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火旺

17.9万浏览    6841参与
Sockpuppet

考试期间的鱼

对不起老师但是没有作业的自习课真的很好摸鱼……

考试期间的鱼

对不起老师但是没有作业的自习课真的很好摸鱼……

罪洺想要夸夸
我怎么这个时候入坑道诡异仙.....

我怎么这个时候入坑道诡异仙...

我怎么这个时候入坑道诡异仙...

池面国中生福星

p1 饺子要吃烫烫的,女人就爱壮壮的

p2 父女俩讲一些掏心窝子的话

p1 饺子要吃烫烫的,女人就爱壮壮的

p2 父女俩讲一些掏心窝子的话

兀限不循环

渊旺:李火旺同学没有团员证

诸葛渊有一种会当大学团支书的气质,新学期要收全班同学的团员证拿去盖章,但是李火旺迟迟未交,诸葛渊想到李火旺住的是混寝,平时上下课又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以寝室为单位收团员证的时候就把他落下了。

诸葛渊在群里艾特了好几次,李火旺也不回,只能找上门去。来开门的还是李火旺的室友,李火旺则躺在床上打游戏,他看到诸葛渊来了还有点惊讶,于是赶紧坐起来,不过眼睛还是盯在手机屏幕上。

“你找我有啥事吗?”

“李火旺同学,群里的消息你看了吗?”

“啊?群消息我都屏蔽了,咋啦?”

“班里只剩你的团员证没交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团员证?我没有那个东西啊。”

“没有?怎么会没有,你高中的时候没入团吗?”......

诸葛渊有一种会当大学团支书的气质,新学期要收全班同学的团员证拿去盖章,但是李火旺迟迟未交,诸葛渊想到李火旺住的是混寝,平时上下课又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以寝室为单位收团员证的时候就把他落下了。

诸葛渊在群里艾特了好几次,李火旺也不回,只能找上门去。来开门的还是李火旺的室友,李火旺则躺在床上打游戏,他看到诸葛渊来了还有点惊讶,于是赶紧坐起来,不过眼睛还是盯在手机屏幕上。

“你找我有啥事吗?”

“李火旺同学,群里的消息你看了吗?”

“啊?群消息我都屏蔽了,咋啦?”

“班里只剩你的团员证没交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团员证?我没有那个东西啊。”

“没有?怎么会没有,你高中的时候没入团吗?”

“我初中就申请了,那时候我爷爷在村里搞邪/教被抓了,班主任就没给我过,高中我也懒得办了。”

李火旺说得相当轻松,一边说还一边飞快地戳着屏蔽,而诸葛渊很是震惊。

“那……那你爷爷还在搞吗?”

诸葛渊的想法是,如果他爷爷已经改邪归正了,那么现在申请也来得及。

“他啊,他去年放火把自己烧死了,说是要登仙,差点把我拉着一起烧了,不过我跑得快,就没烧着嘿嘿。”

诸葛渊震惊得有点合不拢嘴了,久久没有说话,而李火旺也把这一句游戏打完了,他把手机放到腿上,抬起头问道:“咋了呀团支书,你怎么不说话?”

“没事……没事……就这样也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

“做个少先队员也挺好的。”

李火旺被这句话逗得笑起来,诸葛渊也打算离开了,走之前李火旺让他拿了几个橘子走,还说那是他爷爷种的橘子,不过这橘子之前都长得不怎么样,他爷爷死了之后反而长得又大又甜。

诸葛渊额角都要流汗了,道谢之后就赶紧回寝室了。室友问他橘子哪来的,他就把橘子全散给室友吃,室友说这橘子可真甜啊,还让他也吃一瓣,诸葛渊擦了擦鬓角,连忙说不必了。

水上书.

 浅疯 但感觉还不够疯 下次一定 铜钱面具和剑在编 岁岁等喷漆呢 没什么cp向内容 就最后两张应该能算点……(?)tag防对家

 浅疯 但感觉还不够疯 下次一定 铜钱面具和剑在编 岁岁等喷漆呢 没什么cp向内容 就最后两张应该能算点……(?)tag防对家

右转一千零八十度

[是谁调换了烟花棒和香呢?]

