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李飞

122.1万浏览    4415参与
以爱为名
我看《密室大逃脱》的时候看到的...

我看《密室大逃脱》的时候看到的

当时我就是一整个震惊???

李飞?

我看《密室大逃脱》的时候看到的

当时我就是一整个震惊???

李飞?

是只包子

阿西,今天更完刚发出来没多久就看到李飞发物料了

我就直冲某视频网站

结果……呵呵呵

15分钟的物料,小宝连1分钟都没有,极禹连一秒钟同框都没有

还有stf的问题:“你是和饺子看电影去了吗?”

听完我是满脸问号啊,明明是三个人看的电影,帅帅却不配拥有姓名???

还好极爹反应快:“还有sxh”

今日份的安心是极爹给的

[图片]

[图片]


阿西,今天更完刚发出来没多久就看到李飞发物料了

我就直冲某视频网站

结果……呵呵呵

15分钟的物料,小宝连1分钟都没有,极禹连一秒钟同框都没有

还有stf的问题:“你是和饺子看电影去了吗?”

听完我是满脸问号啊,明明是三个人看的电影,帅帅却不配拥有姓名???

还好极爹反应快:“还有sxh”

今日份的安心是极爹给的


L73768

卸下面具依赖我4

主苏朱   副左邓

·校园向

·ABO

暴躁学神苏×面具大佬朱

读懂人心左×温柔学长邓

·私设

·OOC

·HE

·🈲上升


“代表我们欢迎你”


“你愣在那干嘛”苏新皓


“刚刚走神了,走吧”左航回过神来


“你好,给我来一份大杯的奶茶三兄弟”余宇涵


“我要一份大杯的百香果双响炮”苏新皓


“好的,两位一起付吗”对面的男生说


“我们AA吧”余宇涵拿起手机


“好”...


主苏朱   副左邓

·校园向

·ABO

暴躁学神苏×面具大佬朱

读懂人心左×温柔学长邓

·私设

·OOC

·HE

·🈲上升



“代表我们欢迎你”



“你愣在那干嘛”苏新皓



“刚刚走神了,走吧”左航回过神来



“你好,给我来一份大杯的奶茶三兄弟”余宇涵



“我要一份大杯的百香果双响炮”苏新皓



“好的,两位一起付吗”对面的男生说



“我们AA吧”余宇涵拿起手机



“好”



“等等,我要一份珍珠奶茶”左航



对面的男生闻声抬眸,两个人对视了。左航愣住了,不知为何,他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对面首先将目光收了回来



“好”



苏新皓感到奇怪“你刚刚不是说不喜欢喝的吗?”



“现在又想喝了”左航音量很小,丝毫没有以前社牛的感觉



一旁的余宇涵默默注视了所有



“你脸怎么红了?”苏新皓



“啊,有吗,可能有点热吧”左航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满脑子全是那个男生的模样,他真的觉得这个男生长的很好看



“啧啧啧,真是这样吗”余宇涵



“什么啊,真的很热”左航



“嗯嗯嗯”余宇涵笑着点了点头



左航没理余宇涵,他又抬头看了看,那个男生好像在笑,笑的很好看,像一股暖流涌入了左航心中,很暖。左航更燥热了,他心跳的很快,仿佛下一秒就要冲破,他呼吸逐渐困难,内心早已小鹿乱撞



左航os:我这到底怎么了,得了心脏病?左航啊左航,你在干嘛呢



过了一会儿



“你好,你们的奶茶好了”



“嗯,钱都付了,谢谢”苏新皓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



左航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不想离开这,他还不知道那个男生的名字



左航os:等等,我有病啊,我要人家的名字干嘛



“左航!”苏新皓不耐烦的说



“来了来了”左航



就在他恋恋不舍离开前,他听到了一句话



“夹心,你可以下班了”



左航os:原来他叫夹心



余宇涵一出店门就看向了左航



“咋了”左航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余宇涵



“我怎么知道我咋了”左航越说声音越小



“坠入爱河喽”余宇涵故意放大了点声音



“什么啊,你小声一点”左航赶紧拍了拍余宇涵



一旁的苏新皓表示不解“啥”



“没有,你别听他瞎说”左航赶紧解释到



“哎呦,你脸都红成那样了,还狡辩。你不是能猜透人心吗,怎么,现在连自己心里怎么想的都不知道?”余宇涵



左航突然没了话说



“你俩到底在说什么玩意”苏新皓



“诶,还是让我这个情场小王子来告诉你这个钢筋混凝土大直男吧”余宇涵



,好好说”苏新皓



“就是说,左,航,他,有,喜,欢,的,人,啦!”余宇涵



左航顿时有一种坏心思被人揭穿的感觉,被余宇涵这么一说,他好像更加确定了



“啥,对谁?”苏新皓



“就奶茶店那个挺帅的小哥哥”余宇涵吸了一大口奶茶



“男的?”苏新皓



“嗯”余宇涵



苏新皓看待gai没什么感觉,但发生在他相处了7年的兄弟身上,他还是感到很震惊



左航也没有再逃避自己的心思,搂着苏新皓就是又哭又嚎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我活了这么多年才知道我是弯的,我可是个铁血男儿,怎么会对一个男生心动,啊啊啊”左航



苏新皓受不了了,左航的声音引来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他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自己身上摸,就算觉得他再可怜也还是毫不留情地将左航推过去。左航没办法,立马又往余宇涵身上蹭,余宇涵没推开他,和苏新皓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是又好气又想笑



