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杜预

4679浏览    119参与
严不醒。

[杜预x高健]和万粉主播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

————————————————————————————————

  

  苏格拉底相悖论


  大数据运算着实精准,不过我应该很久没搜索相关内容了。

  我和主播认识在直播间,算是比较正常的开头吧,第一次莫名其妙点进去之后就被吸引了,后来每一次直播我都在关注。他人气很高,水友的留言基本可以刷屏,不过他本人没什么架子,经常跟水友互动。我在直播间留言过几次,有幸被选中,一来二去也算是混了脸熟吧。

  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见面了,面对面那种。借着工作接近他之后,我发现他跟我想象中有些出入,但是本质上没什么改变,我仍旧能感受到他炽热的燃烧着的灵魂,这一点一直很打动我。...

  知乎体。

————————————————————————————————

  

  苏格拉底相悖论



  大数据运算着实精准,不过我应该很久没搜索相关内容了。

  我和主播认识在直播间,算是比较正常的开头吧,第一次莫名其妙点进去之后就被吸引了,后来每一次直播我都在关注。他人气很高,水友的留言基本可以刷屏,不过他本人没什么架子,经常跟水友互动。我在直播间留言过几次,有幸被选中,一来二去也算是混了脸熟吧。

  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见面了,面对面那种。借着工作接近他之后,我发现他跟我想象中有些出入,但是本质上没什么改变,我仍旧能感受到他炽热的燃烧着的灵魂,这一点一直很打动我。

  我认为主播也是一种职业,和医生、警察等等没什么不同,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戴有色眼镜,两个人相处起来比较舒服。他每次通宵直播完都很疲倦,我负责准备第二天的早餐,其他时间我们轮流,和普通情侣一样,休息日偶尔宅在家里看电影吃外卖。严格说起来,我能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也要感谢他,所以我会一直爱他、信任他、忠于他。这是我们两个约定过的。

  他比我年轻很多,家里大部分事情都是我拿主意。我们两个都是比较独的性格,刚开始磨合得并不好,幸好之后逐渐习惯下来,觉得身边有人陪着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还记得第一次同床共枕的时候,他有点紧张,完全不像直播时那样万事尽在掌握的样子。不过厚脸皮还是一直没变,包括不负责任地晾着我,让我在现实中也能体会到精彩之处主播丢下设备跑路的无奈。

  但其他方面很乖,这个不方便写。

  晚上还有事,就先到这里吧。和万粉主播谈恋爱很好,前提是他今晚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赞同 1.2k               喜欢 999               收藏               评论 999


苏格拉底相悖论(作者)    回复    快乐巅峰

        情人节快乐。

钰瓒

纯属娱乐

不要过度代入历史人物

~~~~~~~~~~~~

专业电灯泡杜元凯

叔子幼节隔长江

(bushi)

纯属娱乐

不要过度代入历史人物

~~~~~~~~~~~~

专业电灯泡杜元凯

叔子幼节隔长江

(bushi)

钰瓒

感觉羊祜和杜预

一个潇洒地来世界上逛一圈,然后潇洒地走

一个在世界疯狂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

感觉羊祜和杜预

一个潇洒地来世界上逛一圈,然后潇洒地走

一个在世界疯狂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

沧晗

【武侠/华主】十年灯

《挽清风》十年后的武侠架空OOC系列第二部,司马师司马昭已经死了五年了,炎攸各自走阳关道和独木桥,一个江湖,一个朝堂。这个故事主角是张华,主CP炎华。可能比较虐。


第一回 朝至襄阳暮看花

有诗云:

带水依山一万家,襄阳自古富豪奢。

北轩二月回头望,红日连城尽是花。

汉水南下,洗出襄樊沃土。自周宣封仲山甫,开启百代重镇。襄阳又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誉,所以漕运发达,沧浪两岸的码头参差林立。商贾连樯,列肆殷盛,客至如林。是以襄樊之地天下雄,兵家必争,莫比此处。

又是一年二月春还,碧草齐天。清晨城门未开,江上雾气弥漫。

檀溪码头,零星的工人正睡眼朦胧地检查着绳索...

