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杨玉环

36.4万浏览    2571参与
Kristin

欣赏一下这盛世的颜值暴击~

欣赏一下这盛世的颜值暴击~

丁丁课堂
杨玉环之死的未解之谜
杨玉环之死的未解之谜
Kristin

分享四位王者大姐姐的美图吖~

分享四位王者大姐姐的美图吖~

蹲在冷cp坑
之前发的暃环小小的火了一下,于...

之前发的暃环小小的火了一下,于是我又来整幺蛾子了

之前发的暃环小小的火了一下,于是我又来整幺蛾子了

琮瑜

钗头凤•益州人物志

钗头凤·益州人物志

琮瑜

长安天,长生殿,长恨一曲思惊变。蜀道难,剑阁攀。若非奸佞,何来变乱。叹,叹,叹!

忠心鉴,忠志坚,忠臣无奈五丈原。旧都远,明月残。未酬知音,不曾心安。惭,惭,惭!

钗头凤·益州人物志

琮瑜

长安天,长生殿,长恨一曲思惊变。蜀道难,剑阁攀。若非奸佞,何来变乱。叹,叹,叹!

忠心鉴,忠志坚,忠臣无奈五丈原。旧都远,明月残。未酬知音,不曾心安。惭,惭,惭!

挪威森林Cat

今天王者唯一赢的一局,是打野独狼不靠谱,射手傻逼,上单小学生一直在打字,中单不太聪明到处乱跑杨玉环。

我斟酌了再三跟上了三条路里面看上去可能是最正常的中单,然后我跟着她死了四次,我玩瑶坑队友坑了一年,被人追着骂追着打追着嘲讽过,第一次被人追着道歉,我本来想努力去跟上打野,但是又怕中单觉得我是嫌她坑了干脆一条路走到黑继续跟杨玉环。

然后我们两又死了两次,我闪现大救她才让她活下来一次,但我比她多死一次了,然后她继续追着我道歉,在泉水等我复活,我又跟着她死了一次,不知道她是太愧疚了还是咋了,忽然就觉醒了一下把对面全宰了,然后头上顶着我把对面水晶直接扬了,然后我们就赢了,就TM离谱。

我又想写文...

今天王者唯一赢的一局,是打野独狼不靠谱,射手傻逼,上单小学生一直在打字,中单不太聪明到处乱跑杨玉环。

我斟酌了再三跟上了三条路里面看上去可能是最正常的中单,然后我跟着她死了四次,我玩瑶坑队友坑了一年,被人追着骂追着打追着嘲讽过,第一次被人追着道歉,我本来想努力去跟上打野,但是又怕中单觉得我是嫌她坑了干脆一条路走到黑继续跟杨玉环。

然后我们两又死了两次,我闪现大救她才让她活下来一次,但我比她多死一次了,然后她继续追着我道歉,在泉水等我复活,我又跟着她死了一次,不知道她是太愧疚了还是咋了,忽然就觉醒了一下把对面全宰了,然后头上顶着我把对面水晶直接扬了,然后我们就赢了,就TM离谱。

我又想写文了(什么邪教)

所以杨玉环和瑶应该取什么CP名

古归琅

棋中牡丹(上)

明弈 王者背景 私设满天飞

私设:

很多人不知道,弈星很少用明世隐送他的那副棋,

那是因为弈星在他师父送他的那副棋的棋子底下,

刻上了牡丹的花纹。

——————分割线——————


盛世长安,牡丹潋滟。

棋魂之宿,局破归途。


        窗外几声悦耳的鸟鸣,盘旋着直冲天宵。拂过木制台桌上,几朵开得正艳的牡丹插在白净的瓷瓶中,凌乱的棋谱摆满了整个台桌,桌前清冷的少年低头研究着,手边落下几片艳丽的牡丹花瓣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放下手中的棋谱,伸出右手轻轻拂过,指尖细腻的纹路...

明弈 王者背景 私设满天飞

私设:

很多人不知道,弈星很少用明世隐送他的那副棋,

那是因为弈星在他师父送他的那副棋的棋子底下,

刻上了牡丹的花纹。

——————分割线——————


盛世长安,牡丹潋滟。

棋魂之宿,局破归途。



        窗外几声悦耳的鸟鸣,盘旋着直冲天宵。拂过木制台桌上,几朵开得正艳的牡丹插在白净的瓷瓶中,凌乱的棋谱摆满了整个台桌,桌前清冷的少年低头研究着,手边落下几片艳丽的牡丹花瓣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放下手中的棋谱,伸出右手轻轻拂过,指尖细腻的纹路让他晃了神。



        “咚,咚,咚”木门被人敲响,“星儿,我们可以进来吗?”公孙离的声音将弈星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弈星顿了顿,闷闷地“嗯”了一声。



