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杰克纪念日安康2022

1759浏览    74参与
✂
很多bug又迟到的纪念日……

很多bug又迟到的纪念日……

很多bug又迟到的纪念日……

遥远&星辰
 “花是这世上最美丽无暇之物,...

“花是这世上最美丽无暇之物,但我欣赏的,是她们的尽数凋零。”


2022.8.7

祝我推“杰克”纪念日快乐

百忙之中画了小夜,贺图虽迟但到

“花是这世上最美丽无暇之物,但我欣赏的,是她们的尽数凋零。”


2022.8.7

祝我推“杰克”纪念日快乐

百忙之中画了小夜,贺图虽迟但到

小躍Yakuo🍄
 「噢親愛的小先生,四年過去了...

 「噢親愛的小先生,四年過去了,您還是不習慣於我的擁抱嗎?」

「還請放心,這份擁抱除了表達我對您的愛慕之情外,絕無他意。」

「——不過到了被褥之上,可就不止於此了。」

—————

杰哥紀念日快樂!之前都沒有畫杰哥的賀圖,其實他應該是我在莊園裡第一個覺得「哎呦不錯」的監管者,無奈他沒有頭髮(杰克:???)

附帶一提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怪物型態的監管者,但是我的手畫不出來,被迫擬人😇😇😇

 「噢親愛的小先生,四年過去了,您還是不習慣於我的擁抱嗎?」

「還請放心,這份擁抱除了表達我對您的愛慕之情外,絕無他意。」

「——不過到了被褥之上,可就不止於此了。」

—————

杰哥紀念日快樂!之前都沒有畫杰哥的賀圖,其實他應該是我在莊園裡第一個覺得「哎呦不錯」的監管者,無奈他沒有頭髮(杰克:???)

附帶一提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怪物型態的監管者,但是我的手畫不出來,被迫擬人😇😇😇

书页.
  梦幻联动——   左边是我...

  梦幻联动——

  左边是我的d5oc面包师x

  梦幻联动——

  左边是我的d5oc面包师x

兰卡今天写文了吗

【画杰】Act 3

未完成,没写完,先发给大家看个乐(闭眼

祝我亲爱的罪人纪念日安康——纪念你的死去和原罪诞生,你即恐惧


-“回应我,回应我。”-


    画展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六点整,离结束还差半个钟头的时候艺术宠儿才姗姗来迟。这可就让那些早在画展开始前便装模作样簇拥着来了的各路奥楚蔑洛夫们一阵好等。

    最先坐不住的是那群东区的假金丝雀们,整个伦敦城东区只有这些天真姑娘还敢来了,她们费尽心思装扮自己指望着来这找余生饭票,可惜她们的愿望落空了,这里尽是些瞧不起她们的名流和世家小姐。先不提小姐们的白眼,那...

未完成,没写完,先发给大家看个乐(闭眼

祝我亲爱的罪人纪念日安康——纪念你的死去和原罪诞生,你即恐惧


-“回应我,回应我。”-

 

    画展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六点整,离结束还差半个钟头的时候艺术宠儿才姗姗来迟。这可就让那些早在画展开始前便装模作样簇拥着来了的各路奥楚蔑洛夫们一阵好等。

    最先坐不住的是那群东区的假金丝雀们,整个伦敦城东区只有这些天真姑娘还敢来了,她们费尽心思装扮自己指望着来这找余生饭票,可惜她们的愿望落空了,这里尽是些瞧不起她们的名流和世家小姐。先不提小姐们的白眼,那些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名流们实际上早就自己败空了自己,他们面对这些温情屋的索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更何况为了更好地全方位全时段保证自己看起来尊贵且独特——他们认定这样足以给瓦尔登庄园那个性格怪异的少爷一个好印象,毕竟怪人都喜欢同类——他们给这些漂亮姑娘的就只有扬起的下巴和对准她们的鼻孔了。

