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梦言

858浏览    20参与
月裳

于是她逃进了雪山,并用魔法制造了一座城堡。

于是她逃进了雪山,并用魔法制造了一座城堡。

月裳

———— 是能赐予好运的粉色萤火❤️

———— 是能赐予好运的粉色萤火❤️

月裳

花灯节

伴随着小年气息,金陵城也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花灯节。

冷月心收起琴,从魅香楼里缓缓向朱雀桥行去,听闻芸娘最喜人间的花灯,所以每逢花灯节的时候月心都一定会去。

一路也想起了诸多的事情,恍过神来,他停住了脚。

「是…梦言」

“杨姑娘,好巧。”

“冷公子”梦言转身,向面前的人儿微微施礼。今天的她也是一袭红衣,只是多了几分寻常女孩子般的温婉之气。

「此刻,能这样站在你旁边也好」

“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的样子很奇怪?”

“无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看了一眼便签,这个小脑洞记录于2019.1.29】

伴随着小年气息,金陵城也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花灯节。

冷月心收起琴,从魅香楼里缓缓向朱雀桥行去,听闻芸娘最喜人间的花灯,所以每逢花灯节的时候月心都一定会去。

一路也想起了诸多的事情,恍过神来,他停住了脚。

「是…梦言」

“杨姑娘,好巧。”

“冷公子”梦言转身,向面前的人儿微微施礼。今天的她也是一袭红衣,只是多了几分寻常女孩子般的温婉之气。

「此刻,能这样站在你旁边也好」

“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的样子很奇怪?”

“无妨”




【看了一眼便签,这个小脑洞记录于2019.1.29】

月裳

「心有江湖梦」

———— 红衣女刀客与迭代后的小白马

「心有江湖梦」

———— 红衣女刀客与迭代后的小白马

月裳

夜游长安

———— 用cg质感的方式打开蔓轻罗

夜游长安

———— 用cg质感的方式打开蔓轻罗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新倩女幽魂 新年新壁纸,年年不...

新倩女幽魂  新年新壁纸,年年不重样

今日除夕阿海携着一张年味满满的手机壁纸,来给大家贺岁

新倩女幽魂  新年新壁纸,年年不重样

今日除夕阿海携着一张年味满满的手机壁纸,来给大家贺岁

大魔王的小号。

清醒纪(冷月心&杨梦言)

-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代,终究会一骑红尘永不再回。

 

 

 

 

杭州春日,杨柳抚堤。

 

小摊贩的叫卖声,清早就回荡在整个街道。孩童背着行笈匆忙的赶往学堂,一边咀嚼着大人准备的早饭一边嘟嘟囔囔地温着夫子昨日传授的“之乎者也”。

 

盛世,没有颠沛流离的难民,没有穷凶极恶的强盗。

国君爱民如子,亲贤臣远小人。

 

 

是冷月心爱的太平盛世。

 

 

杭州经历过一次大的变更,但楼外楼还是没有迁移,外观上保持着原汁原味,不少外来的商贾游客都喜欢在这里一品杭州风味,从二楼...

-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代,终究会一骑红尘永不再回。

 

 

 

 

杭州春日,杨柳抚堤。

 

小摊贩的叫卖声,清早就回荡在整个街道。孩童背着行笈匆忙的赶往学堂,一边咀嚼着大人准备的早饭一边嘟嘟囔囔地温着夫子昨日传授的“之乎者也”。

 

盛世,没有颠沛流离的难民,没有穷凶极恶的强盗。

国君爱民如子,亲贤臣远小人。

 

 

是冷月心爱的太平盛世。

 

 

杭州经历过一次大的变更,但楼外楼还是没有迁移,外观上保持着原汁原味,不少外来的商贾游客都喜欢在这里一品杭州风味,从二楼的雅间看下去正好是西湖美景不胜收,春夏秋冬尽显风流,如同被晕开的淡彩国画,解不开的是韵味。

 

风景旧曾谙。

 

 

[本店的招牌菜,西湖糖醋鱼,味道特别正,您一定特喜欢。]

 

算是老客,很久没有回到故土,一时间回溯到年少时代亦有些怀念,熟悉的浙音,不过当年眼熟我和冷月心的店小二已经换了人。

 

