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杜甫

95639浏览    2612参与
潇湘溪苑

万一杜甫因为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化形怎么办?

万一杜甫因为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化形怎么办?

钰瓒

魔鬼脑洞

如果李白是杜甫家的物业

纯属娱乐

ooc慎入

魔鬼脑洞

如果李白是杜甫家的物业

纯属娱乐

ooc慎入

张生写字
2020.0120 《茅屋为秋...

2020.0120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2020.0120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橘央

【李杜/R】好吃不过茶包

*《代号L》的番外,未满十八周岁的孩子非礼勿视嗷

*不要白女票哦(微笑)


“所以就没有打抑制剂?”他听到自己沙哑着声音问出一个两人心知肚明的问题。


*《代号L》的番外,未满十八周岁的孩子非礼勿视嗷

*不要白女票哦(微笑)


“所以就没有打抑制剂?”他听到自己沙哑着声音问出一个两人心知肚明的问题。



离清鸢

【多cp】所以我穿越到游戏世界里了?(1)

#本文cp:李杜,元白,刘柳,或许会有其他cp


#杜甫白居易柳宗元三个小可爱穿越到游戏世界里了


#对又开了一个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以前想的脑洞肯定要填的,在近两天趴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喜欢的话我能拥有小心心和小蓝手嘛?


      周五晚上。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子美,你去开开门吧。”白居易在房间里喊到。...


#本文cp:李杜,元白,刘柳,或许会有其他cp


#杜甫白居易柳宗元三个小可爱穿越到游戏世界里了


#对又开了一个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以前想的脑洞肯定要填的,在近两天趴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喜欢的话我能拥有小心心和小蓝手嘛?





      周五晚上。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子美,你去开开门吧。”白居易在房间里喊到。


     “啊……嗯。”杜甫打了一个哈切,懒洋洋的从沙发上起来,迷迷糊糊的开了门。


      门口一个快递小哥抱着一个包裹,让杜甫签收,杜甫在一脸莫名其妙的签收完,关好门后大喊一声:“乐天,子厚,你们俩有买什么东西吗?”


      白居易一脸懵的走了出来:“我啥也没买,难道是子厚?”然后转过身来对里面喊到,“子厚,子厚,别睡了,你买了什么东西吗?”


      不一会儿,柳宗元便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揉了揉眼:“你觉得我会买吗?”


      “也是,你专注学习去了。”白居易轻笑着摇了摇头。


      杜甫,白居易,柳宗元是大三的学生。三个人在大三刚开学的时候脑袋一热,想着反正都是好朋友,那就一起在外面租房子住吧。


      “那……要不先打开?”杜甫摸了摸包裹盒,试探的问了问。


      “也行,或许现在打开是最好的办法了。”白居易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杜甫拿着剪刀,边沿着包裹边缘剪开,边轻声嘟囔着:“这会是什么呢?是不是哪个爱慕你们的女生给你们送的?”


      柳宗元听着话笑了:“怎么不说是送给你的?”


      杜甫变笑边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盘游戏碟:“这啥游戏?你们玩游戏?”


      白居易表示自己不了解,柳宗元也摇了摇头。


      看着碟子的封面,是一个古代人。杜甫挑了挑眉,觉得有些奇怪,准备放回包裹里,但是碟子好像并不准备让他这么做,在他拿起碟子的时候便发出了一道刺眼的白光。


       杜甫、白居易和柳宗元都闭上了眼。


       再次睁开眼,杜甫就发觉哪里不对。


      自己到了一条街上,而且头发也变长了,衣服也不一样了。


      “……子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杜甫回头一看,是柳宗元。


      柳宗元也变了样。杜甫皱了皱眉头:“子厚,你看到乐天了吗?”


      柳宗元也遗憾的摇了摇头。


      “害,这白乐天还能到那儿去呢?”杜甫往周围看了看,这的确是一条街,但是这也太空旷了吧?街市不应该都是很热闹的吗?