《挽清风》十年后的武侠架空OOC系列第二部,司马师司马昭已经死了五年了,炎攸各自走阳关道和独木桥,一个江湖,一个朝堂。这个故事主角是张华,主CP炎华。可能比较虐。



第一回 朝至襄阳暮看花

有诗云:

带水依山一万家,襄阳自古富豪奢。

北轩二月回头望,红日连城尽是花。

汉水南下,洗出襄樊沃土。自周宣封仲山甫,开启百代重镇。襄阳又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誉,所以漕运发达,沧浪两岸的码头参差林立。商贾连樯,列肆殷盛,客至如林。是以襄樊之地天下雄,兵家必争,莫比此处。

又是一年二月春还,碧草齐天。清晨城门未开,江上雾气弥漫。

檀溪码头,零星的工人正睡眼朦胧地检查着绳索和铁器,他们有的是去捕鱼,有的是准备走货,但都还为时尚早,等听到上游传来的行船声,众人皆诧异。因为夜里行舟最危险,昨夜更是春寒料峭,他们想不知那船工胆子有多大,而舟客出价又有多高。

片刻后,在白茫茫的灏气中,果真有一艘船凌江而来,如竹叶般信自浮沉。不过孤舟一片,乌蓬一方,船叟一人。想不到这夜航船的器具竟如此简陋,工人们更加好奇起来。等船再近一些,他们才看到船尾立着个人。

那是个青年人,衣袍似墨,儒冠严整,方隐于大雾之中;等再行一段后,人们看清他的相貌,此人面容方正,眉目温和又浓丽,看上去便是个好相处的文士。只是不知为何,此人背上竟背了两把剑,与其气质大相径庭。等船停靠岸边,他给了老船公银钱后就提起自己的行囊,蹬上渡头,向东走去。

男子面有憔悴,似乎有几夜都不曾好睡。

他看着面前上书“临汉”二字的门还锁闭着,便站在江边闭目养神。

江风阵阵,忽然有一道风改变了方向。他左耳微动,下一秒就抽出了背后更重的那把剑,盲挥而去。古剑出鞘无音,剑体浑黑无奇,却稳稳地挡住了那鬼魅般的一击。一瞬间,古剑仅发出绵长的闷响,对方的武器却已断折,落在地上。

他这才转头看向那刺客,面容平庸,打扮如四周劳工,却有着这时间最极速的身法。他认出了这套身法。男子不得不神情一凝,因为下一秒,对方便又从腰上拆出一条软剑,横切向他的腰。

幸而他反应敏捷,如鲤鱼般在原地翻了个身,又挑开对方的兵器;那软剑顺势一缠,便爬上他的重器。然而这本就是年轻人所设想的,他就力后拉,将那刺客往前一拽,便点了他的穴。

战斗刹那间结束,只是把那些船工们看花了眼。正巧此刻城门洞开,一队官兵刚出城,便看到了他制人的画面。如今襄阳县令最忌械斗,县内若是有江湖人士比武打杀,轻则杖责,重则下狱,官兵们以为他们也是如此,便要冲过来问罪。

疲倦的男子归剑入鞘,他没想到此番一路如此多的劫难,到了这里还要受冤枉。只是在他束手就擒时,城内忽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一匹枣红的好马跃然当先,上面坐着个穿貂裘、踏锦靴的年轻人;后面则跟着一群着常服的小吏。那些官兵见了,赶忙都放开男子,向来人致礼。可那人却翻身下马,直冲了他过来。

“张先生。”来人笑嘻嘻地给青年鞠了一躬,他此番大礼把还有些迷糊的官兵都吓醒过来,以为自己无意中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别来无恙啊?”

男人无奈地叹口气,他传消息给对方可不是为了这般出风头。

“草民不敢认县令这声‘先生’。”

那赶来迎接的年轻人便是这襄阳县的父母官了,姓刘名弘,字和季,年不过三十二,却已在此地作了三年县令,将一座千年重镇治理的风调雨顺,万户兴旺。

“那就茂先吧,”刘弘与他有好几年不曾见面,如今自作主张把姓字叫的格外熟悉,“茂先啊,你看这襄阳城虽然不大,好地方可是有的。咱们好久不见了,就由我做东,先带你逛逛。”年轻的县令忽然又想起了身边那些兵吏,嘱咐他们把那歹人投入狱中,过会儿亲自审问。



张华在看到老熟人赶来时,便放松了下来,然而瞬间他就被翻涌的疲倦所占领。

“先别睡。你都多久没吃东西了。先填饱肚子再去睡。”

