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来自远方

14513浏览    160参与
翻车鱼
来自远方的文看了不少,个人还是...

来自远方的文看了不少,个人还是挺喜欢的 摸一个李攸&炎青

个人没事瞎画,不喜勿喷

来自远方的文看了不少,个人还是挺喜欢的 摸一个李攸&炎青

个人没事瞎画,不喜勿喷

玖柒伍

⑪ 来自远方

谨言

清和

帝师

异世大领主

撼天

恒容

重生之苏晨的幸福生活


《杜昇的选择》

《再生之杨林》

《乔路》

《汉侯》

《净香》

《都市修真》

《男巫》

《黄粱客栈》

《星际童话》

《重生成猎豹》

《秦宁的奋斗》

《齐乐》

谨言

清和

帝师

异世大领主

撼天

恒容

重生之苏晨的幸福生活



《杜昇的选择》

《再生之杨林》

《乔路》

《汉侯》

《净香》

《都市修真》

《男巫》

《黄粱客栈》

《星际童话》

《重生成猎豹》

《秦宁的奋斗》

《齐乐》


甜奶盖
占tag致歉! 两张连坐可拆...

占tag致歉!

两张连坐可拆 上海文广0509晚场《来自远方》 800的票我650卖!!实体票!球球大家带它们走吧!

还可以再砍,细节私聊,是好剧,无奈实在去不了,又急缺钱,我不想让它浪费啊!!

再次为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两张连坐可拆 上海文广0509晚场《来自远方》 800的票我650卖!!实体票!球球大家带它们走吧!

还可以再砍,细节私聊,是好剧,无奈实在去不了,又急缺钱,我不想让它浪费啊!!

再次为占tag致歉

WHITE_DOVE

《谨言》同人——情人节。

终于到了给我最爱的cp过情人节的时候啦!!!文笔一般但是有在很努力的写!!就当是补上情人节的番外哈哈哈哈哈!所以就愉快的开始吧!!!


民国20年,还没出正月,过年的喜庆不减。

这天也是特别,2月14日,情人节,正巧二人都闲来无事。


虽说那时候还没什么人过这洋节,但像是出过国的人都略知一二,当然楼逍也知道。

新青年对于这个倒是感兴趣,不出意外关北百货超市应该是人员爆满。


李谨言之前忙着谈生意顾不得这些,等闲下来才想起来有这么个节。他仰在沙发上,任由双目放空,前一世的记忆对他来说越来越模糊,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有没有过过情人节。...


终于到了给我最爱的cp过情人节的时候啦!!!文笔一般但是有在很努力的写!!就当是补上情人节的番外哈哈哈哈哈!所以就愉快的开始吧!!!



民国20年,还没出正月,过年的喜庆不减。

这天也是特别,2月14日,情人节,正巧二人都闲来无事。

 

虽说那时候还没什么人过这洋节,但像是出过国的人都略知一二,当然楼逍也知道。

新青年对于这个倒是感兴趣,不出意外关北百货超市应该是人员爆满。

 

李谨言之前忙着谈生意顾不得这些,等闲下来才想起来有这么个节。他仰在沙发上,任由双目放空,前一世的记忆对他来说越来越模糊,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有没有过过情人节。

 

想了一会儿,突然直起身子。不管怎么样,这次机会一定要拿到,必须得过一把情人节的瘾。李三少难得在没有谈钱的时候双眼放光,碰巧还在楼少帅进来的时候被一览无余。

“少帅。”

“嗯?”

“……又看见了?”

“嗯。”

李谨言摸摸鼻子,虽然有些尴尬,但是都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被撞见也不是一次两次,干脆豁出去,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抱住楼逍。

他搂过楼逍的颈项,踮起脚伏在耳边。

“少帅,今天情人节。”

“……”

李谨言还沾沾自喜以为撩了楼逍,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抱住扔到床上。

“少、少帅……”

自知撩了虎须就没有反悔的机会,看着人墨色深潭一般的瞳起了波澜。不过好在李三少趁脑子还清醒,在人欺身上来前双手抵住楼少帅的肩膀。

 

“少帅,这个不急。今天你得陪我出去。”

“……”

 

李三少只感觉周身气温骤降,没有五度也有三度。这十几年好歹能了解了些楼逍的性子,李三少只觉明天又要“罢工”一整天了。

楼逍将军装纽扣一颗一颗扣好,一直盯着李谨言亮晶晶的眼睛,倒是笑了。

李谨言只觉得耳根子发烫,头顶要冒出一团热气。这不能怪自己不争气,只怪楼少帅实在是太过好看了,哪怕是同床共枕十几年,也仍然会面红耳赤。

 

待李谨言“冷静”下来,楼逍已经利落穿好了军装披上了大氅,黑色的貂裘领子,红色的内里,依旧是坚毅的神色,不同的是被岁月染上一丝温柔的眉目。

 