    就这样,掉漆金笼里的假金丝雀们彻底没了指望,与其继续守着那个不知面貌的活摇钱树出现倒不如赶紧回到她们的安乐屋里,继续接待一个又一个寻欢作乐且乐意现场付款的老爷们,填饱肚子可比找机会一步登天来得实在得多。她们年轻,还有天赐的一点点美貌,这已经足够她们安稳地度过这个季节了,至于未来——她们自己都难说这东西到底还会不会有。

    然而真正的天之骄子们损失的则更严重。他们浪费了整整一天用来享乐的时间,不得不在千万双眼睛前做做样子,今天的主人公出现得越晚,他们也就越精疲力尽了---------就在十分钟前,忍受不了苦闷的先生小姐们再次大手一挥统统选择离开,因为他们完全笃定了那位小盗火者现在正在他的埃斯佩里德里进行所谓对艺术的探索,他肯定全然不顾这次画展的举行成功与否了。

    而这恰恰是艾格所希望的结果。余留下的人越是寥寥无几,他就越是坚信这些人中肯定会有人能领悟艺术的万分之一——虽然毋庸置疑的是他们并不及他,但是唯有这些人的夸赞才更是悦耳。平凡人在艺术面前都渺小,而他所拥有的天赋无与伦比,这是难耐的孤独,他急需一位思想共鸣者。

    于是这位迟到的主演放眼望去,屈指可数的鉴赏者对他来说已然是座无虚席的观众台了。他满意的混迹于戏剧落幕时四散的人群之中,心安理得地享受所有赞美。

    他快步走向自己的得意之作,向日葵在金画框里熠熠生辉——这完全的生活之美。他像是位久经世故的老教皇,庄严地用眼神为每一位路过这幅画的鉴赏者加冕,这样的神圣是不为任何事所影响的,即使他现在穿着的不过是件满是颜料画痕的白衬衫,他仍旧高高在上。

    他能听见人们的窃窃私语,赞美和夸耀填满了玻璃罐,沿边溢出的美蜜将他完全淹没,他就这样大口饮下这甜蜜的鸩毒——大抵在他看来,人们仍然没有察觉到瓦尔登家的独子已经到来。

    展室的天顶在这位挑剔的美学使者要求下全部替换成了玻璃,这使伦敦城的暮色可以尽情落入。琥珀色黏稠地吻上每一个人,无棱角的阴影均匀笼罩着观众席,模糊了每一张脸,将平庸和美全部溶化滴落满地,他很难再看清任何人了。

    曾经有人问过这位艺术天才,在所有器官中的“美”是什么。那时他尚年幼,毫不犹豫便回答了自认为最正确的答案:他认定手是一切美的起源,因为艺术自手传播——怎样一个手的时代啊!可当他又看见了鲜活的美开始诞生,那么艾格·瓦尔登现在的回答就只有一个了。

    眼睛。

    他现在正看着的一双眼睛,一双神赐的礼物,那该是一对怎样的美眸啊——悄无声息地藏匿在阴影里,流盼所至都抹上一层醺黄,淡琥珀色在他眼中安静流淌,转身又在暮霞间弹唱一整曲疯狂,黄昏就凝露在他的眼眶,这样的美仅是一眼就足以让人沦陷。

    他们互相对视着,眼眸与眼眸被无数个在深橘红色夕阳中闪闪发光的细小尘埃隔绝开来。他们之间相隔甚远,谁也不迈出第一步,但灵魂却好似已经在热吻,全然抛弃了现世的局限与所有距离,他们又从未那样相近。

    一切事物都在此刻蒸发了!惊艳感敲醒爱美的天性,睡眼惺忪的本能如今再度青春!一切现世的都缠绵着飞去了,这里只有他们。在那双剔透的橙黄中,他看到艺术再次绽放。

    仅是一眼,重启辉煌的本能敲响他心尖的金钟,轰然倒塌的象牙塔就足以告诉他,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他在这世上独享的共鸣者,他们的灵魂完全属于彼此。

