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杨贵妃

30764浏览    632参与
^能饮一杯无^

【妖猫传】台词向混剪 一切都是也有也无,真真假假……

【妖猫传】台词向混剪 一切都是也有也无,真真假假……

-萧音-
摸一下新年的时候留的草稿

摸一下新年的时候留的草稿

摸一下新年的时候留的草稿

清叶
我居然能把这玩意儿画好......

我居然能把这玩意儿画好...

#杨贵妃的裙子改了一下

我居然能把这玩意儿画好...

#杨贵妃的裙子改了一下

沂安
太真娘子 不上颜色反而比较好看...

太真娘子

不上颜色反而比较好看😂

太真娘子

不上颜色反而比较好看😂

小小号

【妖猫传】蓬莱仙子和她的猫

白龙x杨贵妃


1.往事

白龙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和丹龙一起跟随师傅修习幻术,却在极乐之宴上遇到大唐盛世的象征,红衣霓裳的倾世佳人。

一见误终生。

“我猜娘娘今天晚上会跟我们说话!”他与丹龙打赌能得到大唐最美好的人一点垂青。

“你们就是白鹤少年?”

只是真的得到了,他们就紧张得一句话说不出,慌慌张张转身化作白鹤逃走了。

等下次,丹龙已经能在贵妃娘娘面前游刃有余地哄得她如画眉目笑开,他只能在她面前揭开难堪往事。

但她说,他们,其实是一样的。

她是大唐最美好,最尊贵的贵妃娘娘,是皇帝的女人。而他只是仰慕她的千万人群中的一个。

直到马嵬坡兵变。

师傅说尸解大法,封针刺穴,能令...

白龙x杨贵妃


1.往事

白龙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和丹龙一起跟随师傅修习幻术,却在极乐之宴上遇到大唐盛世的象征,红衣霓裳的倾世佳人。

一见误终生。

“我猜娘娘今天晚上会跟我们说话!”他与丹龙打赌能得到大唐最美好的人一点垂青。

“你们就是白鹤少年?”

只是真的得到了,他们就紧张得一句话说不出,慌慌张张转身化作白鹤逃走了。

等下次,丹龙已经能在贵妃娘娘面前游刃有余地哄得她如画眉目笑开,他只能在她面前揭开难堪往事。

但她说,他们,其实是一样的。

她是大唐最美好,最尊贵的贵妃娘娘,是皇帝的女人。而他只是仰慕她的千万人群中的一个。

直到马嵬坡兵变。

师傅说尸解大法,封针刺穴,能令人进入假死状态。

皇帝对她深情款款:朕会接你出来。

娘娘只是假死,丹龙也低声安慰他。

都是骗子……

后来白龙才想起,她的眼眸深处是洞悉一切的悲哀。她早就知道那场死亡骗局,却仍饮下那杯下了蛊毒的送别酒,安然赴死。

他被打断一条腿,什么都阻止不了。

2.真假

一朝身死,前尘旧梦,一切已离她远去,她是蓬莱宫中的太真仙子,而不再是大唐的杨贵妃。

她所欠皆以还清,不该再与人世有所牵连。只是蓬莱仙子济世救人,从落水的渔夫里听说大唐皇帝痛失红颜,哭瞎了一双眼睛,听说有诗人作诗长恨歌祭奠帝王与贵妃的倾世恋情,听说有黑色猫妖为祸京都,害人性命……

拼拼凑凑的,她竟对尘事起了点好奇。

于是她知道了,那个曾为她出声被打断一条腿的白鹤少年为她承受蛊毒,为她放弃人身,化身妖猫,为她复仇……

最后瘸了一条后腿的黑猫挣扎着想要跳上石床,又一遍遍重重摔落,只为靠近一具冰冷的尸体。

摒弃七情六欲的仙子终于落下泪来。

她对接引仙官说:“我想要一只猫。”

