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九郎

95.2万浏览    45436参与
你的小心💚

求文

有一篇二爷出事后,师父对外说二爷死了的。

有一篇二爷出事后,师父对外说二爷死了的。


筱柒 Seven

论《歪唱》捂嘴的时候他们都干了什么🚄

ABO


评论见微博首页,第一个就是。


看一个九爷训妻合集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


“你还往我手里吹气!”


谁知道除了吹气之外还干了什么呢。。。


谁知道九郎为什么那么喜欢捏福泥的后颈呢。。。


写完之后都佩服自己的脑洞。。。


最后吐槽一下,九郎你自己跟着点啥头啊。。。


有没有后续看你们表现了(继续疯狂暗示)


求求你们看看点梗吧😭😭


最后,一如既往的求评论。


大家晚安❤️

ABO


评论见微博首页,第一个就是。


看一个九爷训妻合集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


“你还往我手里吹气!”


谁知道除了吹气之外还干了什么呢。。。


谁知道九郎为什么那么喜欢捏福泥的后颈呢。。。


写完之后都佩服自己的脑洞。。。


最后吐槽一下,九郎你自己跟着点啥头啊。。。


有没有后续看你们表现了(继续疯狂暗示)


求求你们看看点梗吧😭😭


最后,一如既往的求评论。


大家晚安❤️


小可爱呢う
泪目,公司聚会上,我点了探清水...

泪目,公司聚会上,我点了探清水河……居然有德云男孩跟我一起大喊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这个公司值得……

泪目,公司聚会上,我点了探清水河……居然有德云男孩跟我一起大喊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这个公司值得……

七安.

占tag致歉

出一张九辫12月14号宁波站专场票

看台北区座位

拍下1800   现1750可出🙊

占tag致歉

出一张九辫12月14号宁波站专场票

看台北区座位

拍下1800   现1750可出🙊


K_林暮瑟

今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的感情到底怎样呢?
恋人未满
做朋友又不甘
好羡慕他们的友谊!
还有
杨小瞎你得支棱起来啊!
🦊那么翘↗看起来就很好摸的亚子

(图二    🐑 干 的)

🐑请勿上升到真人🦊

今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的感情到底怎样呢?
恋人未满
做朋友又不甘
好羡慕他们的友谊!
还有
杨小瞎你得支棱起来啊!
🦊那么翘↗看起来就很好摸的亚子

(图二    🐑 干 的)




🐑请勿上升到真人🦊

曲终人散盼君来

【九辫】逃(四)

ooc预警!

背景架空!!

勿上升真人!!!

。。。。。。。。。。。。。。。。。。。。。。。。。。。。

第四章——第一个破绽

        李欧兑现了他的承诺,今天他带着张云雷出了门。

        在医院住了这么久,张云雷对出门这件事已经是迫不及待了。李欧推着轮椅,张云雷的病房在10楼,出门时他还看到了之前见过的那个来给老人送饭的家属,提着饭盒匆匆走过。

        “你想去哪儿?”李欧把张...

ooc预警!

背景架空!!

勿上升真人!!!

。。。。。。。。。。。。。。。。。。。。。。。。。。。。

第四章——第一个破绽

        李欧兑现了他的承诺,今天他带着张云雷出了门。

        在医院住了这么久,张云雷对出门这件事已经是迫不及待了。李欧推着轮椅,张云雷的病房在10楼,出门时他还看到了之前见过的那个来给老人送饭的家属,提着饭盒匆匆走过。

        “你想去哪儿?”李欧把张云雷安置到了副驾驶,然后自己准备开车。

        “去三庆园吧。”

        现在是下午三点,张云雷估摸着社里应该很热闹,演员们都应该在准备上场。

        到了三庆园,下午场的节目已经开始了,而晚上场的演员已经开始准备了。

        “队长?你怎么来了,来来来。”李九春一看见张云雷来了,赶紧把摆的乱七八糟的凳子收拾到一边,给队长的轮椅腾出地儿来。

        “我来看你们有没有偷懒啊。”

        “您这话说的,怎么样,好点没啊,我们都盼着你回来呢。”

        “现在谁在台上演呢?”

        “九力和九天,这俩人最近有进步,下功夫了。”

        李九春年纪大,平时对队里的师弟们也十分照顾。

        “行,等他俩下来我考考他们。”

        “得,就当我没夸过他俩。”一听要考试,李九春顿时为九力捏了把汗。

        等九力演完了一下台,就看到张鹤帆和彪哥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哥,你们笑什么呢?”董九力一脸懵逼。

        “辛苦了,队长等你呢。”张鹤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开玩笑了,队长住院呢还等……”九力一扭头正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张云雷,脸上的笑瞬间凝固,“队,队长?!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有进步,我可不来听听吗。”

        董九力这才明白那俩人刚才盯着自己笑什么呢,考试来的太突然,董九力唱的倒是依旧难听。

        “你管这叫有进步啊。”张云雷听得脑瓜疼,扭头问李九春。

        “那……至少记住词了吧。”

        “……”

        “哎呀你差不多得了,你看九欧都等你半天了,你不饿啊。”李九春怕张云雷为队里的事操心影响休养,所以准备让他赶紧走。

        说起李欧,张云雷心里又别扭起来。如果这个时候提起的是杨九郎,那么现在这个场景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偏偏不是。

        “去吃烤鸭吧,好不好。”李欧过来给张云雷锤了锤腿。

        “好。”

        离开了三庆园,张云雷就不怎么说话了,李欧也不介意,他只要知道在张云雷的记忆里,自己接受了自己才是他搭档这就足够了。

        吃完晚饭回到医院时才八点多,病房的走廊里有还能看到来往的人。

        “好了,先吃药吧,吃完药早点睡。”李欧把药准备好,倒好了水递给他。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张云雷拿着药却没有吃。

