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村山良树

11116浏览    158参与
毋酩。

【High&Low/蛇村】いつものように

圣诞小段子,很无聊

ps:已交往前提注意!!!

         部分灵感源于漫画

summery:圣诞节的恋人们好像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笑



—正文—

当ITKAN门被推开,响起一阵铃声时,Cobra正走到门口。

“直美小姐,Cobra酱在……啊,Cobra酱!”

村山良树带着一贯的笑容走进店里,和他撞了个满怀。而对方毫不在意地抱住他的手臂。

啊啊,毕竟是成年人了,Cobra想,直美,对不起。

“今天……”“Cobra酱~今天是圣诞节诶!”

二人因为一同开口而愣了一下,Cobra是因...

圣诞小段子,很无聊

ps:已交往前提注意!!!

         部分灵感源于漫画

summery:圣诞节的恋人们好像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笑



—正文—

当ITKAN门被推开,响起一阵铃声时,Cobra正走到门口。

“直美小姐,Cobra酱在……啊,Cobra酱!”

村山良树带着一贯的笑容走进店里,和他撞了个满怀。而对方毫不在意地抱住他的手臂。

啊啊,毕竟是成年人了,Cobra想,直美,对不起。

“今天……”“Cobra酱~今天是圣诞节诶!”

二人因为一同开口而愣了一下,Cobra是因为有些懊恼——本来他刚刚出门就是想去找村山,现在似乎被抢先了。

不过没关系,现在也来得及,不过……


十分钟后。

“客人要的蛋包饭,帮忙送过去就请你吃蛋糕。”直美冲Cobra眨了眨眼。

于是圣诞活动的第一个环节就是村山和Cobra一起吃掉了一份画着蛇和猫咪的蛋包饭——虽然之后看了直美偷偷拍下的照片的阿檀评价,他小学都不会出这样抽象的画。

退订杉太郎

圣诞快乐呀!!!!!!!对不起我画不出他千分之一的美丽呜呜呜呜呜 

圣诞快乐呀!!!!!!!对不起我画不出他千分之一的美丽呜呜呜呜呜 

。

专业(划掉)恋爱指导

2.错误的拜师示范


事实证明,这点自觉村山还是有的。


“呐,轟,你就教我吧,大不了我同意再和你打一架!两架也可以啊!”

此时,正被众多干部担心的某大型猫科动物正蹲在课桌上毫无形象的撒娇,满眼的恳求看上去真诚无比。

面对这样的场景,坐在一旁的人只是推了推眼镜,冷静的打开了一本书。

“不行。”

“为什么啊!”村山不自觉的发动了奶音攻击,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委屈的团子,一点没有打架时疯魔的影子。


还真的具有欺骗性的外表啊。


轟垂下眼眸,隐藏起所有情绪,他把手里的书翻了一页,声音没有丝毫波动“恋爱这种事,我并没有经验,不如去找白魔。”

“不要,他们会嘲笑我的,话说回来,轟看起来就很擅长哄女...

2.错误的拜师示范


事实证明,这点自觉村山还是有的。


“呐,轟,你就教我吧,大不了我同意再和你打一架!两架也可以啊!”

此时,正被众多干部担心的某大型猫科动物正蹲在课桌上毫无形象的撒娇,满眼的恳求看上去真诚无比。

面对这样的场景,坐在一旁的人只是推了推眼镜,冷静的打开了一本书。

“不行。”

“为什么啊!”村山不自觉的发动了奶音攻击,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委屈的团子,一点没有打架时疯魔的影子。


还真的具有欺骗性的外表啊。


轟垂下眼眸,隐藏起所有情绪,他把手里的书翻了一页,声音没有丝毫波动“恋爱这种事,我并没有经验,不如去找白魔。”

“不要,他们会嘲笑我的,话说回来,轟看起来就很擅长哄女生的样子啊,稍微学一下也足够了,反正总比我强。”

“……你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的。”

“因为轟酱是优等生啊!比我们这些怎么也毕不了业的大叔聪明多了!”