      “叮---”一个声音在杜甫耳边响起。


      杜甫抬手一看----是任务条。


      “子厚子厚,你有没有任务条?”杜甫很惊奇的问到。


      “嗯,有。”相比起杜甫,柳宗元虽然也很惊奇,但他还是很淡定的回答了杜甫。


      “亲爱的玩家,欢迎来到这款游戏。”任务条上这么写着,“天地灵间,散落了三条灵珠吊坠,从而引发了大乱。各位玩家需要集齐这三条灵珠吊坠才能获得胜利,等你们的好消息。”


      “……所以说我们要完成这个大任务才能回去?”杜甫觉得很绝望,因为他没怎么玩过游戏。


      “哎,是啊。”柳宗元也觉得很绝望。


      “那先到处碰碰吧,地图上说灵珠吊坠不在一起,我觉得乐天肯定也收到这个任务了,到处碰碰看看能不能碰到乐天,能的话就一起行动,不能的话就分开行动。”杜甫指着地图分析的。


      柳宗元点了点头,跟着杜甫沿着这条街慢慢走了。








下节白哥出场警告


嘤我怕我不更就大面积掉粉了hhhhhh


还有请各位鞭策我更文,我居然有点想咕(?)


还有一事儿(离清鸢事儿好多hhhhh)就是想问问子厚性格是什么样的啊?(对子厚有点不了解是在抱歉了)


沈少微

「唐代诗人群像」唐时春色犹鲜活

[图片]

仍然是献给我敬慕且热爱的唐代诗人们。

之前写过一首《诗家幸事在此朝》,当时因为篇幅原因,没有写岑参、韩愈等几位重要诗人,早就说过以后会重新写,我说过的话都会兑现的w 这次由于篇幅限制,几乎都是两人一句,按相同类型或者诗友唱和分组,或者是陈子昂和张九龄的《感遇》组。

押同韵脚,选择了不同写作角度。希望这两年的学习能让我更体贴他们。

原曲《人间朝暮》,会考虑出成品,喜欢的朋友可以翻唱。

感恩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支持点歌点cp。

仍然是献给我敬慕且热爱的唐代诗人们。

之前写过一首《诗家幸事在此朝》,当时因为篇幅原因,没有写岑参、韩愈等几位重要诗人,早就说过以后会重新写,我说过的话都会兑现的w 这次由于篇幅限制,几乎都是两人一句,按相同类型或者诗友唱和分组,或者是陈子昂和张九龄的《感遇》组。

押同韵脚,选择了不同写作角度。希望这两年的学习能让我更体贴他们。

原曲《人间朝暮》,会考虑出成品,喜欢的朋友可以翻唱。

感恩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支持点歌点cp。

迷迷糊糊
疯狂写作业的我发现了什么? 子...

疯狂写作业的我发现了什么?

子美是什么星座?

好想知道出题老师在想什么……

疯狂写作业的我发现了什么?

子美是什么星座?

好想知道出题老师在想什么……

晴空万里
上色逐渐暴躁 搞不清衣服是啥样...

上色逐渐暴躁

搞不清衣服是啥样的就随便乱画了

动作有参考

上色逐渐暴躁

搞不清衣服是啥样的就随便乱画了

动作有参考

灯临

之前不记得什么时候写的wu

我们班每天前阵子诗词赏析,

坐我前面的女孩子评了《沙丘城下寄杜甫》,

说到诗风的时候讲李杜的差异与对彼此的欣赏,

总之我只听到最后一句:“所以李白最喜欢杜甫,杜甫最喜欢李白。”

我眼睛登时亮了。(๑•̀ㅂ•́)و✧


之前不记得什么时候写的wu

我们班每天前阵子诗词赏析,

坐我前面的女孩子评了《沙丘城下寄杜甫》,

说到诗风的时候讲李杜的差异与对彼此的欣赏,

总之我只听到最后一句:“所以李白最喜欢杜甫,杜甫最喜欢李白。”

我眼睛登时亮了。(๑•̀ㅂ•́)و✧


西江月ᶘ ͡°ᴥ͡°ᶅ

总结一句话,那估计就是我们不合适(?)

醉过才知道酒浓,爱过才知道情深,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太白他人在这里吗?”杜子美有些急匆匆的问小酒馆经常给李太白调酒的的主厨兼调酒师——苏子瞻先生

见好朋友杜子美脸上还惨留着薄薄的一层汗水,他也只是有些好笑的问:“怎么?子美你和太白闹脾气他出走了?”

“……并没有,所以太白他人在这里吗?”

