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白

574.9万浏览    75668参与
一只喵喵酱

【信白】龙君和他的小狐狸—关于咯吱

——关于咯吱——


      这件事情发生在小狐狸还特别小,不怎么会说话的时候。


      冬天天气冷,刚学会化形的小狐狸觉得很新奇,也觉得自己厉害极了,于是便一直保持着小团子的样子,没有了厚厚的毛毛,小团子经常冷的缩成一团。


      可这依旧挡不住他出去玩的心思,还在学走路的小团子几乎天天都要跑出去。


      过了一段时间,龙君有...


——关于咯吱——


      这件事情发生在小狐狸还特别小,不怎么会说话的时候。


      冬天天气冷,刚学会化形的小狐狸觉得很新奇,也觉得自己厉害极了,于是便一直保持着小团子的样子,没有了厚厚的毛毛,小团子经常冷的缩成一团。


      可这依旧挡不住他出去玩的心思,还在学走路的小团子几乎天天都要跑出去。


      过了一段时间,龙君有天回来,就见小团子摇摇晃晃的往外跑,照顾他的侍女紧张的跟在身后不停的劝:“白白,今天外面下雪了,雪太厚,天气又冷,你风寒才刚好,我们不出去了好不好?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小狐狸严肃的摇头,左右来回躲着,看到龙君,他眼睛一亮,扑进龙君怀里,仰着脑袋奶声奶气道:“韩信,白咯吱!”


      “咯吱?”龙君一头雾水,听不懂小团子在说什么,俯身抱起他,捏捏小团子的鼻头道,“鹊鹊待会来龙族做客,给白白带了好看的花,我们在这里等他好不好?”


      小狐狸被转移了注意力,笑眯眯的点头。


      次日清晨,龙君给小团子穿衣服时,小团子白嫩的小手一直指着外面,着急的在床上跳,一边跳一边道:“咯吱!白咯吱!”


      龙君不明所以,谁来告诉他到底什么是咯吱?


      小团子可怜兮兮的看着龙君,龙君愈发心疼了,原本觉得外面太冷,不想小狐狸出门,可到底不愿他伤心,便把他裹得厚厚的抱了出去。


      走出屋子,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雪已经停了,地上落了厚厚的一层,小团子在龙君怀里扭啊扭的想要下地。


      脚刚挨上地,小狐狸就兴奋的奔了出去,他个头太矮,雪又厚,短小的腿几乎被雪埋了起来,可他依旧哼哧哼哧的跑得欢,紧接着由于踩得深,腿拔不出来,直接摔进了雪里,惊得龙君急忙冲过去将小狐狸扒拉出来。


      出乎他的意料,小团子没有哭,反而咧着嘴笑道:“咯吱!”


      龙君懵,小团子指着地上的雪,笑嘻嘻的重复:“咯吱!白咯吱!”


      说完还蹦了两下,厚厚的积雪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龙君莞尔:“这个叫雪。”


      小团子歪着脑袋:“咯吱?”


      龙君被萌到,立马附和:“咯吱。”


召唤师小何
姜子牙两个技能秒满血李白,不用大闪也能收人头,李白:恶心至极
姜子牙两个技能秒满血李白,不用大闪也能收人头,李白:恶心至极
王者荣耀淡雅【国服阿轲】
单排渡劫荣耀王者60星,遇国服最强李白,这把要躺了吗
单排渡劫荣耀王者60星,遇国服最强李白,这把要躺了吗
重

看亿眼


——

是黑风妈咪的妖仙李!我泪流满面TT

*这是去年八月的旧图进行重绘

看亿眼



——

是黑风妈咪的妖仙李!我泪流满面TT

*这是去年八月的旧图进行重绘

寒天
用四个字形容一下李白,太惨了
用四个字形容一下李白,太惨了
小璨写字(每日更新)
你知道“终是李白醉了酒”的下一句是什么吗?
你知道“终是李白醉了酒”的下一句是什么吗?
一只喵喵酱

【信白】嗨~小媳妇

韩信第一次注意到李白是在一个中午。


那天他吃完饭回到公司,经过茶水间的时候,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缩在休息椅上,睡的不是很安稳。双颊有些红,似乎呼吸不畅,还微微张着嘴,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阴影,随着眼睫抖动忽明忽暗。


韩信皱了皱眉,走上前,用手背试了一下温度,好烫,接着便将人推醒。


李白睁开眼,晕晕乎乎的看着眼前的人,刚睡醒的缘故,眼里还透着迷茫懵懂。等脑袋清明了些了,连忙站起身:“韩……韩总……”


“你生病了,怎么不请假。”


“啊?”这是领导在关心下属?见韩信依旧盯着他,...