3.传说

天气无常,平静的海面转瞬之间狂风大作,海浪滔天。风浪中孤零零的跟着他破旧的小船晃晃悠悠终于哗啦落了水,快要淹死他想家里老母可怎么办…………神志不清的时候他恍惚看见了素衣白裳的仙子,抱着只黑猫冲他笑。

“你没事吧?”温温柔柔的声音听得他脑子更晕乎,傻傻地朝仙子伸手……

“喵!”一声尖锐的充满威胁的猫叫。

啊痛痛痛......給了他手背三道爪印的黑猫方慢悠悠地收回尖利的爪尖。

“白龙……”仙子轻轻呵斥了黑猫一句,转而冲他抱歉笑笑,“我送你回去吧。”

仙子冲他甩袖子,眼前就是一黑又一白等人恢复意识,发现自己已经湿漉漉地躺在海滩,似乎刚才做了场记不清的梦。

传说海上有仙山,名曰蓬莱,仙山虚无,上面仙宫住有仙子,和她的猫。

4.重逢

“白龙,我说过不可再随意伤人。”杨玉环指尖点点怀里黑猫的小脑袋,神情无奈又纵容。

黑猫蜷着身体不出声。

蓬莱仙子太真怀有慈悲心,会救下落水的旅人或渔民。只是世人有爱美之心,无心或是恶意,白龙总看不过去。

“你呀……不用护着我,凡人近不了我身。”杨玉环摸摸黑猫的头。她想念曾经宴会上的白鹤少年了,那个困在黑猫身体里的热诚至性的灵魂。大概百年后,他就能重新修成人形了吧。

黑猫不吭声,只是往她怀里蹭了蹭,温热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令他安心。

怎么可能不护着,他等了她三十年,好不容易等到。

瘸了一条后腿的黑猫爬上蓬莱仙山已经伤痕累累,琥珀色猫瞳里映出仙树下温柔浅笑的倩影。

那天,蓬莱仙子终于等到她的白鹤少年。

坏闰闰

捏人

Foreigner

捏得不像( ノД`)

捏人

Foreigner

捏得不像( ノД`)

生擒毛猫
杨贵妃没有私服 姑且摸了一个和...

杨贵妃没有私服 

姑且摸了一个和阿比阿荣站在一起不奇怪的衣服

有空再细化一下

杨贵妃没有私服 

姑且摸了一个和阿比阿荣站在一起不奇怪的衣服

有空再细化一下

luomo八雲正月
画杨贵妃!谢谢大家支持 绘画过...

画杨贵妃!谢谢大家支持

绘画过程: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8291311?from=search&seid=10583253762070388413

------------------------------------

走淘宝搜fanbox支持我→(全部PSD!)https://www.pixiv.net/fanbox/creator/8517776

Twitter:luomo2333666

weibo:luomo-八云正月


画杨贵妃!谢谢大家支持

绘画过程: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8291311?from=search&seid=10583253762070388413

------------------------------------

走淘宝搜fanbox支持我→(全部PSD!)https://www.pixiv.net/fanbox/creator/8517776

Twitter:luomo2333666

weibo:luomo-八云正月


芥川墨泠
风吹仙袂飘飘举 犹似霓裳羽衣舞...

风吹仙袂飘飘举

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

一别音容两渺茫


看完能剧《杨贵妃》之后的摸鱼,服装及动作参考剧照

杨贵妃(阿布罗狄役)

超喜欢这个繁复的头饰!(可惜懒+渣,画不精)


PS:去掉了假发和面具,否则相当于演员本体消失

风吹仙袂飘飘举

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

一别音容两渺茫


看完能剧《杨贵妃》之后的摸鱼,服装及动作参考剧照

杨贵妃(阿布罗狄役)

超喜欢这个繁复的头饰!(可惜懒+渣,画不精)


PS:去掉了假发和面具,否则相当于演员本体消失

半拉大花骨朵子

这是我的sai留给我的最后画面,没保存就卡没了的妹子〒_〒

这是我的sai留给我的最后画面,没保存就卡没了的妹子〒_〒

南冥

【灵剑山/妖猫传】歌假情深.(一).幻梦

 /灵剑山+妖猫传/群仙墓/半架空设定/给玉环一个好结局/


    王陆最近一直在做怪梦


   按理讲,这梦本虚无之物,修士逆天而行,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可控制自己的梦境——只要这梦非魔非噩,不是什么心魔作祟,但就算是噩梦,也是记得下来的


    可王陆这梦奇怪,非魔非噩,也不像有心魔害人,他却记不得完整,只能抓住一星半爪梦境的碎片,被光影闪烁着模糊不清


     他依稀记得,他梦里有...

