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杏玛尔

39110浏览    344参与
荼嬗-Tushan

好久之前画的崩坏系列相关图拿出来水一水

好久之前画的崩坏系列相关图拿出来水一水

Cloud云霄

你在不同好感度死在她面前

cp为布杏

大家放假了吗

各种平行世界的梗


0%

娇小的孩子安静坐在床上,纤细的脖颈仿佛一用力便能折断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叹了口气,将枪口对住她光泽的额头

【你们再上前一步,布洛妮娅就杀了她】

洋娃娃似的贵族女孩,应该可以当威胁对象吧

这样想着,把枪口向前指定

【布洛妮娅真的会杀了她】

果然,他们都没有上前,甚至还一幅惊呆的表情,

是担心布洛妮娅伤害她吗

胸前一阵刺痛,有什么温热东西滴在地上

血?

是布洛妮娅的吗

下意识回头,粉发孩子笑容甜美,擦拭手中血液

阴影盘旋在她身后

意识消散前,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你和他们一样肮脏】


20%

你...

cp为布杏

大家放假了吗

各种平行世界的梗



0%

娇小的孩子安静坐在床上,纤细的脖颈仿佛一用力便能折断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叹了口气,将枪口对住她光泽的额头

【你们再上前一步,布洛妮娅就杀了她】

洋娃娃似的贵族女孩,应该可以当威胁对象吧

这样想着,把枪口向前指定

【布洛妮娅真的会杀了她】

果然,他们都没有上前,甚至还一幅惊呆的表情,

是担心布洛妮娅伤害她吗

胸前一阵刺痛,有什么温热东西滴在地上

血?

是布洛妮娅的吗

下意识回头,粉发孩子笑容甜美,擦拭手中血液

阴影盘旋在她身后

意识消散前,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你和他们一样肮脏】


20%

你在执行任务时遇到一位强敌

粉发少女拢了拢长发,闪身躲开攻击

【姐姐,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

你摸不透她的攻击方式,也伤不了她

再这样下去

只有死路一条

用力咬向舌尖,企图保持清醒,却只是徒劳

你会死在那小疯子手里

【怪物】

听到这句话后,她动作顿住,而后便是更强烈进攻

体力用尽,你已无力反抗,任由她贯穿心脏

【任务完成,sin做到了哦】


50%

你曾在雨季来到一个洋馆,那里并不适合藏身

咬了咬牙,你冲向身边的树林

没有儿时经历,你们只是普通的同伴

她自然不会在关键时挺身而出

【废物没有活着的价值】

她盯着你冷却的身体,眯着眼低语

【本大爷哭什么啊】


70%

你死在第三律者之手

那孩子送你的防具防不下律者全力一击

远处似乎有一个紫色身影靠近

血液模糊了你的视线,你抬头

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身体逐渐僵硬,惟有一个愿望依然炽热

想…再次见到你

还没向你道歉呢…

【杏】


100%

南方的小镇出现一位少女

身材不高,异色双眸与紫粉色长发,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对戒

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与身份

但却被接受了

【虽然有时有些冲动,但是个好孩子】

镇上的老人这样说到

笑弯了眼

冲动,暴力,但在努力改变

大家都这样说

也对,战争已经结束了,也没有互相仇恨的必要了

在墓碑前放上一束天虹,长发用一条黑色发带束缚,杏眼眶被夕阳晕染苍红

【喂,布洛妮娅,我会带着你那份活下去的

你这混蛋,来生一定要平安啊】

微风吹散一声叹息

她们错过了余生


杏玛尔好靓一女的

新dlc里的杏新形象 好可爱啊好期待杏的新剧情

新dlc里的杏新形象 好可爱啊好期待杏的新剧情

👾枫糖盐水棒冰🌋

【布希杏】失忆蝴蝶

*主布希内含杏大爷,剧情和逻辑没有,ooc我的,爽就完事


+++

【希儿】

雨滴在地上晕染成一滩又一滩的漩涡,旋转,然后渗入湿润的泥土。西伯利亚的冬天一直是这样,寒冷,潮湿,更何况紫发少女走近的地方,是墓园。


死气沉沉。希儿对这个地方做出了简短的评价。


其实希儿对布洛妮娅的印象不是很清晰,只记得她和自己一般高,却有着超乎寻常的战斗力和惊人的忍耐力。布洛妮娅似乎也很爱笑,至少……在面对希儿的时候是这样的。其他……希儿努力在脑海里搜索有关布洛妮娅的信息,却只有一团迷雾,望进去一无所获。


叹了一口气,希儿走进墓园,按照可可利亚妈妈所说的,找到最后一排里最突出的那块墓碑。漆...