李三少又看呆了。

他忙得拍拍脸颊回过神来,抬起手。楼少帅愣了愣,随即伸出了白手套包裹的手,接住了他的手。

 

李三少想过一个不同寻常的情人节,三十多岁早就步入了沉稳的年纪,对年轻人的逛来逛去又没兴趣。想着想着目光又瞟到楼少帅身上,看着他手中的皮鞭,突然灵光一现。

 

“少帅,不如我们去打猎吧。”

“正有此意。”

 

关北还没怎么回春,倒不如说是春寒料峭,嫩绿的新芽冒着寒探出了头,野草顶着未融的雪见了绿。

 

两匹高头大马,乌黑发亮不见一根杂毛,枣红满身额间鬓毛颜色较浅,并着行在林间。

李谨言悠哉悠哉,丝毫没有端起猎枪的想法。楼逍在他身旁,倒也不紧不慢,只是眼睛从未离开李谨言。

 

这是二人第二次一起打猎。自从小山豹长成半大山豹后,一般都是兄弟俩一起,再加上李谨言事业上的忙碌,二人同行机会少之又有。

 

第一次李谨言骑马还犯怵,哪敢“策马奔腾”。虽说这次胆子大了些,仍是不敢像楼少帅一样。

 

“少……”

话还没出口,楼少帅便将修长食指竖在唇前。

李谨言便不作声,握紧了缰绳,顺着楼逍猎枪的指向盯住了雪丛中的灰白色的野兔。

 

霎时子弹飞出,那小东西便没了行动。李谨言有些看呆了,即使他知道少帅的枪法远不至于此。

“一发入魂”是这么说的?那李三少是妥妥的“描边”?

 

好在李谨言也发现了猎物,但这时候他已经坐到了黑马上了,嗯,在楼逍怀里。

他刚把枪架起来,感觉到手被一双温热的大手托住。楼逍握住李谨言扣着扳机的手,温热的气息拂过李谨言的耳际,低沉的声音传到耳中。

 

“盯住,射击。”

 

机枪的后坐力让李谨言向后仰了仰,靠在了坚实的胸膛上。不得不说,扣子有点搁人。

 

果然,楼少帅出手不凡,四舍五入也算是李谨言猎到一只。

李三少搓了搓手,嗯,比起上一次,收获颇丰。

 

二人在林间消磨了一整个下午,不知算不算天公作美,天上飘起了小雨,落在了军帽上,二人的领间。天地间都像是罩上了一层薄纱,朦朦胧胧恍如水墨画一般。

李谨言的墨发稍稍被打湿,几缕粘在了脸颊边。楼逍捧起他的脸,好像有些失神,但很快便定了神,俯首吻住了有些凉的唇。

 

怀中人的手搂住了他颈项,加深了这个吻。

 

不曾想,雨渐渐变大,毛领失去了蓬松感黏连在一起。

 

被淋得头发全湿的李谨言,楼逍尽管戴着军帽,却也没好到哪儿去。

 

“少帅,回去吧?”

……

楼逍看着正弯眸笑着的李谨言,雨水沾湿了他的睫毛,对面马上的人影有些朦胧,显得有些不真实,却又真真实实地存在着。

到人身边,在雨中拥吻了半晌。

 

“好。”

 

便是相视一笑。

 

终于在晚饭前回到了大帅府,先去了楼大帅那里将猎到的览一览。不曾想,二人刚踏进屋就是楼夫人劈头盖脸一顿“骂”。

楼夫人年纪增长,火气也窜了一窜。

 

“都多大的人了,下着雨还出去胡闹?”

“逍儿,你看看你和言儿淋的。”

“言儿,你就这么纵着他胡闹。”

 

两个人低着头,衣服还不停滴答着水。

 

楼夫人终于发话了,放了二人一马。

“快点去换洗,别冻感冒了!过会儿再好好教育你们!”

“是,母亲。”

“是,娘。”

 

楼夫人不是真的生气,她想,两个人还存着些孩子气倒也不错。

 

真不巧,两个人出了门被楼睿给撞见了。两个人落汤鸡一般,不对,只有李谨言像是落汤鸡,楼少帅依旧是腰板挺直板板正正。

 

“大哥,言哥,你们……”

没等楼睿问完二人便“逃”走了。

 

两个人能出现在晚饭桌上楼夫人是意外的,倒是李谨言受了凉,打了几个喷嚏。李三少本以为能躲得过楼夫人的眼睛,没想到后来还是被“汤药伺候”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暖黄的灯光倒是平添了温暖。

 

楼大帅拿出北六省出产的好酒,楼少帅抢先一步给他老子斟上酒,顺便也给自己和李谨言整了一杯。李谨言给楼夫人倒上厂子里新出产的青梅酒,养颜养身,楼夫人尝着也不错。

楼睿就不那么幸运了,面前的杯中是果汁。

 

楼大帅看着两个长得越来越像的儿子,摸了摸光头。嘶,好像有些反光?

