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杨幂

100.2万浏览    13207参与
空气猫

gua老师明星同人系列!!好好看!!特征抓得好准!

gua老师明星同人系列!!好好看!!特征抓得好准!

上清

镜双城-晴雪(六)

少恭身死,焚寂受封,屠苏散灵…
千年之后,晴雪终于再一次获得重生之术的消息,
“苏苏,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


晚间


伴随着阵阵蝉鸣,莎莎清风,苏摹轻倚杨柳小憩着,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梦境格外动人,今天的环境格外美好,只因为,身边晴雪一直都在。


过了不久,苏摹渐渐转醒,尚且迷茫着的眸子下意识转向晴雪的方向,却正对上晴雪满含着深情的灼灼眼眸,


“晴雪?”...

少恭身死,焚寂受封,屠苏散灵…
千年之后,晴雪终于再一次获得重生之术的消息,
“苏苏,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


晚间

       

伴随着阵阵蝉鸣,莎莎清风,苏摹轻倚杨柳小憩着,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梦境格外动人,今天的环境格外美好,只因为,身边晴雪一直都在。

       

过了不久,苏摹渐渐转醒,尚且迷茫着的眸子下意识转向晴雪的方向,却正对上晴雪满含着深情的灼灼眼眸,


“晴雪?”

       

苏摹下意识抬手揉着眼睛,尽管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却还是第一时间关心晴雪的状况,


“是睡不习惯吗?”

       

晴雪明眸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她轻扬着嘴角朝苏摹摇头,双手托腮格外覆给她灵动的娇憨明媚,看向苏苏的眼神倾泻而出的思念,眷恋,深情,


“我就是想好好看看苏苏。”

       

苏摩登时顿住,心间瞬间涌满着酸涩,每每对上晴雪含笑着的眼神,他总是能看到里面深藏着的担忧,害怕,晴雪害怕什么?她是害怕我又会消失吗?她是害怕苏苏又会不见,晴雪,纵然没有往昔的任何记忆,我总是会心疼你,心疼你看向我的眼神,心疼你小心翼翼追随着我的身影,晴雪,对不起。

       

苏摹终于努力的勾起嘴角,眉眼间的笑却满是苦涩,他朝晴雪倾着身子,眼神里满是心疼,


“晴雪,我不会再消失了,”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晴雪明眸轻颤,终于氤氲着泪光,她薄唇微张,轻轻呼出口气,这才忍住自己喷薄而出的感情,强忍住没有落下泪珠,她乖乖的点头,柔声藏满着哭腔,


“好,我和苏苏要一直在一起,我们再也不分开。”

       

苏摹嘴角扬着温柔安慰的笑,他小心的扶着晴雪躺在用自己的披风覆盖着的树干,少年音里满是温柔,


“好好休息,我保证,晴雪明天睁眼就会看到我。”

       

晴雪乖乖的躺下,明眸灼灼,深深地看着苏摹,终于,在他柔声的安慰下慢慢阖上了眼眸,只听微风拂过,晴雪轻声喃喃道,


“明天见,苏苏。”

       

苏摹拾起披风一角小心翼翼的盖到晴雪身上,看向她的眼神里藏不住的心疼,


“明天见,晴雪。”

       

终于,苏摹没有回到自己小憩的那棵树下,只是席地而坐在晴雪身边,右手按着晴雪身上披着的衣服一角,左手支着自己的额角,晴雪,谢谢你找到了我,辛苦了。

       

……

       

镜城

       

这天,晴雪终于和苏摹进到了镜城,果真是一片繁华的景象,目光所及,晴雪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同样人潮涌动着的琴川。


“苏苏,以前和你一起来这么热闹的地方,还是在琴川呢。”

       

一直关注着晴雪的苏摹不禁睁大了些眸子,下意识重复着低喃道,


“琴川?是以前我们相遇的地方吗?”

       

晴雪轻珉双唇,明眸轻颤,


“算是,不过我们第一次遇见是在幽都。”

       

苏摹眼神亮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少年气的明媚,


“我知道,幽都是晴雪的家。”

       

晴雪眉眼弯弯,柔声哄着,


“对,苏苏真厉害。”


两人正说着,突然,晴雪猛地被什么人抓住肩膀,苏摹眼看着晴雪被那人扯住,下意识冲上前去握住晴雪左手,

“你干什么!”
       

被两道力量狠狠扯着,晴雪惊呼出声,

“哎!”
       

那人直接把晴雪挡在自己身前,整个人缩在晴雪背后,

“救命!救救我!”
       

苏摹皱紧着眉头,冷声呵道,

“你是谁!松手!”
       

那人却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狠狠扣住晴雪肩膀,晴雪忍不住痛呼一声,

“嘶。”
       

苏摹眼底狠历顿现,一把扯住那人扣着晴雪的手直接把人甩了出去,

“你弄疼她了!”
      

那人被甩的一懵,什么情况!我都那么用力的抓住了,怎么他一甩我就飞出去了!完全不可能!不可能!
       

这边苏摹却没心思欣赏他满是错愕的表情,只是下意识的把晴雪整个护在身后,一边谨慎的提防着那人,一边侧着头心疼的关心道,

“怎么样,没事吧?”
       

晴雪左手被苏摹紧紧握在掌心,右手揉了揉自己还在发疼的肩膀,抬眸朝苏摹摇头,

“没事。”
       

得到晴雪的回答,苏摹安下心来,下一秒直接变了眼神,冷冽的眸子毫不掩饰的落到那人身上,冷声道,

“说,你是谁!想干什么!”
       

晴雪悄悄的垂在眸子,看向两人紧握着的双手,苏苏的掌心好暖,就像是从前一样,尽管他们都说苏苏冷冰冰的,但谁也不知道,苏苏其实是最温柔,最善良的,苏苏一直都是最好的。

“有人要杀我!”
“大哥你救救我!”
       

