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杨幂陈伟霆

343浏览    6参与
小彤明星周边剧本

  杨幂陈伟霆主演电视剧《斛珠夫人》电子和纸质剧本有,可以解锁全部删减剧情

  杨幂陈伟霆主演电视剧《斛珠夫人》电子和纸质剧本有,可以解锁全部删减剧情

对幂幂心动到心肌梗塞

【诸市顺利】海岸之后的·沐雪

  (接海岸篇)


  上便是我的回忆


  

  我揉了揉酸胀不堪的脑袋,睡眼惺忪的从塌上坐起来,望了望窗外,天色昏暗


  

  白日积在乌云里未落的雪,夜里终于漫天漫地地纷扬下来。橘黄色的宫灯将雪片的轮廓映亮,抬头看去,无边绒花夹杂着霁风花瓣从遥远的星河坠落,向着人间奔赴而来。


  

  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然后堆积起来


  

  记起来不知哪年前那个冬天,有着海市,那时卓英也还在,过年的时......

  (接海岸篇)


  上便是我的回忆


  

  我揉了揉酸胀不堪的脑袋,睡眼惺忪的从塌上坐起来,望了望窗外,天色昏暗


  

  白日积在乌云里未落的雪,夜里终于漫天漫地地纷扬下来。橘黄色的宫灯将雪片的轮廓映亮,抬头看去,无边绒花夹杂着霁风花瓣从遥远的星河坠落,向着人间奔赴而来。


  

  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然后堆积起来


  

  记起来不知哪年前那个冬天,有着海市,那时卓英也还在,过年的时候霁风馆的人大多都回家了,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们三人,于是我在院前生着一堆火,和她一起等着卓英办差回来。


  

  火焰橘黄的光下她的小脸冻得通红,眼睛却因为火光照映得明亮,蹲在火堆前哈着气,搓着双手,时不时打几个喷嚏。


  

  我瞟她一眼


  

  “冷?就先回房间休息。”


  

  她望着我,眼神澄澈而明亮,我愣了愣,旋即不自然的躲闪。


  

  “怎么了,为师脸上有东西么”


  

  她托着下巴想了想,笑笑对我说


  

  “没有,我只觉得师父真好看,和这天地间的大雪俨然是为一幅上好画卷。”


  

  “没规矩”我淡淡道,却并未多斥责她对男子说这样的话。


  

   她也不惧我,又是一笑


  

   就这么沉默良久,我和她亦是未开口,便静静的看着雪下。


  

  有些晚了,卓英还未回来,雪越下越大,然我便想叫海市先回房,还未开口,见她轻启朱唇


  

  “师父,还记得我和你见的第一次雪吗,我小时候身处临碣,从未见过雪,直到那年冬天我被你带回天启,第一次看见这雪。”


  

  “……”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转向她,虽无表情内心却是疑惑。


  

  她站起身,伸出手在空气中漫无目的的轻轻挥舞,纤细的手腕仿佛一把就可以握住。


  

  “我那时什么也不懂,就惊慌失措的望着这满天飞白,茫茫无奈。这个时候,出现了师父。”


  

  她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握住了一片雪花


  

  见她不说话,我只好问


  

  “海市,你想说什么?”


  

  她转过身望向我,狡黠一笑


  

 “没什么,海市只是希望年年冬天都能和师父一起看雪。如果师父不说话就算答应我了?”


  

 看雪而已吗,海市似乎和从前有些不一样,我皱了皱眉


  

 “天冷,回房吧,卓英回来了我叫你”


  

  目光追随着她似是雀跃是进了房间。


  

  我自是听懂了她的话,可惜我的身体已经是如履薄冰,余生早已无从安置。


  

  而现在想来我那时恐怕早已经爱上她了。


  

  可她,却死在那年冬日还未至的时候,我的海市死了,甚至还没来得及看到最新的那年的冬雪。


  

  她走后,我只剩下麻木,因为我不忍直视,我不接受,我的海市死了。


  

  不,不该是这样的…


  

  我不该送她入宫的。


  

  

  


  丧事是很突然的来了


  

  突然到连我都没反应过来,只记得我疯了般往凤梧宫跑。


  

  是御医沉重的摇头,是婢女的哭喊,以及我疯了般的怒吼。


  

