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孟霖

72630浏览    2074参与
烟花渡口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烟花渡口

走走走

我的霖乖你一直往前走吧

我愿你前路不漫漫

我愿你路途不坎坷

用力奔跑

不用怕

你是王者杨孟霖

走走走

我的霖乖你一直往前走吧

我愿你前路不漫漫

我愿你路途不坎坷

用力奔跑

不用怕

你是王者杨孟霖

她不是主角

脚冷(极极短)

不应该啊。

明明冷空气还没来,为什么你的脚那么冷?

我用手掌反复确认你脚背的温度,

冰冷。

我将被子盖在你的脚上,

想让它们尽快暖和,

我双手覆盖在你的脚背上,

用手掌温度来捂热。

请不要觉得我肉麻,

我只是下意识表达出对你的在乎。


“施柏宇,在干嘛啦。”

“我不是女生,不用太在意。”


“但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啊。”


End.

不应该啊。

明明冷空气还没来,为什么你的脚那么冷?

我用手掌反复确认你脚背的温度,

冰冷。

我将被子盖在你的脚上,

想让它们尽快暖和,

我双手覆盖在你的脚背上,

用手掌温度来捂热。

请不要觉得我肉麻,

我只是下意识表达出对你的在乎。


“施柏宇,在干嘛啦。”

“我不是女生,不用太在意。”


“但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啊。”


End.

她不是主角

近距离恋爱(短)

上一篇是《远距离恋爱》

这篇主要尝试写他们日常在一起的互动

对话比较多

……………………………

杨孟霖打完电话告诉爸爸今晚不回家,忽然觉得有些饿了。

“有点饿了…”

“刚刚聚餐完又饿了?”

“怎样?不行吗?有意见哦?”杨孟霖回嘴。

“没有,我是担心你要控制身材。”施柏宇除了宠他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原则的。“你想吃什么?”

“好久没去士林夜市,想吃生炒花枝之类的。”杨孟霖说起夜市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小吃。

“好。”施柏宇点点头。“那就去吧。今晚你们吃什么了?”

“吃西餐啊,点了一份牛扒,没有想象中好吃。彦泽点了份鳕鱼扒,他那份就还不错。”杨孟霖看着窗外风景说道。“所以吃了几口就没吃...

上一篇是《远距离恋爱》

这篇主要尝试写他们日常在一起的互动

对话比较多

……………………………

杨孟霖打完电话告诉爸爸今晚不回家,忽然觉得有些饿了。

“有点饿了…”

“刚刚聚餐完又饿了?”

“怎样?不行吗?有意见哦?”杨孟霖回嘴。

“没有,我是担心你要控制身材。”施柏宇除了宠他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原则的。“你想吃什么?”

“好久没去士林夜市,想吃生炒花枝之类的。”杨孟霖说起夜市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小吃。

“好。”施柏宇点点头。“那就去吧。今晚你们吃什么了?”

“吃西餐啊,点了一份牛扒,没有想象中好吃。彦泽点了份鳕鱼扒,他那份就还不错。”杨孟霖看着窗外风景说道。“所以吃了几口就没吃了。”

“是哦。”施柏宇看着前面路况。“对了,你过年有什么安排吗?”

“不是说要聚会吗?”杨孟霖答道。“诶,我发现你这部车启动比我那部车要顺。”

“???”施柏宇看了一眼杨孟霖,“我车新买,废话。”

“屁啦,我那部车也不旧好吗?”杨孟霖说道。

“所以过年除了聚会,还有其他事情吗?”施柏宇继续问刚刚没问完的问题。

“你想干嘛?”杨孟霖秒懂施柏宇问的来意,怀疑地眼神望着施柏宇。

施柏宇与他对视了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你想约我去哪里?”杨孟霖拆穿施柏宇。

“你这人很扫兴耶!想给你惊喜都不行。”施柏宇真的败给杨孟霖。

“就去高雄玩两天。”施柏宇答。

“哦…考虑一下。”杨孟霖故意钓施柏宇胃口。

“明年公司安排工作还挺多,除了跨界还会再接拍两部偶像剧。”施柏宇言下之意明年估计见面时间会更少。

“说起跨界,听说最终剧本出了。”杨孟霖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是吗?我很好奇文武两兄弟的剧情。”施柏宇说起跨界抱有很大期待。“希望会有吻戏床戏什么的。”

“神经病啊你,你以为是什么三级片吗?”杨孟霖翻了白眼。

“什么啦?吻戏床戏也可以拍的很唯美啊,像宓导拍那部新剧一样…”施柏宇回答,“孟霖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不要脸的人,最好是这么想。杨孟霖想。

“那一天结局收尾有够奇怪的。有看吗?”杨孟霖问。

“没有,只是在网上看了些片段而已。”施柏宇如实回答。“你看完吗?”