襄阳城里的早点铺子已经开了,刘弘熟门熟路地把他带进了一家面馆,那老板娘似乎是认得自家县令的,既欢迎又喜悦,立马就招呼伙计去做两碗面来。老友特别嘱咐给张华的那碗少油和少辛辣,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就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襄阳的牛肉面,吃起来得先喝黄酒。”刘和季一边把筷子拾在手里,一边叹息道,“但你今天喝不得,改天一定。”

新鲜的窝子面香气扑鼻,再一看,碗中是红汤白面黄牛肉,小葱在里面绿的可爱。张华夹了一口,那面多碱,由此比别处更筋道;再喝一口汤,又鲜又浓。他抬头看刘弘,县令吃的稀里哗啦,一点都看不出十年前那个富贵少年的模样。和季现在吃饭很快,张华还没解决到一半,他就已经在擦嘴了。也许是注意到对面含笑的眼神,刘弘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现在习惯了,整天解决西家长东家短的,最怕花时间在吃饭上。”

张华摇头示意没什么,但他实际是有些羡慕的。

等男人吃完,刘弘什么也没问,就让他回自己府上睡一觉。



“你早已成年,若要练武,必受万种痛苦。”

玄武堂前任主人因少年时生病,容貌有些可怖,但在那年下江南后,他已恢复了五分,如今也能不戴面纱示人;可蒙他教导的张华最知此人的心善,连忙跪下来,膝盖与地板发出了可怖的响声。

“如今新主乍立,晋楼命悬一线,我若只像旧时那般为他咨忧解难,也实在无大用;”年轻人的嗓音铿锵,若惊雷掷地,桌后的杜预一时不知是否该扶他起来,“既然我已决意入江湖,必然要习武;不仅要习武,还需要习得无上功法。”

老堂主见他如此坚决,不由得再次叹息:“即使要洗髓换骨、短日之内饱尝痛苦,你也要学?”

张华没有说话,可他灼灼的目光已经回答了杜预的问题。

“茂先,你心若磐石,我本该为少主感到庆幸的。”男人走来便扶起地上的徒弟,他一向引这后辈为知己,所以话中的恻隐之意竟不欲掩盖,“但你是鸿鹄,不该困在这小小的江湖里。”他过去曾将这晚辈引荐于好友,便是希望他能重回仕途;可惜怎么也低估了张华的情义,先是有张、卢二人救济之恩,又得玄武堂主经卷之授,最后还遇见了少主——便是蝶入蛛网,再也挣脱不得。

他们身在杜预炼药制毒的书房,由此光线晦暗。年轻人麦色的面孔此刻像金子一般,就连那双感性的眼睛也在闪闪发光,如同一片温柔的稻田。“我曾以为只有做公家人才能济爱万民,可惜在结识晋楼众人后,发现即使身在江湖也能护佑天下。”他停顿一下,忽然想起那日少主对他说的话,心中便柔软的不可思议。“何况少主有志,愿为盟主,化南北干戈。那么他便是我的天下。”



一觉醒来,已到了华灯初上时候,张华从五年前的豪言壮志中醒来,对着帐外的烛光嘲笑起自己。正巧,县令推门而入,此刻他已经换了公服,看上去很有些神武,却依旧像初识那般虎头虎脑。他的身后还跟着一队端着洗漱用具的婢女,走入内室;而后又是好几名捧着吃食的小厮,便在外面的圆桌上放下了,由刘弘亲自来叫他。

“你终于醒了,都睡了快七个时辰。”那男人忙叫仆童放下隔帘,让张华换了新的衣袜出来。一向朴素的年轻人摸着朋友献上的锦衣,忙道了谢。隔着帘子,他只瞥见刘弘似是挥了挥手,“襄阳的地方菜不行,但我这里有个好厨子,做了一桌子大杂烩,茂先就凑合着吃吧。

张华这便掀了帘子出来,刘弘刚给二人面前放了酒杯,就看着他笑起来。“都说人靠衣装,茂先本就清俊,这下更叫我羡慕。”他还故意借杯中倒影照照自己,自嘲怎么就不够好看呢。

客人觉得县令不过自谦,再闲言两句后就坐下来边吃边谈正事了。

“我此番是来找你借东西的。”张华知道其实老友在等他先开口,只是和季体贴,并不催促他,“我要百两银子,两匹好马,三只信鸽。明天一早就出发。”