   宫中都在盛传淳容妃毙了,清海公却带走了她的尸身,师徒怎么怎么云云。以至于连阿旭找到我也说不出话来,我其实知道的,他势必要带走她埋在皇家墓地里,她是宫妃,岂能与我这个外臣有关联,这是皇家的脸面,帝王的颜面,她的颜面。


  

  但,这样的话,海市就是真的消失在我的世界了,我不,我不要这样,我是同她成过亲的,她是我方鉴明的妻子。


  

  我抬起头颤抖的望着阿旭,硬逼出声音几乎是一字一句磨出这句话


  

  “最后一日…哪怕让我再留她…一日…就好。”


  

  阿旭终是懂我,圣旨下了,称淳容妃暴毙,尸首暂停于昭明宫,以始我这个师父来悼念。


  

  我不知道该不该恨他,但,或许更该恨的人,是我。


  

  那天夜里我抱着她,就这样坐了一晚上,我知道,今夜过后,她便不在是我的了


  

  

  下雪了。


  

  银白覆满大地,天地连成一线,模糊了边界,模糊了天地,模糊了我的眼间。


  

  “此时若有君在侧,何须淋雪作白头”


  

  此便是你当时想说的话吧,我一直知道,你看,此刻我们共沐雪,海市,你看看……


  

  这忽然下的一场雪飘的那么纯洁,在一瞬间曾经所有的美好都幻灭,冰封了那羸弱的爱的期限却让痛成为了永远。


  

  良久我嘶哑着声音温柔的唤着她


  

  “今年的雪师父陪你看了,你醒醒好不好,海市,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海市,你醒醒…”


  

  “只要…你醒醒……我什么都答应你……”


  

  少女紧闭双眼,但似乎她下一秒就会醒过来朝我笑,又会心疼的喊我师父在拂去我身上的积雪般。


  

  我咬着牙,泪水却一次次落下,滴落积雪里。手中巨力攒着她去前留下的纸条,颤抖着不敢看第二眼。


  

“——下辈子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悄悄的落在师父的肩上了,他便不会再赶我走了吧”


  

  那天早上外面雪下得很大,我对天祈祷着希望它可以掩埋一切,包括她死去的事实。


  

  

  

  我翻身下了床,走向院子


  

  又是一年,又下雪了


  

  海市,说好陪我看雪的。雪下了,你在哪?


  

  今年不知不觉又迎来了一场雪,雪很大,又与过去一样都是那么的美,只是耳边少了你的声音,身边少了你的身影


  

  我的目光绕过一座座宫殿,望向远方。


  

  

  我放下水壶,敲了敲笔直的霁风树苗,对她笑着说


  “你看长得多快”


  

  她不讲话,我也不恼

  


  只是蹲下来抱着她


  

  “我不怪你春夏秋没来,但冬天了,你总该来啦,你不是最喜欢下雪吗,你说了会是雪的,你回来了,对吗。看看旁边的树,喜欢吗,这样你身边一年三季都飘着雪花了。”


  

  “鉴明,你其实知道的,她爱的从来都不是雪。”


  

  阿旭不知道何时也来了。


  

  “………我知道。”


  

  “海市,师父来了,我答应你的,一直不只是看雪。”


  

  

  

  

  

  

  

  

  

  

  

  

  

  


  


  


  


  


  


  


  


  


  



对幂幂心动到心肌梗塞

【诸市顺利】BE预警·海岸

  师父视角一整个乱套的那种,与剧情有改动,乱写写,轻喷哦~


  我好像是听清楚了她在海岸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说师父,我不后悔。


  从前  而今  往后


  ………


   “我知道,自树下那刻起,我已爱上了她,此生无法自拔。”


  海市对我说出那番话后,便去了黄泉关,我原以为,她会留下来。可是她没有,她走了,走得很干脆。


  海市不在的日子我们的生活恢复了平静,霁风......

