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杨迪

28111浏览    1769参与
青柚红提子

因为自动回复,第一次给大宝小宝留言!

嘻嘻嘻,好快乐😊

因为自动回复,第一次给大宝小宝留言!

嘻嘻嘻,好快乐😊

啵啵炸屠夫

杨迪-一个合格的“时团第八人”(doge)

杨迪-一个合格的“时团第八人”(doge)

青柚红提子

『迪昊』三十.哄孩子

 拍完的小甜甜来了!

—————————————————————

       罚完了,杨迪也筋疲力尽,教育小孩真是件体力活。

         休息了一会儿,把小孩扶上床,准备去找工作人员要点药。

        “师父,你别跟别人说原因。”“还想着面子呢。好啦,我知道了。”...


 拍完的小甜甜来了!

—————————————————————

       罚完了,杨迪也筋疲力尽,教育小孩真是件体力活。

         休息了一会儿,把小孩扶上床,准备去找工作人员要点药。

        “师父,你别跟别人说原因。”“还想着面子呢。好啦,我知道了。”

          没一会,杨迪便回来了。“来,给你上药。”

          “不……不要”小孩那肯呐,护着身后的小团子,扭来扭去的闪躲,牵扯的更疼了。

         “那你就疼着吧。”看着小孩别别扭扭,也懒得再哄下去。索性把药仍在一边让他“自生自灭”吧。

          “哈?”小孩发着牢骚,可还是放不下面子,太羞了。

           终于俨然“壮士赴死般”的猛地把头钻进了被子里。“来吧。”

           看着小孩的举动着实是好笑,不过还是赶紧把伤处理了,不然明天别说是上班了,连床都下不了了。还好没下那么狠的手。

           清凉的药水喷在伤口上凉凉的,再加上手心揉搓的温度,每次触碰都一阵酥麻。

           处理完身后,还有手上的伤。把小孩叫起来,就看到小孩红红的脸。“这么羞啊?”这么一逗小孩更害羞了,直往杨迪怀里钻。“诶呀师父,别说了。”

        “好好好,我看看你的手。”把小手抓过来,红肿的还挺明显,虽然还没身后挨得多,但毕竟是没什么肉的地方,自然要脆弱许多。

        “明天会被粉丝发现吧?”

         “没关系,我带个手套好了。”好在明天行程不多,不然真要瞒不过去了。


            小心翼翼的一点点上药,棉签在手心里痒痒的,黄明昊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挨打了还这么高兴。”

          “什么啊,是因为太痒了,谁挨打还开心呐。”他才不想笑呢,哭都来不及呢。

         “那你以后还敢不敢了。”“不敢了”抿抿嘴吐吐舌头,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了,谁还记吃不记打呀。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还不忘继续再吓唬吓唬孩子“嗯,这次打的还算轻着呢,还有下次,非得扒你一层皮。”

         “我还是您亲徒弟嘛,下手这么狠,好狠的心啊。”

        “是我亲徒弟我才下手呢,旁人我才懒得管呢,你就知足吧。”说完伸手点点小鼻子。


           好啦,打也打完了,逗也逗完了。漫长的夜晚也要过去了。

         “哄你睡觉好不好?”上好药赶紧把被子给小孩盖好,本来就穿的单薄一直都没顾上,刚才又疼出一身汗,别感冒了才好。

        “好,那我要听睡前小故事。”既然这样那当然要多讨点甜头啦。不讨白不讨,白来的大便宜可难得一回。

     “要求还挺多,要不要给你配点摇篮曲啊?”给点阳光就灿烂,还安排上了。

      “好啊”,还配套“买一赠一”服务,多划算。

     “呵呵”杨迪干笑几声“挨完打还要我伺候上你了,你到挺享受,我还累着呢。”

      黄明昊粲然一笑,小手攀上了杨迪的胳膊,“那师父也一起睡吧,我们一起早点休息。”

       黄明昊呆呆的看着师父,笑得好乖。


     “在遥远的森林中有一座高高的山峰,山头上住着一直小狐狸。一天,山里来了一直迷路的小狗,小狗狗和主人走散了,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一连几天都没有找到出口。

         这时他遇到了小狐狸,小狗狗又累又渴,好像终于看到了希望,他奋勇的奔向小狐狸,希望能和他做朋友,请求小狐狸给自己一点食物和水。

         小狐狸看了看小狗又脏又乱的毛发,但却亮亮的眼睛,那是森林里没有的天真纯洁。他很羡慕也被小狗所打动,于是便带着小狗回了家。

         小狗狗得到了食物和水,又跟着小狐狸去溪边洗了澡。吃饱喝足、安逸休息后的小狗狗又重新获得的满满的活力。肆意的在森林里奔跑。可是跑遍了整座山头,仍然没有发现主人的身影。