必点的菜,和以前的味道有些不一样,楼外楼根据客人的喜好,进行了改良,还是习惯老味道。可能是思及冷月心,慢慢地让舌尖的口感从酸甜的味道变得有些苦涩。

 

冷月心的样子到现在还一直没有变,他是风华正茂的,他是翩跹地坐在亭子里抚琴弦,他是壮志凌云地成为大宋地好男儿。

 

 

七岁那年,冷月心父亲因官职调动,由蜀中迁徙到了杭州,住在了我家隔壁,六七岁的年龄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有乱捣蛋的爱好,今天在夫子的背上贴乌龟,明天爬上树去掏鸟蛋,喜欢大人追着我们跑却怎么比不过我们脚程的样子,喜欢夫子上课点名批评我两出去罚站的样子......喜欢冷月心任何一刻的样子。

 

我们都喜欢楼外楼,他和我都喜欢西湖糖醋鱼。

 

难得的是蜀人吃辣,却能碰到酷爱酸甜的知己。

 

 

[杨小娘子将来嫁与我可好,我带你回蜀中,尝尝那如娇似火的风味。]

 

都说冷月心风流倜傥,杭州城里的姑娘们看见他都心猿意马,光是从一条街道走穿都会捡到姑娘们“不小心”落下的手帕。与他相熟同行从儿时到二八年华,也遭受过不少羡慕嫉妒的眼光。

 

拥有万人迷独宠,总是会让自己娇纵,加之他每一次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总有不正经的意味。我肯定冷月心不会离开我,也带有女孩子特有的羞赧,总是用同一个借口搪塞他。

 

[等你成为英雄的那天,再来上门提亲吧,你可要过我爹那关。]

[算了算了,喜欢我的漂亮姑娘们不少,随便哪一个都该比你贤惠懂事。]

[冷月心,那你就去找她们好了!可别再找我。]

 

 

和冷月心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欢快,没有什么烦恼。

年幼的时候我们总有一个嫁给英雄的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渐渐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姑娘,所谓的喜欢英雄真的只是害羞的借口。

 

两小无猜,天真烂漫。

 

后来冷月心名垂青史被百姓乐道,我也在杭州城里算得上被踏破门槛的大家闺秀,可惜的是没有像小时候说好的那样走在一起。

 

 

承载记忆的书院经过了好几次的修葺比十几年前更辉煌,杭州城的大小名人多数都出在这里,一直以来都被路过和经此观游的人津津乐道。

 

冷月心的名字用正楷苍劲有力的刻在第一位。

 

我想后来的冷月心应该是严肃飒飒的,他是人们口中的战神,大概也没有人会记得他调皮捣蛋的一面,令父子发愁的一面。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夫子摇头晃脑地吟诵着《大宗师》,在桌椅间来回走动,书册上被我画满了窗外飞行的鸟儿、枝繁叶茂的大树......以及冷月心睡觉的小模样。眼神转折之处,夫子一下就瞟见了冷月心这幅不求上进的德行,用书直接拍醒了他。

 

[冷月心,上课又睡觉,你可已经把《大宗师》给背下来了?]

[正在与周公下棋讨论之时,可不就被夫子给拉回来了吗?]

 

恨铁不成钢,聪明的冷月心偏偏不向好,成天歪风邪气一大堆,夫子气的用书敲打着冷月心的脑袋,却见对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直接赶他去外面罚站。哪知他临死还要拉个垫背的,直叨叨的就把我给出卖了。

 

[夫子,你看那杨梦言,书上可都画的是我肖像,怎么着也得把她赶出来!]

[那你们就都给我出去!]

 

 

班里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说我和冷月心永远分不开,任凭夫子怎么拍打桌面都安静不下来,直呼“孺子不可教也”。

 

六七月已有些蝉鸣,蜻蜓点水,接天莲叶无穷碧。

夕日照河波光粼粼,像极了冷月心的瞳。

 

我不确定夫子是否会察觉我们并未按照他的指示罚站,当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私自逃离和他向后院走去,我应该是有冒险魂的,和他在一起我总能做更多我不敢尝试的事情。

 

我拥有了一个冷月心编织的草环,真的很好看。

 

我也不过是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冷府现在被圣上下令装潢的很好,他的父母尚在。

 