        “星儿……你多久没休息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公孙离推开木门一进来就看弈星惨白的脸色,失去血色的唇干裂发白,眼眶下浓重的黑眼圈,疲惫的神态显露无遗。弈星偏头移开目光,遮掩似的抬手。



        “星儿,研究棋谱也要好好注意身体……不然首领也会担心的。”杨玉环抱着琵琶侧身进来,给跟在后面的裴擒虎让了道。



        “啥?那小星子你快点补觉,俺们接了个任务,马上要出发了!”裴擒虎猛地窜到弈星面前,扒拉着他的肩就往床边上推。



        “诶,虎子哥,你别推我啊,什么任务啊?你们去就行了,我还要研究棋谱……”弈星按住裴擒虎的胳膊问道。“跟首领有关,从庄周前辈那问来的,具体的情况路上说,你先补觉。”公孙离上前按住弈星,“快睡吧,补补精神,下午出发。”



        “好!”弈星听到前面一半,灰暗的眼睛里就闪出了星光。他立马更衣躺到床上,精力透支让他迅速陷入昏沉。



        当弈星醒来时,他正躺在昏暗的马车内,几缕迟暮的金光透过摇晃的车帘撒进来,他支起身子,伸手拉开车帘,耀眼的余晖落在他清澈湛蓝的眼眸,蓝金相交,璀璨夺目。



        弈星靠在车厢边,在马车的颠簸中缓了缓未消散的困意。


        自从师父一言不发地离开尧天,他从未睡过一次好觉,每次闭上眼,都是同一个梦,他没有解开师父留下的残局,夜里,他浑浑噩噩地爬上房顶的檐角,还未站稳,就看见黑夜中,熟悉的白发笼罩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瞳孔放大,笑容正要扬起,却见细软的发染上了血,血迹诡谲而缓慢地扩大,弈星的呼吸开始颤抖,他想冲过去抱住那个身影,手脚却如被禁锢般动弹不得,恐惧黑暗像一张扯不断的蛛网将他锁死,锁死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弱小。



        兴许是这次任务跟师父有关,才让他睡得那么踏实。



        他知道阿离姐他们发现了自己状态不对劲,看着他们焦急又怕自己受伤的样子,温暖缠上心头,可随之而来的,也是愧疚……终究……还是自己太弱……没有能力保护大家,没有能力找到师父……



        弈星想到这,忍不住蹙紧了眉头。



        “星儿,你醒啦!”公孙离在马车外厢抱着伞等弈星醒来,一听到动静就把头探进来。“阿离姐,我们还有多久到?还有任务是什么?跟师父又有什么关系?”弈星抬头看向公孙离,冲她笑了笑,问道。



        “我们前些天去稷下拜访庄周前辈时,得知庄周前辈梦见狸沙国祭祀坛上出现了首领,虽只是出现了一刹,但能肯定的是首领……曾在狸沙国出现。”公孙离顿了顿,在说到“曾”时放轻了声音。“于是俺们在回来的时候,就接下了前往狸沙国的任务!”裴擒虎一抓搭在另一边的车厢窗上,接过了话。



        “这次任务是参加狸沙国太子的登基典礼……”公孙离一把扔出伞,将对面的某只猫科动物糊了一脸。“这次的任务只是个低阶任务,雇主只要求带回太子登基典礼上的翡翠酒杯……估计是个收藏翡翠的。”



        “快到了,都收拾一下吧。”杨玉环抱着琵琶敲了敲车厢。



        几人看向渐近的城门,收回目光后,各自起身收拾。



        弈星等人入城后便在城中落脚,杨玉环选了个地段不错的旅馆就让裴擒虎去订房了。



        “这里地段很是不错,隔着一条街便是这国最有名的乐坊,与寻常乐坊不同,这是高雅之地,根据狸沙国的传统,几乎所有重大庆典都在那办,而不是皇宫宫殿……”公孙离说着打听来的消息,走在最前台。



        “我和阿离这几天会在乐坊打听首领的事,你们要是闲着没事可以来捧捧场。”杨玉环拨弄几下琴弦,冲弈星和裴擒虎说道,“不过星儿最近要和狸沙国的棋手切磋,倒是没什么时间。”



        “我与狸沙国棋手对弈几场,若无其余的事,便来捧场。”弈星冲杨玉环笑笑。



        嘱咐几句后,随后几人便分开了。



        弈星独自踱步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商车络绎不绝,突然,他感到有人在监视他,不对,是两股势力,一方能感受到其泄露的恶意,另一方仅仅是监视。他面色不变,温文尔雅地敲响了狸沙国棋手的院门。



        院内奢华古朴,名贵的青花瓷瓷器在结实的透明柜门内,被整齐罗列。



        “想必是长安城闻名的天元之弈,久仰,请进。”门内传来清澈暗哑的嗓音,听这声音,大抵只比自己年长一些。弈星不敢轻视,推开门进去,慢慢走到狸沙国棋手面前,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道:“久仰。”