对方竟一口答应,又自顾自还加上其余东西。“追杀你的人太多了,我送你十位好手,随你一齐回洛阳。”

张华心脏微振,他不过在信里留下三两痕迹,刘弘便见微知著,反推出他的窘境。也是啊,但凡事态不那么糟糕,他也不可能匆忙出门,舍近求远,从水道至襄阳,再改马回洛阳,一路上还折损了所有信鸽……堂堂玄武堂主,连潼关和黄河都过不了,真是可笑。

“有劳刘县令了。”

“张大侠说笑了。”

二人本是笑语,然而却都察觉了身份被颠倒的微妙,忽然室内便沉默下来。一时间,张华只夹着碗里的藕,并不愿说什么。

“茂先啊,等你回去,帮我给安世带一句话。”刘弘忽然清了清嗓子,他一向最豁达,却也不由得带上三分悲凉。“我知道他还怨我入了朝堂,不去帮他。但是啊,等他真的要成为武林盟主的那一天,我还是会带着彩礼去看他的。”

张华抬起眼睛,他的眉睫都又黑又浓,很是深情。“我一直有个问题,和季。”他的表情很是严肃,却又带着某种意义上的迷茫,“你抛开过去走这条路,现在真的快乐吗?”

没想到县令听了这个问题后,面孔变得格外精神。“当然快乐了。我过去虽然是镖局之子,白道世家,看似匡扶正义,实际上根本没有做有利苍生的实事。但现在——”他骄傲地理了理自己这一身官服,“我每天是真正深入到普通人之间,有时候甚至只在审理偷鹅偷桃的小案子,但我比少年时过得快活。”

刘弘还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他也的确未负他师父的教导,走了自己的路,回护一方。

正待他羡慕时,这年轻的县令忽然问起了他,“那么茂先呢?如今听江湖人说新的玄武堂主是‘双剑一出山河变,执子闲谈星位春。’——好不风流啊。”

听得这句吹捧,客人不由得苦笑。风流的背后是夜以继日的勤学苦练,他才习了五年的功夫,即使有羊杜两家的神功典籍襄助,他在如流沙般的武林才俊中还是势若微渺,不知何时,就能被取代。

“若我真如江湖间传说的那般洒脱骄傲,又怎会……”他终究是没有把自己的难处说与刘弘,和季已非漩涡中的人,既没有开口问,便是全然的信任和尊重他了。得其帮助,已是三生有幸,何必多让一个人心烦呢?

襄阳县令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马上换了一个话题。“对了,今早在城门口刺杀你的人,已在牢中震碎心脉而死。”

张华有些惊愕,却终究陷于无奈。“我还想着过几天让你把人放了……”

“放了?那些可是荀家的暗卫,许多江湖人都恨不得全把他们给宰了。”

男子不语,他这一路遭遇了一批又一批的刺客,却都是能放一条生路便放的,可是没想到,刺客心烈,他终究是救不得大部分人。

“襄阳风光好,大堤柳如阴。你就替我葬了他吧。”

张华亦饮下一杯,那黄酒果真浓厚绵长,仿佛能销万古愁。

钰瓒

听说陈群开了一个举报墙(七)

对没错

这篇文还没有坑掉

依旧那么ooc

注意避雷哦

纯属娱乐

~~~~~~~~~~~~~~~~~~~

(七)

1. 医闹管吗?——华佗

[回复]

管管管,以后陈大人就是您的保镖了——郭嘉

必须管,今天开始您的每次出诊都由陈大人贴身保护——曹丕

???——陈群

陈大人不用客气,赶紧上任吧——郭嘉

我送您过去?——张辽

为什么不让那些武艺高强的去当保镖?——陈群

我们忙着守城,没空——张辽

陈大人这话说的,我们武艺高强,您就弱不禁风了吗?——张郃

???你才弱不禁风——陈群

你们怎么能让陈大人一介文臣去做这么危险的工作呢?——甘宁

是啊是啊,不如带...

对没错

这篇文还没有坑掉

依旧那么ooc

注意避雷哦

纯属娱乐

~~~~~~~~~~~~~~~~~~~

(七)

1. 医闹管吗?——华佗

[回复]