“嗯,基本上看完了。”杨孟霖说道。“编剧这种设定观众都不太能接受。”

“啊?什么剧情。”施柏宇有些好奇。

“主角最后是悲剧收场。”杨孟霖说。

“真的吗?我还以为History都是happy ending”施柏宇有些意外。

“我也以为是这样。”杨孟霖说。

“找个停车位就可以去吃饭了。”施柏宇看了时间十一点半。

“前面刚好有人离开。”杨孟霖指了指前面路边。

“对哦。”

等前面那部车离开,施柏宇熟练地将车停在路旁。

车熄火后,施柏宇不急着下车。

“你干嘛?”杨孟霖问。

“我在想要不要戴帽子。”施柏宇说。

“还说我偶包重!明明就是你最重!”杨孟霖吐槽道。

被杨孟霖一激,“算了不戴!”施柏宇说完下车。

见状杨孟霖边笑也下车,刚下车就发现夜晚是越晚越冷,自己穿了长袖T恤+牛仔外套有些不够。

施柏宇在咪表投了钱,看见杨孟霖站在路边跺脚,于是重新解锁车,在后座的袋子里取出一件夹克。

“老人家赶紧穿上。”施柏宇将夹克递给他。

“我不穿。”杨孟霖撇过头往前走。

施柏宇抓住他手臂,“不行,最近流感很严重。”然后直接将夹克披在他肩上,“穿上它。”

杨孟霖看着施柏宇不容争辩的样子,又用余光瞄到开始有人留意他们。

他就穿上了…


十一点四十分,他们并肩进入士林夜市。

虽然已经进了深夜,但是仍有很多小吃店开着。

杨孟霖目不暇接看着多种小吃,实在不知道先选哪家。

“生炒花枝在前面。”施柏宇指了指前面。

“我想喝珍奶。”杨孟霖看到五十岚。

“好。”施柏宇直径走到五十岚点单处。

“欢迎光临,请问想喝点什么?”五十岚收银员说。

“两杯波霸奶茶,一杯七分糖,一杯五分糖。两杯都去冰。”施柏宇掏出钱包付钱。

杨孟霖站着店外面望着施柏宇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人这么照顾自己感觉还不错。

施柏宇拿着单号走出来和杨孟霖面对面站着,“要不要先去前面点好单再过来拿?”

杨孟霖微笑摇摇头。

“怎么?”施柏宇也跟着一起微笑,“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

“只是觉得我们好像很久没有想这样出来走走。”他当然不会把真实想法告诉施柏宇。

“只要你想,我都可以陪你。”施柏宇承诺。

施柏宇每次都猝不及防说情话,杨孟霖正想说脏话胡混过关,他们的珍奶就做好了。

施柏宇转身去拿。

“五分糖是你的。”施柏宇递给杨孟霖,吸管已经戳好了。

“谢谢。”杨孟霖接过喝了一大口,眼神闪烁了一下。“好喝。”

“走吧。”施柏宇看了看Iwatch,现在已经差不多要十二点。

“要不我们打包回酒店吃?”杨孟霖提议,毕竟施柏宇订了那么贵的酒店,不要浪费。

“也好啊。”

他们买了生炒花枝和鸡排就开车去酒店,施柏宇在酒店停车场停好车,与杨孟霖在大堂汇合。

施柏宇拿了房卡,杨孟霖已经走到电梯等着。

两人刚走进电梯,施柏宇想到什么啊了一声。“忘记买润滑油和保险套了。”他把房卡给杨孟霖,“你先上去。”

“不用去。”杨孟霖制止施柏宇。

施柏宇还在琢磨杨孟霖的意思,杨孟霖接着说道:“我带了。”


凌晨零点四十五分,他们进入了房间。


End.

………………………

等等吧……

会有的…

她不是主角

远距离恋爱(短)

施柏宇有些纳闷。

明明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家与家的距离也就几公里,

但偏偏一个月见不到几次。

一开始两人还会相互迁就对方时间,

还能一起约去健身房健身,

一起带欢欢喜喜去宠物美容。

但久而久之,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安排,

从一个月能见三四次,

到有活动了才能见一两次,

到现在,

他们除了会在Line上面聊几句工作的安排和会吐槽一些人事物,

见面的事情,

杨孟霖都没有主动提出来……

旅游更是各去各的!

施柏宇想到这更加郁闷。

他是个气血方刚的优秀青年,

想见见自己的爱人抒发一下情感的机会都没有……

要是被自己朋友知道,一定怀疑他是不是身体有毛病。


施柏宇打开...

施柏宇有些纳闷。

明明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家与家的距离也就几公里,

但偏偏一个月见不到几次。

一开始两人还会相互迁就对方时间,

还能一起约去健身房健身,

一起带欢欢喜喜去宠物美容。

但久而久之,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安排,

从一个月能见三四次,

到有活动了才能见一两次,

到现在,

他们除了会在Line上面聊几句工作的安排和会吐槽一些人事物,

见面的事情,

杨孟霖都没有主动提出来……

旅游更是各去各的!

