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纨

6654浏览    73参与
烬忱君

【红楼梦角色】11李纨

“当年我若是狠下心留个丫鬟在身边,如今也算有个臂膀。”

【红楼梦角色】11李纨

“当年我若是狠下心留个丫鬟在身边,如今也算有个臂膀。”

疏棠影

叹李宫裁

身居膏梁,心如枯槁

这是世人对你的评价

他们赞你,唯知抚养弱孤

何人可知,空葬似玉年华

诺大的宁荣二府

若无珠兰

为何将你牵挂?

宫裁呵,宫裁!


万株杏花喷火赛霞

千垄菜蔌静卧畦洼

几处鹅鸭嬉笑玩闹

谁家莺燕飞掠新芽

水田翔游鱼

稻下居鸣蛙

潋波湿裙带

芳泥染素鞋

你自号稻香老农

深居简出 育子读书

热闹是他们的

你什么都没有

宫裁呵,宫裁!


令尊道:

“女子无才便有德。”

虽生诗书大族

但知女红针黹

并上相夫教子

你无湘妃之风流才雅

亦无蘅君之妩媚守拙

更无蕉客之敏思威严

你——

无言耕耘于大观园

将那省亲别院...

身居膏梁,心如枯槁

这是世人对你的评价

他们赞你,唯知抚养弱孤

何人可知,空葬似玉年华

诺大的宁荣二府

若无珠兰

为何将你牵挂?

宫裁呵,宫裁!


万株杏花喷火赛霞

千垄菜蔌静卧畦洼

几处鹅鸭嬉笑玩闹

谁家莺燕飞掠新芽

水田翔游鱼

稻下居鸣蛙

潋波湿裙带

芳泥染素鞋

你自号稻香老农

深居简出 育子读书

热闹是他们的

你什么都没有

宫裁呵,宫裁!


令尊道:

“女子无才便有德。”

虽生诗书大族

但知女红针黹

并上相夫教子

你无湘妃之风流才雅

亦无蘅君之妩媚守拙

更无蕉客之敏思威严

你——

无言耕耘于大观园

将那省亲别院

打造得如世外桃源

你与姑叔们共结诗社

纵然不通平仄

那又何妨?

仰视 白海棠雪枝流芳

俯瞰 洁诗页灵光灿耀

大观园 女儿的温柔乡

这 是不是自从你未亡

仅剩不多

能开怀畅笑的时光?

宫裁呵,宫裁!


蛛丝儿绕黄粱

不见当年戏鸳鸯

苦尽甘来把福享

只是那戴凤冠、披霞帔

也抵不过命无常

熙熙攘富贵日近

惨淡淡黄泉路长

到头终究沦笑谈

宫裁呵,宫裁!


宫裁呵——

你且先退一步

待我用鸳鸯宝剑

击碎这人间糟粕

我们会

在太虚幻境中重逢

宫裁呵,宫裁!

林中鹿作蕉下客

【钗黛】现代pa红楼女高

  建设一下我流红楼女子高中,年龄和身份是私设的,不喜欢可以不看,不要对作者和文章指指点点以及辱骂角色,tag不妥删。


  林黛玉是从高一历史老师那里认识的薛宝琴。这是比她小一届的学妹,因为其父是某大学历史系教授,经常闲暇之余带薛宝琴去各处景点游历,所以她对历史颇为了解,成绩也极为优秀。

  彼时林黛玉想要约几位同样热爱文学历史,喜欢写诗填词的同学建立诗社,只是找来找去就找到同班的史湘云和过节时去外祖母家认识的表妹贾探春。外祖母家还有两位表姐妹也在红楼女高上学,只是一位已经高三且是围棋特长生,忙于学业,另一位是美术特长生,俩人以不善作诗为由推辞过去了。不过因为人实在太少,林黛玉千请万请......

  建设一下我流红楼女子高中,年龄和身份是私设的,不喜欢可以不看,不要对作者和文章指指点点以及辱骂角色,tag不妥删。


  林黛玉是从高一历史老师那里认识的薛宝琴。这是比她小一届的学妹,因为其父是某大学历史系教授,经常闲暇之余带薛宝琴去各处景点游历,所以她对历史颇为了解,成绩也极为优秀。

  彼时林黛玉想要约几位同样热爱文学历史,喜欢写诗填词的同学建立诗社,只是找来找去就找到同班的史湘云和过节时去外祖母家认识的表妹贾探春。外祖母家还有两位表姐妹也在红楼女高上学,只是一位已经高三且是围棋特长生,忙于学业,另一位是美术特长生,俩人以不善作诗为由推辞过去了。不过因为人实在太少,林黛玉千请万请还是把俩人请进来督学。

  只有三个人作诗难免无趣,林黛玉便去找了高一相熟的历史老师李纨。据说李纨因为家庭缘故不愿意太劳累,所以只带高一学生。听完林黛玉此行缘由,她便把薛宝琴联系方式给了林黛玉。