 

 

韩信第一次注意到李白是在一个中午。

 

那天他吃完饭回到公司,经过茶水间的时候,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缩在休息椅上,睡的不是很安稳。双颊有些红,似乎呼吸不畅,还微微张着嘴,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阴影,随着眼睫抖动忽明忽暗。

 

韩信皱了皱眉,走上前,用手背试了一下温度,好烫,接着便将人推醒。

 

李白睁开眼,晕晕乎乎的看着眼前的人,刚睡醒的缘故,眼里还透着迷茫懵懂。等脑袋清明了些了,连忙站起身:“韩……韩总……”

 

“你生病了,怎么不请假。”

 

“啊?”这是领导在关心下属?见韩信依旧盯着他,李白忙道,“就是个感冒……吃点药就没事了。”

 

“不舒服就回去吧,我可不想过两天在社会新闻上看到我们公司压榨员工致使员工过劳死。”

 

“我真的没事,谢谢韩总。”李白有些局促地说。开玩笑,他一刚毕业的实习生还指着转正呢,距离转正还有两个月,这个时候别说感冒,就是病入膏肓,李白觉得他都能艰难地让人把他抬到公司。

 

还是个孩子。韩信在心里评价,脸上的表情一看就让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韩信看了一眼他胸前挂的工作牌道:“你回去休息吧,我跟你们主管说。”

 

直到韩信离开好一会儿了,李白才迷茫地站起身回工位收拾东西。现在的总裁都这么事必躬亲么?还这么贴心的帮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请假?

 

阴谋?说是要告诉主管其实什么都没说然后实习考核以旷工这项严重“罪名”把自己赶出去?

 

不至于吧?!果然是烧糊涂了。

 

韩信透过总裁室的玻璃将李白的反应全看在眼里,内心笑的不行。直到看着他离开,他才又将自己埋进工作,心里叹了一声,这小东西真的不认得自己了。

 

不过也正常,都那么长时间了,而且那时候李白还小。

 

韩信比李白大七岁,小时候爸妈忙公司,忙生意,将他送到奶奶家,就是这个时候,他认识了住奶奶家对门的小李白。

 

那时候李白才四岁,粉嫩嫩的,身上还一股奶香味,吸上一口觉得一整天都是神清气爽的。

 

小团子的父母工作忙的时候会拜托韩信的奶奶帮忙照看一下,所以小李白理所当然地变成了韩信的小尾巴,韩信走哪儿他跟哪儿,白天韩信要去补课,小孩哭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而下午跟着奶奶去接韩信,又像是多年重逢,搂着人不撒手,内心戏丰富的让人叹为观止。

 

也是在那样一个稚嫩的年纪,李白将一个易拉罐的拉环套在韩信手上,告诉他将来要和自己结婚。

 

后来,假期过去了,韩信回去上学,再后来,李白家搬走了,这么算来,两人相处也就那短短的一个月。

 

韩信没想到在自己公司碰上他了,送上门的小媳妇,香香软软的小媳妇,韩信想到以后把人搂在怀里的场景,心情大好。

 

 


过了一段时间,李白觉得自己想的不错,虽不至于被开除,可明显是被针对了。两天加一小班,三天加一大班,还偏偏留他在总裁办公室里加班,加班的工作……相当不难,整理资料,帮忙核对一下条款什么的。

 

可这些工作不都是秘书做的么?秘书干啥?

 

所以,这就是赤裸裸的压榨!李白在心里下结论,韩扒皮!