“可他真的很好看啊……”左航说了一大堆,他不觉得累,余宇涵,苏新皓听得都累了



“那你不就是见色起意”余宇涵



“俗话说,看人先看脸,难道不对吗?”左航



“对对对,那你先从我身上起来,我累死了”余宇涵



“不要”左航



“那你还吃不吃”余宇涵



“吃”左航立马从余宇涵身上下来,余宇涵真的有被他可爱到



“看你,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喜欢一个人又不一定是坏事,大不了以后让我这个情场小王子来教你追,现在就先暂时忘掉这些事,好好大吃一场”余宇涵



“我觉得你说的对,走,去吃东西吧!”左航




·




“快点儿,马上到12点了,在晚点宿舍楼就关门了”苏新皓



“来了来了”左航



左航他们到了宿舍楼下面



“还好没关门”余宇涵松了一口气



“走,我们上去吧”左航



“哇爷!”左航



门边出现了一道身影,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老陈,你在这干嘛,吓我了”左航



“你问我,你在干嘛!”陈春会



“我…我…我们刚刚去赏月了,今天的月亮挺圆的”左航说完看了看月亮,才发现夜空中挂着的是一轮弯弯的月牙



陈春会一瞬间瞪向了左航



“诶,别听他瞎说,其实我们一直在教室里写作业,作业太多了没写完,他怕你骂他,所以才不敢说”余宇涵



左航现在心里爱了余宇涵,深情款款的看向了余宇涵,余宇涵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学习是好事,撒谎可就不对了,明天还要考试,赶紧回去吧,马上要熄灯了”陈春会



“诶呦,老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左航顺势想要抱过去



“停,不准抱!”陈春会



“切”左航



“好了你,快走了”苏新皓




·




他们来到了六楼,转角处透出了一丝昏暗的光,与周围漆黑的环境相衬下还是显得十分不符,诡异的氛围也随之被营造了出来,窗户外时不时吹来的风像是有意的在玩弄他们的衣服下摆,将凉风灌入进袖口里,仔细听还能听见外面的树枝摇曳时,树叶摩擦发出的“沙沙”声,不知道是谁最先打了个寒颤



直到他们的目光一齐锁定在一个方位,左航余宇涵猛得转头对视



光源竟在自己的寝室



两个人不禁停住了脚步,都向对方靠了靠,左航现在十分后悔自己前两天吵着要在寝室看《午夜凶铃》



旁边的苏新皓则是一脸淡定,毕竟只有自己知道里面有什么,他看着眼前两个慌张的人,一瞬间感到十分嫌弃



“啪”



一个清脆的声响从寝室里传出来



左航余宇涵吓得一激灵,身上被激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嘎吱”



里面又传出来了一阵低沉刺耳的声响



左航余宇涵怕是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真没出息,快走了!”苏新皓



左航余宇涵默默的咽了咽口水,还是停在原地



苏新皓又想开口说着什么,可这时,又一阵声响传了出来,打断了苏新皓



“吧嗒”门被打开了,一个黑影映在了地上



“啊~”后面的两位率先喊了出来



“你们在干嘛”一阵熟悉的声音从寝室里传了出来



左航余宇涵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原来是朱志鑫



朱志鑫看着眼前两个十指相扣,紧紧抱在一起的样子,不知道的人真以为他们碰见鬼了,他不禁挑了挑眉头



苏新皓看了看朱志鑫,侧身走进了寝室



左航余宇涵转头看了看对方,光速的撒开了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们转念一想,回到了正事上,左航率先发问:“你怎么会在这???”



“我…我是你们新来的室友,刚刚我听见外面有声音,就出来看了看。对不起啊,吓到了你们”朱志鑫



“哦~等等,把那个“们”字去掉,我刚刚什么也没做,你什么也没看到,就是余宇涵,看他那个样,都快吓尿了。”左航



一旁的余宇涵急了,跳上左航的背就是锤,“你什么意思,我吓尿?放屁,也不知道刚刚是谁叫的那么大声”



“反正不是我”左航



“诶,反了你,怎么和你爸爸说话的,看来今天得好好修理修理你了”余宇涵



“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左航余宇涵边打边进了寝室



朱志鑫看着眼前打闹的两个人,不自觉的出了神,听着耳边打闹的声音,他有一瞬间的想法是:我终于解脱了吗。



是来自少年们的朝气蓬勃,是来自少年们的赤诚无畏,是来自少年们的豪情壮志,又或是离开“地狱”后自由翱翔的享受。逃离了那个名义上的家,对于朱志鑫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了,他会用行动证明,不依靠父母自己也会生活的很好。或许自己可以融入大家,交些真正的朋友



朱志鑫嘴角向上扬了扬,走进寝室,关上了门



下一秒,气氛就变得十分尴尬了



房内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左航余宇涵也不打了,就这么上下扫视着朱志鑫,苏新皓则在一旁收拾书包



眼看着气氛逐渐降到冰点,苏新皓开了口:“赶紧收拾收拾就去睡觉,明天还要考试呢。”



“好的,苏哥”余宇涵左航起身



“诶,话说,你怎么还不睡啊?”左航一个滑步滑到了朱志鑫身边



“我刚刚刷了会儿题,没怎么注意时间”朱志鑫



“兄弟,别那么拘谨,我很好相处的”左航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朱志鑫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左航刚走进来还没发现,朱志鑫是个黑色狂热爱好者,放眼可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黑色的,朱志鑫将东西都收拾的很整洁,这点让左航感到挺舒服的



“对了,把那个签名板拿过来啊。”左航推了推余宇涵



余宇涵走向了自己的书桌,从角落最不起眼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亚克力板,他又从笔筒里抽出了一支黑色的白板笔,然后径直向朱志鑫走去,将东西递给了他



朱志鑫一脸懵逼的发问:“要干嘛?”