施柏宇想到这更加郁闷。

他是个气血方刚的优秀青年,

想见见自己的爱人抒发一下情感的机会都没有……

要是被自己朋友知道,一定怀疑他是不是身体有毛病。


施柏宇打开Line,他设置了顶置聊天就只有杨孟霖一个人。

但是和他最后一条信息还停留在一天前。

他们相互道了晚安后就没有然后了。

施柏宇蹙眉点开对话框:

--【现在做什么?】

过了半分钟,他看见信息提示已读。

也看见显示正在输入中……

--【刚回到家】

--【刚回公司开完会……汇报今年成绩……】

施柏宇能想象杨孟霖苦恼的样子——微微皱眉不自觉咬着下唇。

--【你今年已经做得很好了,拍了很多支广告】

 

--【哈,公司还是觉得我可以做得更好】

--【明年估计还要更努力去试戏……我想我没有办法像卢彦泽那样常常笑脸迎人,常常迎合他人】

--【是我戏路太窄了吗?】

 

--【怎么会?明明你演技就很好,每次看你演戏都让我有心动的感觉】

 

--【屁啦!又说唬烂话】

--【你的演技也进步很多啊,最近想见你那么红。】

 

--【那是因为有柯佳嬿和许光汉,跟我没关系】

 

--【不,施柏宇,你演得真的很好】

--【这剧红了,对你有好处】

--【会有更多的人看到你,这样你才能走得更远】

--【所以说一个好机会很难得,要好好把握】

 

--【嗯!我会的】

--【我们一起努力】

 

--【嗯,我们一起努力】

 

对话停在了看似很自然的地方。

施柏宇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

他觉得杨孟霖有心事。

 

杨孟霖和卢彦泽还有其他朋友一起聚餐,聚餐后卢彦泽拖着他去停车场——拒绝了续摊的邀约,说是有事情跟他说。

施柏宇出现在停车场的时候,他就知道不是偶然,尽管卢彦泽演了一场“好巧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戏。

他坐上了副驾驶,施柏宇帮他系安全带。

故意安排的亲密接触,他顺其自然接受施柏宇的吻。

还以为会点到为止,每一次的探入都让人呼吸不了。

最近是把他的男朋友憋坏了吗?

施柏宇不说,其实杨孟霖能感受出来。

他们的确太久没有见面了,

明明散步就能走过去的路程,

总是会有各式各样的事情阻挠着前进。

杨孟霖白皙修长的手指覆上施柏宇的脸,然后推开他。

施柏宇微喘望着杨孟霖,杨孟霖握着施柏宇的手。

“又快过一年了。”杨孟霖说道。

“又快到我们交往两周年了。”施柏宇说道。

杨孟霖望着施柏宇,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屁啊?”施柏宇也随着杨孟霖莫名其妙笑起来。

杨孟霖边笑边摇头,他觉得施柏宇很可爱,通过不同方式来表达他不会分手,不会放弃这段感情。

 “今晚在万豪酒店订了房。”施柏宇说。

“神经病啊你,订那么贵的酒店。”杨孟霖翻白眼,爱乱花钱的小孩。

“这么久没见,贵一点又如何。”施柏宇觉得只要花在杨孟霖身上,多贵都不是问题。“而且可以看到美丽华摩天轮。”

刚开始约会的时候,他们会以摩天轮作为见面的暗号。见施柏宇一番心意,杨孟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下次订房我来订。”但杨孟霖受不了施柏宇大手大脚花钱。

“好~听你的。”


End……

…………………

新年文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Inner_child

死于冲绳 2019

杨孟霖X徐钧浩


【美是属于感官的,只属于感官,你不能触及精神面。】


杨先生有些害羞,是个敏感但是非常有魅力的人。他的情人曾在镜头前说,杨先生有一双艳绝两岸的眼睛。


徐钧浩在不算年轻的年纪遇到杨先生,即使他们签在同一个公司,屈指可数打照面的次数也没有让杨先生对徐钧浩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他的头很大这种话,怎么可能是我说的。”


“你跑步的姿势,就很有幽默感。”


杨先生喜欢以玩世不恭的姿态示人,那是他防御世界的手段,漫不经心勾起唇角,眼睛弯成月牙,随口就是543的情话。就像徐钧浩总是以侃侃而谈的喧闹姿势立于人前,早在遇到杨先生之前,他就已经被世事打磨得百毒不侵,...

杨孟霖X徐钧浩


【美是属于感官的,只属于感官,你不能触及精神面。】


杨先生有些害羞,是个敏感但是非常有魅力的人。他的情人曾在镜头前说,杨先生有一双艳绝两岸的眼睛。


徐钧浩在不算年轻的年纪遇到杨先生,即使他们签在同一个公司,屈指可数打照面的次数也没有让杨先生对徐钧浩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他的头很大这种话,怎么可能是我说的。”


“你跑步的姿势,就很有幽默感。”


杨先生喜欢以玩世不恭的姿态示人,那是他防御世界的手段,漫不经心勾起唇角,眼睛弯成月牙,随口就是543的情话。就像徐钧浩总是以侃侃而谈的喧闹姿势立于人前,早在遇到杨先生之前,他就已经被世事打磨得百毒不侵,了无生趣。