真岚直接跨步上前,不由分说一把拉住苏摹胸前的衣带,苏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见胸前一颗乱的像是鸡窝一样的脑袋,

“走开!”
       

苏摹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沉声呵道。
       

晴雪看他一身满是少年气的装扮,调皮搞怪,风风火火的,说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虽然缺了兰生特有的娇气,但却跟他一样,活泼可爱,精灵搞怪,想到之前的种种,晴雪悄悄从苏摹身后探出头来,

“谁要杀你?”
       

听到晴雪的询问,不止苏摹,就连真岚也有一瞬间的怔愣,完全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小姐姐真的愿意帮自己,他瞬间回神,直接从苏摹身前窜了过去,牢牢扯着晴雪衣角,


“漂亮姑娘,你救救我,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莫名其妙被人带到镜城,一进城还有一群莫名其妙的人追杀我,我招谁惹谁了!”
       

晴雪下意识往后躲,想要把自己的衣角解救出来,

“有话好说,你先放开我。”
       

下一秒,真岚的手直接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打掉,苏摹再一次挡在晴雪身前,冷声道,

“不许碰她。”
       

真岚双手举过头顶,毫不犹豫,

“不碰,我不碰。”
       

晴雪从苏摹身后探出头来,打量着他,

“你确定,你真不是什么烧杀抢掠,打劫放火的才被追杀的?。”
       

真岚诧异的睁大着眸子,什么!我长这么帅气的样子你竟然说我烧杀抢掠,打劫放火!要是平时,真岚高低必须和她理论一番,可现在,自己的性命可完全系在了他们的掌心,可不能得罪了,可不能。

“仙女,我保证,我真不是!”
       

说着,一群手拿长刀,身着黑衣,脸上更是蒙着黑布的人追了上来,刀尖直指真岚,
       

“听着,不想死的,赶紧给我滚!”
       

真岚见状,赶紧躲到苏摹身后,还不忘朝晴雪解释,

“仙女你看,他们这个样子,我们谁看着像坏人啊!”
       

晴雪默默点头,

“看起来,他们是比你更像坏人一点。”
       

真岚狠狠点头,表示无尽的认同,

“是啊是啊,所以仙女你就救救我吧!”
       

晴雪轻拍着苏摹右手,苏摹垂眸看她,

“晴雪你退后,让我…”
       

还没说完,晴雪已经上前,双手结印,轻勾嘴角柔声道,


“解决他们还用不着苏苏动手。”

追剧狗

剧名: 招摇,三生三世枕上书,陈情令,琉璃,倚天屠龙记,千古玦尘,笑傲江湖,花千骨,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谈什么恋爱,全部都去搞事业,多帅多霸气!就喜欢这样的女子,你们呢?”

剧名: 招摇,三生三世枕上书,陈情令,琉璃,倚天屠龙记,千古玦尘,笑傲江湖,花千骨,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谈什么恋爱,全部都去搞事业,多帅多霸气!就喜欢这样的女子,你们呢?”

琮岩
杨幂签名照

杨幂签名照

杨幂签名照

上清

镜双城-晴雪(五)

少恭身死,焚寂受封,屠苏散灵…

千年之后,晴雪终于再一次获得重生之术的消息,

“苏苏,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


晴雪明眸轻颤,看向苏摹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心动,眷恋,满带着明媚美好,


“苏苏,你想看苏苏谷吗?”


苏摹微微睁大着双眸,苏苏谷?试探着轻声问着,眸子里的雀跃期待却是藏不住。


“苏苏谷,是我的名字吗?”


晴雪嘴角含笑,眉眼间浅笑吟吟,倩声道...

少恭身死,焚寂受封,屠苏散灵…

千年之后,晴雪终于再一次获得重生之术的消息,

“苏苏,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


晴雪明眸轻颤,看向苏摹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心动,眷恋,满带着明媚美好,


“苏苏,你想看苏苏谷吗?”

       

苏摹微微睁大着双眸,苏苏谷?试探着轻声问着,眸子里的雀跃期待却是藏不住。


“苏苏谷,是我的名字吗?”

       

晴雪嘴角含笑,眉眼间浅笑吟吟,倩声道,


“嗯,苏苏谷是为了哄苏苏开心的,所以我就给它起了名字,叫苏苏谷。”

       

苏摹嘴角不受控制的扬起,挂满着少年恣意明朗的笑意,苏苏谷,是晴雪为我找到的,真好,真的好想和晴雪一直在一起。


“想,我想看。”

       

晴雪眉眼灵动的飞扬着,笑颜如花,她把手里的树枝朝苏摹递了过去,苏摹自然的接过,学着晴雪的样子把它架在火堆上来回翻滚着,


“苏苏等我一下。”

      

说着,晴雪直接站起身来,双手结印,明亮的蓝光把她整个人包围起来,苏摹深深地注视着晴雪,怎么都看不够,仿佛要把曾经逝去的时间都补回来。

       

随着晴雪双臂推出,温柔的蓝光瞬间覆盖着整片树林,目光所及,苏摹清楚的看到,随风飘扬着的柳树全部变成了纷纷繁繁的桃花,微风拂过,花瓣随风飞舞,扬在空中留下一幅最美的画卷。

       

苏摹出神的看着漫天飘扬着的桃花,仿若置身仙境,嘴角勾起最惊艳的笑颜。


“好美,这就是苏苏谷吗?”

       

看到苏摹沉浸在苏苏谷中的喜悦,晴雪眉眼间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看向苏摹的眼神里携满着温柔,她小心的蹲下身来,双手扶在自己脸庞,灼灼的看着苏摹,


“苏苏喜欢吗?”

       

苏摹含笑的双眸正对上晴雪灼灼的眸子,他猛地点头,丝毫不掩饰眼神里的惊艳,向往,意气风发的少年音朗声道,


“嗯,喜欢!”

