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来自北极的安利

307浏览    18参与
『游木真くん!』

永遠の泡の夢

是るりほと…事實上開頭四月份就開完了因為種種現在才寫完x,繁體注意!劇情出自星降夜,ooc屬於我,角色屬於ensemblegirls。

太ooc了請見諒。

我永遠喜歡天宮るり和神無月ほとり,沒了

————————————————————


关于神無月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大概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曾经神無月还是一个幼稚的孩子的时候,玩累了的话,就随便在草地上一躺,抬头一直仰望着夜空。

所以她喜欢上了星星。

在孩子的眼里,星星们只有个“星星”的名称,并没有能让她熟知的具体的名字。

而告诉神無月“星星们”的名字的人,就是天宮るり。

现在神無月想起天宮这个人的话,第一句还是会...

是るりほと…事實上開頭四月份就開完了因為種種現在才寫完x,繁體注意!劇情出自星降夜,ooc屬於我,角色屬於ensemblegirls。

太ooc了請見諒。

我永遠喜歡天宮るり和神無月ほとり,沒了

————————————————————



关于神無月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大概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曾经神無月还是一个幼稚的孩子的时候,玩累了的话,就随便在草地上一躺,抬头一直仰望着夜空。

所以她喜欢上了星星。

在孩子的眼里,星星们只有个“星星”的名称,并没有能让她熟知的具体的名字。

而告诉神無月“星星们”的名字的人,就是天宮るり。

现在神無月想起天宮这个人的话,第一句还是会说,“她告诉我了好多、好多关于宇宙的事情。”

但是就像是对宇宙的敬畏一样,当包括“天宮るり”这个人、一切的东西都变得未知,神無月开始害怕起来。

无法理解、听不懂…。就算是现在,想起那时的绝望还是会发抖。


是寒风吧,阻碍真多呢。

神無月消极地闭眼。眼睛近视成这样、连最喜欢的星星都看不到了、连你的脸都看不清了,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呢?


“我什么都做不到啊。”


记忆中的神無月放开了天宮的手。


“你这个宇宙人!”


神無月猛的睁开了眼睛。


哪里都找不到,逐渐产生了或许压根就没有天宮るり这个人的想法。

但是如果她真的不存在的话,人类可不会因为未曾谋面的事物心动。在那个很长很长的“梦”中,神無月敢确定那里绝对有天宮出现过。但是如果让神無月自己选,比起通过梦境交流的话,神無月宁愿天宮疑惑地说着奇怪的口癖站在自己面前。


神無月这么想,

“雪下的这么大,如果琉璃不到我身边来的话,我想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吧。”

花上一生都追不上她。就是这样一直找借口、一直在逃避,没有那份勇气,才无法拥抱那孩子吧。


…可是,神無月的心還在顫抖。這種難以表達的心情該怎麼命名呢?吶。天宮るり,你總是用『為什麼不明白呢?為什麼?』的表情看著我。那這次我是真的不懂了,就讓你幫我解答吧?用我不明白的術語也好,用什麼都好!

我想見你。



“因為想看到ほとりちゃん的笑容”。這是天宮最初的目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明明出生在同一個星球卻只能擦肩而過,明明告訴自己只要追尋那遙遠的光就好了,明明相遇這件事情就是錯的,為什麼會忘不掉,為什麼會這麼難過?那個甜美的聲音和可愛的樣貌仿佛還在面前,天宮無法控制地流下眼淚,從心的最底處發出痛苦的聲音。

“ほとりちゃん本應該是獲得幸福的人啊!是本應該微笑著活下去的人啊!”

“可是,都是因為我……”

“ほとりちゃん……ほとりちゃん的人生本應該……!!啊啊啊啊……”


失敗,失敗,失敗。

我總是給最愛的人帶來最不想要的結果。

那就放手吧,去疏遠吧。

就連這副眼鏡也……



“るりちゃん前輩!”

天宮疑惑著轉過頭。曾經的二年級後輩笑著看她,臉色像蘋果一樣紅潤。

“るりちゃん前輩的眼鏡和月ちゃん前輩的是同款吧?嘿嘿。”星海仔細地盯著天宮,“我和表姐妹也會互換髮飾呢。”

“るりちゃん前輩帶著這副眼鏡,就好像月ちゃん前輩在身邊一樣呢,很溫暖喔。”


很溫暖…。是這樣嗎?

天宮調整了一下眼鏡的高度,“可是ほとりちゃん說我待著它很奇怪…”


突然,手臂好像被什麼抓住了。

天宮驚訝著,神無月抓著她的手臂氣喘吁吁,她卻想著“還是逃吧”的時候,突然被她打斷:

“謝謝星ちゃん,幫我吸引るり…廢了好大勁把她抓住了,真是個麻煩的人♪”

“你啊!明明知道我不擅長運動,還這麼能跑。”

“這場追逐戰,結束了吧?我很累了,所以躺下來吧♪…”



雪還真是柔軟啊。

奇怪的是,被撲著倒下來的時候,天宮只有這一個想法。

神無月的呼吸聲、呼吸帶來的溫度、眼睛裡的星空,難以想象的東西,此刻就在她眼前。

太糟糕了…


“るり。”

神無月率先開口,“你還是和從前一樣,不擅長說話呢。”

是的。我從以前就是這樣,因為不擅長說話…失去了ほとりちゃん。但是即使我怎麼後悔也無濟於事。

我和ほとりちゃん,從一開始就是不一樣的,所以才不該相遇。

天宮默默想著,握緊了雙手。

“可是,我也是一樣!” 

“比起開口說話更喜歡一起走走,所以我們才成為了『朋友』。”

“你和我,雖然不同但卻很相似。”


啊,我這是正在笑嗎?正在享受這一刻嗎?因為想把那句話告訴るり正在興奮嗎?

神無月的聲音些許顫抖。


“你比我更加優秀,有著從『神明』那裡得到的天分,我們的不同僅此而已。”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遠離你只是因為我自己不中用。無理取鬧著讓你放慢速度,把能夠到達比任何偉大的人都高的高度的你強行留下,扭曲著你、讓你飽受痛苦的人,是我。”

“對不起,るり。我一直都想向你道歉。”

“從很久以前,世界上唯一的,和我一起並肩看著星空的,那個我最喜歡的朋友。”

“我最喜歡的,拿一整個地球都不會交換的,最重要最重要的るり。”


“轟”的一聲、好像這話語在腦中炸裂一般,眼淚像收到訊號一樣湧出,天宮無法控制地發出嗚咽聲。神無月安慰著她,卻把手指放到嘴邊。


“噓。”

“事到如今,我不會說『好吧』之類的話了,那樣又會把你留下來。”

“明明可以跳級,去更好更好的學校的你,非要為了我來君咲學院上學…。我不想再用我的『重力』束縛你了。”

“不要叫我那麼多次,我聽得到了。我再也不會說離別的話了。”

“るり啊,我……被這個國家……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宇宙工程學專業錄取了。”

“摘下眼鏡連你的臉都看不清了,的我。明明是你輕輕鬆鬆就能做到的事情,我卻花了這麼大功夫呢♪”

“但是,我會一點點追上你的。不要為了我原地踏步了。所以,雖然可能會被你說‘不要自大了’之類的話,我也要告訴你。”

“花上一生的話,一定會追上你的。”

“我不會說『我們和好吧』或者『等等我』,我還沒有那個資格…。”

“但是,一定會有一天,我們像小時候那樣,像現在這樣,一起躺著、最近距離地看著星星。”

“我不會放棄的!希望你也不要忘記我不會放棄。”

“我想告訴你的,僅此而已。”



天哪。

天宮捂住臉,如果這是夢的話,希望我永遠都不要醒來…。

ほとりちゃん明明就在面前,明明不是個小孩子了,已經不會悲傷了。

明明已經不是直到被ほとりちゃん牽著手一起看星空才不會哭泣的、那天的『我們』不一樣了。

現在,卻什麼都看不到了,難得的『奇跡的天文現象』……


神無月笑了起來。

“那一定是這副眼鏡不適合你的原因啦!”