你会电影,会潜水,会姐妹淘的茶话会,除此之外呢


你不能吃辣椒,不能穿着拖鞋去楼下的早餐店,是第一号的环保标兵乖宝宝


你一辈子都演不了那种骑着飞车,让女生魂不守舍又甘愿飞蛾扑火的渣男角色


这是杨先生的认为,他觉得你是美的,但你美的不自知,美的毫无姿态。杨先生就不同,他在人前害羞,有轻度人群恐惧症,不爱跟陌生人讲话,高冷而疏离的距离感让人产生欲罢不能的征服欲和隐秘欲望。像午夜场的电影,地狱撒旦的罂粟,惯常于欲擒故纵的伎俩,勾眸时散发漫不经心挑逗意味的荷尔蒙,他站在那里看向你,就是一场山呼海啸的灾难。


杨先生就是徐钧浩永远演不了的那种角色。


这是徐钧浩注意到杨先生的开端。


为什么不早一些遇到你呢,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现在这样无聊。我还可以在俄罗斯方块上赢过你。


徐钧浩这样想着,他瞄过去一眼,杨先生把彩虹棉花糖的marshmallow说成彩虹蘑菇mushroom。徐钧浩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杨先生在镜头前试图捂着他的嘴巴不让继续宣扬,徐钧浩拿出唯恐天下不乱的姿态,对着镜头在冰淇淋店前笑得山摇地动。



【天赋是一种邪恶、病态的烈火。】


他故意没有听见掌镜的女博主说,你们真的好像在交往哦。


买冰淇淋的时候,你说我好特别,只有我拿甜筒,结果只吃了一口,就被其他人抢过去。后来你万分不情愿的喂我,仿佛一个矢志不渝的忠贞情人,我是横插一脚,扰的你不胜其烦的小三小四。


我又仿佛回到了拍摄天黑请闭眼的时候,我是在镜头前无所畏惧的李子硕,你是温柔又无可奈何,陪我入戏太深的周若青。


这样的想法让我窃喜。这个时候没有未来和过去,没有任何假设和结果,只有我和你,我和你的这个亲密的动作。



【邪恶是不可或缺的,邪恶是天才的粮食。】


鸡屎夫妇说,他们在冲绳举行了婚礼,所以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都会在冲绳度过。徐钧浩与杨先生走在他们身边,相得益彰。


这是杨先生第一次潜水,紧紧跟在熟练的徐钧浩身后。

他并不想回望,只想更深,更快的游下去,直到某个安全的据点,然后回头——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开了一枪,杨先生一只手遮住镜头,俯身贴着他的耳背吻过去。徐钧浩睁大眼睛,他惯性的往后躲,却被稳稳托住后颈,是不容置疑的一个吻。


“我在教你如何演好像我这样的角色。” 


徐钧浩潜伏在海底五厘米,他的思绪开始变得透明,像旱地缺氧的鱼,吐出断断续续的白色泡泡。杨先生戏虐的眼睛透过氧气面罩望进他干涸发痛的灵魂。


呼吸,他在做口型,提醒他,呼吸。


接着杨先生伸出食指隔着透明的氧气面罩,按住了他的嘴唇。一点一点推开他想要靠近的动作。


又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我可以靠近你,但是你不行,徐钧浩,你还是没有学好如何演一个像我这样的角色。


杨先生带着一抹笑,退后着往回游去,徐钧浩望着那个干净利落的背影,慢慢眨了眨眼睛。随后,他转身向更深的蓝色游去。



托马斯曼在43岁遇到他的天使,死于1911的威尼斯。


徐钧浩在29岁遇到杨先生,死于2019的日本冲绳。


END 

北极圈超冷齐心二少cp,取材自两人的冲绳之旅以及合体直播

null
null
null

null

苹果

【宇霖】撒娇

莫名其妙的脑洞,比较乱,就当我胡乱写的吧

聊天记录

杨孟霖:“求救,求救”

             “彦泽,怎么办,我好像又惹施柏宇生气了”​

卢彦泽:(扶额)​“我都快成了你俩的恋爱顾问了”

杨孟霖:“嘻嘻,麻烦恋爱顾问给支个招呗​”

卢彦泽:“这多简单,你撒个娇不就完事了”​

杨孟霖:“撒娇?这个……我又不是女生”​

卢彦泽:“谁说男生就不能撒娇了”​

         ...

莫名其妙的脑洞,比较乱,就当我胡乱写的吧



聊天记录

杨孟霖:“求救,求救”

             “彦泽,怎么办,我好像又惹施柏宇生气了”​

卢彦泽:(扶额)​“我都快成了你俩的恋爱顾问了”

杨孟霖:“嘻嘻,麻烦恋爱顾问给支个招呗​”

卢彦泽:“这多简单,你撒个娇不就完事了”​

杨孟霖:“撒娇?这个……我又不是女生”​

卢彦泽:“谁说男生就不能撒娇了”​

           “再说适当撒撒娇有助于促进感情”​

杨孟霖:“能有用吗……”​

卢彦泽:“现在是怎么回事吼,不是你找我求救的吗?现在竟然怀疑有没有用”​

(卢彦泽内心OS:能没用吗,到时候估计你家施派派高兴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杨孟霖:“不是,不是,我当然信你啊”​