“在这上面签名啊”余宇涵



见朱志鑫迟迟没有接过,左航好像知道他在犹豫些什么,又开了口:“代表我们欢迎你。”



朱志鑫看了看左航,接过了亚克力板,拿起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写的很认真,因为左航的那句话。左航见状勾了勾唇



“签好了”朱志鑫话音刚落,左航就把脑袋探了过来。朱志鑫写字很好看,字的大小适中,独特的风格的很惹眼,就连学了十年书法的左航都自愧不如。



“原来你叫朱志鑫啊,还挺好听”左航



在上铺铺床的苏新皓听见后顿了顿,OS:朱志鑫吗?



——————————————————————————


嗨害嗨😎

看我新键盘


彩蛋是小剧场



































Sunny.X

这把支持飞飞子

真的会很爱一些飞飞子的讲话!!!如此理智的教育方式和清醒的认知,以及对未来的清晰规划,肯定或多或少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小炸们的思维方式,真的很喜欢这种乐观理性又有别于普信自傲的教育模式!!!

这把必须支持李飞!师兄的成功是有理由的,实力质量肯定也有公司的培养。相信飞飞子对时团以及全楼的教育都是因材施教又超级正派的!!!

尽管一些粉丝受不了,但飞飞子先考虑团,再考虑崽崽个人,最后再考虑粉丝的心理真的很正确。这就是时代峰峻有别于其他公司十分功利化的地方,一家人的氛围感我真的会爱!!!

真的会很爱一些飞飞子的讲话!!!如此理智的教育方式和清醒的认知,以及对未来的清晰规划,肯定或多或少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小炸们的思维方式,真的很喜欢这种乐观理性又有别于普信自傲的教育模式!!!

这把必须支持李飞!师兄的成功是有理由的,实力质量肯定也有公司的培养。相信飞飞子对时团以及全楼的教育都是因材施教又超级正派的!!!

尽管一些粉丝受不了,但飞飞子先考虑团,再考虑崽崽个人,最后再考虑粉丝的心理真的很正确。这就是时代峰峻有别于其他公司十分功利化的地方,一家人的氛围感我真的会爱!!!

江沫是只奶宝呀!

私设楼姐主题——十八楼

15


一早上的时间其乐融融甚至还有些开心。

真是个幸福的一大早。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也是很好的开始。

所以我莫名其妙了收获了一堆老师和一个拉拉队。还有一个萌宠。两个学童?


他们吃完早饭后。我也被他们的劝阻下吃了早饭。然后我们就去了公司。


我疑惑看着他们:“一个问题。”


二三代集体看向我:“什么问题?”


我看着他们:“从我来这里之后你们就总凑到一起。二代和三代时间不是错开的吗?”


集体滴汗。


回忆回归到我刚来公司的前三天。


练习室。


二代。


宋亚轩拿着手机低头看着快手。刷到了我。并看了我的介绍:“诶。你们看我刷到了什么?我又...


15



一早上的时间其乐融融甚至还有些开心。

真是个幸福的一大早。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也是很好的开始。

所以我莫名其妙了收获了一堆老师和一个拉拉队。还有一个萌宠。两个学童?


他们吃完早饭后。我也被他们的劝阻下吃了早饭。然后我们就去了公司。


我疑惑看着他们:“一个问题。”


二三代集体看向我:“什么问题?”


我看着他们:“从我来这里之后你们就总凑到一起。二代和三代时间不是错开的吗?”


集体滴汗。


回忆回归到我刚来公司的前三天。


练习室。


二代。


宋亚轩拿着手机低头看着快手。刷到了我。并看了我的介绍:“诶。你们看我刷到了什么?我又刷到这个姐姐了。”


六位成员走了过来。团团围住宋亚轩。


丁程鑫:“我也刷到了。”亮出手机。


马嘉祺笑:“我也刷到了诶。好巧。”亮手机。


张真源:“哇塞同款诶。”


贺峻霖:“巧了不是哥哥们。我也刷到了。而且还是我们的粉丝哦。哥哥们。”亮出手机快手。


严浩翔不以为然:“我也刷到了。然后呢?”亮出手机。


刘耀文好奇了:“等等。。。哥哥们我也刷到了。”亮出手机。。


贺峻霖开脑洞:“诶你们说。这个姐姐会不会来时代峰峻成为我们的一员?”


宋亚轩看向贺峻霖笑:“你不会又要立flag吧? ”


贺峻霖笑:“我这个flag先立在这。三天后如果姐姐来公司的话。我们当天就去飞总办公室申请住宿舍。目的就为了跟姐姐相处怎么样?”


丁程鑫宋亚轩马嘉祺刘耀文严浩翔互看一眼。


丁程鑫:“我觉得可以。而且我要加码。贺儿最后一次为姐姐穿一次女装。”


马嘉祺笑:“我觉得可以。。”


张真源:“加一啊丁哥。”


宋亚轩笑意:“我也觉得不错。”


严浩翔:“我也确实好久没看到Tina了。”


刘耀文:“可以可以这个可以。。。小女友。”


贺峻霖震惊笑:“不要啊哥哥们。我的形象啊。”


丁程鑫看着:“说不定姐姐喜欢啊。”


贺峻霖瞬间失去灵魂。


另一边。


三代


苏新皓安静的刷着快手。


朱志鑫走了过来抢过手机看:“苏新皓。你看什么呢?”看快手“诶?她是谁啊?”


苏新皓笑:“我最近刷到的。他应该是楼粉。她发了很多我们的舞台。应该是师兄的舞台。但也看了很多我们的舞台。”


朱志鑫看着快手:“哇。我要被圈粉了怎么办。兄弟们快来快来。”


左航跑了过去:“朱兄。怎么了?”


朱志鑫递:“你们看你们看。”


左航看了过去:“这是谁啊?这个姐姐有点可爱啊.。”


张极也跑过去看过去:“你们在看什么呢?”