  薛宝琴听了林黛玉的想法倒是很感兴趣,同意了她的邀请,又兴致勃勃向她推荐了自己的堂姐薛宝钗。

  “我堂姐宝钗也很擅长作诗!她也应该来这里跟我们玩玩,不然在家里老管我们,都把自己当大人了。”薛宝琴说着说着就跟林黛玉吐槽起来了。

  “不过她人很有意思,你肯定会喜欢她的,可以先加她好友问问。”或许是怕林黛玉有顾虑,薛宝琴忙补充到。

  黛玉谢过宝琴,依言加了宝钗好友,薛宝钗听了她的邀请后倒没说什么直接答应了。

  薛宝钗的头像是被白雪覆盖的一杆湘妃竹,林黛玉看着心里喜欢便默默存了图。

  几天后林黛玉准备开社让大家见一见,害怕冷场就拜托李纨来帮忙,所幸大家相处的很好。薛宝琴是个极可爱的姑娘,性子爽利活泼,而薛宝钗举止娴雅,二人皆谈吐不凡。

  黛玉见起了社,今日又恰逢大雪,一时起兴就以白雪为题开了社。既已有了诗社,探春也提议不妨大家效仿古人起个雅号,这想法新颖雅致,也被众人一致通过了。

  ……

  那日过后不久,史湘云发觉林黛玉与宝钗宝琴两姊妹交往频繁了起来,连林父从苏州寄来的特产都要拿去赠给她们。可是她哪知道,黛玉每次只拿着去找宝钗,然后拜托宝钗将礼物转交给宝琴。

  这日在林黛玉又拿着礼物出去后,史湘云终于忍不住了,放学后急冲冲跑到薛宝琴班里兴师问罪。

  “你们姊妹俩到底给林姐姐下了什么迷魂药?怎么见她天天来找你们?”

  兴许是二人性格投缘,湘云与宝琴一向关系不错,倒也不在意什么小节。

  薛宝琴也同样不在意,只是颇为不解:“林姐姐送的礼物每次都是由姐姐转交于我的啊。”

柒月
87版李纨最老,老的跟王夫人一...

87版李纨最老,老的跟王夫人一个级别,跟王夫人站一起不像婆媳像姐妹;《黛玉传》的李纨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还不错,

87版李纨最老,老的跟王夫人一个级别,跟王夫人站一起不像婆媳像姐妹;《黛玉传》的李纨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还不错,

寒塘渡鹤影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需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需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冬日菡萏

尤氏的出彩之处——“尤氏亦可谓有才矣,论有德比阿凤高十倍,惜不能谏夫持家。”

一、有德、有才、亦能干事(“独艳理亲丧”)

[图片]二、隐隐有忧患意识
[图片](书里这样的人,也就只有冷子兴,秦可卿,小红)


一、有德、有才、亦能干事(“独艳理亲丧”)

二、隐隐有忧患意识
(书里这样的人,也就只有冷子兴,秦可卿,小红)



冬日菡萏

霜晓寒姿

【竹篱茅舍自甘心】

霜晓寒姿

【竹篱茅舍自甘心】

裔二娘子

真真是“晓霜寒姿”,清雅素洁如梅花一般。

图一是20年的《天真派:红楼梦之桃花诗社》这一年妹妹只有13岁,眼神里有戏,已经胜过许多成年演员,未来可期。

后面都是17年的《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这通身的气度,哪里看得出是不过十岁的小孩儿。

真真是“晓霜寒姿”,清雅素洁如梅花一般。

图一是20年的《天真派:红楼梦之桃花诗社》这一年妹妹只有13岁,眼神里有戏,已经胜过许多成年演员,未来可期。

后面都是17年的《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这通身的气度,哪里看得出是不过十岁的小孩儿。

冬日菡萏

程高本篡改前八十回(一些主要例子,欢迎补充)

•首先,第一回的顽石≠神瑛侍者,提过很多次了,这里就不赘述了,大家看这个贴子:

(链接戳这里)原著的神瑛侍者与顽石根本不是一个人! 


•【王熙凤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李宫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


庚辰本又有批说:[该她赞!]


程高本把说赞语的人换了,删去“李宫裁”,而改成:“宝钗笑道:‘二嫂子的诙谐真是好的。’”

有人在此处大骂宝钗,说她故意嘲讽林黛玉云云,实际上他看的是程甲本,脂本里这句话是李纨说的。


李纨为人厚道,处事公允,从未见...


•首先,第一回的顽石≠神瑛侍者,提过很多次了,这里就不赘述了,大家看这个贴子:

(链接戳这里)原著的神瑛侍者与顽石根本不是一个人! 



•【王熙凤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李宫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


庚辰本又有批说:[该她赞!]