*主布希内含杏大爷,剧情和逻辑没有,ooc我的,爽就完事


+++

【希儿】

雨滴在地上晕染成一滩又一滩的漩涡,旋转,然后渗入湿润的泥土。西伯利亚的冬天一直是这样,寒冷,潮湿,更何况紫发少女走近的地方,是墓园。


死气沉沉。希儿对这个地方做出了简短的评价。


其实希儿对布洛妮娅的印象不是很清晰,只记得她和自己一般高,却有着超乎寻常的战斗力和惊人的忍耐力。布洛妮娅似乎也很爱笑,至少……在面对希儿的时候是这样的。其他……希儿努力在脑海里搜索有关布洛妮娅的信息,却只有一团迷雾,望进去一无所获。


叹了一口气,希儿走进墓园,按照可可利亚妈妈所说的,找到最后一排里最突出的那块墓碑。漆黑的石板上,简单地刻着“布洛妮娅•扎伊切克”几个字,上方却突兀地出现了两只像兔耳朵一样的东西。


“这是……吼姆?!”希儿歪着头端详了一阵,得出了结论。她知道吼姆是什么,圆圆的脑袋上有着大大的眼睛和牙齿,虽然模样甚是可爱,却是杏一直很讨厌的玩偶。记得上次希儿打扫房间,偶然找到了一只吼姆,兴冲冲地跑去拿给杏看,却被呵斥回去,那只吼姆也从此不知所踪。希儿却没有看懂杏低下头赶她出去时眸中难以掩饰的失望。


“阿杏姐姐……”想到某个骄傲到不可一世的人,希儿的嘴角在不经意间上扬,不再去想眼前的吼姆或是布洛妮娅,加快手上的动作,完成可可利亚妈妈的吩咐,把墓碑从上至下擦拭干净,换上新的花束,便转身离去。


紫发少女身后的不远处,从阴影里缓缓走出一个人,异色双瞳望着希儿远去的背影,目光又转移到墓园里那块突兀的墓碑上。过了很久,她才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杏】

不能触及永远无法再次相见之人,只有寒意从四处传来,自冰冷的石板蔓延到整个空间,紧紧包裹着自己。


奋不顾身的人,有没有想过在这个被留下的世界里,会处处充斥着她们的存在,让被留下之人无法逃离,被迫承受。


好自私啊,布洛妮娅。


希儿,就交给我吧。


【布洛妮娅】

会后悔,会害怕,会想要偷偷哭一场。


所谓的奋不顾身并不是逞英雄,只是发自本能地想要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量子之海的世界空荡寂寥,是布洛妮娅从未体验过的孤独和忧伤。她被忧郁的蓝色包围,像极了那人澄澈的眼眸,却少了那份生机与跳跃的美。


“可可利亚妈妈,让布洛妮娅代替希儿参加实验吧!”


自己的选择,自己要保护的人,自己的遗憾。


布洛妮娅不能和希儿一起去看海了呢。


量子之海的气温骤降,布洛妮娅却好似失去了知觉,目光定定地望向远处更深的蓝。


她缓缓合上双眼,沉入绀海色的梦境。


梦里的少女有着肆意蔓延的温柔,将她带回人世间。她何其幸运,在不会停滞的梦境里,在飘扬着飞雪的雪原上,得以重新触碰到所爱之人炽热的体温。


再不放手。



-Flowey

在黑暗中等(二)

设定、情节等均有参考乙一的同名小说。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菜死了)

CP为 布×杏(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人物OOC有(OOC出天际),私设有(如山)。

算是一个AU(吧)。

不定期更新(很有可能是个坑,填不平的那种)。

有私设角色出没。


        一直以来盘旋在心头的杀意就在前天傍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胃里的灼烧感和从心中涌出的疲惫感还是无时无刻地提醒着布洛妮娅自己现在的处境——比尔.威廉姆斯,这个名字的主人,昨天就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而在那之后,她花了将近一...