 

李谨言喝了几杯,晕乎乎的,却没醉,只是面颊和耳尖都开始泛红。楼少帅则是面色不改。楼大帅和楼夫人当真是有些醉,一口一个“老伴”互相叫着。楼睿一边看,一边嗦果汁,不忘往自己爹娘和大哥言哥那边瞧。

 

楼少帅噌一下站起来,拉起李谨言。

 

“爹,娘,我们先回去了。”

 

其余三人先是一愣,半晌楼大帅哈哈一笑,连楼夫人也笑着直怪楼少帅。

 

“这浑小子,还是和当年一样猴急!”

 

 

“少帅,我没醉,你放我下来我能走。”

“……”

李谨言见人默不作声,便也没再开口,任由人抱着,甚至自己还动了动舒舒服服地被人抱着。都十几年了,脸皮怎么也得厚一点吧?

 

几个丫头见着,识相地退了出去。

 

“少帅?”

“嗯。”

 

果不其然,紧随着李谨言被扔在床上,楼少帅就开始解扣子,皮带金属扣碰到地板发出闷响。李谨言起身一把扯开楼逍的衬衣领,纽扣掉落到了地板上。拉紧的床帐,布帛的撕裂声,探入里衣的手,指腹和虎口的枪茧,不由自主的战栗。

 

喘息声被堵在嘴角,变得支离破碎。温热的唇游走在身间,烙下属于楼逍的印记。李谨言紧紧抓住床单的骨节泛白的手,被楼逍握住,二人十指相扣。耳边传来了令人沉沦的低沉的、带着些许沙哑哑的声音,和让人不能自已的灼热的呼吸。

 

拧起眉,仰起头,白皙的颈项送进了对方的口中。指尖探入黑发,双腿盘在腰间,额间渗出的汗水打湿鬓发。指尖用力地发白,也只在强健的脊背上留下几道浅浅的抓痕。

 

暗环境中,剩下重重的呼吸,模糊的视线,不曾停歇。

 

情迷意乱之中楼逍耳边的那句“Ich liebe dich”,这次换李谨言来说,“我爱你”。

 

一直折腾到大半夜,翻来覆去被折腾好几次的李三少终于被“放过”,楼少帅亲自给李谨言清理好,终于准备开始名词的“睡觉”了。

李谨言躺在人的臂弯里,温热平缓的气息从头顶拂过。他握住楼逍的手,彼此温热的触感,弥足珍贵。

抬头往上躺了躺,和楼逍漆黑的眸子对视,吻住了他的唇。

 

“楼逍,楼长风,我爱你……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清行,我是你的。”

楼逍勾了勾嘴角,轻吻人的额头。

 

“我爱你,永远。”

 

 

文/藜朗[White dove]

WHITE_DOVE

关于龙少帅和马少帅的小脑洞。

其实,他俩也很好嗑吧!!!虽然不是官方承认但是好好嗑。

比如欧战那部分。


马少帅把刀一把插到桌上,龙少帅把刀拔出来给了马少帅。


于是出现了下面的脑洞:


马少帅虽没表现出来什么怒意,但识相的都能看出来他目光下的狠厉。

带着异域风情的雕花匕首刺入了木桌上,足足有半节刀锋。


龙少帅在一边没说话,用手抬了抬帽檐,走到了马少帅对面。他英俊的面孔和马少帅高鼻深目有些不同,一面是沉稳柔和,另一面确实狂狷不羁。和楼少帅那窥不出情感的冷,宋少帅显而易见的“平和”,都不同。


包裹着白手套的修长的手在马少帅面前亮相,握住雕花刀柄,稍稍使力拔出了“入木三分”的匕首。​

马少帅抬起头...

其实,他俩也很好嗑吧!!!虽然不是官方承认但是好好嗑。

比如欧战那部分。


马少帅把刀一把插到桌上,龙少帅把刀拔出来给了马少帅。


于是出现了下面的脑洞:


马少帅虽没表现出来什么怒意,但识相的都能看出来他目光下的狠厉。

带着异域风情的雕花匕首刺入了木桌上,足足有半节刀锋。


龙少帅在一边没说话,用手抬了抬帽檐,走到了马少帅对面。他英俊的面孔和马少帅高鼻深目有些不同,一面是沉稳柔和,另一面确实狂狷不羁。和楼少帅那窥不出情感的冷,宋少帅显而易见的“平和”,都不同。


包裹着白手套的修长的手在马少帅面前亮相,握住雕花刀柄,稍稍使力拔出了“入木三分”的匕首。​

马少帅抬起头来,比内陆华夏人略显的瞳色,漆黑的瞳孔倒映着面前微微弯眸的龙少帅。


楼少帅有着非常人的观察力,沉默,起身,出门。倒是宋少帅有一抹颇具有玩味的笑容转瞬即逝,随即跟着出去了。


“你不是老早就看上我这把佩刀了么?”​

“等它沾满了鲜血,刻上你的影子,再收也不迟。”​


相视一笑。​


文/藜朗[White dove]