杜子美再一次问道,脸上的着急和希望明显加深了,愈发的强烈

“太白并没有来过这里,他怎么了吗?”苏子瞻有些好奇的问

“没有,就是……他失踪了。”杜子美几乎是绝望的说出这句话来

毕竟在来苏子瞻这家小酒吧之前,他所知道的李白可能回去的所去过的地方都找过了一遍

——李太白他真的...

醉过才知道酒浓,爱过才知道情深,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太白他人在这里吗?”杜子美有些急匆匆的问小酒馆经常给李太白调酒的的主厨兼调酒师——苏子瞻先生

见好朋友杜子美脸上还惨留着薄薄的一层汗水,他也只是有些好笑的问:“怎么?子美你和太白闹脾气他出走了?”

“……并没有,所以太白他人在这里吗?”

杜子美再一次问道,脸上的着急和希望明显加深了,愈发的强烈

“太白并没有来过这里,他怎么了吗?”苏子瞻有些好奇的问

“没有,就是……他失踪了。”杜子美几乎是绝望的说出这句话来

毕竟在来苏子瞻这家小酒吧之前,他所知道的李白可能回去的所去过的地方都找过了一遍

——李太白他真的不见了。这是杜子美唯一可以确定的信息


在苏子瞻的带领下,他和杜子美并没有来警察局报案,而是选择来到一间侦探所,路上,杜子美疑惑的问:

“人都不见了来找侦探有什么用?为什么不去找警察,那样更靠谱。”

“可是你之前发现太白失踪时,并没有马上报警而是选择把可能的地方都找一遍不是吗?”


苏轼这一句话怼的杜子美哑口无言,只剩下杜子美一脸“我当时是在想什么呢”的沉默

见杜子美一直沉默的反省自己,苏子瞻也就想把话题转移开来,活跃一下气氛

“没事的子美,太白什么人你也是清楚的,大学的时候可不是被坑惨了嘛。”

“可是毕业三四年了他已经收敛了,不会那么沙雕了的,现在突然失踪了,你说是又骗我们,也有些不可能吧?”

——毕竟李太白玩心一起来就什么奇葩事都有可能发生。

李太白大学室友常常被坑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苏子瞻大概是第三名,第二名是高达夫,第一名自然杜子美,他们被孟浩然不顾王摩诘的劝说,开玩笑的把他们合称“铲屎(惨死)三人组”

苏子瞻回忆了一下往事,才想起来没有回答杜子美,补充道:

“不一定的子美,当年李太白的文章和你的文章放在一起,被人说过句‘李太白从未老去过,杜子美从未年轻过’

其实我觉得这句话也挺真实的,太白常常在他正经的时候做出出乎意料(沙雕)的举动不是吗?像个孩子一样,比我弟弟都还幼稚

你也常常一副老成的样子不是吗?明明是跳级上来的小学弟,应该是很活泼开朗的却像个老人一样忧天忧地的悲观”

“我不……”杜甫刚想反驳我不是,但又想想,好像也是那么回事,等回过神时,就已经到了


到了所谓的侦探所,不过是一个类似侦探工作的法律维护所

但是到了那里,苏子瞻明显开心多了,不再单单是沉重的和杜子美讲着道理,而是很开心的唤着别人的名字,苏子瞻大喊道:

“老狐狸!你终于不用倒闭了!!你看谁来了!你的生意!!无愧我帮你招揽顾客!!”

“滚啊!!!不要叫我老狐狸!”


看着两人隔空对骂,杜子美想笑,但是又不敢笑,憋得肚子疼,终于在王介甫提到出来看到杜子美的一瞬间,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惊讶问道:

“?!子子子子美老师???你怎么来了?”

“唉?你认识我??”杜子美突然有种升华的感觉——杜子美:被人称老师有种不一样的感受啊!原来偶遇迷弟迷妹是怎么开心的事!


经过一番交流,得知王介甫这里已经很久没来客人了,几乎要倒闭的状态了

但杜子美与众不同的担心他以后怎么样,而是好奇他是为什么还有余钱的

说着,杜子美不禁瞄了几眼王介甫的那把刀,补充道:“并且这把刀十八子系列的最新款……您有钱,不过是厨用刀,宰人也不用这个吧?”

“……子美好眼力,这把刀正是您所描述的那样。”王介甫道

而后,两人仿佛找到知己一般,在那聊刀(?)

苏子瞻;“我在意的是子美你不是来找太白的吗?”

而后,杜子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问王介甫:“对唉王安石先生你知道太白去哪了吗?”


