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深深

1769浏览    57参与
晴羽深深

《关于考拉兄弟的恋爱大小事》2

前情提要:

详情请见《关于考拉兄弟的恋爱大小事》1

《弟弟李深深的情况》

1.女孩住在深深家隔壁,大他两岁,早起上学时,总会到他家喊他起来上课。

女孩: 深深,别赖床了,快起来!

深深: ……嗯,再让我睡会嘛~

女孩: 深深,听话!再不起来,要迟到了,乖~

深深: ……我不,那姐姐妳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起来。

女孩: 说吧~又有什么要求啦~

深深: 姐姐妳可不可以亲一下我的额头?

女孩: 怎么都上了高中了还那么爱撒娇? mua~ 好啦~快起床~我去客厅等你,走之前还揉了揉他的头发。

(后来的每天,深深总是会假装赖床要求女孩亲吻不同的地方(深深os:我可是早起小王子),最后终于...

前情提要:

详情请见《关于考拉兄弟的恋爱大小事》1

《弟弟李深深的情况》

1.女孩住在深深家隔壁,大他两岁,早起上学时,总会到他家喊他起来上课。

女孩: 深深,别赖床了,快起来!

深深: ……嗯,再让我睡会嘛~

女孩: 深深,听话!再不起来,要迟到了,乖~

深深: ……我不,那姐姐妳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起来。

女孩: 说吧~又有什么要求啦~

深深: 姐姐妳可不可以亲一下我的额头?

女孩: 怎么都上了高中了还那么爱撒娇? mua~ 好啦~快起床~我去客厅等你,走之前还揉了揉他的头发。

(后来的每天,深深总是会假装赖床要求女孩亲吻不同的地方(深深os:我可是早起小王子),最后终于亲到他梦寐以求的地方,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2. 某次他们两个班一起在体育馆上课的时候,深深因为接球没算好距离,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脚也扭伤了,刚好被女孩全程目击。

女孩:深深你的脚伸过来,我看一下,上的严不严重啊? (蹲下来,一脸担忧的样子)

深深:(乖乖的把脚伸过去)姐姐,好痛!(眼中含泪)

女孩:怎么会这样?深深,你的脚踝整个肿起来了!我带你去保健室,来~慢慢站起来,扶着我的肩膀。

女孩:老师,我带弟弟去保健室!(老师因为女孩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答应了。)

深深:姐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妳没办法上课了!

女孩: 傻深深,没关系的,你的脚比较重要!(说完揉了揉他的头发)但是,下次打球小心一点,别再这么莽撞了!(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深深:哎呀~姐姐,我知道了!(深深os:这次的苦肉计成功,虽然代价有点大......)

3.女孩在学校是校花,每到情人节或者是圣诞节,她的桌上总是满满的情书跟礼物,这让她很困扰,桌上根本就没有空间,而且礼物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

女孩站在自己的桌子前发愣,深深刚好路过她的教室。

深深:姐姐,妳又收到这么多东西啦?

女孩:对啊~桌子都没空间了,等一下还要上课呢!该怎么办呀?

深深:姐姐没事,妳等我一下啊! (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大箱子把所有的东西都装了进去),这样姐姐就有空间了!

女孩:谢谢你啊深深!

后来,那一箱东西到底去哪了,咱也不知道,反正是被李深深同学处理掉了。 (深深os:就凭你们这群人只敢送礼物不敢露脸的人,还想跟我斗,没门!)

4.既然有人会在节日的时候献殷勤,当然,也会有一些勇士是直接当面表白的,可惜的是他们错估了深深在女孩心中的地位,每次有人告白,总是被深深挡回去,而女孩也由著他去。

某学弟A:学姐,我喜欢妳,跟我交往好吗?

深深:我姐姐不喜欢姐弟恋。

某学弟B:我真的好喜欢妳,不管是妳的外表还是个性我都好喜欢,妳愿意答应我的追求吗?

深深:姐姐她不喜欢脑袋不好的人,而且你的告白太油腻、词汇太贫乏了!