 /灵剑山+妖猫传/群仙墓/半架空设定/给玉环一个好结局/




    王陆最近一直在做怪梦



   按理讲,这梦本虚无之物,修士逆天而行,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可控制自己的梦境——只要这梦非魔非噩,不是什么心魔作祟,但就算是噩梦,也是记得下来的



    可王陆这梦奇怪,非魔非噩,也不像有心魔害人,他却记不得完整,只能抓住一星半爪梦境的碎片,被光影闪烁着模糊不清



     他依稀记得,他梦里有一个女人,一个令人惊艳的女人,一身红色的霓裳羽衣,将这俗艳的颜色穿出了天赐的贵气。他看她在一场如梦似幻的宴会里巧笑嫣然,他看她决绝离开的背影,他看她在冰冷的石棺里挣扎呜咽,他想抓住她,他想挽救她....可...他做不到,他只能一次次挣扎着向前探,想抓住她的衣角,想叫她留下.....



      可....他只能抓住一片虚无



      王陆几次在惊鄂中清醒过来,诧异的摸着自己脸上止不住的泪



       梦中人的脸永远模糊不清,可王陆却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个背影.......好眼熟啊



——————————————————————



        我叫杨玉环,玄宗的妃子,人们唤我杨贵妃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贵妃娘娘...听起来像一个宠爱的象征,一个权利的符号,一只名贵的宠物......可唯独不像一个人


       一个有尊严,有思想,有感情的人


       有时候我在想,这一切都是一场幻梦罢,这昌荣的盛世,这极乐的宴会,这三千的宠爱,看起来多么美好又不真实,像河滩上精美的沙堡,看似美好,却经不起一个浪头的冲刷



       高公公问我,皇上送的羽衣霓裳,我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这幅伪善的嘴脸当真可笑,鸟儿有资格挑剔金丝笼的好坏?御猫有能力嫌弃小鱼干的荤腥?



       我问他,皇上呢,那男人就在我身后出现了,明明是贵为天子的人,却自堕身价在我身后托着衣摆,世人皆知杨玉环宠冠三千,却不知这圣上的虚伪,如果能掩一掩双目里的贪婪,他还真是披得一个深情的好面具



        恍惚间,这场名为极乐的宴会,开始了



——————————————————————



        王陆不是很想去群仙墓通关



        倒不是他偷懒,只是他正值虚丹巅峰冲击金丹的关键时刻,又怪梦缠身,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可是那师父贪财呀,听得破这三十六环的奖赏丰厚,就赶命一样把他扔进了群仙墓,说要用他的赏金换酒,对此天剑堂竟然也无异议——论智谋,小字辈里再找不出能与王陆比肩的了,他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想到这儿,他只能苦笑着摇头,心里暗道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师父,让她瞧瞧自己的本事



      小爷我这么牛,连隐藏关卡也找出来给你王舞看!



      王陆这么想着,头也不回的踏入群仙墓



      用他的话说,这叫专业冒险者的职业素养



——————————————————————



     这极乐之宴果然梦幻,美酒佳人,灯火璀璨,人们脸上的笑容能把心都映花,瑶池里的美酒轻轻摇曳,通透的锦鲤从中越出又落下,民间艺人更是八方过海各显身手,把这盛宴狂欢的气氛推到了极致



      他们不提,我都快忘了这是我的生日宴了



      那个叫黄鹤的男人似乎是个幻术大师,一手化虎为花耍的可谓漂亮得很



     再漂亮也是幻术


  

     咦...那是...两个少年?



