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杰佣

4566.1万浏览    97466参与
顾鸽子
“我有点想你了,怎么办…” 突...

“我有点想你了,怎么办…”

突然就想刀一下。(众所皆知一张图刀不死人✔)

“我有点想你了,怎么办…”

突然就想刀一下。(众所皆知一张图刀不死人✔)

双离笙箫
这是一个光影测试哈哈 画一个暧...

这是一个光影测试哈哈

画一个暧昧的姿势

大概就是是奈布刺杀不成反被柑的悲惨故事

这是一个光影测试哈哈

画一个暧昧的姿势

大概就是是奈布刺杀不成反被柑的悲惨故事

莫凡的信

不同的物种应该姿势也不一样吧(๑•́ω•̀๑)……(指按摩)

不同的物种应该姿势也不一样吧(๑•́ω•̀๑)……(指按摩)

箜鹌

去年临摹的杰佣

先给原太太致歉一下,好像没经过同意就擅自临摹了qwq(因为当时被原太太的画惊艳到了,正好又买了点颜料)因为时间过的有点久了,所以也忘了原太太是谁了qwq(有好心人可以推一下原太太)

画了挺久(有些地方改了下)

去年临摹的杰佣

先给原太太致歉一下,好像没经过同意就擅自临摹了qwq(因为当时被原太太的画惊艳到了,正好又买了点颜料)因为时间过的有点久了,所以也忘了原太太是谁了qwq(有好心人可以推一下原太太)

画了挺久(有些地方改了下)

故鹤寻

橘子

有私设

有ooc

是年更选手,不会常更新


午后,太阳悬在正空,将片刻人影拉低,几个身着淡蓝色制服的女生相互牵着手,像云雀一般,钻进充斥着凉爽空调气息的办公室。

“奈……”坐在第二张办公桌上的男士停下与身边人的交谈,朝几个女孩挥挥手,他微微低头,对左手边的人道,“我的学生,过会儿再和你说。”

与他交谈的人向门口的几个女孩,点点头,随即拿起笔转过头翻看教案。

“头抬高点,”修长的手指抵住额头,硬生生将他的头推离桌面,“萨贝达老师,这样对眼睛可不好。”

萨贝达不耐地蹙起眉,没好气道:“知道了。”

被冲的人并不生气,他在椅子上寻了一个舒适的坐姿,双腿交叠,唇角微微上扬,看向从刚才开......

有私设

有ooc

是年更选手,不会常更新


午后,太阳悬在正空,将片刻人影拉低,几个身着淡蓝色制服的女生相互牵着手,像云雀一般,钻进充斥着凉爽空调气息的办公室。

“奈……”坐在第二张办公桌上的男士停下与身边人的交谈,朝几个女孩挥挥手,他微微低头,对左手边的人道,“我的学生,过会儿再和你说。”

与他交谈的人向门口的几个女孩,点点头,随即拿起笔转过头翻看教案。

“头抬高点,”修长的手指抵住额头,硬生生将他的头推离桌面,“萨贝达老师,这样对眼睛可不好。”

萨贝达不耐地蹙起眉,没好气道:“知道了。”

被冲的人并不生气,他在椅子上寻了一个舒适的坐姿,双腿交叠,唇角微微上扬,看向从刚才开始就叽叽喳喳的几个学生:“怎么了?有事吗?”

“杰克老师。”一个女孩被众人推出,她手中拿着一个本子,布满了高中学生为之头痛的符号函数,“有道题,我们想问您一下。”

“问题?”杰克轻笑,他揶揄地看着她们,“那你们的阵仗可真大。”

几个女孩笑着打着哈哈,将本子摊到杰克面前的桌子上。

“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杰克老师。”弄懂那道立体几何后,那个被人群推出的女孩开了口,她看着杰克桌子上的黄灿灿的橘子,“杰克老师的桌上总是会有橘子啊,您很喜欢吃吗?”