明明你们只是不想毕业罢了!还有你算哪门子的大叔!而且优等生也不是这么个优等法吧!

轟的脑子里飞速刷过一排吐槽弹幕,但最终,他也只是冷酷的吐出一路“优等生是没有时间谈恋爱的。”

“诶?”村山睁大了眼睛的看着他,像一只受惊的猫咪“可电影里不是这么演的啊!”

所以你还有看这种电影的爱好吗……

轟一时语塞,他默默把书合上放到一边,直视村长的眼睛“你到底为什么对恋爱这么执着,这不像你。”

“大概,有点不甘心吧,被甩了什么的。”猫咪的情绪有点低落,“怎么说呢,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除了打架一无是处的样子呢。”

“你就这么喜欢那个女生?”

“啊?也……没有吧,这种事,我搞不懂啦!”

所以,做这些也不是为了挽回她喽!

轟推了一下眼镜,有什么想法,在黑暗处悄然滋长。

“我答应你。”

“为什……诶?”村山错愕的抬起头,“你同意了?”

“嗯”

“太好了!”村山敏捷地从桌子上蹦下来,“不许反悔哦!对了,我得把这件事告诉蛇宝宝,这样他以后就不会说我是个恋爱白痴了!”


又是眼镜蛇吗!


轟眯了眯眼睛,镜片的反光把一切隔绝在炫目的光晕之后,除了他自己,没人发现。他看着顺了毛的小猫咪欢快的跑出去的背影,压下了心底翻涌的情绪。


“话说回来。”村山的脸突然从门边探了出来,来了个回马枪“轟酱,不想学习的时候可以稍微放松一下哦,毕竟轟酱已经很优秀了。”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因为轟酱的书,刚刚一直都是反的啊~”

……



ps:轟不会黑化成变态的,只是比较有心机的样子,毕竟还是高中生嘛,虽然日本的高中生都不大普通的样子……


。

专业(划掉)恋爱指导

1.扒一扒那个神秘的村长


鬼邪高最近有些不对劲,准确来说是定时制的大龄青年们有点不对劲。自从上次SWORD联手和九龙打了一架之后,定时制的专属休息室里就弥漫着一股低气压,叫人喘不过气。

村山已经好几天不见人影了,往常那个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抛着球的番长最近神秘的很,只有来得早的人能偶尔见上一面,关甚至被以骚扰电话过多的理由被村山拉进了黑名单,这无人能及的殊荣让关委屈不已,也成功中止了其他人的番长捕捉计划。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古屋把干部召集在了一起“我们必须弄清楚村山哥最近为什么这么奇怪!”

“我猜村山哥恋爱了,上次我还看见有个个子超——级高的女生和村山哥单独在一起!”

“诶?!!!!”

“诶个...

1.扒一扒那个神秘的村长


鬼邪高最近有些不对劲,准确来说是定时制的大龄青年们有点不对劲。自从上次SWORD联手和九龙打了一架之后,定时制的专属休息室里就弥漫着一股低气压,叫人喘不过气。

村山已经好几天不见人影了,往常那个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抛着球的番长最近神秘的很,只有来得早的人能偶尔见上一面,关甚至被以骚扰电话过多的理由被村山拉进了黑名单,这无人能及的殊荣让关委屈不已,也成功中止了其他人的番长捕捉计划。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古屋把干部召集在了一起“我们必须弄清楚村山哥最近为什么这么奇怪!”

“我猜村山哥恋爱了,上次我还看见有个个子超——级高的女生和村山哥单独在一起!”

“诶?!!!!”