张泽禹走了过去:“哥哥们你们干嘛呢?”凑近看。


张峻豪歪着嘴走了过来:“兄弟们你们看什么呢?给我也看看呗。”搂过去看。


余宇涵和童禹坤一起进来。


童禹坤:“你们干嘛呢?看快手吗?”


余宇涵:“你也在刷快手吗?那你有刷到过一个姐姐吗?”


童禹坤:“有啊有啊。是个挺可爱的人。”


余宇涵笑:“我也刷到了诶。”


左航:“你们过来看看是这个姐姐吗?”


童禹坤和余宇涵走过去看。惊讶:“啊啊啊对对对就是她。”


陈天润邓佳鑫聊着天走了过来。


陈天润:“夹心你知道吗?我最近刷都是一个姐姐。一个日常走路上班的视频。好可爱啊。”


邓佳鑫:“天润我也刷到了。再就是都是师兄的舞台视频。”


穆祉丞走了进来:“你们再说那个姐姐的事吗?我也刷到过。诶你们说姐姐会来时代峰峻吗?”


姚昱辰走进来看着:“够呛吧?飞哥会让一个粉丝进来吗?”


左航:“那如果姐姐来了。那我们就在当天去飞总办公室长期住宿不回家了行不行。”


众人:“可以可以可以。”


第二天。


苏新皓跑了过来吃饭:“兄弟们兄弟们。今天我碰见了一个类似于ss的人。我和严师兄去抓她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个女生。而且要命的是就是那个姐姐诶。不过严师兄让我过来吃饭。他在照顾姐姐。”


朱志鑫:“真的吗苏新皓?”


苏新皓点头:“嗯。”


朱志鑫:“那我们赶紧吃饭。吃完好去看看。”


三代进入了狂吃饭模式。


苏新皓:“兄弟们。严师兄说让我们过去吃。姐姐还没吃饭呢。走吧。搬家。”


三代眼睛亮起来。端着自己的吃饭的家伙和饭搬家去了严师兄那头。


三代实现了跟姐姐吃饭的愿望。甚至师兄们也来了。


三代们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另一边则是坐了一圈时团。


二代内心:《耶加到姐姐微信了。还跟她吃了一顿饭。开心诶。李飞给力啊。》


三代内心:《我们加到姐姐微信了。回去赶紧拉群。飞哥好厉害啊。》


吃完饭后。


姐姐就下楼了。师兄们也走了


朱志鑫:“兄弟们我们快去找飞总。”


集体点头。


三代前往飞总办公室。


二代也在去飞总办公室的路上。


李飞办公室门口


二代三代相遇。


三代秒乖巧。


二代与三代对视。


二话不说推门进去。。


二代丁程鑫。三代朱志鑫一起说:“飞总。我们要住公司。要住宿舍。”


二三代互看。。


李飞一脸懵的看着孩子们:“你们住宿舍不会因为江沫吧?”


丁程鑫:“原来她叫江沫?对!”


朱志鑫:“对!”


二三代再次对视。


李飞看着两波孩子:“行。我同意了。顺便告诉你们一件事。江沫明天就来公司住了。记得迎接一下她啊。宿舍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你们房间对面。”


回忆结束。



我一脸懵的看着他们。


二代集体看向贺峻霖。



枸杞养生🍃

飞到那个不知名的远方

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开会,这天黄锐本来应该是要出差的,但对方突然推掉了今天的行程,导致黄锐空出了一个晚上的假期,以为太突然,所以公司内部的人都不知道。

黄锐兴致勃勃的拿着自己新改的方案去到会议室门口等着李飞出来,但听到了一些不能传出去的消息。

“黄先生的方案固然是好,这个团也为我们公司做了不少事,但我最近看见公司楼下频繁出现几个敌对公司的人,想必是想挖走黄先生。”李飞。

“那李总您意下如何?”A

“我不想说了,你们自己看吧。”李飞好像调出了什么东西,应该是视频或者音频,因为黄锐听到了声音。

“黄先生您是我们贵公司可遇不可求的人才,李飞那里有什么好的,天天压榨你,要不来我们这里吧,我们工......

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开会,这天黄锐本来应该是要出差的,但对方突然推掉了今天的行程,导致黄锐空出了一个晚上的假期,以为太突然,所以公司内部的人都不知道。

黄锐兴致勃勃的拿着自己新改的方案去到会议室门口等着李飞出来,但听到了一些不能传出去的消息。

“黄先生的方案固然是好,这个团也为我们公司做了不少事,但我最近看见公司楼下频繁出现几个敌对公司的人,想必是想挖走黄先生。”李飞。

“那李总您意下如何?”A

“我不想说了,你们自己看吧。”李飞好像调出了什么东西,应该是视频或者音频,因为黄锐听到了声音。

“黄先生您是我们贵公司可遇不可求的人才,李飞那里有什么好的,天天压榨你,要不来我们这里吧,我们工资出双倍。”

“我觉得我可以考虑考虑。”黄锐。

“不用考虑了,直接来吧。”

“好。”

什么?黄锐扒着门口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天被拦的时候明明是拒绝了的,明明说的是不好……

噢,黄锐叹了口气,忘了,还有剪辑这种东西,终究还是自己太年轻,果然拒绝那个人以后肯定会被报应的。

后来黄锐听到了李飞的声音。

“我决定和黄先生解除劳务合同。”

嗯?黄锐感到不可思议,仅仅是一个被恶意剪辑的视频不是吗?自己有多爱这个地方,他是傻吗不知道吗?

黄锐心灰意冷的把方案扔在地上,回到自己工位上拿起书包就走了。

-去楼下超市买了一提酒,黄锐回家自己消愁去了。

夜色也是很迷人,你看,月亮就这么高挂着,好清晰的模样,周围还沾上了柔边。

一个电话打来,黄锐抬眼望去,李飞两个大大的字躺在屏幕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接了。

—你在哪?