  师父视角一整个乱套的那种,与剧情有改动,乱写写,轻喷哦~


  我好像是听清楚了她在海岸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说师父,我不后悔。


  从前  而今  往后


  ………


   “我知道,自树下那刻起,我已爱上了她,此生无法自拔。”


  海市对我说出那番话后,便去了黄泉关,我原以为,她会留下来。可是她没有,她走了,走得很干脆。


  海市不在的日子我们的生活恢复了平静,霁风馆内事物依旧繁重,卓英日日当差,几乎不眠不休,我依旧按例暗中帮陛下处理一些人,琐事。


  可是,时间长了,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的,我浑身不自在。以至于连阿旭都看出来了,连连坏笑着问我是不是害了相思病。


  我未理他


  那夜,我却辗转着睡不着脑海里全然是海市穿着白沙裙衫,手握扳指望着我的样子。她女装是极美的,勾人心魄。我知道,那年的女孩长大了,是那样明媚,如同冬日骄阳,桀骜却始终照耀温暖着每一个人。


  我亦不可避免的沦陷了


  第一次这么觉得日子是这么难捱,我有点理解阿旭了,路过醉仙楼时买下些三花醉,在树下埋下,等着人回来


  最新消息传来,海市打了胜仗,不知她是否有受伤,恰巧买了桂花糖,快马给她送去吧…


  昨日卓英回来了,竟让他偷喝了我给海市埋下的酒,训斥了他一番,我又重新埋下了些。


  ……


  得知她被俘我以最快的速度去往了黄泉关,从右王手中救出了我心心念念的海市,我直接将她带回了都中,对外称陛下密旨不容揣测。人瘦了很多,要是再来一次我定会阻止她去边关。


  她从马车睡下来,这会醒了,她问我师娘呢,我对她说我不会和不爱的人成亲,那之后才脸色好了许多。海市,我爱的只有你,即便这个秘密苦涩至极我也要一个人吞下去。


  那天之后,她吻了我,嘴唇甜甜软软的,抱住我时我能感受到她的紧张。


  我还是推开了她,就像我预料好的一样,她跑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无力却揪心。我做不到对她承诺,付不了责,身上的柏溪时刻提醒着我,我不再是世子了,我是霁风馆的指挥使,我是方诸,是陛下的影子。此生无权幸福。


  我要与帝姬成亲了,权宜之计,没告诉她,她便以为我是真的喜欢那假帝姬了。如此这样能让她放下我…


  她与周幼度喝了个烂醉,接她回家后还竟将我认错成周幼度,说方鉴明啊是我以前喜欢的人。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吗?我心里苦涩,酸胀不堪,我不甘,又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为她盖上被子,就出去了,然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扯破了心脏,漫出丝丝血迹,是很痛,比历年的旧伤还要痛彻心底。


  它令我无法呼吸


  但若是周幼度这样对她好,那也好,也好。


  假帝姬的事情过去后周幼度来找我谈了谈,他说的没错,我却有心不甘,但…


  当夜,一个毛茸茸的裹着被子的球便钻进了我的被窝里,是海市,屋内很黑,只有床边小灯的微光亮着,我便低头笑着看着怀中的女孩,她缩在被子里,长发散落,一点不像平日里俊秀的少年,乃是倾国倾城的容颜,娇软般的少女姿态,一双媚眼恍恍的看着我,眼里漾起水光,里面含着不安和掩不住的依恋,这一瞬间我只感觉鼻子酸酸的,有什么似乎一涌而上,甚至当即控制不住的搂过了她贴在怀里,良久只沙哑着声音问道:“海市,为何半夜不睡觉。”她好似被惊了,诧异我抱住了她,没有在推开。海市没回答我的问题,僵硬了一瞬,便深吸一口气攀上我的脖子抬起头向我吻了过来,在唇齿相依的一瞬间,她张开一双媚眼里面布满茫然和错愕。便投降,对着海市我是忍不住,我珍爱她至极。


  良久这个吻才结束。我默默的,并未解释什么,就这样抱着她,看着她流泪,我替她擦去“师父…海市不喜欢其他人,海市,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又吻了她,唇瓣还是甜甜的。


  ……


  时隔多年以后我仍能记起那夜。


  那夜风雪大作,屋内我和海市附被而眠,记忆中微光下,她双颊微红,笑颜如花,那时望着我眼神里全然是星辰星辉。


  尤记得,那一年的冬天刺骨的寒冷,昭明宫内比往常添了好几盆炭火。屋子里小姑娘穿着一身靛蓝色裙衫,托着下巴就这样盯着我笑,暖光照在她脸的一侧,窗外的风雪似乎就这样散去了。见她望着我说:“师父,只要是你想要的,海市都会去做。但是,师父不可以不要我。”我摸摸她的脑袋。