        “快了,如果你不想在医院待的话,我可以接你出院,只不过要坚持来医院做复健。”

        “快了是多久?我都在医院住了两个月了。一开始只能躺着,现在可以动了我真不想在这儿住着了。”张云雷被困在医院每天看到的都是大林或者李欧偶尔还有师父,总觉得自己被囚禁了一样。

        “好好好,你别急,我去找医生来给你看看,看医生怎么说好不好。”

        等李欧出去之后,张云雷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之前他写的便签不见了。

        思考片刻,张云雷悄悄把药片塞在了床垫下面,然后喝了两口水把杯子放回桌上。

        “嗯,想出院也可以,只是日常陪护要格外小心,而且每周都要来医院检查。”主治医生检查之后表示可以出院。

        “那你把心理治疗做完我们就出院,好不好?”

        “好。”

        第二天,王医生依旧来给张云雷做治疗。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情况,张云雷手里偷藏了草根牙签——昨天吃烤鸭时偷偷带回来的。

        虽然李欧到现在为止对张云雷都是照顾有佳的,但张云雷还是觉得要瞒着他。

        催眠治疗原本就需要患者对医生的信赖以及专注力,张云雷手里握着牙签,有意无意地扎自己一下,然后顺着王医生的话,装作和之前的治疗一样的状态,顺利度过了这次治疗。

        “下周你就可以出院了,恭喜啊。”

        “谢谢。”

       

        出院的这一天李欧过来给张云雷收拾东西,张云雷坐在一边的轮椅上,看着李欧在收拾床铺检查有没有落下什么。

        最近能躲掉的药丸他都藏起来了,为了安全起见,他隔几天就会找时机把药拿出来扔进马桶。

        收拾干净了,李欧带着张云雷回到了自己家。

        虽然李欧几乎一直陪在张云雷身边,但是他偶尔也有出门的时候。

        趁李欧出门,张云雷给郭麒麟打了个电话。约好了时间地点,张云雷坐着轮椅艰难的出了门。

        便签的消失让张云雷心生疑惑,除了李欧没有人有机会动他的手机。虽然不知道李欧是什么时候删的,但是张云雷却认定一定是李欧删掉的。

        “老舅,找我什么事啊?”

        “大林,你来给我讲讲我跟李欧的事吧。”

        “……这是要撒狗粮吗……”

        “赶紧的。”

        张云雷表情严肃,郭麒麟也不好再开玩笑,然后bulabula讲了很多张云雷和杨九郎曾经的故事。

        “等一下,你说我去四队找你那天,我吃的那个肉夹馍是李欧给我送的?”张云雷突然发现了一个bug。

        郭麒麟说的那天是张云雷去四队找他,后来郭麒麟拿过来两个肉夹馍给他说是某人送来的。因为那个是牛肉肉夹馍,其他人一般买的都是猪肉的,而张云雷是回民,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份肉夹馍是特意为他买的。

        依照郭麒麟的逻辑,那么他现在讲出来的故事其实都是把杨九郎换成了李欧。而在张云雷的记忆中,当年那个肉夹馍他确实一直认为是杨九郎送过来的,所以在郭麒麟的故事里,送肉夹馍的也就是李欧了。

        但是问题就在这儿,张云雷刚刚突然想起来,那天杨九郎根本没时间给他送吃的,因为他被安排去南京帮忙,本来是坐飞机后来改成高铁了所以出发时间提前了。

        九郎从南京回来的时候提过一句,当时张云雷根本没想那么多,现在想想那个时间杨九郎根本来不及给他送吃的,所以送肉夹馍的根本就不是他。

        当初把肉夹馍给他的是郭麒麟,究竟是谁送到四队的郭麒麟不可能不知道。就算张云雷误会了以为是杨九郎,但郭麒麟怎么可能也记错了呢?

        “大林,那天李欧去南京帮忙了啊,你忘了?四队也派人过去了。”张云雷试探到。

        “哦,对哦,好像是派人去南京了。”郭麒麟也有点愣。

        “那怎么可能是李欧送的肉夹馍呢?不是他送的又是谁呢?”

        “这……”郭麒麟皱了皱眉头,也陷入了沉思,“那是……谁呢?”

……………………………………………………………………………………

(姐妹们之前的评论我都看了,算是精神方面的实验,但是二爷是醒着的哦,不是在做梦。

这个文不会太长,我怕写的太长有的细节就该忘了。前面出现的一些小的细节后面都是有用的,我励志写一篇严谨的文章😂

另外加更有点难,最近要忙考试,日更都不一定能保证,这一章写的长,所以周日晚上我就不更了,哈哈哈哈,意不意外)


YIYI

【九辫】 永不分离

张云雷是死了十几年的孤鬼,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记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存活于世上,他见过无数的山精鬼怪,他们不是心有大爱,就是心有大恨,可就偏偏他什么也没有


他被禁锢在一个破败的四合院内,他很想走出去,可内心却有个声音让他停留,让他等着,会有人来接他,可那人是谁?为什么没来,他等了许久…


又过了一年,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小眼睛的男人跑了进来,他收了伞,拍着身上的雨水,看着外面的天气,喃喃自语


“唉,这天降大雨,看来小生今晚是要住在这里”


说完他把身上的书娄从肩上放下,把火折子从书娄里拿出来,吹燃,四处照了照


屋子虽破,却像是被人打扫过,就连烛台也都是...

