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来俊臣

5415浏览    51参与
-maniac-

大理寺日志开播前的一些感想

于是大理寺终于要开播啦!

看了一眼配音表发现了一些细节。

[图片]

我们终于看到了菜叔的真名

来总的名字还是被改掉了qwq,记得RC大大当时说来俊臣这个名字起的太好了,舍不得改来着。

看预告片的话,剧情方面应该有一些改动,希望改动的地方是更加完善了而不是变味了。还有地方会致敬通天帝国?其实我觉得大理寺这个故事已经和狄仁杰系列没多少联系了。

记得当时得知大理寺动画化的消息还在上初中,然后天天给同学安利,叫他们开播了去看,然后怎知竟然从2017年开播跳票到现在qwq,我高中都快毕业了。

不过对比希望动画早些做完,还是希望在质量上有保证,希望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有所回报。

大理寺可以说是...

于是大理寺终于要开播啦!

看了一眼配音表发现了一些细节。



我们终于看到了菜叔的真名

来总的名字还是被改掉了qwq,记得RC大大当时说来俊臣这个名字起的太好了,舍不得改来着。

看预告片的话,剧情方面应该有一些改动,希望改动的地方是更加完善了而不是变味了。还有地方会致敬通天帝国?其实我觉得大理寺这个故事已经和狄仁杰系列没多少联系了。

记得当时得知大理寺动画化的消息还在上初中,然后天天给同学安利,叫他们开播了去看,然后怎知竟然从2017年开播跳票到现在qwq,我高中都快毕业了。

不过对比希望动画早些做完,还是希望在质量上有保证,希望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有所回报。

大理寺可以说是我从在微博上唯一坚持追下来的漫画了吧,现在留着微博就上希望可以赶个大理寺的首发。

看了一下近期的消息,好像没看到说大理寺要播多少集,很久以前好像说是12集,看预告猜测是差不多做到了第一册结束的时候,至少武皇寿宴应该是有的。


PS:话说丘将军和来大人都是藤新大大来配,以后是不是可以看现场精分了。


地中海苏川
“这份合同您签也得签,不签也得...

“这份合同您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您没得选。”

摸摸职场来

“这份合同您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您没得选。”

摸摸职场来

我狐

今天啥也没干。。。
也就摸了两个条漫_(´_`」 ∠)_
关于两个狠人的沙雕问答
p1来俊臣的问答时光
p2一枝花的问答时光
p3rc原梗

今天啥也没干。。。
也就摸了两个条漫_(´_`」 ∠)_
关于两个狠人的沙雕问答
p1来俊臣的问答时光
p2一枝花的问答时光
p3rc原梗

真是绝了
给宝贝亲友摸的来俊臣跟花花

给宝贝亲友摸的来俊臣跟花花

给宝贝亲友摸的来俊臣跟花花

阿涯

醒世醉世

睡前胡乱写一写少卿和中丞,终于有一篇符合合集名字的文了x😭😭全是我的个人印象,ooc注意避雷!


来俊臣处世的态度应该是“醉世”。不谈人品作风政治立场,他在世间行走,总像半梦半醒。“半”,本是多好一个字,士大夫提起来先想到中庸,放在来俊臣身上就全变味了。

武皇叫他来谈事情,捎带喝杯茶,南地进贡的嘉木,用旧年瓮的梅花雪泡,轻浮无比,来俊臣细细地喝也只喝一半,剩半杯茶水,把杯子递给小宫女,让她拿到院中洗绣球花,绣球花被好茶水洗过,开得明爽安静,一簇一簇的,无一叶残败。

有时候帘外大雨,水烟沉沉,苍苍树木都看不见,云烟散尽了,宫人忙去庭中拣雨洗后还挂在枝头的花,码了满满一盘装在月...


睡前胡乱写一写少卿和中丞,终于有一篇符合合集名字的文了x😭😭全是我的个人印象,ooc注意避雷!



来俊臣处世的态度应该是“醉世”。不谈人品作风政治立场,他在世间行走,总像半梦半醒。“半”,本是多好一个字,士大夫提起来先想到中庸,放在来俊臣身上就全变味了。

武皇叫他来谈事情,捎带喝杯茶,南地进贡的嘉木,用旧年瓮的梅花雪泡,轻浮无比,来俊臣细细地喝也只喝一半,剩半杯茶水,把杯子递给小宫女,让她拿到院中洗绣球花,绣球花被好茶水洗过,开得明爽安静,一簇一簇的,无一叶残败。

有时候帘外大雨,水烟沉沉,苍苍树木都看不见,云烟散尽了,宫人忙去庭中拣雨洗后还挂在枝头的花,码了满满一盘装在月白釉洗中,武皇虚虚一指庭外,说玉兰不禁雨,弄花一年看花一日。来俊臣垂眼,神态低徊,“不如把玉兰移了换几本芭蕉来。”玉兰生得怪欣然呢,却躲不过这一遭。世无玉树,请以玉兰,芝兰玉树的,只开了一半就要移,世人若看见来俊臣这样,必要长吁短叹肉食者鄙。宫墙内风光墙外不得见,许是诗家一憾事,不然说不准人间又添几位杜少陵白乐天。