 

“小白,韩总让你把这个文件送过去。”部门经理貂蝉将东西递到李白手里,凑近了问,“小白~你和韩总什么关系啊?”

 

“啊?什么什么关系?”李白一头雾水。

 

“上次韩总亲自给我打电话帮你请假,而且你不觉得现在我们部门与总裁室对接的只有你一个么?”

 

李白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完了,大家眼里自己和公司高层走的太近了,每天指不定会在总裁面前说什么呢,那以后谁还会跟自己做朋友啊,要被孤立了!

 

李白哭丧着脸,他还未转正就要经受职场的毒打了。原来这就是韩总的阴谋,让自己被部门边缘化?呵,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韩总!

 

“小白?小白?”貂蝉见李白的脸色变了又变,叫他。

 

“貂蝉姐我跟韩总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们别误会我一点也不想和公司高层走的那么近以后送文件的事情麻烦貂蝉姐别再让我去了。”

 

被李白一口气蹦出的话砸晕,貂蝉好半天才回过神,想明白了李白的心思,笑着看他:“你这小孩一天天的想啥呢?该送送,这是工作。只是我跟部门其他人打了赌,赌你们是朋友、亲戚、还是恋人?”

 

李白:“……”


经理你这样好么?明目张胆拿自家总裁打赌,而且,恋人是什么鬼?这家公司太诡异了吧,李白有理由怀疑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组织。

 

“快说啊~”貂蝉又催了一下,“我押的是恋人,韩总对你绝对不一般,我们赌的挺大的呢,一杯奶茶。”

 

李白看着貂蝉若有所思:“姐,你们缺不缺庄家?我来吧,通吃。帮我跟大家说一下,一人一天,我的奶茶就靠大家啦!”说完扬了扬手里的资料,翩然而去。

 

韩信翻阅着手里的资料,就觉得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盯着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

 

“怎么了?”他问李白。

 

李白神色古怪:“韩总,你……你是不是想潜规则我?”

 

韩信失笑:“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我知道转正很难,但你应该也不缺钱吧,况且我也没钱送给你。”

 

韩信:“??”

 

他站起身从办公桌后方绕过来,一步步将李白逼到落地窗前,似笑非笑:“你说的也不完全错,我确实想潜规则你,不过是另外一个方面。”

 

韩信勾起李白精致的下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李白一惊,用力推开韩信,捂着自己的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上司,脸红的都要滴出血了,还不待韩信再说些什么,李白就已经夺门而出……

 

 

这两天公司气压很低,韩总裁板着个脸,没有以往的温文尔雅,看上去烦躁的不行。

 

韩信有理由烦躁,他已经三天没见李白了。

 

“他还没来么?假不是已经到期了么?”

 

貂蝉都已经习惯了,这两天韩信一上班就奔她这里,第一句永远是问李白。

 

“没呢,打电话多请了一天,说是病还没好。”

 

韩信的脸更黑了,什么病,借口吧!

 

“吵架了呀?”貂蝉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哎呀,谈恋爱嘛,哪儿有不吵架的,想当初我刚和吕布在一起的时候,基本每隔四五天就要吵一次,全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吵归吵,可千万不能冷战啊,不然冷着冷着就凉了。”

 

韩信闻言斜了貂蝉一眼:“信不信我让你工资凉了。”

 

说完,转身朝办公室走去,没走几步就听到貂蝉在背后道:“小白听声音有气无力的,感冒挺严重啊。”

 

韩信脚步一顿,硬生生拐了个弯上了电梯,堂堂总裁,公然翘班!

 

按照李白入职填写的地址,韩信提着药敲了好半天的门,才听到脚步声。

 

李白一打开门就愣住了,随即就要将门关上,韩信眼疾手快,一把卡住了门。

 

“冷静!进去说。”

 

韩信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热水,来回打量着李白,刚刚大概是在睡觉,头发乱糟糟的,眼神比起以往有些黯淡。

 

“怎么生病了?”

 

李白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还不是怪他,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害得自己那天胆战心惊,脑子里不停地闪过社会新闻里那些被上司性骚扰后羞愤自杀、挟恨报复、抑郁成疾的案例,可是,可是为什么心里又对韩信有些期待?

