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杠林檎

6065浏览    66参与
谛听白昼
偶方的四人约会一日游纪念照 是...

偶方的四人约会一日游纪念照

是性转,四人中只有垣根画了眼妆,阿方性别不明所以一分钱的变化都没有

偶方的四人约会一日游纪念照

是性转,四人中只有垣根画了眼妆,阿方性别不明所以一分钱的变化都没有

谛听白昼
画如月南极的成长版垣林檎

画如月南极的成长版垣林檎

画如月南极的成长版垣林檎

月

我必须立刻狞笑 和苹果 都是茶绘画的 第一张垣根是邪灵画的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必须立刻狞笑 和苹果 都是茶绘画的 第一张垣根是邪灵画的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月
答问答画的题图 目标是让大家看...

答问答画的题图 目标是让大家看了感到一种平淡和隐约的胃疼 垣根也睡着了

答问答画的题图 目标是让大家看了感到一种平淡和隐约的胃疼 垣根也睡着了

小终同学

P2是补档,把中考前这段时间磨的发一发

真的有人要看我的屑画吗可恶(

P2是补档,把中考前这段时间磨的发一发

真的有人要看我的屑画吗可恶(

moving forest

指尖間的放鬆時刻 1(school中心,稍偏未元林檎)(偶方if)

春未夏初,賞櫻的時節已過,短短數十日裡櫻花盡數盛放,又稍稍地掉乾乾。藝人事務所「School」的成員寄住的宿舍裡有一座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庭園裡種植的櫻花樹。剛離開舞蹈室的垣根帝督經過窗外,發現樹上長出了翠綠色的新葉,已經找不到半片粉色的花瓣。


這一個月裡垣根不是對著四面鏡子練舞,就是呆在黑漆漆的錄音室裡練歌,回過神來已經錯過開花的時間。


「好像上星期花還在開的樣子⋯⋯」


仔細一想,並不是垣根親眼目睹,而是有人告訴垣根櫻花在開,想邀請他抽空去庭園賞櫻。但他一心想要在接下來出的單曲勝過一方通行,全副心思放在MV的舞步和錄音,把那個人的話全當成耳邊風。


是嗎,有空再去吧。...

春未夏初,賞櫻的時節已過,短短數十日裡櫻花盡數盛放,又稍稍地掉乾乾。藝人事務所「School」的成員寄住的宿舍裡有一座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庭園裡種植的櫻花樹。剛離開舞蹈室的垣根帝督經過窗外,發現樹上長出了翠綠色的新葉,已經找不到半片粉色的花瓣。


這一個月裡垣根不是對著四面鏡子練舞,就是呆在黑漆漆的錄音室裡練歌,回過神來已經錯過開花的時間。


「好像上星期花還在開的樣子⋯⋯」


仔細一想,並不是垣根親眼目睹,而是有人告訴垣根櫻花在開,想邀請他抽空去庭園賞櫻。但他一心想要在接下來出的單曲勝過一方通行,全副心思放在MV的舞步和錄音,把那個人的話全當成耳邊風。


是嗎,有空再去吧。

當時垣根隨便應付幾句,約他的人是誰也忘了。再進一步努力回想,才想起那個人個頭很小,有一頭黑色短髮。

「⋯⋯啊,杠林檎。」

顯眼的特徵跟新人訓練生重疊了。


杠林檎是垣根最近收留的少女。不見經傳的事務所「黑暗的五月」為了訓練出演技超群的童星,對兒童進行嚴苛的培訓和選拔,那孩子正是其中一個重點培養對象。有一天她從藝能所逃出來,被垣根撿到了。據說那間事務所所有人曾經參與一方通行的培訓,為了取得更多情報,垣根不單收留林檎作訓練生,還順便弄垮那間黑心事務所。


與人物同時回想起來的還有零碎的記憶。上星期練完舞後總會看到林檎在門外等候,似乎信了垣根的話,每天都來看他有沒有空。但每次垣根都說沒空,讓她回房間好好休息後便回到錄音室繼續寫歌。

現在想起來,本以為她是練習累了才顯得消沉,原來大錯特錯。


背叛別人的期待並不是第一次,更進一步來說,是杠林檎擅自抱有期待,又擅自傻傻地守在門口。明明沒有讓她對賞櫻抱有期待的意思——


———為了撇清責任而想出的藉口反而加重了垣根的罪惡感,令他不得不去思考如何對那孩子作出補償。

於是他打定主意,吩咐部下準備行裝。


「任務?接下來一星期的行程都是滿滿的呀⋯⋯」

別稱「心理定規」的金髮少女皮笑肉不笑地打量他的心情:

「看樣子不是呢,那麼是地獄合宿?也是呢,七月還要辦演唱會⋯⋯」

「到後天為止不是正好沒有通告嗎?這是路線和地圖,今天兩點出發,下午去山下的營地露營看星星過一晚,第二天睡醒去看日出,下山後在平地野餐,賞櫻再回來。」

「哎呀哎呀~連節目都安排好了哇~」

這個令心理定規捂著嘴巴壞笑,卻令部下譽望萬化和弓箭獵虎嚇破了膽:

「野外求生⋯⋯不,難道是只有殺了其他參賽者才見到明天的太陽的生存遊戲⋯⋯」

「求求你,請不要捨棄我!雖然我還是底層成員,但會更加更加努力的!只要是你的吩咐,我會獵殺其他參賽者!」

「那個,參賽者不就是我嗎?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好呀,以我們的頭顱為賭注,來一場令垣根大人滿意的互相殘殺吧!」


把遠足曲解成「野外求生」,還發展到互相宣告要幹掉對方,腦洞太大了吧?而且一番好意被誤解為折磨人的技倆,甚至自己被當成一個嗜血的變態,垣根未出發就感到掃興了。


「你們眼中的我是多麼沒心沒肺啊。」


對於他的抱怨,部下沒有半句辯解。垣根帝督總是把各種斯巴達式特訓輕淡描寫,美其名誘導部下積極參加培訓,實際是騙他們入局,令他們不得拼盡全力地完成吩咐的任務。更甚的是,垣根的目的不是讓他們成為獨當一面的偶像,只是想要一批支援自己的優秀後台人員和伴舞團。

為了自己的私欲把部下當成棋子,過度操練他們。宿舍裡這三名跟隨他最久的成員恐怕都心知肚明,並把垣根口中說的「休閑活動」通通當成「地獄特訓」。

所以結論是:如此糟糕的形象都是垣根咎由自取。


本來好歹想把自己包裝成一個開明的頭領呢。如今事與願違,垣根的感想卻只有「遺憾」而已。而這份「遺憾」淡薄得不用刻意維持撲克臉去掩飾,更沒有興趣仿效心理定規把它誇張化後在臉上貼堂。


「陪你去郊遊有酬勞嗎?」

「說什麼傻話,跟訓練一樣,這種事基本工資已經包了。」

「欸~沒有額外補貼的話我能不參加嗎?我想想⋯⋯不如讓林檎醬代替我參加吧,能夠感受大自然的氣息對她的身心成長一定大有幫助呢~~」

「本來就打算讓杠林檎一起去。算了,要來不來隨你們。」


這個拜金女沒救了。垣根沒好氣地拋下這句後,走向訓練生寄住的房間。


「⋯⋯喂,我是垣根,開門。」


「⋯⋯」


咯咯⋯⋯


「⋯⋯」


School的宿舍由旅館改建而成,並把特等套房全數保留,故此訓練生的房間也相當豪華。不知道是床太舒服、林檎的體質嗜睡、還是未適應這裡訓練生的練習強度,只要她人在房間,十有八九是在睡覺。


「剛才該讓部下給房間打個電話,好讓我找她時她是醒著的。」


所謂的十有八九,真的是總共十次探訪裡有八次林檎在睡覺——百分百真實的數據。而這次就是第九次,垣根用手機打響電話後,再次敲門。


「林檎,醒了吧?」

「嗯⋯⋯是的。」

「我們要去郊遊。我在這裡等你,給你二十分鐘換好衣服準備行李。」

「⋯⋯⋯」

「回答呢?」

「⋯⋯好的。」


然後過了二十分鐘,一名頂著凌亂的烏黑短髮,穿著吊帶裙的少女空手走出房門。


「準備好了,垣根。」

而垣根揉了揉眼睛,確定做夢的不是自己,而是睡眼惺忪的杠林檎。他甚至懷疑林檎這二十分鐘什麼都沒幹睡了個回籠覺。


「喂喂,把我的話都當玩笑了對吧。穿這件輕飄飄的裙子登山?你是想給山裡的蚊子蟲子辦自助餐嗎?背包呢,東西一件也不帶嗎?」

「只要垣根你在就足夠了。」

「別用甜言蜜語敷衍我。你自己說出來都不會害羞嗎?」


然而林檎疑惑地歪頭。不單沒有一絲甜蜜氣息,反倒顯得垣根才是莫名其妙想歪了的人。再仔細一想,如果那孩子這句發言不是說垣根在令她感到安心,而是只要垣根在就不用帶任何東西⋯⋯