       

晴雪眸子里的喜悦更深了几分,嘴角间萦绕着最明媚动人的笑,她朝苏摹温柔的弯着眉眼,宠溺的软声道,


“苏苏喜欢,我就开心。”

“以后我们一起回苏苏谷,你说好吗,苏苏。”

       

苏摹笑弯着眉眼,少年嘴角间满是纯粹动人的喜悦,明眸灼灼,诉说着无尽的欢喜,向往,


“好,我们先去幽都,然后去苏苏谷,之后,我们还要一起去很多地方!”

       

晴雪眉眼弯弯,明眸轻颤,灵动美好,她温柔的注视着苏摹,轻轻点头,


“苏苏说什么都好。”

       

突然想起什么,晴雪轻呼出声,苏摹立刻反应过来,关切的望向晴雪,语气是毫不掩饰的急切,


“怎么了!”

       

晴雪愣住一瞬,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曾经的场景,当时自己正在熬药,不小心走神烫着了手指,苏苏也是像现在这样,马上冲了过来,第一次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着急关心,想着晴雪嘴角间不禁扬起一抹甜蜜的笑,柔声安慰道,

“我没事,苏苏,”

“是这个。”

       

晴雪摊开手掌,一只浑身闪着光影的蝴蝶停在掌心。

       

苏摹一再确认晴雪真的没事之后,眼神这才落到蝴蝶身上,它浑身仿佛被蓝色的光芒包裹,是晴雪的灵力,苏摹猜测着轻声道,


“是晴雪的灵蝶?”


晴雪微微睁大着眸子,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惊喜,夸赞,苏苏猜到了,苏苏好聪明!她微微点头,明媚的倩声道,

“对啊,它和幽都其他灵蝶不一样,这只是我用灵力滋养长大的,”
“苏苏把它带在身上,这样,不管以后苏苏去哪儿,我都能找到,咱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看苏摹满是惊奇的样子,晴雪忍不住微微侧头,明眸轻颤,自然的撒着娇,糯声轻轻道,

“苏苏带着它,好不好?”
       

苏摹回过神来,乖乖的对上晴雪明媚的双眸,只一瞬间,脸颊爬满着绯红,像是天边朝红的晚霞,明艳动人。
       

苏摹眼眸轻颤,想要躲开晴雪让自己面红耳赤的眼神却又舍不得不去看她,心底无限的纠结,轻颤的眼眸藏满着少年独有的无措,

“好。”
       

尽管害羞不止,却还是乖乖的回答着晴雪。
       

晴雪眉眼间浅笑吟吟,眼神里流露出最纯粹动人的温柔,宠溺,听到晴雪的浅笑声,苏摹更是害羞不止,不仅脸颊,甚至耳垂都泛着红。
       

晴雪调皮的轻轻侧头,柔声唤着苏摹,

“苏苏,”
       

苏摹下意识顾不上自己绯红着的脸颊,抬起眸子看向晴雪,满眼询问,无辜纯真,

“嗯?”
       

晴雪眉眼弯弯,嘴角洋溢着明媚的笑颜,只听她无辜的倩声道,

“苏苏的脸好红啊。”
       

苏摹完全惊愕,呆呆地睁大着眸子懵懵的看着晴雪,甚至想不到辩驳些什么,

“我…”
       

晴雪眉眼间的笑意更深了些,她单手托腮灼灼的看着苏摹,火光映照在她本就娇俏灵动的脸颊,更显得整个人明媚美好,她嘴角洋溢着动人的笑意,

“苏苏真好看,眼睛,鼻子,嘴巴,都好看。”
       

苏摹脸上的绯红更深了不少,就像是凭空被什么蒸熟了一般,他在控制不住,直接转了身子,眸子完全垂到地上,不敢去看半分晴雪的浅笑盈盈的脸颊,只听他断断续续的低声道,

“晴雪,我,你,我们…”
       

看着苏摹完全纠结的样子,手里随便的抓起一根木棍,胡乱的摆动着,额间明媚的印记随着他不受控制紧皱的眉头轻颤着,说出的话更是断断续续的让人听不出真正的意思,完全一副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样子。
       

晴雪垂眸浅笑,装着无辜的样子轻颤眼帘,柔声自然的朝苏摹撒着娇,

“苏苏生气了吗?”
       

正胡言乱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苏摹瞬间的清醒,想都没想的直接反驳道

“没有!”
“我怎么会对你生气!”
       

晴雪被他瞬间的大声惊到一瞬,无辜的颤着明眸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苏摹对上晴雪的眸子下意识松了底气,他委屈巴巴的颤了颤眸子,声音低了好多,却还是坚持道,

“晴雪,我不生气,永远不会生你气。”
       

晴雪轻笑出声,明眸轻颤,乖乖的看着苏摹,嘴角盈满着温柔的笑,

“苏苏真好。”
       

苏摹不好意思的瞬间低下头去,但忍不住含笑着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扬起,携满着少年小心翼翼的深情。
       

突然,如玉一般的指腹抚上苏摹耳垂,苏摹下意识直起身来,正对上晴雪温柔含笑着的双眸,明明是初春微凉的半夜,苏摹却仿佛八月立夏一般,只感觉浑身燥热不止,他纹丝不动的僵硬在原地,甚至忘却了呼吸,下意识轻珉薄唇,

“晴,晴雪…”
       

晴雪退回身来,苏摹这才想起呼吸,猛地深吸一口气。
       

晴雪明眸轻颤,眉眼间浅笑吟吟,明媚美好,

“我刚刚把灵蝶放在了苏苏耳垂,苏苏捏一下耳垂,我就知道苏苏在找我了。”
       

苏摹下意识抬手抚向晴雪刚刚触摸过的耳垂,明眸携满着灵动,惊奇,

“在这里?”
       

晴雪含笑点头,

“嗯,是我和苏苏的秘密。”

橘小妹
真香定律你逃过了嘛(一
真香定律你逃过了嘛(一
狐狸的小尾巴

帝师🦊太后(4)

—肆—

“夫君!”