 

于是大晚上的在街上吹了好一阵冷风才镇定了点,结果就是感冒发烧。李白想着反正在这家公司也干不下去了,干脆请几天假,等病好了去辞职。

 

了解了小孩在想什么以后,韩信哭笑不得:“怎么这么多年不见,你内心戏还是这么丰富?”

 

“啊?”李白迷茫。

 

韩信从兜里掏出一个易拉罐拉环,对李白道:“你看这是什么?”

 

见李白还是一脸的迷惑,韩信故作委屈:“唉,我就知道你不记得了,我们小时候的约定,你说了长大要和我结婚的。”

 

终于,一些模糊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李白结结巴巴地说:“可……可我记得……是个顶漂亮的姐姐啊……”

 

韩信:“……”上天派李白是来惩罚他的吧。

 

“你不想负责?”

 

“啊?不……不是,我只是没想到……你还记得……”李白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记得,你看,信物我都留着呢。”说完凑近李白亲了上去,“媳妇你好啊,可算找到你了。”

 

“你……你才是媳妇!”

 

“好的我知道了媳妇。”

 

“我感冒了,小心传染呀~”

 

“刚好凑一对儿。”说完便将人压在了沙发上。

 

韩信想,还好自己速度快,不然这么软萌好骗的媳妇,丢了怎么办?

 

至于那个易拉罐拉环,那么小的东西,韩总表示他真的不是故意弄丢的,何况为了找到这种老式的拉环,他可是跑了好多地方呢。

 

嗯,两情相悦的拐怎么能叫拐呢?

 

 

 

立风町
花吐症✌🏻 「听闻你最近话少...

花吐症✌🏻

「听闻你最近话少了许多,不如便不医了如何?」


花吐症✌🏻

「听闻你最近话少了许多,不如便不医了如何?」


弦上_

忽魂悸以魄动 恍惊起而长嗟


就是说 鬼知道我写崩了多少个字()

忽魂悸以魄动 恍惊起而长嗟


就是说 鬼知道我写崩了多少个字()

邵辉硬笔
完整作品李白《行路难》,小楷中性笔1.0书写
完整作品李白《行路难》,小楷中性笔1.0书写
树深时见鹿

青莲

——李白是谁?

——诗仙


盛唐时期太繁荣了,各方各面的强大成就了一个盛世,人人向往的真正的盛世。正是这样的一个盛世惯出了一个什么都不怕的诗仙。


李白的一生是为了梦想努力奋斗的一生,是热烈燃烧的一生,是充满希望的一生,也是悲剧的一生。


李白生于碎叶,死于当涂。来时带着满腔热血,走时满腔抱负仍未实现而死之将至。他只能寄希望于未来者,希望有一个和他一样的人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李白的诗写尽万古的愁,但仍不放弃希望,不断自勉。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

——李白是谁?

——诗仙


盛唐时期太繁荣了,各方各面的强大成就了一个盛世,人人向往的真正的盛世。正是这样的一个盛世惯出了一个什么都不怕的诗仙。


李白的一生是为了梦想努力奋斗的一生,是热烈燃烧的一生,是充满希望的一生,也是悲剧的一生。


李白生于碎叶,死于当涂。来时带着满腔热血,走时满腔抱负仍未实现而死之将至。他只能寄希望于未来者,希望有一个和他一样的人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李白的诗写尽万古的愁,但仍不放弃希望,不断自勉。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白如一颗流星划过天空,照亮了整个世界。只那一瞬便流传千古。他死后人间重回万古的长夜。他是大唐最亮的一颗星星,是盛唐的缩影,是人间的具象化,是被贬入凡间的仙人。


“世上诗人千千万,唯有李白独一无二,无可取代。”后世千年再无一人能有同他一般的天赋,才华,和少年意气。也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如盛唐一般惯出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诗人。


若能重来,李白会一如之前一样闯入长安,让力士脱靴,贵妃磨墨,皇帝调羹;还是会就此隐居,不入红尘,不入朝堂。我们不知道,除了李白没人知道。


可惜生不逢时,不能亲眼看见盛世大唐,不能亲眼看到当年的诗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若能同他生在同一时期,定与他把酒言欢。


——李白是谁?