“诶个屁啦,他俩早就分手了,据说是因为村山哥太过直男所以被甩掉喽”


直男啊……


众人不由得回想起番长平日里的作风,嗯,确实很直男呢,就是不知道村山哥自己有没有这个自觉了。


ps:一起发不来,只能拆开,第一部分有点少了,后面还有。

    



祕伢

来自天堂的魔鬼【一】

【水仙】

【安藤忠臣✘Yuki】

【兄弟梗,长男安藤忠臣 次男Yuki 三男村山良树】

【私生子狗血设定】

脑洞开始的地方,先抛梗再填坑。

【日常私设警告OOC警告,慎入】

—————————————————————

村山良树不出意外的又是满手血迹的进了家门,安藤忠臣下了楼梯顺手递过医药箱,看来已经见怪不怪。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专心处理着伤口的弟弟,安藤忠臣点了根烟,抬起头越过阁楼盯着紧闭的房门。

“哪来的。”

明明是疑问,却听不出来一点疑问的意思。

“当然是您的父亲安藤先生干的好事。”村山良树小心翼翼的用沾了酒精的棉棒点着伤处,头也不抬,话里...

来自天堂的魔鬼【一】

【水仙】

【安藤忠臣✘Yuki】

【兄弟梗,长男安藤忠臣 次男Yuki 三男村山良树】

【私生子狗血设定】

脑洞开始的地方,先抛梗再填坑。

【日常私设警告OOC警告,慎入】

—————————————————————

村山良树不出意外的又是满手血迹的进了家门,安藤忠臣下了楼梯顺手递过医药箱,看来已经见怪不怪。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专心处理着伤口的弟弟,安藤忠臣点了根烟,抬起头越过阁楼盯着紧闭的房门。

“哪来的。”

明明是疑问,却听不出来一点疑问的意思。

“当然是您的父亲安藤先生干的好事。”村山良树小心翼翼的用沾了酒精的棉棒点着伤处,头也不抬,话里透着点幸灾乐祸。

“早上来的,你爸把他带过来扔在这就走了,我没见过。那时候我还没起呢,听阿姨说的,比你小比我大。”

“呵,”安藤忠臣弹了弹烟灰,轻笑一声。

“你不也是他儿子?”

“说什么呢,我姓的可是村山啊混蛋。”村山良树扔掉被血色浸透的棉棒,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蓝黑色的发带微微遮住眼睛。

“是是是,你只是村山佳代女士一个人的儿子行了吧?”

安藤忠臣伸手扯住发带往上扥了扥,满意的看着那双黑的发亮的猫瞳完整的露出来。

瞳的主人软软的笑了出来,咧开嘴露出了微尖的犬牙,探探身子用鼻尖蹭了蹭安藤忠臣的手腕。

后者貌似很受用的往后一仰落在沙发靠背上。

“对了,他叫什么?”

“Yuki。”

“什么?”

“Yuki,他叫Yuki。安藤裕郎就这么叫他,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姓氏。怎么样?有意思吧?”

“嗤,连个像样点的名字都没有啊,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嘿嘿。哎,哥,暗金挺好玩的吧?要不我毕业就跟着你好了?”

“想什么呢,好好上你的学打你的架,黑道上可没你那学校的什么好玩事情——”

【咔哒——】

正说着,楼上的门被打开,村山良树好奇的抬起头,被打断了的安藤忠臣也有些不爽的向上望去,看到了一袭白衣的Yuki。

Yuki昏睡了一天,刚刚醒来,只感觉头疼炸裂,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出了房间,结果一下子就撞上了兄弟俩不同寓意的目光。直觉告诉他离他较近的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很危险,下意识的就要转身逃回房间。

“二哥!”

村山良树看着Yuki俊秀的面容正开心呢,见他要走急忙喊一嗓子叫住他。

Yuki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

“你会做饭吗?饭?”

Yuki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他一直都自己一个人住在安藤裕郎给他的住所,无人问津。速食面腻到了极点,他只能在结束了每天的打工之后绕远去市场买食材亲自下厨,菜饭从最开始的焦糊或夹生到最后也有所好转。

“我想吃蛋包饭,可以么?”

Yuki又点点头,村山良树凑到安藤忠臣旁边。

“哥你要吃什么?”

