷志源时不时的暧昧举动总是惹得一堆尖叫声。

 

李洙赫想,需要进行心理测试的也许是自己。

但他能确定,再这样下去他需要做的是不是心理测试而是精神科评估。

他也很确定的另一点是,自己真的很喜欢殷志源,类似于青春期的懵懂,但却有些不同。李洙赫在高中的时候也有喜欢过一个女孩,在一起了好几个月后觉得无聊就把人甩了。

但是殷志源不同,他很肯定。

那是心悸般的爱恋。

 

那天,殷志源拒绝了宋旻浩送自己回家的提议,独自一人慢慢地走着。天色已经很暗了,自己的心情也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只觉得没有人走在自己身边拉着自己特别委屈,然后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个今天看起来格外悲伤的马路。

 

殷志源愤愤地踢了红绿灯一脚,掏出手机看了眼宋旻浩给自己发的消息,然后抬头对着天空叹气。

嗯?不对,那什么?

 

殷志源忍住没有尖叫,仔细地看那个靠在对面路灯,对着自己这个方向看的人。

距离自己不到100米的那人伫立在路灯下,

“志源哥。”

“你能过来吗?”

 

其实这个时段的马路并不多车辆来往,但是殷志源却不知怎么的,一点也移不开脚步,就这样直直地盯着他。

 

“如果哥走不过来......”

“那我就一步一步地......”

殷志源看见李洙赫从对面的那端走过来,脸上带着的是温和的表情。他不合适宜地想起,他说他是像绵羊的人。

 

“慢慢地靠近哥。”

李洙赫在他面前停下,低头看着他,温暖的气息笼罩着略显急促不安的殷志源,然后拉住他的手。

 

“这样可以吗?”

 

达芬奇先生,请赐予我一副人体解剖示意图好让我了解心脏原本该在什么位置。

 

因为他似乎已经跳到对面那人的身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