“啊……这个,还可以。我爱人喜欢吃。”杰克回答,他伸手拿起橘子,慢条斯理地剥起皮来,他细细地将橘子皮内的白色丝络剥离,放到桌上的事先放好的白纸上,“但他不喜欢剥皮,会粘手,所以从高中到现在都是我帮他剥的。”

他将完美无缺的橘子果肉放在桌子上,用手戳了一下:“差不多得剥成这样他才会吃。”

话音刚落,腰间就被人狠狠掐了一把,萨贝达一脸冷漠地看着围在办公桌前的女孩们:“上课铃响了,回教室,过会儿我看午休。”

“萨贝达老师。”杰克朝他颔首,他像献宝一般将剥的干干净净的橘子放到萨贝达的手里,“来尝尝。”

萨贝达接过橙子,掰了一瓣塞进嘴里:“……酸的。”他将剩下的橘子囫囵塞进杰克尚未收回的手掌,拿起刚刚写完的英语教案,留下一句:“我去看午休。”匆匆离开了弥漫着凉意的办公室。

薄薄表皮爆开,汁水瞬间溢满口腔,杰克腮帮微鼓,看向倒映着阳光的教学楼,呢喃。

“明明是甜的。”

磕药姥佛爷
又瓶颈了,我的手,听我说谢谢你...

又瓶颈了,我的手,听我说谢谢你

“慢慢修,小先生,我谁也不抓,但是你要留下。”

又瓶颈了,我的手,听我说谢谢你

“慢慢修,小先生,我谁也不抓,但是你要留下。”

罂某融开成一滩猫饼了

瘫……………………………………………

好累啊……但是白情这套的奈布和杰克好帅,值得一画,虽然自己画的没有多好看就是了……


一点小日常:

绘画中:

父(看了一眼):这裤子一黑一白的是杂技演员吗?

我:这…还真不是。





瘫……………………………………………

好累啊……但是白情这套的奈布和杰克好帅,值得一画,虽然自己画的没有多好看就是了……


一点小日常:

绘画中:

父(看了一眼):这裤子一黑一白的是杂技演员吗?

我:这…还真不是。

勿悲.

恶的爱.

令人不安的脚步声也在门外徘徊 吱吖一声 门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人正是杰克。

杰克居高临下看着萨贝达 蹲下来用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脸颊。

“真是可爱的狗狗呢…”“你他m的 去死。”

杰克的脸色沉了下来 拿出背后的皮鞭 狠狠的抽在萨贝达的身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萨贝达的身上很快就有了血痕。

“你太不听话了 接下来 我可不会保证你会不会活着。”

“呵 那就杀死我。”“未免有些便宜你了 我要你不仅受到肉体上的折磨 还要你精神上 心理上的......

令人不安的脚步声也在门外徘徊 吱吖一声 门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人正是杰克。

杰克居高临下看着萨贝达 蹲下来用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脸颊。

“真是可爱的狗狗呢…”“你他m的 去死。”

杰克的脸色沉了下来 拿出背后的皮鞭 狠狠的抽在萨贝达的身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萨贝达的身上很快就有了血痕。

“你太不听话了 接下来 我可不会保证你会不会活着。”

“呵 那就杀死我。”“未免有些便宜你了 我要你不仅受到肉体上的折磨 还要你精神上 心理上的折磨 我要你痛苦的死去 哈哈哈哈哈…”

萨贝达看着接近疯癫的杰克 不禁有一些害怕

“让你见识一下 我的厉害。”

说罢用手撕开他的衣服

“m的 杰克你个qs!”

杰克舔舐着萨贝达 “滚啊 滚开啊…”萨贝达无助的嘶喊。

 萨贝达只能奋力摇晃 铁链与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可惜杰克力气很大 况且萨贝达手脚都被锁住 杰克撕开萨贝达的衣服

尽情在他st上探索着 萨贝达被凌辱了好久 

“忍住哦 萨贝达”

(以下内容仅供VIP观看)

萨贝达双眼通红 “杰克 你个qs…” “你昨晚不也很喜欢吗。”

“cs的东西 滚开!”杰克脸沉了下来 “记住了萨贝达 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没灵感了呜呜 有些潦草 将就看一下吧 以后会改的qaq

小艺不懂艺术
🐴的,笑死我了 (*≧▽≦)...

🐴的,笑死我了 (*≧▽≦) 

🐴的,笑死我了 (*≧▽≦) 

就挺离谱的(洗手吃饭)

(杰佣)梦魇

*@鸣泽 这篇是给你的哦qwq

*不知道算不算刀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小声),如果不喜欢我会想办法改进的!!