     是的,那是两个真正的少年



    少年如月,羽衣是戏服,展示的却是真心,随心而动,白鹤长啼,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韵



     或许幻梦里也有真相吧

 


————————————————————————



    嘭————



    从入口落地,简直给王陆摔了个四仰八叉:这仙境之梦也太他妈不友好了,直接让他从天上落地,真是生怕他死不了,王舞那穷逼女人继承智教的心落空啊


    草,这群仙墓绝对是王舞的帮凶!


    还没来得及揉揉摔疼的腿,王陆就看见了一个人形的东西:不,不是东西,就是个人!这身羽衣霓裳,怕不是他梦中的那个女子!在这地方都能了结一段怪事,真不愧是我王陆小爷!


    抬起头来的那一刻,王陆的笑僵在了脸上


    我去———修罗场都不带这么玩的吧!


    眼前这女子芙蓉如面柳如眉,不是他师父还是谁?


    不对不对....应该还真不是:自家的师尊大人虽然也生得一副天妒由怜的好相貌,可那个穷光蛋怎么可能有钱买什么霓裳羽衣,施什么胭脂水粉啊!她连换洗衣物都只有一套,除了素面朝天两袖清风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可修仙之人又怎么可能认错人?除了基本的相貌特征,判断一个人身份的方法那么多,王陆确定这个惊艳的女子和师父长得一模一样——哑巴版本的王舞当然称得上绝色美女,不过真正的王舞一开口就让人不把她当人而已


    带着对梦中人的好奇和对师尊大人的怀疑,王陆开口试探到:“你....是谁啊?”


     

————————————————————————



     我逃离不了极乐之宴,不过借着白龙的幻术偷得片刻清闲还是可行的



     听着嘈杂的人声逐渐淡去,我松了口气,呼——总算离开了那股压抑的感觉,我忘不了玄宗露出的贪婪,像是老虎终于从花瓣里漏出了爪牙,他说:



  “你记住,贵妃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我们会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生生世世么  ?



    多么可怕的诅咒啊



    嘭———————



    幻术失效的这么快?我收拢好姿态,重新变成了贵妃



    嗯……?不是幻术失效...这...也是个少年??


  

    我也糊涂了,这花萼楼质量这么差,还能掉下人来?红白道服的青年人同样是一脸错愕的看着我,一闪而过的惊喜被疑惑掩盖,随即又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


   

    他....认识我?



    不...他认识的应该不是什么杨贵妃....他只是....在透过我凝望他的心上人罢...



    他先开口了:“你...是谁啊?”



    这倒是让人放心,不识得贵妃的,应该不是本朝人士,我终于也可以...有个朋友了吗?



    有个跟身份无关的,真正的朋友



    于是开口答到

 


   “我叫杨玉,你可以叫我杨太真”



    看着少年脸色异变,我又好奇的加上了一句


 

   “你...可是知道我?”



———————————————————————



     杨玉环杨贵妃???我去,我师父还有这么狂拽酷炫霸的设定吗?这群仙墓设计者也是个穿越的吧!连他妈的梦回大唐的剧本都出来了吗!



     看着女子好奇的面容———还是和师父一模一样的面容,即使知道仙梦里的一切都是一场幻梦,王陆也实在不好意思说我不仅仅认识你,还知道你快要嗝屁了,连尸体都找不着的那种——他不愿意,也不忍心看着“师父”就这么成为争权夺利的陪葬品



     或许....这条历史线也可以改变?

    


    想起了阴阳宗的先例,王陆重拾了信心,抬头笑着道



   “没什么,我叫王陆,交个朋友吧”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这人世间真真假假,本就是幻梦一场,真亦是假,假亦是真,可一定要看清楚啦



    毕竟幻术里也有真相呢

Alice Minerva✨

【杨玉环/陆舞】美人泪

短打,因为最近又重新看了妖猫传💓

贵妃娘娘的个人向+陆舞

我太爱姐姐那个忧郁的眼神了!!!

安安静静的姐姐鲨我!!