设定、情节等均有参考乙一的同名小说。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菜死了)

CP为 布×杏(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人物OOC有(OOC出天际),私设有(如山)。

算是一个AU(吧)。

不定期更新(很有可能是个坑,填不平的那种)。

有私设角色出没。


        一直以来盘旋在心头的杀意就在前天傍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胃里的灼烧感和从心中涌出的疲惫感还是无时无刻地提醒着布洛妮娅自己现在的处境——比尔.威廉姆斯,这个名字的主人,昨天就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而在那之后,她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潜入这栋只有一位盲女生活的房子。一个人就在她的眼前离世,自己却没有太多的感觉——甚至连原本预期的欣喜也没有——仿佛自己胸口中跳动的不是温热的心脏,而是一块冰冷的岩石。但一想到他的死相,胃里还是止不住地翻涌起来——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死相有点过于残忍了。布洛妮娅强压下呕吐的欲望,尽管她现在也吐不出什么,除了绿色的胆汁——她已经潜伏在这里近两天了,期间没有摄入任何的食物。 

        布洛妮娅抬头看了看“罪魁祸首”,眼中带上了点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怨念。有着一头粉发的少女正背对着她躺着,无法判断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在清晨的微光中有一种棉花糖的蓬松感。 

        布洛妮娅咽了口口水,微微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关节,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昨天下午,一位小个子白发少女过来拜访眼前的这个家伙,布洛妮娅藏在储物间看了个大概:不知为何,她们沉默地坐了许久。直到最后,白发少女才提了一句前天的凶杀案,不久就匆匆告别了。粉发少女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从布洛妮娅的角度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感。过了半晌,少女才起身回到二楼的卧室,她轻轻地尾随其后——她知道俄罗斯深秋的夜里没有暖气片的后果——同时在心里暗自庆幸眼前的木质楼梯不久之前刚修缮过,不至于一踩上去就会嘎吱作响。 

        少女一进屋,就打开了暖气片,然后躺在床上蜷成一团。布洛妮娅挑了一个少女最不可能经过的墙角,也将自己地缩成了一团,肩膀紧紧地贴着墙壁。之前的那些那种压迫感,现在被另一种紧张感取而代之,她的心里在不断地叫嚣着:被发现就完了!她甚至希望自己不是某个生物,而是房间里的一件家具,只需要静静地待在自己该在的位置,等到自己一天一天地变旧,然后被丢弃……这样也就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吧…… 

        布洛妮娅几乎一整夜都没有合眼 ,疲惫使她靠的头在了窗户上,却被这冰冷的温度刺得一激灵,彻底清醒过来。眼前的少女也突然有了动作,她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双失焦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布洛妮娅的方向。布洛妮娅不由得呼吸一滞。 

        她的眼睛……好清澈……

-Flowey

在黑暗中等(一)

 设定、情节等均有参考乙一的同名小说。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菜死了)

CP为 布×杏(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人物OOC有(OOC出天际),私设有(如山)。

算是一个AU(吧)。

不定期更新(很有可能是个坑,填不平的那种)。

有私设角色出没。


        空气中氤氲着咖啡的醇香,晚秋的阳光如水一般柔和,落满了整间屋子。这是一间比较老式的洋房,屋内的装潢却是偏日式的风格。客厅中央摆着一张略显陈旧的方桌,桌面上原本若隐若现的划痕在阳光下变得有些显眼,但桌面...

 设定、情节等均有参考乙一的同名小说。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菜死了)

CP为 布×杏(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人物OOC有(OOC出天际),私设有(如山)。

算是一个AU(吧)。

不定期更新(很有可能是个坑,填不平的那种)。

有私设角色出没。


        空气中氤氲着咖啡的醇香,晚秋的阳光如水一般柔和,落满了整间屋子。这是一间比较老式的洋房,屋内的装潢却是偏日式的风格。客厅中央摆着一张略显陈旧的方桌,桌面上原本若隐若现的划痕在阳光下变得有些显眼,但桌面依然光可鉴人,看来是不久前刚被擦拭过。桌上放着两杯刚泡好的咖啡,袅袅上升的雾气映在窗户上,晕成了朦胧一片,又渐渐汇成一滴滴细小的水珠,片刻便在窗上凝了薄薄的一层霜。

        一只手突然闯入阳光下,打乱了空气中的灰尘因分子推动所做的布朗运动。少女用三根手指捏住了杯耳,指尖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她的手在空中顿了顿,杯中的液体清晰地映出了一双失焦的眼眸。杯子随后便被举到了唇边,淡粉色的嘴唇微微抿起,轻轻地啜饮了一口。一整套动作做起来比常人显得有些缓慢,却不失优雅之感。粉发少女缓缓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杯与碟碰撞的声音打破了房子里的寂静,她开始往杯里加方糖。一双湛蓝的眸子看着她的动作,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却被粉发少女听得清清楚楚。往杯里加放糖的手顿住了,少女歪了歪头,不知在想什么,微微地勾了勾嘴角。