    空气在无言中缓慢地凝固了,本就不喧杂的人声彻底被裹入淡琥珀色的安稳中,艾格·瓦尔登就这样站在原地,他还是保持着原样一动不动——根深蒂固的高傲让他不愿走下大教堂的主讲台,但他的心却早已隔着彩色玻璃窗向晚霞索吻。再近一点,再近一点,老教皇要为他亲爱的教子加冕;再近一点,再近一点,让余晖能够尽情吻上你的唇,让美能够看清美的脸。他就这样站在天平倾落的最后一点霞光里,只渴望这双眼睛的主人走出阴影。

    美终究是要回归艺术的。

    

 

    皮鞋跟与灰色大理石地板相碰撞,清脆的声响正缓慢而有节奏地靠近艾格的身旁——肉体之间的距离一步步贴近已相吻的灵魂,效仿着将要依偎,对方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突兀停下。耳旁是精纺呢绒相互摩擦发出的窸窣声,这让艾格意识到他不知名的灵魂共鸣者此刻正在欣赏他身后的画——由他所创作的画,包含了艺术和美的精华以及他所有的思想。澈澄的淡琥珀色缓慢地,自上而下地将整幅画纳入其流下的松油脂中:美眸审视画中的爱意与傲慢,也审视他自以为是的灵魂。他满怀欢喜和热情,准备恭迎这足以震颤灵魂的救赎与美满。

    他现在再难以控制自己保留什么高不可攀的傲气以供他自视不凡了,因为他们的灵魂早已达成某种契约,现如今他们只是上帝天平上两根完全平衡的羽毛。孤独感是尖刀,抵在他腰后又柔声哄他转头,要求这位目中无人的狄奥尼索斯看向他的活缪斯——这不知又是阿芙洛狄忒的第几任情夫,竟让她如此偏心将所有的美貌赠予。

    他的缪斯就这样彻底暴露在将死的暮色和他的视线中,黑色高礼帽不可避免地投下小片阴影,柔和了面部棱角感也足以使人平添份神秘。或许这张脸的每一处线条都由米开朗基罗亲手操刀雕刻,否则又怎会如此完美地中和了所有锐利和异乡人所独有的风情。这比西斯廷教堂天顶画更摄人心魄的美,他的存在本身就是神的偏爱。

    金钟又敲响一次,现在是傍晚六点二十分整,美好本身引诱他开口,他便说话。

    “您觉得这幅画如何?”

    所有期待和爱都对号落座,准备迎接这份天赐的喜悦;他的缪斯也应邀出席,言语本身就是舌尖的舞。

    “如果要我说,这幅画只是技巧运用的灵活罢了。绘画知识的简单展现,没有任何艺术和美,更别提所谓‘灵魂’……简而言之——”

    他的缪斯笑语盈盈。

    “糟糕透了。”

    圆舞曲停下。

朝星夜火

杰克大甩卖~爪爪杰,蛋蛋杰,一块钱四个,嘿嘿!

  蛋仔联动的杰克也太可爱了,忍不住拿石塑粘土捏了,还顺便捏了个原皮杰和金纹大触,最后一p是努力把反光拍出来的效果

杰克大甩卖~爪爪杰,蛋蛋杰,一块钱四个,嘿嘿!

  蛋仔联动的杰克也太可爱了,忍不住拿石塑粘土捏了,还顺便捏了个原皮杰和金纹大触,最后一p是努力把反光拍出来的效果

诸相

有很多自我满足的捏造)耳朵是鹿耳(第一眼就觉得好孩子像小鹿(不你


帽子太怪了让我给擦掉了)


因为不会画好孩子的外套所以就没画(我不说可能都没人能看出来这是好孩子💦💦)


p2p3是给他安的眼睛来的(上色版好怪

(不是最终成图,搞定了会二次编辑)

10.13更新p4耳朵另找参考改了(就是说越来越花里胡哨了


10.19更新p5(很想说这就是成稿

了、、然后再不管了(


总之杰克纪念日快乐!(阴暗的爬走.jpg)

(有找参考,侵删)


有很多自我满足的捏造)耳朵是鹿耳(第一眼就觉得好孩子像小鹿(不你


帽子太怪了让我给擦掉了)


