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杨幂绿苑

24浏览    2参与
絮语西楼

 【杨幂*白浅】《杨幂绿苑二十周年生庆之白浅漫游奇遇》(杨幂绿苑二十周年生庆脑洞文)

 《杨幂绿苑二十周年生庆之白浅漫游奇遇》


      大约是腹中怀着这只糯米团子,近日总觉着份外昏沉。早起本身已经小憩一会儿了,可一席回笼觉也没能消散了这周身的慵懒。倒是这窗透进来的半隐半现的斑斑点点,这稀稀疏疏的阳光惹得人浑身酥软。扶额遮了遮这暖意,再摸摸微微隆起的小腹,不觉非常有成就。


      “小家伙啊,小家伙,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样的?大约是娘怀你哥哥的时候是个凡人的身,所以小阿离他跟了你爹,不过是一只漂亮的小白龙,你可要争气些,争取成为我青丘第...

 《杨幂绿苑二十周年生庆之白浅漫游奇遇》


      大约是腹中怀着这只糯米团子,近日总觉着份外昏沉。早起本身已经小憩一会儿了,可一席回笼觉也没能消散了这周身的慵懒。倒是这窗透进来的半隐半现的斑斑点点,这稀稀疏疏的阳光惹得人浑身酥软。扶额遮了遮这暖意,再摸摸微微隆起的小腹,不觉非常有成就。


      “小家伙啊,小家伙,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样的?大约是娘怀你哥哥的时候是个凡人的身,所以小阿离他跟了你爹,不过是一只漂亮的小白龙,你可要争气些,争取成为我青丘第一只俊俏的九尾黑狐。”


      “着实有趣!”噗嗤!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件令人骄傲和欢喜的事。


      可眼下,这只团子的爹呢?嗯!我四处张望着并习惯性地摸摸枕头旁边,果然有一张字条在。


      字条被翻开。“年轻就是有活力啊,每日都能早早起来去蘑菇集挑选吃食,这会怕是正在和卖鸡的攀谈哪只乌鸡更鲜呢。反正不管是哪只,最终都是一道美味。倒是难为了夜华,总是要货比三家,生怕选了我不中意的。”


      若说我为何会有这样的习惯,这还是他的法子,非要说什么夫妻之间不可失联,不过常常留这纸团的还是他,因为我自从有了这小家伙,便走动的很少了,每每也都是他在身侧照看着,倒也无需什么字条不字条的。


      估摸着时辰,这会他应该快要回来了。我确实不应该倚仗着孩子的缘故,每日只知好吃懒做,好歹在洞口接一接,虽然夜华并不介意,而且我每次接他都不许我提任何东西,但我青丘白浅的风度和为妻的职责不能没有,至少,我可以确定他每天看到我接他的时候都是笑盈盈的,大底内心十分欢喜。


      摸索着穿了外衫,小心的扶着肚子走出了这狐狸洞。今日的青丘是个明媚的天啊,上有斜阳微风缓缓拂面,下有池中几双青蛙正在抱对。哈!果真是四月里的气息,万物都这样活络起来。同样活络的,还有那三排桃树,如今已长出枝杈,这三排夜华去年才栽种的桃树,在今年三月末四月初的日子里竟开得如此繁密,我青丘果然是个宜人宜物的宝地,想着想着便走向了这三排桃树。孕中的我最是贪恋这桃花的味道,夜华他是知道的,所以我若是因为留恋这桃花而误了接他,想必他也不会怪我,只会亲自再摘开的最好的几枝插在我床头,让我夜里也好安神,虽然他并不知道最能让我安神的其实是床侧他这条大黑龙的温度还有那对结实的臂膀。


      走近了看这片烟烟霞霞,恍惚中好似看到一个人影向我走来。


      “小女见过姑姑。”是一个体态中等,面挂微笑,很是有礼貌的中年女子。不过她作揖的手势并不正确,看起来,嗯,看起来倒像是她自创的,一点也不合我青丘的礼节。我青丘乃礼仪之邦,正儿八经的礼节十分繁缛,只不过这里民风淳朴,万把年间人们早已在日常中简化了礼节,形成了一套简便好用的日常礼仪,且也不失尊敬。可眼下这位女子,行的礼并不是我青丘日常简化了的礼节,可她又一身青丘的装束,还出现在这里,确实让人难缠。