雇佣兵受雇干脆利落送一个画家去了天堂,清理好尸体后临走时顺手捎了幅画跑路。

那个画家长的还蛮对他胃口。那双金眸里面竟是平静如水,稍长的头发浸在血里——毕竟一枪爆头可不是开玩笑的。清理的时候让他久久凝视了那张脸好久,不禁让他有点惋惜这么好看的人这么就“香消玉损”了。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张印象深刻的脸便顺利的的出现在梦境里。

【我记得你,奈布•萨贝达,你就是杀了我的那个人。】

画家先生就站在他面前,像是活生生的人类一般露出个温柔的笑容。低沉的...

*@鸣泽 这篇是给你的哦qwq

*不知道算不算刀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小声),如果不喜欢我会想办法改进的!!






雇佣兵受雇干脆利落送一个画家去了天堂,清理好尸体后临走时顺手捎了幅画跑路。

那个画家长的还蛮对他胃口。那双金眸里面竟是平静如水,稍长的头发浸在血里——毕竟一枪爆头可不是开玩笑的。清理的时候让他久久凝视了那张脸好久,不禁让他有点惋惜这么好看的人这么就“香消玉损”了。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张印象深刻的脸便顺利的的出现在梦境里。

【我记得你,奈布•萨贝达,你就是杀了我的那个人。】

画家先生就站在他面前,像是活生生的人类一般露出个温柔的笑容。低沉的声音真实的简直就是现实而不是梦,吐出的话却丝毫不给他面子。

【为什么要杀我呢,你作为雇佣兵声名远扬到连我一个画家都知道了。我的萨贝达小甜心,我之前很喜欢你,死了也是。】

杰克忍不住低头撩起刘海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个深沉的吻,也许是在践行自己有多喜欢他,凝视了许久他的眼睛后还恶作剧般咬了他的鼻尖一口。

他张口却说不出话,身体似乎也僵硬了没法动弹,只好看着杰克跟精神病一样在自说自话。不过他能听到杰克似乎对自己蓄谋已久了,可惜最后一步还未实行就被抹脖子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萨贝达心底的一丝丝恐惧和疑惑,画家先生停止了控诉并大笑着抚摸着他的脸。

【哈哈哈哈哈哈——你别想着在杀掉我之后就想摆脱我了!别给我开玩笑了甜心!你会和我在一起的,永远。】

那个画家刺耳的笑声震得他耳膜痛,然后他那双修长的手开始用力掐他的脖子。脑中还回荡着那恐怖的笑声,和窒息混合在一起的痛苦让他强制从梦里清醒。

他湿淋淋的像是被刚捞上来的鱼,他试图闭上眼睛缓解梦里的痛苦。但他似乎没办法阻止,只能祈祷着这种梦不要再有第二次。

萨贝达过几天特地给他建了座坟,找来块破烂石碑在上面刻了“Jack”,又找来束潦草的野花放在碑上,然后闭上眼睛对着那块碑虔诚的嘟囔。

“求你了,别烦着我了……你去烦着、烦着那个雇主,他才是想杀了你的那个人啊!我也……我也只是为了……”