我是一支翠翘。


刚被做出来没多久,我就被送进了皇宫。


我听见他们说,这是给娘娘用的,可得仔细着点。


娘娘?娘娘是谁?


还没等我听完他们说话,就被放到了盒子里。


盒子再被打开时,睁眼便是我见过最美的人。


我的主人。


她的眼睛很美,可是为什么这么美的眼睛里,有这么浓的忧伤呢?


她把我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最后冲着我一笑。


那个笑容我能记一辈子。


我听见主人说,就留下这一个吧,剩下...

短打,因为最近又重新看了妖猫传💓

贵妃娘娘的个人向+陆舞

我太爱姐姐那个忧郁的眼神了!!!

安安静静的姐姐鲨我!!










我是一支翠翘。


刚被做出来没多久,我就被送进了皇宫。


我听见他们说,这是给娘娘用的,可得仔细着点。


娘娘?娘娘是谁?


还没等我听完他们说话,就被放到了盒子里。


盒子再被打开时,睁眼便是我见过最美的人。


我的主人。


她的眼睛很美,可是为什么这么美的眼睛里,有这么浓的忧伤呢?


她把我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最后冲着我一笑。


那个笑容我能记一辈子。


我听见主人说,就留下这一个吧,剩下的给陛下送回去。


旁边有人说,娘娘,这样,怕是拂了陛下的心意啊。


她摇头,说无碍,照做便是。


平静又冷漠,仿佛她正在说的不是皇帝,而是开在宫墙下的一支梅花。


我躺在她手里,看到阳光撒在她身上,为她度了一层金光。


她屏退了宫人,自己一个人坐在镜子前,拆掉头上繁杂的发饰,用梳子一点一点地梳理自己的发。


我看到她哭了。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落下,滴在她的衣服上,留下几个浅浅的痕迹。


别哭了,别哭了,我在心里说。


主人看着我,对我说,如果我不是贵妃,那该多好。


声音浅浅的,柔柔的。


可是就像她的眼睛,她的声音也带着我忽视不了的悲伤。


主人又盯着我看了一会,用手绢擦去眼角的泪,又将外面的人召了回来。


我看见那些宫女们围着主人,一口一个不合规矩,把她刚刚梳理好的头发又盘了回去。


然后把我戴在了主人头上。


"娘娘,陛下赐的东西,还是戴上的好。"


"嗯。"


主人又恢复成那种平淡的神色,不悲不喜,仿佛刚刚流泪的不是她。


"哎,娘娘,您衣服怎么脏了。"


主人一愣,唇角勾起没有温度的弧度,淡淡地说,那便换了吧。


晚上,我见到了当今皇上。


那个男人,看着主人的眼神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贪婪和欲望,却独独缺了夫妻间该有的爱意。


他不该站在主人身旁。


世人皆说放进皇帝盛宠贵妃,贵妃修了几世的福气才遇上陛下那样专情的皇帝。


他们还说,皇帝要专门为主人办一场宴会。


其名为,极乐之宴。


极乐极乐,可乐极不就会生悲么?


我虽不是什么通灵的宝物,但是也勉强算有点意识,皇城中呆了这许久,多少沾染了些龙脉的灵气。


只不过这龙脉,怕是要断了。


主人很喜欢我,日日戴着我。


极乐之宴前几日,主人还是像平时一样,赏花作诗,焚香弹琴,我很少见她像之前那样哭过。


不过,我总是感觉她眉眼里的忧愁更盛了。


这样不好。


极乐之宴前一晚,主人叫人拿来了全京城最好的酒,让宫里所有人都退了,说是想一个人静静。


我看着主人倒酒,动作像平时一样端庄。


她把第一杯酒倒在地上,酒洇湿了地毯。


"此生,万事皆不随我意,来世,不求事事顺心,只愿逍遥自在……"


她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几杯酒过后,主人眼眶红红脸也红红,不知道是因为醉了还是哭了。


