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邵群

536浏览    5参与
一首名字都被遗忘的歌

相视而笑(✪ω✪)

没想到磕的cp还会有售后

相视而笑(✪ω✪)

没想到磕的cp还会有售后

忒修斯之船袜

【彭秀兵/魏晋北】沉眠

Warning:

李邵群X彭秀兵

Summary:

魏晋北回到北京的一个月

电影《一点就到家》衍生同人

彭秀兵X魏晋北CP向

6k+一发完


————————————————————————


魏晋北已经很久没有失眠过了。


三年前创业接连失败后整整一个月没有睡过觉的痛苦使他当时几乎想要一死了之。好不容易在云南摆脱了失眠阴影之后,魏晋北曾经对自己发过毒誓绝对不要再尝一次睡不着觉的苦,为此,作为一个咖啡产销商,他连咖啡豆验收期都没在下午四点之后碰过一滴咖啡,好让自己每天或长或短都能有一段高质量睡眠。


而此刻,坐过拖拉机大巴车又连夜飞回北京的魏晋北,躺在希尔顿酒...

Warning:

李邵群X彭秀兵

Summary:

魏晋北回到北京的一个月

电影《一点就到家》衍生同人

彭秀兵X魏晋北CP向

6k+一发完


————————————————————————



魏晋北已经很久没有失眠过了。


三年前创业接连失败后整整一个月没有睡过觉的痛苦使他当时几乎想要一死了之。好不容易在云南摆脱了失眠阴影之后,魏晋北曾经对自己发过毒誓绝对不要再尝一次睡不着觉的苦,为此,作为一个咖啡产销商,他连咖啡豆验收期都没在下午四点之后碰过一滴咖啡,好让自己每天或长或短都能有一段高质量睡眠。


而此刻,坐过拖拉机大巴车又连夜飞回北京的魏晋北,躺在希尔顿酒店柔软的大床上翻来覆去三个小时,思绪仍然像开水一样沸腾。


眼看天边已然升起一道熹微的晨光,索性不再用强制性紧闭的眼睛欺骗舟车劳顿的身体,一翻身下了床,顺便叫了双倍浓缩的客房服务。


魏晋北坐在窗台边。酸胀的眼睛多少有些影响视力,加之天色尚暗,昏昏沉沉间他想到那段不敢站在窗边的日子。现在,地心引力不会在他身上加磅了,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脑袋沉,沉到全靠脖颈上的皮肤和脊椎勉强连接,好像随时都会掉下去。

希尔顿给他安排的房间没那么高,落地连四点四七秒也要不了。


咖啡送到了。凌晨四点的服务生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笑容可掬,魏晋北却连勾一勾嘴角的力气也不太有。托盘上照例放着装满浓缩咖啡的瓷杯和一玻璃杯清水,他拿起洁白的瓷杯柄,把清水和服务生来不及说完的询问一并关在了门外。


一直以来,阻止他在下午四点之后喝咖啡的其实是彭秀兵。失眠刚开始好转的那段日子,他们几乎整天泡在属于李绍群和咖啡树的后山。在这穷乡僻壤之中难得遇到知音的李绍群把所有烘焙和发酵种类的咖啡豆给魏晋北尝了个遍。即便是在北京这种各大咖啡连锁店和咖啡小馆密集到恨不得家家户户拧开水龙头流出来的都是咖啡的大城市里待了十年,彭秀兵也依然喝不惯这黑黢黢的苦玩意儿,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俩守着几十瓶豆子和满桌子器具推杯换盏相谈甚欢,期间偶尔想起来搭理他几次,也多半是在彭秀兵声声哀嚎自己被抛弃的猛烈攻势下,半是不耐烦半是有点抱歉的骂他两句或者翻个白眼,每次都气的快递标兵提前离场——这就意味着时间已经不早了。李绍群的小屋里放的是单人床,住不下其他人,只能送魏晋北走一段山路自己回去——其实三个人都心知肚明,彭秀兵一准把车发动好,蹲在土路边巴巴地等,从来也没真让魏晋北一个人走回去过。