被一只乌鸦骑脸的感觉确实不太好,这几天的烦躁不断堆积爆发已经不是简单的怒火攻心。他睁开眼睛就抽出军刀瞄准那只飞走的小东西,乌鸦惨叫着直直坠落下来。

可似乎没什么用,几天连续的梦都是他,都只有他。萨贝达逐渐被他一步一步击溃,最终露出了最脆弱的一面,像是一触就碰的泡沫。

杰克似乎什么都知道,他就像宗教日复一日在祷告的神一般。可他是邪恶的,也不会带给任何人好运,他似乎更喜欢恶趣味的用他以前不堪回首的往事来唤起他的愧疚。

他被日复一日的折磨,无法接受以前的自己,更无法面对未来的自己。

【我的萨贝达小甜心,需要一个充满爱意的拥抱吗?】

那个英俊的杰克画家也许是蓄谋已久,终于朝心仪的猎物伸出了手,那双诱人的薄唇吐出的话语一字一句都在攻击他大脑里面溃不成军的理智。

萨贝达突然捂住头神经质的笑了起来,梦里的他颤颤巍巍的对杰克伸出了手。指尖触碰那一刹那,他感受到自己被一个温暖又值得依恋的怀抱迫不及待的包裹住。

他记得自己抱紧他哭着说“我爱你”。

猛地睁开酸涩无比的眼睛,奈布•萨贝达坐在床上愣了许久,终于被这个早已不存在的罪魁祸首打击到抱着头痛哭出来。

他逐渐的成为了他的梦魇。

直到一天,震耳欲聋的枪声突然猛的划破墓地夜空,激起群鸦飞起又落下,它们眺着地上的血泊悲戚又难听的叫。

枫予浆糖

他的玫瑰,美丽,且带刺

板绘练练😢梅某加油中

他的玫瑰,美丽,且带刺

板绘练练😢梅某加油中

灰酱乖乖

【杰佣】直男的小心思

*本篇杰克未出现只提及✓超短篇✓

*又名:《痴情汉和他的冤种兄弟》


据伊莱·克拉克了解,奈布·萨贝达是个铁直男,从不说含有一丝暧昧的话,平时无论是和好朋友还是和追求者对话,从来也只有“嗯”和“哦”,就连身旁的伊莱都恨不得跟他互删,奈布也就更不懂女生的那些小心思了

“说晚安不好吗 说什么晚安安啊 后面还放个蝴蝶结”青年困惑的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皱了皱眉说道“很幼稚不是吗”

旁边的伊莱看不下去了,他和奈布认识这么多年,也了解他是个不近爱情的直男,任何桃花碰到他都会枯萎,可没想到能这么直

“人家校花,学校追她的男生能从一楼排到三楼,......


*本篇杰克未出现只提及✓超短篇✓

*又名:《痴情汉和他的冤种兄弟》


据伊莱·克拉克了解,奈布·萨贝达是个铁直男,从不说含有一丝暧昧的话,平时无论是和好朋友还是和追求者对话,从来也只有“嗯”和“哦”,就连身旁的伊莱都恨不得跟他互删,奈布也就更不懂女生的那些小心思了

“说晚安不好吗 说什么晚安安啊 后面还放个蝴蝶结”青年困惑的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皱了皱眉说道“很幼稚不是吗”

旁边的伊莱看不下去了,他和奈布认识这么多年,也了解他是个不近爱情的直男,任何桃花碰到他都会枯萎,可没想到能这么直

“人家校花,学校追她的男生能从一楼排到三楼,她这么跟你说话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啊”

“我不早恋”

“我不早恋”这四个字是奈布拒绝追求者的通俗理由,伊莱已经从初中听到了大学,也不知道奈布一个十八岁大学生为什么会把自己这个年龄段碰到的爱情认成早恋

“你不会还想着你那青梅竹马呢吧”伊莱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身旁正在沉思的人的肩“人家估计早碰到心仪对象了,也就你还这么天真的等他”

“他换情头了”奈布很认真的说道,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没事,对象嘛,下一个更乖,大不了……”

“和我换的”


伊莱满脸无语的翻着兄弟和他青梅竹马的聊天记录,他怎么也想不到明明他和杰克都是人,为什么杰克的受到的待遇就这么好

一眼看去全是情话,还有无数个超过2小时的通话记录,每天不间断的早安晚安安和无数个可爱表情包

“你不是说晚安安很幼稚吗”

“是很幼稚,但是他喜欢”

 这人没救了


END.

十里长亭

求一起嗑cp一起玩的

占tag致歉

皮肤不多求不要嫌弃

求一起嗑cp一起玩的

占tag致歉

皮肤不多求不要嫌弃

青见人子

                                            


摸摸鱼…☺

(又是想不出文案的一天×

                                            


摸摸鱼…☺

(又是想不出文案的一天×

南笙菇凉\

杰克:听我说谢谢你~

发点这段画过的梗图,还不少[doge][doge]

杰克:听我说谢谢你~

发点这段画过的梗图,还不少[doge][doge]

忘机上车
主伞囚qwq 微含杰佣裘前情节

主伞囚qwq

微含杰佣裘前情节

主伞囚qwq

微含杰佣裘前情节

渡我尤里Yuri

【D5】【杰佣】Maramēḍa(1)

       这是伦敦难得的好天气,阳光破开光年距离光顾这座阴郁的城市,被风撕碎的云惨淡地漂浮天际。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敞开着,窗帘被拢到一起束好,贪婪地吸收早春难得的温暖,任由阳光从窗棂浸到室内。

     “今天天气真好。”人们相互问候,错肩走向不同的方向。

       然而伦敦城郊的一栋别墅,却一如往常的紧闭窗门,深色的窗帘把整栋别墅包得密不透风,没有一丝阳光能透过厚重的布料。高高的台座,长垂的烛泪...