 她梦见自己生下了孩子,而为了大徵王朝,她与方鉴明不得不分离,孩子也必须送予他人抚养,梦中,她泪流满面,怀抱着她的孩子,不肯松手,海市无力的叫着他,可他却尚在病中,未曾听到她的呼唤。

 海市是含着泪醒的,原本只是随意一扑棱,没想到进入了一个熟悉了怀抱当中。

“别怕啊,我在这呢。”

 方鉴明轻轻拍打着海市的背,安抚着。

 海市吃惊,在他怀里愣了半晌,才放声大哭了出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格外的想他,是因为柏溪吗?是因为害怕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拍着她的背。

 海市的哭声渐渐浅了...

—肆—

“夫君!”

 她梦见自己生下了孩子,而为了大徵王朝,她与方鉴明不得不分离,孩子也必须送予他人抚养,梦中,她泪流满面,怀抱着她的孩子,不肯松手,海市无力的叫着他,可他却尚在病中,未曾听到她的呼唤。

 海市是含着泪醒的,原本只是随意一扑棱,没想到进入了一个熟悉了怀抱当中。

“别怕啊,我在这呢。”

 方鉴明轻轻拍打着海市的背,安抚着。

 海市吃惊,在他怀里愣了半晌,才放声大哭了出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格外的想他,是因为柏溪吗?是因为害怕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拍着她的背。

 海市的哭声渐渐浅了下去,“师父,我好想你...”她的头埋在方鉴明的胸膛里,他的胸膛格外的温暖,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明知道会想我,为什么还趁我睡下的两日自己独自溜到了越州?”

 她心虚地低头,嘀咕道,“明明有人跟着......”

“是因为担心我吗?你昨晚哭的那么伤心?”

“才...才没有!”她似是被人抓住了要害,双颊通红。瞬间又把她的脸埋进了方鉴明宽阔的胸膛里。

 他原本有着满肚子的不满与心疼,看见海市这番模样,气也全消了。

“不许有下次了,我再怎么受伤生病,也不及你身体的万分之一,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的下半生,该怎么独自面对?”

 他的双眼也逐渐变红,眼角渗出了晶莹的泪,双手紧紧抱紧了她。

“我知道错了。”

 方鉴明前一晚来的时候知晓她这两天定是没有好好吃饭,好好喝药,他去自己曾经开的那几家门店去买了些东西,便回了小木屋,正好听见她在默默哭泣...

 他先是给海市搭了脉搏,虽没什么大碍,但于前两周身体素质还是变差了,他皱了皱眉,哄着她躺下,便前去了厨房。

 几周前他为了海市害喜的事情,天天坐在院子里查看各种可以防止害喜的食谱,现在他可以手到擒来地做一桌的拿手好菜...

 他进屋唤醒海市,轻轻将她抱起。

“方...方鉴明,她脸颊一红,我是怀了孕,又不是瘸了腿,有必要吗?”

“有必要,你的身子比两周前弱了些,都怪你不听话,到处乱跑,知道我有多心疼吗?”他在她耳边低语道。

“我都说了我错了,你还在强调这件事。”

“乖乖把饭吃了,我不强调了。”

 他伸手递给她一副碗筷,温柔地扶着她坐下。

 这是她这周以来,吃的最好,最香的一次了,她前几日的害喜,好似消失了一般。

“这个奖励给你~”

 海市看着方鉴明手中的果汁。

“别想骗我,这是安胎药对不对?”

“终于学聪明了,知道是安胎药了。”

“我不要!”她娇嗔道,正想要逃。

“不行!安胎药必须喝,乖,喝完奖励给你桂花糖。”

“真的吗?”海市眼神一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安胎药她乖乖喝了,方鉴明递过去一个熟悉的盒子,里面装着桂花糖。

 那熟悉的味道,令她想到了几周前他亲手做的桂花糖,卖相特别难看~

 她轻轻笑了出来~

 方鉴明知晓她定是想到了那天他做桂花糖的糗事,他也只是轻笑,直接将她一把抱起,走入房中。

 海市眼巴巴的望着放在桌上的桂花糖,可方鉴明怎么可能放下她让她逃走,抱得更紧了些。

 他刚将海市轻轻放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床沿,俯身吻了下去。

 海市沉迷着他身上霁风花的味道,浑身炙热,情难自控~她搂住方鉴明的脖子,在他身下陶醉的吻着。

 在他将要克制不住进行下一步的空档,刹住了车,他知道,她现在正有着身孕呢,而且才四个月,他告诫自己,再忍一忍吧。


HC

3.身份

         她原以为自己这一生也到头了,所幸她遇到了他——宦官方诸,曾经的年轻俊秀的六翼将,而今却隐于皇帝之侧,操纵着黑衣羽林军,成为心狠手辣的清海公。


        方诸将女子安置于霁风馆的一处小院,立即请了医官看看她的伤势。


  “如何?”...



 

         她原以为自己这一生也到头了,所幸她遇到了他——宦官方诸,曾经的年轻俊秀的六翼将,而今却隐于皇帝之侧,操纵着黑衣羽林军,成为心狠手辣的清海公。

 

        方诸将女子安置于霁风馆的一处小院,立即请了医官看看她的伤势。

 

  “如何?”

 

       “伤势不重但伤口过多,还需好好静养一段时间,下官这就去开药方,只需叮嘱这位姑娘按时服用,便可痊愈。”

 

        “下去吧,这件事不可让人知道,否则.....”方诸对着医官使了眼色,他自知他方鉴明的仇人数不胜数,若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他带回来了一个女人,难免会对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下官明白。”说完低着头便退下了。

 

        “这是哪里?”女子费力睁开了眼,她只记得自己走着走着便意识模糊昏倒在地了,一醒来便发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环境。

 

       “霁风馆。”方诸淡淡回道,让人无法感受到是何种情绪。

 

       “霁风馆?”女子言语间充满了困惑,她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里是什么地方不重要,姑娘只需待伤养好,届时便离开就好。”

 

        他似乎对我的到来并不喜欢,可是如今我无从归去,也只有他才能够帮助我,女子心想。

 

      “我没有家,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见眼前男子略微惊讶的神色,又言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流落到那里,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你......你可否收留我?”见眼前男子不语,想来自己好像过于唐突了便又补充道,“你放心,我会报答你的,只要我能做到,定当为公子誓死效劳!”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请求,方诸原想拒绝的,他并不想要她因为自己,无故卷入朝廷政治纷争,引火烧身,但对上她那充满期待与委屈的目光,终究还是软下心来。

 

        方诸静默了片刻。


      “如果你是男子,除了安逸,什么都有。如果你是女子,却是除安逸之外什么都没有。你可想好?”