“太白?李太白?他之前来过,不过后来又走了,但是他留下了一封信,说是……要给杜甫的”

“……给我吧,我……我小号笔名杜甫。”杜子美说道


“这样啊,你等等”


王介甫果然毫不犹豫,起身,回房,上楼,翻柜子,找到,下楼,给杜子美,足足没有五分钟的时间

他不愧是生活有条理的人,只是不爱洗澡——苏子瞻想到


杜子美接过信,也是毫不犹豫的打开

上面只有寥寥几行的字

字是乱字,但却很工整,看起来很美

上面说:

“醉过才知道酒浓

爱过才知道情深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杜子美刚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并没有是什么,而是告别了苏子瞻王介甫两人,回到一间比较大的房子,哭了


他哭得很美,表情并不扭曲狰狞,而是梨花带雨,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只是流眼泪而已


李太白一个人去了别的地方,没有音讯了

知道他为什么走,知道这封信的含义,知道他会不会回来的人,只剩杜子美了


后记:

昨天码的今天才想起来没发

撩了一天并夕夕的客服小姐姐们

我每个都喊他们“小姐姐”,有点沙雕的觉得他们突然回个“我是男的”,但是应该不会反驳的,毕竟顾客是上帝(不是)

以后可能会码这样的王孟文(?沙雕真的好适合王孟)

大概是:客人王×客服孟

叶子鱼

历史同人第4️⃣弹:

杜李【一旦接受了年下就一发不可收拾】

double 白【站一秒骨科邪教】

陆游,赵士程,唐琬,於菟【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微元白

图源网络,后面两张图是无嵌字,要的评论自取

图8是群里姐妹给的,不知道她的lof号,就不艾特了

ps.赵士程是个好人

剧情需要才这样的

私设太严重,仅供娱乐

历史同人第4️⃣弹:

杜李【一旦接受了年下就一发不可收拾】

double 白【站一秒骨科邪教】

陆游,赵士程,唐琬,於菟【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微元白

图源网络,后面两张图是无嵌字,要的评论自取

图8是群里姐妹给的,不知道她的lof号,就不艾特了

ps.赵士程是个好人

剧情需要才这样的

私设太严重,仅供娱乐

木·只生产he·杏

【李杜/沙雕】霸道总裁李太白

走ooc的路,让ooc无路可走系列

==============================================

  李白修仙出了岔子,第一天杜甫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嘤嘤嘤的病弱人设,在解除了那个状态之后,捂出了一身痱子的杜甫把李白裹在狐毛大麾里打了一顿,李白还不敢还手。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就报应在了自己身上。
  一觉醒来杜甫就看到李白以一种及其变扭的姿势,手撑在杜甫旁边,脸贴得超级近,李白还在隐隐约约颤动。
  杜甫一看这样就知道李白不知道在这里撑了多久,胳膊早就酸了还不能说。
  “你咋了?”杜甫问。
  李白:“男人,你这个问题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杜甫差点没笑喷在李白脸...