WHITE_DOVE

一个《谨言》的小同人。(关于楼逍)

从人身边醒来。


难得一瞬睡眼松惺,浓密睫毛沉了沉,随即清醒起身。

不等侍从来,已经利落穿上了衬衫和墨绿色长裤。

门外的丫头刚要进来,他便伸出食指立在唇前。丫头识得景象,便轻声离开,少帅的意思是不要打扰到言少。


站在镜前,水流顺着指缝留下,垂在面颊的丝缕墨发也沾上了水珠。

刮去唇边的些许青灰,本就白皙的皮肤和那略显桃色的薄唇更是相衬。

将头发一丝不苟地梳上去,漆黑的眸子盯着镜中的自己,停留了几秒便离开了。

细长手指将军装外套上金色的雕花扣子一颗一颗扣上,纯牛皮的腰带将精壮的腰线印刻出来,本就身姿挺拔,一身军装衬得他更加英俊逼人。


抬手拉开窗帘,阳光一瞬间打在他如一件完...

从人身边醒来。


难得一瞬睡眼松惺,浓密睫毛沉了沉,随即清醒起身。

不等侍从来,已经利落穿上了衬衫和墨绿色长裤。

门外的丫头刚要进来,他便伸出食指立在唇前。丫头识得景象,便轻声离开,少帅的意思是不要打扰到言少。


站在镜前,水流顺着指缝留下,垂在面颊的丝缕墨发也沾上了水珠。

刮去唇边的些许青灰,本就白皙的皮肤和那略显桃色的薄唇更是相衬。

将头发一丝不苟地梳上去,漆黑的眸子盯着镜中的自己,停留了几秒便离开了。

细长手指将军装外套上金色的雕花扣子一颗一颗扣上,纯牛皮的腰带将精壮的腰线印刻出来,本就身姿挺拔,一身军装衬得他更加英俊逼人。


抬手拉开窗帘,阳光一瞬间打在他如一件完美雕刻品的脸上,高挺的鼻梁和眉骨,世人难得见过的,真正的剑眉星目。

当然,少将肩章也闪闪发亮。

那边床上的人皱了皱眉,阳光有些刺到他的眼了。

窗边的他转了转头,垂眸,不假思索地拉上了窗帘,出众的身高挺拔的身姿,他就这么站在窗前。


高筒马靴裹着他修长的小腿,白色的手套掩住手指上的枪茧。

戴上军帽,黑色的帽檐盖住眉眼,阴影覆盖了精致俊美却不显一丝女气的面庞。

穿上黑色的披风,大红色的内里,黑色的狐裘领子。

他没坐下,站着翻看着没有翻译的德语书籍,低沉磁性的嗓音轻声念着内容。


直到床上的人揉着眼睛,单手撑着起身,里衣敞开大半,略长的刘海盖住了睡眼惺忪。

他抬头,深潭一样的墨瞳起了些波澜,走过去撑在窗边吻人温热的额头。


“早安。”





文/White dove[藜朗]


(又看了一遍《谨言》,依旧为长风清行的美好爱情哭泣。文笔渣,注重描写了少帅的早晨(?)顺便军装啥的虽然小说里为烟灰,但是我真的好喜欢军绿色!请谅解。)



MetJane
Come From Away...

<Come From Away>

最近网上看剧的评价真是太匮乏了,千言万语化为一句想看现场,好在今年五月,它就来上海啦!虽然不是原卡,但还是无比期待,票已经买好了,到时候剧场见吧!


看完剧就顺便看了主创访谈,很打动我的一点是,作者并不把它定义为围绕9/11事件的作品,而形容这是9/12的故事,是人们如何来应对这场突发恐怖袭击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的确有焦虑恐慌和伤心,但更多的是温暖和善意,是淳朴的纽芬兰居民面对一群远方来客的爱。主创说,他们把整场戏安排得如此紧凑,是因为当时的岛上的确就是这样的工作节奏,当地人无暇顾及其他事情,因此想让观众也进入这种氛...

<Come From Away>

最近网上看剧的评价真是太匮乏了,千言万语化为一句想看现场,好在今年五月,它就来上海啦!虽然不是原卡,但还是无比期待,票已经买好了,到时候剧场见吧!