 

       “那,我要作为一名男子。”

 

        “既然这样,从今天起你便是我清海公方鉴明的小徒弟,方海市。”


        女子给了眼前男子一个热烈的拥抱,她不仅有名字了,还有家了!从此她便叫做方海市,是大徵清海公方诸的小徒弟。

 

        见方诸脸上透露着一丝尴尬,海市这才发觉自己失礼了,瞬间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




上清

镜双城-晴雪(四)

少恭身死,焚寂受封,屠苏散灵…

千年之后,晴雪终于再一次获得重生之术的消息,

“苏苏,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


婆娑飞舞着的树叶浸在阳光下,投射到地上斑驳的剪影,苏摹自然的走在晴雪身前不远处,替她挡开路上调皮的树枝。


“晴雪,你从哪儿来?家住在哪儿啊?”


晴雪乖乖的跟在苏摹身后,抬眸看他,


“从幽都来,我的家就在幽都。”


幽都,苏摹喃喃重复着,仿...

少恭身死,焚寂受封,屠苏散灵…

千年之后,晴雪终于再一次获得重生之术的消息,

“苏苏,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会”


………………………………………………………


婆娑飞舞着的树叶浸在阳光下,投射到地上斑驳的剪影,苏摹自然的走在晴雪身前不远处,替她挡开路上调皮的树枝。


“晴雪,你从哪儿来?家住在哪儿啊?”

       

晴雪乖乖的跟在苏摹身后,抬眸看他,


“从幽都来,我的家就在幽都。”

       

幽都,苏摹喃喃重复着,仿佛没有听过这个地方。


“幽都,离这儿很远吗?”

       

晴雪明亮的双眸暗淡一瞬,远吗?肯定是远的,我走了好久,久到忘却了时间,这才到了这里,可幽都离这究竟有多远,晴雪却是说不清楚,自从婆婆和大哥走了之后,她回幽都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甚至,她都不记得,最后一次到幽都是几百年前。

       

晴雪暗暗叹了口气,是啊,现在除了苏苏,我在也没有曾经的朋友了,故人的消息,真的好长时间没有听到了。


“很远。”

       

苏摹没有错过晴雪眸子里转瞬即逝的黯淡,怀念,没有任何思考,他急切的下意识道,


“没关系,以后我可以陪你回家!”

       

晴雪愕然,懵懵的抬眸看向苏摹,薄唇微张,杏眸圆睁,说不出的明媚娇俏。


“嗯?”

       

苏摹轻笑出声,看向晴雪的眼神里是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欢喜,


“想回家了,就告诉我,我陪你回去。”

“我们一起回幽都。”

       

晴雪眉眼间的愁绪终于舒展开来,嘴角洋溢着最明媚的笑,


“嗯,我们一起回去!”

“苏苏真好!”

       

被晴雪明亮的双眸灼灼的望着,苏摹直感觉浑身像是被煮沸了一般,他不好意思的垂头,嘴角扬着浅浅的弧度,眼底一片欢喜。


“晴雪总是说苏苏真好,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晴雪轻轻摇头,眉眼间浅笑盈盈,满携着初春的朝气,嘴角盈满着明媚的笑,脆声道,


“苏苏不用再做什么,苏苏本来就是最好的!”

       

苏摹抬眸,正对上晴雪明媚的双眸,他心口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只剩下满腔的悸动,喜悦无处发泄,他鼓足勇气,直视着晴雪的眼神,沉声道,


“晴雪,谢谢你来找我。”

       

能遇到你,真的很幸运。

       

晴雪轻轻侧头,双手背在身后,朝苏摹微微倾身,眉眼弯弯,携满着世间最明媚美好的悸动,


“谢谢苏苏,一直等着我。”

       

两人相视而笑,目光所及,只有彼此,再无其他。

      

 ……

       

夜间,树林中

       

苏摹坐在树干上,闷声翻动着脚下的石子,他悄悄的看着火光下晴雪的剪影,终于低声道,


“晴雪,对不起。”

       

正翻动着树枝防止食物烤焦的晴雪一瞬间的惊住,她茫然的颤着眸子,眼神看向苏摹,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


“怎么了,苏苏?”

       

苏摹把手上的小树枝丢到一旁,透过火光,委屈巴巴的望向晴雪,像是一个做错事随时等待处罚的孩子,闷着声,


“如果不是我非要来看什么瀑布,你也不会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晴雪温柔的勾起嘴角,眉眼间满是安慰的笑,


“苏苏,怎么没有睡觉的地方?”

“你看,这里好大的空地,都可以睡觉啊。”

       

苏摹垂着头,视线一寸寸的扫过四周杂乱的野草,沙沙作响的柳树,他抿了抿唇,可怜巴巴的望向晴雪,眼底是藏不住的心疼,


“都怪我,都是因为我,连累你去露宿街头。”

“到现在,连饭都没得吃。”


    

看到苏摹一副自责的样子,晴雪忍不住皱眉,柔声安慰道,

“苏苏,我不介意的,我们之前,也经常住在树林里啊”
“只要和苏苏在一起,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再说,我们怎么没有吃的东西!难道苏苏刚才说想吃我烤得东西,都是骗人的!”
       