某同学C:我喜欢妳很久了,跟我在一起好吗?

深深:你应该专注你的课业,高三不是应该准备大考了吗?这时候还满脑子想着谈恋爱的人,哪有资格追我家姐姐?

总而言之,很多人都这样硬生生被深深的毒舌攻击给挡了回去,不过也有那种死缠烂打的,后来都被深深用不知名的方式给解决了。 (深深os:嘿嘿,你们赢不了我的!)

5.今年的园游会,深深班上决定主题是动物咖啡店,每个人都要装扮成动物的样子,而女孩很喜欢考拉,于是……

(班上分配工作时)

班长:有没有人自愿认领招待员的?

深深:我自愿!

班上同学:(?????你平常不是都不管班上的事的吗?)

(园游会当天,轮到深深值班时)

深深:欢迎光临动物咖啡厅,这是我们的菜单(女孩刚好走过来)姐姐,这里这里!

女孩:我们深深有没有好好工作啊?

深深:当然有喽~(灿笑)那姐姐要不要捧个场呀?

女孩:没问题,看在我们深深今天「特别」可爱的份上~(说完还摸了摸他头上的考拉耳朵)。

深深:姐姐,那结束后一起回家?

女孩:好~那你好好工作,待会见!

(回家路上)

女孩:深深,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深深:姐姐,什么事?

女孩:你可以戴上考拉发箍和我拍张照吗?拜托!(眼睛放光)

深深:当然可以呀~(戴上发箍,搂着女孩的肩膀拍照)

(女孩os:深深今天真的是太可爱了!好像一只真的考拉)

(深深os:我就知道姐姐抵挡不了考拉的魅力!)

6.某日,李妈妈找女孩抱怨自家深深都不好好念书,成绩一直都不上不下的,最近都要期中考了,却整天打游戏,希望女孩讲讲他,毕竟他最听女孩的话。

(敲深深的房门,进去)

女孩:阿姨说你最近都在打游戏,没有在念书,是不是啊…深深?

深深:没……没有啊…(心虚地说)

女孩:好啦~姐姐没有要阻止你玩游戏!只是快要期中考了,你也要多少看一点书呀?是不是?(深深乖乖地点了点头。)

女孩:我来就是要陪你一起看书的,深深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喔!

深深:姐姐,那……如果我这次考得不错,有奖励吗? (两眼放光)

女孩:你这个小机灵鬼!好~我答应你,考的好就给你奖励~

(考试后)

深深:姐姐,妳看我拿到全班第二名了唷!可不可以要奖励了!

女孩:好呀!深深想要什么奖励?

深深:(迅速地在女孩的唇上吻了一下)谢谢姐姐给的奖励,很甜~(女孩的脸透出一点红晕,心想:我家深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撩!)

(深深os:我只是懒得念书,我可没有说我不懂呀~嘻嘻)

7.又到了考拉高中一年一度的运动会,深深报名的项目是一百公尺,他希望女孩去替他加油。

深深:姐姐,等一下我去比赛,你记得帮我加油喔!

女孩:好,当然会喽~

深深:那如果我赢的话,姐姐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女孩:什么事?

深深:姐姐到时候就知道了!(露出顽皮的笑)

(赛后)

女孩:深深,恭喜你拿到第一名!说吧~想要我答应你什么事?

深深:(壁咚女孩并且在她耳边说)姐姐,当我女朋友好吗?

女孩:(我家小奶狗怎么突然变成大狼狗了,我招架不住啊……)(害羞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深深:(吻了吻女孩的额头并把她搂在怀里)姐姐,我最爱妳了!

漾
花是美图贴纸(单纯用来遮没画好...

花是美图贴纸(单纯用来遮没画好的脸型)


花是美图贴纸(单纯用来遮没画好的脸型)


Jz--

李振宁 x 你 - 「李振宁 x 你」焦糖奶茶加仙草加奶霜三分甜

开往澳大利亚的车车🚗


——————


🔗🐨🚗考拉片点我

开往澳大利亚的车车🚗


——————


🔗🐨🚗考拉片点我

咸少7酱

李深的ins(其实是早年微博文案) p2原图 来自微博空瓶图(太好看了)

“李振宁啊我球球你发自拍吧,妈妈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不~”

#王者中,勿cue#


文案二:


  来自一个非要和背景板合影的傻学长~

“可爱吧?学妹学妹快点理我啊??”