看完剧就顺便看了主创访谈,很打动我的一点是,作者并不把它定义为围绕9/11事件的作品,而形容这是9/12的故事,是人们如何来应对这场突发恐怖袭击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的确有焦虑恐慌和伤心,但更多的是温暖和善意,是淳朴的纽芬兰居民面对一群远方来客的爱。主创说,他们把整场戏安排得如此紧凑,是因为当时的岛上的确就是这样的工作节奏,当地人无暇顾及其他事情,因此想让观众也进入这种氛围。


太强了,仅用12个演员展现这样的故事,太精巧了,迫不及待地想看现场。


以及,喜欢机长的那首《Me and the sky》和扮演她的Jenn Colella。

风花雪月

【原创风清】如果另一方变成动物(完)

————楼逍变成动物的情况————

李谨言是被身前突然升高的温度给惊醒的。

他原本日常靠在男人的胸口睡着,谁知道突然开始升温,而且还突然变得毛茸茸的,李谨言一惊,迷迷糊糊醒过来就发现身边原本楼逍躺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大虎。

李谨言震惊的看着雪白皮毛的老虎,趴在身旁体长和楼逍相差无几。震惊之余还是忍不住上手撸了几把虎毛,没有想象中的扎手,意外的柔软蓬松。

“少……少帅?”李谨言颇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楼·真老虎·逍没办法回答,只能点下脑袋表示确实是他。

一人一虎对视良久,李谨言率先忍不住,噗一声笑出来,伸手搂住身旁乖得像只大猫的楼老虎,把头埋进柔软的毛毛中...

————楼逍变成动物的情况————

李谨言是被身前突然升高的温度给惊醒的。

他原本日常靠在男人的胸口睡着,谁知道突然开始升温,而且还突然变得毛茸茸的,李谨言一惊,迷迷糊糊醒过来就发现身边原本楼逍躺着的地方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大虎。

李谨言震惊的看着雪白皮毛的老虎,趴在身旁体长和楼逍相差无几。震惊之余还是忍不住上手撸了几把虎毛,没有想象中的扎手,意外的柔软蓬松。

“少……少帅?”李谨言颇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楼·真老虎·逍没办法回答,只能点下脑袋表示确实是他。

一人一虎对视良久,李谨言率先忍不住,噗一声笑出来,伸手搂住身旁乖得像只大猫的楼老虎,把头埋进柔软的毛毛中,轻轻蹭了蹭。

过了一会才说道:“看来没这么快恢复啊,在变回来之前你就只能这样了。”语气中还是带上了一些幸灾乐祸。

楼老虎兽瞳一眯,老虎不发威真当他是大猫了么?

于是李谨言悲剧的被老虎尾巴卷住了脚踝,原本半坐半靠的姿势变成的仰面朝天整个儿躺在床上,而某老虎顺势压在了他上头。

老虎用爪子按着身下的人,长着倒钩的指甲收起,只有软软的肉垫子,其实还挺舒服的。

主要是楼老虎并没有真的将自己的重量都压上去,只是用爪子压住他,不让他动而已。

李谨言对着眼前的大老虎,倒是都没在怕的,毕竟这个人(划掉)虎,是他的楼逍,是绝不会伤害他的人。

老虎爪子往他脸上招呼了两下,像以前一样伸手摸摸他的动作,却糊了他满脸毛。李谨言呸呸呸数声,一把抓住在自己脸上肆虐的老虎爪子,捏着他爪子里软绵绵的肉垫子。

一人一虎闹了一会儿, 才慢吞吞的起了床,李谨言一边整理床铺一边调侃着说道:“少帅你掉毛呀,要不要带你去把毛都给剃了?”

楼老虎看着没什么表示的样子,但是却悄悄的用自己的尾巴圈住了某人的小腿。李谨言发觉小腿上痒痒的,低头一看发现是某老虎的尾巴,刚想挣扎就被老虎用尾巴往前拽了一下。

李谨言一个没站稳,趴倒在了软绵绵的地毯上,楼老虎顺势扑了上去,颇有些吓唬意味的张开了口。

李谨言偏开头搂住他的脖子,笑着哄他:“看样子是饿了,我给你去做点肉吃吧。”楼老虎见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威胁,还是那样笑嘻嘻的,又露了露自己的牙齿,但是鉴于李谨言是个玩虎小能手,日常给老虎顺毛。

李谨言没太在意他的牙齿,反而是抱住他的老虎脑袋,吧唧在他脑门的王字上亲了一口,虽然又是一嘴的毛,但是却顺利地从老虎爪下脱身进厨房去给他做些吃的。

突然,李谨言觉得有些享受这种给自家老虎做饭的感觉。不是伺候,而是照顾,一种照顾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的感觉,那种内心的满胀感让人觉得十分开心。

吃了早饭原本两人也就没有什么事可做,以往都是李谨言靠在楼逍身上,两个人各做各的事情,或是靠着聊聊天。

现在楼逍变成这个样子,只能趴在地毯上,沙发上可放不下这么大一只老虎,李谨言也就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躺在软乎乎的毛里,然后手上动作也不停,找着电脑上有没有类似的案例,查找着有没有变回去的方法。