——诗仙。

——可否具体?

——盛唐。

李白衣送酒
“欲上青天揽明月!” 给学校爱...

“欲上青天揽明月!”

给学校爱心义卖画的 之后可能会印立牌吧唧什么的

“欲上青天揽明月!”

给学校爱心义卖画的 之后可能会印立牌吧唧什么的

昼月
考试考的诗歌鉴赏,我感觉我又可...

考试考的诗歌鉴赏,我感觉我又可以了( ﹡ˆoˆ﹡ )

考试考的诗歌鉴赏,我感觉我又可以了( ﹡ˆoˆ﹡ )

金盏

【信白】恐尸症

•涉及角色死亡

•OOC预警!个人小脑洞,请自行避雷

•非常短小,段子长度


李白有些恐尸症。

这的确奇怪,他虽不常杀人,但出手救人或解决几个山中土匪,是时有发生的事。

可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是断了气的,李白都不愿再碰,甚至不会再靠近他们。是恐惧作祟吗?可剑仙大人身处江湖多年,生死之事已是家常便饭。与其说恐惧,不如说是厌恶。

在他模糊的记忆里,他主动碰过的,只有一个人的尸体。

那人静静地躺着,双眸微睁,早已面无人色。李白的双手轻轻抚上他冰冷的脸颊,弯下身子贴着那人额头,脸上看不出半分喜悲。

那鲜红的,是血?还是曾掠过李白指尖的发丝?他早已分不清了。


(灵感?)来源...

•涉及角色死亡

•OOC预警!个人小脑洞,请自行避雷

•非常短小,段子长度


李白有些恐尸症。

这的确奇怪,他虽不常杀人,但出手救人或解决几个山中土匪,是时有发生的事。

可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是断了气的,李白都不愿再碰,甚至不会再靠近他们。是恐惧作祟吗?可剑仙大人身处江湖多年,生死之事已是家常便饭。与其说恐惧,不如说是厌恶。

在他模糊的记忆里,他主动碰过的,只有一个人的尸体。

那人静静地躺着,双眸微睁,早已面无人色。李白的双手轻轻抚上他冰冷的脸颊,弯下身子贴着那人额头,脸上看不出半分喜悲。

那鲜红的,是血?还是曾掠过李白指尖的发丝?他早已分不清了。



(灵感?)来源于我对很多挂掉生物的恐惧,比如动物昆虫蜘蛛啊这些,只要是没气儿的我就特别怕(╥ω╥`)

一笑过之

【白狄】预防食物中毒,慎食野生菌

是之前云南山歌很火时写的一点沙雕。后来补了后半截,但感觉味儿不太对了,一直没发。

为了区分前后写的一二,不分其实也行。


【白狄】预防食物中毒,慎食野生菌


【1】


常年住在仙界的几位仙人大都知道鹰眼统帅的不同。比如说,他经常能从上司那里接到许多奇奇怪怪的命令,又从下属那里拿到许多神神秘秘的消息。

但谁也没见过他的上司,同样的,也没人见过他的下属。

所以包括白龙和白虎都怀疑过,比如狄仁杰究竟是真的知道一些不同于他们的隐秘信息,还是持续性间歇发作癔症。

后来被鹰眼统帅一扣三十分丢进小黑屋,足足半个月不能说话,还多了个“白化兽类思考回路大多异常”的鉴定报告。

一式三...

是之前云南山歌很火时写的一点沙雕。后来补了后半截,但感觉味儿不太对了,一直没发。

为了区分前后写的一二,不分其实也行。




【白狄】预防食物中毒,慎食野生菌


【1】


常年住在仙界的几位仙人大都知道鹰眼统帅的不同。比如说,他经常能从上司那里接到许多奇奇怪怪的命令,又从下属那里拿到许多神神秘秘的消息。

但谁也没见过他的上司,同样的,也没人见过他的下属。

所以包括白龙和白虎都怀疑过,比如狄仁杰究竟是真的知道一些不同于他们的隐秘信息,还是持续性间歇发作癔症。

后来被鹰眼统帅一扣三十分丢进小黑屋,足足半个月不能说话,还多了个“白化兽类思考回路大多异常”的鉴定报告。

一式三份,打出来以后还特地给白凤凰送去了一份。

李白捧着鉴定报告无语凝噎,不知道是该先努力辩解凤凰属鸟不属兽,还是严正声明个人行为不要上升给所有刺客。

狄仁杰横了他一眼:“你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也跟踪过我领任务?”