程高本把说赞语的人换了,删去“李宫裁”,而改成:“宝钗笑道:‘二嫂子的诙谐真是好的。’”

有人在此处大骂宝钗,说她故意嘲讽林黛玉云云,实际上他看的是程甲本,脂本里这句话是李纨说的。


李纨为人厚道,处事公允,从未见她作弄过人;由她来赞,更说明凤姐的诙谐说出了众人心意:贾府上下都默认宝黛是一对儿。

并非是故意取笑黛玉,嘲讽黛玉,显得好像根本没有人主张黛玉和宝玉的亲事,只是拿黛玉逗乐子。

给程高本后来续写贾母凤姐抛弃黛玉铺路。


然而,事实上,脂批本此处的批语,恰恰反驳了程高本后40回情节。


甲戌本批说:

[二玉事在贾府上下诸人,即看书、批书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书中常常每每道及,岂其不然,叹叹!]


庚辰本批说:

[二玉之配偶,在贾府上下诸人,即观者、作者皆为无疑,故常常有此等点题语。我也要笑。]


这些脂评说明,宝黛应成配偶,是“贾府上下诸人”的一致看法。

这当然包括上至贾母、下至丫鬟在内。


【二玉之配偶,贾府上下诸人皆为无疑/贾府上下诸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

这已经不仅仅是说众人知道宝黛两情相悦。而且是众人都坚信,宝黛成为一对,是件美事,会是一段美满姻缘。


“岂其不然”也正说明,宝黛BE,不是人力所为。(而是因为黛玉的沉痼。所以如果真的有一缕返魂香,那宝黛的红丝,便可以续上了。)


程甲本这里的修改纯属是故意为之,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修改者很细心,不仅把主语改了,连对应的称呼也改了,脂本主语是李纨,那么称呼是“二婶子”;主要换成宝钗,那么称呼就是“二嫂子”了。

可见这个修改者改书多么地细致!


故意给读者造成凤姐与宝钗心照不宣、有意藏奸的错觉,看来是为了避免与续书所编造的情节发生矛盾。又是多么的有意为之!



•金钏之死一回里,宝钗和王夫人的三笑和三叹。

假如某人议论别人死了,他是“叹道”,那么至少可以知道他心里上是惋惜或者难过的,如果是“笑道”,那么这个人真是没良心。

此回里,宝钗听说金钏死了,赶过来安慰王夫人。

庚本等综合校对:

【王夫人点头,半晌哭道:你可知道一桩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


程甲本:

【王夫人点头,半晌笑道:你可知道一庄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

此处王夫人哭着说金钏死了,可以让人感受到她是很伤心的,而程甲本竟然是“笑道”,读者会觉得王夫人这个人太坏了,怎么人死了,你还这么乐呢?


接下来王夫人说金钏被撵走了,跳井了。

庚本等综合校对:

宝钗叹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是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是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玩,失了脚掉下去的……】


程甲本:

【宝钗笑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是这样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顽,失了脚掉下去的……】

宝钗安慰王夫人这段话,固然有人对其中言词有非议,但是注意宝钗这段话的语气是“叹道”,是叹息的意思,不是诋毁嘲讽金钏;而程甲本还是“笑道”,简直就是幸灾乐祸或者嘲笑了。


庚本等综合校对:

宝钗叹道:姨娘也不劳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程甲本:

宝钗笑道:姨娘也不劳关心,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这里宝钗说让王夫人赏银子发送金钏,还是“叹道”,而程甲本则还是“笑道”。

宝钗和王夫人这段文字,大部分脂本里两个人一直都是“叹道”,心情是沉重的,叹息的,而程甲本则一直都是“笑道”!

想象一下,一百多年来的读者和评论家们看到王夫人和宝钗议论金钏之死,一直都是“笑道”,会不会觉得这两个人黑心透顶?会不会觉得这两个人特别坏?特别没心没肺?是不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宝姐姐会被黑得那么惨?



•第六回也写到了凤姐与贾蓉的关系,脂评本与程⼄本之间有重⼤不同。


【贾蓉忙复⾝转来,垂⼿侍⽴,听阿凤⽰下。那风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的神,⼜笑道。】

这多正常,完全是⼀个晚辈对长辈的规矩。


第六十八回脂批本:

【尤⽒贾蓉⼀齐笑说:“到底是婶⼦宽洪⼤量,⾜智多谋。等事妥了,少不得我们娘⼉们过去拜谢。”尤⽒忙命丫鬟们伏侍凤姐梳妆洗脸,⼜摆酒饭,亲⾃递酒拣菜。】


可程⼄本的整理者似乎不喜欢风姐,所以,在她和贾蓉之间加了不少"调料",使得读者很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净——


第六回程高本:

【贾蓉忙回来,满脸笑容的瞅着凤姐,听何指⽰,那凤姐只管慢慢吃茶,出了半⽇神,忽然把脸⼀红。

真不知凤姐当着外⼈的⾯脸红什么。

依她杀伐决断⼲净利落的劲⽓。纵是干过谋财害命之事,有千万错误,但在男⼥关系上,绝⽆问题。


第六十八回程高本:

【尤⽒、贾蓉⼀齐笑说:“到底是婶娘宽洪⼤量,⾜智多谋!等事妥了,少不得我们娘⼉们过去拜谢。”凤姐⼉道:“罢呀,还说什么拜谢不拜谢。”⼜指着贾蓉道: “今⽇我才知道你了。”说着,把脸却⼀红,眼圈⼉也红了,似有多少委屈的光景。贾蓉忙陪笑道:“罢了,少不得担待我这⼀次罢。”说着,忙⼜跪下了。凤姐⼉ 扭过脸去不理他,贾蓉才笑着起来了。这⾥尤⽒忙命丫头们舀⽔,取妆奁,伏侍凤姐⼉梳洗了,赶忙⼜命预备晚饭。凤姐⼉执意要回去,尤⽒拦着道:“今⽇⼆婶⼦ 要这么⾛了,我们什么脸还过那边去呢?”贾蓉旁边笑着劝道:“好婶娘!好婶娘!以后蓉⼉要不真⼼孝顺你⽼⼈家,天打雷劈。”凤姐瞅了他⼀眼,啐道:“谁信 你这……”说到这⾥,⼜咽住了。⼀⾯⽼婆丫头们摆上酒菜来,尤⽒亲⾃递酒布菜。贾蓉⼜跪着敬了⼀钟酒。凤姐便合尤⽒吃了饭。丫头们递了漱⼝茶,⼜捧上茶 来。凤姐喝了两⼝,便起⾝回去。贾蓉亲⾝送过来,进门时,⼜悄悄的央告了⼏句私⼼话,凤姐也不理他,只得怏怏的回去了。

emmmmmmm……



•凭空瞎编宝玉和宝钗灯谜,并将宝钗灯谜给黛玉。


程甲本是以梦觉本为底本的,梦觉本的这位拥有者已经开始对脂本做了修改,此回最为恶劣。


据庚辰本,宝钗作诗:

【暂记宝钗制谜云: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而梦觉本,程甲本是:

【贾政再往下看,是黛玉的,道: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两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宝玉的镜子谜,此处略)


……往下看宝钗的,道是: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打一用物。(梦觉本批语:此宝钗金玉成空)】


这段文字改的恶劣之处:

一,将宝钗的诗给了黛玉,造成对书里人物思想完全错误的理解;

二,给宝钗瞎编一首文字低劣的诗,特别暗示宝钗结局。纵观全书,宝钗的诗作都是顶尖的水平,但是这个编辑者胡编乱造一首毫无水平的诗,严重拉低了宝钗的人物形象。

此处文字和第②个例子一样,是修改者有意伪造的,为什么呢?梦觉本前十多回抄了很多脂本的批语,但是第19回回首说,原本批语过多,妨碍读者“灵机”,所以后面的就不抄了,果然19回后批语极少,但是偏偏这一回,梦觉本多了几条批语,特别是在编造了宝玉的镜子谜后面,特别伪造一条批语“此宝玉之镜花水月”,在编造宝钗的谜语后面,特别伪造一条批语“此宝钗金玉成空”,这是造假者的心理,唯恐编的被人看出来,故而特意再编两条批语。但是既然你自己说了不再抄批语,为何偏偏在这里又“抄”批语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邢岫烟与薛蝌的婚事已内定,只因薛蟠未娶,⼜赶上宝琴与梅家的婚礼在即,故只能先放⼀放,这时,宝钗在园中遇见邢岫烟,她看见邢岫烟⾐装单薄,就问了原故,才知她当了,便要过当票来帮她取回,⽽脂本这⾥加了⼀⼤段议论邢夫⼈及迎春房中婆⼦的话——


【有⼈欺负你,你只管耐着烦⼉,千万别⾃⼰弄岀病来,不如把那⼀两银⼦明⼉也越性给了他们,倒都歇了⼼,你以后也不⽤⽩给那些⼈东西吃,他尖刺让他尖刺,很听不过了,各⼈⾛开,倘或短了什么,你別存那⼩家⼦⼥⼉⽓,只管找我去,并不是亲后⽅如此,你⼀来时,咱们就好的,便怕⼈说闲话,你把那⼩丫头⼦悄悄的和我说去就是了。】


接下来,她看见邢岫烟裙上带着⼀个⽟佩,就问道:


【"这是谁给你的?"岫烟道:"这是三姐姐给的。”宝钗点头道:“他见⼈⼈皆有,独你⼀个没有,怕⼈笑话,故此送⼀个。这是他聪明细致之处。但还有⼀句话你也要知道,这些妆饰原出于⼤官富贵之家的⼩姐,你看我从头⾄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时⽐不得⼀时了,所以我都⾃⼰该省的就省了。将来你这⼀到了我们家,这些没有⽤的东西,只怕还有⼀箱⼦。咱们如今⽐不得他们了,总要⼀⾊从实守分为主,不⽐他们才是。”岫烟笑道:“姐姐既这样说,我回去摘了就是了。”宝钗忙笑道:“你也太听说了。这是他好意送你,你不佩着,他岂不疑⼼。我不过是偶然提到这⾥,以后知道就是了。”