李深的ins(其实是早年微博文案) p2原图 来自微博空瓶图(太好看了)

“李振宁啊我球球你发自拍吧,妈妈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不~”

#王者中,勿cue#




文案二:


  来自一个非要和背景板合影的傻学长~

“可爱吧?学妹学妹快点理我啊??”

SxYvv✨

我来放个预告🙆🏻‍♀️🙆🏻‍♀️🙆🏻‍♀️

以后所有文的女主都是我啦哈哈哈

/开玩笑 放过我(⊙v⊙)

我来放个预告🙆🏻‍♀️🙆🏻‍♀️🙆🏻‍♀️

以后所有文的女主都是我啦哈哈哈

/开玩笑 放过我(⊙v⊙)

平底尖角板凳

捡到娃(五)(同人/同娃)

“深深啊……”我犹犹豫豫地走到厨房,扒在门框上叫他。





“怎么了?”





“那个……那个瑶瑶,她是谁啊?”我眼神飘忽不敢看他。





“朋友喽。”他漫不经心的。





“是吗?她好像对你很熟悉的样子?”





“有吗?是她说的?”他说得云淡风轻,手上做菜的动作没停过。





“不~是……她不是,那个,她说……”





“她说什么?”他面带微笑,看着我结结巴巴。





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对了!你不是说我是你认识的第一个人吗,那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还说只记得我一个人,转身就拉拉手走了!”





我十分不...

“深深啊……”我犹犹豫豫地走到厨房,扒在门框上叫他。





“怎么了?”





“那个……那个瑶瑶,她是谁啊?”我眼神飘忽不敢看他。





“朋友喽。”他漫不经心的。





“是吗?她好像对你很熟悉的样子?”





“有吗?是她说的?”他说得云淡风轻,手上做菜的动作没停过。





“不~是……她不是,那个,她说……”





“她说什么?”他面带微笑,看着我结结巴巴。





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对了!你不是说我是你认识的第一个人吗,那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还说只记得我一个人,转身就拉拉手走了!”





我十分不满。





他还是笑,笑着盛好菜,拉我到餐桌坐下。





“你的确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啊,她又不是人。”





?!





“……虽然我不喜欢她,也没必要这样骂她的……”





“她真的不是人,和我一样。”他眼神坚定看着我。





我眼睛瞪得像铜铃。





“那你们见面是……”





“以前她住在我隔壁娃娃机里,变成人后偶然遇到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人。”





“原来是这样……”





“那你还生气吗?”





“那就不生气了吧。”





“好,接下来轮到我问你了。”





“哈?问我什么?我可没有和别人拉小手。”





他低头浅笑。我说出口才发觉自己的话酸溜溜的。





“嗯是,没有和别人拉小手,有和别人搂搂抱抱。”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他笑了笑,给我夹菜。





“啊?”





“你不生气,我也不生气,好不好?”





“好。”



吃过晚饭,他坐在沙发上打游戏,我好奇凑过去看了看。





“你要玩吗?我带你。”





“不了不了,我不会。”





“所以说我带你嘛。”





“不要,我会拖后腿的。”





“不是有我在,这么小看我?”





“也不是小看你,是我对自己的水平有数,你玩吧,我先去洗澡了。”我摸摸他的头就起身了。



“啊——”





和深深重逢的喜悦,让我暂时忘记了自己身体还很虚。不过在水汽蒸腾下,我脑子有点缺氧,双腿发软,不小心摔了一跤。





马上,我听见门外咚咚咚的脚步声,他敲了敲门。





“你怎么了?”





“啊,没事,摔了一跤,屁股……”





咔嚓——门开了。





“好……疼……”我把没说完的话慢慢吐出。





“啊——”我惊慌失措地捂住自己的身子,尖叫直冲云霄。





他无奈地看我,不知道是有点害羞还是尴尬,不小心露出了自己的酒窝。





“你干嘛还不出去?!”