苏摹急忙否认,激动的直接站起身来,

“不不不,我怎么会骗你!”
“我想吃,我真的很想吃你烤得东西!”
       

晴雪忍不住轻笑出声,明眸氤氲着藏不住的暖意,直接撞到苏摹心底,他蓦然红了脸颊,慌乱的颤着双眸。
       

晴雪伸手轻轻扯着他的衣角,苏摹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向晴雪,眸子里写满着无辜,依赖,晴雪朝他轻轻挑眉,嘴角扬着明媚美好的笑,软声道,

“我相信苏苏,苏苏坐下吃东西,好不好?”
       

苏摹乖乖的点头,同时弯着身子重新坐到树干上,他的眼神透过火光小心的落到晴雪身上,嘴角轻珉,眉眼间悄悄盈满着少年真切的笑颜,喃喃低声道,

“我什么都听你的。”
       

晴雪茫然的抬眸,疑惑的眼神正对上苏摹小心翼翼的注视,苏摹下意识睁大了眸子,下一秒脸颊绯红一片,直接垂下头去,眼看着苏摹的一系列动作,晴雪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苏苏真可爱,她悄悄弯着嘴角,轻声问道,

“苏苏刚才说什么?”
“我没有听清楚。”
       

苏摹完全把自己的头埋在胸前,猛地摇头,毫不犹豫的否定,

“没什么!”
“我,我就是说,晴雪烤得东西一定是最好吃的!”
      

晴雪轻笑出声,一只手翻动着烤东西的树枝,一只手放在膝盖上轻托着自己的脸颊,她杏眸灼灼的看着苏摹,

“真的吗?”
“我烤得虫子也很好吃吗?”
       

苏摹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

“嗯!”
       

晴雪嘴角间的笑更深了几分,明眸里却氤氲起别样的愁绪,她微微垂着眸子,

“以前我烤了虫子,大家都不爱吃,尤其是兰生,嫌弃的恨不得离我远远的,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大家是不吃烤虫子的,”
       

听到晴雪提到以前的事情,苏摹慢慢抬起头来,视线悄悄落到晴雪身上,眸子里带着藏不住的心疼,晴雪,真的很想念以前那段时光吧。
       

说着,晴雪慢慢抬起了眸子,明眸淬着火光灼灼的望向了苏摹,眉眼间满是温柔,

“只有苏苏,不管我拿给苏苏什么,他都会接着,所以啊,苏苏被我喂着吃了好多次的虫子,但是一直没告诉我,他之前也是不吃虫子的。”
       

苏摹被晴雪明眸里的深情深深刺痛,第一次,他恨不能记起往昔的全部记忆,他想要和晴雪一起,细数曾经种种过往,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把那些回忆全部压在晴雪身上,如果可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记起晴雪,我不能,不能忘记她。

“晴雪…”

HC

2.初见

            《痴情劫》第二章.初见   


        身上的衣服被海水浸湿得透彻,衬得她更加娇小。


        她朝着眼前的小路走去,不过是走了几步,便觉得浑身疼痛不安,琅嬛在水底下治好的只是她的内伤,说来也真是奇怪,都说皮肉伤易治,...

            《痴情劫》第二章.初见   

 

        身上的衣服被海水浸湿得透彻,衬得她更加娇小。

 

        她朝着眼前的小路走去,不过是走了几步,便觉得浑身疼痛不安,琅嬛在水底下治好的只是她的内伤,说来也真是奇怪,都说皮肉伤易治,内伤难得治,而反观她身上,如今皮肉上的伤口深深地折磨着她,倒也不是琅嬛治不了皮肉伤,只是因为被治的人是她。琅嬛尝试了多次注入鲛人灵力于她体内,然而皮肉上的伤非但没有变好,反而疼痛越加之也,不过好在体内的伤得以治,这才堪堪将她这条命给救了过来。(原因后续会说)

 

        渐渐地头脑越发昏暗,天旋地转般的炫目瞬间涌了上来,仿佛置身于云海深处,又似随风飘扬的柳絮,双脚竟如同蛐蛐一般瘫软,思维如同漆黑的夜里的一滩死水,停滞得不起半点波澜。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她如同一桩朽木,就这般倒下去了。

 

 

         远处的小山上,一辆青油布马车正辘辘行来。

 

        清秀少年见前方一白衣女子晕倒在地,紧跑两步走向车窗。

 

         “师父,前面有位女子倒在地上。”

 

         <车中人将窗上帘子掀开一角,望向少年指的方向,那看似朴素的青油布帘子,竟用的明黄缎子衬里,甚是奇异。>

 

        少年看出车中人迟疑的眼神,便心领神会,走到那女子身边,四顾周围并无异常,少年缓缓蹲身,只见女子原本白净的衣裙却染上了多处鲜血,若未探下她的鼻息还以为她早已是死尸一具。

 

         凑近看向她那张的脸,少年不得不在内心感慨下,这女子长得太过惊艳,额间带有一颗朱砂痣,纵使脸色如此苍白,也遮不住那貌若天仙的姿色。

 

       “卓英,可有异常。”

 

        名为卓英的少年快步走到车窗,看向车中人,恭谨回答:“回师父,并无异常,可......可否将她带上,卓英见她伤势很重。”

 

        “将她带上来吧。”

 

        “是!”

 

         男子接过卓英怀里的女子,不经意间,女子面庞映入眼中,如同卓英见之想法一样,美!让不由得想起一首诗“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但不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熟悉感,男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怀中的女子,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却还是记不起来。

 

        “回霁风馆。”男子燃亮一盏白绢灯笼。

 

        “是!”