太喜欢朋友发给我的这条说说了,我飞快地代一下……!真的很潦草

原说说在p2😚

[是谁调换了烟花棒和香呢?]

太喜欢朋友发给我的这条说说了,我飞快地代一下……!真的很潦草

原说说在p2😚

度无能
  发下点图的小火汁

  发下点图的小火汁

  发下点图的小火汁

皇甫裂lie大帅比
嗯,总之,哥在蹲娃,久违的手绘...

嗯,总之,哥在蹲娃,久违的手绘,开学前最后一张,本来想板绘来着😭沙杯数位板去丝啊啊啊啊啊啊😭……算了,你还是好好的别延迟,让我用你吧😭

嗯,总之,哥在蹲娃,久违的手绘,开学前最后一张,本来想板绘来着😭沙杯数位板去丝啊啊啊啊啊啊😭……算了,你还是好好的别延迟,让我用你吧😭

前月浮桥

【渊旺】

好想看火子哥洗完澡换干净衣服但还是一股血腥味地和渊子接吻,由于身高差,感觉火子会垫脚闭着眼像豁出去一样(?去亲渊子的嘴,渊子还得低头才能让他亲上,还得一手扶住他的腰免得他立不稳摔倒了。

李火旺不会亲就去咬人的嘴,双手环住诸葛渊的后颈,因为不会换气,亲得有些难受,眉毛都皱起来,眼睛还是不肯睁开,看上去像是又气又急。

还得是诸葛渊捧着他的脸让他分开些换上几口气,呼吸才没那么急了。

“李兄,跟着小生换气。”

李火旺想睁开眼睛,但只眯了眼很快又闭上了,扑在诸葛渊肩膀上不知在生闷气还是羞得不想说话。

诸葛渊温声让李火旺抬脸,轻轻地亲了他一下,又让他吸气然后放松。

“李兄……”

“什…什么事......

好想看火子哥洗完澡换干净衣服但还是一股血腥味地和渊子接吻,由于身高差,感觉火子会垫脚闭着眼像豁出去一样(?去亲渊子的嘴,渊子还得低头才能让他亲上,还得一手扶住他的腰免得他立不稳摔倒了。

李火旺不会亲就去咬人的嘴,双手环住诸葛渊的后颈,因为不会换气,亲得有些难受,眉毛都皱起来,眼睛还是不肯睁开,看上去像是又气又急。

还得是诸葛渊捧着他的脸让他分开些换上几口气,呼吸才没那么急了。

“李兄,跟着小生换气。”

李火旺想睁开眼睛,但只眯了眼很快又闭上了,扑在诸葛渊肩膀上不知在生闷气还是羞得不想说话。

诸葛渊温声让李火旺抬脸,轻轻地亲了他一下,又让他吸气然后放松。

“李兄……”

“什…什么事?”

“睁开眼也没关系的。”

“……”



——————


诸葛渊你说话啊,你说话啊!什么时候让我看一眼?(以头抢地

孟荧-

最近二刷,画点火子的初见

(大概前十一二章的剧情

最近二刷,画点火子的初见

(大概前十一二章的剧情

寡人有寡福
  “妈!!我分不清!!我是真...

  “妈!!我分不清!!我是真的分不清啊啊啊!!”

  “妈!!我分不清!!我是真的分不清啊啊啊!!”

Gymnopedies²

摸的gif……感觉画多了就可以凑手书出来了(并不可能)

摸的gif……感觉画多了就可以凑手书出来了(并不可能)

恒真式

道诡阅读体【七】

哒仁们点点红心蓝手,不然笨人没有动力捏Orz


  【“爹!爹!快看,红烧肉哎!!红烧肉!!”嘴里塞着狮子头的吕秀才,眼睛直直地盯着端上来的盘子。


这一盘子油汪汪的红烧肉刚一上座,六七双筷子瞬间叉了过去,等筷子撤回去,连下面垫的梅干菜都不剩下半点。


“看看你们那饿死鬼一样的吃相!都慢点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吕家人没教养呢!”