“你能站起来吗?”他像没听见似的,走到我身边蹲下。





“你,你出去我就能站起来了!”我抱住自己,头埋得低低的。





“那还是我抱你起来吧。”





“什mea!”下一秒我感觉自己身体腾空。





我睁眼看他,脸红得像番茄爆浆,他居然气定神闲的。





我连忙用双手捂住他的眼睛。





他无奈地笑:“喂,我怎么看路啊?”





“我说你听!”





“我看不见没有安全感。”





“你看得见我没有安全感!”





“我又不是没看过。”





“反正不行!”我快炸毛了。



慢着,





“你说什么?你看过?看过什么?”





“没什么。”他只是笑,睫毛挠我的掌心。





“你笑什么,说啊!”





“你不让我看路我可走不回去。”





威胁我?





行,我妥协。





“那你只能看一点点。”我微张开手,露出一条缝。





“可以可以。”





他很小心地走到床边将我放下,我立马扯过被子裹住。





“好了你出去吧。”我不敢抬头看他。





他却坐了下来。





“有没有受伤?”他的眼神是温柔陷阱,我拼命逃离。





“没有。”





“那就好,我出去了。”





“嗯嗯嗯。”我使劲点头。





确定他出门然后又进了浴室之后,我才鬼鬼祟祟地拿出睡衣穿好。





臭小孩一定是故意捉弄我,看我出糗,我下次一定要欺负回来,我暗暗下定决心。



我钻进被窝躺下,打开手机,开始冲浪。渐渐眼皮沉重。半梦半醒间,我感觉身后窸窸窣窣的。只是我实在很困,没力气转身去看。





接着有人贴着我的背躺下,脖子上真实的呼吸,我才彻底清醒。





“谁!”





他按住了要起身的我。





“是我。”





“深深?你怎么在这,吓我一跳。”





“我在这睡觉啊。”





“你不是睡沙发吗?你想睡床可以跟我说,我这就起来。”





他却把我抱得更紧。





“我不要。”他的声音黏糊糊的,脸紧贴我的脖子。





“深深啊,你不可以这样,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是要分开睡的……”





“那我们结婚”,他蹭了蹭我的脸,“我们结婚。”



“深深……”这几个字有千斤重,我还没准备好承受。





“结婚是很重要的事,我们不能一时冲动……”





“我不是开玩笑,你可以现在不回答,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让我等太久?”他半撒娇半请求。





“会不会太快了?”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结婚,我想和你睡觉,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你们当娃的可真直白。”





“你也喜欢我。”他用一种肯定的语气。





“是,没错,但是我没想过这个……”





“我们以后会结婚吗?”





“可能会吧……”





“那我就可以和你一起睡觉。”





“?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只是想睡觉才说想结婚的。”





“什么意思?有区别吗?”





“你看你连什么意思都听不懂就想结婚了,太冲动了。”





“我懂我懂,我明白我喜欢你。”他像小孩子一样着急地抱紧我。





“喜欢还不够啊……”



他把我转了个身面对他,翻身压在我上方。





他皱着眉看我,带着一丝焦急和深情。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做人的时间不长,很多事情都还不明白,但是我很努力地在适应在学习,学习速度也还可以,可能你现在还不太相信我,但是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他的表情有些受伤,委屈又期待。让我觉得自己的过早的拒绝伤害了一颗纯真少男心。





“我相信你,你做得很好了,别担心。”





他眉头立马舒展开来,兴奋地把我搂进怀里,“那我们结婚。”





“也~可以。”





“哈哈——”他高兴地亲了一口我的脸,又亲了一口,一路亲到下巴,脖子……





“哈哈好痒——”我扭捏着动来动去,不小心碰到了刚才摔倒的痛处。





“啊屁股好痛……”





“我会轻点的。”















平底尖角板凳

捡到娃(四)(同人/同娃)

“呃啊!”我从梦中惊醒,睁大了眼睛。


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我竟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下了床,家里安安静静的,仿佛刚才的旖旎从未发生过。


我快步冲进卫生间,照了又照镜子,脖子上什么痕迹也没有,什么痛感也没有。感冒发烧好了,头也不痛了。


我抚摸着脖子,看着镜子里迷茫无措的自己。


“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吗?”