因为不会画好孩子的外套所以就没画(我不说可能都没人能看出来这是好孩子💦💦)



p2p3是给他安的眼睛来的(上色版好怪

(不是最终成图,搞定了会二次编辑)

10.13更新p4耳朵另找参考改了(就是说越来越花里胡哨了


10.19更新p5(很想说这就是成稿

了、、然后再不管了(



总之杰克纪念日快乐!(阴暗的爬走.jpg)

(有找参考,侵删)



Yuki不配玩渔女

员工过生日还不给假期的侦探社是屑()                            祝杰克纪念日安康!

员工过生日还不给假期的侦探社是屑()                            祝杰克纪念日安康!

黑铁大根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先发了,本来是想做手书的但是再不发赶不上生日了总之先把里面的图发上来祝杰克纪念日快乐吧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先发了,本来是想做手书的但是再不发赶不上生日了总之先把里面的图发上来祝杰克纪念日快乐吧

祖母绿亚兔子

赶上了,画了一天终于画完了(ㅇㅅㅇ❀)

顺便摸了个动图猫猫杰

♡(*´∀`*)人(*´∀`*)♡

赶上了,画了一天终于画完了(ㅇㅅㅇ❀)

顺便摸了个动图猫猫杰

♡(*´∀`*)人(*´∀`*)♡

不能转(高三勿扰)

  天,可算是画完了,谢天谢地,太匆忙了,本来最后一张还有乌鸦但是也没画

  总之,祝先生纪念日安康,依旧热爱着

  天,可算是画完了,谢天谢地,太匆忙了,本来最后一张还有乌鸦但是也没画

  总之,祝先生纪念日安康,依旧热爱着

任性的地球
大家好 我是夜来香 (夜晚来c...

大家好 我是夜来香


cosplay香)


今天我生日 🎂 求佛

大家好 我是夜来香


cosplay香)


今天我生日 🎂 求佛

Akira林辞.

【第五人格】当各位角色进入霍格沃茨(6.0)

*群像超笋,前文合集

*单纯瞎写,无伏地魔

*cp本章主杰园,其余心患、摄殓、佣空、先祭

*踏一个末班车~克总纪念日安康!




85.


杰克有一个纪念日,在八月七号。


艾玛很早就开始给他布置,甚至为此“骚扰”了自己闺蜜艾米丽三天。


“艾玛,你究竟要干嘛?”


“诶呀,我就是想……让你们陪我一起……作个死~”


“?????”


86.


艾玛所说的“作死”,后来由艾米丽给其他人传了话,虽然大家都怵得慌,但还是同意了。


要说这主意,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被校级发现了的话……要么就是没事,要么就是有事。


没事了……那就好。......


*群像超笋,前文合集

*单纯瞎写,无伏地魔

*cp本章主杰园,其余心患、摄殓、佣空、先祭

*踏一个末班车~克总纪念日安康!




85.


杰克有一个纪念日,在八月七号。


艾玛很早就开始给他布置,甚至为此“骚扰”了自己闺蜜艾米丽三天。


“艾玛,你究竟要干嘛?”


“诶呀,我就是想……让你们陪我一起……作个死~”


“?????”



86.


艾玛所说的“作死”,后来由艾米丽给其他人传了话,虽然大家都怵得慌,但还是同意了。


要说这主意,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被校级发现了的话……要么就是没事,要么就是有事。


没事了……那就好。


有事了,就一定是大事。



87.


艾玛知道杰克喜欢比较刺激的事情,所以她决定给他办个party。


办party没啥的,但是这个party的场地在禁林。


禁林嘛,就是那个一大堆危险生物云集的树林,要是运气“好”,还能偶遇一下摄魂怪。


艾玛觉得,杰克会喜欢。



88.


原本约瑟夫是不同意的,他怕卡尔出事。


原本奈布也是不同意的,他怕玛尔塔出事。


原本艾达也是不同意的,她怕埃米尔出事。


原本伊莱也是不同意的,他怕菲欧娜出事。


后来因为这四个人每天都在向自己询问着黑魔法防御术的事,他们也就放下了心,毕竟是朋友,他们也想让杰克开心,也想让艾玛开心。



89.