走ooc的路,让ooc无路可走系列

==============================================

  李白修仙出了岔子,第一天杜甫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嘤嘤嘤的病弱人设,在解除了那个状态之后,捂出了一身痱子的杜甫把李白裹在狐毛大麾里打了一顿,李白还不敢还手。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就报应在了自己身上。
  一觉醒来杜甫就看到李白以一种及其变扭的姿势,手撑在杜甫旁边,脸贴得超级近,李白还在隐隐约约颤动。
  杜甫一看这样就知道李白不知道在这里撑了多久,胳膊早就酸了还不能说。
  “你咋了?”杜甫问。
  李白:“男人,你这个问题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杜甫差点没笑喷在李白脸上,牙都没刷。
  杜甫憋笑:“你先从我身上起来,我去做早饭。”
  李白一脸霸道:“男人!你竟敢拒绝我!”
  杜甫这回真的笑了出来,余光看到李白的手臂抖得更厉害了。
  通过前一天的经验,杜甫成功摸到了这个修仙修出的岔子的一点尿性,如果不按照设定上走一波的话,大概是不会好的。
  果然在李白说完“男人,你竟然敢吐我口水”之后气喘吁吁地起身。
  杜甫这才注意到李白睡衣开了一半,胸口半露出来,还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彰显肌肉。李白真的想死,他真的不想睡得好好的自己开始扯衣服扯成这副又骚气又智障的姿势。
  李白今天早晨,还没清醒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体不受控制,手臂自己动起来,非要撑在杜甫脑袋旁边,然后腰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以一种俯卧撑的姿势,撑在离杜甫脸不到一公分的位置。
  撑一小会儿不算啥,但是一直撑着真的很酸,李白怀疑自己手真的要废了。他也不是没试过挣扎,结果刚把自己抬起来就像俯卧撑一样有下去了,眼睛还死死瞪着杜甫,眨都没眨几下真的干的要死。
  李白心想这大概就是乱修仙报应啊。
  杜甫下床看到李白保持着一脸“我很霸道”的表情,忽然不太想问他要吃啥,准备出门买菜。结果刚走到房门口,就被李白拉着手臂怼在墙上。
  李白被折磨了一早上的肱二头肌又一次撑在杜甫脸边,壁咚了。姿势很撩人,但是知道这怎么回事儿的杜甫一点都不觉得浪漫,反而有点想笑。
  “男人,你竟敢离开我!我不允许你离开我!你是我的!”
  这话说的真的颇为入戏。杜甫看到了李白眼中的绝望,也看到了他瞪出来的红血丝。
  杜甫颇为认命地说:“太白兄,你别挣扎了,按照这个演吧,咱们争取再吃早饭之前把这个流程走完。”
  李白表面维持着一脸我最霸道,手还撑在杜甫耳朵边,内心已经开始哭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

【未完待续】

半樽江月
《绝句二首(其二)》杜甫

《绝句二首(其二)》杜甫

《绝句二首(其二)》杜甫

李鸿影
《藻歌》壹 轮回的明月,江湖,...

《藻歌》壹


轮回的明月,江湖,诗与浮云。


—————唠嗑分界线—————


好久没更,长期难产,不知道会不会有二三的系列。


藻,树一倒,水一冲,不得不浮沉摇摆,而木石上终究是玉色难褪了。

总之这就是一个全员晴雯身似浮萍雨打沉的系列。


《藻歌》壹


轮回的明月,江湖,诗与浮云。



—————唠嗑分界线—————


好久没更,长期难产,不知道会不会有二三的系列。


藻,树一倒,水一冲,不得不浮沉摇摆,而木石上终究是玉色难褪了。

总之这就是一个全员晴雯身似浮萍雨打沉的系列。




缈月疏桐

浪淘沙令•隐括杜甫之咏怀古迹

尚万壑群山,远赴雄关,紫台朔漠渺人还。纵有画图春绮面,环珮空叹。千载史书传,胡语堪言,琵琶一曲寄秋寒。袅袅昭君多少怨,青冢孤烟。 ​​​

尚万壑群山,远赴雄关,紫台朔漠渺人还。纵有画图春绮面,环珮空叹。千载史书传,胡语堪言,琵琶一曲寄秋寒。袅袅昭君多少怨,青冢孤烟。 ​​​

木·只生产he·杏

【李杜/沙雕】病弱美人杜子美

走ooc的路,让ooc无路可走系列hhh

=============================================

  李白修仙修出问题了,一道白光闪过,打在了他和杜甫身上。
  杜甫:“太白,这是啥?”
  李白:“不知道,没啥不舒服吧?”
  杜甫:“没啥。”
  李白:“那就睡觉吧。”
  于是心很大的两人(其实只有李白hhh)睡觉了。
  第二天事情就变得很不对劲。
  杜甫和往常一样鲤鱼打挺起床,干脆利落,结果落地的时候不自觉挨上了床柱子。
  杜甫:????
  还没等杜甫调整好姿势,李白从外面进来,看到杜甫这个姿势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子美,杨贵妃都不会摆出你这个姿势!...