      ‘他们不要你了吧’‘不会的’小狗狗乐观的回答道,‘他们一定回来找我的。’小狗站在山头遥望着整片森林‘这么大,他们找起来一定很不容易。那么,在此之前,我可以暂住在你家里吗?’小狗狗回身问道,渴望着看着小狐狸。

        小狐狸看着小狗,他独居惯了,这么多年来都是一个人在这座山头,可他喜欢小狗狗,他被他打动了,他希望他留下来和自己一起。

        于是,他们相伴在一起。小狐狸会带小狗和自己一起捕食,叫他在森林里学习的本事,小狗狗则永远充满活力,给小狐狸加油打气,会跑来跑去逗小狐狸开心。可总是在傍晚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小狗会在山头,一个人望着山下好久。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小狗的主人真的找到他了。小狗见到主人兴奋地奔了过去,激动的叫喊着,扑腾着自己的爪子向主人讨好,主人也高兴的抱起他转圈。

         小狐狸远远地看着这些,由衷的为这温馨的一面而高兴。”


         杨迪滑动着屏幕,慢慢的讲述着,回过头来,小孩已经进入了梦乡,恬恬的笑容还挂在脸上。

          故事还没有讲完,还剩最后一段,杨迪极小声的将故事的最后念完:“小狐狸此刻才意识到,小狗本就不属于森林,他应该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找寻真正的朋友。那,再见吧,我的朋友,小狗。小狐狸转身也走向了自己的森林。”

           故事讲完了,杨迪打算起身,结果被小孩拉住了,“小狗也一定不想和小狐狸分开。”可回头看,黄明昊砸吧砸吧嘴又睡着了。‘所以是在说梦话吗?’不过,杨迪也没有再起身躺了会去。

          拉开小孩的手,吹了吹还通红的手心,“睡吧,师父陪着你。”

         看着旁边睡得恬静的小孩,真是心安。


         小狐狸能有小狗狗的陪伴,真的很幸福。

—————————————————————

最后的睡前小故事也是我编的,大家喜欢的话也可以把他分享讲给自己的家人,朋友,爱人听。


小彩蛋吃糖啦!是真的吃糖。🍬

羿陈一

【米迪/现实向】聚光灯下(二)

*米迪/迪米

*时间线细节处理略混乱致歉

*请勿上升真人🚫


(二)


趁着会长讲结束语的时候低头按亮手机屏幕看时间,不出所料的,每次录制结束时都早过了十二点,导演喊了结束,长桌上更是哈欠连天,大家互相嘲笑起来,打打闹闹没过一会儿就恢复了精神劲儿。


一行人推搡着进了化妆间休息室,会长除非兴致极佳的时候是不会直接进我们代表的休息室,陈超由于性别原因也很少和我们一块儿疯,陈铭老师顾家,也是没功夫的,只有杨迪每次录制结束后会过来一趟和我们乱侃一阵。


化妆师们忙得昏头,今天帮我卸妆的女孩蛮漂亮的,口罩戴得很紧,露出一双很吸人的眼睛,她用卸妆棉轻蹭着我眼睑时候眉......


*米迪/迪米

*时间线细节处理略混乱致歉

*请勿上升真人🚫




(二)



趁着会长讲结束语的时候低头按亮手机屏幕看时间,不出所料的,每次录制结束时都早过了十二点,导演喊了结束,长桌上更是哈欠连天,大家互相嘲笑起来,打打闹闹没过一会儿就恢复了精神劲儿。


一行人推搡着进了化妆间休息室,会长除非兴致极佳的时候是不会直接进我们代表的休息室,陈超由于性别原因也很少和我们一块儿疯,陈铭老师顾家,也是没功夫的,只有杨迪每次录制结束后会过来一趟和我们乱侃一阵。


化妆师们忙得昏头,今天帮我卸妆的女孩蛮漂亮的,口罩戴得很紧,露出一双很吸人的眼睛,她用卸妆棉轻蹭着我眼睑时候眉头微微皱着,很专注的样子。


女孩可能被我盯得有点儿感觉奇怪,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变慢,甚至犹豫起来。


“怎么了?”我笑着问。


“没什么…”她顿了顿继续工作起来。


我忍不住持续输出着意大利传统优良作风。


“你的美瞳颜色很好看,今天有没有人和你讲过?还有你工作真的很认真,以后会很出色吧。”