听路过的街坊邻居说他们家以前吵吵闹闹的,再后来更多的是攀附熙攘人群,这大户善良的人家总是被杭州百姓喜爱。

 

 

冷月心二十岁诞辰的那天,我终于决定将藏在心里的喜欢,正儿八经的表白。从此洗手作羹汤,成为冷月心独宠的那个人。

 

那天冷府灯火通明,下人们到处都找不到刚满二十的少爷。

 

那句深埋在心里的话,却也是没有说出口就被他拦在喉管。我到现在还不能忘记,那个时候的冷月心眼睛里闪烁着星星,小心翼翼地接过我给他的画像。

 

画面里的他,战袍凌冽,随风激荡,黑发扬起,少年锋芒毕露。

画面外的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裘衣,嘴角微扬,刹那间比得过杭州纷飞的大雪,和世间的万物。

 

 

他就是我的英雄,让我所有疯狂的梦实现的,穿着帅气的战袍带我走遍天南地北,感受忽而来的山雨路茫茫的英雄。

 

[杨梦言,请等我给你最好的答复,在你还没有开口之前。]

 

从此,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代,终究一骑红尘再也不回头。

 

 

后来征伐天下,招兵买马收天下贤才。

他一身戎装,我身着红衣与君别,一杯祝酒送英雄。

 

留恋城门,待他凯旋归来,再着红衣。

 

 

人们总在过去的回忆里出不来,我亦无法走出他带给我的温柔旧梦。

 

扬名立万,少年英雄。

 

战死沙场。

 

 

第十个年头,我一个人走南闯北,去过大漠观日出,爬过顶峰一览众山小。

从别人的口中,听着最熟悉人的故事,尝着蜀中人最喜的吃食。

 

原来,冷月心喜的不是那盘西湖糖醋鱼,而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吧。

我亦在传闻里冷月心儿时特别喜欢的川菜店里,辣的止不住眼泪。

 

 

我喜欢冷月心,可现在的我才清醒,最好的是和他平凡过日子的时光,最好的是他只是我一个人的英雄,也许在表白的那天,我更快一些更快一些的说出来,他依旧会在我的身边。

 

 

杭州春日,杨柳抚堤。

 

是冷月心爱的太平盛世。

葵小小
开车好累…… 摸把刀缓缓……

开车好累……

摸把刀缓缓……

开车好累……

摸把刀缓缓……

月裳

[繁华似锦觅安宁]

――――返璞归真·回忆里的蒲家村 ​​​

[繁华似锦觅安宁]

――――返璞归真·回忆里的蒲家村 ​​​

月裳
脑洞一个杨梦言回到金陵城的故事...

脑洞一个杨梦言回到金陵城的故事。
(最后的错别字请勿在意……)

脑洞一个杨梦言回到金陵城的故事。
(最后的错别字请勿在意……)

洛丹

【秦时明月X倩女幽魂】狐言(高渐离X赤练)

半人半妖貌比潘安曲冠天下的金陵头牌琴师x侠肝义胆武艺高超六扇门红衣女捕快。

结局大概是小高为了救练练开了个大(敌人全部冻住了什么的真的好像四边静啊哈哈哈哈)妖力散尽快挂了变回了小狐狸被赤练以血饲日常养活……。

剪到最后可能有点GB对不起小高了hhhhh,细节剧情是神马我不知道

音乐:河图/洛天依 - 狐言

素材:秦时明月/天行九歌/还有一堆小狐狸

播放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255291/

预览:


半人半妖貌比潘安曲冠天下的金陵头牌琴师x侠肝义胆武艺高超六扇门红衣女捕快。

结局大概是小高为了救练练开了个大(敌人全部冻住了什么的真的好像四边静啊哈哈哈哈)妖力散尽快挂了变回了小狐狸被赤练以血饲日常养活……。

剪到最后可能有点GB对不起小高了hhhhh,细节剧情是神马我不知道

音乐:河图/洛天依 - 狐言

素材:秦时明月/天行九歌/还有一堆小狐狸

播放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255291/

预览:



BraewynXx

这阵子玩倩女玩 high了。无聊去搜了刀魅官配的故事 ,好虐😭😭

这阵子玩倩女玩 high了。无聊去搜了刀魅官配的故事 ,好虐😭😭

林恣

2016.07.14                            《别赋》
“远山兮,休道茫茫万里,锦书难寄。”