        “院长,你就这么不喜欢甜食吗?”粉发少女拿起咖啡碟上的小勺,搅动着杯中的液体。显然,对面的人并没有发现少女尽量掩饰着的唇边的笑意。

        “啊,杏,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发少女连忙否认道,湛蓝色的眼中透着一丝无奈,“还有,干嘛这么疏远,叫我德丽莎就好了。”

        “那么,德丽莎院长,你此次前来是有什么事吗?”杏的神色恢复了平静,淡淡地开口。看来她执着于“院长”这个称谓这一点还是没变,德丽莎不由得扶了扶额,可为什么偏偏只有这一点没变……

        “虽然有些唐突,但我们希望你最近搬出来和我们一起住。”德丽莎正了正色,“这里最近出现了几只崩坏兽,虽然已经被歼灭了,但可能还有潜在的危险。”

        “潜在的危险?”

        “嗯……大概是吧……”

        [不,院长她一般不会这样闪烁其词的,除非她在试图隐瞒什么……]杏挑起了一边眉毛。听见对面传来了细微的衣料摩擦声——对方显然看到了自己的神情——德丽莎有些动摇了。

        晚秋的阳落得总是这样快,天边的霞已被夕阳染上了血色,就像染上了洗不净的罪恶。

        德丽莎默然地望着杏的眼眸——她的左眼已被夕阳染成了猩红,与她柔和的脸庞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却有一种诡异的美感。仿佛被蛊惑了一般,原本打算的德丽莎听见自己轻轻地说:“抱歉,我也不是要刻意隐瞒……昨天傍晚,发生了一场谋杀案,”她顿了顿,“就在这条街的转角处。”

        [这条街的转角处,吗……]杏玛尔努力地回忆着这栋房子的布局。[二楼卧室的窗户就正对着那里啊……]

        粉发和白发少女相对着沉默了许久。然而这时,她们都还没意识到,在她们的身后,一扇房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条缝——一双银灰色的眼藏在门的阴影里,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杏玛尔好靓一女的

杏谷 p7是丢人画

有想出的杏周边速联系me 官谷同谷都可盗印不可 是杏都收

杏谷 p7是丢人画

有想出的杏周边速联系me 官谷同谷都可盗印不可 是杏都收

杏玛尔好靓一女的

p1是今天很火的那个欧派有多软的那个挑战【?】

p2是学校黑板摸鱼

p1是今天很火的那个欧派有多软的那个挑战【?】

p2是学校黑板摸鱼

深海猎人_斯卡蒂

就我一个觉得新出的石棉姑奶奶和隔壁崩三的杏大爷很像吗?

无论是发型,性格,鲨鱼牙还是异色瞳的设定

都有很多共同点诶

真的很像的说

【ps】我找不到杏的原立绘了,就拿崩二的和服杏凑合一下看吧

就我一个觉得新出的石棉姑奶奶和隔壁崩三的杏大爷很像吗?

无论是发型,性格,鲨鱼牙还是异色瞳的设定

都有很多共同点诶

真的很像的说

【ps】我找不到杏的原立绘了,就拿崩二的和服杏凑合一下看吧

好想睡觉啊

六一快乐

!!!!!!

赶个末班车 耶耶

搞了一小时五官实在搞不好就贴了素材上去//

欢迎各位给杏爷上脸(?)

六一快乐

!!!!!!

赶个末班车 耶耶

搞了一小时五官实在搞不好就贴了素材上去//

欢迎各位给杏爷上脸(?)

就叫夏牙好了
系鸭鸭x狼杏 我就是ooc大王...

系鸭鸭x狼杏

我就是ooc大王XD

系鸭鸭x狼杏

我就是ooc大王XD

零

【鸭杏鸭】偶像杏小姐今天也在烦恼热搜这件事

设定放合集里了。

小学生文笔。

可能是一个长期会写的梗。


自打逆熵三连星三人成功组团出道之后就成为了天命女团的一大劲敌。并且粉丝数量直线上升,这点才是让天命事务所董事长奥托最眼红的地方。

不过这一切还要怪奥托他自己才是呢。

【某天逆熵事务所内一个普通的早晨】

办公室内正在开着集体会议。主题是“针对天命恶意扒出杏手刃布洛妮娅黑粉的视频该怎么办”这可让经纪人黑希小姐烦死了,因为除了她很在意以外其他三个人都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尤其是当事人杏·玛尔,她甚至还将腿高高搁在桌子上满不在乎的用手指滑动着手机屏幕:“放松点放松点,这点破事还需要把我们召集起来开会?”