这段体现宝钗“淡极始知花更艳”思想的情节,在程高本中被删去。



•第⼗五回,宝⽟和凤姐随着贾府出殡的⼤队伍出城,途中在⼀处农庄稍作歇息,遇到⼀农家少⼥⼆丫头,离开时——


【⼀时上了车,出来⾛不多远,只见迎头⼆丫头怀⾥抱着她⼩兄弟,同着⼏个⼩⼥孩⼦说笑⽽来。宝⽟恨不得下车跟了她去,料是众⼈不依的,少不得以⽬相送,争奈车轻马快,⼀时展眼⽆踪。 】


贾宝⽟出⾝富贵之家,从⼩锦⾐⽟⾷,来到乡间农庄,⾃然对农家的物件⼉很感兴趣。⼆丫头⼀出现就斥宝⽟弄坏了她的纺车,这倒颇似晴雯。宝⽟马上起⾝道歉温⾔解释,在看⼆丫头摆弄纺车时,他⼜拦阻了秦钟的⽆礼调笑。

宝⽟要离开农庄,路上看见对⾯⾛过来的⼆丫头,心中更多的是向往农庄⾥的⽣活,在他看来,那样⾃由⾃在的⽣活要好过贾府,⽽⼈与⼈之间⾃然地相处也好过他见北静王时那样的繁⽂缛节。


程甲本⾥的这⼀⼩段,把“⼆丫头……同着⼏个⼩⼥孩⼦说笑⽽来。”的后⾯之内容改成了“宝⽟情不⾃禁,然⾝在车上,只得以⽬相送,⼀时电卷风驰,回头已⽆踪迹了。

他⼆⼈初见⼀⾯,并没有深⼊交流,不⾄于就情不⾃禁。且“电卷风驰”之词⽤的也不好。


程⼄本在“⾛不多远,却见⼆丫头怀⾥抱着个⼩孩⼦,同着两个⼩⼥孩⼦”这些⽂字的后⾯加了“在村头站着瞅他(宝⽟)”⼏个字。

⽽宝⽟则“情不⾃禁,然⾝在车上,只得眼⾓留情⽽已。”

这显然是更有些过了。


•第五⼗⼀回,晴雯夜间受凉得了病,宝⽟先让⼈请⼀个医⽣来看,诊完后,宝⽟对这个医⽣开的⽅⼦不满意,就让⼈再去请王太医来。

庚⾠本的这⼀段是这样的——


【⼀时茗烟果请了王太医来,诊了脉后,说的病症与前相仿,只是⽅上果没有枳实、⿇黄等药,倒有当归、陈⽪、⽩芍等,药之分量较先也减了些。宝⽟喜道:“这才是⼥孩⼉们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饮⾷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黄、⽯膏、枳实等狼虎药。我和你们⼀⽐,我就如那野坟圈⼦⾥长的⼏⼗年的⼀棵⽼杨树,你们就如秋天芸⼉进我的那才开的⽩海棠,连我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麝⽉等笑道:“野坟⾥只有杨树不成?难道就没有松柏?】


宝⽟⼀开始就⾃⽐杨树。⽽把⼥孩⼦们⽐作海棠。这与宝⽟珍爱⼥孩⼦们的思想是⼀致的。


程高本:

【⼀时茗烟果请了王太医来,先诊了脉,后说病症,也与前头不同,⽅⼦上果没有枳实、⿇黄等药,倒有当归、陈⽪、⽩芍等,那分量较先也减了些。宝⽟喜道:“这才是⼥孩⼉们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饮⾷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黄、⽯膏、枳实等狼虎药。我和你们就如秋天芸⼉进我的那才开的⽩海棠,我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如⼈家坟⾥的⼤杨树,看着枝叶茂盛,都是空⼼⼉的。”麝⽉笑道:“野坟⾥只有杨树?难道就没有松柏不成?……】


这⾥,宝⽟把⾃⼰也说成是嫩的海棠,却⼜在后⾯举了个坟地⾥的⼤杨树的例⼦,前言不搭后语。


•第五⼗七回,紫鹃因操⼼宝黛婚事,就对宝⽟假说苏州有⼈来接黛⽟回去,宝⽟信以为真。急病了。因他拉着紫鹃不让她⾛。所以,贾母就换琥珀去伏侍黛⽟。


庚⾠本:

【这边事尽知,⾃⼰⼼中暗叹,幸喜众⼈都知宝⽟原有些呆⽓,⾃幼是他⼆⼈亲蜜,如今,紫鹃之戏语亦是常情,宝⽟之病亦⾮罕亊,因不疑到别事上去。


然而程⼄本只有⼀句——

【黛⽟不时遣雪雁来探消息。】


•程高本把尤三姐直接删改成从未失身的【贞洁】烈女,结果后来有些读者发现曹雪芹本来根本不是要塑造【贞洁】烈女的时候,反而很不满,觉得尤三姐不配……

但是其实尤三姐的可贵之处正是在于这种反差。

尤三姐对尤二姐托梦时说:

​【脂批本】

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

【程高本】​篡改后:尤三姐没有失身,只有尤二姐失身了。——“贞洁烈女尤三姐痛斥姐姐”:

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


有一派评论家直接把尤三姐和潘金莲相提并论,另一派则认为尤三姐只有保持冰清玉洁之身这个艺术形象才是有价值的。这些都是妥妥的“正照风月鉴”。这些当代的腐儒大哥头脑比古人还要封建。而且也比不上清朝为红楼梦作序的戚蓼生:

尤三姐失身时,浓妆艳抹凌辱群凶。择夫后,念佛吃斋敬奉老母。能辨宝玉,能识湘莲。活是红拂、文君一流人物也。

而红拂、卓文君恰怡就是“正邪两赋”的“名妓奇女群组”中的前两位。红拂还在黛玉赞美的《五美吟》当中占了一席。



•尤三姐自刎后:


庚⾠本——

【正⾛之间,只见薛蟠的⼩厮寻他家去,那湘莲只管出神。那⼩厮带他到新房之中,⼗分齐整。忽听环佩叮当,尤三姐从外⽽⼊,⼀⼿捧着鸳鸯剑,⼀⼿捧着⼀卷册⼦,向柳湘莲泣道:"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冷⾯,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情⿁。妾不忍⼀别,故来⼀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 "说着便⾛。湘莲不舍,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尤三姐便说:"来⾃情天,去由情地。前⽣误被情惑,,今既耻情⽽觉,与君两⽆⼲涉。"说毕,⼀阵⾹风,⽆踪⽆影去了。湘莲警觉,似梦⾮梦,睁眼看时,那⾥有薛家⼩童,也⾮新室,竟是⼀座破庙,旁边坐着⼀个跏腿道⼠捕虱。】


程⼄本——

【正⾛之间,只听得隐隐⼀阵环佩之声,尤三姐从那边来了,⼀⼿捧着鸳鸯剑,⼀⼿捧着⼀卷册⼦,向柳湘莲哭道: "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冷⾯,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情⿁。妾不忍相别,故来⼀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 "说毕,⼜向湘莲洒了⼏点眼泪,便要告辞⽽⾏。湘莲不舍,连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三姐⼀摔⼿便⾃去了。这⾥柳湘莲放声⼤哭,不觉处梦中哭醒,似梦⾮梦,睁眼看时,竟是⼀座破庙,旁边坐着⼀个跏腿道⼠捕虱。】



•【宝⽟道:“可惜不知落在哪⾥去了,若落在有⼈烟处,被⼩孩⼦得了还好,若落在荒郊野外⽆⼈烟处,我替它寂寞,想起来把我这个放去,教它两个作伴⼉罢”。于是也⽤剪⼦剪断,照先放去,接下来,探春刚准备剪⾃⼰的凤凰风筝,不想从别处⼜飞来⼀只凤凰风筝,两个风筝绞在了⼀起,正分不开,⼜见⼀个门扇⼤的玲珑喜字⼤风筝过来与两个凤凰绞在⼀处,线断了,三个风筝飘飘摇摇都去了。】


程高本被删。




【欢迎补充】


画画的南泽
金陵十二钗-李纨桃李春风结子完...

金陵十二钗-李纨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金陵十二钗-李纨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明玕清瑶

图一贾迎春,图二贾惜春,图三到图五王熙凤,图六贾巧姐,图七李纨,图八秦可卿,图九香菱。捏咔网站或者APP搜索“左川归客”,就可以捏古风头像了。

图一贾迎春,图二贾惜春,图三到图五王熙凤,图六贾巧姐,图七李纨,图八秦可卿,图九香菱。捏咔网站或者APP搜索“左川归客”,就可以捏古风头像了。

冬日菡萏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四书的谜语到底怎么猜?)

【李纨因笑向众人道:“让他自己想去,咱们且说话儿。昨儿老太太只叫作灯谜儿,回家和绮儿纹儿睡不着,我就编了两个四书的。他两个每人也编了两个。”众人听了都笑道:“这倒该作的。先说了,我们猜猜。”

李纨笑道:“‘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湘云接着就说:“‘在止于至善’。”宝钗笑道:“你也想一想‘世家传’三个字的意思再猜。”李纨笑道:“再想。”黛玉笑道:“哦,是了,是‘虽善无征’。”众人都笑道:“这句是了。”】


“观音未有世家传”的意思是观音菩萨是至善大德,普渡众生却没有后世传承。


史湘云抢答的“在止于至善”典出《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湘云的答案不...

