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杭州

3.9亿浏览    36.3万参与
纸purple / 拾辉社
City walk 📍蜻蜓公...

City walk

📍蜻蜓公园

Oct. 28th,2022,Hangzhou

City walk

📍蜻蜓公园

Oct. 28th,2022,Hangzhou

花火食光

那就给他煮个羊蝎子火锅让他赞不绝口吧!

还要做一个两步搞定的超懒人卤味,绝绝子!

那就给他煮个羊蝎子火锅让他赞不绝口吧!

还要做一个两步搞定的超懒人卤味,绝绝子!

LIKowing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蘅芜

剁椒花菜炒饭、口蘑炒鱼片、清炒奶白菜

小区里的菜市场有鲜切的鱼片,还不错的样子,改天试试别的处理好切好的内脏们

剁椒花菜炒饭、口蘑炒鱼片、清炒奶白菜

小区里的菜市场有鲜切的鱼片,还不错的样子,改天试试别的处理好切好的内脏们

柏木君CypressRose

捞人

捞下11月26日杭州国际动漫节cos第五人格昆虫学者金皮索菲亚的小哥,我是提着化妆箱原皮入殓师当时还带着眼镜。他朋友给我和他拍了,我自己没拍照

捞下11月26日杭州国际动漫节cos第五人格昆虫学者金皮索菲亚的小哥,我是提着化妆箱原皮入殓师当时还带着眼镜。他朋友给我和他拍了,我自己没拍照

最刹那

胶片第427卷

宾得LX

HP5

胶片第427卷

宾得LX

HP5

最刹那

胶片第427卷

宾得LX

HP5

胶片第427卷

宾得LX

HP5

最刹那
胶片第426卷 Leica M...

胶片第426卷

Leica MP

HP5

胶片第426卷

Leica MP

HP5

常清

阴天西湖狗都不拍(是我菜真的拍不好

阴天西湖狗都不拍(是我菜真的拍不好

楚淮槿

〔杭州x楚州〕雪落江南

楚地飘起了细小的雪,一夜之间,天空就成了灰白色,这个季节的雪总是那么冷,好像要把人的心也冰冻起来。

苏已云坐在铺着锦被缎褥的黄梨木雕花交椅上,捧着紫金浮雕手炉,乌墨如瀑的长发四散的披泄在肩上,愣愣地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他穿得不多,仅仅只有一件单薄的素纱长衫而已,抬手间露出的皮肤在清晨微微泛白的光线中更显得剔透无暇,他的神情很淡然,似乎并不在意外面的大雪纷飞。

他不喜欢下雪,这让他又想起了那年的雪夜,他被抵在宫墙上,强要了,皑皑白雪落在琉璃朱瓦上,更落在他的心尖。他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的惊恐绝望,可他最后还是没能逃离,甚至连反抗都显得那么可笑。

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寻他,他可以躲在自己熟悉而...

楚地飘起了细小的雪,一夜之间,天空就成了灰白色,这个季节的雪总是那么冷,好像要把人的心也冰冻起来。

苏已云坐在铺着锦被缎褥的黄梨木雕花交椅上,捧着紫金浮雕手炉,乌墨如瀑的长发四散的披泄在肩上,愣愣地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他穿得不多,仅仅只有一件单薄的素纱长衫而已,抬手间露出的皮肤在清晨微微泛白的光线中更显得剔透无暇,他的神情很淡然,似乎并不在意外面的大雪纷飞。

他不喜欢下雪,这让他又想起了那年的雪夜,他被抵在宫墙上,强要了,皑皑白雪落在琉璃朱瓦上,更落在他的心尖。他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的惊恐绝望,可他最后还是没能逃离,甚至连反抗都显得那么可笑。

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寻他,他可以躲在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屋子里,不知疼痛般的一刀刀划向自己的手腕。

或许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还活着,靠着那点子疼痛,找回一丝理智。

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吱呀......"门口传来轻微响动。

苏已云缓缓的抬起头,来人是江麟安。

他一袭青衣,脸庞清俊如玉,眉眼间带着温润的笑意,看到苏已云的时候,眼底带着一丝责备与心疼:"小七,怎么穿的如此单薄?"他走过去替苏已云披上绣鹤纹流云滚蓝貂毛长褙子,取下他手上的紫金浮雕手炉,将他一双冰凉如玉的手握在掌心,放在唇边轻吹暖气:"小七,你若再生病了,我该怎么办?"