八月七号到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禁林走去。


艾玛虽然想“作个死”,但是最起码的安全她还是知道的。


所以他们的地点在禁林入口进去没多远。


一行人在提前选好的地点插上火把,拿魔杖点了很多灯,还在周围设置了结界,防止有野兽来袭。


艾玛跑去城堡,叫杰克过来。



90.


要说他们是傻呢,还是蠢呢。


灯光只会吸引更多野兽群的注意。


更会吸引虫类的目光。


不是么?



91.


艾玛欢天喜地的跑到城堡找到杰克。


“克克!”


“怎么了,我的艾玛?”


“你闭上眼。”


“好,我的艾玛。”



92.


艾玛领着杰克到了禁林的入口前,捂着杰克眼睛的手正准备放下,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她停在原地,身体僵在那里,手也不动。


“艾玛?怎么了?”


杰克直接握住艾玛的手放下,看见眼前……


蜘蛛……异兽……


中间围着的是他的伙伴。



93.


“艾玛·伍兹,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吗?!”


“知道……对不起,校长先生。”


“所幸……没有人员伤亡,你们的黑魔法防御术,学的还不错。”


“谢谢校长,那我自愿受罚。”


“不用了。我知道你是为了给杰克那小子准备惊喜,而且你领罚了杰克肯定要陪你,算了。以后离禁林远一点。”


“好的,校长,那我先走了。”


“去吧。”



94.


杰克看见艾玛从办公室出来,连忙凑上去。


“没受罚吧?”


“没有……”


“那就好,走,我们回宿舍。”


“克克……对不起……”


杰克停住脚步,对艾玛说:


“艾玛,我最怕你说的就是这三个字。你没错,你有这份心,我特别开心。”


“真的吗?但是……”


“没事。”



见彩蛋!!!


设定里的克总是“好孩子”的脸熬!

12032101023

蒸汽之都时代找不回手机欠费的微信号是吧

蒸汽之都时代找不回手机欠费的微信号是吧

晚睡
有缘再细化 艾玛:“先生生日快...

有缘再细化

艾玛:“先生生日快乐哦~”

杰克:“……”

有缘再细化

艾玛:“先生生日快乐哦~”

杰克:“……”

(●'◡'●)

【雾夜迷踪】Trilby

*斯金向

*给我产品的无脑饭,反正我爽了


斯文加利和金纹大触的相遇十分的戏剧化,可以说是俗套爱情片的剧情,与其说是音乐家与怪物的相遇,倒不如划分成杰克吸引杰克


————伦敦—————


“我唱不出歌了"


这是斯文加利胡乱搪塞过去的借口,摆摆手推开还想做些挽留的家伙,他一定为这次展演做足了宣传,凭借大音乐家斯文加利的名声足以撬开不少名流的钱包,斯文加利压了压帽檐逆着人群走出了剧院,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忙且不介意再一次的吊了观众们的胃口


他都想好了第二天的新闻头条,来自音乐圈同僚或八卦头条编剧们的恶意揣测———音乐家受到了诅咒,被恶魔夺走了声音,一个罪有应得...

*斯金向

*给我产品的无脑饭,反正我爽了


斯文加利和金纹大触的相遇十分的戏剧化,可以说是俗套爱情片的剧情,与其说是音乐家与怪物的相遇,倒不如划分成杰克吸引杰克


————伦敦—————


“我唱不出歌了"


这是斯文加利胡乱搪塞过去的借口,摆摆手推开还想做些挽留的家伙,他一定为这次展演做足了宣传,凭借大音乐家斯文加利的名声足以撬开不少名流的钱包,斯文加利压了压帽檐逆着人群走出了剧院,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忙且不介意再一次的吊了观众们的胃口