「混蛋,這不就是把我當成肚子上有口袋的機械貓嗎?未元物質才不是這樣用的耶!」垣根不小心把心裡的吐槽說出口。


「唔?」

這次林檎的明顯地表達疑惑。看來又是垣根擅自誤會了。他咳了聲,嘗試掩飾過去:

「沒什麼。運動服總有吧?再給你二十分鐘,換上運動服,然後把另外一套後備的運動服,餅乾和水瓶塞進背包。我們吃飯後就出發了。」

「嗯。郊遊⋯⋯具體是要做什麼?」

問的同時,林檎的肚子發出咕嚕的響聲。她看了自己的肚子一眼,若無其事地重新抬頭,等待垣根回答。

「肚子餓就快點去換衣服。郊遊就是去郊外玩,運氣好的話可以看到櫻花。」

「櫻花⋯⋯!」

「運氣好的話,這個時間還開著的櫻花不多了。」


雖然補上個但書,林檎的表情還是變得明亮起來,比起聽到「能吃飯了」更加令她精神振奮。跟剛才像個人偶一樣聽指令點頭行動的樣子不同,現在的林檎終於像一個期待出去玩的孩子。


「回答呢?」

「嗯,我馬上去準備!」



雖然不討厭乖巧聽話的態度,也跟垣根自身的利益毫無關係,但偶爾他想讓那孩子(林檎)變得更像個孩子。



—————————————


一輛噴上馬卡龍色的復古風露營車走在高速大道上。這是垣根帝督讓部下在中午前租下的露營車,現在他和三名部下——心理定規、譽望萬化和弓箭獵虎,以及訓練生杠林檎坐著它朝著學園都市的營地出發。


與柔和繽紛的外表相反,露營車內彌漫著一鼓不安定的氣氛。更具體來說,這股氣氛正是來自擔驚受怕的譽望和弓箭,以及臭著臉的垣根。雖然垣根的臭臉是School宿舍的日常名景,但人在加滿汽油的露營車,發起飆來隨時出現B級動作電影裡常見的公路汽車爆炸⋯⋯

⋯⋯當然,只要垣根有心,五星級旅館改建的宿舍也可以化作B級災難片現場。而無論是宿舍還是露營車,譽望和弓箭都不希望發生爆炸。


「(拜托,如果一定要爆炸的話,請挑我不在的時間吧!)」

「(我跟這個腹黑女不同,只要我不在,他們是生是死我都不想管。)」

兩位說稍稍話的陰暗系部員,他們擔心的不是當事人或者被波及的人,而是自己。


另一邊廂,明明四周充滿殺氣,垣根旁邊的杠林檎就像沒事人般咯吱咯吱地吃飯後零食,吃完還把空袋子遞給垣根:

「咯吱咯吱⋯⋯垣根,這個還有嗎?」

剛剛吃了午飯,那個小小的肚子居然還能塞下一包薯片,甚至將吃完的垃圾交給心情不好的頭領處理?但在場沒有人吐槽她,也沒有人想到垣根真的把垃圾丟了,然後從背包裡拿出一包新的薯片。


「(吃多少也不會變胖好羨慕⋯⋯不對,重點不是這個!那些咯吱咯吱的聲音聽得我好煩躁⋯⋯不會刺激到頭領嗎?)」

「(不對,重點也不是聲音吧⋯⋯唉,總之天知道他的爆發點呢。比起這個,那個女人才是真的讀不懂氣氛。)」


譽望說的是剛才一直未提及的心理定規,其實她才是譽望和弓箭胃痛的來源。這位精神操控系能力者當然察覺到氣氛的異常,但大大咧咧地無視了,並伸手向林檎討零食。

「我也想試試看呢~能給我一塊嗎,林檎醬?」

「這是垣根帶來的零食,你想吃的話要向垣根取得許可。」

「那垣根先生~~」


這刻垣根終於忍不住了,他把手擋在薯片的包裝開口,狠狠瞪著心理定髮質問:


「你這傢伙,明明出發前一句一個嫌棄沒有酬勞,現在又笑呵呵地登車還持熟賣熟起來,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嘛~想了又想,你們都出去玩只剩下我一人的話感覺有點寂寞呢。」

「讓商談對象用錢治癒你不就好了。」

「其實是拒絕的時候覺得你看起來有點失落,最後決定還是參加這一邊啦。抱歉呢,不要鬧別扭了,沒想到你那麼想跟我一起出去玩嘛~」


簡直哪壺不開提哪壺!看著心理定規小姐精準踩雷,垣根默默地展開了手上的未元物質,譽望和弓箭的胃跟垣根握起的拳頭一樣,緊緊地揑成一團。

跳𥦬吧。兩人互相對視後默默點頭,打開了旁邊的車𥦬。



—————tbc——————



如何才能不想睡

上茵AtoZ Kingdom_王國(上)

上茵AtoZ


Kingdom_王國(上)


(註:上集偏向茵蒂克絲跟風斬的部分,雖然這篇的上集當麻還沒有出場,不過他下集就會出場了所以這真的是上茵文!看到下集就會知道為什麼了,另外J開頭的文章之後會補)


1


「嗯......這裡是哪裡?我記得我剛剛還睡得很熟的......」


茵蒂克絲在一個有點柔軟的地方醒來,原來她是被風斬冰華抱在了懷裡。


「太好了,妳醒了!我還在想說要是妳醒不過來,我該怎麼辦呢。」

對方一臉擔心的說道,眼鏡背後的美麗眸子是如此真誠。


「不用這麼擔心啦,話說......感覺好久沒有見到妳了,冰華。」茵蒂克絲的表情變得十分開朗,然後,她突...

上茵AtoZ


Kingdom_王國(上)


(註:上集偏向茵蒂克絲跟風斬的部分,雖然這篇的上集當麻還沒有出場,不過他下集就會出場了所以這真的是上茵文!看到下集就會知道為什麼了,另外J開頭的文章之後會補)


1


「嗯......這裡是哪裡?我記得我剛剛還睡得很熟的......」


茵蒂克絲在一個有點柔軟的地方醒來,原來她是被風斬冰華抱在了懷裡。


「太好了,妳醒了!我還在想說要是妳醒不過來,我該怎麼辦呢。」

對方一臉擔心的說道,眼鏡背後的美麗眸子是如此真誠。


「不用這麼擔心啦,話說......感覺好久沒有見到妳了,冰華。」茵蒂克絲的表情變得十分開朗,然後,她突然用雙手摸了摸風斬的臉頰,似乎是想確認些什麼:「妳是真的冰華沒錯吧?不是騙人的?」


「當然是真的啊,茵蒂克絲。」

風斬也露出了有點害羞但開心的笑容。


名為風斬冰華的這位少女,平常並沒有太多機會與人交談,更別說是擁有親密的朋友了,因此她對於「朋友」這種存在的重視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在面對他人時雖然不免有些膽怯,卻會拚盡一切守護她所認定的重要的人。


與好友相聚的機會,是如此千載難逢,而又彌足珍貴。


「因為......平常人家也不是想見到冰華就能見得到嘛,感覺妳真的好難找喔,怎麼感覺我認識的人都這麼神秘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的身分有點特殊嘛。」


茵蒂克絲滴咕道,而風斬冰華只是笑了笑。風斬的笑容給人一種半透明的感覺。這並非只是一種比喻,而是有時真的能透過她的臉龐、甚至是全身,看見後面的所有風景。她的身影,還會時不時出現像是立體投影偶爾收訊不良而閃動的錯覺。這一切都是因為--風斬冰華並非人類,而是學園都市內所有超能力者身上散發的AIM擴散力場的集合體。因此,她的身體的每一部份都並非一般的肉體。


「話說......我肚子真的好餓啊,冰華,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好吃的?感覺我似乎沒來過這裡呢。」