楼老虎时不时用大脑袋拱拱他,李谨言就伸手摸摸他毛乎乎的脑袋算作安慰,他觉得楼老虎变成这个样子,更加黏他了,占有欲更强了,好像一刻都离不开他。

而楼老虎也觉得这样挺好的,他家谨言好像挺喜欢的。

李谨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靠在老虎软软的毛肚子上。老虎将身体微微蜷缩将李谨言整个人环在自己形成的圈子里,漂亮的兽瞳紧紧的盯着怀中的人。

也不知睡了多久,等李谨言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也是一片漆黑,他靠着的老虎也一动不动的,只有均匀的呼吸起伏,像是陪他一起睡着了一样。

可当他一有动作,他身后靠着的老虎也瞬间有了反应。整个大脑袋转过来朝向他,一双大大的兽瞳像两只明亮的灯泡,直直的盯着他。

李谨言又摸了摸毛,起身把灯打开了。又打了个电话给做饭的阿姨,让她今天晚上不用过来了,他怕吓着人家。

晚上也是李谨言随便做了些东西吃,然后牵着自家的大老虎,往浴室走去,准备带他好好洗个澡。

某老虎等着李谨言把浴缸里的水放好,很是自觉的跨进了浴缸里,将原本一大半的水压得溢满了出来。

李谨言看着他无语凝噎了半晌只得点点头,“行吧,你要这样,我就这样帮你洗。”于是他就这样给他打上了一身的泡泡,好好的搓洗了一番。

楼老虎也扑上去将他的衣服扒掉,一人一虎玩闹着洗了快两个小时才从浴室里出来,李谨言搂着湿哒哒但是被洗的香喷喷的楼老虎给他擦毛,吹干,然后才允许他上床睡觉。

今天是不可思议的一天,却也是特别的一天,李谨言抱着毛绒绒的老虎,看着虽然不是熟悉的样貌,却还是他的老虎的楼逍,觉得好玩又新鲜。

“晚安。”因为变成老虎而难得无法回答,却没有让李谨言感到不安,而是安心的搂紧张楼老虎的脖子,逐渐陷入梦乡。

——————————次日的分割线——————————

次日醒来李谨言还是免不了被变回来后赤果果的某人吃干抹净,楼逍看着被他折腾得又累睡着的李谨言,用不再是爪子的手缓慢而坚定的抚摸过他的脸颊,最后低头,一个轻柔的吻落下……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不会孤单。

风花雪月

【原创风清】虎&兔(05)

这一年感谢大家对我这个失踪人口的陪伴与喜爱,祝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这是最重要的!


05


他们走过了小溪,树木逐渐茂密,时不时能听见远处熊瞎子的吼声,直走到快中午时间,他们才停下步子。


宋小狼率先冲出去,表示他去周围探一下情况,不走远看看情况而已,另外四只不明所以他怎么这么激动,只好同意让他去看看。


楼老虎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飞快跑掉的宋小狼,小心的俯下身子,让背上的谨言兔下来,谨言兔拽着他的毛毛往下趴,脚短短的没够着地,下来还是滚了一轱辘。


楼老虎赶紧伸出爪子扒拉住滚下来的谨言兔,等对方晃晃脑袋,耳朵也跟着甩了甩,楼老虎没忍住爪子碰了一下。


谨言兔晃脑袋的动...

这一年感谢大家对我这个失踪人口的陪伴与喜爱,祝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这是最重要的!


05


他们走过了小溪,树木逐渐茂密,时不时能听见远处熊瞎子的吼声,直走到快中午时间,他们才停下步子。


宋小狼率先冲出去,表示他去周围探一下情况,不走远看看情况而已,另外四只不明所以他怎么这么激动,只好同意让他去看看。


楼老虎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飞快跑掉的宋小狼,小心的俯下身子,让背上的谨言兔下来,谨言兔拽着他的毛毛往下趴,脚短短的没够着地,下来还是滚了一轱辘。


楼老虎赶紧伸出爪子扒拉住滚下来的谨言兔,等对方晃晃脑袋,耳朵也跟着甩了甩,楼老虎没忍住爪子碰了一下。


谨言兔晃脑袋的动作一顿,抬眼看他,然后说了个不相关的话题:“我们这是要干嘛?这里就是狩猎的地方吗?”


楼老虎点下头,又摇头,说:“这附近有水源,住着不少猎物。”


谨言兔点点头,说:“那你去捕猎吧,我我在这里等你们。”楼老虎不放心的看他,见谨言兔坚定的小脸,终于还是和马小马转身往密林而去。


而龙小龙则是找个地方把自己盘起来,开始打瞌睡。


他们停下的地方是一块小空地,谨言兔在周围走了一圈,发现楼老虎他们去的反方向有不少好吃的蕨菜,谨言兔看了看睡着了的龙小龙,想着这个地方挺好找,应该不会迷路,就寻着蕨菜而去了。