他都想好了第二天的新闻头条,来自音乐圈同僚或八卦头条编剧们的恶意揣测———音乐家受到了诅咒,被恶魔夺走了声音,一个罪有应得的惩罚


熟练地走进小巷,耳边嘈杂声弱了下去,斯文加利来到了一家并不起眼的小酒馆,生意惨淡,只有调酒师和琳娜薇尔(坐台小姐的名字)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什么,见到熟客来了琳娜薇尔很热情的迎了上去,显然她的这份热情只留给特定的人,亲昵的挽上斯文加利的胳膊凑到耳边说起悄悄话,腻腻歪歪一起坐到了吧台的中央位置


"没有来迟吧小夜莺"


斯文加利的到访总是充满爱情因素,他不会辜负每次给小女友制造意外惊喜的时机


"真惊喜!我们明明几天刚寄过信"


娇纵的语调,琳娜薇尔可太懂怎么讨好音乐家了【斯文加利单纯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听她撒娇时上翘的尾音】娇滴滴的语调让斯文加利笑了笑


招呼调酒师给琳娜薇尔调了杯Aphrodite【注解①阿佛洛狄特是古希腊神话人物。她是宙斯和大洋女神狄俄涅(Dione)的女儿 。最初为丰收女神之一。奥林波斯教形成后,被作为爱情和美的女神】


琳娜薇尔咯咯笑着,侧身依靠着斯文加利,她自认为聪明的做起☆暧☆昧☆的小动作,香肩半露,从斯文加利的角度朝下望就是近乎完美的身材曲线,右手优雅的摇晃酒杯,过了很久才抿了一小口,随后又把酒杯凑到斯文加利唇边,见斯文加利真的喝了下去【两人用的同一个人位置】,她笑的更甜了


三个人的聊天,就开始变得千奇百怪,但斯文加利还不忘趁空隙挑逗几下琳娜薇尔,逗得琳娜薇尔止不住的笑,过了几个小时,陆陆续续有人推开了酒馆的门,其中不乏有酒馆的工作人员和被音乐家扫了兴致的社会名流门,斯文加利也准备离开了,他可不想被更多人知道这次幽会,琳娜薇尔跟着斯文加利到了酒馆后门,腻歪了很久才不舍的在斯文加利脸上印个吻痕


走到拐角的时候,斯文加利取出手帕把唇印擦干净并把手帕团成团扔进垃圾桶里


夜晚的伦敦被变成了犯罪的舞台,特别是在白教堂附近,混乱治安,人心惶惶,恐慌之下的人们总能蹦出几个所谓口口相传的都市传说,比如最近兴起的——金色怪物,传闻是由开膛手杰克的不甘的冤魂组成,神秘且优雅,金色怪物喜欢游荡在巷子里等待猎物


斯文加利自然不相信那套故事(人家可是名义上的当事杰?!),他照常回到了远离闹市区的住所,可今天有些不一样,这是斯文加利进屋后才迟钝的发现闯入的不速之客————一团会动的蜂蜜糖浆


金纹大触懒散的窝在沙发上,对突然到访的房间主人有些意外甚至是不欢迎,踢开了脚边散落几张乐谱【斯文加利出门前编写好的】,斯文加利也只是叹叹气,他暂时不想招惹到雾都怪物,弯腰蹲下去一张张捡起乐谱


线条匀称的小腿在眼前直晃,斯文加利握住了纤细的脚踝,捏了几下才模糊的确定了流质下并没有坚硬的骨头,手指一路向上摩挲着腿肉抚过小腿肚,完全异于人类的皮肤触感,隔着布料还能感受到底下正平稳涌动的流质,比女性还要柔软一些的触感上斯文加利有些着迷,金纹大触打了个寒颤,抬脚踩着斯文加利肩膀后压,惯性缘故斯文加利的脑袋直接磕到了桌沿上,换来的是斯文加利吃痛的喘息声,这才让金纹大触满足,笑了几声后才开口问道


“我该怎么称呼你”


“svengali或是Jack”