擦擦眼淚…。站起來。我們都要這樣。


“るり!我們一起回去吧!去溫暖的地方,和大家一起、笑著,觀察那『奇跡的天文現象』!”

“那一定非常美麗…就像當年我們一起看過的星空一樣。”

 

站了起來、拍拍兩人身上的雪。神無月張開雙臂,


“深吸一口氣,大聲地喊出來!”

“無論你多少次失敗,多少次忘記!”

“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


“…這句,是我曾經的口癖對吧?”

“大宇宙……☆”

『游木真くん!』

月永るか和月永レオ

关于レオ的妹妹るか的一篇。这篇大多数都是一些るか相关剧情,我不会直言我认为的るか,毕竟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月永るか(??)

希望るか是作为“月永るか”被爱着,而不是作为“レオ的妹妹”被爱着。

她真的很可爱!


注:本篇剧情翻译等出自《Ensemblegirls~memories》以及一些ytb录屏(…)条件有限请见谅,▲仅供参考。▲

没问题的话↓

[图片]

月永るか

【TSUKINAGA RUKA】

CV:潘めぐみ

语音①:我是月永るか。那个,请多指教。

语音②:唔,すず前辈是属于我的!

语音③:课间的时候在想歌词……。请、请不要看!


简介:...


关于レオ的妹妹るか的一篇。这篇大多数都是一些るか相关剧情,我不会直言我认为的るか,毕竟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月永るか(??)

希望るか是作为“月永るか”被爱着,而不是作为“レオ的妹妹”被爱着。

她真的很可爱!



注:本篇剧情翻译等出自《Ensemblegirls~memories》以及一些ytb录屏(…)条件有限请见谅,▲仅供参考。▲

没问题的话↓

月永るか

【TSUKINAGA RUKA】

CV:潘めぐみ

语音①:我是月永るか。那个,请多指教。

语音②:唔,すず前辈是属于我的!

语音③:课间的时候在想歌词……。请、请不要看!


简介:

月永るか在社团中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担任着作词工作。倾心于すず。性格怕生而且会怯场,所以有些不敢站在舞台上。担任着维持容易孤立的部员们之间关系的职责。

身高: 149cm

体重: 39kg

三围 :73/59/76

生日: 11月30日

血型 :A型

家庭构成: 双亲、哥哥

爱好: 作诗

社团: 轻音部

(轻音部社团描述: 被看做是过激的集团,一直被风纪委员们盯着的社团。会频繁地在校内进行游击live,也有传言说是因为她们没有活动资金,所以没有预算租借会场。部长是曾根セイラ。 )

班级:1-B

(悄悄说1-B的班级描述是“有很多较有特点的学生的个性化班级”喔…)

委员会:-


官方小说译名:月永瑠香

其他译名:月永琉可(国服leo对话译名),月永露卡、月永琉夏等。

特点:橙色双马尾,绿瞳,娇小的身材,手里握着的十字架。


————————————————————

【相关剧情以及梗出处(大段节选注意!)】


「亲爱」月永るか亲密度剧情 第一话

(伪中二)


るか:(四处张望)

るか:好、好的!如果是这个地方的话,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るか:呼、哈……。我、我是……!

るか:我是,折翼的堕天使……!

るか:对化为天国的现代施以爱的鞭笞!向腐败的圣者们献上背德的歌……☆

るか:……

るか:呀啊~♪说出来了,说出来了!

るか:太爽啦!☆也没被人发现呢,哎嘿嘿。

るか:再来一次吧……呼♪

るか:……!,谁在那里!?

るか:呀啊啊啊!看看看、看见了吧?!

るか:拜拜拜拜、拜托了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个、那个……我不是中二病啊,呜啊啊啊!

るか:呜呜。你说“不会和任何人说的所以冷静下来”?

るか:骗人的!不能相信,肯定会用这个要挟我做一些过分的事对吧!像色色的书里写的一样!

るか:……不会吗?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るか:呜嗯。那请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啊,拉钩……♪

るか:那个、你,应该是转校生前辈吧……。るか:虽然我可能没资格这样问,但你来校舍内侧这里做什么?

るか:诶,是被美化委员会拜托了来这边捡垃圾的啊。

るか:然后,听到了我的声音,好奇就来看看情况……?呜,是这样吗?

るか:啊,我是轻音部的月永るか。在我们轻音部里,有一个很棒的前辈……。

るか:哎嘿嘿,我只是偷偷在模仿她的言行而已~♪

るか:第一人称不用“わたし”而是用“ぼく”,也是模仿那个人的。

るか:虽然光是模仿言行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喜欢,我憧憬着她。

るか:因为我从以前开始,就很容易迷上他人。

るか:迷上某个人的话,就会从言行举止开始模仿那个人……。虽然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

るか:呃……我在说什么呢。抱歉,说了些奇怪的话。

るか: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我来帮你一起捡垃圾吧?

るか:作为交换,刚刚你看到的听到的……全部都要替我保密哦,转校生前辈♪


——————————————————————

【病院心跳心跳职业体验!】

(暗黑护士服)


【病院】亲爱:第一话

るか:失失失、失礼了!我是君咲学院一年级轻音部部员、月永るか。

るか:我、我是来帮忙曾根セイラ前辈“搬家”的…!

セイラ:るかちゃん!等你很久了、欢迎欢迎。

セイラ:过来这边、Welcome~☆

るか:唔哇、部长!看见你这样有精神比什么都好!

るか:恭喜出院!这个、那个、今天天气真的很好,那个…

るか:还有、迟到了真是对不起、虽然让哥哥开车送我、可因为路上堵车…

るか:早知这样的话、我应该早些起来的!

セイラ:抱♪

るか:呜啊!为为、为什么要抱住我?我、我已经有すず前辈了~!

セイラ:好孩子、好~孩子♪真是可爱、让我想起了从前的クロちゃん。(库洛酱。指黑森すず。

セイラ:哈哈,不用那么紧张啦、今天能来帮忙真是太感谢了,るかちゃん♪

セイラ:真的帮大忙了,クロちゃん和しずくちゃん都在我家等着吗?