张云雷是死了十几年的孤鬼,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记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存活于世上,他见过无数的山精鬼怪,他们不是心有大爱,就是心有大恨,可就偏偏他什么也没有






他被禁锢在一个破败的四合院内,他很想走出去,可内心却有个声音让他停留,让他等着,会有人来接他,可那人是谁?为什么没来,他等了许久…






又过了一年,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小眼睛的男人跑了进来,他收了伞,拍着身上的雨水,看着外面的天气,喃喃自语







“唉,这天降大雨,看来小生今晚是要住在这里”







说完他把身上的书娄从肩上放下,把火折子从书娄里拿出来,吹燃,四处照了照






屋子虽破,却像是被人打扫过,就连烛台也都是干净的







他把蜡烛点燃,烛光照亮了屋子,屋子很大,却又莫名的干净,可他的注意并没有在屋内摆设上,而是一幅画上







他拿起手拍了拍画上的灰尘,看到画上画了一个俊美的男子





那人唇若含丹,目若星河,身穿一袭白衣,手拿一把玉扇,煞是好看,他敢保证这天下间没有在比这人更要美的






“好美,这人…怎么那么眼熟呢”






张云雷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本来他还没有在意,可听到这句却愣了一下,这园中来来往往避雨歇息的人不少,可没有看画,就是看了也只是感叹画中人美,并无其他






张云雷想了想,从房上跳了下来,走到那人身后,看着画中人,又看了看书生,他也觉得这书生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







张云雷在书生的肩膀拍了拍,那书生吓了一跳







“啊啊啊…鬼…鬼啊…”








张云雷觉得好笑,开口说到







“鬼怎么了,我又不会害你,我若有心害你,你早就死了,怎么还能好端端的现在这大喊,刚刚还夸我好看,这会儿就怕了?九郎你还是那般胆小…”







话刚说完,他愣了一下,为何他唤他九郎?为何会知道他胆小







书生听完他这话,也愣住了?他对着张云雷做了一个辑说到







“小…小生杨家九子,家父给小生起名九郎,不知…不知这位…鬼公子为何知道小生名字”







张云雷听到他这话,揉了揉突然难受的心口,说到







“我也不知,我在这宅院千年,出不去,离不开,这过路人来来往往,我没有现过形,唯独对你,不由自主的想让你看到我,我不知你的名字,不知你的家世,我甚至连我的记忆都没有,却不知为何会唤出你的名字,也许是你我在我生前认识?”







杨九郎听到张云雷的这番话,心里也没了害怕,笑了笑,开口问到








“那不知先生姓名”







张云雷抬头看了看已经停了的雨,说到







“张云雷”







杨九郎念叨了几句






“云雷…云雷…这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张云雷笑了笑,双手一挥,屋子灯火通明,他指了指屋内的那间卧室,说到






“那屋我平时也打扫的干净,你我今日有缘,不如杨公子就在那屋住下吧,反正这天这雨还是会下”








说完就要拉着杨九郎往那屋去,可他的手刚碰到杨九郎的手上,就被灼伤了







“嘶~”







张云雷看着指尖,又上下大量了一下杨九郎,看着他腰间的荷包,问到







“你那荷包装了什么”







杨九郎想拿下荷包,打开看了看,从中掏出了一枚符纸,皱了眉头,低头沉思了一会,他拿起符纸走到烛火前烧了







有浑身摸索了一遍,觉得没了什么,走上前去,拉起张云雷的手,说到







“这回没有了,那荷包是我家一位老先生给的,说是避灾的,本来他让我今晚就要到家,不许往南,可偏偏北边又被泥石流堵住了路,只好往南,刚路过此地,就下了大雨,可见是老天给你我二人的缘分”







张云雷冰凉的手感受着杨九郎的温度,感觉很很温暖,也很熟悉,就像曾经也有人这么拉过他的手,可他还是想不起来







算了算了,不想了,张云雷拉着杨九郎来到了屋子的内卧,把他安置在内,等他熟睡,就去了房顶吸收月光







还没等他吸够一个时辰,院内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头发花白,却行动敏捷,手拿着一把铜钱剑,指着张云雷说到







“是你?没想到做人时你就缠着我家公子,死了还不放过他”








张云雷愣了一下,问到







“你认识我?”







那人笑了笑,说发现







“我当然认识你,你曾是有名的戏子,这天下谁不认识你,名角儿张云雷啊!你生前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让我家公子痴迷于你,死后却还要纠缠于他,若我不会点道行还真杀你不得”








说完没等张云雷反应过来,就一剑刺了过去







张云雷本以为自己这回肯定死定了,哪成想,杨九郎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那一剑,铜钱剑虽然不如宝剑厉害但也是开封的剑,那剑刺穿了杨九郎的胸口







“噗~”







杨九郎一口鲜血喷到了张云雷的脸上,他哽咽的说到








“咳咳…磊磊…我想起来了…咳咳…他们封了我的记忆…那日…那日…我本该和你同死的…原谅我…咳咳…这么晚才来找你”







杨九郎的血唤醒了张云雷尘封的记忆,他回忆起他和杨九郎的一切







他本是一个唱戏的小角儿,随着戏班走南闯北的唱戏,来到了京城,一首《望春叹》名震京都,成了名角儿







京城中很多千金小姐都喜欢他,可他那时清高,谁都看不下去眼,有一日前台堵他的人多,他从后台偷偷溜走,遇见了杨家的小少爷,这也没什么,只不过那时杨家少爷也因为花钱大手笔被小摊小贩追着推荐东西,也在躲他们,这二人就这么狗血的撞到了一起,之后就是话本小说男女里一起逃走的故事,可这事偏偏发生在他们身上







二人因此结识,从无话不谈的好友,到相依相偎的情人,可这天下是容不下他们的,他们这点事也藏不住,很快杨家来人把杨九郎强行带了回去,杨九郎岂是那么好放弃的主,他绝食,他偷跑,统统没用,二人也因为这段情被指指点点,杨老爷也很快给杨九郎定了门亲事,可杨九郎不同意,他偷偷的打晕看守他的家丁,跑出去找张云雷