等龙小龙被推醒的时候,才知道谨言兔不见了,他也有点慌。楼老虎满脸煞气沉沉的说:“你们回去,我去找他。”然后头也不回寻着气味追了过去。


剩下在原地的三只心知拦不住,只能带着猎物先回去,找楼大老虎来想办法找他们,也好过他们几个只一齐迷路。


谨言兔边走边吃,把自己吃饱了,吃饱了他有些犯困,于是想着走回他来的那片空地。结果发现自己可能走偏了路,往回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好像有些不对劲。


而着急的楼老虎寻着谨言兔的气味找了一段。正停下来考虑往哪边去继续寻找时,发现自己侧前方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一动一动的似乎是个白毛团子。


楼老虎正打算前去看看,却发现在白毛团子不远处有一只老熊瞎子,慢悠悠的迎头碰上了白毛团子。


白毛团子似乎也发现了有不速之客的到来,往后瑟缩了两步,转身飞快的朝楼老虎的方向,颠颠跑了过来。楼老虎定睛一看。发现真的是谨言兔,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扑向了老熊瞎子。


老熊瞎子动作不太灵活,但力量却不想小,楼老虎冲着他薄弱的咽喉处扑去,却被老熊瞎子用熊掌挡了下来。


楼老虎被熊瞎子拍开,也没有明显的恼怒,还是十分冷静的准备和熊瞎子纠缠,趁机想让谨言兔躲开。


可谁知道熊瞎子非但没有理会搂老虎,还对谨言兔相当执着。他撇开楼老虎不管,直朝着谨言兔的方向而去,楼老虎见势不妙,一个飞扑挡在了谨言兔身前。


老熊瞎子见自己身前挡了一只老虎,颇有些恼怒,他的目标是那只白兔子。于是他伸出熊爪拍向面前的楼老虎,却没想到楼老虎身手敏捷地连连闪躲开他的熊掌,几次都扑不中老熊瞎子更是恼羞成怒。


直到当他无意中将熊掌挥向白兔子,一向闪躲敏捷的楼老虎却不动了,直直挡在他熊掌前,愣是被他拍出去好几米远。


谨言兔着急的奔向被拍飞的楼老虎,他知道是自己拖累了他,愣了一下的老熊瞎子伸手抓向了白兔子。楼老虎猛地起身,在老熊瞎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地用自己的爪子抓伤了老熊瞎子的双眼。连带在他的颈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老熊瞎子一阵悲鸣,楼老虎还想扑上去给他最后一击,但谨言兔却见他受伤了,着急的不行,拼命的用自己的小爪子抱着他的前腿。想拉他先行离开这里,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


楼老虎看着自己身边因为焦急,甚至沾上了一些灰土的谨言兔,心里一软,没再管还在哀嚎的熊瞎子,顺着他意思,一虎一兔便离开了这里。


哪⭐壶
差不多一年前画的…… 给合集补...

差不多一年前画的……

给合集补个档

差不多一年前画的……

给合集补个档

渺临归

语文考试太闲于是就摸起了鱼((汉侯太好看了55555(服饰没来得及考究先画着爽(?)

语文考试太闲于是就摸起了鱼((汉侯太好看了55555(服饰没来得及考究先画着爽(?)

或许我也喜欢你呢
《帝师》by来自远方 ——...

《帝师》by来自远方

——

  • 今天在图书馆看到了这本书!

  • 我好爱这个文~

  • (我今天发了好多刷个屏2333

《帝师》by来自远方

——

  • 今天在图书馆看到了这本书!

  • 我好爱这个文~

  • (我今天发了好多刷个屏2333

大咩鸭OvO

【谨言24h  20:00】 

“清行。”

“楼长风。”

“恩?” 

“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

话出口,便是誓言,终身不变。

P3死活不让我发,想看的小可爱去我微博看吧,微博指路:https://m.weibo.cn/1922833585/4424848707105873

【谨言24h  20:00】 

“清行。”

“楼长风。”

“恩?” 

“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

话出口,便是誓言,终身不变。

P3死活不让我发,想看的小可爱去我微博看吧,微博指路:https://m.weibo.cn/1922833585/4424848707105873

海客乘风想吃鳗鱼饭
[10.7谨言24h—13:0...

[10.7谨言24h—13:00]
临客
“谨言”

呜呜呜对不起最近太忙了只写了两个字,希望大家能从这两个字中看见我对谨言炽热的爱qaq(不要脸)
@岁晏 感谢小小的后期!

[10.7谨言24h—13:00]
临客
“谨言”

呜呜呜对不起最近太忙了只写了两个字,希望大家能从这两个字中看见我对谨言炽热的爱qaq(不要脸)
@岁晏 感谢小小的后期!