李白顺手勾起他下巴,深情道:“我是担心你啊。”

鹰眼统帅被迫抬头,金色的瞳孔里没半点感动:“那不如做点实质的?”

“比如?”白凤凰朝他抛了个风流潇洒的媚眼。

“陪我拍宣传片。”狄仁杰晃了晃手里的几张纸。


还来不及咨询“宣传片”是何物的李白一目三行看完剧本,然后将剧本往狄仁杰手里一拍:“不是我不想帮忙,主要是我出身云中漠地,北……”

狄仁杰似笑非笑:“据我所知凤凰树分布于南和西南部。”他在西南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在凤凰树下和某位人类公主传出过相当有名暧昧传闻的白凤凰僵硬了几秒钟,终于叹息道:“你上司究竟是什么魔鬼……”

鹰眼统帅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前拖:“身为神仙,斩妖除魔是应当的,起来,到地方在装死。”

“不是,这个配乐一点都不符合神仙的古典美学你懂吗?”李白还在垂死挣扎,“什么红伞伞,白杆杆,这是咱们应该唱的东西吗??”

“没要你唱。”狄仁杰一边走一边道,“你只要负责躺板板就行了。”


【2】


一起被狄仁杰抓来躺板板的还有韩信后羿百里玄策。李白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把狄仁杰扯到旁边问他:“你按血条选的吗??”

鹰眼统帅理所当然地道:“这样躺板板比较有沉浸感。”

“……”李白沉默一会儿,道:“按你剧本上写的那个主旨,应该是找几个体质好的躺,比较反差,有教育意义。”

“这……”

“反正你这宣传片再沉浸也真实不到哪去。”

他说的太有道理,狄仁杰也沉默了,最后道:“你找人。”

李白打了个响指,潇洒踩剑往那头一飘。与几个备选演员嘀咕一会儿后又飘回来,道:“搞定了。”

狄仁杰问:“选的谁?”

李白道:“典韦杨戬铠,白虎说苏烈也拉过来凑数。”

鹰眼统帅沉吟片刻,道:“苏烈就不用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狄仁杰道,“人够了。”

李白盯着狄仁杰看了一会,盯得素日冷静敏锐的鹰眼统帅脸上神情开始不自然,才道:“你就是不想别人顶替我吧?”

“是。”狄仁杰道。

李白嘴角顿时勾起一抹笑,扣住狄仁杰肩膀,凑近了和他脸对脸,鼻尖相触还不忘了吹口气:“就这么想让我帮忙?”

狄仁杰道:“你的形象比较符合红伞伞和白杆杆。”

李白脸色顿时一黑:“那是祈雪灵祝公孙离!”

……

他说得很对,但这个宣传片要求的出演角色都是男性。所以抗议的结果只能是李白委委屈屈地打着从公孙离那里借的伞,蹲在地上装蘑菇。

毫无疑问需要充当第一男主的狄仁杰安慰他:“苏烈不是也来了吗?”

李白撑着伞,委委屈屈从底下露出精致的下巴外加半张脸,被伞面遮得严严实实只有狄仁杰角度看得见的地方,那双漂亮的眼里波光流转,全然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看就是找角度找光线不知道练了多少回的。

小媳妇控诉道:“我还以为你让我演正经角色呢!”

狄仁杰俯身去拍他肩。公孙离的伞不大,只遮得下一个人,稍稍一偏就能绕开所有遮挡。他金瞳里还带着笑,薄唇动一动,声音就清清楚楚传了出来:“那你是想吃我的席,还是想当我的菜?”

李白没声了。再过一会忽地恶狠狠道:“你才是我的菜!”