るか:啊、是!是的,来太多人的话、可能会给医院带来麻烦!

るか:于是大家都在部长家里等着,准备帮忙把行李搬进部长家里。

るか:接下来、还准备了为庆祝部长出院的Party哦……♪

るか:我就负责将部长的行李搬进哥哥的车里。

るか:我算是“护送”的了。当然,我也会帮忙收拾行李的。

るか:虽然不是很擅长做力气活,但我会拼命努力的!

るか:哥哥也在这里。因为铃前辈的邀请,转校生前辈也来了~♪

セイラ:啊、真的!呀呼!转校生君、最近总觉得和你相见频率很高呢。

セイラ:你也是来帮忙“搬家”的吗?真是可靠呀、过来过来,让我摸摸~♪

セイラ:连修学旅行的份一起,得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你才行呢。

るか:那个、现在说虽然有些晚了……

るか:部长,你为什么穿着护士服呀?

しおん:关于这一点,我来说明一下吧。

るか:诶?!啊、在哪见过的人……貌似是图书委员?

しおん:唔嗯。你为了作词经常来图书馆借书吧?轻音部的月永君。

しおん:我是所有喜欢书的文学少女的伙伴,峰山しおん哦。

るか:啊、是!总是借你推荐的书,真的非常感谢。可是、那个……

るか:峰山前辈也穿着护士服呢?

しおん:也有你的份哦。这是曾根君昨晚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哦♪

セイラ:快看看!锵锵~。

セイラ:るかちゃん专用的护士服!名为『黑衣的堕天使』☆

るか: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しおん:实际上,今天是君咲学院一年生们来这医院做“职业体验”的日子。

るか:啊,我听说过!

るか:我是B班,上周就结束了。据说这周是C班的同学开始“职业体验”了~

しおん:对对。在这之中、有来这医院做“职业体验”的同学哦。

しおん:曾根同学觉得,既然是同个学校的前辈,当然要做个“引路人”来帮助她们。

セイラ:我因为长期住院,对这医院的内部构造、比医生护士们都清楚哦。

セイラ:基本的工作也因为看多了,也很清楚哦♪

セイラ:在出院之前,这也作为受到照顾的谢礼吧。

セイラ:这护士服,就是医院准备的酬劳哦。因为有很多,好想让クロちゃん、しずくちゃん也穿穿看呢~♪

(しずくちゃん,轻音部的另一位成员藤猪しずく。)

セイラ:るかちゃん。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穿穿看嘛。

セイラ:我想一定很合适哦,让我来给你换上♪

セイラ:哼哼。作为部长,我可要好好照顾我的部员哦~♪

るか:诶诶?不要啦、又不是小孩子,我可以自己穿啦!

るか:还有,转校生前辈还在看着呢,才不要在这里穿呢~!

しおん:关系真好呀。我因为是归宅部的关系,没有“这种联系”。

しおん:真是羡慕你们呢。


【病院】敬爱


セイラ:唔哇♪好可爱,宇宙第一可爱~☆

るか:是、是吗?

るか:可是。这个,这衣服完全不是护士服吧、这完全是Cosplay了吧?

るか:黑色的护士服就已经不现实了,还加了翅膀和骷髅什么的~!

るか:虽、虽然不应该对部长的爱好说什么。るか:可是我感觉好羞耻~!

セイラ:只要可爱就OK!可爱即是正义!

セイラ:るかちゃん,来句登场台词☆

るか:诶、什么?这么突然让我…!? 


るか:我、我是死与背德的使徒!

るか:折翼的、黑衣堕天使……!

セイラ:Amazing☆太棒了,完美!

セイラ:好可爱!可爱到想吃掉。

セイラ:るかちゃんるかちゃん!看这边看这边,接下来转下身!

セイラ:对对,太棒了!

しおん:又过度呼吸了吗?曾根君,稍微冷静一下……嗯?


——————————————————————

ドールガチャ (人偶卡池)月永るか部分节选

(レオ开车送るか参加活动出处)

(るか见过あんず出处)



[人偶]月永るか 第一话

(蜡像馆)

るか:しずくちゃん!

しずく:……

るか:对不起,我迟到了。

るか:哥哥开车送我过来,但是路上堵车了……

るか: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就该坐电车过来的啊?

しずく:……

るか:啊、作为赔礼,给你带了热咖啡。在寒冷的地方呆了那么久,身体肯定很冷吧?

るか:加了糖和没加糖的,你喜欢哪种?

しずく:……

るか:我、我说。しずくちゃん……?

るか:为什么不回答我?难、难道说生气了?

しずく:……

るか: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るか:我再也不会迟到了!所以原谅我吧,不要讨厌我啊!

るか:要是被しずくちゃん讨厌了的话,我、我……!

しずく:嗯~不是的。

しずく:那个、るかちゃん?你仔细看一下周围。

るか:呜诶……那个?

しずく:这里是蜡像馆呢。

るか:是、是呀。是蜡像馆呢。

るか:等我们部长暂时出院之后,来这里玩,顺便见个面吗?

しずく:是的。 

(两个人在假装蜡像吓学姐们,あずさ来了。)

しずく:啊啊、听到脚步声了呢。可能是学姐她们来了?

あずさ:你好~☆

あずさ:咦,原来没人啊!

あずさ:あずさ第一个到的吗?

るか:唔唔,不是すず学姐?那位应该是网球部的……?

しずく:是小鸠同学呢。我们是一个班的。

しずく:爸爸……不对,转校生学长也在。

(注:しずく叫杏的弟弟、转校生“爸爸”。)怎么,他们是在约会吗?

あずさ:啊,找到了! 轻音部的各位也在哦~☆

あずさ:喂,大家好~☆

しずく:……

るか:……

あずさ:哎呀?没有回应呢。あずさ好寂寞~☆ 喂喂?

るか:……

あずさ:啾♪

るか:呜呀!?被亲了~!

あずさ:诶嘿嘿,终于肯回应了☆

あずさ:真是的,不动也不说话,还以为是蜡像呢~?

あずさ:しずくちゃん也来,啾♪

しずく:咦,是小鸠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人偶]月永るか 第二话

 

るか:呜哇啊!被亲了!?

るか:我的初吻明明是预定给すず前辈的!

しずく:冷静一下,るかちゃん。

しずく:没关系,只是亲了脸颊而已。勉强安全哦。

るか:不是那个问题!呜啊,我被玷污了~!


(あずさ与 しずく交谈)


あずさ:我们急救小队,被クロちゃん前辈拜托了所以来这里☆

あずさ:あずさ,会用闪亮的笑容加油的☆

しずく:クロちゃん前辈……是说黑森前辈?

しずく:小鸠同学和她是熟人吗?

あずさ:是的☆。 大概比しずくちゃん你们认识她的时间更久呢☆

しずく:这样啊,还真是意外呢。

しずく:小鸠同学这样的人,与黑森前辈那样的人竟然有接点。

あずさ:哥哥也是哦☆

しずく:哥哥?是转校生前辈吗……?