             “可是我不会哎”​

卢彦泽:“这有什么难的,等着”​

两分钟后杨孟霖就收到卢彦泽发给他的各种撒娇卖萌教程,总结下来就是四个字“死缠烂打”,看的他整个人头皮发麻,这能有用吗?唉,不管了,先试试再说。


施柏宇今天收工早,回家后把外套脱了就直接给扔沙发上了,然后望卧室的方向瞅了瞅,又看了看自己手上拎着的各种擦伤药,他知道杨孟霖在家,但是由于他现在还在生杨孟霖的气,所以也拉不下脸去主动理他。

要问为什么生杨孟霖的气,那就是杨孟霖三番两次的无视施柏宇的话,明明说好不准去做任何危险的事让自己受伤,结果他到好这次又瞒着自己去参加什么冒险野营,还把脚给崴了,对于施柏宇来说杨孟霖就是他的一切,他不忍心看到杨孟霖受到任何伤害,所以这一次施柏宇很生气,气他一点都不知道理解自己的心情,气他那么不爱惜自己,气他明明知道自己很生气,气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完全不关心他的心情,这一切的一切都能让施柏宇火冒三丈。

杨孟霖听到从客厅传来的声音,知道是施柏宇回来了,但却迟迟没见施柏宇来关心一下他,好歹自己现在还是伤员一枚啊,以前都是恨不得粘在自己身上一样,现在竟然这么冷淡,真过分!我就不信我今天还哄不好你了

“柏宇,你能进来一下吗”杨孟霖在卧室小心翼翼的往外喊了一句

施柏宇听到声音猛的一个激灵,暂停了手中正在玩的游戏,忍住没回应

“柏宇,我的脚好痛哦”哼,我看你理不理我

施柏宇听到这句话立马把手机随手往沙发上一扔,立马拿着药就进了房间,生气归生气,病人还是得照顾的

施柏宇一进去就看见杨孟霖坐在床上蜷缩着身子脸上一副疼痛的表情

施柏宇也没有多说,直接走到床边坐下,看都没看杨孟霖一眼“把脚伸过来”

“哦”

施柏宇看着杨孟霖的脚踝都已经红肿了,不自觉的皱了眉头,施柏宇刚触碰了一下,就听见杨孟霖倒吸了一口气,想要把脚收回去

“乖,上了药就不疼了”施柏宇不自觉的放缓了口气

“那你轻一点”杨孟霖也乖乖的把脚伸了回去

杨孟霖从施柏宇一进门就一直盯着他,但无奈施柏宇始终不看自己,现在又看到他一边上药一边紧皱着眉头,杨孟霖知道,施柏宇心疼他,每次施柏宇都恨不得替自己受伤,都怪自己太任性了

“好了”施柏宇上完药后又细心缠了一层绷带

“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杨孟霖看施柏宇上完药转身就想离开,一副一秒钟都不想和他多待的样子,立马开始了自己的撒娇计划,一个倾身抱住了施柏宇的胳膊,迫使施柏宇不得不转过身看着自己

“不要,我要你陪着我”杨孟霖说完就紧紧的抱着施柏宇不撒手

“孟霖,别闹,你现在要好好休息”

“我不要,我就要你陪着我嘛!好不好?嗯?”

施柏宇大脑突然有一瞬间处于掉线状态,这是他的孟霖?

杨孟霖趁施柏宇走神的空隙又心生一计

“嘶……好疼啊”

“嗯?怎么了,是不是又碰到脚了”被拉回现实的施柏宇手忙脚乱的就想查看一下杨孟霖的脚踝,细心的看了一下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才放下心来

“还疼吗”

“疼,我要抱抱,抱抱就不疼了”杨孟霖抓着施柏宇的两只胳膊放在自己的腰上

施柏宇被杨孟霖弄得手足无措,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最后还是狠了狠心,不能这么轻易就被哄好了,必须得让杨孟霖长长记性

杨孟霖看着施柏宇还是一副僵硬的样子,自己看了他那么久他都不看自己,顿时挫败感十足

“柏宇,我错了,你看看我好不好”杨孟霖摇了摇施柏宇的胳膊

施柏宇仍然不说话

“柏宇,柏宇,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做危险的事情了,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杨孟霖干脆整个人都挂在了施柏宇身上

施柏宇选择继续装

杨孟霖见施柏宇还是生气的样子,硬着头皮直接吻上了施柏宇的嘴唇,不对,是啃上去的

施柏宇强忍着让自己不要败下阵来,杨孟霖见施柏宇对自己的撒娇主动不为所动瞬间沮丧了起来,气呼呼的眼里都泛起了雾气

“什么嘛,彦泽出的什么鬼主意,一点用都没有”

“哼,施柏宇,你再不理我我就……”

施柏宇看着眼前的一张委屈的小脸急得都要哭出来了,突然慌了起来,他怎么能惹孟霖哭呢?

“好了,好了,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在气我自己,气自己没有保护好你”施柏宇伸手重新把杨孟霖搂进怀里

“还有,谁说没有用的,孟霖撒娇起来很可爱”

杨孟霖一把推开施柏宇

“那你刚才是不是故意不理我的?”