“是的吧,他和别人出去玩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


“也许,不会再回来了也不一定……”


我为什么会这么失落啊?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不属于我,我为什么会难过啊。


啪嗒。


好大的水滴声,回声环绕着整个浴室。


没心情烧菜,一个人煮...

“呃啊!”我从梦中惊醒,睁大了眼睛。


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我竟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下了床,家里安安静静的,仿佛刚才的旖旎从未发生过。


我快步冲进卫生间,照了又照镜子,脖子上什么痕迹也没有,什么痛感也没有。感冒发烧好了,头也不痛了。


我抚摸着脖子,看着镜子里迷茫无措的自己。


“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吗?”


“是的吧,他和别人出去玩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


“也许,不会再回来了也不一定……”


我为什么会这么失落啊?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不属于我,我为什么会难过啊。


啪嗒。


好大的水滴声,回声环绕着整个浴室。


没心情烧菜,一个人煮了泡面,拿起手机又放下。


不敢打给他。


这臭小孩,不会真就这样走了吧……也不打声招呼……


此后许多天我都没再见过他。


“你最近还好吧?”午休的间隙,小宇突然跟我说。


“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你这几天都精神不振的,忙起来还好,尤其下班的时候,像失了魂似的。”他试图以玩笑的语气带动我,但我没有多余的力气陪他说笑。


“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或许可以帮帮你。”


“没什么,太累了而已,我去忙了。”


“那好。”


下班之后,我收拾东西下楼。走下阶梯时没看准,一脚踏空。


“小心!”小宇不知哪儿过来的,及时扶住了我。


“我送你回家吧,你这魂不守舍的太危险了。”


“没关系。”我摇摇头,轻推开他的手。


“诶……”他也没多说话,就站我身边一起走着。


“嘀嘀——”身后急促的喇叭声传来,我反应慢地没让开道。小宇只好拥着我挪至一旁,边向车主点头致歉。


“我送你回家。”他以一种容不得反驳的语气说,拉着我上了他的车。


车上的气氛有些许尴尬,我们两个人都保持沉默。他大概也知道,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


我有什么可说的呢,说我做了一个虚幻的梦,现在梦醒了我什么都留不住吗。


下了车我就往楼里走,他却叫住我。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心事,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早点调整好自己。”


“谢谢你啊……”


“我不是为了让你感谢我,如果可以,我想有个合适的身份照顾你。”


“谢谢……”


“其实我……”


“不可以!”旁边突然冒出一个人喊了一声。


我循着声音望去,好眼熟的一张脸。


他就在我诧异的目光下大步走近,周身像洒满了星星月亮。


是你吗?我不敢认。


“你是……”


他没理小宇,径直走到我眼前。


“对不起,我回来了。”


我鼻子忽然一酸:“你怎么又长高了?”


他噗嗤一笑:“你就想说这个吗?”


我忍不住哭着摇摇头。


“不哭了,我们回家。”他用手抹开我的眼泪,温柔地笑着。


“不好意思,谢谢你送她回来,但是能照顾她的只有我一个。”离开前他盯着小宇说。


我像个小朋友一样被他牵着手,跟在他身后走回家。他现在已经比我高出大半个头了,肩背宽厚得让人安心。我害怕自己仍在做梦,因为有太大的不真实感,我用力睁大眼睛看他,看得眼睛发酸。


他一直牵着我回家坐下,我还在盯着他。


“你干嘛一直看我?”


“你是深深吗?”


“那不然你觉得我是谁?”他被我的话逗笑,眼里都是宠溺。


“你怎么长这么大了?”


“嗯——因为你呀。”他调皮又神秘地说。


“你又开玩笑了,算了,你这几天去哪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再不回来,让你跟别人好?”