      “姑姑,小女名叫孙婷,姑姑可以唤小女,婷婷。”“婷婷?婷婷!”我打量着她,同时努力地搜索着我十四万年来的记忆可最终却仍是一片空白和丝丝缕缕难解的困惑。


      她仿佛看出了我的心事。哎!老身确实是个不会伪装,喜怒常形于言表的上神。


      “姑姑!今日小女初来乍到,唐突了。只是这边,我家君上想要请您赴我家君上的宴,小女作为我家君上最宠爱的经纪人,特来邀请您。哦,对了,姑姑可以理解小女为我家君上的贴身使者。”


      “赴宴?”我眉头难免地皱成一条弯弯曲曲的波浪。我向来不喜赴宴,这是四海八荒都知道的事,怎么这位女子竟如此斗胆,我顿时想起来那素锦身边时常谗言的辛奴,故而心生起不悦。


     她向我缓步走近,并且再次作揖。“姑姑,我家君上是东陆大地人尽皆知的人物,本名杨幂,因机缘巧合与您生的一副容貌,便想着可以有幸得到您的垂青。四年后的今日是我家君上名下的最大的组织杨幂绿苑的生贺之日,这是名贴,还请您务必参席,届时会有十分重要的事务等着您。”说着她将一件精美的名贴递到了我的手上,看那图案字样十分精美但却并不像我青丘的样式,也不像天族和这四海的。


      我再次抬起眼帘打量着她。刚才净顾着遐想了,我都没有留意到她竟周身半分仙气也没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凡人。我委实有些惊诧,一个凡人是如何抵达我这有迷谷坐镇的青丘之地的,看来这位自名“婷婷”的女子确实不同寻常。只是她说的这位杨幂,和我有一样的容颜,这天上地下我所知道的曾经和我有一样容颜的也只有那位先翼后,不过听说她早已命丧瀛洲外。我又想到夜华的胳膊曾因为这个女人折断过便心生起不快来,这也增添了我现下的不耐烦。


      我倚身坐在桃树旁的石椅上,拿出了我的玉清昆仑扇摆弄着。“老身是什么样的身份想必姑娘是知道的,老身不喜赴宴这也是四海八荒人皆尽知的,你家君上老身并没有听说过,你凭什么觉得老身会听从你们的安排呢?”这番话我自认为并没有失掉上神的风范,也没有丢了我青丘的颜面,故而问得十分淡然。


      “姑姑,我家君上与您不仅是生的一样,而且渊源十分深厚。”她踱步又靠近了我些。“姑姑可还记得早些年和子澜一起时常游历东荒,常扮作道士同姑娘相面,姑姑又是否记得俊疾山上的竹屋和大红喜被还有小黑蛇,还有姑姑身为上神之身的时候头一回进太子殿下的洗梧宫是被抱进去的,还有……”“你!你怎么都知道,这些!这些……”我清了一下嗓子以遮掩慌张。来者究竟是何人,为何对我的私密如此了如指掌,我的困惑不禁更上一层楼,但却仍然不肯对这个奇怪的女子以示弱,毕竟示弱是本上神十四万年里并没有掌握的一项技能。


      “是小女唐突了,只因小女担心您不肯赴宴,故而才如此,还望姑姑见谅”我瞧着她方才同我不长的对话里说了两次“唐突”,却丝毫没有软弱的示意,并且依然十分有礼貌的样子,不禁觉得今日之遇果真有些奇妙。


      “嗯,老身这些年总呆在青丘也着实有些闷的慌,四年后的今日想必也已经卸下这只糯米团子,正是可以活动活动筋骨可以走动的时候。本上神可以赴你家君上的宴,只不过本上神要如何赴这宴?”