走ooc的路,让ooc无路可走系列hhh

=============================================

  李白修仙修出问题了,一道白光闪过,打在了他和杜甫身上。
  杜甫:“太白,这是啥?”
  李白:“不知道,没啥不舒服吧?”
  杜甫:“没啥。”
  李白:“那就睡觉吧。”
  于是心很大的两人(其实只有李白hhh)睡觉了。
  第二天事情就变得很不对劲。
  杜甫和往常一样鲤鱼打挺起床,干脆利落,结果落地的时候不自觉挨上了床柱子。
  杜甫:????
  还没等杜甫调整好姿势,李白从外面进来,看到杜甫这个姿势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子美,杨贵妃都不会摆出你这个姿势!”
  杜甫一脸懵逼,李白取来铜镜,杜甫看见自己双手扒在床柱子上,肩膀到腰十分做作地拗出一条弧线,撅着屁股坐在床边,脸上的表情还一脸贼不知所措。
  杜甫当时就跳起来了,一副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样子说。
  “我不是我没有,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嘤嘤~咳咳咳~”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尾音吓了一跳,默默那个奇妙开始咳嗽,咳得那叫一个婉转动听梨花带雨。
  李白也给整懵逼了,看着杜甫一边扒着床柱子一边控制不住自己一边嘤嘤嘤一边咳咳咳,手还不老实,三九天的把狐毛大麾往自己身上扒。
  杜甫也不知道怎么办,就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一样疯狂咳嗽,还带着意味不明的尾音。抓着一个狐毛大麾往自己身上围大夏天的早晨差点没把自己热死。
  “李太白!你给我一个解释嘤嘤嘤!”前半句很凶,后半句莫名又开始嘤嘤嘤,杜甫都要疯了。
  “我也不知道啊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太白看着杜甫这个样子就开始笑,杜甫真的很想站起身打他,结果拳头落到一半变成小粉拳活脱脱在撒娇。
  “嘤嘤嘤太白哥哥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嘤嘤嘤!”杜甫出口就绝望了,得,这会子连称呼都不正常了。
  “行你等我想想!”李白看着杜甫现在楚楚可怜,内心其实恨不得把他扒了皮的样子,赶紧跑出去找生路。
  杜甫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下床走两步,结果刚走出没几步就开始莫名喘气然后退回床边裹着大麾,大热天差点给自己热出痱子,还用一副颇为乖巧的坐姿双手放在膝盖上。
  “我找到了找到了!”李白拿着一本古籍冲进来,“我昨天练功出了岔子影响了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问题不大,但是没有记载解决方法。”
  杜甫听了这话差点没气死,破口大骂的话刚张嘴就变成了意味不明的嘤嘤嘤,然后手不受控制地放在心口,脑袋一歪做了个西子捧心的亚子。
  这个岔子真的一点都没有修仙的亚子。
  杜甫已经佛了,背后一身大汗也阻挡不了他把大麾越裹越紧的动作。
  “难受啊?”李太白颇有点良心地关心道。
  杜甫顺着身体本能委屈巴巴点点头,尽管他内心面无表情。
  “我给你扇扇。”李白找到个扇子,坐在杜甫边上扇。
  杜甫好不容易受点凉意,想要李白给扇快点,结果开口就变成了:“太白哥哥慢点,我受不的风嘤嘤嘤~”
  李白愣了一下,看到杜甫真的要杀人的眼神,机智地选择继续扇。
  【未完待续】

西江月ᶘ ͡°ᴥ͡°ᶅ

双峰&羁绊(闲着没事的短打)

文学史上有两座峰

一边,是李白;一边,是杜甫

两者放在一起

便是天上人间,便是清风明月野草荒田


李白是天上极乐;杜甫是人间苦楚

李白是天上清风明月悠哉;杜甫是地下野草荒田困苦


双双对对,相向而去,相对而行

一边是太阳普照一边是月亮温柔


——————


李杜之间有过羁绊,几乎是杜甫一手编织的

如果杜甫没有慕名而来在洛阳见到李白

那么以后的第一二三次会面就不会出现


杜甫也不会在往后二十余年里,日日夜夜的写诗给李白


一切终是杜甫一厢情愿,也甘愿沉醉不醒

文学史上有两座峰

一边,是李白;一边,是杜甫

两者放在一起

便是天上人间,便是清风明月野草荒田


李白是天上极乐;杜甫是人间苦楚

李白是天上清风明月悠哉;杜甫是地下野草荒田困苦


双双对对,相向而去,相对而行

一边是太阳普照一边是月亮温柔


——————


李杜之间有过羁绊,几乎是杜甫一手编织的

如果杜甫没有慕名而来在洛阳见到李白

那么以后的第一二三次会面就不会出现


杜甫也不会在往后二十余年里,日日夜夜的写诗给李白


一切终是杜甫一厢情愿,也甘愿沉醉不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