安藤忠臣摆弄着打火机,闻言不怀好意笑了笑,站了起来。

“村山,”安藤忠臣叫着村山良树,目光却直直的逼着Yuki。

Yuki低下头企图躲避这烫人的视线。

“我想喝味增汤,你去买一点豆腐好不好?钱包在茶几上,可以奖励你一块稠鱼烧。”

“还要一条羊羹,两盒生八桥!”

村山良树翻着他哥的钱包开始讨价还价,要在平时想捞点好处肯定费不少事,但今天安藤忠臣没空搭理他。

“一定要吃过饭才可以吃。”

“万岁!”

村山良树披上校服就跑出去了,挂在腰扣上的链子甩来甩去。

现在——

“喂。”

安藤忠臣懒懒的开口,刚要离开的Yuki只得停下脚步。

“对待兄长这么没有礼貌吗?”

“真是没有一点点的教养呢......”

安藤忠臣自言自语着,缓缓上了台阶,离Yuki越来越近。

安藤忠臣和村山良树说话都带着点尾音,村山良树的尾音糯糯的,发着奶气;安藤忠臣的尾音哑哑的,发着欲气。

Yuki只觉得恶魔的低语在耳边萦绕。

安藤忠臣来到了阁楼,直径走到Yuki面前,Yuki与他之间只隔一米左右。

“果然嘛......”

“野种就是野种。”

四目相对的瞬间,Yuki在安藤忠臣眼中看到满满的轻蔑与厌恶。

没有错。

Yuki心想。

他的直觉没有错。

安藤忠臣是一个绝对危险的男人。

整个房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阿涟噜啦啦

我也不知道我在考半期考试的时候拿草稿纸在瞎画什么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我在考半期考试的时候拿草稿纸在瞎画什么哈哈哈…

柚野yuno今天咕了么
可爱小村长在线开嘲讽hhhhh...

可爱小村长在线开嘲讽hhhhh

有点没手感了这个系列大概就先到这里了

可爱小村长在线开嘲讽hhhhh

有点没手感了这个系列大概就先到这里了

亓斉亓是谁呀~

BGM:The Script、will.i.am - Hall Of Fame

歌词中有一段:你已身处名人堂之中,你的英明将会被世界知晓,因为你是最耀眼的一道火焰。

在番外中关也说了“鬼邪高村山的名号,之后会响彻全国吧。”所以就选了这个歌...

终于把村长憋出来了,昨晚一度想鸽掉。想想下个月,村长是不是就要在映画中毕业了..枫师兄就要成为新的番长了吧,虽然知道要推小演员但是还是接受无能,村长和车车就这么......为了看村轟最后一场架、为了看谁扣了车车的眼睛和他的成长还是要看下去!!希望不要官方劝退......

村山良树是鬼邪高永远的番长!!!

BGM:The Script、will.i.am - Hall Of Fame

歌词中有一段:你已身处名人堂之中,你的英明将会被世界知晓,因为你是最耀眼的一道火焰。

在番外中关也说了“鬼邪高村山的名号,之后会响彻全国吧。”所以就选了这个歌...

终于把村长憋出来了,昨晚一度想鸽掉。想想下个月,村长是不是就要在映画中毕业了..枫师兄就要成为新的番长了吧,虽然知道要推小演员但是还是接受无能,村长和车车就这么......为了看村轟最后一场架、为了看谁扣了车车的眼睛和他的成长还是要看下去!!希望不要官方劝退......

村山良树是鬼邪高永远的番长!!!