他们跑到三生亭,买了一包鼠毒,相约一起去黄泉,他们二人刚喝下毒酒,杨家人就找到了他们,他们把杨九郎抬走,找医生诊治救了回来,可张云雷却死在了三生亭,杨老爷恨张云雷带坏了他家九郎,认识了一个会捉妖的邪师,用了毒法把张云雷封印在了这个院子,让他成为孤鬼,永生永世不得入轮回







而杨九郎,他让邪师施针封了杨九郎的记忆,而如今这个老者就是邪师,张云雷看着眼前口吐鲜血的杨九郎,颤抖的说到







“九郎…疼不疼…你疼不疼”







杨九郎笑着又咳出了一口鲜血,说到







“不疼…咳咳…只是我的磊磊等了我那么久…我却…咳咳…我却忘了你…好在…好在我终究又响了起来…咳咳…”







邪师看到杨九郎这样试图想去救他,可被杨九郎拦住了,他看向邪师说到







“师父…不用救了…我本就该和磊磊一起死…咳咳…偷活了这么久…也足够了…只求…只求…你将我二人葬在一起…咳咳…九郎感激不尽”








邪师也并非无情之人,只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只好含泪答应他







杨九郎看他答应之后,就断了气,魂魄从肉身走了出来,他把张云雷拉了起来,擦了擦他脸上的污血,对着邪师深深的鞠了一躬








“多谢师父成全我二人,磊磊如今葬在这,我愿陪他一起在这做一对儿鬼夫妻”







邪师听完这话,摇了摇头,罢了罢了,难得有情人







他把园中花坛下的一个坛子挖了出来,把杨九郎的尸身拿火符烧成灰烬,把二人的骨灰装在了一处,往地上一摔,坛子破裂,可却没有一点骨灰的痕迹,他说到







“我把你二人骨灰混在一起,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会分离,他的咒如今也解了,可依旧不能投胎,你如今也与他一样,这世间你们二人可任意行走,生时不能做夫妻,那就死后你俩永不离吧”







说完就走了






张云雷摸了摸杨九郎的脸庞,带着泪笑了出来问到







“九郎~我们是再也不会分开了吗”







杨九郎亲了亲张云雷的嘴角说到







“是啊~不分开了~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眼光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拥有你~我爱你磊磊”






张云雷还是好奇杨九郎怎么想起来自己的,问到







“我也爱你,可你的记忆是怎么想起来的”







杨九郎拉着他的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们相遇~相知~相爱~记起了你,刚急忙找你你就看到了邪师那一剑,不过幸好有他那一剑,这不~我们在也不会分开了”







“我们要去哪里啊”






“哪里都行,天大地大,只要有你的地方,我都行”


林九陌
不好意思各位《乌合》五的车被秒...

不好意思各位
《乌合》五的车被秒屏了,三次😊(mmp)
我真的搞不妥
发到群里了
自取吧😂

不好意思各位
《乌合》五的车被秒屏了,三次😊(mmp)
我真的搞不妥
发到群里了
自取吧😂

椛七

【九辫】张劳西,约吗?(三)

勿上升蒸煮!!!


是因为我老半夜发文吗,看的人好少啊咋整,唉不说了,看文吧


上完课后,两人回到办公室整理听课笔记。


一上午辛苦工作,两人相安无事,只有一点,上课的时候杨九郎的眼神总往认真写课堂记录的张云雷这儿瞅。


鬼心思的杨九郎看的时候不带一份感情,让听课的学生们感受不到他对张云雷独特的目光,可张云雷总觉得不对劲,感觉有一道视线盯着他。


看向讲台上时,却又只能看到杨九郎专心致志地讲课,说不出的诡异。张云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却又无可奈何。


张云雷刚整理好听课笔记,就听到有人过来敲门了。开了门,就见杨九郎一脸阳光地冲他笑。


“张老师,一起吃个饭啊,我请你...

勿上升蒸煮!!!





是因为我老半夜发文吗,看的人好少啊咋整,唉不说了,看文吧






上完课后,两人回到办公室整理听课笔记。


一上午辛苦工作,两人相安无事,只有一点,上课的时候杨九郎的眼神总往认真写课堂记录的张云雷这儿瞅。


鬼心思的杨九郎看的时候不带一份感情,让听课的学生们感受不到他对张云雷独特的目光,可张云雷总觉得不对劲,感觉有一道视线盯着他。


看向讲台上时,却又只能看到杨九郎专心致志地讲课,说不出的诡异。张云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却又无可奈何。


张云雷刚整理好听课笔记,就听到有人过来敲门了。开了门,就见杨九郎一脸阳光地冲他笑。


“张老师,一起吃个饭啊,我请你”


张云雷见他一脸不容置疑的样子,心想躲不掉了。


“啊,杨主任,您太客气了,该是我请您才是。”


话虽这么说,可张云雷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请客?他张云雷这辈子请顿客拿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可现在迫于形势也是没办法了,但是去哪儿吃什么这得有他定,于是


“杨主任,咱去吃碗面您看行吗”


杨九郎嘴角不着痕迹地抽了抽,随即释然


“好啊,你想吃什么都行”


两人一路尴尬没话找话地来到了面馆,要了两碗面后,就各吃各的了。尽管杨九郎很努力地在找话题,可张云雷不咸不淡的态度让杨九郎顿觉张云雷不好搞到手啊。


想起被不少女老师追的傲气,杨九郎暗暗叹了口气,真是栽在面前这个认认真真,像个女孩子一样吃面的男人身上了。


说实在的,被别的女人捧惯了,杨九郎还真有点不适应追别人,除了请吃饭这等平常的追男朋友套路,杨九郎的脑子是真想不出别的了。


两人在一片尴尬的氛围中吃完了饭,张云雷一脸不情愿地打算去结账,却及时被杨九郎拦住。


“哎,张老师,我来吧,不是说好了我请你吗,你这让我面子往哪儿挂啊”