あずさ:啊啊、又不小心叫了『哥哥』☆

あずさ:那个。

あずさ:あずさ和クロちゃん前辈有『共同的熟人』。

あずさ:『那个人』就是转校生前辈的姐姐哦~?

るか:『共同的熟人』是指……?

しずく:大概是黑森前辈偶尔提起的,叫『アンジー』(すず对あんず的称呼安姬。)的那个人吧。

しずく:你看,『学生会长再选举』的时候,说转校生前辈的姐姐就是那个『アンジー』……

しずく:你还记得有这回事吧?

るか:啊啊,说是すず前辈以前受了那个人的照顾。

るか:原来是转校生学长的姐姐啊。

るか:那样的话……说不定,我也见过那个人?

しずく:是吗?

るか:我因为某些原因去过转校生学长家,但是那时候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哦?

るか:这样啊,原来那个人就是『アンジー』さん啊?

あずさ:原来如此,あんず前辈现在还好吗?

あずさ:あずさ也好想看见好久不见的她~☆

るか:『あんず前辈』就是指『アンジー』さん吗……

るか:有点复杂啊,嗯?

るか:即使这么问我,可那个人好像很忙的样子,都没能说上几句话呀。

あずさ:没错没错,她真的很忙。

あずさ:其实今天原本打算让轻音部的部长,还有あんず前辈,大家一起见个面的。

あずさ:但是あんず前辈很忙没法参加,所以转校生前辈就作为代理来了。

しずく:这样啊。趁着部长暂时出院……黑森前辈说不定是准备会把至今都不愿提及的过去告诉我们呢?

あずさ:是的!あずさ也知道クロちゃん前辈过去的事☆

あずさ:可以告诉大家很多哦~☆

あずさ:所以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被邀请的☆

るか:那可真好呀。すず前辈,一直都一个人默默背负着。

るか:但是,悲伤的或是痛苦的事,如果她能够全都告诉我们的话……。

るか:也是她认可了我们作为伙伴的表现。

るか:我,想知道更多すず前辈的事!

るか:不管是怎样沉重的过去,我都会好好地接受的!

るか:因为我们是轻音部的伙伴,不,因为我们是折翼的堕天使!

るか:对吧,しずくちゃん♪

しずく:るかちゃん。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对着我,而是对着蜡像说话哦?


(轻音部开始live)


[人偶]藤猪しずく 第四话

しずく:(不知不觉间,るかちゃん和部长已经可以正常谈话了。)

しずく:(或许,她们二人是相像的存在吧。)

しずく:(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样。)

しずく:(互相扶持的灵魂,这就是我们轻音部。)

しずく:(那我也,和这些人有着相似之处……。)

しずく:(不,还是别想了。☆)

るか:(哇。しずくちゃん,马上就开始演奏了。好像很开心似的敲着鼓。)

るか:(这么快就适应了,好厉害啊……我一直都是『很慢』的。)

るか:(还是不太擅长应对部长。总觉得有点可怕。)

るか:(但是,初次见到すず前辈的时候,我也觉得『好可怕』呢。)

るか:(可带刺的样子只是表面。)

るか:(すず前辈其实非常温柔,还很帅气。)

るか:(所以,我才喜欢上了すず前辈。)

るか:(尽管部长和すず前辈看起来正相反,但她们大概拥有相似的灵魂。)

るか:(所以,我也一定能喜欢上部长。就像是喜欢上すず前辈那样。)

るか:(虽然现在还很难。但,总有一天会。)

セイラ:来,ルカちゃん,我们也登上舞台吧。我会牵着你的手。

セイラ:让我们的歌声响彻吧。向被遗忘的人偶们,献上镇魂歌吧。


るか本章cg:

——————————————————————

お仕事ガチャ

 [工作]月永るか 第一话


(レオ是“严厉”的哥哥)

(迷恋すず前辈的后辈)

(“绝对不可侵领域”)


るか:偷偷摸摸 。

るか:哼哼哼。完美的跟踪……。完全没被发现。 

るか:虽然趴在地上躲藏了几次,把制服弄脏了。 

るか:又要被哥哥训了……。

るか:啊,是猫咪♪ 

るか:小猫咪。快过来,和我签订契约成为使魔吧~♪ 

るか:哈啊!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那、那个……? 

るか:啊,还在还在。好险,差点就跟丢了呢。可恶的猫咪……! 


(跟踪被すず发现后)


るか:すすす、すず前辈!不不不、不是的!我不是跟踪狂! 

すず:跟踪狂?不,你不是从学校就一直跟着吗? 

すず:虽然时不时地看到你,但总觉得你像是在躲着一样,我也不太好搭话啊? 

すず:不对!呼呼呼,太天真了,ルカ! 

すず:封印在我眼罩之下的魔瞳可是奥丁丧失的那只全知之眼! 

すず:世间万物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已经看穿了你全部的行动了呼哈哈哈哈! 

るか:好、好厉害!真不愧是すず前辈! 

るか:(不对不对。那个,不能被这样蒙混过关)

るか:(必须要制造出我是偶然路过的情况才行!)

るか:哼、哼哈哈~!是我小看您了,すず前辈!妄图试探前辈的我真是愚蠢! 

るか:没想到,我的绝对不可侵领域竟然不起作用~! 

——————————————————————


其他:


①るか不是君咲问题儿革命的见证者。

②レオ会在るか外出活动的时候开车送她。

③レオ对于るか来说是“严厉”的哥哥。レオ的妹控属性并没有在るか面前过分显现,るか甚至担心校服弄脏了会被哥哥骂。レオ对るか“小琉可”的称呼怕被るか知道。

④レオ喜欢“妹妹的作词集”。

⑤ensemblegirls的剧情中并没有明确的说月永レオ就是月永るか的哥哥。但是レオ这边已经叫过“ルカたん”了。

⑥ensemblegirls的官方radio「君咲学院放送部☆青春RADIO♪」第四期里请了るか的CV潘めぐみ也提到了るか的哥哥,不过并没有说出名字来。

————————————————————


轻音部音乐

音乐链接失效的话就直接同名网易云叭(泪

聖ナルカナ、黒キ月ノ雫 (歌名包含了轻音部四人的名字。)

絶対不可侵領域 


——————————————————————


官方小说 月永るか登场集中于

【学生会骚动篇 下】-第八部【决战】。



【END】

——————————————————————


呃呃呃本来因为身体原因很长时间没有写了,但是今天某些令人不适的原因实在让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写一篇节选都是出于我个人的一点私心毕竟仅供参考…。毕竟暗黑护士服实在是太可爱了bushi(?)

和レオ有关也打了相关tag。


『游木真くん!』
给爹地的应援图…!私心打tag...

给爹地的应援图…!私心打tag

还是不会画(

给爹地的应援图…!私心打tag

还是不会画(

『游木真くん!』

【初遭遇?夜明けの流れ星!】天宮るり篇+终章剧情翻译

【贺正】天宮 るり


きこ:怎、怎么办啊?!该叫警察吗?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啊?!