2016.07.14                            《别赋》
“远山兮,休道茫茫万里,锦书难寄。”

问瑾遗

【倩女OL】幽魂录 章八

                    章八·日暮诗成天又雪  换却人间薄情谎
石屋

苦药入喉。
榻上的人闭着眼,面无表情,机械般张嘴吞下一勺一勺的汤药。
喂药的手停了下来。
“你在害怕。”女子淡淡的声音响起。
别过头,沉默不语。
“对你的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女子放下药碗看着榻上的人。
“为什么救我。”
“救你,是我的任务。”
入耳的话在脑中轰然炸开,大雨滂沱,那人看着他的...

                    章八·日暮诗成天又雪  换却人间薄情谎
石屋

苦药入喉。
榻上的人闭着眼,面无表情,机械般张嘴吞下一勺一勺的汤药。
喂药的手停了下来。
“你在害怕。”女子淡淡的声音响起。
别过头,沉默不语。
“对你的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女子放下药碗看着榻上的人。
“为什么救我。”
“救你,是我的任务。”
入耳的话在脑中轰然炸开,大雨滂沱,那人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说,这是我的任务。
痛苦的捂住头,“你......出去!”仍旧未睁开的眼,只凭着一股怒火,歇斯底里的吼出来。
黑衣女子不言,起身走了出去。
榻上的人睁开眼睛,一滴眼泪无声无息的掉落。
我是在怕。
我怕别人看见,这不属于我的脆弱。

门外是冰天雪地。
奇怪的不是这里的冬景,而是这里的气温。
一如暖春,毫不寒冷。
黑衣女子坐在雪地上,看着屋子的方向。
“起来。”一双手突然从背后环住她,将她拉起。
“你不进去看看他吗。”黑衣女子回过身,看着面前的男子,来者眉眼温柔,周身却带着冰冷之气。
“筝儿,我留给你的诗,可看出什么端倪了?”
“除了你我二人的名,没看出什么来。”
“领会意境了吗?”男子笑着问。
“如此完美的囚牢,用在摇筝身上真是浪费。”
“我只是想留住你。”
一句话七个字,风摇筝听出了话中的复杂情绪。压抑,兴奋,恐惧,担忧,却没听出半点不舍。
“这话说的漂亮,可你不留我,我也无归处。当初你若不救我,也无今日的我。不过,你真的不进去看他吗?”
“以他的性格和现在的状况,再看到我,大罗神仙也难救了。”男子说完吩咐了摇筝几句,转身离去。
“恭送主人。”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习惯性的说出这四个字。


再推门进去的时候,榻上的人立在窗边。
“莫忘尘,谁准你下榻了。”摇筝也不知哪里来的怒火。
“残躯一副,何足爱惜。”
“我虽不知你发生什么,但为了救你,耗费了我不少内力,你再说一次何足爱惜试试看。”
莫忘尘转头看着她,“我的病从我有记忆以来,已经很多年了。师尊问遍了观里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小的时候每年发病一次,长大了半年一次,现在几乎三个月一次,每一次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活下来,又或者,并不想自己再一次活过来。”
“你若想死,我成全你。”
“死死生生,我早已无所谓。我活着,只是为了阻止一件事。”
“所以,你还不能死。”摇筝将药递给忘尘,“喝了,虽然治不了病根。但对你有益无害。”
忘尘看着眼前的药碗。自打刚才喝的时候,就觉得这药十分熟悉,却没有心思多想。现在仔细看看这碗药的色泽。
归魂散。
“蛊毒。”不可置信的声音带着疑问。
风摇筝缄口。
“白矾一两,草茶一两,治中毒,烦躁吐血,五脏如锥刺者。”忘尘看着摇筝一字一句说道,“这是还魂散四剂之一,只治蛊毒。”忘尘仰头喝下碗里的药,“你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你休息吧,我还有事处理。”不愿再待下去,摇筝推门离开。
九十九年了,没有人告诉我真相,每次病发,都告诉我这是气虚脾弱,心脉不全。师尊,你究竟在隐瞒什么。