  思绪再翩跹,霁风树光秃秃的,却下纷纷扬扬的洒落着大雪,我却是看见女孩白衣飞舞朝我奔来,像是倦鸟看到了巢穴般,载雪而归,我朝她笑了笑,拥抱她,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小心着凉”我圈住海市后腰,将她笼罩在身下,她却笑吟吟的伸出手摸摸我头上的雪花,说道:“师父,我们也算是共白头了。”“孩子气,回屋了”我抱住她,而后又想起来什么的,说道:“此生,我定会与你共白头。”她把头埋在我的怀中,声音闷闷的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嗯,只要是师父说的,海市都相信。”


  这天,我一人独醉梦她,见她站在遥远的海岸,海风吹得衣袍冽冽作响,蓝色裙衫似与大海相融。梦里她散落下了头发三千青丝随风恣意飞舞。我从未见过她是如此姿态,她是那样的快活自由,像是蓝天下的鸟儿海中的游龙,少女尽显风情万种。她回头望向我,笑得很是欢快。她朝我喊着什么,海浪翻滚声却盖过她的声音,浪打在礁石上溅起白花。我焦急的想听清楚,而她却转过了头,望向一望无际碧蓝的大海,仰起头,畅漾在海风吹云亦淡里,身却影慢慢消散在海天相接的海岸线上。我惊得叫出声,海市!梦,却醒了


  念即此,我的眼前突然迷离起来,如若当年初见时放过她,她现在会不会也是这般的样子?后来,一切光怪陆离又全不见了。再一阵恍惚后,缓缓的我才想起


  那样的姿态我见过的,是我说要带她归隐流殇的时候。

  

  可那是我送海市入宫的前一年的事情了。




  


  








  


对幂幂心动到心肌梗塞

【诸事顺利】【却归来】8

  “你啊”方鉴明笑了笑她,搂紧了人。


  “哼”海市头靠在他肩上“如何啊,师父同意吗?”


    “当然同意”他嗅嗅她颈间的香味,依着小姑娘的话,顺着她来。


  就这样,二人相拥了好一会儿。


  “唉呀!”海市突然间喊道。


   方鉴明瞬间紧张起来,扶着她到床边坐下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海市,有哪里不舒服么。”


  想是昨夜太过火了?方鉴明内心一顿自责起来,她身子还太小,禁受不住...

  “你啊”方鉴明笑了笑她,搂紧了人。


  “哼”海市头靠在他肩上“如何啊,师父同意吗?”

 

    “当然同意”他嗅嗅她颈间的香味,依着小姑娘的话,顺着她来。


  就这样,二人相拥了好一会儿。


  “唉呀!”海市突然间喊道。


   方鉴明瞬间紧张起来,扶着她到床边坐下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海市,有哪里不舒服么。”


  想是昨夜太过火了?方鉴明内心一顿自责起来,她身子还太小,禁受不住他怎么办。看来今后必须悠着点了。


  海市一拍脑袋瓜,现在才想起来,于是惊恐的望向方鉴明道:“师父,我爹和我娘他们不会找不到我们吧!”


  见她的身体并无大碍方鉴明总是松口气,不过海市说的并不是个问题。见她着急状,方鉴明有意逗逗她,先让她吃好早饭之后在做打算。毕竟晚上消耗太大了,回去海市的家要走上一段路程。


  吃完饭后二人便启程。


  “师父,你说我该如何向爹娘解释我们之间啊…”海市搅着发梢担忧的说道。


  方鉴明撇了她一眼,故意没有回答。


  “若是他们不答应,我便只能留在这里了”她又说道:“如何说,我们一见钟情?不行不行不行我阿娘肯定不会同意的。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好像…也不太行啊…”海市急得焦头烂额,一捶方鉴明


  “师父!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小姑娘的声音又急又气“若是他们不同意,我便只能偷偷和你走了!师父,师父!”


  方鉴明笑着拉过她继续捶他的手“你要偷偷和我走啊?”


  她缓缓睁大眼睛,似乎在思考他说这句话的含义,好一会才看向他道:“方鉴明,你不会又丢下我吧…”

  

  她说着说着就要哭了“方鉴明你个骗子骗子骗子,明明说…”


  方鉴明只得赶快抱住人,忙说道:“怎么会呢,我一定不会负你的,海市。”


  “那,那你说怎么办才好?”