 

        卓英跳上车辕,灯笼摇摆,车马无声前行。

A泡沫(票务)看置顶

接艺人新年祝福签名贺卡[福][福][福]

爱豆手写祝福语➕签名➕贺卡➕信封包装

年后陆续发[烟花][烟花][烟花]

款式如下 下单备注艺人名字以及贺卡款式[庆祝][庆祝][庆祝]

135

接艺人新年祝福签名贺卡[福][福][福]

爱豆手写祝福语➕签名➕贺卡➕信封包装

年后陆续发[烟花][烟花][烟花]

款式如下 下单备注艺人名字以及贺卡款式[庆祝][庆祝][庆祝]

135

美妆春蚕
女明星脸上没有一块颜色是一样的,这句记笔记
女明星脸上没有一块颜色是一样的,这句记笔记
A泡沫(票务)看置顶
🌟新年超值福袋🌟指定明星...

🌟新年超值福袋🌟指定明星 选人不选款 


随机一件周边➕三张签名照➕一张拍立得➕新年礼盒  💰 188


随机两件周边➕三张签名照➕一张拍立得➕新年礼盒  💰 238

🌟新年超值福袋🌟指定明星 选人不选款 


随机一件周边➕三张签名照➕一张拍立得➕新年礼盒  💰 188


随机两件周边➕三张签名照➕一张拍立得➕新年礼盒  💰 238

玉贵人绘画(墨韵)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大幂幂?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大幂幂?
狐狸的小尾巴

斛珠夫人续写之二次方夫妇的平行时空

—贰拾叁—

(两年后)

 海市为方鉴明生下了第三个孩子,是个女孩,那孩儿眼睛生的极其的漂亮,如夜里的明月星辰,故方鉴明为这孩儿取名为“霁月”

 沛儿与褚家太子玩的极其要好,青梅竹马,帝旭也有意将她立为太子妃,方鉴明虽日日醋着,但毕竟是自己兄弟的儿子,再怎么不济也比路边的野路子强,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戒备之心。

 由于自家宝贝大女儿被皇子拐跑的先例,方鉴明对小霁月可是疼惜的紧,什么事情都是亲力亲为,惹得海市都忍俊不禁地嘲笑他太过于紧张了。

 不过霁月的哥哥偶尔也是会抱抱她的,虽然比她也才年长个两岁,不过也经常喜欢捏她的小脸做玩具,因为霁月的小脸实在是...

—贰拾叁—

(两年后)

 海市为方鉴明生下了第三个孩子,是个女孩,那孩儿眼睛生的极其的漂亮,如夜里的明月星辰,故方鉴明为这孩儿取名为“霁月”

 沛儿与褚家太子玩的极其要好,青梅竹马,帝旭也有意将她立为太子妃,方鉴明虽日日醋着,但毕竟是自己兄弟的儿子,再怎么不济也比路边的野路子强,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戒备之心。

 由于自家宝贝大女儿被皇子拐跑的先例,方鉴明对小霁月可是疼惜的紧,什么事情都是亲力亲为,惹得海市都忍俊不禁地嘲笑他太过于紧张了。

 不过霁月的哥哥偶尔也是会抱抱她的,虽然比她也才年长个两岁,不过也经常喜欢捏她的小脸做玩具,因为霁月的小脸实在是太圆太可爱了。

 导致现在每次他只要靠近霁月的时候,方鉴明就会拉响警报,拎起他就扔给玉苒不管了。

 海市每次都在边上笑着看着可怜的儿子。

 他要是再大一点,会怀疑人生吧。

 天启二十七年,帝旭在位第十年,方家小丫头方敏沛年方十五,嫁入东宫做了太子妃...

 方鉴明叹息,她家的白菜还是被猪拱了。

 海市内心OS:除了你不是猪,其他人在你眼里都是...

 不过令她惊讶的是,琅嬛的那句话,还是应验了,这也许就是代价吧,不过这也不能代表沛儿往后余生不会幸福,只是多了一丝负担罢了。

 —【平行时空•全文完】—

 

没被杨幂翻过牌的阿肆

你就像雪一样

纯洁  干净  皎洁  明亮

你就像雪一样

纯洁  干净  皎洁  明亮

狐狸的小尾巴

帝师🦊太后(3)

—叁—

次日一大早,他收拾了下便回了昭明宫,他书房还有一大堆奏折等着他呢,前段时间海市太辛苦了,他再怎么样都不愿意她受累。

“这注辇,怕是早就对大徵有着不轨之心了,那注辇的王,算盘打的可真是精妙绝伦啊......”方鉴明讽刺道。

“公爷.”

“有话便说。”

“朝廷流言纷纷,还有那距离越州边境极近的注辇,有些目睹过太后娘娘真容的,还大肆宣扬让他们的王灭了大徵之后将大徵年轻的太后......”

 狠咧的一声拍桌声响起,哨子及时止住了嘴。

 他明白哨子接下来要讲什么,便沉默了,但那眼神,似乎要吃人一般的可怕...

 这注辇,趁着大徵危难之际,连续向边境攻...

—叁—

次日一大早,他收拾了下便回了昭明宫,他书房还有一大堆奏折等着他呢,前段时间海市太辛苦了,他再怎么样都不愿意她受累。

“这注辇,怕是早就对大徵有着不轨之心了,那注辇的王,算盘打的可真是精妙绝伦啊......”方鉴明讽刺道。

“公爷.”

“有话便说。”

“朝廷流言纷纷,还有那距离越州边境极近的注辇,有些目睹过太后娘娘真容的,还大肆宣扬让他们的王灭了大徵之后将大徵年轻的太后......”

 狠咧的一声拍桌声响起,哨子及时止住了嘴。

 他明白哨子接下来要讲什么,便沉默了,但那眼神,似乎要吃人一般的可怕...

 这注辇,趁着大徵危难之际,连续向边境攻打征战不说,还屡次威胁海市交出小皇帝,更可怕的是,还命人打着海市的主意,真是岂有此理!!

 他眉头紧皱,忽然头皮传来一阵阵痛感,浑身也瘙痒起来......

“公爷,您这是怎么了??”

 哨子刚想要上前来查看,方鉴明便昏了过去。

 海市原本还在睡梦当中,突然她的心口绞痛,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醒来便穿着薄薄的襦裙直奔昭明宫去。

 海市刚要出凤梧宫大殿之时,只听婴孩的啼哭之声,她立刻前往偏殿查看......