茵蒂克絲環顧四周,似乎正在尋找著餐廳。明明是熟悉的學園都市,卻給人一種與印象中不同的感覺。


「沒問題的,我對這裡很熟,很快就能找到餐廳的,茵蒂克絲就跟我來吧!」

風斬握著茵蒂克絲的手,一邊笑著一邊跑了起來。兩人就這樣以餐廳為起點,開始了探險。


2


「歡迎光臨~」


「哇!好厲害!好厲害!那些餐廳裡的店員馬上就換了一套衣服呢!不愧是學園都市的高科技!」


才剛到餐廳,茵蒂克絲便對著一字排開的店員大感驚嘆。

那些店員的衣服有的華美、有的簡約,共同點就是都十分地適合他們。有些人似乎還在猶豫著服裝,到底要穿西式套裝以表示專業,還是要穿女僕裝帶來活潑的氛圍,因此身上的服裝不斷的轉換跳動,最後才固定在某一種。


「這沒什麼啦,茵蒂克絲,這個地方本來就是這樣子的。」

風斬抓了抓頭髮,似乎有些難為情。


「不過,還是覺得很新奇呢。餐廳裡面的擺設也好厲害,好像是能隨時轉換不同風格佈景的樣子。記得當麻說過,這好像叫做3D全息投影還是什麼的技術。不過看起來......東西又都是真的。」


茵蒂克絲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環顧著她們所在的餐廳,餐廳四周的布置一下子變成西部牛仔風、一下子變成英國王室風、一下變成中式古典風,或者是其他更多千奇百怪的風格......也難怪她會嘖嘖稱奇了。


「茵蒂克絲,那妳想吃點什麼呢?」

到了座位上之後,風斬向茵蒂克絲問道。

「可是我不能吃太多......當麻說過不能讓別人花太多錢請客......」

「沒關係的,只要妳想吃的,什麼都可以點喔。畢竟我跟茵蒂克絲這麼難得才見面嘛,難得在一起,當然要吃頓好的啊。」

「真的嗎?謝謝妳,冰華。妳最好了。」

「真的。茵蒂克絲可以盡量點,反正也不需要真的花錢。」


接著,有位服務生走了過來:「請問您們想要吃點什麼呢?」


「我的話,跟往常一樣就可以了。」

風斬彬彬有禮地說道。


「嗯......我想要一份照燒雞腿日式定食、一份美式總匯漢堡套餐、一份中華特色味噌拉麵,還有法式焗烤......」

茵蒂克絲充滿期待地看著菜單,把她平常少有機會吃到的食物全部點了個遍。


「好的。」

那位服務員一轉身,她的衣服變成了專業的廚師套裝,兩隻手臂上還擺滿了一堆盤子,那些全是她們要吃的餐點。

「這裡是兩位的餐點,請問餐點都到齊了嗎?」

話都還沒說完,她們兩人面前的桌上,就已經出現了所有她們想吃的食物。


「餐點一下子就送來了!速度也太快了!我甚至都還沒點完餐啊!」

看見餐廳以極高的效率送餐,且每一道送來的菜都是那麼的色香味俱全,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感到快樂的了,茵蒂克絲這麼想著。


「如果對餐點有什麼建議的話,可以跟我說喔。我會再開發一些嘗試新的菜餚,到時妳們也能再來試試!」

換裝成廚師的服務員說道。


「好,謝謝妳。」

風斬如此說道,接著她們倆人便開始大快朵頤。



3



然而,茵蒂克絲跟風斬冰華聽到了附近的座席,好像起了小小的爭執。


「我說,鯖魚咖哩這不是基本款嗎?怎麼會連這也沒有呢?結果,這種美味除了菜餚的發明者跟我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可以理解嘛。」

「嗯......您可以點一份烤鯖魚飯,然後再點一份蔬菜咖哩,然後兩個加起來也有鯖魚咖哩的效果--」

「才不要呢!我明明就只要吃一份食物,為什麼我卻要為了餐廳沒有這道菜而付兩倍的錢呢?」

「或是您也可以試試我們餐廳推薦的今日特餐A餐跟B餐......」

「要是吃不到鯖魚咖哩,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局面似乎有些僵持不下。

風斬見狀,起身準備走到那邊去。


「冰華!妳要去哪裡?」

「她們兩個好像吵架了,我得過去幫忙才行......」


風斬走了過去。客人是一名戴著貝雷帽的金色長捲髮女孩,穿著深藍色上衣與白色短裙搭配黑色絲襪,看起來似乎是外國人。她雙手插腰鼓著臉頰,似乎是打算沒吃到想吃的就不會走的樣子。