我看着她伏在桌子上,还以为她睡着了,等到她抬头我才发现她是哭了。


一个人要被压抑成什么样子,才能哭的时候都没有声音。


主人的睫毛长长的,哭的时候睫毛小扇子一样,眨一眨眼,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


哭着哭着,主人好像是累了,就把我摘下来,放在铜镜旁边。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听见她说,一生一世一双人,该多好。


极乐之宴,皇帝送给主人一件漂亮的衣服,主人穿红色确实很好看,可是比起让主人穿的更漂亮,我更希望她开心。


极乐之宴确实是百年一遇的盛宴。


皇帝找了很多会幻术的人,按主人的意思表演,给天下的人看。


人人都说主人是个奇女子,对得起皇帝的宠爱。


只有我知道,这宠爱背后有主人多少无奈。


皇帝养了一只黑猫,主人偶尔也会逗弄几下,我一向无视,不过这次,这家伙居然把我从主人头上弄掉了!


有两位少年发现了我。


"这是娘娘的翠翘!"


呵呵,不然还能是你的吗?


蓝衣少年拿着我,红衣少年在一旁看着。


他们眼睛里有我许久没见过的光。


宫里的人,眼睛里大都没有感情,没有希望,这么多年,我只在主人的眼里见过真真正正的爱恨,可他们不一样,他们眼睛里闪烁的是真正的情。


少年意气,有些东西不是谁都拥有的,也不是谁都一直拥有的。


"你们就是白鹤少年?"


主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主人和他们说了几句话,可是主人看着红衣少年的时候,眼里带了些我看不懂,也从没见过的感情。


"快把翠翘还给娘娘!"


"留着吧,不一切都是也有也无吗?"


就这样,我被这个叫丹龙的少年带离了皇宫。


本来以为我和主人就这么分开了,可是,半个月都不到的功夫,我就又见到了主人。


她瘦了,望向我的眼里是遮不住的憔悴和悲伤。


丹龙把我还给了主人,主人说好,我戴着它。


白龙和丹龙每天守在主人身边,逗她开心,主人还是轻轻浅浅的笑,画最精致的妆容,衣服也整理得没有一点褶皱。


有一天晚上,她把白龙和丹龙叫到身边,主人把我给了丹龙,又把白龙单独留下。


不知道主人跟白龙说了什么,我只知道,白龙回到丹龙身边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泪光。


丹龙无疑间把我放在皇帝的屋子里。


皇帝想要杀了主人。


我听见皇帝和黄鹤,那个幻术大师,商量着,如何杀了主人,却不让主人知道。


我被吓了一跳,虽然早知道皇帝对主人没什么真感情,但是如此的冷血,当真是令人作呕。


皇帝对黄鹤说,她死的要有价值。


辉煌时,她是大唐的象征,危难时,大唐将不再需要她。


毒酒。


我知道主人早就知道自己会死,这是个死亡骗局。


可是她没有退路。


主人看向他们的神色依然淡淡的,仿佛接下来他们要杀的人不是她。


"嗯。"


银针入体,主人仿佛真的去了。


皇帝演了绝好的一出戏。


世人都说,皇帝盛宠贵妃,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愿害死贵妃。


何其的讽刺。


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丹龙和白龙去找主人,却只找到了冰冷的她。


石棺从外面被封死了。


皇帝,连让主人平静离去的资格都剥夺了。


白龙和丹龙起了争执,丹龙早就知道主人会死,银针只不过是送她去死的幌子。


又过了很多年,丹龙一直默默守着白龙和主人,不过白龙不知道。


后来白龙入了猫身,为了救主人。


我现在知道主人当时看白龙的眼神里有什么了。


情。


白龙为主人报了仇。


当年害死主人的人,全被他杀了。


再后来,白龙也走了。


丹龙最后把白龙和主人葬在了一起。


主人很美,一直都很美。睡着的时候很美,微笑的时候很美,落泪的时候也很美。


主人走后,我也睡着了。


再醒来时,好像已经是另一个时代了。


现在的我是一支发簪。


这个时代的人们乐于求仙问道,也确实有仙门的存在,不过大部分人还是资质不足,无法修炼。


我被一个少女买走。


她和我上一个主人很像。


不过她眼里有光。


对了,这里好像叫灵剑山,我的主人叫王舞。


主人每天都认认真真的修炼,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主人资质并不好,灵根属性也在五行之外。