我知道他说的是谁,但我觉得委屈。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倒是你啊,那天一声不吭跟那个小姑娘走了,就不理我了!”我开始兴师问罪。


“我,我当时是在气头上,我看见你那天晚上和那个人一起回来,他还抱你……”他也一脸委屈。


“哪天啊?”我很不解。


“你……就是你聚餐喝醉那天啊!”


“哦~是他送我回来的啊,我不太记得了……”我有些心虚。


“忘了啊?那你回家之后的事情,还记得吗?”


“回家之后?我不就洗洗睡了,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了。”他似笑非笑。


“奇奇怪怪的……”我深表怀疑。


“没啦没啦,你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他笑嘻嘻地跑进了厨房。













平底尖角板凳

捡到娃(三)(同人/同娃)

今天下班后有部门聚餐,结束之后已经十一点多,地铁都停运了。我虽不是个贪杯的人,聚会也免不了和大家多喝几杯。朋友不放心我一个人打车回去,同事正好顺路,就捎了我一程。





到家的时候都零点了,小宇扶着醉醺醺的我下了车,我恍惚着抬头看了眼楼上,家里灯关了,他应该睡了。





“你今天喝多了,回去就睡吧,我扶你上去。”





“没事,我站得稳。”我潇洒地大手一挥,结果直接把自己甩车门上了。





“哎呦,好疼……”我揉揉自己的肋骨。





小宇见状,急忙扶起我,我喝得脑子一团浆糊,也没力气自己走。他把我圈在怀里,带我上了电梯。





到了门口,他还没有...

今天下班后有部门聚餐,结束之后已经十一点多,地铁都停运了。我虽不是个贪杯的人,聚会也免不了和大家多喝几杯。朋友不放心我一个人打车回去,同事正好顺路,就捎了我一程。





到家的时候都零点了,小宇扶着醉醺醺的我下了车,我恍惚着抬头看了眼楼上,家里灯关了,他应该睡了。





“你今天喝多了,回去就睡吧,我扶你上去。”





“没事,我站得稳。”我潇洒地大手一挥,结果直接把自己甩车门上了。





“哎呦,好疼……”我揉揉自己的肋骨。





小宇见状,急忙扶起我,我喝得脑子一团浆糊,也没力气自己走。他把我圈在怀里,带我上了电梯。





到了门口,他还没有放开我的样子。





我靠着门,拍拍他的肩膀:“好了,我到家了,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你进屋我就走。”





我扶着门,转身,掏出钥匙打开门,跟他挥了挥手,进屋,关门。





这小宇,人也是老实孩子一个,白干的活还这么认真,送我回家我也不付车费啊。





我摸索着打开卧房的灯,隐约可见客厅的沙发上,深深已经睡了。





放下随身东西,我走到窗台前倒水喝。却摸到台子上一滩水,脚下也是一大滩水。





这是,深深打翻水壶了吗,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算了,明天再拖干吧。



我摇摇晃晃地走近浴室放水,躺进了浴缸里。喝多了头晕,再加上又累又困,我竟然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我脑子还疼。





“啊嘶——”





我按按太阳穴走出卧房,“深深?”





不在家吗。





我看着餐桌上的两碟小菜和粥。陷入失忆……





这是他做的?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么一大早出门干什么了?





我洗漱完吃了早饭就赶去上班了,期间给他打了三个电话也没接。



硬撑着上了一上午的班,头实在疼得不行,量了体温还在发烧,请了下午的假去趟医院。





配了点药准备回家休息,在楼下看见有两个人在对峙。





那个好像是深深?他皱着眉头,脸色不太好看。站他对面的是个小女生,背对着看不见脸。





那是谁,他什么时候认识的朋友吗?





“深深!”我叫了他一句。





他看见我的一刹那有些惊讶,而后立即恢复平静。





那个女孩子也顺着他的目光转身,我才看清。原来是她,那天电梯里遇到的小姑娘。他们是认识的吗?