一连串的夸奖,我压根没功夫思索自己说了什么,完全是一种本能,但我很乐意看着这姑娘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偷偷笑着。


更是没注意到门口脸黑得不行的杨迪…


“副会长来啦—”功必扬率先挑起话头,一边刷着手机头也没抬一下。


杨迪嚷嚷两句说是让大家都好好休息,别在外面玩儿太晚了,大家七嘴八舌地回应着,一时间分不清谁是谁。


我在椅子上侧了侧身瞧见杨迪闪出门口的半个影子,心里五味陈杂。没什么心情继续夸了,干脆倒在椅子上任凭这姑娘摆布,耳朵边儿上飘了几句米可拜拜米可再见之后越发的安静起来。


我就这样在化妆间里睡着了。


睡得不好,折叠椅咯得后背生疼,后颈没着落,被杨迪拍醒的时候感觉浑身要散架了。



杨迪?



我猛地睁开眼睛,双腿蹬地直接连人带椅向后仰去,一边还尴尬地抹了两把嘴边检查着是否有口水。


“灯还亮着,我看人都走了过来看看。”


他不慌不忙地解释着,而我也镇静下来。起身扯齐衬衣,身高优势很大,眼看着杨迪的目光跟着我起身的动作向上扫出半米。


“走吧。” 我笑着说。与其扭捏纠结于一些不该沉沦的情绪,这是眼下我能做出最理智的举动了。


杨迪跟我私下里总是多了份沉敏,他站在门口,默默看着我装好背包,换鞋。


“你也是穿皮鞋来的。”他没来由地突然冒出一句给我吓得不轻。


“是,你关注这个,真奇怪。”


我收拾好一切,和他一前一后迈出一楼大厅。入秋的北京也有冷风刮过,又是凌晨。我眼睁睁地看着杨迪耳根被吹得通红,他见我反复扭头,抬手捂住脖颈。


“冷怎么不和我说。”说罢我便脱去薄外套意要给杨迪披上。


“米可!”


杨迪窜到我面前满着怒气瞧我,戴着口罩,我能瞧见的只有路灯下他愤怒又充斥着些幽怨的眼神,盈着月光仰视我。


他的愤怒颤抖着喷薄,而明明此刻我们都像是碎片般残破。


“真的够了,我本是觉得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今晚找你就是想讲明白。你现在这样对得起谁,你远在意大利的父母,我谈了八年的女朋友,你的粉丝,我的粉丝,你考没考虑过?你考虑过没得?!你!…”


说到这儿,他又忽地想起是在公共场合,刻意压低了声音。



“…你只会让我为难,觉得自己又难堪又失败…”



这一句讲得很平淡,仿佛是在节目上和代表们聊天一样轻松。


“我的喜欢让你觉得丢脸了?”我一字一顿地说着,手里的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碰掉在地上,与黑暗中的石砖混为一体。


“我干了这么些年主持人,我是觉得我在走上坡路的。”他低着头,像是想找到外套捡起来,无奈黑夜笼罩。


他回避我的问题,而这突然给予我莫大的信心。


“杨迪,我在乎的事情远远比你想象的多。”我知道争吵的高潮部分已经过去了,举起双臂按住杨迪的双肩,逼迫他抬起头与我对视,尽管在瞳颤,我迫切需要在对视中重新唤醒彼此绝望又渴望的爱。我发誓我真的把二十多年来追人的力气一并使上了,而紧张和认真还是交织出一层细汗附着在我的心上。


他泄气般拍开我的手,抓起那件终于找到的外套,胡乱抖着灰,然后顺势披在自己身上。


“我就知道失败的是我。”他开始向前走去,“你满意了?”


“我们都满意了。”我如释重负般迈着大步轻松赶上。


“我们满意,就会有成千上万个人不满意。”杨迪又开始讲我听不懂的弯弯绕。夜里,我们并排走着。


我弯下腰凑到他耳边用气声说:“那我们就不让这千千万万个人知道。”


杨迪说我能不能赶紧刮刮胡子扎耳朵,我不好意思地去碰他的手,直到他躲了几下终于还是和我在夜色下从蹭着指尖到勾起了手指。


你说得对,此时此刻我的确是毫不在乎的,用力感受微弱的秋风,指尖处温存,内心悸动着反复揣摩身旁人的侧脸。我们都是彼此的罪魁祸首,而灵魂却在孤注一掷后紧紧相拥,也许某年某月我们跨海跨洋、悄然背离,但我的灵与肉却早早转交过所有权。



“杨迪,我们算在一起了吧。”



“随你想了。”

青柚红提子
给迪哥做了张小卡 绿色小树 要...