白天很烦恼但多少有点没心没肺的彭秀兵,加上一通委屈和发火,夜里睡的鼾声如雷。而魏晋北知道自己此刻睡不着怪不得这家伙扰人清梦,全是因为自己的一肚子咖啡,也就没叫醒他,何况对于已经习惯失眠的自己来说,迷迷糊糊的休息一会已经比彻夜清醒好太多了。因此一觉醒来,睡饱了的彭秀兵看着魏晋北的黑眼圈有点疑惑:“我昨晚吵到你了?也没觉得你叫过我啊。”


“说的跟我叫醒你就不打呼噜了似的。”魏晋北揉了揉眼睛,“咖啡喝多了,睡不着也正常。”


“哦。”过了好一会儿,彭秀兵才嗡声回了一个单音节。魏晋北已经换好衣服了。“别磨蹭了,李绍群还等咱们呢。”


这天彭秀兵似乎比往常安静了很多,老老实实跟着他俩在后山呆了大半天,唯一不变的就是在李绍群想起还有个“第三者”的时候多倒了杯咖啡给他,而彭秀兵喝了一口就开始跳脚“什么苦玩意儿”。


太阳西斜到阳光明媚而柔和的时候,李绍群正和魏晋北商量着打算再用虹吸壶冲泡比较一下到底哪种方式更适合深度烘焙,蹲在一旁拔杂草打发时间的彭秀兵突然一个箭步冲到他俩面前:“喂,都喝了一天咖啡了,你俩歇歇吧。”


“今儿你一天都安静的过分,我当你嗓子哑了呢。原来跟这儿憋坏呢。”李绍群怼他从来不需要思考。

彭秀兵拿着一把杂草就往他脖子里塞:“我去你的吧。魏晋北好不容易失眠好点,少让他喝点咖啡,省得又睡不着。”


本来打算在这俩人中间打圆场的魏晋北一愣。阳光从他对面投过来,给彭秀兵那张黑脸又加了一层阴影。刚巧裤兜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魏晋北掏出来一看,不过是10086又在推销咪咕视频。屏幕上时间不多不少,正好是下午四点。


李绍群骂骂咧咧的从后脖颈里掏出最后一片草叶,目光附在魏晋北脸上:“也是,那就不喝了吧。”

打那天起,四点之后魏晋北就没碰过咖啡了,彭秀兵监督他监督的一丝不苟,就像每天蹲在土路边上等他回家那样一成不变;李绍群也会到点自觉收起器具,一如每次送他,都是走到刚好能看到彭秀兵车灯的地方。


现在没人管他几点喝咖啡了。魏晋北端着杯子回到窗台边。北京的早晨已经开始了,尽管路灯还没灭,车流已经渐渐庞大了起来。他喝了一大口咖啡。

好苦。




云南小粒咖啡的三年创业,魏晋北是攒下钱了的,即便是在希尔顿长包,一时半会他也不会觉得肉疼。但是一周之后他就换到了不远处的如家。说来奇怪,住在希尔顿几十平一间的屋子里,他也没觉得地方有多大,如今换到只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连行李箱都是勉强在过道里塞下的如家标间,魏晋北坐在床边低下头,看到鞋跟靠着床沿摆的拖鞋前端离墙边还有几公分远,脑子里一晃过陈旧木地板上杂乱无章扔着六只趿拉板儿的画面,突然觉得屋里空荡荡的。

一空就觉得冷,太冷的时候就睡不着。魏晋北又给自己的失眠找到了新的借口。



黄路村虽然在山里,可到底是在南回归线上,一年四季都暖和,每到下雨却冻的魏晋北怀疑人生——特别是初秋,三个人都犯懒没换被子,雨夜里被冻醒的魏晋北抱着胳膊,上下牙齿都在打颤,另两人依旧睡的昏天暗地不知大自然威力为何物的时候尤甚。


好在他翻箱倒柜找被子的动静不小,终于被吵醒的李绍群勉强把眼睁开一条缝看着他:“干嘛呢你不睡觉。”