杨孟霖现在是一肚子气,自己撒了半天娇,感情施柏宇一直在装,但是看在是自己有错在先的份上,还是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那你现在不生我气了?”

“嗯,不生气了,但是下不为例”

施柏宇把眼前的人又重新搂了回去,把头窝在杨孟霖颈窝处不安分的蹭了蹭

“所以,你刚才说,我再不理你,你就怎么样?”

“我就杀了你这个混蛋”杨孟霖依然嘴上不饶人

“你舍得吗?”施柏宇满眼笑意的盯着杨孟霖

“我,我当然舍得,你以为……”话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双唇,施柏宇带着些惩罚的意味咬了一下杨孟霖

“惩罚你不说实话”

“靠北,施柏宇,你……”

嘴唇再次被堵上,趁杨孟霖说话的空隙舌头灵巧的划过牙关唇齿交缠,这个吻很长,杨孟霖甚至有那么一刻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说脏话也得惩罚哦”

这下杨孟霖是不敢说话了,红着脸恶狠狠的瞪着施柏宇,许是杨孟霖瞪得眼睛都泛酸了,这才不得已败下阵来,肚子也在咕噜咕噜作响,唉,撒个娇还挺费体力

“柏宇,我饿了”杨孟霖撅起嘴唇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施柏宇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挺饿的”施柏宇直勾勾的盯着杨孟霖,一只手护着杨孟霖受伤的脚腕,直接把杨孟霖扑倒了床上

“孟霖你要不要先把我喂饱啊”

杨孟霖显然是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吓到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施柏宇,你你你……”

施柏宇也不管杨孟霖的反映,欺身上前一个吻就落在了杨孟霖脸上,正当杨孟霖闭上眼等待施柏宇的下一步动作时,忽然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没了

施柏宇不过是想吓唬吓唬这个不听话的人,也没真想做些什么,况且他的脚还受着伤,也不忍心去欺负他

“想什么呢?我可不会对一个伤残患者下手”然后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的看着那个因为害羞躲在被子里的人

此时此刻躲在被子里的人正在小声的嘀咕着

“哼!施柏宇,你就是个混蛋”

“孟霖,我可是能听到哦!”

“嘿嘿,我以为你已经出去了,啊,不是,我是说柏宇你最好了”杨孟霖悄悄从被子里探出头,看着站在床边的人

“最好是啦!真拿你没办法”俯下身又在杨孟霖额头上亲了一下“乖,我去做饭”











****

施柏宇回到客厅从沙发上拿起手机,看到页面上系统提示挂机已被举报的信息,无奈的摇了摇头,退出游戏页面,打开与卢彦泽的聊天页面发了一句

“谢了,兄弟”
















Inner_child



从越界到那一天,台娱真的好小,统共就喜欢也差不多只认识钧浩,孟霖,光汉,他们彼此在三次元都有交集






总结一下最近通过各种直播采访了解到的关系网 有不足欢迎补充



圈套的徐钧浩与越界的杨孟霖同公司,最近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在一起活...



从越界到那一天,台娱真的好小,统共就喜欢也差不多只认识钧浩,孟霖,光汉,他们彼此在三次元都有交集

 
 
 
 
 
 
 


 
 
 
 
 
 
 

总结一下最近通过各种直播采访了解到的关系网 有不足欢迎补充

 
 
 
 
 
 
 
 
 
 
 
 
 
 
 

圈套的徐钧浩与越界的杨孟霖同公司,最近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在一起活动,一起参加直播,拍摄,代言,去冲绳海边玩

 
 
 
 
 
 
 


 
 
 
 
 
 
 

孟霖胡说八道过钧浩头好大,钧浩觉得孟霖是个很可靠的人

 
 
 
 
 
 
 
 
 
 
 
 
 
 
 


 杨孟霖的cp施柏宇和许光汉一起合作了青春剧好想你,结下革命情谊,并且刚好在同性合法婚姻通过那一天接受采访,柏宇ig第一个搜索就是光汉,直言最舍不得 
 
 
 
 
 
 
 
 


 徐钧浩与许光汉一起合作过青春剧恋爱沙尘暴,许光汉在天黑请闭眼的植剧场演过钧浩的花美男情人  


 


 

再补充一个:圈套里夺走少主荧幕初吻的酒吧老板由章广辰所饰演,他和许光汉之后也在一起演过《我的男孩》,私下的宣传花絮里关系也敲好~真的吼有意思,徐钧浩在圈套花絮里吃醋对章广辰气噗噗,然后章还好脾气的安慰(o^^o)

 


 

 


 
 
 


 
 
 


 
 
 


她不是主角

君子-20

君子合集链接:                    十一 

                        十二  ...