  …………

  就在吕秀才刚要伸手去摸这辈子见过最大的钱时,就被一根老烟杆打掉了。


吕状元先从托盘里掏出四枚元宝塞进兜里,他看着剩下的六个,眼睛露出了强烈不舍。


可是最终他还是重新露出笑脸,端着银子来到了正在吃饭的李火旺身边。


“呵...

哒仁们点点红心蓝手,不然笨人没有动力捏Orz


  【“爹!爹!快看,红烧肉哎!!红烧肉!!”嘴里塞着狮子头的吕秀才,眼睛直直地盯着端上来的盘子。


这一盘子油汪汪的红烧肉刚一上座,六七双筷子瞬间叉了过去,等筷子撤回去,连下面垫的梅干菜都不剩下半点。


“看看你们那饿死鬼一样的吃相!都慢点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吕家人没教养呢!”

  …………

  就在吕秀才刚要伸手去摸这辈子见过最大的钱时,就被一根老烟杆打掉了。


吕状元先从托盘里掏出四枚元宝塞进兜里,他看着剩下的六个,眼睛露出了强烈不舍。


可是最终他还是重新露出笑脸,端着银子来到了正在吃饭的李火旺身边。


“呵呵呵,来来来,小道爷,咱们说好的,你六我四,这是你的那份。”

  …………

  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闷,李火旺扭头看向赵五,“谁说你是废物?趁着这段时间没事,我来教你炼丹。能记多少记多少,回家当个赤脚郎中也不至于饿死。”


赵五听到这消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的表情激动起来,眼神中充满着强烈的渴望。“李师兄,我不要学炼丹,您可以教我认字吗?”


“为什么要学认字,多学几个丹方,回家行医有个饭折不是挺好?”李火旺有些无法理解这些本地人的情感。

  …………

  “嗯,虽说唱戏的时候,能被台下的人叫好,可是他们就像勾栏院子里的女人一样,喜欢是一回事,地位又是另外一回事,戏子是九流里面的最下等。”


“是吗?哪九流啊?”李火旺诧异地问道,要不是之前那一出,他还真没感觉出来。


“一流帝王相、二流官军将、三流绅贾商、四流派教帮、五流工塾匠、六流医地农、七流巫乞奴、八流盗骗抢、九流耍戏娼。”】

  

  【笑死那火子哥岂不是超一流,皇帝都和他是好兄弟呢,还有封建王朝就是这点不好,世界都快烂成什么样了,还分五六九等。】

  

  【上面和下面一起乱成一锅粥,看现在火子还算对这个世界了解的不深,我都想剧透了(望天)】

  

  【嗯……咱们到现在剧透的还少吗?虽然我现在很想对着诸葛渊嚎两句,但我还是忍住了,呜呜呜日常渊0试。】

  

  吕壮元不在意的笑了笑,他敲了敲烟杆,烟灰在空间里消失不见:“唱戏怎么了?老汉我就是唱戏把他们拉扯大的!跟着小道爷以后还要唱更大更好的戏!盖起我们吕家班的戏楼,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下九流!”

  

  吕秀才嘿嘿一笑:“能吃饱肚子就行,我要求不高。”

  

  大梁的皇帝?还是何处的皇帝?他李火旺能从何处结交?

  

  李火旺皱着眉略微有些不解,在他身旁的诸葛渊温和的朝他一笑:“这位李兄,有没有一种可能,他说的是大齐的皇帝?”