听完杨九郎一番话,张云雷放下了心,可总要拦一拦。没等他说话呢,杨九郎已经把账结了,推着他往外走。


“张老师啊,就你这小身板,可得多吃饭啊,你瞅你瘦的”


“瘦吗,我感觉自己可胖了,你看我脸上的肉,拍照出来都要修好久”


张云雷把脸扭向杨九郎,今天的张云雷没戴眼镜,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就这么水汪汪地盯着杨九郎。


杨九郎明显愣住了,长这么大,杨九郎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自觉这辈子陷入这温柔的眼眸中也知足了。


“杨主任?”


随着张云雷的呼喊,杨九郎这才回过神来。


“谁说你胖了,你一点都不胖,说你胖的人都是在嫉妒你的美貌。”


张云雷害羞地低下了头,这副模样在杨九郎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虽说是个男子,但能做到这般娇媚的,也就只有他了吧,还真是像一只小狐狸。


杨九郎深为自己的眼光感到自豪,同时又有点担心,这小狐狸这样貌美,只怕不日便会被学校的女老师们盯上,杨九郎的危机感瞬间上升,不行,他只能是我的。连杨九郎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对一个男人的占有欲这么强。


而一旁的张云雷却在为一句美貌激动不已,丝毫未注意自己现在有多可爱以及身旁人的内心激烈的反应。







柴

自己做的
不能嫌字丑
我朋友帮我抄了《蓝色天空》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一张杨九郎的,因为我没有更多的

自己做的
不能嫌字丑
我朋友帮我抄了《蓝色天空》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一张杨九郎的,因为我没有更多的

ZHEN熙一点YA
【世界与我爱着你】杨九郎🌰✖...

【世界与我爱着你】
杨九郎🌰✖️张云雷🦊
佛系写手
文笔略渣
不喜勿喷
杠精退散
勿上升正主

九郎,我有病。
我知道,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爱你,绝不会放弃你。
不该这样的,杨九郎,你不该,实在,是我不配。
————————
九郎,你是我的宝贝,我真的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人了,有你,有林林,有姐夫,有丫头们,陪着我。
九郎,我觉得这个本子可以再改一下,我现在有很多很多的想法,觉得可以写的再具体一点呈现的效果再好一点。
————————
杨九郎,你能不能别理我,你丫以为你是谁啊,滚啊!
九郎别离开我,我真的很无助,救救我,到底谁能真正拯救我,我错了。
九郎,我想死,很难受很难受的那种感觉,我...

【世界与我爱着你】
杨九郎🌰✖️张云雷🦊
佛系写手
文笔略渣
不喜勿喷
杠精退散
勿上升正主

九郎,我有病。
我知道,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爱你,绝不会放弃你。
不该这样的,杨九郎,你不该,实在,是我不配。
————————
九郎,你是我的宝贝,我真的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人了,有你,有林林,有姐夫,有丫头们,陪着我。
九郎,我觉得这个本子可以再改一下,我现在有很多很多的想法,觉得可以写的再具体一点呈现的效果再好一点。
————————
杨九郎,你能不能别理我,你丫以为你是谁啊,滚啊!
九郎别离开我,我真的很无助,救救我,到底谁能真正拯救我,我错了。
九郎,我想死,很难受很难受的那种感觉,我快撑不下去了。
————————
九郎,九郎,九郎,我们去喝奶茶吧,磊磊超想喝超甜超甜的奶茶,跟你一样,超甜超可口。
————————
杨九郎,你TM别理我。
……
求你,救救我,我真的很怕一个人,害怕到死,孤独到死。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这样一个我。
一个反差极大的张云雷。
像个疯子,一个随时随地爆发的怪物。

我真的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九郎你知道么。可是,我有病。
我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不管是哪一面的你,我都爱你,可说好了,角儿,你尽管往前走,回过头来,我都在你身后。你是我的全世界,我一直在,和这片世界一起,爱着你。
————————
情感双向障碍真的,很痛苦。

四白皛皛

【辫九】《卑微》(21、22)

⭕️月更选手上线,别问为啥不更《后来》,问就是在肯德基不好开🚗

⭕️短小是真短小!进度也是真快!快到想BE~

⭕️二爷啥时候回来啊啊啊啊!!!——来自皛皛的咆哮!!!!

⭕️《卑微》的写手卑微求评论聊聊,啥都行的那种

⭕️催更请三连(如果有关注就更好了~嘻嘻·想瞎了心的我🤣)

💚㊗️观文愉快

————————————

二十一:

   得知这个消息的王九龙马不停蹄就出门到隔壁,敲响了张云雷与杨九郎的“家”。他想要质问,想要一切可以证实自己猜想的证据,他迫切需要拆散他们的理由,一向注重仪表的王九龙甚至顾不得换掉自己的家居服。...


⭕️月更选手上线,别问为啥不更《后来》,问就是在肯德基不好开🚗

⭕️短小是真短小!进度也是真快!快到想BE~

⭕️二爷啥时候回来啊啊啊啊!!!——来自皛皛的咆哮!!!!

⭕️《卑微》的写手卑微求评论聊聊,啥都行的那种

⭕️催更请三连(如果有关注就更好了~嘻嘻·想瞎了心的我🤣)

💚㊗️观文愉快

————————————

二十一:

   得知这个消息的王九龙马不停蹄就出门到隔壁,敲响了张云雷与杨九郎的“家”。他想要质问,想要一切可以证实自己猜想的证据,他迫切需要拆散他们的理由,一向注重仪表的王九龙甚至顾不得换掉自己的家居服。

    他王九龙得不到的,谁都不能得到。

   “找辫儿吗?他出差了,不在。”杨九郎透过监控看到王九龙的时候很惊讶,除了张云雷,他并不觉得自己和他之间会有什么值得穿着家居服贸然到访的地方。

   “我不找他,找你!开门!”