江麟安温柔的说道,他的嗓音清亮悦耳,就像山涧里潺潺流水一般动听。

苏已云垂眸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江麟安。

良久,他才低低地说:"我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都过去了,小七,别想了好吗?"江麟安握紧了苏已云的手,语气中带着几分恳求:"小七,别再折磨自己了好吗?"

苏已云看着他低声自语:"真的都过去了吗?"

"小七......"江麟安轻叹一声,将人揽进怀中,低头轻吻了怀中人的发顶。

江麟安看着苏已云,眸中带着少有的坚定,他轻声说:"小七,我会等你......"

苏已云闭上眼睛,他没法拒绝江麟安的温柔,他的心早已沦陷,在一次次深情温柔的攻城掠地下,他早已丢盔弃甲,一心就像是坠入深潭一般,只为了那一份他渴求的温暖。

可是......

苏已云缓缓睁开眼睛,那一夜的屈辱历历在目,如同梦魇一般缠绕着他,每每想起,都让他觉得恨意难消。

这样的自己,又怎么配得上那谪仙般的人物呢?

察觉到怀中人的心不在焉,江麟安微蹙起眉头,柔声问:"怎么了?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小七,你告诉我。"

"没有。"苏已云缓缓摇头,"子儒,你待我太好了,我怕自己哪一天会负你......"

江麟安闻言沉默下来,半晌才低低的开口:"小七,你思虑过多了。"

“好好的好吗?"江麟安将脸埋在苏已云的颈项中,喃喃地说道:"忘掉那段记忆,忘掉那段痛苦的经历,好不好?忘掉那个男人,忘掉所有和他相关的一切,好不好?"

"嗯......"苏已云低声应道,挽起的衣袖不经意间露出了腕上的伤疤,虽然快速的被苏已云挡住,但江麟安还是瞥见了,白净的皓腕上盘踞着几道狰狞的疤痕。

江麟安的手指微颤,不自觉用力抓住了苏已云的胳膊:"小七......"

苏已云抬起头,看到江麟安担忧的眼神和那双鎏金色的瞳孔。

“没事……”

江麟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抱紧了苏已云,在苏已云颈窝处深深的喘息着,似乎要将人融于一体,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小七,答应我,忘了那个人,不要想任何人。我不想让任何人影响你的情绪,我怕你会失去对我们的未来的希冀,小七......"

苏已云感受着他强烈的情绪,却不忍心推开江麟安,只能任由他抱着。

"咚咚咚。"忽然传来三声敲门声,苏已云和江麟安皆是一震,苏已云将头埋进江麟安怀中,露出的耳尖红的滴血。

江麟安放开苏已云,他的额角沁着汗,呼吸略显粗重,眼神中满是欲望和渴求。

他有些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努力平复下自己紊乱的气息。他刚刚确实是失态了,小七的身体根本受不住房事,如果不是那道敲门声,他或许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举动。

"先生,您兄长来了。"门外传来一名侍从恭敬的声音。

苏已云闻言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对着门外说道:"知道了,且领着人去花厅吧。"

门外的侍从领命离开,江麟安看着苏已云的眼神仍旧有些炙热。

苏已云低着头,不敢直视江麟安的眼睛,想到自己刚刚主动的迎合不禁羞红了脸。

江麟安站在床边,伸手抚了抚苏已云的长发,柔声道:"我同你一起去见见阿扬,我们也许久未曾见面了。"心底却嘀咕着:这个苏维絜是有意来坏他好事吗?次次精准搞事,是扬州不够他呆了还是老鹅不够他吃了,没事就往楚州跑。

如果苏维絜此刻在这指定要骂娘,到底是谁天天往楚州跑啊,拐了他可爱的弟弟不够还赖在楚州不走,还这么排挤他这个大舅哥,没天理啊!






