给迪哥做了张小卡

绿色小树

要图的点赞👍  私信滴滴

给迪哥做了张小卡

绿色小树

要图的点赞👍  私信滴滴

青柚红提子
我的新头像,好不好看! 昨天的...

我的新头像,好不好看!

昨天的确实是太丑了😂

这个绝对没毛病,就它了!

我的新头像,好不好看!

昨天的确实是太丑了😂

这个绝对没毛病,就它了!

嘉哥嘉嫂
婆婆说你一分钱不挣,全靠老公养怎么办?
婆婆说你一分钱不挣,全靠老公养怎么办?
嘉哥嘉嫂
结婚久了,如果只看见对方缺点,忘了对方优点,就很容易离婚
结婚久了,如果只看见对方缺点,忘了对方优点,就很容易离婚
嘉哥嘉嫂
如果女人都完美了,还要男人干嘛?
如果女人都完美了,还要男人干嘛?
嘉哥嘉嫂
媳妇儿就不能惯着哈哈哈
媳妇儿就不能惯着哈哈哈
爱豆世纪  (周边)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词词一线影视  看置顶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浅浅(票务)

刘耀文

杨迪

张一山

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刘耀文

杨迪

张一山

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A泡沫(周边)看置顶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⁷柯圓*🍿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上新,刘耀文、杨迪、张一山亲笔签名照,萌探探探案第二季亲签宣发照,带证书,含玻璃相框

嘉哥嘉嫂
男人真正的面子是什么?
男人真正的面子是什么?
嘉哥嘉嫂
男人不要嫌弃老婆生完孩子不漂亮了,因为
男人不要嫌弃老婆生完孩子不漂亮了,因为
青柚红提子

【迪昊】二十九.失望2

书接上回,继续拍。

还是,注意避雷⭕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

—————————————————————

       冷静下来的小孩,擦干眼泪,偷偷回头看一眼一旁的师父。却看到杨迪也红了眼。心里一惊,想要安慰的手伸出去又收了回来,‘师父这样不就是自己惹的嘛。’

       看到黄明昊的举动,杨迪忙揉了揉眼睛,拭去了还没夺眶而出的泪水。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口道“冷静下来了?”...


书接上回,继续拍。

还是,注意避雷⭕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

—————————————————————

       冷静下来的小孩,擦干眼泪,偷偷回头看一眼一旁的师父。却看到杨迪也红了眼。心里一惊,想要安慰的手伸出去又收了回来,‘师父这样不就是自己惹的嘛。’

       看到黄明昊的举动,杨迪忙揉了揉眼睛,拭去了还没夺眶而出的泪水。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口道“冷静下来了?”

      “嗯”很小声的回应带着一点哭腔,但还是被杨迪听到了。

       “过来。”

       把自己的眼泪也擦干,吸了吸鼻子,默默膝行到杨迪面前。

 

       看着小孩脸上的泪痕,许是因为刚才哭的太凶,现在已经是只小花猫了,居然笑出了声。

       黄明昊一脸诧异的看着杨迪,怎么师父突然笑了。一会凶的要打人一会儿又笑得这么“慈祥”,是要闹哪样。

       察觉到黄明昊疑惑的表情,杨迪收住了笑容,伸伸手想要摸摸小孩脑袋,但小孩还以为要打他,吓的向后躲着。

     “躲什么,我不打你。”抚上小孩的脸庞,帮他擦擦小花脸。小孩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昊昊,你刚刚……是不是吓着了。”

       黄明昊怯怯抬起头对视着,小声回答道“有一点。”

      “师父不想打你的,可你之前说的话,真的有点让我失望了。”杨迪摇了摇头,“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师父,不是的……”小孩听了望向师父,急切的解释着,“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我也不该跟长辈们随便开玩笑的。”

      “师父,我真的知道错了”想要抓着师父撒娇,可又觉得不合适,他真的不想让师父对自己失望啊。

      “不是不让你和长辈开玩笑,而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理解玩笑。哪怕是我,常年在节目上总要做些效果,每次录完节目,我都要下来问问有没有说了不合适的话给大家道个歉。即便是这样你也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人了。”回想自己的经历,即便是有在努力回补,依旧还是有做不到位的地方,更何况年轻气盛的孩子,怎么会注意到这些难以平衡的细枝末节。