干咳声顿时四起。

杨戬道:“这话我巡守时听过,表白用的。”

苏烈道:“这类型的句式都适合。”

铠问:“改成做菜的行不行?”

典韦直入重点:“你还没表白过?”

“……倒也不是。”

狄仁杰直起身来,拍了拍手:“道具没有问题了,先拍一版试试。”

道具提供者兼临时摄影师兼特约配音员公孙离立刻开始引吭高歌:“红伞伞,白杆杆……”

“等……等等?!”

眼见着那只金发金瞳的小鹰已经凭空做出了“吃”的动作,道具蘑菇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把拓着两只仙鹤的菌盖一扔,起身转身一气呵成,恶狠狠地也咬了上去。

后面四个等着吃饭饭的“亲朋”咳都免了。就剩下稳稳接住红伞的公孙离,歌声不断,仔细听还带着点笑意:“吃完一起躺板板……咳咳,要不要我们让让地方,你们躺完板板再回来?”

“……不用。”终于把人推开的狄仁杰一边擦嘴一边道,“刚才那段掐掉,接着往后拍。”

本以为占了便宜的李白顿时傻眼:“你也太敬业了吧?”

狄仁杰道:“你若真想,片子交上去过了再躺。”

李白眼睛又是一亮:“这是你说的。”

“嗯,鹰眼统帅承诺了。”

李白兴致高昂:“接着拍!”

狄仁杰笑眯眯地,指了指候场中的四位猛男,又接过公孙离的伞放在李白手里。

“后面那段是‘吃饭饭,有伞伞,一起躺板板’……你懂吧?”

“……啊?等等,我不懂……!”


好在最后李白还是保住了贞操:他选择坐在桌边和四个壮汉一起吃饭。

但他依旧没等到躺板板:宣传视频交上去过了没到十分钟,就被上司毙了。

祈雪灵祝公孙离,高清摄像,精准聚焦,一帧都没掐。

谁人依旧

今日见得窗外之景,有感而发

三千浮生若梦,人间城烟火浓郁,水常流,年伊始,月还是昨日月,人还是旧时人?

流水即逝,花四溢,树欲静,人影归来,飘落叶知秋,拾花愁霜华,朱颜易改,沧海知明月,桑田遥望桃花坞,阡陌芳草碧连天,与卿共饮桃花酒,一醉与风舞,四方皆为序章。 

白了枝头细雪,柒白角,谁知凌冬之月,路有冻死骨,朱门风流声声起,隔江春江花月,与其不同者,林间小屋,微暖,触膝长谈,笑语抚人心,粗茶淡饭,不与珍诺美醒婉美,冬意其乐融融也。

素不相识,来来去去,皆过客,浮生自由,莫念,忘卿,未曾相识,未曾相识。来年之春,菌苗之际,白霜降落,白雪布天,四季之时,忘卿于万物生长之时。

夕阳碎布天际,树影散入瞬间。落...

三千浮生若梦,人间城烟火浓郁,水常流,年伊始,月还是昨日月,人还是旧时人?

流水即逝,花四溢,树欲静,人影归来,飘落叶知秋,拾花愁霜华,朱颜易改,沧海知明月,桑田遥望桃花坞,阡陌芳草碧连天,与卿共饮桃花酒,一醉与风舞,四方皆为序章。 

白了枝头细雪,柒白角,谁知凌冬之月,路有冻死骨,朱门风流声声起,隔江春江花月,与其不同者,林间小屋,微暖,触膝长谈,笑语抚人心,粗茶淡饭,不与珍诺美醒婉美,冬意其乐融融也。

素不相识,来来去去,皆过客,浮生自由,莫念,忘卿,未曾相识,未曾相识。来年之春,菌苗之际,白霜降落,白雪布天,四季之时,忘卿于万物生长之时。

夕阳碎布天际,树影散入瞬间。落日随月隐,家在何方,远山深处有人家,欢烟,人间烟火气抚慰凡人心,匆匆过客,皆是梦一场,雨磅磷,多少人迷失其中。二十四时也,四季戚戚与风寻梦去,海棠花未曾眠去。