—在家。

—怎么没看到你!?

—我自己也有一个家,谢谢,我不是寄生虫,那是你家,楠木公寓才是我自己的家。

—怎么啦?

—我辞职。

黄锐挂去电话。

耀吃章鱼烧🍿

李飞重推三大势

我看你少来之前的三大势怎么活  

请g工司不要强推

李飞重推三大势

我看你少来之前的三大势怎么活  

请g工司不要强推

航味果酱

保姆小宋和他的六个大佬娃儿1

1   .  新的任务


“叮咚,S你有新的任务”


“……”


一片安静


“叮咚,S你有新的任务”


“……”


还是一片安静


“叮咚!”


“叮咚!”


“叮咚!”


AI机器人的提醒音逐渐抓狂


“轩哥,轩哥!醒醒了,你的任务!”


“什么什么!”


宋亚轩睁开朦胧的睡眼,擦了擦嘴边的哈喇子,刚坐起来对上的就是左航那张酷似混血的帅脸


“航啊…你就帮哥接了吧,熬了几个大夜要...

1   .  新的任务



“叮咚,S你有新的任务”




“……”




一片安静




“叮咚,S你有新的任务”




“……”




还是一片安静




“叮咚!”




“叮咚!”




“叮咚!”




AI机器人的提醒音逐渐抓狂




“轩哥,轩哥!醒醒了,你的任务!”




“什么什么!”




宋亚轩睁开朦胧的睡眼,擦了擦嘴边的哈喇子,刚坐起来对上的就是左航那张酷似混血的帅脸




“航啊…你就帮哥接了吧,熬了几个大夜要困死了”




说着宋亚轩就要继续往床上躺,但被左航眼疾手快的给抓住了,满脸幽怨的给宋亚轩揉眼




“亲爱的samir!这个任务是上面给你的,必须要接”




左航委屈的就差给宋亚轩跪下了




“我管他上面下面,睡觉最重要”




宋亚轩努力扒开左航的手,可左航的手却又握紧了些,他无奈的长出一口气,鼓起勇气冲宋亚轩耳边大喊了一声




“悬赏10万!!!”




“我来了!!!”




一提到钱宋亚轩可谓是立马清醒了




Hidden people of the night

黑夜的隐族





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以悬赏的形式召开,每一个任务都有不同的金钱奖励,里面的人也非同一般…





宋亚轩可是组织里的名人,也是组织里的一张王牌,这是shadow(暗影,组织里的管理者,等于最后大boss)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搞完这个任务,他也该正式退休了





杀手不好当,宋亚轩想离开很久了,他也是时候撕下samir的面皮做一回真正的宋亚轩了







……







2     .    杀手也会被绑架?




“咔嚓”




门锁密码被宋亚轩轻松破解,他带着一副半脸面具,虽然戴了面具但也难以遮住面具下那脸庞的帅气




他带了一把便携式日本短刀,这是The devil angel走前给他留下的,The devil angel从始至终没有露过自己的真面目,不过他也不重要,杀手都是无情的




但这些都是samir的原则,跟宋亚轩又有什么关系呢?




宋亚轩也算得上是一个比较接地气的杀手,他一心只想搞钱,那些恶心的心灵鸡汤他已经看腻了




人人都说,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可谁不爱钱?他最恨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钱可以没有人,但人不能没有钱




“谁!”




一道略显沧桑的声音出现,宋亚轩回眸,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从衣服不难看出他是这里的保安




宋亚轩为了事情不败露,直接给老爷爷切了后颈,让他暂时晕过去




他慢慢的蹲下,手中浮起几只蝴蝶,冲老爷爷的脑袋上轻轻一吹,蝴蝶穿进老爷爷的脑袋里,他抽搐了一下便睡了过去




“清除记忆,爷可真聪明!”




宋亚轩拍了拍手,顺便自恋了一下,别立马正经向大厦深处走去




来到最高层,熟练的进入机密办公室,可是所有的瓶瓶罐罐抽屉柜子全打开了,还是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直到他把视线转移到了桌上的一个花瓶,宋亚轩把花瓶轻轻一拧,花瓶一下子从玄关处落了下去,重新抬上来的便是一款淡紫色的U盘




拿到U盘轻轻点了一下耳麦




“恭喜您,最后一个任务—— M公司机密,成功窃取!请抽时间把东西发入xxxxxx电子邮件中”




宋亚轩满意的勾唇笑了笑,熟悉的往腰边一摸,他愣住了,少了些什么东西




宋亚轩急忙往回走,终于在门口处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个笑的很诡异的布娃娃,他心疼的擦去了娃娃身上的土,把他重新放回了腰间




刚直起腰来,脑袋却被一个冰冷的东西按住——那是枪




“不许动”




话语的音调还有些颤抖,宋亚轩一下子便听了出来,这一定是个刚上位的小警察




他猛的转过身抢过枪扔到一边,警察的身手虽然青涩但也不错,一下子拽到了宋亚轩耳后的面具绳子,那面具落地,警察看到宋亚轩的面貌明显愣了一下,这可让宋亚轩钻了空子,利索的拿刀抹了警察的脖子




宋亚轩捡起面具重新戴上,快速走出了大厦




走到路边随意打了辆出租车,准备回基地先交了任务,可路途走到一半,却意外的被人蒙住眼晕了过去






3      .   “绑架”




宋亚轩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他被蒙住了眼,扭动了两下,手脚也被捆着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终究是老了,越来越不细心了,被人钻了空子




汽车一路颠簸,搞得他想吐,终于汽车不颠了,后备箱的门也被打开,可那人发现他醒了,又给他一棒子打晕了




小宋老师:……




又一次醒来,是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手脚都被松绑了,宋亚轩活动了一下,被困得酸疼的手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倒是富丽堂皇的,看起来有钱是有钱,就是这审美…有点土




“小伙子你醒了”




一个比较偏中年的声音出现,宋亚轩立马警惕




“不要太见外,我又不会伤害你”




落地窗前的一个办公椅转了过来,是一个略显肥胖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眼镜,有些憨憨的




“你就是那个在厨神大赛上出名的宋亚轩吧”




宋亚轩点了点头,那个第一属实不是他想的,只不过是看第1名有奖金罢了,但是最后得了奖金出于心软,把那奖金捐给了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我想请你…给我的孩子们做饭,照顾他们”




宋亚轩稍微思考了一下,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我可不要当保姆!”