     “当然有的长辈也很喜欢开玩笑啊。但你毕竟很年轻,长辈们年纪大了,你讲的东西他们未必能理解,很难要求每位长辈都能跟上时代潮流。”

     “我只是跟你们也经常开玩笑习惯了,我以为大家都不会在意的。”

       因为以前和大家开玩笑都能把大家逗得很开心,节目效果也很好,小孩只是想努力表现罢了。

       明白小孩也是好意,可还是怕他因此得罪了人。自己在,多多少少可以替他担待一些,更多时候又有谁能替他解围呢。小孩的路才刚刚起步,还长远着呢,决不能在这方面落人把柄。

     “你要知道开玩笑也很考验技术的,开好了活跃气氛,开不好就很容易被人家认为不礼貌。”可能这就是喜剧最难的地方吧,做得好,大家欢笑一堂,做的不好,就很容易戳人伤心处。做这一行,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轻轻握住小孩的手护着自己掌心中拍了拍。“所以以后拿不准的话,就不要开了,活跃气氛让师父来,师父不怕得罪人。”

     “师父”黄明昊把手抽出来反握住师父的手。

       怎么能把责任真的推给师父呢,师父已经为自己做了很多了,也许之前也有过,只是被师父摆平了。

     “师父,我现在真的理解了,也真的认识到错了。……刚才顶嘴……是因为怕师父责备……”越说越心虚,最后干脆没声了。

      “哦,顶嘴就不挨骂了吗?也对,没挨骂,挨打了。”

       知道师父在打趣自己,羞的低下了头。

 

     “好啊,既然知道错了,那就继续挨打吧。”指指地上的戒尺示意黄明昊拿过来。

     “啊?还要打啊。”黄明昊瘫坐在地上就差撒泼打滚了,“师父我都认错了就饶了我吧。”

     “不行,刚才挨打是因为你态度不端正,现在挨打是为了让你长记性。”杨迪不带一点商量的说道,再闹下去,他也怕自己心软。“我之前说过轻易不会打你,但既然下手了,那就是原则性问题,要让你下次不敢犯才行。”

     “我听话,我真的不会了,别啦师父。”小手伸向师父的衣角,扒拉着不肯放开。

      杨迪看着眼前耍无赖的小孩,实在是无奈,“快起来,像什么样子。”

     “不嘛”小孩可怜巴巴地看着师父,眼神中还透着一丝哀怨。

     “松手”“不松”“你自己拿和我拿是两回事,你想清楚了。”

       好吧,被威胁到了。

 

       麻利的捡回戒尺却还是迟迟不敢交出去,犹豫了三秒,终于还是在杨迪的沉重的“嗯?”下还是递了出去。

       手上的重量轻了一下,心尖也提了起来。

       机械地翻转,手心向上,在戒尺的轻抚下摊开了手掌。

       嘶叫的风,伴随着沉重的木板落在少年白皙的手心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暗红的流苏随着戒尺的上下起伏舞动着。

       少年紧闭双眼,努力克制着手臂的颤动。注意的话,也会发现执尺人的手也不那么稳,每一下多落在不同的地方。

       仅仅是一边五下,稚嫩的小手已经通红,微微肿起来一片。真是不耐打呀。

       就这样停了?小孩等了好一会儿没敢睁开眼睛。再睁开眼,看着杨迪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红肿的小手。

      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师父,我不疼,您继续吧。”

     “不打了,再打下去粉丝发现该心疼你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听到下一句又心凉了半截。“趴过去吧,换个不容易发现地方挨打。”

      原来不是在心疼我啊!!!

      黄明昊欲哭无泪,不情不愿的挪动着。

    “怎么你还要哭啊?可以哭,边哭边挨。”

   ‘我才不要,已经够羞耻的了’黄明昊瘪瘪嘴,今夜注定是个漫长的夜晚。

就这样,团抱着自己的小手,又挨完了30板。


—————————————————————

还剩一点拍完哄的小甜甜,第一拍就要完结了,不知道大家观影怎么样,只能说,我真的尽力了。

不同于传统师徒,肯定没有那么严肃和那么多规矩,而且我也尽量在贴切人物,所以可能没呢么狠哈,当然也有我自己舍不得的原因。

所以下一章小甜甜见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