君子合集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

杨孟霖篇

之前就说过会以四个人的视角轮流写:杨孟霖→施柏宇→范少勋→卢彦泽

目前就按照这样的顺序写

………………………………………………………………………………………………

黄金剧本《君子》

杨孟霖饰演张子正

范少勋饰演陈君杰

有妇之夫和绝症患者的爱情故事

戏外

杨孟霖和施柏宇由前度变成同公司前后辈兼邻居

范少勋和卢彦泽因杨孟霖神助攻再次相遇

杨孟霖和卢彦泽是室友

欢欢和芦笋汁是好姐妹

Sarah是杨孟霖的经纪人

方同锡是《君子》的导演

 

杨孟霖生病了,

施柏宇哈哈哈哈哈哈有机会了。

…………………………………………………… 

因为发烧差点晕倒在医院,没有什么比在医院拍戏晕倒更幸福的事情了。起码楼下就可以挂号看门诊了。

杨孟霖这么想着,表情却无法露出开心的表情。他这么想着逗自己开心。

他戴着口罩,穿了一件厚外套还是觉得冷。他坐在门诊的等候厅等叫号,Sarah帮他去和剧组沟通能否休息2天。

Sarah出马再难沟通的广告商、剧组都会服服帖帖,他很庆幸Sarah只做他一人的经纪人,公司前两年想让Sarah再带一位艺人,Sarah拒绝后就再没有人提前这件事。他时常在想如果Sarah以后需要器官移植他肯定毫不犹豫捐给她。

“好了。”Sarah提着LV大号手袋走了过来,从袋子里取出熟悉的保温壶。“剧组同意休息3天,范少勋同意将他自己的戏份提前拍。”边说边将保温壶盖旋转开,然后往保温壶盖倒出热水递给杨孟霖。

“……”杨孟霖点点头,喉咙痛不想说话。

“还有多少号才到你?”她问。

杨孟霖将挂号纸从口袋里掏出递给她。

“还有十号很快了。”她从手袋里掏出红外线探热器,在杨孟霖额头测温。“38.9度。”

杨孟霖点点头。

“多喝热水。”她督促。

杨孟霖将口罩拉到下巴,怕烫小心翼翼喝了口热水。

“你要不要回家住两天?”Sarah让他回他爸家住。

杨孟霖摇摇头。

“我问了彦泽,他后天回来。”Sarah说。

肯定是Sarah偷偷告诉卢彦泽的,明明前几天聊Line的时候他不打算那么快回来。他在心里又默默感谢了一次Sarah的贴心和卢彦泽的义气。

看完病取完药,Sarah开车送他回家。

他在车的后座迷迷糊糊睡着了,隐约听见Sarah有喊他但是他太累了,眼睛睁不开。

然后他好像有听到Sarah打电话给谁。

“孟霖,孟霖。”好熟悉的声音。

接着有人扯着他的手臂将他背起来,宽大的双手托着他怕他滑下来。

他勉强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背着他,电梯镜子里看到了施柏宇和他自己……

然后又闭上眼睛。

“18层到了。”

 

施柏宇背着他走出电梯,Sarah输入他家的密码。

“他房间在哪里?”施柏宇轻声问。

“右手边最里面那间。”Sarah回答。

施柏宇小心蹲下来让杨孟霖坐在床上,然后扶着他用自己胸膛让他靠着,脱掉他的厚外套用手托着头轻轻让他躺下。

盖好被子,不放心用手探了下他额头的温度。

杨孟霖虽然闭上眼但是能感受到施柏宇还没离开他的房间,还坐在他的床边。

“孟霖……”

杨孟霖心惊莫非被施柏宇发现自己装睡吗?

“没想到你还留着那件红色外套。”

“好巧,我也留着那条红色运动裤。”

 ……施柏宇。

不要这样好吗?

不要逼他想起以前的事情。

“派派。”Sarah走到房间门口。“我下去买粥,麻烦你帮忙再照顾一下。”

“Sarah姐,我来煮吧。孟霖不喜欢外面的白粥调味料太多。”施柏宇起身将房间门关上。

杨孟霖睁开眼盯着那件红色外套盯了好一会儿,起床将外套取下扔进衣柜的最里面。

转身漠然地看着房间门的方向,他不会爱施柏宇的。

他确定。

 

“孟霖,起来吃点粥。”Sarah开门叫醒杨孟霖。

见杨孟霖睡得迷迷糊糊,用探热器又测了一下体温。

“还是38度9,你起来吃点东西,就吃点退烧药。”Sarah说完走出房间。

“……”

“哎呀,你这是干嘛?!”Sarah刚准备将施柏宇刚煮好的白粥舀到碗里,毫无血色的杨孟霖走出房间进厨房将那一锅热腾腾的白粥倒进水槽里。

Sarah见状拦也拦不住,“你这是何苦?”

“我不要他煮的东西……”杨孟霖沙哑的声音吃力说道。

“好好好……我下楼买给你。你喝点热水,等我。”病人最大,Sarah无奈摇摇头离开杨孟霖的家。

她在等电梯的时候,刚好碰到施柏宇,看样子是准备外出。

“孟霖,怎么样了?”施柏宇问。

“唉……他倒掉了你煮的白粥。”Sarah如实回答。

“……没事。”施柏宇神情有些黯淡。

“最近他拍戏压力有些大,不要怪他。他不是故意的。”Sarah安慰道。

“我知道。”施柏宇点点头。

“放心,我知道孟霖还是对你有感觉的,有必要时我会帮你的。”Sarah说道。

“谢谢Sarah姐。”

 

Tbc.