“你怎么在这,这是你朋友吗?”我问他。





“瑶瑶,我朋友。”他面无表情。





“你就是收养深深的姐姐?”她眨着大眼睛惊喜地看着我。他眼神也不经意暗藏期待。





收养?这姑娘知道得有点多了……我想到的可能和他不一样。





“暂时借住的房东而已。”





“原来是这样,深深说他很感激你照顾他呢,我就想着一定是个人美心善的姐姐,果然是这样,对不对?”她抬头看他。





他没说话,只是定定望着我。





我得率先说些什么来打破这份尴尬。





“别在这站着了,要不上楼坐会儿吧?”





“不了。”





我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我和瑶瑶还有事情,先走了。”他拉起女生的手,转身就走。





女生大概也很意外他这样做,睁大了眼睛,惊讶又欣喜。





没走几步,女生挣开他的手,跑回来凑到我耳边。





“姐姐,我和深深才是一类人哦,我不会让给你的。”她笑得很明朗,也很刺眼。





瑶瑶小跑着回到深深旁边,继续牵起他的手离开了。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转身看一眼。



“我不会让给你的……”



心烦意乱,头更痛了。





我吃完药就睡了。





外面吵吵闹闹的,我艰难地微睁开眼,对上一双深沉的眸子。





“深深?是你吗?”





那个模糊的身影一动不动,我动了动胳膊,准备坐起身。





他却突然靠近,按住我的肩膀。他的脸凑得很近,粗重的呼吸全部喷打在我脸上。明明脸上没有太多复杂的表情,眼神却极具侵略性。





我被吓得清醒许多,从他的眼睛里,我看见了惊恐的自己。





“深深?”





他猛的一头钻进我的肩窝。





“啊!”





我感受到尖物刺入皮肤的疼痛,还有他口舌的湿润。他双手紧紧箍住我的身体,我无法动弹。





在噬骨的痛感和失血的虚弱中我却渐渐上了瘾。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眼皮又沉了,缓缓脱力闭上了眼睛……







平底尖角板凳

捡到娃(二)(同人/同娃)

买了新衣服他心情不错,看他喜滋滋的模样,也稍稍削减了一丝丝我对钱包的心疼。

“我饿了。”他一脸诚恳地看我。

“回家做饭。”

“哎呀,好累啊,我走不动了~”他顺势靠着柱子装腿软。

“……”

我左右望望,最近的只有一家速食店。他迅速捕捉到我的目光。

“就那家!”

“不行。”

“为什么?”

“垃圾食品,吃太多长不高。”我冷漠地往前走。

“骗人!我今天就长了这么高了,只要我吃东西我就能长高,我明天就和你一样高!”他追着我喋喋不休。

“长个子不清楚,斗嘴倒是厉害不少。”

“姐姐~”又来了又来了,嘴巴一扁,眼睛一眨。

“干嘛?”

“可是深深真的好饿啊……”

“行了,走吧。”我...

买了新衣服他心情不错,看他喜滋滋的模样,也稍稍削减了一丝丝我对钱包的心疼。



“我饿了。”他一脸诚恳地看我。



“回家做饭。”



“哎呀,好累啊,我走不动了~”他顺势靠着柱子装腿软。



“……”



我左右望望,最近的只有一家速食店。他迅速捕捉到我的目光。



“就那家!”



“不行。”



“为什么?”



“垃圾食品,吃太多长不高。”我冷漠地往前走。



“骗人!我今天就长了这么高了,只要我吃东西我就能长高,我明天就和你一样高!”他追着我喋喋不休。



“长个子不清楚,斗嘴倒是厉害不少。”



“姐姐~”又来了又来了,嘴巴一扁,眼睛一眨。



“干嘛?”



“可是深深真的好饿啊……”



“行了,走吧。”我输了。



“耶!姐姐最好了!”