“这么冷还能睡的这么死你俩才牛逼。”哆嗦着的魏晋北没好气道。好不容易从立柜角落扒出一床沾满了樟脑丸气味皱巴巴的厚被子,也顾不上太抖散就往自己身上从头到脚一裹,一头扎回床上。


在北方生活了二十七年没离开过家乡的魏晋北在云南刚呆过一季,对南方气候的威力了解的依然不够透彻。隔了一年没盖的厚被子不晒,那股阴冷劲儿大有把人骨头咬碎的架势。好不容易又迷糊起来的魏晋北被自己打颤的牙齿拖离了梦乡的大门,然而这次他好像不是一个人了——突然有人隔着被子踢了踢他的小腿——是李绍群。“你过来睡中间。”


穷讲究的魏晋北在三人行之后,以睡在侧边作为自己最后的尊严,至少这样,面对地板侧躺的时候勉强像是躺在一张属于自己的床上。彭秀兵和李绍群倒是无所谓,谁先上床谁有优先决定权。

“快点,老子困死了,别在我背后抖了。”今天先上床的李绍群表示当事人就是很后悔。


魏晋北犹豫了一下,从被卷里探出个头刚要应答,下一秒就感觉自己身上翻过一道黑影,紧接着从腹部传来一股神秘力量把他掀了进去。


接连被吵醒两次的李绍群也没心情顾及这顿操作的幅度了,把人往里面一撩,掀开被卷钻进去挤着他·,就继续回去会周公了。可怜魏晋北做了两秒的翻滚运动,径直撞在彭秀兵身上。


震天响的呼噜声戛然而止。


“干嘛啊你不睡觉。”眼睛都睁不开的彭秀兵嘟囔着。

毕竟是自己吵醒的,魏晋北多少有点过意不去。“没事,你接着睡……”

“你冷啊?”彭秀兵的眼睛睁开了一点,“不早说。”

他扯过仅剩的一个压在魏晋北肩膀下面的被角,把自己裹了进去,然后在被子里摸索起来。

“诶你……”魏晋北反射弧略长的抗议戛然而止。

彭秀兵摸到了他的一只手,然后圈进自己怀里,一闭眼又打起了呼噜。


魏晋北的手心被彭秀兵按着贴在他胸膛上。睡眠时偏高的体温透过一层旧棉质背心,一点一点熨贴了魏晋北因为寒冷而清醒的神经。


是有点别扭,但是真暖和。眼皮开始打架的魏晋北不想计较这些了。

更不想再马上就要睡着的关头,和身后的人计较他包住自己另一只手的事。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魏晋北绝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会被两个发春的家伙用双声道狂吼叫醒,而两条胳膊更是被反向拽到几乎脱臼的基础上。

想到这里,魏晋北下意识的甩了甩胳膊。




左不过又是一个不眠夜。已经逐渐习惯这种日子的魏晋北决定下楼转转,倒不是因为一连在酒店房间待了好几天没出门担心前台会以为他出事而报警,毕竟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离开了这几年,说毫不怀念肯定是骗人的,加上之前暗无天日的创业生涯。他也很久没有仔细观察过自己的城市了。

可能彭秀兵说的对,即使没拿到钱,他也可以一走了之。


出门的时候已近凌晨,临街门店大多关了门。魏晋北晃悠了几圈,只有一家隐藏在街角的咖啡店隐隐透出昏黄的灯光。他也没别的选择。


虽然是普通的自营门店,装修的倒别致。铺天盖地的木质陈设,装饰用的大盆绿植数量比这家店的座位还多。穿着牛仔布衬衫和皮质围裙的女店员一手端着柠檬水一手抱着菜单微笑着迎上来:“先生喝点什么?”


满屋子馥郁的咖啡香气混合着绿植的清爽气息叫人安心。魏晋北把自己丢进手边的卡座。“你们店里卖的最好的咖啡是哪种?”