そら:冷静一点,早川同学。

るり:るるる……♪

そら: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そら:拜托了,离开他。不要伤害他。他是很重要的人…

(这里的“他”指转校生。)

るり:是『重力』吗?

るり:我明明相信着!相信如果是『ゆん、ゆん』的人的话,就能摆脱『重力』,飞向宇宙!

そら:……?

るり:但是,你却被『重力』所束缚了!这个人,就是你的『重力』吗?

るり:切断他的话,你就可以来宇宙的尽头,与我相见了吗?

きこ:怎、怎么回事呀,那个人?真的是搞不懂的人呀?

るり:我明明期待着!你却被『重...

【贺正】天宮 るり


きこ:怎、怎么办啊?!该叫警察吗?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啊?!

そら:冷静一点,早川同学。

るり:るるる……♪

そら: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そら:拜托了,离开他。不要伤害他。他是很重要的人…

(这里的“他”指转校生。)

るり:是『重力』吗?

るり:我明明相信着!相信如果是『ゆん、ゆん』的人的话,就能摆脱『重力』,飞向宇宙!

そら:……?

るり:但是,你却被『重力』所束缚了!这个人,就是你的『重力』吗?

るり:切断他的话,你就可以来宇宙的尽头,与我相见了吗?

きこ:怎、怎么回事呀,那个人?真的是搞不懂的人呀?

るり:我明明期待着!你却被『重力』束缚了!你是『恋爱中的少女』吗?

るり:如果『恋爱』是『重力』的话,就把它切断!

るり:るり、るり好寂寞!

そら: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るり:不懂吗?在这个广阔的宇宙中,るり是孤独的、一个人的!

るり:摆脱『重力』的话、不论哪里,不论多远都可以到达!

るり:宇宙的尽头有什么呢?

るり:是『无』呢!只有『无』吗?

そら:我也不太明白。

そら:离开他吧。你是非常冰冷的人,与宇宙相当的温度。

そら:不要靠近温暖的那个人。

るり:传达不到!被『重力』束缚的你、声音、指尖、内心、都传达不到!

るり:因为太过遥远了!所以……!

きこ:等等……转校生前辈危险了!怎么办、怎么办呀?

きこ:谁快来做点什么事、救命!

そら:不。拜托你了。不论什么事我都会做、不要。

るり:传达不到!传达不到全都是因为『重力』!

るり:所以,把『重力』切断!

るり:来『特异点』的彼方、来与るり相会……!

まり:好了!

るり:……?!

まり:胡乱挥舞着锋利的东西可不行哦?很危险。

まり:你是刚刚哪个、迷路的孩子吗。你在这里做什么呀?

そら:啊,花丘同学。

そら:你这装扮是怎么回事?

まり:不要问我这衣服的事啦。都是因为后辈非要我穿上……

まり:这绝对不是我的兴趣哦?

まり:无意来到这附近,听见很吵闹的声音,所以才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まり:一看,这里还真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修罗场呢。

まり:所以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了,真是的……

まり:……果然,我做不了『旁观者』呢。

まり:好了,你呀。赶快把那危险的东西扔掉。

るり:……

まり:手,给我看看。用力地握着玻璃碎片、可爱的手不就会被割伤了吗?

まり:快把那尖锐的东西扔掉,我来给你包扎吧?

まり:今天是正月,是值得庆贺的日子。

まり:新年、新的开始、做这些不吉利的事情可不行哦。知道吗?

るり:……

まり:虽然没有听的很清楚。但大致的事情经过还是知道了。

まり:你呀、虽然我也不太明白,但是我可以这么说。

まり:这里并不是宇宙的尽头。

まり:看看你的周围。尽是温暖的、闪闪发光的东西,不是吗?

まり:遥远的,是你才对呀。这不可思议的言行、脱离现实。

まり:然后又说『孤独(寂寞)』什么的,太难理解了,不是吗?

まり:我们都是一样的人类,好好交流的话、一定能理解的。

まり:相互触摸的话、会很温暖哦。如果可以的话,也可以和我交流哦?

るり:……

まり:(真是的。这个孩子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啊。)

まり:(仿佛裂开了一道漆黑的深渊一样。)

まり:(到底是经历怎样的人生,才会有这种虚无的眼神呢?)

るり:大宇宙!

まり:呜啊、怎么了?不要突然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啦。

まり:咦?在吃惊的时候,一下子就不见了……那孩子到哪里去了?

そら:不知道。没有脚步声,好像是真的凭空消失了。

そら:总之……谢谢,花丘同学。

そら: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有种『得救了』的感觉。

まり:没什么,举手之劳。

まり:但是,那孩子到底是…?你们刚刚到底在说什么呢?

そら:不知道……不清楚是不是因为我变了的原因?

そら:束缚着我的『重力』,是什么?我……?

まり:哦呀、不要连そら同学都用这种奇怪言行哦?

まり:因为我们是人类。因为在生活、所以改变也是很正常的。

まり:这没什么好害羞的,现在的そら同学可是比过去更有魅力哦。

そら:ゆん、ゆん……

まり:真是的。好奇怪的心情啊,好像脱离了现实。

まり: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まり:好像真的和魔物相遇了的感觉呢。



【贺正】终章①


こよい:小月前辈、我泡了茶。

こよい:先休息一下吧。太阳落山了,已经渐渐冷起来了、先暖和一下身体吧。

ほとり:嗯,谢谢。

ほとり:看来、我是太乱来了。

ほとり:从正月开始、就做了这么多活动、是出生来第一次呢。走太多路了、脚已经像棒子一样了。

ほとり:好像、快骨折的感觉…但是,全都是没用的。结果还是没有再次见到るり那家伙呢。

ほとり:星ちゃん,让你陪我到这么晚,真是抱歉了。

こよい:没关系的。无论小月前辈有什么事让我陪着、我都很愿意。

こよい:而且,我不能放着今天的小月前辈不管呢。

ほとり:或许真是这样。啊,真是的。全部都是るり的错。

ほとり:遇见她的话,就会变得奇怪,真是会给别人带来困扰的家伙。

ほとり:结果,连影子都没看见。那家伙,现在到底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呢。

ほとり:嘛,反正肯定是又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给别人添麻烦。

こよい:那个,小月前辈。我可以问问吗?

こよい:小月前辈过去和部长发生过什么吗?

こよい:小月前辈对部长的态度,怎么说呢,非常奇怪?

こよい:是我多虑了吗?说不明白。总之不普通呢?