苹果狐

瞎搞的嗨喽的鬼灭之刃paro
⚠️请自行避雷
smoky和村村是上弦鬼设定(总觉得他俩那么强肯定会成为上弦🤔但没想好数字,就没写)
日向和cobra是鬼杀队成员

p2一直试图劝说cobra变成鬼的村村

p3因为讨厌酒味,所以见到日向就退超远,移动速度很快的smoky

瞎搞的嗨喽的鬼灭之刃paro
⚠️请自行避雷
smoky和村村是上弦鬼设定(总觉得他俩那么强肯定会成为上弦🤔但没想好数字,就没写)
日向和cobra是鬼杀队成员

p2一直试图劝说cobra变成鬼的村村

p3因为讨厌酒味,所以见到日向就退超远,移动速度很快的smoky

羽吹桃

虎头外套+格子衫,我还能说什么,磕蛇村你就是磕到真的了!!!(破音

虎头外套+格子衫,我还能说什么,磕蛇村你就是磕到真的了!!!(破音

半价凤梨
一点,Yuki酱的角色?完全不...

一点,Yuki酱的角色?完全不知道tag怎么打随缘啦😂其实画全了太丑给截了x

一点,Yuki酱的角色?完全不知道tag怎么打随缘啦😂其实画全了太丑给截了x

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High&Low】七分饱(ooc)

*对于《极恶王》中拿饭票打赌的一些妄想

*会有一丢丢的村轰村cp倾向

*对角色理解仅停留于电视剧和电影


S.W.O.R.D的“O”——鬼邪高校中最受爱戴、富有威望的是谁?无疑是经受一百拳名正言顺、拿拳头服众的的总长村山良树。

那么次席于他的是谁呢?关虎太朗还是古屋英人?这众口不一。

如果不惧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有机会能够穿过鬼邪高铺满了涂鸦和桌椅残躯的走廊,到他们面前亲口问出这个问题,倒可能会收获良久的沉默。

“我们差不多。”在集中箱街一役之后,千晴曾逮着机会问了传闻中的鬼邪双副手,关和古屋经历一场硬仗,刚刚放松下来,倒和和气气地认真在想,“但是一定要对一个女人用敬语,对。”他们...

*对于《极恶王》中拿饭票打赌的一些妄想

*会有一丢丢的村轰村cp倾向

*对角色理解仅停留于电视剧和电影


S.W.O.R.D的“O”——鬼邪高校中最受爱戴、富有威望的是谁?无疑是经受一百拳名正言顺、拿拳头服众的的总长村山良树。

那么次席于他的是谁呢?关虎太朗还是古屋英人?这众口不一。

如果不惧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有机会能够穿过鬼邪高铺满了涂鸦和桌椅残躯的走廊,到他们面前亲口问出这个问题,倒可能会收获良久的沉默。

“我们差不多。”在集中箱街一役之后,千晴曾逮着机会问了传闻中的鬼邪双副手,关和古屋经历一场硬仗,刚刚放松下来,倒和和气气地认真在想,“但是一定要对一个女人用敬语,对。”他们甚至煞有其事地对视,然后互相赞成地点点头。

想不到他们还挺有White Rascals的觉悟和潜质。千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龇牙咧嘴地舔了舔有点晃动的牙,不过这个她是谁呢?

接下来的几周风平浪静,千晴隐约从放课后游走在山王与鬼邪高边界的不良听到了更震撼的消息。

——原来鬼邪高是有食堂的。

就算曾有小一月在鬼邪高就读,千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可能是因为他入学的时候已经月中,而定时制的饭票都是月初就发完了的;虽说长了张娃娃脸,但千晴的年龄与全日制是完全搭不上边的。

难怪每到中午鬼邪高的走廊感觉人少了很多。

鬼邪高越藏着掖着,千晴的好奇心越随之愈燃愈烈。大和相当不赞成千晴再踏入鬼邪高的地盘,所以他也只能在桑拿房和阿铁檀哥幻想了事。

“反正鬼邪高的食堂。”檀摸了一把脸上的汗,就这么随意地下了结论,“肯定没有ITOKAN的蛋包饭好吃啊!”