“玉苒,惟允这是怎么了?”

 由于小皇帝和方鉴明缔结了柏溪,若是有任何不适的症状都会转移到他的身上去,惟允只是一直啼哭,不曾止息片刻。

 可小皇帝一点症状也没有,海市虽少时跟着方鉴明的时候学过一些医术,但还是无法瞧出端倪,她将惟允交给玉苒照看,便急急地奔向昭明宫。

 海市到达昭明宫门口,恰好遇见李御医从里面走出来。

“方......我师父他,怎么样了?”她有些着急,她担心,担心他再一次昏迷数月,没有醒的迹象。

“帝师这是受小陛下的影响了,前几日微臣曾为小陛下搭过脉,小陛下因为早产先天不足的缘故,导致换季的时候会过敏发烧,于是帝师也就......不过太后放心,这种小烧退的也快,只需多加休息便可,不过帝师的身体不宜过度操劳...”

“好...下去吧。”她眼神中略带心疼,不过也松了一口气,他没事就好。

 她原本想要进去看一下方鉴明的,但余光却瞧见了书房内散落一地的文书。

 她瞬间恍然大悟,早晨原本她还疑惑那一桌的文书到底哪去了,原来全部在这里,海市心里暖暖的......

“哨子。”

“下官在,娘娘有何吩咐?”

“方才师父吃了药下去,大概会睡个多久?”

“三至五日...”

“好,这几日我会秘密前去越州,几个时辰前我已经将凤梧宫的事情交代给玉苒,一切由她全权负责,师父就有劳你照顾了。”

“娘娘这是什么话,下官会派两个霁风馆得力助手同娘娘前去,娘娘便放心去罢。”

“有劳了。”

 她这辈子,欠的最多的,就是琅嬛了,可她又没办法不去找她,毕竟她的孩儿需要爹爹,大徵王朝需要个倚仗,但她并不是......

【越州•鲛海】

 琅嬛握住海市的手,落下两滴晶莹的泪珠,那泪珠迎风化成鲛珠,落入了海里。

“我......”

 海市欲言又止,似是为难,她认为她欠琅嬛的太多了,本是不愿,但方鉴明现在的的身体情况连一点点风吹草动都承受不了,她真的害怕了,害怕某一日会目睹她心爱的人离她而去,害怕她的孩儿一出生就没有爹.

 想着想着,她眼角的泪就溢出了眼眶,止不住地往下掉。

 琅嬛明白海市的心思,在她读取海市的遭遇时,也早就下定决心要和她回到大徵。

“我会和你回去,你有着身孕,长途奔波本就不易,切莫过度忧心才好。”

 琅嬛用手轻轻抚上她的腹部,那里发出丝丝白光...

 意料之外的,方鉴明在吃下药之后的第二日就醒了,也就是海市见到琅嬛那一日。

 他梦见海市从那海边的悬崖坠落,他在遥远的大徵,就如同现在一样,吓得他浑身冷汗直冒,不敢多梦。

“海市呢??”他醒来见着面前的哨子,第一件事就是问她的去向。

 哨子也是知晓她交代的事,敷衍回答即可。

“娘娘一直在凤梧宫歇着呢,这几日娘娘身子不舒服,吃了便是吐,又容易嗜睡,自是歇着比较稳妥。”

 他随意穿了一件外袍便冲出昭明宫,向凤梧宫奔去。

 他不信,上次也是这样,他担心她又会玩一次失踪,他担心,也会心疼。

【凤梧宫】

“说!你们主子到底去哪了?”

 一些伺候海市的下人都摇头不知。

 方鉴明怒喝的声音惊动了凤梧宫偏殿

的小皇帝,他的哭声一阵一阵的,似是很生气。

 玉苒抱着小皇帝出来。

“公爷...”

“你在这偏殿里照顾小皇帝是不是快两日了?海市呢!她去哪了?”

“这...”

 玉苒欲言又止,似是不肯开口,毕竟她交代过,千万不要告诉方鉴明,免得她担心。

“她...是不是去越州,找琅嬛了?”他双目通红,心如刀绞,每次因为自己,她都心甘情愿的付出,可他,却不能给她带来安稳的一生......

 玉苒没有回答,她的那双眼睛,不忍直视方鉴明的目光。

 她想,这怕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方鉴明眸色一沉,去霁风馆找了匹健壮的黑马,疾速赶去。

 他策马疾驰,只为去越州,保护她。

(夜晚…)

【越州小木屋】

 她静静的躺在这曾经与他缠绵过的小床上,闻着那残留的气息。

 就是离开这几日,就这么想他吗?

 许是有孕的缘故,令她多愁善感了。

 她抚摸着尚未隆起的小腹,眼里浮现出丝丝泪光。

“宝宝啊,你看这是你娘亲和爹爹的家,是不是很温馨啊,可是,你娘亲没有和你爹爹一直待在这里的福分,或许是命吧。”

 朝堂上如何坚强,可回到这里,她的声音里还是不禁夹带了一丝哭腔,她平日里不说,但不代表没有委屈,只能在这里稍稍的释放一下子。

 她没有想到,她的心爱之人此时此刻就站在小木屋门口,听着她这几个月以来的心酸与苦楚,他知晓,这辈子,他欠她的太多了,不禁红了眼眶。

 里头没了声音,哭声渐渐小了下去,传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一日的奔波,她太累了,便哭着哭着睡着了。

 方鉴明踏入那熟悉的小木屋,坐在她身边,理着她因为哭凌乱的鬓发。

“又不听劝,还擅自跑到越州来,这一趟,不知道又憔悴了多少,叫我怎么不心疼?”

 他为她掖了掖被角,生怕她着凉,随后又吻了下她的额头。

“我一定会有法子让你与孩儿尽快会到越州的,你放心,莫要再哭了...”

 他为海市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