他其实也不是非要吃这家不可,他只是在确认,他的撒娇对我有用而已。



这天晚上,我忙前忙后,准备明天的早饭,和他的午饭。



“明天你就在家待着哦,我要加班,我会尽量早点回家的。”



“好。”



他专心打着游戏,回答得乖巧。

一大早,我在房门外看着还在熟睡的深深。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但是孩子总是要长大的,要学会放手。我仿佛操碎心的老母亲,舍不得离开儿子半步。



一过下班时间,我收拾了东西就往家里飞奔。不知道深深今天一个人在家好不好?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昨天才教他用微波炉,不知道记住没有?有没有受伤?一个人在家有没有陌生人敲门?没有被奇怪的人拐走吧?



我一路奔跑,在经过那几个娃娃机时,余光还瞥到一个穿运动衫的人,我有一件同款,跑题了。



我继续小跑着,突然一只手从身后一把拉住我的手,往后一带,我撞到了他。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太危险了。”他看起来很年轻,比我稍微高出一个发顶,大概是个中学生。这件衣服不就是刚才娃娃机前那个人吗?长得是挺可爱的。



可是——



“我们认识吗?”我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要走。



“我是深深啊。”



我此刻有些难以置信,可是他的眼神好真挚。



“你也叫深深啊?我是认识一个深深,可是我的深深没你这么高。”



“怎么这么笨?”他不满地嘟囔。



“我就是你的深深啊,你难道一点都认不出吗?还有这件衣服,你不觉得熟悉吗?”



“嗯,我有件同款。”



他眉头一皱,叹了口气,耐心解释:“你昨天给我买的衣服我穿不上了,就拿了件你的。我在家待着无聊,就出来等你了。谁知道你居然认不出我……”



“我……不是的,我错了,不是我不想认你,只是姐姐现在有些震撼……”



“别震撼了,快回家,我饿了。”



“好好好,走走。”



“我说了我明天就比你高……”



“是是是。”

吃过晚饭,他坐沙发上打游戏,我一直盯着他。



“你干嘛一直看我?”



“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不是你抓回来的嘛?”他说得云淡风轻。



“你是哪儿来的娃娃?为什么会变成人?为什么一夜之间会长这么大?”



“我也不知道。”



“你今天出去做什么了?”



“想去找你来着,可惜我只认得到这点路。”



“你一直站在娃娃机那里,是发现什么了吗?”



“我能发现什么?你问题好多啊。”



“怎么会有这么奇特的娃娃,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我还是不明白。



他放下手机,认真看着我,“我不知道我从哪儿来,只记得是你带我回家,我变成人以来第一个认识的人是你,我只记得你。”



“我知道了……”他看得我有些不自在,我站起身,“我先去洗澡了。”



“我变成人,也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快去洗吧。”



我洗完澡回来坐沙发上冥想,直到他洗好,抱着枕头在我边上躺下。



“你出来干嘛?”



“睡觉啊。”



“呃……”



“听我说,你现在没法说我是小孩子了吧,你工作那么累,回床上休息吧。”



“我没关系的,你不是小孩子也是弟弟啊,我睡沙发。”我抓着他的肩膀,想扶他起来。



他睁开眼狡黠一笑,眼波流转,像要透过我的眼睛直看进我心底,“你那么想睡沙发的话,我倒也不介意一起。”



我一把推开他,赶紧逃离现场,“小屁孩。”



嘴上这么说,我关上房门开始拍脸,这个热度直冲天灵盖。



淡定淡定,小屁孩网上冲浪浪多了,可不能中他小套路。

第二天一早



我洗漱完,悄咪咪走到沙发旁,偷偷看一眼熟睡的深深。



“今天没长吗?看起来和昨天没变化。”



“姐姐?”他睡眼惺忪。



“啊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你继续睡吧,今天我可能会晚点回来,晚上我帮你点外卖好不好?”我蹲下身子,轻声对他说。



“你快点回来……”他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揉一揉,红红的。



“好,你睡吧。”



我轻手轻脚出了门,下楼一出电梯差点和一个人撞了。是个娃娃头小姑娘,个子小小的,很灵很可爱。我们俩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她一笑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眼睛弯成了月牙。



这姑娘有点眼生,从来没见过。兴许是谁家亲戚,放暑假了过来玩的。我赶着上班去,也没有在意,反正也不关我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