 

同为转校生,轰洋介也没吃过鬼邪高的食堂。

“いただきます(我开动了)。”鬼邪高的广播室只有轰一个人,他卸开便当盒,广播室经过他的打理已经整齐不少,至少能让他心无芥蒂地放下便当。

玉子烧、花菜、烤小香肠、海苔、米饭,还有手边一掌深的保温杯里的味增汤,相当标准的高中生便当。

这幅情景在鬼邪简直犹如眼镜蛇主动去无名街挑架那样稀奇而不可能。

都是普通便当的基础菜式,玉子烧甚至有点焦了,乍一看相当漂亮,仔细一看,就明白实则不熟练。

鬼邪高最要不得的就是泯然众人,轰的保身价众所周知,但没想到他能做到这个地步。

芝曼与辻知道之后也吓一跳,他们也曾相当自然地在播音室虚耗完上午的四节课,然后喊教室里的轰洋介一起去吃饭,他们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饭卡给他刷掉那么点。

没想到他们还没慢腾腾地下楼,就碰到了上楼的轰,轰下午的课表全是国文,他有十足的把握翘掉这些课之后,在未来鬼邪高不多人参加的考试里摘取第一。

“轰,吃饭吗?”辻先开了口,他扬了扬手里的饭卡,由于先前打架被地上的玻璃渣划到了手臂,缝了三针,辻有一天干脆没有来学校,他的卡里有充裕的钱,甚至能供得起轰吃500日元的定食。

“啊?不必了,谢谢。”轰挑了挑眉头,他单肩背着包,一步两个台阶,“我带了便当。”

“什么?”轮到辻和芝曼目瞪口呆了。

“便当啊。”轰停下脚步,他站在辻与芝曼上面三格楼梯,他歪了歪脑袋,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反应。

“啊,哦。”辻与芝曼露出了“没什么事”的表情,父母都作为不良的他们,从小被公立学校的食堂喂大,便当对他们而言更像ins里的主妇专属,“那我们先去了。”

轰点点头,他自己一个人先去了广播室。

又不是高中小姑娘,不是必要成群结伴的。

他留悬念的后果,就是辻和芝曼在下午轰戴着耳机看书的时候,一直在猜轰的便当是谁做的,甚至压上了定时制的500元饭票。

 

村山良树在轰洋介打上门之前,不知道这个转校生,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轰不吃学校食堂。

村山的校园生活非常悠闲,毕竟他早已过了正经校园生活的年纪。

鬼邪高聚集了全国高校的顶尖不良,虽然定时制由于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变得比全日制和谐——或者说懒惰很多,从懒得看书、懒得学习、懒得打球,甚至到懒得费脑子想出鬼邪高去吃什么。

自然而然的,鬼邪高的饭票成了鬼邪高的硬通货,定时制的饭票互相之间流通极迅速,一个赌约就能赔上一位定时制学生的十天半个月的饭票;饭票赌完了,只能去光顾鬼邪高的小卖部,与“同学”抢好吃的紫米面包,没有这个运气与实力,只能吃不好吃小面包。

的确是,用拳头喂饱自己,出人头地。

村山良树就是一位经典的鬼邪高定时制学生,他是鬼邪高食堂的忠实拥趸者。

定时制的用餐时间相当不稳定,从中午十一点开始就有学生陆陆续续进入食堂,而食堂直到下午两点,才正式关闭。

定时制与全日制的食堂只隔了薄薄一层磨砂玻璃,上面还横七竖八涂满了有拼写错误的夸张英语单词,阻隔不了定时制与全日制水乳交融的热情,毕竟是从同一个门进出的。

“いただきます(我开动了)。”随着村山的开口,如此的声音此起彼伏,乍一听还以为鬼邪高集体转性。

这是鬼邪高食堂的第一条规矩,开动前必须说“いただきます”,以示尊重。

咖喱饭、番茄汤、牛奶和鸡肉块。

量不算多,定时制也不可能在学校呆到自己饿了。

村山慢腾腾地吃着,在桌上礼仪这一块他倒是讲究得很,食不言寝不语。

就算细嚼慢咽,他也很快吃完了。

“谢谢。”在归还碗筷的时候,村山朝穿着白围裙戴着白口罩的中年女子露出了笑容,如果忽略穿得横七竖八的校服、乱糟糟的头发和发带以及过于浓重的黑眼圈,或许这可以说得上是相当青春的笑容。