  方鉴明笑了,终于决定不再逗她,慢慢的抚了抚她的长发,见女孩不哭了后才轻声对她说道:“你阿娘,已经把你许给我了。那日我救回你阿爹时,你阿娘便已经这样决定了,她本来就准备今天告诉你。”


  海市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知吾着说:“那…那如果昨天我没有答应你的话…”


  “你一样会被我带走。”方鉴明笑着望着她道。


  “那你刚刚还害我担心这么久!方鉴明!今天晚上别想上我床!”


  方鉴明瞬间黑了脸,却只能无奈且快速的扯开话题道:“我们快走吧,卓英还在那里等我们呢。”


  

  

  

 

  


  

对幂幂心动到心肌梗塞

七年之痒(上)

【诸市顺利】BE预警·七年之痒

  ooc,今天看别的太太的文,真的刀,半夜睡不着啊,突然想到他们之间如果误会越来越深,一个脑洞哈


  七年来,方鉴明因为与惟允的柏溪十分病弱,海市从一开始天天去看他到到许久不见了,方鉴明天天琐在宫中养病(这个时候海市还是因为事业忙)方鉴明遣人打听,这时候出了两件事,周幼度回朝和外国请求和亲,然太后大喜,日日与十三郎饮酒,宫中自是谣言四起,方鉴明隐忍不住去质问方海市,海市却因为方鉴日日质问而气恼,态度越发冷漠,她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觉得他烦了,没有以前那样的运筹帷幄纵横棋局,气态入谪仙人,次次一已简短简漏...

【诸市顺利】BE预警·七年之痒

  ooc,今天看别的太太的文,真的刀,半夜睡不着啊,突然想到他们之间如果误会越来越深,一个脑洞哈


  七年来,方鉴明因为与惟允的柏溪十分病弱,海市从一开始天天去看他到到许久不见了,方鉴明天天琐在宫中养病(这个时候海市还是因为事业忙)方鉴明遣人打听,这时候出了两件事,周幼度回朝和外国请求和亲,然太后大喜,日日与十三郎饮酒,宫中自是谣言四起,方鉴明隐忍不住去质问方海市,海市却因为方鉴日日质问而气恼,态度越发冷漠,她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觉得他烦了,没有以前那样的运筹帷幄纵横棋局,气态入谪仙人,次次一已简短简漏的谎言敷衍方鉴明,方鉴明又怎么看不出呢,他觉得自己简直像个无赖,一副残躯,身不由己,本就没有拥有爱的权利。


  周幼度的出现为海市分担了身上的重担,与方鉴明之前的气态十分相似,海市深深的依赖这周幼度,甚至迷恋他与方鉴明十分相似的味道,醉酒时刻,翩然一吻,方鉴明正好撞到了,她看着他也不做解释,只有沉默,那一刻起,方鉴明白了。于是他自愿请求去异国和亲,远走他乡。


朝堂上,他向她提出这个请求时,众人皆惊,她垂目望着他,这时刻世间仿佛只有他们二人,她的眼里尽是不清不白的东西,半晌,她竟什么也没说,保持着缄默,转过头去


  她终是没有拦他,也好,他苦笑。心中还是疼的发慌,在宣读旨书时又平静了下来,如若死灰


最后一眼,万年不忘



----方鉴明----


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想听完?七年之痒,用我最后的时间换你与盛世长安。 如此走来已是不易,最后这般却只剩我忘不掉,我看着你走向与我那么相像年轻健康的他,甩开了我的手,与他谈笑风生


既然如此,我便还给你自由罢


承时光不弃,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然妻海市七年之痒,挠挠未过,今后的日子不能继续风雨同舟,便不在琴瑟和鸣,愿妻海市觅得良缘,此,各自安好,一别两宽,永不相见。



一步之遥,半寸不离



be在于两人都活着却都不想再见,思念如刀,撕开脉搏永远不能相守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个已经写垮了我文笔辣鸡😭别打我就行唉!!!下的话等我emo的时候———)






空空的来,空空的去

斛珠夫人 22, 磕糖系列二

海市回家探亲,和师傅的甜蜜生活

斛珠夫人 22, 磕糖系列二

海市回家探亲,和师傅的甜蜜生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