管管管,以后陈大人就是您的保镖了——郭嘉

必须管,今天开始您的每次出诊都由陈大人贴身保护——曹丕

???——陈群

陈大人不用客气,赶紧上任吧——郭嘉

我送您过去?——张辽

为什么不让那些武艺高强的去当保镖?——陈群

我们忙着守城,没空——张辽

陈大人这话说的,我们武艺高强,您就弱不禁风了吗?——张郃

???你才弱不禁风——陈群

你们怎么能让陈大人一介文臣去做这么危险的工作呢?——甘宁

是啊是啊,不如带上张昭大人一起吧——吕蒙

一人血书带上张昭——甘宁

二人血书——吕蒙

三人血书——周泰

我代表东吴四英杰一起血书——吕蒙

我代表江表十二虎臣一起血书——甘宁

我代表吴郡四姓一起血书——朱然

我代表江东血书——孙权

???——张昭

张大人,别说了,收拾收拾上路吧——孙权

张大人,去对面整风吧——周泰

我去给张大人办签证——孙权

别办了,对面不收——曹丕

所以医闹到底有没有人管?——华佗

有!陈群给你当保镖——郭嘉

有!张昭给你当保镖——甘宁

。。。。。。——华佗

2. 举报杜预聚餐,人员过于密集,座位都不分开的那种——羊琇

[回复]

好的知道了——司马炎

会处理吗?——羊琇

会——司马炎

???我上次举报羊琇聚会怎么就没人处理?——杜预

我这里没接到举报——司马炎

那现在可以处理了吗?——杜预

我这里没接到举报——司马炎

???——杜预

我这里没接到举报——司马炎

似曾相识的画面——陈群

老了老了——曹操

3. 徇私舞弊管吗?——杜预

[回复]

不管——羊琇

我怀疑你们羊家人联手欺负我,羊祜给我丢烂摊子,羊琇来我家吃饭连个面子都不给留——杜预

???不要伤害无辜的人——羊祜

你无辜吗?——杜预

当然无辜——羊祜

我觉得你在各方面都有郭祭酒遗风——杜预

???怎么又扯上我了?——郭嘉

因为你皮——陈群

。。。。。。——郭嘉

不要伤害无辜的人——曹操

谁无辜?——陈群

奉孝无辜——曹操

(手动再见)——陈群

4. 回复上一条,徇私舞弊管,严管——陈群

[回复]

你怎么管?——郭嘉

你怎么管?——羊琇

你怎么管?——曹操

你怎么管?——司马炎

你怎么管?——吕蒙

江对面的来凑什么热闹?——陈群

你怎么管?(就是复读一下,是吧,张昭大人)——甘宁

我怀疑甘兴霸在挑衅——张昭

水贼有子明撑腰——凌统

我还怕一个吕子明了?——张昭

吕子明有至尊撑腰——凌统

我好歹是个托孤大臣——张昭

您又想和至尊一起堆土封门了吗?——凌统

(努力保持微笑)——张昭

5. 嘿!兄弟们!买瓜吗?你看这个西瓜它又大又圆,你再看这个瓜它还十分的甜——祢衡

[回复]

我看到了什么?——曹操

祢衡卖瓜——贾诩

没钱花了做点小本买卖——祢衡

哇哦——郭嘉

买个瓜吧这位军师祭酒——杨修

???你怎么也来卖瓜了?——荀彧

因为我们是组团卖瓜的——祢衡

孔融也是?——郭嘉

不,我们没带他,带他赔本——杨修

上次卖梨让他送出去一半——祢衡

杨修也穷到上街卖瓜了?——曹操

哦不,我是来体验生活的——杨修

体验生活?——甘宁

毕竟人家有曹子建撑腰——祢衡

呀?来卖瓜了?一起啊!卖瓜啦!买一赠二啦!——孔融

。。。我好像知道你们是怎么赔本的了——郭嘉

我们也知道了,我们一直都知道——杨修

北杏

杜元凯历险记(共6P)

丕丕风评被害(。)

魏晋优秀相声节目选送

@洛川

杜元凯历险记(共6P)

丕丕风评被害(。)

魏晋优秀相声节目选送

@洛川

洛川
魏晋沙雕新闻十五条 随便打俩t...