神机府


“紫萍姑娘,检查的结果如何?”
“霍大哥,依紫萍看,这些人似是中了一种咒术。紫萍探脉的结果便是四字,偶有心跳。”
“怎么说?”
“这种脉象若非先天心脏不良就是后天所为,据紫萍所知,这世上只有一种咒术可以改变脉象。中咒者,自身意识保留,但在心律消失的第一个阶段会感觉头晕,第二阶段便会昏迷,第三阶段则听命于人。”
“这一阶段是多少天?”
“一阶段为五天。所以如果不能在五天内解除咒术,这些人就错过了解咒时期。"
“原来如此,那这咒术名何?出自哪里?”
“妖界,劫花术。”紫萍皱起眉头,一脸担忧。


金陵
洛昊空大摇大摆的进了鹰王府。
“小蚯蚓啊〜快出来〜”高声吼一嗓子,右腿后撤摆好姿势。
三秒以后,一张椅子飞出。紧跟着就是一箭。
洛昊空淡定的翻个身,往左一闪,抓住箭尾。
“半月不见,你还是这么差劲。”声音从身后传来。
“诶〜你指哪方面,拳脚还是刚才那一声小蚯......”
“闭嘴!”
杨梦言靠在门边等他俩打完才走过去。
“秋鹰,久见了。”
“庭主。是否有事找秋鹰?”
“最近金陵可有什么可疑人士吗。”梦言开门见山。
“近日无。”
“有一个地方,怕是不简单。”洛昊空插话道。
“哪里。”
“魅香楼。”洛昊空压低声音,“卓哥那个老顽固肯定没有让底下的人去那里巡逻。”
“废话,那里要怎么巡逻,难道你们去过了?”
杨梦言瞥了一眼洛昊空,“他去了。”
洛昊空说起楼中所见。
“那就拜托你了。金陵的人你也可以随意调动。此事还是暗地进行,以免打草惊蛇。”秋鹰拍拍昊空,一脸此事非你不可的表情。


黄昏的时候,杨梦言收到一个木匣,鹰府的守卫说,这是一个白衣男子送来的。杨梦言打开匣子,里面是案卷和一张字条,梦言开信观之。

 “庭主亲启:

           万分抱歉逼迫阁下撤离杨家镇,这是阁下书房要物。现奉还。

                                                                                          妖界少主,冷月心。”


==============TBC===============


问瑾遗

【倩女OL】幽魂录 章七

                  章七· 如鱼饮水冷暖知 苦酒入喉谁心执

万妖宫


        冷月心一夜未归。
        春三十娘长叹了一声,她知道冷月心从未接受她这个娘,从小到大,月心从不过问自己的身世,从不打听自...

                  章七· 如鱼饮水冷暖知 苦酒入喉谁心执

万妖宫


        冷月心一夜未归。
        春三十娘长叹了一声,她知道冷月心从未接受她这个娘,从小到大,月心从不过问自己的身世,从不打听自己的爹亲是谁,从不质问三十娘为何自小抛弃自己,又为何到处寻他回来百般呵护。冷透了,冷月心的心。也许这世界上无一人能走进他,了解他。月心在幽族生活了十年,这十年足以改变他的价值观。他和那个幽族的孩子,似乎有很多不能言表的东西。
     “空狐转世的你,心里容得下多少温情。”三十娘合上双眼,不愿再想,“但,我仍然亏欠你太多。”

杨家镇

       莫忘尘赶回杨家镇的时候,又下起了雨。
       杨府空无一人,大门紧闭著。忘尘敲了半天终于相信了猫头鹰的传讯。
       莫忘尘转过身去,就看到了冷月心。
    “为什么。”
    “这是我的任务。”冰冷的声音字字坚定。
    “你居然...派人跟踪我。”
    “你该自问,为何自己没有察觉。”
    “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希望我做什么,我便不做什么。”话语依旧冰冷,一如说话人。
    “月心,你有苦衷。”莫忘尘揪住最后的一丝希望。
    “从来都是我给别人苦衷。”冷月心背过身去,不再看忘尘。
       雨越下越大。
    “冷月心,你当我是什么。”忘尘走过去,站在他身后。
    “是过去。”直截了当的回答,刺一般扎进忘尘心里。
    “那日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冷月心不杀还有利用价值的人。”
    “哈...冷月心,我信你了!信你的那句扰乱局面,等待时机!”
    “信不信,由不得你。”冷月心说完,冷冷一笑,“告辞了,你,保重。”
    “临风的眼睛一定瞎了,才会救你回来。”
       冷月心身形一滞,“哈...也许那个时候,我也瞎了。”音落,人已不见。