      “多谢姑姑。姑姑想知道的都在名贴上了,想必这会太子殿下已然回洞了,姑姑以往照例在洞口等着,今日被小女夺走了些恩爱时刻,还请姑姑莫怪,小女这就走,就不打扰姑姑了,不过姑姑千万别忘了赴这四年之约。”


      我正又奇怪她是如何知道我和夜华的事,转眼间她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里。“莫非,这凡人是个正在修仙的女子?”我来不及多想,她说得对,夜华若是回来找不到我又要慌张了。


      兜兜转转两年又两年,又是冬去春来,大地回暖的日子。我的大团子被他爹在我有孕两年的时候因着照顾我忙不开手脚暂时寄养在折颜和四哥那里,至今还没有接回。而我眼下正抱着这只刚百天不久的小团子,他生的白皙安静,不过不到百岁是无法辨别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真身。我这次一直希望他能是一只漂亮的九尾狐,倒是夜华并不在乎这件事,好像我喜欢什么他便也喜好着什么,一向顺着我的意。我时常问他,他也只会伸手搂我并用他那古水无波的眼眸轻撒着温柔,然后贴耳对我说他只喜好我,如果再有什么,那也最多只能加上我为他生的两只糯米团子。他将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一脸真诚,我知道这是欲吻我的前奏,所以每次都只好再找个什么话题绕过他这难耐的深情,毕竟大白天的,委实不太好!年轻就是年轻,夜里贪欢还不够……


      今日让我成功逃脱这深情的便是四年前应下的那个宴席,我同夜华商议着赴宴的事,他知道我是个守承诺的性子,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求和我一起,只在我身旁照料我便好。


      我寻着名贴上的地址轻松就找到了赴宴的会场,嗯,准确地说是跟着夜华轻松找到的。


      进入会场的一瞬间,四周亮起光芒,一束一束的,煞是好看。仔细看去,周围不仅有光,还有花团锦簇,每一团花束上面都挂着“xx绿苑分会”的牌子,当然还有彩带和其他的装饰,有些像我当年住过的一揽芳华,五彩缤纷又充满温馨。


     “白浅上神,这边请。”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我猜的没错,是那个自称孙婷的女子。若不是我的眼睛已经换回来且早早愈合了,这会这光芒一定会耀的我十分不适。


     “我们和幂幂做完了游戏,现在进入第三项活动。今日我们请来了各位粉丝朋友们票选出来的二十个最喜爱的角色人物,有请她们登场。”


      我眼看着晴雯,唐雪见,洛晴川,林萧,叶小春等等十九位女子纷纷登场,不觉瞪大了双眼,她们,她们竟都与我生的一般无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有请幂幂和蜜蜂们票选出来的最受喜爱的角色白浅一同出场。”


      杨幂是我刚才刚刚结识的,她就是孙婷口中的“我家君上”,孙婷说的不错,她果真与我生的很像,或者说一样。她告诉我,我就是她,她也是我,我一向对充满逻辑的东西不甚敏感,这句话还待我反复咀嚼着,这边又冒出十九个奇装异服的但却和我和她都生的一样的女子,这真是神奇的一天,神奇的宴会。


      我听见我和她同时出场时,台下的掌声和呼喊变得此起彼伏,或者可以形容为轰鸣。


      只见各位女子们纷纷自我介绍,有的展示了自身本事,有的展示了随身带的法器。比如那位叫什么昭君的女子就婀娜着身姿踮起脚尖一阵翩翩起舞,而那位叫北斋的女子十分气定神闲,只见她端正坐着,顷刻间的描摹,一副此间盛宴便跃然纸上,这画技堪比夜华,虽然我心里还是更喜欢夜华的画作。还有那个乔菲,上台后除了自我介绍也没做什么,说了一大段曲里拐弯的我根本听不懂的话让我觉得甚是无趣。倒是叶小春,路小星,扶摇,屠灵,海市几位侠女的同台演出让我精神又重回抖索,不过我清楚地瞅到一位浑水摸鱼的存在,就是那个叫叶小春的女子。虽然她一上台的那句:“老娘是个彪悍的女人”是在场上台气势最足的,但是很明显,不过是一句虚张声势,她只有嗓门是彪悍的,她的动作,嗯,确实也够彪悍,但我也最多只能给个张牙舞爪的评价。