来俊臣的“醉世”,说来说去只有四个字“岂不快哉”。他信奉“醉世”,其实他是最清醒的,为武皇鹰犬,青史卷上身名俱裂,他都料到,但那又能怎样。他斜斜一睇凤眼,眉目间分明的骄矜,出身前途如何不论,至少此刻女皇宠爱他,于是提笔天下改,矢口群生恸,一时小人得志鸡犬升天。

这是一种很利己腐朽的想法,所以他只能遗臭千古,但来俊臣不在乎,他冷着眼清醒醒把初唐看了个遍,索性一转身芳梦沉酣去了,活一个小人心性,半醉半醒,堕落颓丽得惊心动魄。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不如饮美酒,披服纨与素。



李饼一直认为他是“醒世”。丘神纪作别,宫宴遇刺,辗转捡回半条命,从大理寺牢中出来,换身衣服成了少卿。李少卿跪在案前,冷着面孔阅案子,一张猫脸清水一样,也没见暖过几分。

中间陈拾来过一次,把李饼新洗的衣服拿来熏香,说是宫中新合的熏衣香赏下来了,全是水沉山麝,到少卿屋中熏衣,留些好香在屋里,批案子时不心烦。以前李饼的官服寿命极短,因为时不时上面要沾血,有别人的血,也有李饼的血,每根丝线经纬都被血透润了,洗不掉。后来陈拾揽下这个活,把血衣溺煎滚过,隔宿再洗,立还原色,真是妙手。

说实话李饼不愿意让陈拾干这件事,那么多血,他怕吓着陈拾。李饼上任少卿没多久,有一晚满身是伤地爬回来,吓了刚巧在大理寺的卢纳一跳。李饼喘着粗气叫卢纳噤声,“别吵醒他们,这趟浑水我不准他们趟。”卢纳一手捞李饼一手提过他的唐刀,低眼一看刀鞘里全是血。

李饼一觉睡到第二天正午,窗上的竹篾纸照得透亮,他一思量外面下雪了。卢纳坐在窗边,敞一条小缝看雪,见他醒了,欲言又止最后只叹口气,谁叫你睡到正午才醒,蔡叔不留你饭了,我让他给你煮碗汤添添油水。

李饼闷声喝汤,白萝卜炖排骨,萝卜久炖出味,汤色雪白清亮,看着清爽。卢纳终于忍不住,开口骂他:真拿自己当神仙了,以为还能免俗?李饼摇头,又点了点头。他虽不是神仙,可大理寺里再找不到一个像他无牵无挂的了,来去如踏雪,一片白茫茫。所以生杀之苦,李饼不舍得别人扛。

他一直以为自己极清醒,如平湖明镜,朝堂上下人心世故纤毫不爽,都在镜中。但他不知道,自己却是痴醉的那一个。李饼的命最难由己,看一看手头有多少药,就能算出来自己能活多少天,哪天武皇把药一断,李饼也就挥手自兹去了。但他偏要逆命而行,谁劝都不听。

李饼随手披了件衣服要出去,卢纳把他拦下来:“外面雪大,热身子不禁冷风吹。”

李饼说,那你让我看看雪。卢纳自知拗不过他,于是推开窗,窗外上下一白。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我狐

这个人已经疯掉了_(:з」∠)_
这一班都是神经病画风
我第一次画少卿了!!!
鼓掌👏

这个人已经疯掉了_(:з」∠)_
这一班都是神经病画风
我第一次画少卿了!!!
鼓掌👏

本本和来总打乒乓球

【宣群/占TAG致歉】姐妹们欢迎来同好群玩!

一起圈地自萌快乐吸来!请不要顾忌地吹我们的推拿院首席技师(?)!

【宣群/占TAG致歉】姐妹们欢迎来同好群玩!

一起圈地自萌快乐吸来!请不要顾忌地吹我们的推拿院首席技师(?)!

虎神营征兵办
迅速摸了个居家版(? 只有脑壳...

迅速摸了个居家版(?

只有脑壳√

迅速摸了个居家版(?

只有脑壳√

Moyhaner
奇怪的安利出现了,好好笑 然后...

奇怪的安利出现了,好好笑

然后我就告诉了她大理寺日志的存在

占tag致歉

不过那个狗腿子(???)

奇怪的安利出现了,好好笑

然后我就告诉了她大理寺日志的存在

占tag致歉

不过那个狗腿子(???)

我狐
填表使我快乐( ˙-˙ )是来...

填表使我快乐( ˙-˙ )
是来俊臣。(风评被害)(◔◡◔)
最后一格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填表使我快乐( ˙-˙ )
是来俊臣。(风评被害)(◔◡◔)
最后一格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地中海苏川
摸了来卿 他好坏我好爱 dbq...