【李纨因笑向众人道:“让他自己想去,咱们且说话儿。昨儿老太太只叫作灯谜儿,回家和绮儿纹儿睡不着,我就编了两个四书的。他两个每人也编了两个。”众人听了都笑道:“这倒该作的。先说了,我们猜猜。”

李纨笑道:“‘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湘云接着就说:“‘在止于至善’。”宝钗笑道:“你也想一想‘世家传’三个字的意思再猜。”李纨笑道:“再想。”黛玉笑道:“哦,是了,是‘虽善无征’。”众人都笑道:“这句是了。”】


“观音未有世家传”的意思是观音菩萨是至善大德,普渡众生却没有后世传承。


史湘云抢答的“在止于至善”典出《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湘云的答案不算错,但不够完全贴切,薛宝钗提示“世家传”,不在“止”而在“征”。


虽善无征”典出《中庸》:“上焉者虽善无征。”,意思是“上王”的礼仪规矩非常好,只是后人不得其法验证。


【李纨又道:“‘一池青草草何名’。”湘云又忙道:“这一定是‘蒲芦也’。再不是不成?”李纨笑道:“这难为你猜。】


“蒲芦也”典出《中庸》:“夫政也者,蒲芦也。


【纹儿的是‘水向石边流出冷’,打一古人名。”探春笑问道:“可是山涛?”李纹笑道:“是。”】


颂古三十三首其一 

(宋)释师观

未审魂灵往寻方,无栖泊处露堂堂。

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


山涛,晋代竹林七贤之一。


【李纨又道:“绮儿的是个‘萤’字,打一个字。”众人猜了半日。宝琴笑道:“这个意思却深,不知可是花草的‘’字?”李绮笑道:“恰是了。”众人道:“萤与花何干?”黛玉笑道:“妙的很!萤可不是草化的。”众人会意,都笑了说好。】


“季夏三月……腐草为萤。”——《礼记·月令》


“草”+“化”=“花”


冬日菡萏
不必深究,不必深究,这终究只是...

不必深究,不必深究,这终究只是小说,不是纪实文学


红楼梦人物关系复杂?

其实作者已经大的简化了人物关系,恨不得家家都是,代代单传。

这在那个年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作者这祥做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你但凡多出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和其他的人物都要有合理的互动。

所以如果他多写家族里面的一个支脉的话,整本书的复杂程度就会指数级上升。

王夫人和李纨这一对婆媳是零对话,就有很多人猜测说“哎呀是不是哪个人物是纯虚构的呀”“是不是哪个人物实际是过继的呀”………

要写这样的一部鸿篇巨著啊,要能够兼顾到每一个人物之间的合理互动,其实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在红楼梦这个极度简化的家族模型中,...

不必深究,不必深究,这终究只是小说,不是纪实文学


红楼梦人物关系复杂?

其实作者已经大的简化了人物关系,恨不得家家都是,代代单传。

这在那个年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作者这祥做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你但凡多出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和其他的人物都要有合理的互动。

所以如果他多写家族里面的一个支脉的话,整本书的复杂程度就会指数级上升。

王夫人和李纨这一对婆媳是零对话,就有很多人猜测说“哎呀是不是哪个人物是纯虚构的呀”“是不是哪个人物实际是过继的呀”………

要写这样的一部鸿篇巨著啊,要能够兼顾到每一个人物之间的合理互动,其实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在红楼梦这个极度简化的家族模型中,作者给家家户户都实行了计划生育。只有非常靠近宝玉的这一支,才多了一些子女。

一相慕雨(备战中考断更)

《万古生香》X红楼金陵十二钗

“就中拈来玲珑十二章”居然没人想到金陵十二钗?那我先填为敬!

红楼是这个暑假重读的,超爱宝钗李纨湘云!

———————————————————————————————

【合】

碧落瑶池衣袂飞扬

轻启朱唇歌红楼琳琅

薄命司里金陵泱泱

就中拈来玲珑十二章

【林黛玉】

一朝春尽百结愁肠

堪怜咏絮颦颦语潇湘

风露清愁泪尽洞房

惹多情公子念念不忘

【薛宝钗】

谁凭风借力青云上

将芳龄永继配仙寿恒昌

金簪雪里埋藏

意难平感伤

【贾元春】

亭中起笙歌榴花开照宫墙

喜荣华恨无常

谁在鸟笼中仰望

空羡鸿鹄翱翔

【贾探春】

谁身似浮萍一任从流跌宕

孤帆远影起航......

“就中拈来玲珑十二章”居然没人想到金陵十二钗?那我先填为敬!

红楼是这个暑假重读的,超爱宝钗李纨湘云!