       这是伦敦难得的好天气,阳光破开光年距离光顾这座阴郁的城市,被风撕碎的云惨淡地漂浮天际。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敞开着,窗帘被拢到一起束好,贪婪地吸收早春难得的温暖,任由阳光从窗棂浸到室内。

     “今天天气真好。”人们相互问候,错肩走向不同的方向。

       然而伦敦城郊的一栋别墅,却一如往常的紧闭窗门,深色的窗帘把整栋别墅包得密不透风,没有一丝阳光能透过厚重的布料。高高的台座,长垂的烛泪,一只只燃烧的蜡烛成了这座房子里唯一的光源。

       黑发的画家面对着画架陷坐在柔软的沙发里,他修长好看的手里握着一只画笔,蓝色的颜料从笔尖坠落,砸在干涸的调色板上,成了一幅构图精巧和色彩绝佳的画面。但是男人面前的画布上却是空白一片,他画不出任何东西了。

       一阵流畅的钢琴声打破了寂静,杰克皱起眉,钢琴声还在响,节奏越来越快,这是李斯特毫不留情地炫技乐章。过了一会,声音停歇了,但还不等男人舒展眉头,琴声复又响起。停歇,响起,停歇,响起,反反复复。

       最终,杰克忍无可忍地站起来,顺着声音寻找不知道被自己丢在哪里的手机。“裘克,你最好保证你有重要的事情!”他咬牙切齿地冲电话那头呵斥。

     “别这样嘛,对了,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运动员吗,就是那个屁股看着很翘的,哦,当然他的屁股确实翘,你知道吗,我们......”

     “说够了没。”杰克墨色的眼睛沉了沉,满满的不快泗溢而出。

     “别这样嘛,兄弟,你这样怎么找得到对象。”电话那头的男人语重心长地说,杰克隔着电话都能看到对方揶揄贱笑的样子。

       裘克大概也察觉到好友的不悦,赶忙说道:“那个法国的娘炮搞到了一些好东西,你绝对感兴趣。”

     “德拉索恩斯?”实话说杰克对这个总是挂着虚伪面具的男人没什么好感,尤其在对方还是个法国人的情况下,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只对画画感兴趣,哪怕是一幅艾瓦佐夫斯基也别想让他动摇。

     “你确定吗,兄弟?”裘克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我可听说,他抓住了一条美人鱼哦。”

       人鱼是不存在的,杰克想这么说,人鱼是不存在的,他张嘴打算向电话那头的裘克“喷射毒液”,开口却只剩喑哑。

       杰克自认为算是个画家,最擅长的是海,各种各样的海。

       巉岩石岸的海。细沙白滩的海。皓日当空的海。月明星稀的海。

       愤怒的。哀鸣的。高傲的。慈悲的。

       靛青。普蓝。赭灰。紫黑。

       但他也很久没有再画过海了。一个对海抱有近乎狂热的虔诚的画家,很早就画不出他想要的海了,也许对外行人来说(此处特指裘克先生),他依旧能把海的姿态描绘得栩栩如生,但一个画家,是骗不过自己的。

       杰克的手指微微抽搐,画笔从指尖滑落,啪地一声掉在地上。他深吸了一口气,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放在鼻尖嗅了嗅。

       裘克没有催促,他配合着杰克的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打算放弃劝说好友时,杰克开口了。

     “我知道。”男人这样说着,随手挂掉了电话。

       杰克点燃了烟,攥着手机坐了很久,铅黑的烟灰簌簌地往下掉。明灭的火光缓慢爬行,直到快烧到烟蒂时,一声长长的叹息随着烟气弥漫开来。杰克平静地打了个电话,缓缓起身,跨过满地的画具,离开了房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