        面前的少年清冷温雅,蔚蓝的眼眸像是盛了一潭星光,与台桌上的牡丹相辉映。“请坐。”狸沙国棋手掩去眼中的神色,示意弈星坐下,道,“在下白星,早听闻长安城有位与我同名的天才棋手,一直想见一见,如今倒是心愿已了。”



        “不敢,弈星的棋并无传闻中那般夸张。”弈星心下暗惊,不由得浮现出一个想法:莫非是师父的……新徒弟……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兴许只是巧合,是自己多想了。



        两人并无多言,下起了棋,但这棋越下,弈星就越惊,白星这棋,像极了师父!他回过神,除去脑子里的念头,全神贯注地对弈。



        一个时辰后,两人仍僵持不下,如卧虎盘龙般争相夺势。直到弈星将棋子暴露在对方面前,棋势开始变化。



        一局罢了,“险胜,承让。”弈星温雅地冲白星笑笑,心中却莫名有种开心,像是孩童抢回了自己的心爱玩具,他被自己这种幼稚的的想法惊了一下。“以身入局……受教了。”白星起身向弈星行了一礼。



       宫阙中,明世隐望着空中悬浮的画面,浅笑。他伸手,想去触摸画面中的少年,手却直直穿了过去,宽大的袖子随着他的动作轻晃,白绸袖口用金丝绣上了几枝栩栩如生的梅花,华净而典雅,衬得他俊美神秘的面容愈发华贵,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带着些许思念描摹少年的轮廓。

(注:袖子上的梅花——弈星的踏雪寻梅皮肤。小明是梅)       

 

        两人寒暄几句,弈星便问起明世隐的下落。“牡丹方士?他曾来过此地,还为我指点迷津,现在,却不知在何处了。”白星淡淡道。



        “竟是……这般吗?”弈星有些失落地低下头。



        不过他不是在为明世隐的下落感到失落,这白星在撒谎,讲前面的话时,他脸上神情自然,可到后面半句时,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像是背下来的说辞。



        他失落的是,师父曾为白星指点迷津……他以为,自己是师父的例外……师父向来不爱在围棋方面同别人讲解,更别说是为白星……指点迷津了,白星这棋,下得同师父有八分像,只是指点迷津又怎会如此相像……



        弈星打起精神,既然问不出什么,也不必多留了。



        弈星不知,在他走后,白星站在院中,散成几片牡丹花瓣,像是有意识般被吹向远处的宫阙。



        “星儿……”明世隐喃喃念着,修长白皙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绕着飞来的花瓣,“为师……甚是想念……”最后几个字如叹息般散在空中。


—————分割线—————

新坑,目测是上中下三篇(仅是目测)

祝大家寒假快乐

然鹅我还没放寒假

(注:小明袖口的梅花——弈星的踏雪寻梅)


小剧场的话过几天再补上

(日常咕)



高清CG哥
虎子哥和阿离也很甜啊弈星居然比杨玉环还要高刚打败司空
虎子哥和阿离也很甜啊弈星居然比杨玉环还要高刚打败司空
鹭艺鸶
p个草图。 为什么我磕的cp那...

p个草图。

为什么我磕的cp那么冷。

p个草图。

为什么我磕的cp那么冷。

找一只白

画的时候把草稿给朋友看,都笑死。什么鬼画符的草稿,整个垮掉!

昨天年会,忙的要命,桌子都没上完全不知道有什么菜。匆匆忙忙吃了一口面,回家饿的手都抖了。明年一定跟老板商量,年会前我先离个职!!


画的时候把草稿给朋友看,都笑死。什么鬼画符的草稿,整个垮掉!

昨天年会,忙的要命,桌子都没上完全不知道有什么菜。匆匆忙忙吃了一口面,回家饿的手都抖了。明年一定跟老板商量,年会前我先离个职!!


南北山
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微胖天花板
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微胖天花板
荣耀张大仙
双排小套路杨玉环打野加小明,1A瞬秒脆皮打出全队近50输出
双排小套路杨玉环打野加小明,1A瞬秒脆皮打出全队近50输出
月.(动漫)
阿离和杨玉环变装后有没有惊艳到你呢
阿离和杨玉环变装后有没有惊艳到你呢
冰泪.淑芬
什么?杨玉环居然是人造美女?
什么?杨玉环居然是人造美女?
南北山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辣子鸡大战肥肠面

今天新出来的玉环稿子,画师@行子 是个人私设的摩尔体🍀

💦感谢可爱的狄狄粉@百转千回 陪我打游戏☔️

狄狄和环环就是最好最好的!

今天新出来的玉环稿子,画师@行子 是个人私设的摩尔体🍀

💦感谢可爱的狄狄粉@百转千回 陪我打游戏☔️

狄狄和环环就是最好最好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