「那個,請問可以幫忙準備一份鯖魚咖哩嗎?她看起來好像真的很想吃的樣子......」

風斬冰華正在嘗試向店員要求餐廳沒有的餐點,本來就容易感到難為情的她,似乎臉變的更紅了。


「好的,鯖魚咖哩一份,馬上為您送來。」


服務員對著風斬一鞠躬,轉眼間,桌上就立刻出現了一盤鯖魚咖哩。


「這是您的餐點,請慢用。」

接著,服務員便逕自離開了。


「欸?為什麼,為什麼妳一來他們就馬上生出鯖魚咖哩了啊?他們剛才還一直說沒有。結果,他們果然是騙人的。可能是要熟客點餐,他們才會端出隱藏菜色吧。」


貝雷帽少女打量著眼前冒著香氣的餐點,用湯匙舀了一口品嘗味道,同時看向風斬:「不管怎麼樣,謝謝妳啦。畢竟要是沒有妳幫忙的話,我今天可能就什麼都不想吃了。」少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叫做芙蘭達.塞維倫,叫我芙蘭達就可以啦。目前擺脫了所有鳥事,在這裡愉快地度假。怎麼樣,要不要加個line啊?」


「妳好,我叫做風斬冰華。」

看見對方釋出善意,風斬也放下心來。

「不過line的話就不用了,我幾乎很少在用手機。」


「嗯~那也無所謂啦,總之今天謝謝妳囉!」

「嗯,希望妳在這裡玩得開心。」

芙蘭達揮了揮手,風斬也報以微笑。



4



接著,風斬邊走回了茵蒂克絲的位子,卻發現不只茵蒂克絲一人。


「這麼好吃的東西,我還是第一次吃到......」

有名黑髮黑瞳的少女正坐在風斬原本所坐的位子上,品嘗著各國佳餚。在此同時,她的雙眼放出了光芒。


「慢慢吃,冰華說這裡是能無限吃到飽的餐廳喔,所以不用擔心錢的問題。」

由於對方的年紀比她小,茵蒂克絲難得擺出大姊姊的樣子親切的說道。


「這、這孩子是誰啊,茵蒂克絲?」

「喔,這孩子是小蘋果啦。我看她好像只有一個人的樣子,到處在餐廳裡走來走去的,就邀請她跟我們一起了。」


風斬有點擔心她是和別人走失,於是問道:「妳好,小蘋果。妳有跟別人一起來嗎?」

「有,不過......他大概是走失了,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都沒看到他。」她稍微思考了一下。「也許,我應該主動去找他。」

「我跟冰華可以跟妳一起找人,妳覺得怎麼樣呢?」茵蒂克絲關心地問道。

「謝謝妳們,不過我可能必須離開了。」她對著風斬冰華跟茵蒂克絲一鞠躬:「也謝謝妳們的照顧跟招待。」


而正當她準備起身去找人的時候,她要找的人,剛好已經到了。


「杠林檎!」


有人呼喚了她的名字。


原來蘋果不是綽號而是真名啊,風斬如此想著。


「垣根!」杠林檎大喊,並回過頭去:「你到底去哪裡了?我很擔心你啊。」


「擔心我什麼呢,走失的明明是妳才對吧。」垣根帝督隨意揉了揉杠林檎的頭,她像個小動物一樣,露出了放鬆的表情。

垣根看向桌上的吃到一半的菜餚,接著對著風斬跟茵蒂克絲說道:「抱歉讓她在這裡白吃白喝的。」他將手伸到口袋裡,拿出了一大疊的鈔票放到桌上:「這傢伙的伙食費,這樣應該夠了吧?」


「這...其實沒必要這樣的......」風斬冰華看到這麼一大筆錢,急忙想要把錢退還回去:「其實我在這邊吃飯,從來都不用自己付錢的,所以真的沒關係。」


「好吧。在這裡擁有這麼一大筆錢,對我來說也沒太大作用––––不過,在這裡也是閒著無聊,我們該做點什麼比較好?」

最後他看向杠林檎,對方也看向了他。


「我想去遊樂園玩,可以嗎?」杠林檎抓了抓垣根的袖子:「我想要看看......遊樂園是什麼樣子的地方。」


「......」垣根陷入短暫的沉默,咀嚼著她短短一句話的含意。


......這傢伙,果然連遊樂園都沒有去過嗎。

雖然以她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研究所的經歷來說,會這樣倒也不是意料之外就是了。