“月薪20万,包吃包住!”




宋亚轩立马两眼放光,接过了钥匙




“我叫李飞,有事可以来找我”




“好勒!”






未完待续…

我承认,这个小说名字可能是有点难听,有点土,但属实是不知道起什么名字了,各位有什么意见说一说!
































黑加仑也好想去慕尼黑o

李飞你没事吧😅😅

你这里欠我的拿什么还(痛哭流涕状)

我真的无语住了🙃🙃

一百多块的桶花多几块钱加厚一下小卡的质量不过分吧?这么薄的卡 我验了好久才知道这是真卡 差点还以为收到假的了……

我的梦中情卡呀呜呜呜呜呜呜呜!!


李飞你没事吧😅😅

你这里欠我的拿什么还(痛哭流涕状)

我真的无语住了🙃🙃

一百多块的桶花多几块钱加厚一下小卡的质量不过分吧?这么薄的卡 我验了好久才知道这是真卡 差点还以为收到假的了……

我的梦中情卡呀呜呜呜呜呜呜呜!!


ffdetuoxie

小炸表情包第二弹!我们飞总不能忘!!

小炸表情包第二弹!我们飞总不能忘!!

宋鸭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高的配适度(⊙ꇴ⊙)

一定要看到最后一张,有惊喜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高的配适度(⊙ꇴ⊙)

一定要看到最后一张,有惊喜哟

五官齐全.

[图片]

虽然但是,真的好像李飞啊!🌚

虽然但是,真的好像李飞啊!🌚

販 賣 日 落

文轩 |我们的六年算白纸吗

勿上升


“你真的那么在乎飞哥的话?”


“……”


刘耀文没再听宋亚轩的话,径直像张真源走去,他不想和宋亚轩多说什么,宋亚轩会哭。


今天要拍新物料,刘耀文几乎全程趴在张真源身上。


宋亚轩像他的小狗一样跟着他,却得不到一丝回应。


-----------------------------------------


“刘耀文,你闹够了没有!”


“怎么了?”


“你想要我怎样啊,我只有你了,你不理我,我找谁,你以为我是你啊,想找谁就下手了。”


“飞哥让避嫌……”


“怎么,避嫌把你避到张哥身上...

勿上升



“你真的那么在乎飞哥的话?”


“……”


刘耀文没再听宋亚轩的话,径直像张真源走去,他不想和宋亚轩多说什么,宋亚轩会哭。




今天要拍新物料,刘耀文几乎全程趴在张真源身上。




宋亚轩像他的小狗一样跟着他,却得不到一丝回应。




-----------------------------------------



“刘耀文,你闹够了没有!”



“怎么了?”



“你想要我怎样啊,我只有你了,你不理我,我找谁,你以为我是你啊,想找谁就下手了。”



“飞哥让避嫌……”




“怎么,避嫌把你避到张哥身上了啊,我们算什么,六年的感情算纸上谈兵吗?”



宋亚轩说着,却不争气的掉眼泪,刘耀文想抱抱他,可又犹豫的看了看镜头。



“宋亚轩,你不要这样。”



“那你就一辈子别理我,避你的嫌!”



枸杞养生🍃

飞到那个不知名的远方

(乱写)

那就就此错过吧,当做上错了地铁。

长江国际,十八楼。

黄锐看着电梯楼层的数字一点点往下降,数着秒,手上拿着在公司里的一些东西,李飞站在黄锐身后,拖着一个行李箱。

“我到了,你可以走了吧。”黄锐下了电梯后从李飞手里夺过自己的行李箱,看起来怒不可遏,李飞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上楼,没给自己留余地。

黄锐轻笑。早该如此了,两个三观不合的人走到一起,没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闹了三个月,就是为了那份合同,仅仅是那一点点事情,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那段时间全公司上下都不敢把两个人聚在一起,就连走路不小心让两个人碰到了都难免会被臭骂一顿。

公司的小孩都吓坏了,但李飞和黄锐还......

(乱写)

那就就此错过吧,当做上错了地铁。

长江国际,十八楼。

黄锐看着电梯楼层的数字一点点往下降,数着秒,手上拿着在公司里的一些东西,李飞站在黄锐身后,拖着一个行李箱。

“我到了,你可以走了吧。”黄锐下了电梯后从李飞手里夺过自己的行李箱,看起来怒不可遏,李飞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上楼,没给自己留余地。

黄锐轻笑。早该如此了,两个三观不合的人走到一起,没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闹了三个月,就是为了那份合同,仅仅是那一点点事情,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那段时间全公司上下都不敢把两个人聚在一起,就连走路不小心让两个人碰到了都难免会被臭骂一顿。

公司的小孩都吓坏了,但李飞和黄锐还是会关注这个的,没让公司里的人难堪,只是回了房子以后自己内部解决。

黄锐预约的车还没到,他就随便的看了一眼嘉陵江,不知不觉,回忆代入了那天晚上。

只记得那天晚上,李飞跟他说:“跟我走吧,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黄锐那个时候以为自己碰到伯乐了,兴奋的那一个晚上都没睡觉。

轻羽小姐

末世下的北斗星/第二章

*《秦岭淮河》姊妹篇


*少许ooc


*全程无CP 兄弟情


*末世异能文


*不喜欢本文的同志左上角慢走不送


*部分法术物品灵感来源《梦幻西游》动画


(前九章中飞哥的内容偏多,避雷)

—————————第二位星君——巨门


第二天璇星,则阴精星之魂神也。天璇星景而远映,照而不焕,潜洞太虚,围五百五十里,对阴精星之西门。...