云南咖啡的普及度到底不如其他老牌知名产地,不是每家店都会把它作为主打。片刻后女店员端上桌的咖啡来自卢旺达穆洪多,同样是今年咖啡圈里的宠儿。只是最简单的手冲做法就能激发出清淡的酸和醇厚饱满的香,一向偏爱酸度咖啡的他也不得不在口中反复回味。相比之下普洱咖啡的风味确实稍逊一筹。


魏晋北及时打住了思绪。如何继续提升普洱咖啡的风味已经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手中的半杯咖啡源源不断飘散着香气和热气,从杯口升腾起的细小白雾氤氲了视线,不远处的绿植在雾气中逐渐模糊成远山树林的模样。

马克杯重重顿在桌子上的声音把咖啡馆里的安静敲出一道裂痕。

女店员匆匆赶来的脚步声清楚地传进魏晋北的耳朵,但他实在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在她的询问声中从手掌心里抬起头,只能任凭细小的水流在指缝汇聚成滴,最后孤零零的落地摔得粉碎。

咖啡馆恢复了沉寂。

魏晋北无暇顾及。


却是另一声马克杯落在台面的轻响惊动了他。下意识稍稍抬起头,余光撇见一杯咖啡放在了他面前。

“……先生。”女店员的声音有些怯怯的,却格外温柔,“是刚才的咖啡不适合您吗?”

他刚要否认,女店员却接着说道:“我们店里,不满意的产品都可以免费重做。这杯咖啡是我个人比较推荐的,也是店里的热门产品,产地是中国云南。”

魏晋北看向她。

“您再试试看?”女店员微笑着,把杯子连同一叠餐巾纸又向魏晋北推了推。


没有朋友却需要倾诉的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十有八九都是心理咨询。

气质温和的白发老先生似是比三年前更显精神矍铄,画框里的白马却有些晃眼。魏晋北脱口而出:“这马的眼神好迷茫啊。”

老先生笑呵呵的:“你还记得吗,你之前说过它快要死了。”

“我有这么说过吗?”他茫然道。


许久没有和人说过这么多话的魏晋北不自觉的把这几年的经历和盘托出。从黄路村夜晚满天的星星,到星雀亚太区经理的趾高气昂,再到满脸横肉的老板对云南咖啡的不屑一顾,他毫无逻辑又絮絮叨叨,眼看老先生中途几次端起茶缸喝水,却毫无停下的打算。创业经历说完就说回到北京的这一个月,说到地铁上吓的人群大呼小叫的萤火虫。魏晋北其实是想笑的,想嘲笑那些连萤火虫都不认识的家伙。可他用力咧起的嘴角还没形成笑容,先接住了一滴咸咸的泪水。


老先生放下了已经空空如也的白瓷缸。

“你在那儿,不是在做梦。你在那儿,才是真的清醒。”

魏晋北定定的看着他。


能睡着的人才会做梦。这是他自己说的,更是他的切身感受。

古人说三十而立。他马上就要三十岁了。这些年他奋斗,失败,再奋斗,起起落落。他在北京和云南之间辗转,以为逃避就算不能解决问题,至少也能好过一点。


但事实上真正拯救他的,是三个人共同奔赴梦想的相互激励,是那两个家伙对他不露声色却不遗余力的帮扶,更是有个人暴雨天给他送来完好无损的快递,和他打算自暴自弃时从背后抓住他的那只坚定的手。


魏晋北从来不知道彭秀兵为什么有那么多蓬勃的生气和精力,仿佛永远也用不完似的。送快递也好,种咖啡也好,连赔光了自己多年攒下的积蓄时,眼泪鼻涕糊了满脸,还能笑着说出买了纸箱子就有钱吃饭接着干活的话。对于彼时丧到极点的魏晋北来说,这种热情的冲击不亚于彭秀兵立时三刻跟他表白——好笑的是,这家伙吃醋吃的明目张胆,再多的事却一点也不敢做。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彭秀兵气呼呼地先离开之后,李邵群和他各端一杯咖啡站在房顶,目送着彭秀兵走远之后,李邵群踢了踢他的小腿:“你猜他还要多久才会说实话?”


“什么?”魏晋北小口啜饮着咖啡试图装傻,换来的是李邵群更用力的一脚,痛得他差点把手里的瓷杯摔了,而李邵群随后的搀扶显然只是心疼自己的咖啡,根本没有接茬的意思。于是魏晋北放弃了,把咖啡一饮而尽:“我哪知道,你们村盛产榆木脑袋吗?”