摸了来卿

他好坏我好爱

dbq我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魅力

摸了来卿

他好坏我好爱

dbq我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魅力

阿涯

残梅尽

第一场雪簌簌落下的时候,武皇遣人私下里给来俊臣送了一枝梅花。他从女帝贴身的侍从手中接过梅枝,还不待细细端详,只轻轻觑一眼,就差点立时笑起来。


神都宫苑里都很难找得到这样一枝病梅了,梅枝枯瘦,花瓣行将落尽。宫人都说今年得春早,一夜梅花发,这一枝却似乎承不住那么大福分,反折了寿。女皇玩心不小,疑神起来更要命,寻一枝残梅嘱人送来,其中意不需她赘言,来俊臣心里明镜一样。


来俊臣甫一接了梅花,侍从就匆匆离去了,御史台这地方里外不干净,多停一会还怕招惹是非。他却不急回屋,退至檐下,双手合抱在胸前,斜斜倚着门框。宫墙内金口木舌发令兆民,本不该有人像他那样,周身透着股佻薄劲儿。


但来...



第一场雪簌簌落下的时候,武皇遣人私下里给来俊臣送了一枝梅花。他从女帝贴身的侍从手中接过梅枝,还不待细细端详,只轻轻觑一眼,就差点立时笑起来。


神都宫苑里都很难找得到这样一枝病梅了,梅枝枯瘦,花瓣行将落尽。宫人都说今年得春早,一夜梅花发,这一枝却似乎承不住那么大福分,反折了寿。女皇玩心不小,疑神起来更要命,寻一枝残梅嘱人送来,其中意不需她赘言,来俊臣心里明镜一样。


来俊臣甫一接了梅花,侍从就匆匆离去了,御史台这地方里外不干净,多停一会还怕招惹是非。他却不急回屋,退至檐下,双手合抱在胸前,斜斜倚着门框。宫墙内金口木舌发令兆民,本不该有人像他那样,周身透着股佻薄劲儿。


但来俊臣极会妆样,平时粉面含春威不露,眼波中无情似有情,一眼看来一色端秀气。后世的曲子词里唱:宫娥不识中书令,借问谁家美少年。那时候还真有刚入宫不知事的小姑娘误了这一眼,没乱里春情难遣,向人打听起来,对方只能低低说一句,那样一个标致人,却最是冷面冷心、无情无义的。末了叹口气,话不敢多,恐自己成了鬼朴,来不及给家里人送份遗书就要遭株连。


来俊臣低垂下眼睑,闲闲地用白玉管般的手指摆弄那枝残梅,无人不知那双纤白的手上究竟沾过多少血,又有多脏。天下人恨他,他清楚。其实来俊臣世情人心看得十足通透,连《罗织经》都写得出的人,自己在做什么,最终什么下场,心里自然清清爽爽地明白。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就像手中一枝残梅,落尽即弃,凡胎本非瑶池种,酸心无恨亦成灰。


但他偏偏又骄狂放诞得不得了,之前在金吾卫军中,被大理寺少卿拿刀刃抵着喉咙,他一径满不在乎地笑,连眼角儿也不肯皱一下。少卿是礼义人,用刀抵他也嫌脏,那痕秋水最终只在他雪白的颈子上划出浅浅一道口子。血从伤口流出来,沿着脖颈没入衣襟,留下绝细绝细一条红痕,像一片梅红投入白茫茫雪色。


那是严冬的最后一瓣残梅。一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


不知自何时起了风,卷起无数细雪,白得朦朦胧胧却冷得清清醒醒,十几里宫墙映雪,绵延进雪幕只有一痕朱红。来俊臣未添避雪衣物,只穿一身大红官服,斜倚的姿影,分明是那枝将尽的瘦梅,透着血色刮骨的红,一抹足够让人爱恨难决。


之后来俊臣还是细细用秘色瓷瓶把梅花供在案上,瓶中清水浅浅倒映梅影。那日是冬至,天短阴盛,但此后终究阳升天长。天意昭炯,世间道理从来分毫不爽。


隔天梅花果然凋尽了,只余下细瘦枯枝伶仃地插在冰冷清水中,水面落了溶溶一枚白日。


————————————————————

我终于搞来来啦😭半夜睡不着觉闲扯产物,冬至下雪是胡造的,反正都是瞎扯出来的,看个乐呵不要较真儿嗷x

自我催眠一下,真的不是洗白😭

洗头时候胡思乱想自己喜欢来俊臣除了馋他身子和脸还有什么理由,发现可能是喜欢他明知自己是遭千人唾弃,皇上没用了就扔的棋子,还分毫不减的恣睢佻薄的劲儿吧

本本和来总打乒乓球

“坏女人。”

补了鼠绘上色版。

ooc到认不出来是谁的性转来总,大概是心机很重的学生会副会长的设定

“坏女人。”

补了鼠绘上色版。

ooc到认不出来是谁的性转来总,大概是心机很重的学生会副会长的设定

Moyhaner
我来污染tag了 大理寺日志是...

我来污染tag了

大理寺日志是啥我没看过

就是随便摸摸鱼

我好难,比我小的画画都比我好了

我来污染tag了

大理寺日志是啥我没看过

就是随便摸摸鱼

我好难,比我小的画画都比我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