可是主人没有放弃,她一直很努力。


我知道她喜欢她的师兄。


平心而论,主人的师兄很好,很关心她,也很爱她,可是我总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缺了点什么。


主人很美,头发长长的,大部分时候都随便地束起来,有种女孩子的英气。


主人练的功法,叫无相功。


不过因为没有师傅教她,主人走火入魔,每月月圆之夜都要经历骨骼寸断之痛。


那阵子主人为了修成无相剑骨,天天漫山遍野地追着她的另一个师兄"找打",搞得那个叫风吟的师兄最后天天躲着主人。


虽然每天都受伤,不过那段时间主人是真的很快乐。


后来,主人升了金丹。


再后来,她的师兄,她的爱人为了天下,自我牺牲,留下主人一个人。


那段时间主人很消沉,每天不是喝酒就是睡觉,要不就是拼了命的修炼。


主人喝醉了总是哭,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她总是用袖子擦眼泪,边擦边说,王舞,你不能哭,大师兄说了要你快乐。


很快,主人就成了九州第一金丹。


主人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都挂着笑,做什么事都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后来,她收了一个徒弟叫王陆。


这小子,绝对对我主人图谋不轨,没事老是往主人身上贴,还老是接机揩油。


不过主人收他为徒之后确实开心了许多。


看他们每天打打闹闹,也蛮有趣。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主人居然亲了王陆!


虽然是梦里,但也确确实实地亲上了啊!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王陆这个臭小子居然强吻了主人!


过分!!!


我默默咆哮,不过主人和他在一起,眼睛里都有光了,这样也挺好的。


主人偶尔看王陆修炼的时候,她总是笑,笑得眉眼弯弯,王陆看到主人偷看他,还要逗主人笑,然后两人就又开始嬉笑打闹。


后来啊,主人和王陆成亲了。


婚礼过后,主人哭了,王陆可能从来没见过主人这样哭,笨手笨脚地安慰主人。


她很爱他,他也很爱她。


他们真的逍遥快活了一辈子,做了人人都羡慕的仙侣。


偶尔,也会有几个被我这两个腹黑主人坑了的冤大头来上门讨债,不过最后他们的结局都差不多,基本都被男主人变成了给女主人许愿用的流星。


我想起上一位主人说过的话。


只愿逍遥自在………


一生一世一双人,该多好……………








end.


这个真的ooc,想让娘娘有个好的结局……

我这个辣鸡文笔也没谁了▄█▀█●

凑合看看吧(*꒦ິ⌓꒦ີ)

你央w
给环妹妹穿唐服我还是下手了🤔...

给环妹妹穿唐服我还是下手了🤔

大概是成为英灵前 还是唐朝的那个贵妃娘娘🥰

给环妹妹穿唐服我还是下手了🤔

大概是成为英灵前 还是唐朝的那个贵妃娘娘🥰

尼

【白龙x王舞】妖猫传x灵剑山 (二十二)

我是真的有些忘记了剧情,所以这章看起来可能会有点生硬,还请见谅

—————


本来是兴师动众地准备好好教育黑龙一番的,结果到最后也没问出个什么名堂来,黑龙虽说承认了他确实有动过手脚,但是就像王舞之前说的,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她也不好说什么。


最近那什么大会要提前开始,急得她掌门师兄让这批新弟子提前下山历练,小陆儿一不在,王舞倒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不过对于小陆儿在剑冢带走了大师兄的剑一事,她还是觉得有些郁闷的,梁秋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还真认了王陆那小子当主人,真是白瞎了。


说起来最近这日子过得也有点太顺利...