———————————————————————————————

【合】

碧落瑶池衣袂飞扬

轻启朱唇歌红楼琳琅

薄命司里金陵泱泱

就中拈来玲珑十二章

【林黛玉】

一朝春尽百结愁肠

堪怜咏絮颦颦语潇湘

风露清愁泪尽洞房

惹多情公子念念不忘

【薛宝钗】

谁凭风借力青云上

将芳龄永继配仙寿恒昌

金簪雪里埋藏

意难平感伤

【贾元春】

亭中起笙歌榴花开照宫墙

喜荣华恨无常

谁在鸟笼中仰望

空羡鸿鹄翱翔

【贾探春】

谁身似浮萍一任从流跌宕

孤帆远影起航

风筝游丝断

千里东风遥寄故乡

清明望江

为谁留念想


【史湘云】

云飞楚天水逝湘江

灵思千转谁霁月风光

香梦沉酣烛照红妆

枕上烟霞鹤影渡寒塘

【贾迎春】

紫菱洲前仲春留香

奈何命薄错嫁中山狼

无意争春无心流芳

荼蘼事了一载赴黄粱

【贾惜春】

谁早看破世态炎凉

大好韶华付青灯古佛旁

只叹短促春光

唯画中久长

【王熙凤】

后来有凤栖冰山初露锋芒

机关算尽难防

掌家族须眉不让

石榴裙下众望

【妙玉】

而无瑕美玉

一生洁白如霜

折红梅诉衷肠

【巧姐】

谁一落千丈

幸留余庆旧恩勿忘

埋名归乡

余生光景长


【合】

孽海情天浩荡

万艳同此觞(殇)

不过满纸荒唐

风月难偿

【李纨】

谁蕙质兰心

桑榆非晚向阳

满院犹闻稻香

【秦可卿】

谁又入太虚幻境

掌司儿女情长

【合】

金陵十二钗共聚芳泽满堂

飞鸟投林散场

悼红轩遐想

红楼模样

浮生三千归于何方

大观十年人间万象

繁华落尽千古绝唱

赠万世余香

————————————————————————————————

写数学作业的时候弄出来的,赶紧回去补数学了(

绪

[金陵十二钗正册]当你向她们告白(上)

直接乙女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做梦,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她们!

————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Ver.林黛玉

林黛玉倒也没想到你会如此大胆。耳朵一下子便红透了。


她牵起你的手,却又一直不安地摆弄你的手。


你耐心地等待,看着她一次又一次深呼吸。


林黛玉终于压下脸上的温度,但她仍然不敢直视你,一向以语言犀利,能一针见血的林姑娘也开始语无论次了。


但是你知道,你知道林黛玉的心意。


“你若是真心,我也定不负你……”


Ver.薛宝钗

薛宝钗听到你的话只是一愣。


随后也只是淡定地喝了一口茶,手支着头,静静的......

直接乙女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做梦,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她们!

————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Ver.林黛玉

林黛玉倒也没想到你会如此大胆。耳朵一下子便红透了。


她牵起你的手,却又一直不安地摆弄你的手。


你耐心地等待,看着她一次又一次深呼吸。


林黛玉终于压下脸上的温度,但她仍然不敢直视你,一向以语言犀利,能一针见血的林姑娘也开始语无论次了。


但是你知道,你知道林黛玉的心意。


“你若是真心,我也定不负你……”



Ver.薛宝钗

薛宝钗听到你的话只是一愣。


随后也只是淡定地喝了一口茶,手支着头,静静的看着你。


“宝姐姐?”你被她的举动搞懵了,这下子你都看不出薛宝钗的想法了。


薛宝钗伸出手捏往了你脸颊上的软肉,轻声笑着。


“嗯。”


这声“嗯”不知道耗费了她多大的勇气。

——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Ver.王熙凤

“嘘。”


你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王熙凤捂住了嘴,她连忙察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太不稳重了……”


她的眉头轻颦,虽说语气有点责怪的意味,但眉眼间又是止不住的欣喜。


“此事你知我知便好。”

——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Ver.秦可卿

秦可卿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你连忙为她抹去眼泪,手上的劲格外的轻,如同对待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她扑进你的怀里,手紧紧攥着你的衣角。你轻轻拍着她的背,用这种方式安慰她。


不知秦可卿究竟哭了多久,但她仍然是给了你回应。


“不要欺骗我,不要抛弃我……”

——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Ver.李纨

李纨并没有任何反应,继续翻着手中的书,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


你坐在她的对面一直看着她。


但你也不能从李纨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那……我明日再来吧……”


你叹了一口气,终于选择了离开。


李纨也放下了书,望着你离去的背影,如同枯木般死沉的眸子这时候闪着光,但不出几秒,这情绪又被李纨压下去了。


“谢谢,对不起。”

————

并没有按顺序写👉🏻👈🏻应该没事吧


准备睡觉时突然窜出的脑洞


真的只是写了玩玩的


红楼梦应该是可以有乙女向的……吧?


(害怕)(瑟瑟发抖)(抱紧自己)(缩在角落)(开始嘤嘤嘤)

公子染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锈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腰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锈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腰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晚韶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