*《秦岭淮河》姊妹篇


*少许ooc


*全程无CP 兄弟情


*末世异能文


*不喜欢本文的同志左上角慢走不送


*部分法术物品灵感来源《梦幻西游》动画


(前九章中飞哥的内容偏多,避雷)

—————————第二位星君——巨门


第二天璇星,则阴精星之魂神也。天璇星景而远映,照而不焕,潜洞太虚,围五百五十里,对阴精星之西门。

                                             ——云笈七签


李飞离开杭州,一路向北。据《北斗录》记载,北斗第二颗星——天璇,也就是巨门星君,在九宫的第八宫艮宫,对应古兖州。而古兖州则是现在的山东省西半部分和河南、河北的一小部分。而李飞现在要去的,就是山东省的省会——济南。毕竟找到贪狼星君就是在浙江省的省会——杭州找到的。


“已经到古徐州了。”


古徐州——《北斗录》中记载乃是古扬州与古兖州的交接州,从古徐州继续往北走就是古兖州了。现在李飞所处之地正是古徐州的东部——江苏省。


李飞是沿着京杭大运河往北走的,走了大概得有四天,实在是累的不行,在河边找了一个无人的小房子,打算在里面休息休息。


而在山东济南,大明湖旁,一名男子身穿纯白色妆花织金道袍、脚踏米白色纯棉皂鞋。肩处的墨色青松与前胸相呼应,下摆也绣有多枝青松翠柏,鞋上绣有三四座小山峰和虚无飘渺的云雾。他手持一柄蓝白色的画着“大火之花”——绣球花的油纸伞,正与丧鬼打得难解难分。此人正是天璇宫巨门星君——马嘉祺,他已在这里打了整整四天,身体早就吃不消了。


早在四天之前,马嘉祺就请丁程鑫过来支援,尽管他知道丁程鑫不可能来,可马嘉祺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希望丁程鑫可以来支援他。可惜,规矩就是规矩,丁程鑫怎么也不会破了九个人与天帝立下的规矩来救他马嘉祺。


这个规矩还要从两年前丧鬼刚刚出现开始讲起,那个时候……


==================『转场』


两年前/北斗九皇殿


“贪狼星君,吾等真的不去救救九州的族人们吗”


说话的是文曲星君,事实上他也只是说说而已,谁知道贪狼星君居然真的答应了。


“那吾等九人就按照九个宫位,前往九州各地,助九州族人一臂之力吧。”贪狼星君说道。


“善则在,久则欲展其身矣。”年龄最小的破军星君听到贪狼星君如此之说,高兴的跳了起来,却不想失了礼数,惹得八双眼睛盯着他看,只好缓缓坐下。


“贪狼星君,你疯了吗?天帝陛下是不可能同意吾等下凡的。”


不同于破军星君的高兴,巨门星君则是惊讶不已。按照规定,天帝是不可能同意他们下凡救助凡人的,但贪狼星君可不想听天帝那个老头子的话,即使天帝给的好处再多,也不会动摇下凡的决心。他的名号虽为“贪狼”,可他一点都不贪,反而很清廉。


“贪狼星君,汝不惮天帝刑乎?”这次开口的是少言寡语的武曲星君。


“害,怕那个作甚?可莫要忘了,千百年前,吾等也是那众多凡人之一呢。”贪狼星君无所谓的答道。


的确,千百年前,九人一同飞升,却不想分开,于是一齐向天帝请命,见几人如此执着,天帝便将北斗之地赐予九位少年,却终究有两颗星辰不得露于世间,也是迫于无奈。七颗星星闪耀着光芒,带着另外两份赤子之心,“七现二隐”,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格外醒目。


“可…也不能真的不管天帝那个老头子吧,还是给他留点面子为好。”


这次是廉贞星君,虽然世人皆说他性格很冲动,做事总是不经大脑;还过于傲气,有时候总是画地为牢,一意孤行,可他并不如此。反而更喜欢听取别人的建议,还很话多,即使有的时候的确是比较冲动,还有一点傲气,在朝堂上跟龙椅上的天帝称兄道弟,但重要的时候对于天帝还是比较尊敬的。不过他这么一说到时让众人犯了难。


“我们有办法。”暗处两个声音响起,使得众人转头看去,是洞明星君和隐元星君。


“吾等九颗星辰各对应九个宫位与九州各个地区,下凡后不许离开对应地区半步,单护一州平安。这是在下与贝…隐元星君共同商议之结果。”


洞明星君对众星君说道,旁边的隐元星君也同样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洞明星君与吾共同商议出来的结果。”


“那……贪狼星君,就这么定了吧。”禄存星君对贪狼星君说道。


世人皆说禄存星君是七元解厄星君中的大吉星这点是没错的。禄存星君这个人不争不抢,温柔至极,那些凡人都说:“禄存星下凡便可以逢凶化吉”。所以禄存星君是几人中最受欢迎的一个了。


==================『转场』


这就是众星君与天帝定下的规矩——不可离开对应地区半步,单护一州平安。谁也不能违反。


做为“星君”,法力在白天会被稀释的不成样子,即使到了夜晚,也会因为法力白天消耗太多而导致乏力,只有极少数星君在白天也可以发挥出大半的实力,更何况马嘉祺连续与丧鬼战斗了整整四天,他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但必须坚持到底的状况。