“猜到了”【很多英国男性都叫Jack,音乐家和Jack的搭配已经烂大街了】


就在斯文加利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有人敲响了房门,他暂时安顿好了金纹大触,揉着还有些发晕的脑袋想着还有谁会这么晚拜访


"您喝醉了"


醉醺醺的琳娜薇尔一下就扑进斯文加利怀里,手指绕着斯文加利垂在胸前的吊坠把玩,显然看到了音乐家跑路的消息,刚结束工作就急匆匆的来找当事人,同样也是借着酒意才敢来找斯文加利吐露心声的


“小夜莺,我给你的自由太多了,太记得吗?我不喜欢你在晚上还在外面乱跑,请早点回去吧”


斯文加利为琳娜薇尔披上了自己的风衣,故作一副不舍模样的跟她碰碰唇又确保风衣裹紧了才放心的关上门,任由琳娜薇尔在外面撕心裂肺的哭喊、挠门,过了很久她的情绪在有所缓和,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明天还会在那等你”


门外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琳娜薇尔正扶着门站起来


“噢~花花公子”


刻意放尖拉长的语调传到斯文加利耳朵里,金纹大触终于舍得离开了霸占很久的座位,他站在客厅拦截了还想去窗口张望的斯文加利


“你可在配合我金屋藏娇"


沉默了很久,斯文加利确定听到了哒哒哒的下楼梯声才有了回应


天晚了,冷风吹在身上比想象中还要冷很多,琳娜薇尔拢了拢披在身上的风衣,有些琢磨不透斯文加利的想法,但闻到了属于斯文加利的淡淡烟草味,又放下心来不过多去揣测,琳娜薇尔的妆都快哭花了,站在街道上恋恋不舍的朝着窗口看了看,依稀辨别出窗口有个模糊的身影,再次哭了出来,冲窗口挥了挥手,才恋恋不舍的走掉,琳娜薇尔已经相信了窗口的身影是斯文加利而不是雾都怪物,她总爱给自己编制虚幻的爱情美梦


随着四点的钟声敲响,金纹大触的身形渐融进浓雾之中,他保持着都市传说该有的神秘悄悄离开了


经过了五个小时的睡眠,斯文加利消化了一切,他脑袋里有了很多的灵感,推开卧室门就瞧见金纹大触正舒舒服服的窝在阳台木椅上晒太阳,他双腿交叠舒服的搭在用来放笔纸的矮桌上,阳光照到金灿灿的流质上衬的金纹大触更像枫糖浆【或是一只露出肚皮的橘猫】


“早安”


来自金纹大触的问候,语调平稳,斯文加利无法确定金纹大触是不是又折返回来在着呆到早上,金纹大触甚至为音乐家准备了早餐,很简单的三明治和咖啡,直到斯文加利打开柜子拿放糖的时候,才发现小惊喜——一截断指,斯文加利瞄见上面套的戒指【斯文加利送给琳娜薇尔的情人节礼物,但一度被琳娜薇尔认定是对戒】,他很快的判断出都市传说也就小孩子水平用着极其幼稚的手段


“求婚还是在下次吧”


斯文加利很快接受了新室友,并觉得新室友就像一只猫咪,想要抚摸的时候就会渡着步子凑到身边,高傲的仰了仰下巴,不想要抚摸的时候,则用着锋利的爪子拒绝一切


金纹大触也是毫不客气的开始享受斯文加利的东西——一盒被弃置的☆香☆烟☆,它过于轻柔,一度被斯文加利当做女士☆香☆烟☆弃置,直到现在才被金纹大触翻出来,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坐在地毯上点燃香烟,烟雾腾起,空气中弥漫股缥缈的果香,星星点点的火星也顺着燃烧的烟头掉落到地毯上,斯文加利可不许自己最喜欢的地毯就这样被作践


"小心点"


"抱歉"


怪异的语调(金纹大触总爱用并不讨喜的声调跟斯文加利交流),金纹大触优雅的弹弹烟杆落下更多的烟灰,随后又把半截☆香☆烟☆摁灭在地毯上,就着烟蒂又在地毯上划了好几道黑印