  

  大齐?大齐不是早灭了吗?李火旺的眼睛里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疑惑,按照这位诸葛渊所说,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大梁?这天下早乱了,多些癫子也不足为奇,哪怕这个癫子看起来正常。

  

  虽然按照弹幕所说,他以后免不了跟这个诸葛渊打交道,但是没准李火旺他就是觉得这人癫的跟他一样狠呢?只是俩人狠的方向不同罢了。

  

  李火旺既没去反驳也没有接话茬,再想只能让他陷入更深一轮的迷茫,这样对谁不好,最好的方法是沉默,诸葛渊也没有急于一时,他只是笑着对众人说:“各位看下去吧。”

  

  易东来若有所思的推了推眼镜,他从中可以挖掘到许多东西,都是现代社会所接触不到的,那么现实呢?现实又是真是假?到底是谁来掌控这盘宏大的棋局?他这位未来的“病人”,又是谁的重大筹码?

  

  【“而且这不单单是身份的看不起,还有待遇不同,就比如下三流的人不能同良家通婚,衣着乘坐也有所限制,不能骑马坐轿,也不能穿锦、绫、绸。甚至告官的时候都要弱三分。”


听到赵五如同背绕口令一样,熟练地脱口而出,李火旺十分惊讶。“没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


“李师兄客气了,我家毕竟在镇上,这些还是知道的,而且这些事情,应该大部分人都晓得。李师兄你过去是哪的?为何连这都不知道?”


赵五早就察觉到了这位李师兄的不同之处,只是今天才找到机会问。


“呵呵,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对于自己的来历,李火旺懒得解释,费劲不说,这帮人还未必理解的了。

  

  …………

  

“敢问大师,你是哪座寺庙的高僧?”李火旺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迟疑。


“我没庙啊,这不往北边去找么,听说那边和尚庙多,而且还能管饭呢,我打算去那边去当和尚。”


听到对方这么说,李火旺的心中顿时有了猜想,对着他不平不淡的点了点头,转身回来自己的队伍当中去了。

  …………

  在李火旺的注视下,那老乞丐站了起来,走到一位被土匪砍死的人面前跪拜着双手合十低声念着什么。


随着李火旺靠了过去,他听清了那人在念什么。


“啊弥陀佛,啊弥陀佛,啊弥陀佛……”


一个发音不怎么标准的阿弥陀佛就这么翻来覆去的念着。


念了有几十遍后,老乞丐走到一旁林子里,开始用手刨地。

  …………

  听到李火旺向着身边的吕状元说这话,旁边的香客就凑过了插嘴到:“那是当然,正德寺的菩萨可是很灵验的!我儿媳妇就是在这里求了一次后怀上的。”


“而且正德寺的大师们人很好的,平日里隔三差五都会向穷人布粥呢。”


“是啊是啊。西京城里能有一座这么好的寺庙,可真的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大爷~咱们来一起开无遮大会呀~】

  

  【不行了 我要笑发财了,哈哈哈哈哈现在的火子还不知道正德寺是什么样,一心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正经寺庙。】

  

  【嗯……这个这正经用的就很微妙,虽然说正德寺这样有违伦常,但毕竟官官相护,人家心里都明白,一比较竟然还好(。)】

  

  记相一行人有点震惊,你们这要求也太低了吧?他们这边这么奔放的吗?众人头一次对自己的世界产生了怀疑。

  

  和尚“嘿嘿”一笑,他乐呵呵的指了指屏幕:“是我啊!是我啊!道士你快看!”李火旺不耐烦打断他:“你别吵,不就出个场吗?这么激动干什么?”

  

  孙晓琴的脸一下刷白,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很脆弱了,受不了任何刺激,她喉咙有些干涩:“儿子你告诉妈妈,刚才你在和谁讲话?”

  

  周围人也都听见了,齐齐望向李火旺,作为视线中心的李火旺瞬间如坠冰窖:“你们……看不到,也听不到他?就是一个和尚,跟屏幕上面长的一模一样,还有其他三个人……你们都看不到?”

  

  其他人都摇了摇头,虽然没说话,但他们眼里的疑惑都明明白白的告诉着李火旺,他们看不到自己身边的人。

  

  这么久了,原来……都是幻觉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