ほとり:是啊。也该让星ちゃん知道了。都是同一个天文部呢。

ほとり:……让星ちゃん一整天都陪我乱跑,也当作赔礼了吧。

ほとり:不过,这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ほとり:るり是所谓的『天才儿』。

ほとり:如果把能在特定的领域中发挥才能的孩子称为『天才儿』的话,るり毫无疑问就是『那个』了。

ほとり:不是很擅长学习什么的,也许脑的构造上就与『我们』不同。

ほとり:在这个世界上,和るり一样的孩子也是有的、绝对不会是稀奇的。

ほとり:可以不间断的说出圆周率小数点后的数的孩子、可以瞬间推算出几十年后某月某日是星期几的孩子……

ほとり:真的可以形容为『异常』、计算能力、集中力、记忆力生来就很强。

ほとり:相对的,常识方面好像就会很弱。

ほとり:就算是我,曾经也是幼稚的,喜欢去外面玩的孩子。

ほとり:玩累了的话,就躺在土丘上摆成“大”字形,一直看着夜空。

ほとり:所以我喜欢上了星星。

ほとり:我对在夜空中闪闪发亮的东西很感兴趣,单纯的爱上了它们。那时,我还是很小的孩子呢。

ほとり:るり就是那时候开始的孽缘。

ほとり:那时,我们在一起到处玩耍,经常躺在一起看着夜空。

ほと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ほとり:在什么也不懂的孩提时代,我没有察觉到那孩子的『不普通』。

ほとり:但是,那孩子很明显的不同于其他人……

ほとり:我喜欢星星,那孩子好像模仿一样,也想知道星星和宇宙的事情。

ほとり:我喜欢的东西,那孩子也想喜欢起来。

ほとり:我想这是为了(和我)增进友情吧。

ほとり: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友好的在一起很快乐。我们经常在一起观测天体。

ほとり:但是,那孩子的学习能力太突出了。我们的能力不是一个等级的。

ほとり:就算是大人都不能做出的计算、她能够瞬间做出。很难懂的专业书、她可以很流利地阅读。

ほとり:周围的人也开始期待起这样的るり了。这是未来的宇宙飞行员啊、这是人类的瑰宝啊、像这样?

ほとり:但是那孩子只是和我在一起看星星,就满足了。

ほとり:可是周边、环境、和大人们不允许这样。

ほとり:那孩子被送去补习、图书馆、研究室。

ほとり:离我远去了,被封闭起来了。

ほとり:因为听不懂最好的朋友说的话,感到很寂寞,为了追上るり,我也努力过。

ほとり:但是,我与るり在『本质』上就不同。

ほとり:我用一个月也解不开的难题,那孩子瞬间就能得出答案。

ほとり:我不久后就被甩下,连她的背影也看不到了。

ほとり:るり对我来说,成为了那种『不能触及的遥远的存在』。

ほとり:与此同时,我开始害怕起るり来。

ほとり:那时,我还是喜欢到处乱跑玩耍的孩子、说话的内容也没什么特别的(很平常)。

ほと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向父母和同学发牢骚,在草地上找酒瓶盖……

ほとり:但是,るり却说着高等数学的专业术语哦?

ほとり:不能理解,好害怕。在我看来,るり是宇宙人。

ほとり:在我看来,るり成了不能理解的、难懂的、遥远的、可怕生物。

ほとり:明明是最好的朋友。不留意间,就已经疏远了。

ほとり:不。是我放弃了对那孩子的理解,放弃了友情、放弃了所有,就这样结束了。

ほとり:是我甩开了那孩子的手。

ほとり:那孩子飞向了宇宙的尽头……。

ほとり:现在,就算伸出手来,也已经够不到了。



【贺正】终章②


ほとり:るり总是给我讲有关宇宙的事。

ほとり:大概是因为我喜欢星星的缘故。也许她想这样我会很开心吧。

ほとり:但是,我完全都听不懂。

ほとり:看到我不明白,るり就会有一种『为什么不明白呢?为什么?』的表情。

ほとり:但是,我真的理解不了。那些事对我来说太难了。

ほとり:在某一天、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对るり大声斥责。

ほとり:『不要说这些莫名奇妙的事了!你这个宇宙人!』

ほとり:也许是在那瞬间,那孩子就放弃了被别人理解吧。

ほとり:然后就变成了『那种感觉』。

ほとり:在那之后她的说话方式,完全没有期待着和别人『相互理解』。

ほとり:去陌生的外国旅行时,我们只能用所知的英语单词交流。

ほとり:像是Hello、Thank you、I'm sorry……

ほとり:我们只能和对方说出这种最低程度的单词。

ほとり:如果有很多想要表达的事情,那孩子就会用那种奇怪的说话方式来说。

ほとり:るり好像是迷失在这星球上的宇宙人一样、做着宇宙人一样的言行。

ほとり:将自己划分为『那种生物』。

ほとり:不,是我将那孩子逼迫进那种地步的。

ほとり:那孩子放弃了所有、拒绝了所有、单单只是仰望着夜空。

ほとり:好像不是这星球的居民一样,好像宇宙才是自己的故乡一样。

ほとり:在遥远的某颗星球上、会不会有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伙伴、朋友呢?她也许一直这样期待着。

ほとり:那孩子就像这样,与这颗星球上所有的人类保持了距离,放弃了被她人理解咝。

ほとり:在事情还可以挽回之前,我却放弃了理解她。

ほとり:直到现在……我什么也没给那孩子。

ほとり:那孩子是有着不同语言、在不同环境中成长、迷失在这星球上的宇宙人。

ほとり: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的那孩子,るり她就这样离我远去了。

ほとり:(如果)要追上以光的速度远去的那孩子,抱紧她和她说话,就必须要以超过光的速度去追赶她才行。

ほとり:可我却没有那份骨气、没有那程度的知识、没有那份勇气。

ほとり:理解了这点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无所谓了。

ほとり: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这种没干劲的样子。

ほとり:对于るり的事情,我知道了自己的无力。

ほとり:我知道了世上有着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追不上的东西。

ほとり:我什么也做不到。

ほとり:看着飞向宇宙尽头的那孩子,我却没有去追。我太没有骨气了。

ほとり:把那孩子变成『那样子』的,明明是我。

ほとり:我却连道歉的话语也没有一句。

るり:大宇宙~☆

ほとり:呜啊?!る、るり?!

るり:るるる……♪

ほとり:你不要这样、突然出现啊,吓死人了?!

ほとり: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找了你好久哦?

ほとり:呀、你的手怎么了?

ほとり:出血了!你怎么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啊?!

るり:るるる♪名为ほとり的人、在『节能』吗?

ほとり:啊?在、在说什么呢?

るり:不是『懒惰』、是『节能』呢!

ほとり:那个……?

るり:是力学吗?『节能』是正确的!

るり:不管多么完美的计算,力学、没有能量的话就都会瓦解!

るり:浪费多余能量的话、是到不了宇宙的!

るり:降速(失速)、爆发、在空中分解!宇宙真是冷酷无情呢?

るり:事故是经常会有的!但是、仅仅只是一次的失败就放弃了吗?

るり:人类为什么可以在月球留下足迹?

ほとり:那个,都说了。你在说什么……?

るり:不要放弃,追上来。

るり:不,也许早就被追上了也说不定?

ほとり:……?

るり:你们,是月与星。是漆黑的宇宙中的光明。

るり:不论什么时候,都期待着、等着你们。

ほとり:诶、等等。我不太懂啦。你为什么总是总是……?

るり:大宇宙~☆

こよい:啊,逃掉了!(部长)以惊人的气势跑远了呢,跑的好快啊。

こよい:怎么办?要去追部长吗?