没错,鬼邪高地位隐性次于村山的,就是食堂的阿姨。

所有定时制的学生在食堂都必须对这几位中年女性使用敬语,露出笑容,须得夸赞饭菜好吃。

至少对劳动者心存感谢。这是村山觉得再怎么不良,依旧需要坚守的。

反而是千晴经过机缘巧合了解这些之后,惊掉了下巴。

 

轰洋介初次光顾食堂,也是由于个人洁癖。

他在广播室喷了杀虫剂,自己将凳子移出地盘,他在闭目养神;辻和芝曼共用一副入耳式。

广播室附近算僻静地方,他们在这里等食堂开饭。

“轰,你今天午饭……”芝曼先开了口,由于一只耳朵超大声得放着音乐,他的有点没控制好嗓门。

“和你们去食堂吃吧。”轰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候快到了,他拿起了放在脚边的保温袋,“走吧。”

这可太稀有了。比较认真的全日制学生看着轰抱着保温袋,身后跟着辻与芝曼,心里那么说着,平时在中午从不见人影的轰居然从广播室出来了。

不止他们觉得稀奇,定时制的也觉得稀奇。

“老大,老大!”关拉了拉村山的袖子,他瞪大了圆圆的眼睛,颇惊讶的样子,“你看,眼镜仔!”

“哈?”村山还在看Youtube,被关一拽,皱着眉头将视线投向关所看向的地方,“啊?”他还是没有觉得轰出现在这条路上有什么奇怪的。

“这家伙也吃食堂?”古屋说。

村山恍然大悟,他的确没见过轰来食堂吃过饭,虽然他忘性相当大。不过轰记忆点实在太多了,譬如在鬼邪高戴着眼镜,以及作为一个全日制居然向他挑战。

哦,他甚至还在吃便当,格格不入的优等生,又能完美融入的骨子里的叛逆不良。

“呦,小孩就应该吃章鱼小香肠。”村山单手托着他的托盘,俯下身用筷子夹走了轰的一根煎香肠,“嗯,太淡了。”他撇了撇嘴,如此评价着。

轰游刃有余地先咽下口中的番茄,然后在周遭窃窃的惊异的目光下拿走了村山托盘里的酸奶,并且用一种“你想打架吗”的眼神看着村山。

打起来没有必要,他们俩任何一个都不会担忧干上一架,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既然知道了轰是会自己带便当的优等生,那么在放学后的超市看到他拎着装了菜的篮子就不足惊讶了。

村山拿了一包薯片,他看着两个货架外的轰熟练地拿出手机使用网上支付,想这小鬼还真与时俱进。

轰依旧来到了食堂,他带着另外的便当盒。不大,只有大半个掌大小,一个指节的深度。

“谢谢你的酸奶。”轰的眼神甚至可堪柔和,与他白净的脸特别相称,“前辈。”

说实话,村山被吓了一跳,轰撂下话后立刻走了。他带着探究的眼神掀开了盖子,一只手还拦着想要以身试毒的关。

是章鱼小香肠,和卷心菜丝。

味道有改进,这后辈真的蛮有意思的,村山这么想着,细嚼慢咽。


Mona(≧ω≦)Ace&Krystal

热街乙女向//当你作大死——吐槽他不行

果然 文艺小清新就还是等下章来好了(●°u°●)​ 」

试试车速╰U╯☜(◉ɷ◉ )

可能会ooc


日向纪久.

“纪久~”你用着撒娇的语气唤着你暴脾气的爱人,假装无事发生,双手却拉着日向不放。

“?”日向本人仍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只略微抬了抬眼皮,翻了个身,分上了那么一点注意力给你,“怎么了?”