   不知道是出于礼节还是出于自己对于王九龙到来缘由的好奇,杨九郎开门了。只是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无论如何,他绝不会再给王九龙进门的机会。

   “你怀孕了!”王九龙向来是直言不讳的,“谁的孩子?”

   “...”杨九郎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先有张九龄,现有王九龙,他们说的都如此笃定,自己以为的秘密似乎真的只有自认为。对于张九龄的知情杨九郎并不惊讶,只是王九龙,杨九郎实在想不出哪儿出现了问题。

   “我问!谁的孩子!”杨九郎的沉默让王九龙白暂的皮肤开始泛红,过于激动的他腥红了双眼。

   “你明知道的不是吗。”杨九郎的直觉告诉他现在的王九龙很危险,想要躲离他的本能,转身上了楼。只是他没想到刚走到拐角处的他就被追上来的王九龙攥住了手腕。

本就高于他的王九龙超过了他,站到更高的台阶,居高临下的质问,“不是张云雷的!他不可能跟你有孩子!告诉我,谁的孩子?!”

“不可能跟我有孩子?我是他的丈夫,什么叫不可能跟我有孩子!我是他的丈夫!王九龙先生,你不觉得你这是在无理取闹吗!”

“杨九郎!告诉我,这是谁的孩子!说!谁的孩子!告诉我!”王九龙激动的抓住了杨九郎的双肩用力的晃动。

“王九龙!你放开我!是张云雷的孩子!这是事实!如果你想鉴定过三个月可以做DNA,你先冷静,先放开我!”如果是洁身一人,杨九郎会毫不犹豫的反抓王九龙,甚至可以不顾体格差距给他一拳。可是现阶段摇摇欲坠不受控的身体、半步之后就是台阶,杨九郎甚至不敢用力控制自己,他害怕了,害怕掉下楼,害怕孩子会出现问题。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王九龙得不到自己一直期待、想要的答案,有些失神,恍惚间,他记得自己...撒手了。

 

二十二:

“九龄!师哥!如果有可能保住他,如果不行,我恳请你帮我保守秘密!”

杨九郎坠下了楼梯,身体一节节的碾过十多节的台阶,换来满身的伤痕,他知道,作为不平等的交换,这极有可能也换走了他的孩子,或者说是他最后一次做父亲的权利、所有的期冀。

杨九郎身下流出的献血唤醒了王九龙的意识。他发誓,他来的目的只是想要一个证据,想要一个说法,可是对于这个孩子,无论是不是张云雷的,他都没想过伤害,对于杨九郎,他只要他离开张云雷,全身而退,从未受伤的全身而退。

王九龙从没见过一个人留这么多的血,他开始害怕。他觉得这或许是一场梦,只要回家,回家再睡一觉,杨九郎就没怀孕,没嫁给张云雷,甚至他还没回国。这一切都只是梦,只要回家!对!回家!这是王九龙唯一想到改变现状的办法。他匆匆而逃,踉踉跄跄的下楼、跨过了正在弱声呼救的杨九郎。

人本性弱为母则刚,为父也一样。躺在楼梯下的杨九郎靠着最后的意识一点点的爬到了茶几旁,拿到手机给张九龄打了求救电话,留下了长长的一条血迹。

“如果不上楼就好了。”这是杨九郎昏迷前最后的想法...


德云lnm(开箱大吉)

二爷收徒记(14)

可以点梗😂

—————————————————

张云雷翻看着手机,看见亲生搭档发的微博,赶紧在底下评论了一句“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啦!回去找你算账”

———————————————————

等笑笑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也就是杨九郎惯孩子,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祖宗,您就吃一口”

“不吃不吃,师叔做的不好吃”

“祖宗,好歹吃一口,师叔喂你 ,来,啊”

笑笑倔强的把头一偏,小嘴一撅,一副誓死不吃的样子,杨九郎的火也“腾”的一下窜上来了,把夹着一口菜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摔“路冉,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老不吃饭还长不长身体了,身体还要不要了”

“可是师父也不好好吃饭”笑笑小声嘟囔,好巧不巧,还是呗杨九郎听见了。

“你甭跟他比,好的...

可以点梗😂

—————————————————

张云雷翻看着手机,看见亲生搭档发的微博,赶紧在底下评论了一句“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啦!回去找你算账”

———————————————————

等笑笑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也就是杨九郎惯孩子,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祖宗,您就吃一口”

“不吃不吃,师叔做的不好吃”

“祖宗,好歹吃一口,师叔喂你 ,来,啊”

笑笑倔强的把头一偏,小嘴一撅,一副誓死不吃的样子,杨九郎的火也“腾”的一下窜上来了,把夹着一口菜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摔“路冉,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老不吃饭还长不长身体了,身体还要不要了”

“可是师父也不好好吃饭”笑笑小声嘟囔,好巧不巧,还是呗杨九郎听见了。

“你甭跟他比,好的不学学这个是不?你师父不好好吃有师爷管着 况且人家也不长个儿了,非得跟人家比那个。”杨九郎一听见笑笑爆张云雷的料,气不打一出来“这师徒俩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不让人省心。你吃不吃,啊?吃不吃?”

“不吃”“行,不吃啊,那你饿了别找我听见没,你现在不吃,今天一天都没饭吃,你可想好了”

“就不吃!”


林九陌

乌合之众(四)

嘿嘿,想不到吧!三更!