      轮到本上神了,没错,本上神就是那个展示了随身带的法器的那位。一柄玉清昆仑扇抛出,霎时间天晕地转,还好有夜华在台下,帮我拿捏住了这法器,不然我青丘白浅的颜面可要折损了。不过我一向都是慵懒的作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所长,这种场合总不能让我即兴编出个“天苍苍,野茫茫,有一树红杏强出头”的打油诗吧,还有我九尾狐族的迷魂术也不能总用,尤其是夜华还在台下,自从他回来以后别的他都依着我,只是这个法术他不许我随便用,即便用他也只许我对着他一个人用。而且这群人,也总不能为难一个刚生完孩子的母亲吧,好在她们确实没有难为我,说来也奇怪,我从出场到演出结束竟是台下的观众们欢呼声最高昂的一个,其热烈仅次那个叫杨幂的东道主。我自觉这即兴的演出还不错,遂和台下的夜华相视一笑,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位杨幂姑娘,没想到她也在对我温柔得微笑,我也只好礼貌地回之以笑容。


      “你们都是我人生重要的组成,我成为了你们,你们也成就了我。因为你们,我有了许许多多蜜蜂宝宝们,也因为你们,我热爱这个职业,我在你们身上一直寻找着我的价值和意义,谢谢你们!”我瞧着杨幂姑娘对着我们二十位深深地弯了一下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很重的礼节。


      “谢谢,谢谢杨幂,也谢谢各位不远万里,从各个不同时空而来一同赴宴的各位大美女们,谢谢你们参加杨幂绿苑二十周年庆典。”旁边的一个一直调和气氛的司仪恰到好处地总结着。


      “现在,我们来进入第四项活动。想必各位蜜蜂们都猜到了,这便是本次绿苑庆典最激动人心的一个环节,我们将由杨幂和白浅一起摇动屏幕,抽取一位现场幸运蜜蜂来上台和杨幂以及各位杨幂的角色们互动拥抱,究竟会花落哪只幸运蜂,让我们拭目以待”。司仪继续发挥着她的作业,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突然,杨幂她挽起了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到舞台中间,我们两人的手印在发光的屏上,屏上的画面开始转动。在台下的观众们倒数了二十秒之后,画面定格了下来。


      “好,有请这位幸运的蜜蜂,絮语西楼。”

      我瞧着一位面容柔和,皮肤白皙紧致,长发卷曲披散,身材纤细且凹凸有致的年轻女孩,她面带着似桃花般可人的笑容,从容不迫,款款走来。


      她可以拥抱其中一位,起初我还担心她万一上前拥抱我,我总不能不给她面子,可这样台下的夜华定会吃醋,毕竟他对他三叔的暧昧夫人算得上小仙又算得上长辈的成玉想要摸一摸我的想法都会面露不悦,更何况这样一位并不认识的陌生姑娘。不过我想是我想多了,她上台后对着每一位姑娘微笑以示友好,但是却不曾露出拥抱之意,直到走到了杨幂跟前,我看见她刚才从容不迫的神情里透出一丝紧张和害羞的情绪,脸颊上那两团微微浮起的粉红云团便是见证,这娇滴滴的模样,我也只有耐不住夜华石破天惊的情话的时候才会有她一半这般的模样。


      她轻轻拥抱了杨幂,杨幂也回之以浅浅一抱。我看见她的双手轻拍在杨幂削薄的肩膀上又害羞的弹回。嗯!人在羞涩的时候,果然,四肢也会跟着一起忸怩起来,难怪四哥总笑我自从和夜华一起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粉嫩娇柔起来。不过在这之后我她居然还握了一下我的双手,临走的时候目光里尽是不舍,我在她的不舍里看到了许多,首先看到了杨幂的身影,剩下最清晰的那个身影竟是本上神。


      突然间,随着她的远去的步伐,仿佛一切都开始晕眩起来,我正觉得莫名和惊恐,然后顿时仿佛被什么夺去了意识和思维。是的,我虽然是一个上神,但是此刻我没有意识和思维了,因为絮语西楼,她醒了。


      原来今日的一切都是这个姑娘的一个梦。她是杨幂的粉丝,她深深爱着杨幂,最近这几日她总是畅享着四年后参加杨幂绿苑二十周年庆典的样子,所以夜里胡思乱想的久了,这会天已然大亮都不觉然,一个回笼觉间竟如此精彩,而且她那绿色的毯子被她不老实的脚丫踢到了墙边她都没有发觉,只有印着杨幂的抱枕还在怀里牢牢圈着。

                     

                             



                  


























其中数丫头为最爱

来日可期

十二年,一个轮回。

未及十二,却也八年。

无论来日如何。

我不会走。

十二年,一个轮回。

未及十二,却也八年。

无论来日如何。

我不会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