你心里一股不明去向的火噌地冒起,不顾心中的担忧,哦不,应该说你从未顾及过这些,毫不犹豫地践行着当初与好gay蜜定下的赌约,“纪久,你不行啊。”

日向纪久听完,挑了挑眉,忽然一个起身把你压倒在床,“不行?”他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不行?日向**,...

热街乙女向//当你作大死——吐槽他不行

果然 文艺小清新就还是等下章来好了(●°u°●)​ 」

试试车速╰U╯☜(◉ɷ◉ )

可能会ooc


日向纪久.

“纪久~”你用着撒娇的语气唤着你暴脾气的爱人,假装无事发生,双手却拉着日向不放。

“?”日向本人仍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只略微抬了抬眼皮,翻了个身,分上了那么一点注意力给你,“怎么了?”

你心里一股不明去向的火噌地冒起,不顾心中的担忧,哦不,应该说你从未顾及过这些,毫不犹豫地践行着当初与好gay蜜定下的赌约,“纪久,你不行啊。”

日向纪久听完,挑了挑眉,忽然一个起身把你压倒在床,“不行?”他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不行?日向**,你确定吗?”他也不理你的回复,自顾自地一把抓住你的手,直接放在了某个另你脸红心跳的地方,

     “还觉得不行吗?嗯?”

     “啊,晚了。”

事后的你坚强地扶着酸痛的腰,发誓再也不要逗男人了。

特别是像日向纪久这种小. 心. 眼. 的男人!


村山良树

“村村~”你一改往常矜持的模样,整个人恨不得直接挂在村山良树的身上,“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呐?难道是**酱终于准备告诉我岳父岳母的住址吗?”村山假装瞪大了双眼,嘴角却又悄悄勾起。

“不是哦(´-ω-`),村村。”你坏心眼地卖了个关子,语气忽然正经起来,“你知道吗?村山良树。我觉得你不行。”

村山良树先是被你吓了一跳,忽又挂起人畜无害的笑脸,“那么,**酱,”村山站起身来,猛地向你靠近,“你是觉得我哪方面不行呢?是这里?”他指了指脑袋,“还是这里呢?”他恶意地凑近,把身下半/勃的地方紧紧地贴近着你的臀/部,发出了不明的啧啧声,

         “啊啦,**酱,你脸红了哦。”

         “看来这局是番长大胜利哦。”

        “那么,应该允许我拿一点奖♂励哦。”

果然,你想,白切黑的男人不能惹。

特别是,这个男人还叫村山良树 。


加藤鹫(抱歉这个娃子我真的不太会写QAQ)

“加藤,”你假装冷静地说,“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

“加藤?”他难得地放下了手头上的炊具,“怎么不叫老公了呢?”加藤鹫带着探究的意思瞄向你,眼底的意味也很明确——我需要一个解释。

“咳咳,”你假装严肃地咳了两声,眼神却因为心虚四处游荡,“我觉得你不行。”

加藤鹫刚准备拿杯水的手猛地停住,似笑非笑地看着你,“女人,”

       “你准备好了吗?”

     “激怒我的。。后果。”

     “你看,你怎样?”


smoky

"smoky!"你叫住正在仰望星空的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smoky一副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面带疑惑地看着气势汹汹的你,“**,怎么了?”

“我。。我。。。我觉得你不行!”你视死如归地说完了这句话,就低着头,一言不发,等待着smoky的回答。

“。。。”smoky沉默了半响,终开了口,“**,”他面带纠结地说,“是你真的这么觉得,还是真心话大冒险?”

“其实是大冒险啦,”你吐了吐舌头,“smoky。。你生气了吗?”

smoky顿了一顿,“其实我还是有点介意的,”但是怎么忍心对你发脾气啊。他默默吞下了原本想说的话,藏在心里。

“对了,**”他抬头望向你,

           “其实最近我睡得很坏。”

          “最好你搬过来。”



凪

我们村山小可爱长大了QAQ

麻麻好欣慰啊【擦眼泪】

我们村山小可爱长大了QAQ

麻麻好欣慰啊【擦眼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