(主要是因为掉了两个粉丝,我想要挽回)

勿上升

第二天,张云雷一下台,果然就看见一个男人在出口处等着,见了他,立马走了过来。

“你好张先生,我叫董九涵,是九爷让我来接您的。”男人对他鞠了个躬,随即做了个“请”的手势,生怕他跑了似的。

张云雷苦笑了一声,“好,等我换了衣服。”

九云阁离成平茶馆不远,不一会就到了。

董九涵替张云雷打开车门,看到张云雷身上被攥的皱皱巴巴的大褂,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外头的男女哪个不是费尽心机地往九爷床上爬?这还是头一回见着害怕的。

张云雷跟着董九涵一直走,直到一个房门外,董九涵才停下脚步。

“九爷就在里边儿了,您自便。”董九涵说...

嘿嘿,想不到吧!三更!

(主要是因为掉了两个粉丝,我想要挽回)

勿上升





第二天,张云雷一下台,果然就看见一个男人在出口处等着,见了他,立马走了过来。

“你好张先生,我叫董九涵,是九爷让我来接您的。”男人对他鞠了个躬,随即做了个“请”的手势,生怕他跑了似的。

张云雷苦笑了一声,“好,等我换了衣服。”

九云阁离成平茶馆不远,不一会就到了。

董九涵替张云雷打开车门,看到张云雷身上被攥的皱皱巴巴的大褂,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外头的男女哪个不是费尽心机地往九爷床上爬?这还是头一回见着害怕的。

张云雷跟着董九涵一直走,直到一个房门外,董九涵才停下脚步。

“九爷就在里边儿了,您自便。”董九涵说完,迅速退了出去。

张云雷推开门,瞬间湿热的水汽扑面而来,里面是一个温泉池,杨九郎正在池中泡着,见他来了,勾起了嘴角。

“来,过来。”杨九郎朝张云雷招了招手。

张云雷被周围湿热的空气弄得晕乎乎的,下意识的朝着杨九郎走过去。

到了池边,杨九郎忽然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接着猛的扯了一下张云雷,“噗通”一声,人应声落池。

“咳咳咳……杨九郎你大爷!”张云雷在水里挣扎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扶着杨九郎浮出了水面,登时就火了。

张云雷不知道,现在杨九郎眼里,是怎样一副香艳的场景——

大褂因为水的原因紧贴在身上,完美地勾勒出张云雷曼妙的曲线,领子扣在水中挣扎时开了,露出精致的锁骨,脸因为生气加呛水带着类似情欲的红色,再加上张云雷求生欲极其强烈,找不到抓着的东西硬是扶着自己肩头浮出来的,此时的大腿正在自己那根要命的东西上磨蹭着。

杨九郎喉头一紧,朝着那张还在骂他的嘴就吻了下去。

“我告诉你,你就是……唔嗯……”张云雷正怒气冲冲地骂着,几乎没有任何防备就被这记深吻掠去了呼吸。

一吻毕,张云雷急忙大口喘着气,脸上的潮红更甚,随即抬眼狠狠地瞪了一眼杨九郎,那还带着些许迷离的眸子,非但没有表现出生气,反倒加了几分欲擒故纵的意味。

杨九郎的情欲被完全挑起,他承认,张云雷,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什么都没做,就让他疯狂得如野兽一般的人。

他在张云雷耳边低声道:“宝贝儿,你这样,我会忍不住。”

张云雷还没来得及思考杨九郎什么意思,就被人横抱出了泳池,直奔卧室而去。

“九涵,今晚我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断。”

“明白。”

九辫儿家的丫头

写给九辫儿的每天一书(第二十天)

287天,今日份的思念请接收。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感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爱上你。

(马上就要宁波专场了,好期待,哥哥们,我想你们了,好想好想的那种。)

287天,今日份的思念请接收。

今天想对哥哥们说。

感谢你,让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爱上你。

(马上就要宁波专场了,好期待,哥哥们,我想你们了,好想好想的那种。)

咱家隔壁的王叔叔

【九辫儿】囚徒 4

​白日梦系列好吧⚠️,别当真啊🚫


理科文笔🚸(说白就是渣)⚠️


各位多担待✌,谢谢您嘞🙏🙏🙏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蒸煮🔕,🆗❔


梗来源,感谢微博@-Bedtimestory-     


注意❗️❗️❗️纯架空向🛎🛎🛎这不是演习


“服务生,买单”


杨九郎结完账起身就要走了,路过张云雷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俯下身在张云雷耳边暧昧的吹了一口气,用着他特有的低沉的嗓音勾着张云雷


“记住你说的话,到时候别躲着我”


看着杨九郎渐行渐远的背影,张云雷绷紧的那根弦总算是送了,把自己发烫的脸贴在了桌上,用力的

​白日梦系列好吧⚠️,别当真啊🚫


理科文笔🚸(说白就是渣)⚠️


各位多担待✌,谢谢您嘞🙏🙏🙏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蒸煮🔕,🆗❔


梗来源,感谢微博@-Bedtimestory-     


注意❗️❗️❗️纯架空向🛎🛎🛎这不是演习


“服务生,买单”


杨九郎结完账起身就要走了,路过张云雷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俯下身在张云雷耳边暧昧的吹了一口气,用着他特有的低沉的嗓音勾着张云雷


“记住你说的话,到时候别躲着我”


看着杨九郎渐行渐远的背影,张云雷绷紧的那根弦总算是送了,把自己发烫的脸贴在了桌上,用力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腿


“糖糖啊~”


“嗯?小妖精?这么快就完了?他拒绝你了?”


“你这还遭”


“杨九郎不会想打你吧?他也不像那种暴躁的人啊?”