       今夕何兮。君已陌路。
       心口开始如万蚁噬体般疼痛,身体越来越热,忘尘蹲下身,任由疼痛感冲击着自己,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
    “呵呵...咳..呵..冷月心..拜你所...赐...旧病复...发了...”右手五指深深挖进泥土,眼睛已被血红色填满,扯起一抹苦笑,闭上了眼睛。


昆仑山


        若兰看见一身绿衣出现在视野里时,给了卓断水一肘子。
“注意,恩人来了。”
“若兰姐!”殷紫萍跑过来,背上背着一筐草药,
       萧若兰接过筐扔给断水。
“妹子,这位是我那外表复杂内心单纯的二弟,幽族族长卓断水。”若兰说到,完全没有注意断水恶狠狠的眼光。
    “阿姐,外表复杂是什么形容词。”
    “扑哧一一一”紫萍点点头,“外表复杂的卓哥哥,我叫殷紫萍。”
       卓断水欲哭无泪。
“好了你去忙吧,我给妹子安排房间。”萧若兰大力拍拍断水的肩。
“痛啊!嘶一一”
“噢对了,我刚好像看见击蒙了。”若兰说着和紫萍挥挥手离开。
“断水。”
“断水!”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我的耳朵!!”回过神来的卓断水一巴掌呼开霍击蒙贴在自己耳朵上的大脸。
“听我说,金陵出事了。”击蒙严肃的讲完事情经过,“你手下的人已经调回了神机府,我需要你派个懂医法的来检查他们有何异常。紫萍,就可以。”
“好,你到时候与紫萍姑娘一同回去。”

万妖宫


       回到万妖宫的冷月心,直接去见了春三十娘。
“任务失败了。”
       春三十娘没有看他,“你下去吧。记住,这是你第二次任务失败。”
“又让娘失望了,抱歉。”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调。冷月心说完朝房间走去。
       冷月心突然就觉得袖中的案卷好沉好沉,比他此刻的心情还要沉上万倍。
       月心走后不久,葬花与渐隐也来报告任务失败。
“下一个任务,深谷地狱之门,我要确切的龙渊位置。”
       葬花一愣。
“有迟疑?”三十娘道。
“主上,”渐隐看了葬花一眼,“天图未找到就先探龙渊恐怕...”
“无需多言,领命行事即可。”


金陵
杨梦言狠狠的踹了洛昊空一脚。
“作甚啊,姑奶奶。”
“你在魅香楼外面站多久了?”
“我在查案。”
洛昊空说着直接走了进去。
“喂!”梦言追了进去。
“呦呦~这位大爷~第一次来吧~~我们这水姑娘可多呢~就不知大爷喜欢哪一种的?"老鸨看见昊空,一个箭步冲过来。
“我喜欢丑姑娘,你这可有啊,越丑的越好。”
“诶呦这位大爷〜真会说笑,哪有上青楼来找丑姑娘的呀〜”
“你不要理他。去招呼其他人客吧。"梦言说着拉昊空在一处空位坐下。“说,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梦言压低声音。
“这里,不简单。”昊空说着眼神示意梦言,“你仔细看这些大爷们的举止和表情。”
梦言观察了片刻点点头,“高手。”
“男人的直觉告诉我,这里一定有案子的线索。”
“依我看,我们先去打探下金陵的情况。”梦言白了昊空一眼,幽幽的说。
“这个简单,去找小蚯蚓。”



雪。
一望无际的银白。
一间石屋,一株梅树。
红炉上架着黑瓦罐,浓重的药味弥漫整个庭院。一袭黑衣的女子倚在梅树旁。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若轻云之蔽月,飘若流风之回雪。远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浓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自是绝色一抹,不可方物。

“岂曰冰天,步寒夜临雪上烟。岂曰白茫,天地一色风凄凉。岂曰花谢,摇乱还数梅数点。岂曰无缘,线断留筝坠深渊......”女子看着这冰天雪地,朱唇轻启,“留下这诗,到底是何用意。”拈起一指碎雪放在掌心,“不凉不化。真是完美的囚禁。”


少顷,女子盛药一碗向石屋走去。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