十九岁的...

设定放合集里了。

小学生文笔。

可能是一个长期会写的梗。



自打逆熵三连星三人成功组团出道之后就成为了天命女团的一大劲敌。并且粉丝数量直线上升,这点才是让天命事务所董事长奥托最眼红的地方。

不过这一切还要怪奥托他自己才是呢。

【某天逆熵事务所内一个普通的早晨】

办公室内正在开着集体会议。主题是“针对天命恶意扒出杏手刃布洛妮娅黑粉的视频该怎么办”这可让经纪人黑希小姐烦死了,因为除了她很在意以外其他三个人都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尤其是当事人杏·玛尔,她甚至还将腿高高搁在桌子上满不在乎的用手指滑动着手机屏幕:“放松点放松点,这点破事还需要把我们召集起来开会?”

十九岁的黑希,第一次有了想要杀人的欲望。

黑希转头去又看向了布洛妮娅,推了推眼镜嘴角抽搐着,尽力对她展现出一个职业假笑:“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呢,布,洛,妮,娅”

“黑,黑希你是不是,有点有点过分严肃了呢……”可怜的希儿正在努力去劝她的妹妹不要把气氛绷的更僵。

“请我亲爱的姐姐把自己的嘴乖乖闭上,我想听到的是布洛妮娅的回答”黑希的脸越发的黑了。

“呜……”

在黑希那恐怖眼神的压迫下求生欲极强的布洛妮娅即答道:“这次事件应该尽早彻底摆平不能因为本次事件对我们逆熵女团产生严重影响尤其是杏玛尔本人……”年仅二十二岁的布洛妮娅,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到后辈妹妹的压迫感。

还未等完布洛妮娅说完她的长篇大论,就听到一声声音极其高昂的尖叫

——是来自杏小姐的尖叫声。

“为什么这种标签会霸占热搜榜首!!!!”

布洛妮娅知道了原来在学校训练当偶像时那个高音震破练习室窗户的事原来指的就是杏啊……

如果不是会议室隔音效果出众,那怕不是整个事务所的人都能听见杏的叫声。

黑希推推眼镜并没有说话,她估摸着杏八成应该是知道了那个该死的热搜。

只见杏眼睛瞪的像个铜铃迅速把手机丢到一边。

布洛妮娅好奇地拿起了杏的手机看到底是什么可以将这位自称大爷的女汉子吓成这样:

热搜榜首

#布狼牙与兔子小姐的爱情买卖#

布洛妮娅歪着头想了一下:布狼牙是我的游戏网名应该是指的我,但是兔子小姐……?

于是抱着这一想法的她在杏喊“不要点”前点了进去结果都是关于杏和布洛妮娅cp的文或者图,甚至还有布洛妮娅早期与杏一起演的舞台剧的照片。

那个时候,杏还是个小公主,和现在的风格完全不一致。

“噗”布洛妮娅忍不住笑了出声

“布洛妮娅你这家伙到底笑什么笑啊!!!!看本大爷出丑很好笑吗?!!”杏现在面红耳赤地抢过布洛妮娅手里的手机,从脖子根一直红到了耳朵

“没有,布洛妮娅只是觉得那个时候的杏很可爱……”

“蛤?!!本大爷那个时候可爱?!怎么可能!”

“别,别吵了杏,布洛妮娅姐姐又不是故意笑出声的……”

……

黑希看着这样乱成一团的家伙甚至觉得有点好笑,也掏出自己手机开始看起来。

结果发现这次事件反倒没造成负面影响,倒是让杏和布洛妮娅还有整个逆熵女团的关注数呈直线上涨模式。

……?

黑希迷惑。


“我不管,总之,黑希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把这个鬼扯的热搜压下去啊!!!!!”

杏现在正蹲在会议室角落试图用舔掉生命线的方式自杀。(bu)

希儿正在一边安慰着杏布洛妮娅坐在一边脸上依旧是没有表情。

“咳咳,这次事件貌似并没有为大家造成负面影响,而且还导致我们女团粉丝数直线上涨所以我决定,这次事件不需要解决了。散会。”

“蛤?!!!之前那个要摆平这次事件的不是你吗黑希!!!为什么现在又放着不管了?!!!”杏的高音又上了一个分贝。

“因为没有给大家造成实际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决定不了了之……”

“对我有!!!对我有啊!!!!本大爷可不想以后在哪都看见我以前舞台剧的剧照!!!!!!”