四时已去,故人变,君常在,明月亦是当头如故,影绰绰,荡心尖。

可惜我本不作诗,否则写君为皎月。


                                            ——寄子休

谁人依旧

有点甜( ˘•ω•˘ )

醉生梦死

第四章  逃之夭夭

园内桃花吐出花蕊,待春风唤醒便如雨般落下。桃树不多,两三棵,但花却是一团一簇地挨在一起。

庄周拎了两坛酒回来,在一棵桃树下站定,入目的,是练剑的李白。

青莲剑出鞘,只见他身形似游龙,势态气贯长虹,剑风卷起花瓣,动作行云流水,不可挑。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有那“直上九重天”的气势;时而疾如雷电,使得花瓣悠然飘于身侧,给人以一人十影的错觉。那白衣翩跹,似若同风归去的仙人。唇畔是爽朗娟狂的笑意,嘴中洒脱地吟着诗句。

庄周愣了,久立在树下。不知不觉中,笑意已从唇边攀进了眼底,染到了心里。此人,莫真不是神仙?忽然想到什么,悄然间握紧手中的线,...

醉生梦死

第四章  逃之夭夭

园内桃花吐出花蕊,待春风唤醒便如雨般落下。桃树不多,两三棵,但花却是一团一簇地挨在一起。

庄周拎了两坛酒回来,在一棵桃树下站定,入目的,是练剑的李白。

青莲剑出鞘,只见他身形似游龙,势态气贯长虹,剑风卷起花瓣,动作行云流水,不可挑。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有那“直上九重天”的气势;时而疾如雷电,使得花瓣悠然飘于身侧,给人以一人十影的错觉。那白衣翩跹,似若同风归去的仙人。唇畔是爽朗娟狂的笑意,嘴中洒脱地吟着诗句。

庄周愣了,久立在树下。不知不觉中,笑意已从唇边攀进了眼底,染到了心里。此人,莫真不是神仙?忽然想到什么,悄然间握紧手中的线,酒坛随之轻碰,李白察觉。剑锋急转,剑气裹挟着风向庄周袭来。庄周依旧是淡然的神情,泰然不动。剑停在离他胸口约一寸的位置上。带来的风轻轻撩起他披散的发丝,复而轻缓落下。

“丞相是真以为,我此时不敢动你?”李白将剑收入鞘中。

庄周微微歪了头,轻笑道:“剑仙说笑,你若有此心,在下躲也不过徒劳。”

庄周这才细细地看着眼前的人,不禁笑了,面若中秋之月,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嗯,不错 李剑仙倒是于李大将军有几分相似,但比前将军耐看不少。

李白也上下打量起他来:一身青白色衣袍,侧发挽在头后,用玉簪固定,其余的发则在身后飘散开来。这与穿着官服的他判若两人。

“桃花酿?”

“听闻李剑仙喜爱喝酒,您住我这,自是不能亏待您。最近长安城的桃花开得茂盛,这不就带两瓶,给李剑仙尝尝。”

“哦?还是丞相懂我。”李白略一挑眉。

庄周微微低头将酒坛子轻放在石台上:“李剑仙,请。”

“请”

入座,李白将青莲剑倚在树下:“庄丞相可是愿与李某共饮否?”

“李剑仙既已开口,在下不便推脱,那便只好奉陪!”

才刚拔开酒塞,浓郁的酒味就已氤氲在院中,不免有些醉人。庄周拂起衣袖,为李白斟了一杯。

一杯未饮尽,庄周脸上竟已有了些醉意。

“庄丞相酒量不行啊,那皇上设宴,丞相都不饮酒?”

“饮,量少。”庄周紧握住樽,欲倒不倒。

李白举樽而晃,随后一饮而尽。倒了倒余酒,重重的将杯拍在石桌上,“再来!”

桃花香与酒香交融,日光映着浅绛的桃花,庄周脸上也泛起红晕,趴倒在桌上。

“唉……”李白瞟一眼对面的人,“碍事。”说罢便将那人打横抱起。

踏过满地的桃花,入了房,院中,酒坛随意地摆放着,青莲剑仍倚在树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