“我和杨九郎说我喜欢你,要和他公平竞争”


电话那边儿的孟鹤堂听了张云雷的话足足沉默了半分钟


“糖糖,你说话啊,你都不和我说话了,我好心慌啊”


“小妖精,你要不星期天和我去趟医院吧,抽抽你脑子里的水”


张云雷听了孟鹤堂的话很难过了,电话里听着都快哭出来了


“那怎么办啊糖糖,我是不是该和他解释一下”


“别小妖精,正好,你能这么引起他的注意”


两个人在哪嘀嘀咕咕了好长时间,张云雷总算是平静下来了,也在和孟鹤堂的讨论中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干嘛了


“小妖精别哭了啊,就按咱们说的做,杨九郎他迟早都是你的”


第二天杨九郎照常提着早餐来到了办公室,才发现孟鹤堂桌子上已经放了一份,在看旁边张云雷挑衅的眼神,杨九郎就算是个傻子也该明白,张云雷这是认真了


“您这剽窃我创意不好吧”


“怎么了,我这是糖糖带的他喜欢的,省得他天天一大早起来就不开心”


“那他喜欢吃什么呀”


“我告诉你干嘛?咱俩在竞争”


“哦,那不问他了,那你喜欢吃什么啊”


杨九郎看着眼神渐渐变得躲闪的张云雷满意的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确定你还要站在那?离上班只有两分钟了”


张云雷听见了杨九郎说话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杨九郎撩到发懵了,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啊!张云雷,你就是个憨憨”


张云雷一边嘟囔着一边把自己的头往下埋



各位都多来捧场啊🎊👏👍,谢谢您嘞🦊🐑


幻蝶佳音

我爱你是因为你比我更像我

“我觉得杨九郎学张云雷比张云雷学张云雷更像张云雷。”


张云雷是在拍杂志休息时刷微博看到这句话的,他反复念了两遍才弄清楚粉丝想表达的意思,“太像绕口令了。”张云雷想。


拍摄是在室外,他休息时其他工作人员在抓紧时间布置下一组的拍摄场地,张云雷想看看自己和杨九郎的比较视频,但众目睽睽之下还是没好意思看自己的演出。


“Holle,张老师。”杨九郎的电话打断了张云雷的胡思乱想,“怎么样,辫儿,想我来吗?”


张云雷被吓了一跳,心里念叨:“可真行,想什么来什么。”嘴里却抱怨:“杨先生,如果我没记错,咱们早晨才分开。”


杨九郎笑了两声:“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那咱们也已经半...

“我觉得杨九郎学张云雷比张云雷学张云雷更像张云雷。”


张云雷是在拍杂志休息时刷微博看到这句话的,他反复念了两遍才弄清楚粉丝想表达的意思,“太像绕口令了。”张云雷想。


拍摄是在室外,他休息时其他工作人员在抓紧时间布置下一组的拍摄场地,张云雷想看看自己和杨九郎的比较视频,但众目睽睽之下还是没好意思看自己的演出。


“Holle,张老师。”杨九郎的电话打断了张云雷的胡思乱想,“怎么样,辫儿,想我来吗?”


张云雷被吓了一跳,心里念叨:“可真行,想什么来什么。”嘴里却抱怨:“杨先生,如果我没记错,咱们早晨才分开。”


杨九郎笑了两声:“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那咱们也已经半年没见了。”“滚蛋。”张云雷哭笑不得的说道。


工作人员来叫张云雷去补妆,准备拍摄。


杨九郎也听到了,用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语气答应了一声:“遵命。”紧接着用最快得语气:“辫儿我一会去接你给你带肉饼你跟人说一声别把我拦外面。”


张云雷一下子笑了,来叫人的小姑娘等张云雷挂掉电话突然凑了过来:“辫儿哥,你这是恋爱了?”


张云雷奇怪的看了一眼小姑娘,小姑娘急忙说:“辫儿哥放心,我绝对不说出去。”


“不是,你怎么认为我谈恋爱了?”张云雷不确定小姑娘到底知道了什么,还是决定诈诈她。


“辫儿哥,你刚刚笑的那么甜蜜。”小姑娘嫌弃的撇撇嘴。


张云雷松了一口气,扬了扬手机:“刚刚是九郎的电话,一会你就能见到他了。”然后他看到小姑娘的脸迅速变红,心情很好的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没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小姑娘捂住了脸主动请缨:“那辫儿哥,我去接杨老师。”说完便跑了。


张云雷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还在想:“我可没说我不是在谈恋爱啊。”


下午六点,拍摄就结束了。张云雷让助理开他的车回去,自己上了杨九郎的车。


路上,张云雷又想起微博的那句话,就搜了视频看了起来,还不忘推荐杨九郎:“以前不知道b站,还挺方便的。”


杨九郎心虚得紧了紧方向盘,在心里吐槽:“该怎么说,我不仅知道,还搜九辫了。”


“我叫张云雷。”“我叫张云雷。”“我叫张云雷。”三个声音在车内响起,张云雷郁闷的发现好像真的是杨九郎学的比较像。


张云雷抬胳膊碰了下杨九郎,“你怎么学我那么像?”


杨九郎调笑了一句:“我爱你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杨九郎探过身在张云雷嘴角吻了一下,笑的想偷了鱼的猫,看着张云雷一下子红了的脸,嘴里还不放过,继续说:“辫儿,你爱上我是不是因为我比你更像你。”


张云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窗户那一边,不想再搭理杨九郎,杨九郎看了一眼张云雷红红的耳朵,知道他害羞了,便也没有再开口。


杨九郎没有说,他是偶尔听到太平歌词的,mp3里少年奶呼呼的声音成了构成他八年学生生涯的重要部分,随着他考入德云社这个声音就更加的如影随形了,听得多了,自然模仿的就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