杯子还有的是,所以下一脚李邵群是照着把他踹下房顶的力气踢的:“你没被我爹揍过真是奇迹。”


“你着什么急啊?”艰难维持住平衡的魏晋北坚持不懈的作死道,“我俩在一起了天天给你发狗粮你会比较有快感吗?”


李邵群的回答出其不意:“难道你喜欢吃狗粮?”


魏晋北感觉这话好像味儿不太对。


李邵群不看他,慢条斯理的喝了口咖啡:“机会可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靠,不是吧。


危机感使魏晋北决定先下手为强。


第二天快递站单子格外多,一直忙活到下午他才终于得空回家喘口气。云南是没有冬天的,下午日头也没那么毒,反倒暖融融的缠人打盹儿。窝在二楼阳台扶手椅的魏晋北不一会儿眼皮就开始打架,却被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吵醒。多少有点起床气的强睁着眼睛,刚好和蹑手蹑脚走进阳台的彭秀兵四目相对。后者一脸无辜把手里的被子举给他看:“这不是想给你晒晒被子,晚上好睡得舒服点嘛。”


魏晋北看着他把被子晾在栏杆上铺平,又往光线好的方向拽了拽,看到整床被子都沐浴在阳光下之后满意的拍了拍手,这才叫住他。“你过来。”


“干吗?”彭秀兵毫无防备地在他身边蹲下。


魏晋北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对我这么好,打算什么时候跟我提亲啊?”


倒也不是没想过是自己自作多情,魏晋北考虑再三之后,觉得这句话既够直白也不失调侃,无论彭秀兵怎么说,他大抵都能圆过去。


结果彭秀兵噌地转过头来看看他,然后一溜烟就跑了,一句话也没说。


魏晋北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毛。他还困着,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眼皮又开始沉了,只好强撑着等。


没办法,一秒钟就脸红到脖子根的笨蛋就在后面站着,听听这急促的呼吸就知道八成是在做心理建设组织语言,总不能真睡着了吧。


彭秀兵还没来得及跑下楼,余光瞄到那人露出椅背的半个脑袋,腿就跟灌了铅似的一步也走不动了。


微风轻轻摇动着发梢,打理的很随意的头发一看就毛茸茸的,让人特别想揉。


确实没忍住,趁他睡的很沉时候偷偷揉过好几次,真的很软。


“你……你早就知道啊?”魏晋北没忍住笑了,因为彭秀兵说这句话之前咽了好几次口水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


他仰起侧脸,只露出一只眯起来的眼睛看着彭秀兵:“我好困,撑不住了,你快回答我。”


彭秀兵走到他背后,木地板有节奏的吱呀吱呀甚是催眠。


他从后面捂住了魏晋北的眼睛。“你先睡,让我想想。”


他又说:“魏晋北,你是认真的吗?”


魏晋北没来得及回答他就睡着了。这干燥温暖的专用眼罩比什么安眠药都好用。


后来他们也没有回答对方,因为从那以后的日子每天都像做梦。李邵群精心栽培的咖啡树长势喜人,漫山遍野的咖啡豆由青转红,他们不由得期待着一场空前绝后的丰收,连睡觉的时候都在笑,直到秋收的成果堆起来足够他们三个在里面游泳,紧接着就接到了星雀的电话。


这是幻觉的顶峰。


登高跌重果然是古人的经验之谈。冷静下来之后魏晋北也知道彭秀兵那句外人说的根本没过脑子,但是同样气急的他被那个词击中了内心深处最害怕也最生疑的软肋。刻薄的话伴着飞散在空中的合同碎片一并被当作回击的手段,好像这样就可以让眼泪显得没那么懦弱。


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他一直以为离开了黄路村的那一刻就是梦醒时分,可事实上他还是在做梦,只不过是从美梦变成了噩梦,从斗志昂扬变成了浑浑噩噩。直到伤人伤己之后才犹豫起来,因为彼此相欠着一个答案。