ほとり:唉。没有那个力气了,心灵和身体都已经很疲惫了。

ほとり:话说,星ちゃん也知道了吧,和她有关系的话,只会有麻烦哦。

こよい:但是,部长不是说了『追上来』吗?

こよい:サチエちゃん已经用『这次绝对不会让你跑掉』的气势追上去了哦?

(住:サチエ是ほとり养的猫。)

こよい:我也要追上去。我要和部长好好地打个招呼才行。

こよい:我好像理解了部长的心情。

こよい:在广阔的宇宙中孤单一人,很寂寞呢。

こよい:所以,就算只有我们,也要陪在部长身边吧?

こよい:我们都是同一个天文部的朋友,靠在一起会很温暖吧。

るり:大宇宙~☆

こよい:啊,部长已经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こよい:快追吧,小月前辈♪

ほとり:嗯……。

ほとり:……嘛,也让她等的够久了。也差不多要去追了呢。

ほとり:如果不偶尔做点运动的话,可要『正月肥』了呢。

ほとり:啊、真是的。今年也会是吵吵闹闹的一年吧~



——————————————————————


这几章终于结束了…!因为是るり初登场的剧情,这篇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

或许早就被追上了也说不定?所有るり、ほとり,和こよい,天文部的大家,以后的以后也手牵着手仰望夜空吧,向月下奔跑过去吧。


『游木真くん!』

【初遭遇?夜明けの流れ星!】②

随便翻译点前面ほとり和るり的内容以及天文部互动,是跳跃翻译和梗概

【贺正】 星海こよい第一话+第二话


こよい和ほとり在排队抽神签的队伍里看到了るり。ほとり表示今天一定不能让るり走掉,她对るり的反应让こよい感到疑惑。


ほとり:不能听她的声音!星ちゃん,快把耳朵塞起来,听了(她的声音)头脑会变得奇怪的?!

こよい:小月前辈从一开始在说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啦!

るり:るるる......♪

こよい:呜啊!接、接近过来了…?怎、怎怎么办呀?

るり:这就是『神签』吗?

るり:是『神签』!是亲密的证明吗?

こよい:诶?给我们『神签』吗......?

るり:るり是部...

随便翻译点前面ほとり和るり的内容以及天文部互动,是跳跃翻译和梗概

【贺正】 星海こよい第一话+第二话


こよい和ほとり在排队抽神签的队伍里看到了るり。ほとり表示今天一定不能让るり走掉,她对るり的反应让こよい感到疑惑。



ほとり:不能听她的声音!星ちゃん,快把耳朵塞起来,听了(她的声音)头脑会变得奇怪的?!

こよい:小月前辈从一开始在说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啦!

るり:るるる......♪

こよい:呜啊!接、接近过来了…?怎、怎怎么办呀?

るり:这就是『神签』吗?

るり:是『神签』!是亲密的证明吗?

こよい:诶?给我们『神签』吗......?

るり:るり是部长吗?是部长呢!所以给『神签』吗?

こよい:啊啊,是作为部长给作为部员的我们礼物吗......?是这样吧?

こよい:为、为什么用这种需要翻译的方式来说呀……

るり:る♪るる…♪

こよい:那个、小月前辈,部长给我们『神签』啦……

ほとり:那种东西赶紧扔掉!现在、马上(快点)!

ほとり:被吸入『るり时空』的话,就太迟了!

こよい:る、『るり时空』?那是什么呀?

こよい:为、为什么小月前辈这么戒备着部长…?

こよい:『神签』…好在意,看看吧…啊,是『末吉』呀。

こよい:真是微妙…觉得是『从现在开始变好』的意思吗?

こよい:小月前辈的是什么呢?

ほとり:不想看!るり给的东西,我才不想接受!

こよい:那个……这样的话,我来替小月前辈来看『神签』可以吗?

こよい:啊,小月前辈是『大吉』呢!真是新年的好兆头!真好呀、这么一来考试一定也没问题了♪

るり:好幸福!名为ほとり的人幸福吗?るり也幸福吗?

こよい:(嗯嗯…她正微笑着呢……感觉、是个很温柔的人?)

こよい:(不管怎样,她都是部长呢。连招呼都不打的话、是很失礼的事情。)

こよい:那个…非常抱歉,来打招呼的晚了。

こよい:我是天文部的二年级生星海こよい。请多多关照。

るり:名为こよい的人!

こよい:呜啊!为什么突然大声说话?这对心脏很不好啦!

るり:名为こよい的人吗?是天文部的呢!喜欢星星吗?

こよい:啊、是。天文部的入部原因、是喜欢星星。

こよい:那个、部长也喜欢星星吗?

るり:るる♪



こよい觉得被るり送了神签很开心,搞不懂ほとり为什么这么戒备るり。虽然和るり的对话有障碍,但是不擅长说话表达这一点,こよい觉得自己和るり很像,也许可以成为朋友。こよい注意到るり也抽了神签,询问るり抽到了什么,るり却边叫着『大宇宙~☆』边跑开了。こよい发现るり的神签忘在了刚才交谈的地方。



こよい:唔啊、部长跑的好快?!呜呜,已经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こよい:真、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呢、呜。亏我还老老实实的问候!

ほとり:嘛、本来就是个像稀有生物似的家伙呢。

ほとり:如果没有立即抓住的话,就会让她跑掉了~

ほとり:哼。只要不靠近她就没有危险了、不理会她就可以了。

ほとり:真是的,真的一点也没变,让人不安。

ほとり:那家伙、只能影响星ちゃん一样的孩子,以后见面了还是别靠近她比较好。

こよい:(怎么回事…小月前辈出很警戒部长?)

こよい:(因为是同年级的、同一个天文部的,不可能是毫无瓜葛的人呀。)

こよい:(在我不知道什么的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こよい:呜啊?!

ほとり:嗯?星ちゃん怎么了?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

こよい:不、刚刚我看了下部长留下来的『神签』。


こよい:快看、这个…真的是『大宇宙』!不是『大吉』、也不是『大凶』、真的是『大宇宙』……!

ほとり:嗯…是印刷错误吧?因为这些小事、就这么惊讶可不行哦?

ほとり:那家伙,是『有些东西』的。

こよい:……?



此时るり的『大宇宙~☆』的声音传来,ほとり说“虽然不想这样,但还是别和那个『奇怪的生物』扯上关系比较好。这只会让自己头痛,这可是忠告哦?星ちゃん?”

可是こよい正默默想着,るり是天文部的朋友,想和るり友好相处。在问到こよい“喜欢星星吗?”的时候,こよい觉得るり的眼神很漂亮,应该也是很喜欢星星吧?



同时在堀田班长这边,かな许下了“希望家人平安、能拿到年纪第一”的愿望。みけ则想吃到更多鲷鱼烧。

まり和しおん打了招呼并交谈,しおん:“现在是正月了,以后也要多多关照哦?花丘君。”

あずさ和ひめの这边,あずさ和まり穿上了ひめの用心做的衣服。

在这边结尾有るり出现,她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きこ在闲逛的时候遇到了そら,きこ以为そら要约会赶紧告辞,却一不小心撞到了树上。


きこ:呜呜、撞到树上了!鼻尖磨破了,好痛!