“啧,这丧鬼怎么这么烦人,杀了一批又补上来一批。”马嘉祺手中的那柄油纸伞已经被他耍出花来了,转的那叫一个风驰电掣,丧鬼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地上落满的闪着光芒的碧玉晶核。


大约又过了两三个时辰,昨晚积攒的法力也要被消耗殆尽了,挥舞油纸伞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身上多出了很多被丧鬼抓到的伤痕。


注:被丧鬼抓伤并不会被同化,只有被咬到才会。


马嘉祺的体力也慢慢下降,很快便支撑不住了,可丧鬼却像是越战越勇,一批接着一批的朝马嘉祺涌去。马嘉祺眉头紧锁,努力挥舞着手中的油纸伞。


“巨门,你变弱了。”


丁程鑫的声音随着“谪仙乐”悠悠的琴声响起,修长而优雅地双手轻轻抚过琴弦,抚起了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音色犹如一汪清水,清清泠泠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在马嘉祺面前竖起一道泛着淡蓝色微光屏障,抵挡丧鬼。马嘉祺自然是没空与丁程鑫对峙,收起他那柄蓝白色的油纸伞,淡紫色的光芒闪耀在周身,开始调养生息。


丁程鑫低头看了一眼马嘉祺,叹了一口气,手指又开始在琴弦间波动,美妙灵动的琴音从指间流泻而出,似丝丝细流淌过心间,柔美恬静,舒软安逸。马嘉祺感觉身上的伤口正快速愈合着,法力也在慢慢的恢复,转头看了看收起古琴从天上落下来正缓缓走向他的丁程鑫,笑了笑。


“多谢贪狼星君相助。”


马嘉祺向丁程鑫拱手行礼,丁程鑫摆摆手道:


“不必谢我,都是兄弟。对了,过几日会有一个名为李飞的中年男子前来找你。若你遇见他,将你的令牌给他便放他离开,待他寻到我兄弟九人的九块令牌后,吾等便可真正助九州族人一臂之力了。”


“巨门明白。”马嘉祺颔首致意。


“先走了。”


丁程鑫见马嘉祺明白了他所说的话后,便转身离去,马嘉祺在他的身后拱手道:


“在下恭送贪狼星君。”


待丁程鑫走后,马嘉祺盯着被屏障围起的数十只丧鬼犯了难……


转到李飞这边,他现在已经进入古兖州的地界,马上就能到济南了,话说回来,各位看官有没有发现这巨门星君在济南与丧鬼打的难解难分,而李飞这一路上一只丧鬼也未曾见到过,难道不奇怪吗?


其实这与李飞的异能有关,他的异能啊,比较特殊,等到了后面在下自会揭晓,各位看官且瞧好吧。


李飞来到济南,已是四天后的事了,从杭州到济南,尽管李飞走的再快,也整整走了八天。


“济南有座大明湖,按道理来讲,巨门星君一定在那儿。”


休整了一个时辰,李飞决定去大明湖看看,很不巧的是,济南今天刚刚好在下雨,李飞走进商店,随意拿了一把完好的伞,向大明湖走去。


大明湖畔,马嘉祺撑着他那柄蓝白色的油纸伞,站在湖旁,看着雨水落在湖面激起片片涟漪,叹了口气。这时,李飞也撑着伞走了过来。


“这位公子,你可知那巨门星君的去处。”


“哦,不知这位老丈找巨门星君何事啊?”马嘉祺转头看向李飞。


李飞掏出刻有“贪狼星君”的桃木令牌,给马嘉祺看,说道:


“在下受三位总领人之命,前来寻七元解厄星君,这是贪狼星君的桃木令牌。”


马嘉祺见了那块令牌,有些惊讶,但又想到丁程鑫的那番话,便很快归于平静。轻咳两声,后退一步,拱手行礼道:


“在下七元解厄星君之一,天璇宫巨门星君马嘉祺是也,见过李飞。”


随后,掏出一块刻有“巨门星君”的桃木令牌,递给李飞,继续说道:


“这是在下的令牌。”


要说后面发生的事情啊,那可真有趣。


李飞得了马嘉祺的令牌后打算去寻第三位星君——禄存星君,却被告知禄存星君所在之地乃是所处西南地区的古梁州,不如先去东边的古青州找第七位星君——破军星君,然后再去古徐州西部找第六位星君——武曲星君。


李飞听到武曲星君就在他曾经到达的古徐州的西部时,瞪大了双眼,惊讶不已。也是无奈当时没有往西边走一走。


最后马嘉祺施展传送之术将李飞送到了古青州,至于怎么找到第七位星君,得看李飞自己了。


而在山东烟台市的蓬莱阁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刚刚做完一套剑式。他鼻梁高挺,下巴微翘,标准的桃花眼、接近内双的双眼皮和精致的卧蚕,外貌虽秀气却不乏英气 。


此人将长剑收回于剑鞘之中,喘着粗气,额头上汗流不止,当然这有些夸张。


他望向西边,看着那太阳慢慢坠下了地平线,天空中的火烧云渐渐回归了洁白,如同天使的翅膀。


~~~~~~~~~~~~~~~

马嘉祺——

七元解厄星君之一

天璇宫巨门星君

武器:油纸伞“雨落千积”


------进度:2/9


@念念18楼 @抱着轩轩追轻羽 来看啦!

这是一篇大章,足足将近三千五百个字,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给个红心,怎么样?

彩蛋是为什么众人要将令牌给李飞~

可看可不可,反正没什么用。

下期我们的耀文就该出场了,敬请期待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