其子狡娈

重温的时候突然脑补的

——初见的时候——
谨言:这男人不好惹(๑˙ー˙๑)
少帅:这媳妇看上了→v→
——成婚的时候——
谨言:绝对!不要穿裙子!话说为什么我是嫁的QAQ
少帅:赶紧把媳妇抢回去藏起来(「・ω・)「
——赚钱的时候——
谨言:为中华之崛起而赚钱(๑>؂<๑)
少帅:把钱都交给媳妇管(。・ω・。)ノ♡
——谨言为少帅武装军队的时候——
谨言:这是为了国家而奋斗(ง •̀_•́)ง
少帅:他一定很爱我(⁄ ⁄•⁄ω⁄•⁄ ⁄)
——谨言为少帅送这送那的时候——
谨言:这个、这个,都带上(๑>ڡ<)☆
少帅:他一定很爱我(❁´◡`❁)*✲゚*
——少帅表白被谨言听到的时候——
谨言:行吧,有点感情调剂也不错,就是...

——初见的时候——
谨言:这男人不好惹(๑˙ー˙๑)
少帅:这媳妇看上了→v→
——成婚的时候——
谨言:绝对!不要穿裙子!话说为什么我是嫁的QAQ
少帅:赶紧把媳妇抢回去藏起来(「・ω・)「
——赚钱的时候——
谨言:为中华之崛起而赚钱(๑>؂<๑)
少帅:把钱都交给媳妇管(。・ω・。)ノ♡
——谨言为少帅武装军队的时候——
谨言:这是为了国家而奋斗(ง •̀_•́)ง
少帅:他一定很爱我(⁄ ⁄•⁄ω⁄•⁄ ⁄)
——谨言为少帅送这送那的时候——
谨言:这个、这个,都带上(๑>ڡ<)☆
少帅:他一定很爱我(❁´◡`❁)*✲゚*
——少帅表白被谨言听到的时候——
谨言:行吧,有点感情调剂也不错,就是……_(:3」∠❀)_.·、.·、.、
少帅:我都这么爱你了你也必须爱我才行Σ(っ °Д °;)っ

……莫名觉得很萌(捂脸)但是又觉得对不起少帅,这完全就是个恋爱脑(ಡ艸ಡ)噗

Demonseyes

谨言有感~❤️

一直很喜欢谨言的背景时代。

战场上硝烟四起,炮火轰鸣;商场上追名逐利,尔虞我诈;而回到家中,却会发现,廊下总留着一盏暖色的灯,灶上总备着尚且温热的饭菜。

最开始看谨言,是曾经很好的朋友推荐给我的,那个时候,最吸引我的大约是字里行间的热血壮志和与我们所了解的历史背道而驰的世界走向。

再后来重温,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在那个纸笔下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生计、家人的温饱、经济的发展、民族的独立、华夏的富强尽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心力。

作者将背景构建得极其宏大又极其充实,最难忘的当数任先生与挚友们一起为上海打的那一场经济战,那是华夏与列强在暗处的角逐,是不见血光的战争。

所幸,泱泱华夏,人才辈...

一直很喜欢谨言的背景时代。

战场上硝烟四起,炮火轰鸣;商场上追名逐利,尔虞我诈;而回到家中,却会发现,廊下总留着一盏暖色的灯,灶上总备着尚且温热的饭菜。

最开始看谨言,是曾经很好的朋友推荐给我的,那个时候,最吸引我的大约是字里行间的热血壮志和与我们所了解的历史背道而驰的世界走向。

再后来重温,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在那个纸笔下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生计、家人的温饱、经济的发展、民族的独立、华夏的富强尽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心力。

作者将背景构建得极其宏大又极其充实,最难忘的当数任先生与挚友们一起为上海打的那一场经济战,那是华夏与列强在暗处的角逐,是不见血光的战争。

所幸,泱泱华夏,人才辈出。

在那时,各省的统治者——那些老军阀和他们的后代们,无论彼此之间有过什么过节,在一致对外这件事上一直做的让我们感动。楼盛丰也好,宋舟也好,司马君也好,哪怕是下野的郑怀恩都是为了整个华夏的未来仍在努力着。

楼逍和李谨言的感情更是这本书的点睛之笔,看似平淡,却有着最浓烈的内核,不需宣之于口,心意相通才是爱情里的知己。他们,天生就适合站在彼此的身边,互相陪伴。

所谓一眼万年,不过如此。

楼长风此人,说沉稳不为过,说锐利更无双。唯独面对李谨言,他收起浑身煞气,哪怕军装笔挺,哪怕手段血腥,他都是那个踏雪而来,对李谨言伸出一只手,将他护在怀中的男人。无论过去多少岁月,他都是那个杀伐果决,却会温柔地唤他一声“清行”的楼逍。

李清行此人,赤子之心,老成干练,人如其名。可在楼逍面前,他褪去那层保护的壳,露出柔软的心,时不时的少年心性让他从画中走了出来,沾了一丝人间烟火。好像不管过去多少年,他都是那个温润如玉,笑意盈盈喊着“少帅”的言少爷。

那年雪中,如战鼓般擂在心头的马蹄声,北风卷起的一抹猩红,是天地间唯一的色彩,也是二人初见之时。

得遇你,是我此生之幸。

他们,大约是这世间所谓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