そら:真可怜......

そら:痛痛、痛痛、飞到宇宙去~♪ 

きこ:宇宙?真是飞的有够远的呢...... 

きこ:但是、要是和谁相约见面的话,我就真的告辞了。 约定的是『只有两个人』见面的吧?

そら:不。并没有约定哦。

そら: 如果可以和他见面就好了。 所以我才一整天都在神社等待。思考着他怎么还没有来呢、一直期待着。

そら: 看见了他,非常的开心。想和他交谈、可不知道如何开始。

そら: 结果就连『新年快乐』也没说出口。 我真是笨拙呢。

そら: 但是、只是看到一眼就好了。我这样就满足了......很温暖。 

きこ:呜啊…! 

そら:怎、怎么了? 

きこ:不。那个、时国前辈真是的......唔…♪

そら:所以、是怎么回事啊,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

きこ:啊,不、什么也没有!

(拟声词)

そら:早川同学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呢。


————————————————————

下次翻译就是るり篇和终章了!因为是想记录るり和ほとり、以及天文部前后辈的互动,而且能力有限,所以才变成这样。ほとり和るり前篇真的让我感到落寞呢,不过初遭遇的终章尝到了一点甜味,误解和挫折、不解和孤独、拼尽全力的追赶与最终抓在手里再不会失去的你,这才是るりほと(。)

是我自己的碎碎念啦









『游木真くん!』

关于晶学宇宙(?)

我们都知道es的女主角叫做“あんず”,也就是“杏”。有一个我很喜欢的说法就是あんず是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和あんさんぶるガールズ

的首尾。首先对提出这个说法的老师表示敬意,您好棒!!!(?)

而在eg的主线开始前,君咲问题儿们引发的革命中,あんず被认为是问题儿的领导者,被当时处理手段不够合适圆滑的学生会处分,来到了梦之咲学院,开始了es的主线。あんず连接了es和eg的宇宙。

与小杏关系密切到被怀疑是情侣的黒森すず已经有好多老师说过了,这篇重点放在eg的天宮るり和es的月永レオ。

㈠天宮るり与あんず、月永レオ


レオ和あんず打招呼时说过的『呜啾~☆』,あんず做出回应时,レオ说あ...


我们都知道es的女主角叫做“あんず”,也就是“杏”。有一个我很喜欢的说法就是あんず是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和あんさんぶるガールズ

的首尾。首先对提出这个说法的老师表示敬意,您好棒!!!(?)

而在eg的主线开始前,君咲问题儿们引发的革命中,あんず被认为是问题儿的领导者,被当时处理手段不够合适圆滑的学生会处分,来到了梦之咲学院,开始了es的主线。あんず连接了es和eg的宇宙。

与小杏关系密切到被怀疑是情侣的黒森すず已经有好多老师说过了,这篇重点放在eg的天宮るり和es的月永レオ。

㈠天宮るり与あんず、月永レオ


レオ和あんず打招呼时说过的『呜啾~☆』,あんず做出回应时,レオ说あんず说的比他好。レオ的『呜啾~☆』,在『劍戟!月光浪漫的歌劇』(国服译名)的第四话里レオ提到过他经常说的『宇宙(呜啾)~』原本可能是『大宇宙~☆』,

即天宮るり的口头禅『大宇宙~☆』。

レオ对那声音的形容是“独特的声音”,并做出了相当高的评价。因为自己模仿不好『大宇宙~』,最后变成了『呜啾~』。


而ほとり在【初遭遇?夜明けの流れ星! 】中说过るり的声音甚至会让听到的人头脑变得奇怪。レオ一直坚持自己遇到过“外星人”(宇宙人),

在协奏曲剧情中,レオ说自己在北边旅行的时候不小心误入了类似军事设施的地方被抓住了,可爱的“宇宙人”救了他。





而天宮るり正好也穿过宇宙人的衣服。

基本可以确定确定るり就是レオ遇到的宇宙人。


天宮るり作为天才儿,不被人理解一直非常寂寞,疲于研究所的生活,直到她遇见了あんず。あんず拯救了孤独的她,あんず会去研究所找るり,るり寂寞的时候会去找あんず。但当あんず离开了君咲学院后,るり找不到あんず了。

るり曾这么形容过あんず,



“像星星一般,燃烧的光芒,伴着时间的冲突而出生的的瑰丽生命。像是奇迹一般,从无数的光辉中诞生。但是她似乎已经向着远方,向着「特异点」而去了。”

るり认为あんず会在新的地方,产生新的“重力”,也就是梦之咲学院。



在水手服卡池剧情中,宙说レオ的颜色很漂亮,
レオ觉得宙说话的方式和自己之前遇到的宇宙人很像,是一种极力模仿人类的感觉。





在提到“宇宙人”后,宙就跑掉了。レオ觉得宙生气了去找他道歉。(终章)
在天台上,宙说レオ的颜色非常漂亮,好像“从月球看到的地球一样,是所有生命的熔炉,是这个浩瀚而又寂寞的大宇宙中漂浮着的仅有一粒的奇迹”,虽然现在看起来是阴天,有些忧伤。当宙用和“宇宙人”相同的方式打招呼的时候,乌云稍微散去了一些。宙觉得レオ是真的打心底的想遇到“宇宙人”,或者说,与“宇宙人”重逢。




而レオ说,“宇宙人”曾对他说过像宙一样的话,他才稍微有了一点前进的动力,才获得了重新振作起来的『契机』,因此他很感谢“宇宙人”。

esm中,レオ也说过这样的话。

这样的奇妙的连接,在新章中会不会也有提及呢?


㈡天宮るり与这个世界的“未来”


在es追忆六流星的篝火中,曾提到这片土地上曾经有陨石坠落,陨石带来的「坏东西」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也会增加人的负面情绪。

而eg的神樹はじめ提到过,在这片土地上居住的人们实行水葬,他们的尸体生出了新病,直到现在也有患病的人。这附近的异常现象,或许全都是由这种疾病引起的幻觉。

【顺便一提神树神社很像es新年池的神社。】


正在君咲学院的“魔人”御影かすみ感叹这是“叹息的ensemble”时,るり出现了。

るり:名为『坏的东西』的,只不过是未来已经被确定了治疗方法的病原菌的一种而已!

るり:因此,るり净化了有病原菌的地下水脉,努力将被害降到最小的程度。嘛,尽管这样还是要花上一些时间呢。


在君咲的三年级毕业的时候,因为るり的努力,这篇土地会变得美丽,病原菌会被净化,疾病不会存在。


————————————————————

救世的るり真的非常耀眼…

这是给我的二推们和最喜欢的あんず的一点小碎碎念,或许有不严谨的地方,因为我还是不能表达的很清楚,抱歉。








『游木真くん!』

无比难吃
目标是50tag!!
不知道能不能看清x

无比难吃
目标是50tag!!
不知道能不能看清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