磨合期结束,该步入正轨了,斯文加利尝试过语言上的催眠引导,效果进度缓慢,只能尝试的调配好怀表,古老的捕猎手段


指针在表盘上转了一圈又一圈,数字、指针指向以及语言强调记忆


“看着我蜜糖”


彻底软下去的语调就像在请求,金纹大触并没直接拒绝而是主动的凑了上去,视线相交,斯文加利吻了眼神变得有些迷离的金纹大触


演出结束,斯文加利破天荒的很早回了住所,女仆打扮的金纹大触早就在门口等待音乐家,并告诉他打扫好的书房,摊开的笔记本是新的一页


“距离上次接吻已经过去了很久”


金纹大触处理好一些家务后,也走进了书房,走到书桌前伸手小心环抱正在本子上记录些什么的斯文加利,冰凉的液触紧贴脖颈涌动着,比之前顺从的多,从猫咪变成了摇尾巴的狗勾


"吻我"


又一次成功的实验,斯文加利催眠了金纹大触,没什么原因,兴趣使然,他饲养了雾都怪物


斯文加利微笑着握紧了金纹大触的手?液触?他快要听腻金纹大触一副毫无波澜的语调,生硬的加上撒娇意味,决定把教会金纹大触更多的情感表达提上日程


就像一开始所说的,杰克吸引着杰克,或许两位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彼此,只不过他们都是合格的猎手,等待合适时机在扑上去撕咬猎物

"然后发生了什么?"


躺在盛宴伯爵腿上的小杰克问道,他听故事到有些晕头转向,扯过盛宴伯爵的蝙蝠翅膀盖在身上随时要昏睡过去


"就这样什么都没有了,故事结束了"


盛宴伯爵合上了魔典,抱起小杰克带他去准备好的摇篮里睡觉

泠希怎么又入冷圈了

〖第五人格乙女〗云雾缭绕

·杰克纪念日安康!

·ooc警告


你站在阳台上,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弥漫起了大雾

雾气犹如男人将你包裹于怀中

冰凉且湿润的怀抱令你感到不适

“今天是你的生日,杰克”


雾气中的黑影在向你靠近

你实在是不太习惯在雾气中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你先伸手抱住了他,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

“嗯哼,那小姐为我准备了礼物吗”

“有”

你的手勾上了他的脖子,逼迫他低下头

带有侵略意味的吻经过两人的酿制,似乎爱意随雾气融入了两人的身体

你微喘着气

“生日快乐,今天的生日礼物是——我”

你听见他轻笑了一声

“带我走吧”

“我是个怪物”

“我爱你”...

·杰克纪念日安康!

·ooc警告



你站在阳台上,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弥漫起了大雾

雾气犹如男人将你包裹于怀中

冰凉且湿润的怀抱令你感到不适

“今天是你的生日,杰克”


雾气中的黑影在向你靠近

你实在是不太习惯在雾气中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你先伸手抱住了他,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

“嗯哼,那小姐为我准备了礼物吗”

“有”

你的手勾上了他的脖子,逼迫他低下头

带有侵略意味的吻经过两人的酿制,似乎爱意随雾气融入了两人的身体

你微喘着气

“生日快乐,今天的生日礼物是——我”

你听见他轻笑了一声

“带我走吧”

“我是个怪物”

“我爱你”

你抬头…却没有看他的眼睛

“我爱你”

你望着的是月亮


你不爱他

你和他都清楚

你只是讨厌这纷扰的世间而已


他的指刃轻轻划过了你的脸颊

“带我走,或者…杀了我”

你将脸深埋他的颈窝

“绅士怎么会拒绝小姐的求要呢”

他将你抱起,动作很轻

你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血腥味弥漫


夜晚的伦敦中心弥漫起大雾,人们都将自己藏在家中

最繁华的高楼上,阳台的灯光被限制于此,像一团金色的月亮


那家小姐失踪了

没有尸体

为什么会是她呢?难道她也当过妓—女?

这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

也罢,低层的人们对于高楼也只能谈论底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