「那我們今天就去遊樂園。」他答應了對方,並看向了剛才幫忙照顧杠林檎的風斬與茵蒂克絲:「還有誰想一起去的?」


「冰華、冰華。」茵蒂克絲試探性地問道:「我們一起去好不好?遊樂園有很多好玩的、也有很多好吃的東西。之前跟當麻一起去的時候,我就心想,要是能跟冰華一起去的話,我會很開心的。而且,我也想再跟小蘋果多聊聊啊。」

杠林檎默默地看向了茵蒂克絲,並點了點頭。


「好啊,如果茵蒂克絲想去的話......那我們就一起去吧。」風斬也對著垣根和杠林檎說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茵蒂克絲似乎有些雀躍,她抓住了風斬的雙手並跳了起來。


他們一行人就這麼出發了。


在路上,杠林檎對著一旁的茵蒂克絲說道:「垣根雖然看起來有點兇,可是其實性格很溫柔喔。而且他以前還曾經保護我。當時他就這樣從背後伸出了長長的翅膀,然後用羽毛把壞人全部打垮......」

「羽毛?確實是有些術式放出的攻擊後會產生羽毛,不過那也僅僅是攻擊餘波而已,而不是主招式。」茵蒂克絲歪了歪頭,似乎有些困惑。

「不過他放出的攻擊,就是羽毛喔。」杠林檎肯定道。

「喂,妳們在說什麼,別講一些奇怪的東西啊。」後面傳來了垣根的聲音:「更何況才不是羽毛這麼單純的說法能解釋我的招式––––」

「是未元物質,對吧?能夠創造出這世界上不存在的物質。」風斬補充道。

「總算有個懂常識的人能溝通了。」

「因為我身分的關係,其實每個人的AIM擴散力場我都能探測到是什麼屬性的。」

「那是很了不得的事吧?至少就我所知,能做到這一點的能力者也很少。」

「不過事實上啊––––」


在路上他們也如此閒聊著。




茵蒂克絲看著旁邊的人群,露出了笑容。


跟好朋友風斬冰華,還有新認識的朋友,一起吃飯、一起去遊樂園玩,看來今天也會是開心的一天。




(待續)




本初子午线

台词没想好 😔

有灵感的朋友可以帮忙想一想呀 

超喜欢这两对 


台词没想好 😔

有灵感的朋友可以帮忙想一想呀 

超喜欢这两对 


半安乐

通行禁止&未元林檎!

双cp合志《Redemption》,今晚8点开启预售!


——感谢叶籽菜太太的宣图!

通行禁止&未元林檎!

双cp合志《Redemption》,今晚8点开启预售!


——感谢叶籽菜太太的宣图!

半安乐

【本宣】Redemption


你充满了我的心,

在这个混乱而又拥挤,膨胀而又嚣张的世界上,你成了我的冥想点。


——珍妮特·温特森


cp:通行禁止&未元林檎


主催:半吊子

副催:@嘶 /@枫野缘 

封面:@画画的无韵呀 

封设/本宣:半吊子

代理:@三只喵工作室 

文手: 

半吊子

方方站起来

@嘶 

@十万涧 

@千秋雪 

@moving forest 

画手:

半吊子

@柿 

@叶籽菜 

@奈砸鸟 ...

【本宣】Redemption


你充满了我的心,

在这个混乱而又拥挤,膨胀而又嚣张的世界上,你成了我的冥想点。


——珍妮特·温特森


cp:通行禁止&未元林檎


主催:半吊子

副催:@嘶 /@枫野缘 

封面:@画画的无韵呀 

封设/本宣:半吊子

代理:@三只喵工作室 

文手: 

半吊子

方方站起来

@嘶 

@十万涧 

@千秋雪 

@moving forest 

画手:

半吊子

@柿 

@叶籽菜 

@奈砸鸟 

@(✿ ) 

@海盐奶茶 

@两仪未那 

@阿星星星 

@アイリス. 

@退堂鼓手 

@腐化甘迪 

@嗷里个嗷關🤞 

徽章周边:一瓴


趁着大家都睡着了,我来偷偷摸摸发个宣、

预售1月1日晚8点开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