 

苹果

【宇霖】种草莓 下

施柏宇收拾好后窝在沙发打起了游戏,眼睛还时不时的往浴室飘去,直到一局游戏结束,也没见杨孟霖出来,施柏宇实在是忍不住了放下手机敲了敲浴室的门


“孟霖,你在干什么,再不出来我们要迟到了哦”​


“哦哦,好,马上出来”​


十分钟后……


“好了,可以走了”杨孟霖喊了喊正在喝水的施柏宇


“噗……咳咳……”施柏宇看到杨孟霖这一身装备猝不及防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干嘛啦”杨孟霖对于施柏宇的反应不悦的皱了皱眉


“孟霖,你是想把自己热死吗?”


上身穿了一件自己的蓝色条纹立领衬衫,下身黑色牛仔裤,还故意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系上,完美的遮盖了自己修长的脖颈,要说这身搭配...


施柏宇收拾好后窝在沙发打起了游戏,眼睛还时不时的往浴室飘去,直到一局游戏结束,也没见杨孟霖出来,施柏宇实在是忍不住了放下手机敲了敲浴室的门


“孟霖,你在干什么,再不出来我们要迟到了哦”​


“哦哦,好,马上出来”​


十分钟后……


“好了,可以走了”杨孟霖喊了喊正在喝水的施柏宇


“噗……咳咳……”施柏宇看到杨孟霖这一身装备猝不及防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干嘛啦”杨孟霖对于施柏宇的反应不悦的皱了皱眉


“孟霖,你是想把自己热死吗?”


上身穿了一件自己的蓝色条纹立领衬衫,下身黑色牛仔裤,还故意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系上,完美的遮盖了自己修长的脖颈,要说这身搭配也挑不出毛病,但是现在是大夏天哎,天气闷热,这个时候穿成这样就非常有问题了,反观施柏宇,一身白t和运动短裤,少年感十足,这一对比简直就是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还不是怪你,要不然我至于大夏天穿成这样?”杨孟霖可不想等会成为让彦泽他们谈论的话题,说完狠狠瞪了一眼始作俑者,竟然还敢问


“嘿嘿,孟霖,我们不是扯平了嘛”施柏宇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上前抱住杨孟霖的胳膊摇摇晃晃的企图蒙混过关


不提还好,一提杨孟霖更来气


“干,你不要告诉我你就这样出去?”杨孟霖看了一眼对脖子上印记毫无遮挡的施柏宇


“那当然喽!这可是孟霖留下的爱的印记哦!”施柏宇说这话的时候杨孟霖都有了想拍死他的冲动


杨孟霖忽然觉得这就是一个圈套,原本还想着让施柏宇感受一下顶着草莓印出门的苦恼,却忘了施柏宇这家伙恨不得想向全世界宣告他俩的关系,时时刻刻都想秀,他才不需要遮遮掩掩


“施柏宇,说,你是不是故意套路我的”杨孟霖严肃的盯着施柏宇,他要揭穿施柏宇大灰狼的真面目


“怎么会啦,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套路你呢?”说着整个人又把面前的人抱了个满怀,趁杨孟霖不注意偷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不得不说施柏宇的撒娇功力真的是日渐增长,偏偏某人还就吃这一套


“最好是吼,但是你能不能放开我,热死了”杨孟霖只想甩开快要粘在自己身上的大型人形挂件


“不要,孟霖热的话那我给你降温好了”说完装模作样的用手使劲扇风


“放手啦,还要不要出门啦!”


“晚一会也没关系,彦泽他们会理解的”


“干……”


杨孟霖内心OS: 苍了个天,这是找了个什么男朋友啊!




***


卢彦泽家


两人刚进门众人就齐刷刷的瞄向了施柏宇脖子上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草莓印


卢彦泽:啧啧啧……


谢毅宏:杨孟霖你至于这么饥渴吗


许少瑜:眼睛都被闪瞎了哎!


杨孟霖:…………


施柏宇:哎呀,你们不要闹他啦,他都害羞了

说着还伸手把杨孟霖搂向自己


众人:我们饱了……


杨孟霖的脸此时此刻就像煮熟的鸭子一样,又羞又恼,然后给了施柏宇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


施柏宇倒是大大方方迎上杨孟霖投来的恶狠狠的眼神,回给他一个二哈似的笑容


嘿嘿,小白兔再怎么生气也是一只气急败坏的兔子而已,而施柏宇自然有各种方法让眼前这个小白兔乖乖上钩



毛茸茸烦恼

history第四弹

不可以商用❌
当头像要和我说✔

history2越界
副cp:文武cp(王振武×王振文)

history第四弹

不可以商用❌
当头像要和我说✔

history2越界
副cp:文武cp(王振武×王振文)

摁太阳穴轮刮眼眶
孟霖太可爱了!涂的不像是我菜!

孟霖太可爱了!
涂的不像是我菜!

孟霖太可爱了!
涂的不像是我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