柳月

 2021年春,杭州西湖

 2021年春,杭州西湖

Y.

当反魔道遇到正魔道8

原创:墨香

ooc:归我

--------------------(我是一条可爱的分界线)

  (正)蓝忘机看到此情此景脸便拉下了一个度,【私设:其实羡羡也喜欢汪叽】(正)蓝忘机突然加快了身下脚步的速度,一下子就把魏无羡和蓝忘机给甩在了后面。

  月光似乎一盏沁人心脾的竹灯,撒在了少年人的身上...

  在不知不觉中(正)魏无羡早已停下了脚步,愣在原地,他从没见过这样的蓝忘机,说真的,其实他真的看的入了迷。

  就在此时此刻,从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打破了这份短暂的美好,“快!快来帮忙啊!有没有人!尸群朝这边过来了!”那个人几乎快喊破了嗓子。

  这一听,(正)魏无羡和(反)蓝...

原创:墨香

ooc:归我

--------------------(我是一条可爱的分界线)

  (正)蓝忘机看到此情此景脸便拉下了一个度,【私设:其实羡羡也喜欢汪叽】(正)蓝忘机突然加快了身下脚步的速度,一下子就把魏无羡和蓝忘机给甩在了后面。

  月光似乎一盏沁人心脾的竹灯,撒在了少年人的身上...

  在不知不觉中(正)魏无羡早已停下了脚步,愣在原地,他从没见过这样的蓝忘机,说真的,其实他真的看的入了迷。

  就在此时此刻,从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打破了这份短暂的美好,“快!快来帮忙啊!有没有人!尸群朝这边过来了!”那个人几乎快喊破了嗓子。

  这一听,(正)魏无羡和(反)蓝忘机微微一笑,这可到了他们的主场,(正)魏无羡小跑到那个人面前。

  那人身着的穿金色的外衣早已脏乱不以,手上的剑也段成了两半,脸上的惊慌失措早已掩盖不住。

  “嗯...是兰陵金氏的人,不过什么猎物连你们都搞不定了?”(正)魏无羡问到,那人手足无措的大喊说:“是...是尸潮!很...很多.....”(正)魏无羡又问:“那请问小公子,尸潮在何方?”那位公子指了指大梵山的顶峰。

  (正)魏无羡突然跑到(正)蓝忘机面前,搭上了他的肩膀,并说:“嘿,小古板我们出发吧!”(正)蓝忘机肯定的点了点头,(反)蓝忘机此时开口了:“你们别墨迹了,再不去估计尸潮都要下山来了!”

  .........(上山过程省略)

  终于到了山顶上,大老远就可以听到丧尸的咆哮声,与人们的厮杀声,魏无羡跑上前发现江澄和蓝启仁也在,(正)江澄看到了自家兄弟来了,就对魏无羡喊到:“快点!尸潮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快点吧这些剩的清理了!”说完,(正)魏无羡便掏出随便开始厮杀起来。

  1个时辰过后~

  尸潮已经全部搞定了,大家都十分的累,(正)魏无羡突然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来,并说到:“啊!累死我了,呼...”可是老天不开眼,就在此时,天空下起了雨。

  雨幕遮天,天地一片迷蒙,远方的天空和大地连成一片,远山朦胧,树木苍翠,在雨水的滋润下倍显滋润繁茂,细碎的树叶在月光下倍显鲜亮如新。

  未完待续~


彩蛋:家人们对不起啊,不是我不想更,是因为我没灵感了而且最近要月考,人家才小学就要受这样的压力,嘤嘤嘤~(假哭)


霖浅柒柒

夜游西湖

  十分凉爽

   晚上拍照的感觉就是人已经进入西湖的那个状态。我好像不是在西湖边,而是在西湖里🚤

夜游西湖

  十分凉爽

   晚上拍照的感觉就是人已经进入西湖的那个状态。我好像不是在西湖边,而是在西湖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