魏晋沙雕新闻十五条

随便打俩tag
 

魏晋沙雕新闻十五条

随便打俩tag
 

洛川
不恰野生动物 从我做起【

不恰野生动物  从我做起【

不恰野生动物  从我做起【

北杏

顺手摸鹿,医院常住。乱抓元凯,人生重来

拒绝野味,从我做起

(题目标语来自@洛川老师)

我思考了一下,灭吴AU也应该紧跟时事,结合现实。咩咩把抗抗一家从荆州带到洛阳,这事儿已经不可能发生了。可以考虑写成:

咩咩企图把三只鹿从湖北接到河南,逃到马家村村口时被大外甥村支书司马炎拦截,带病上阵的万能工具蛇杜预拿着测温枪挨个检查。最后,咩咩在荆州打猎吃野味、半夜出门蹦迪不戴口罩的事情被贾充告发,一窝鹿被送回武昌隔离。

司马炎每天坐着大板车,拿着大喇叭在马家村里宣传:带病回乡,不肖子孙。自觉隔离,拒绝野味。顺手摸鹿,医院常住。乱抓元凯,人生重来。

(最后,衷心希望大家近期注意公共卫生安全,勤通风,多消毒,少出门,戴口罩,不传谣,不轻...

拒绝野味,从我做起

(题目标语来自@洛川老师)

我思考了一下,灭吴AU也应该紧跟时事,结合现实。咩咩把抗抗一家从荆州带到洛阳,这事儿已经不可能发生了。可以考虑写成:

咩咩企图把三只鹿从湖北接到河南,逃到马家村村口时被大外甥村支书司马炎拦截,带病上阵的万能工具蛇杜预拿着测温枪挨个检查。最后,咩咩在荆州打猎吃野味、半夜出门蹦迪不戴口罩的事情被贾充告发,一窝鹿被送回武昌隔离。

司马炎每天坐着大板车,拿着大喇叭在马家村里宣传:带病回乡,不肖子孙。自觉隔离,拒绝野味。顺手摸鹿,医院常住。乱抓元凯,人生重来。

(最后,衷心希望大家近期注意公共卫生安全,勤通风,多消毒,少出门,戴口罩,不传谣,不轻信,拒绝野味。)


阿羡
【三国人物印象之魏⑦】 感叹一...

【三国人物印象之魏⑦】

感叹一下,曹魏后期人才多入晋书,司马氏摘桃高手啊。杜预羊祜的生平赤裸裸显示了魏晋禅代之际政坛之复杂险恶。

【三国人物印象之魏⑦】

感叹一下,曹魏后期人才多入晋书,司马氏摘桃高手啊。杜预羊祜的生平赤裸裸显示了魏晋禅代之际政坛之复杂险恶。

钰瓒

纯属娱乐

ooc

图源空间

侵删

~~~~~~~~~~~~~~

私心想看大侄子叫小叔

以及仲谋摸公绩头

所以就魔鬼了一下

纯属娱乐

ooc

图源空间

侵删

~~~~~~~~~~~~~~

私心想看大侄子叫小叔

以及仲谋摸公绩头

所以就魔鬼了一下

晏良

@钰瓒同志影响一脚跨入沙雕表情包的深渊

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比较杂,最后一张是本人心声

@钰瓒同志影响一脚跨入沙雕表情包的深渊

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比较杂,最后一张是本人心声

洛川
吴晋边境的杜元凯.jpg

吴晋边境的杜元凯.jpg

吴晋边境的杜元凯.jpg

钰瓒

大过年的也没什么送给大家的
就做几个沙雕表情包吧
ooc预警
设定什么的不要过于纠结
纯属娱乐纯属娱乐纯属娱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过年的也没什么送给大家的
就做几个沙雕表情包吧
ooc预警
设定什么的不要过于纠结
纯属娱乐纯属娱乐纯属娱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钰瓒

举报墙延伸系列
关于整风的调查表
时间轴错乱
纯属娱乐,不要过度代入历史人物

举报墙延伸系列
关于整风的调查表
时间轴错乱
纯属娱乐,不要过度代入历史人物

钰瓒

(补)
旧号被封,新号重发
纯属娱乐

(补)
旧号被封,新号重发
纯属娱乐

钰瓒

(补)
旧号被封,新号重发
纯属娱乐

抖肩舞现场

B站配套视频

(补)
旧号被封,新号重发
纯属娱乐

抖肩舞现场

B站配套视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