……

嘛总之黑希不烦恼了,毕竟她还有更多事情去做呢

比如说,

摆平热搜榜二#黑白双子 爱情骗子#

于是乎现在只能放着偶像杏小姐独自烦恼。

零
占tag致歉 系女团设定的逆熵...

占tag致歉

系女团设定的逆熵三连星。

杏玛尔:从小就是舞台剧演员,现在身为逆熵三连星主舞

希儿:是高中时期开始做模特才为人所知发掘去当偶像现为逆熵女团主唱

布洛妮娅:同样和杏从小就是舞台剧演员现为逆熵女团舞担

黑希:曾经是偶像学院的首席,但是后来毅然选择当经纪人这条路。事希儿的双胞胎妹妹

占tag致歉

系女团设定的逆熵三连星。

杏玛尔:从小就是舞台剧演员,现在身为逆熵三连星主舞

希儿:是高中时期开始做模特才为人所知发掘去当偶像现为逆熵女团主唱

布洛妮娅:同样和杏从小就是舞台剧演员现为逆熵女团舞担

黑希:曾经是偶像学院的首席,但是后来毅然选择当经纪人这条路。事希儿的双胞胎妹妹

Cloud云霄

勇敢者物语

也算二十六英文字母

有刀

下次码文六一


away远离

布洛妮娅警告希儿别靠近杏

【希儿,别过去,那不是人类】


beautiful美好

西琳想创造出一个美好的世界,尽管那世界对她不曾温柔


cold寒冷

【咕…真冷啊…

布洛妮娅】

小恶魔死在所爱的骑士手中


dream梦想

【我会拯救这个世界,拯救所有人】

年少的救世主在此起誓


end结尾

这个不怎么完美的结尾是所有人努力的结果


flag旗

破残的旗帜染上血色,棕发魔女傲然走向灭亡

【沙尼亚特,在此覆灭】


home房子

古堡内空无一人

不会再有人来了


if如果

如果有来...

也算二十六英文字母

有刀

下次码文六一


away远离

布洛妮娅警告希儿别靠近杏

【希儿,别过去,那不是人类】


beautiful美好

西琳想创造出一个美好的世界,尽管那世界对她不曾温柔


cold寒冷

【咕…真冷啊…

布洛妮娅】

小恶魔死在所爱的骑士手中


dream梦想

【我会拯救这个世界,拯救所有人】

年少的救世主在此起誓


end结尾

这个不怎么完美的结尾是所有人努力的结果


flag旗

破残的旗帜染上血色,棕发魔女傲然走向灭亡

【沙尼亚特,在此覆灭】


home房子

古堡内空无一人

不会再有人来了


if如果

如果有来生的话

请让我与你再次相遇

苍白色神明许下心愿


juis恰好

【感谢崩坏,让我与你恰好相遇

…芽衣】


kindof稍微

那次被你…杀死时

稍微有点难过啊


luck幸运

伊瑟琳曾幸运遇到过几位改变她一生的人

那怕,他们都没陪她太久


miss思念

杏偶尔也会思念家人


new新

新生篇是新的开始,

也是多人所期望的开启

【如果有来生的话】


over超过

娜塔莎对可可利亚来说,超过一切


painting绘画

热爱绘画的孩子曾一度失去色彩

【妈妈…】


quite相当

杏其实相当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特别是布洛妮娅


real真实

不管是虚幻还是真实,那也是玛丽亚所敬仰的塞西莉亚大人


sun阳光

阳光从少女眼眸倾泻带着,无法无视的热度

【和我们一起回去吧,西琳】


tea茶

从某天起,德丽莎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喜爱红茶的天命圣女


uniform曾经

昔日的校服蒙着一层细灰


visit拜访

伊瑟琳其实不讨厌杏粗暴拜访她的实验实,哪怕那会让她想起一度本想遗忘的过去


world世界

为了守护这个不那么美好的世界,她们献上了自已的全部


young年幼

年幼的少女在城堡中忘记了自已的感情

【呐,我叫sin,你愿意与我成为朋友吗】


zeno零

回归一切,重新开始

望不再为悲剧结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