他们说好醒来之后就告诉对方自己的答案。


而老先生已经告诉他该如何醒来了。


破涕为笑的魏晋北看着同样乐呵的老先生,大抵怎么也没想到小时候当消遣看哈利波特还有如此深远的教育意义。




原本就没怎么拆散的行李收拾起来更是麻利。连夜飞去昆明又坐过大巴车,回来之前魏晋北没告诉任何人,自然没有拖拉机来接,他索性拉起箱子一头扎进深山的夜雾中。


视线受阻,魏晋北只能凭着记忆往前走。从柏油路走到石板路再到土路。浑身上下都觉得酸痛。勉强又走了百十米,行李箱的轮子在纠缠了路边的无数杂草之后彻底报废。好在黄路村的村口已经在浓雾中显现出一个轮廓,而这深夜中的小山村唯一一点光源,正好来自快递站的方向。


魏晋北走到快递站门口并没有敲门——倒不是他有什么犹豫,只是还没等他走到,二楼阳台上的小灯就灭了——全村都陷入了沉睡之中,他也不愿让自己的任性打扰到别人。随手放了行李,已经累得快要散架的魏晋北在快递站门口背靠外墙席地而坐。要不了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到那时再敲门也不迟。


普洱咖啡特有的巧克力混合坚果的香甜气息隐隐从门缝里逸散出来,魏晋北抱着双腿头靠膝盖正打算阖眼小憩一会儿,门灯突然亮了。


彭秀兵打开门看见他的时候愣住了,手里还端着个杯子。“你……你怎么不敲门啊?”


“阳台的灯灭了,以为你睡了,就没敲门。”魏晋北指了指头顶的灯。


彭秀兵把杯子递给他,里面是热水。“咖啡太苦了,下来倒杯水喝,就把楼上灯关了。”自己下去把行李拎了过来。


难怪刚才闻到了咖啡味。喝了水之后魏晋北觉得好像更累了,就没顾上问他为什么喝不惯还要半夜喝咖啡。


放好箱子,彭秀兵打量了他一番:“回来怎么不和我说,我去接你。”

一个月没见,他瘦了点,又黑了点,下巴上隐隐冒出些胡茬,衣服似乎也好几天没换了。似乎不比自己憔悴得轻多少。


暖黄的灯光,淡淡的青草香和泥土味,还有朝夕相处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太熟悉了,身心不由得放松下来,一松懈,睡意便席卷而来。


“彭秀兵,我困了。”魏晋北突然有点委屈。

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彭秀兵绷不住了,蹲下来紧紧抱住了他。

“睡吧,到家了。”


声音很轻,魏晋北听见彭秀兵吸了吸鼻子。


-END-


写的不太好,看一乐就成。

鸽的确实有点久,艰难复健产物。

悄悄问:搞畅然RPS/拉郎有人看吗?

虽然但是,普洱咖啡真的不太好喝,至少是不怎么合我胃口hhhh

期待红心蓝手评论关注私信

疏弦Canfish
从小吵到大的竹马竹马争夺主权(...

从小吵到大的竹马竹马争夺主权(?)

从小吵到大的竹马竹马争夺主权(?)

疏弦Canfish
彭秀兵:当年抢我王赛芬就算了现...

彭秀兵:当年抢我王赛芬就算了现在有个男的你也要抢!

李邵群:晋北喜欢咖啡吗?喜欢吗喜欢吗?是不是有远山的味道?

魏晋北:喜欢喜欢喜欢有有有໒(⊙ᴗ⊙)७☕

彭秀兵:当年抢我王赛芬就算了现在有个男的你也要抢!

李邵群:晋北喜欢咖啡吗?喜欢吗喜欢吗?是不是有远山的味道?

魏晋北:喜欢喜欢喜欢有有有໒(⊙ᴗ⊙)७☕

疏弦Canfish
吸引知己❌ 吸引合伙人❌ 吸引...

吸引知己❌

吸引合伙人❌

吸引老婆(?)✅

吸引知己❌

吸引合伙人❌

吸引老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