 

我是真的有些忘记了剧情,所以这章看起来可能会有点生硬,还请见谅

—————


本来是兴师动众地准备好好教育黑龙一番的,结果到最后也没问出个什么名堂来,黑龙虽说承认了他确实有动过手脚,但是就像王舞之前说的,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她也不好说什么。

 

最近那什么大会要提前开始,急得她掌门师兄让这批新弟子提前下山历练,小陆儿一不在,王舞倒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不过对于小陆儿在剑冢带走了大师兄的剑一事,她还是觉得有些郁闷的,梁秋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还真认了王陆那小子当主人,真是白瞎了。

 

说起来最近这日子过得也有点太顺利了吧?黑龙也好一阵子不出来了,除了这个六芒血毒偶尔会来势汹汹之外,她王舞过得还真是不要太快活。

 

“师父喝茶。”

 

花亭里,享受着这个乖徒弟无微不至地照顾,王舞懒散地趴在桌子上,却不料突然一阵急火攻心,吐出血来。

 

“师父!?”

 

白龙见状立马上前扶住王舞,眼神中满是担忧。

 

“您这六芒血毒,还是让长老们合力帮您去了吧?您又何必如此为难自己呢?”

 

“哎呀,行了行了,我没事的,还不是为了王陆那臭小子…没事的,没事哦,乖。”

 

实在是不忍心看白龙湿漉漉的眼神,王舞有意识地躲开实现,然后摆了摆手说道。

 

听到这里,白龙的手明显顿了顿,默默地握紧了拳头。低着头也不说话,整个人都有些低气压。

 

“小白龙?你,你怎么了?”

 

王舞自然感觉到了白龙的变化,原本以为是黑龙又要出来了,便也没当回事,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亲亲小白龙看起来很不对劲。

 

“王陆王陆,又是王陆!王陆是你的徒弟,难道我就不是吗!你为了王陆受了这么重的伤,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而我在这里为你这么担心,你却完全不当回事!王舞!你这样会不会太偏心了!”

 

白龙的眼睛发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气场,不同于他自身的纯净,或是黑龙的阴沉,此时的他充满着黑暗侵略的感觉,到有点像…黑潮?

 

这便让王舞不由得重视起来,摆好架势,心想着一旦找准时机便出手打晕他,至少现在看来,还可以在修为上压制。

 

同时这心里也在疑惑,为何这白龙身上,会有黑潮的气息,又是否与他的到来有关,抑或是,这孩子是不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接触了什么人。

 

只不过没等王舞出手,白龙的身体很快被另一个人取代,只见黑龙瞪大眼睛,一脸痛苦地吐出一口黑血,看起来异常的虚弱。

 

“你没事吧?”

 

王舞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虚弱的黑龙,似乎连带着修为也降了不少,直接跌回金丹末期了。于是赶紧上前扶住快要向后倒去的黑龙。

 

吃下一颗回元丹,黑龙的气色才有一点好转。感受着身体里的陌生的真气,他也是一头雾水。说起来自上次出来之后他便一直处于沉睡的状态,这一次出来,完全就不是他本人的意愿,仿佛就像是身体在排斥他的灵魂将他强行赶了出来一样。

 

若不是他全力反抗,恐怕,就不仅仅是掉修为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干的?也不像啊,这种杀敌三百自损一千的烂招,不像是你干的出来的事。”

 

听了王舞的话,黑龙不由地苦笑。

 

“这种时候你还开得了玩笑…这件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诶你到底和白龙说了什么话啊?别的不敢说,如果白龙心情平静是觉得不会出这种事的。”

 

这话,就弄的王舞有些尴尬了,她觉得自己也没说什么呀…但是从白龙的表现看来那绝对是吃醋了,还是吃大醋…醋到黑化了的水准了。

 

“就是…就是担心的身上的六芒血毒,叫我好好医治,然后…”

 

“然后你不听他的话,还要为王陆继续完善心法要诀是吗?”

 

看着王舞眼神躲闪的模样,黑龙无奈地把话接了下去,其实听到六芒血毒的时候黑龙就大概明白了。别说白龙,就算是他,对于王舞这肉眼可见的偏心也是很不满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