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杰园

280.9万浏览    14456参与
R&O&E(开学长弧)
【杰园•现代pa】 有人想看手...

【杰园•现代pa】

有人想看手绘,于是我画了

【杰园•现代pa】

有人想看手绘,于是我画了

像一根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杰园存梗】独白

以防万一的存梗,可能会扩写,想抱走写文也随意

同人作家艾玛与画家杰克的私设


文字本应该是我所擅长的,但写下这些东西意外的艰难。


我第一次写文的时候,收到了画手杰克发来的一条消息,他给我画了一幅插画。这幅画令我完完全全为之倾倒。能看到我的文字以这样一种精彩的形式被赋予生命……那种感觉真的不可思议。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有幸获得了来自多位极棒画手的画作,但杰克总会是最特殊的。他又给我的故事画了一些插图,而我会给他的一些图配上诗或小短文。

后来,我们把真名和地址告诉了彼此;我给他寄了一些在当地特产的糖果,而他回寄了一幅极美的星空的水彩画,我的礼物完全黯然失色。

我们这样的交流...

以防万一的存梗,可能会扩写,想抱走写文也随意

同人作家艾玛与画家杰克的私设






文字本应该是我所擅长的,但写下这些东西意外的艰难。


我第一次写文的时候,收到了画手杰克发来的一条消息,他给我画了一幅插画。这幅画令我完完全全为之倾倒。能看到我的文字以这样一种精彩的形式被赋予生命……那种感觉真的不可思议。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有幸获得了来自多位极棒画手的画作,但杰克总会是最特殊的。他又给我的故事画了一些插图,而我会给他的一些图配上诗或小短文。

后来,我们把真名和地址告诉了彼此;我给他寄了一些在当地特产的糖果,而他回寄了一幅极美的星空的水彩画,我的礼物完全黯然失色。

我们这样的交流保持了两年之后,他宣布说他要跟一些朋友来英国,问我愿不愿意跟他面基?他把来的日期告诉了我,我发现我跟他到伦敦的日子错开了几天……我向他道歉。但是他们一行人又决定在旅行期间环游整个英国,会在我住的地区留几天,所以我们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我们在一间当地的酒吧一起吃饭面对面坐着……而桌子太宽了。

仅此而已。什么也没发生。整个晚上我们两个都觉得我们中间隔的那张桌子怎么那么宽得那么讨厌,然后我们就分开了。几天之后他坐着飞机回了国,直到第二年我们都没有会面。但我们每天都聊天。

正式来讲,我们依旧“只是朋友”。但随着时间推移我们避而不谈的事情逐渐严重得无法再忽视,过了几个月我们不可避免地忍不住互诉衷肠。

杰克承认这些年他差不多都已经半心半意地爱上我了。之后他把这描述为“一读倾心”。他对我的感觉给了他他所需要的改变的最终动力,顶着巨大的社会和家庭方面的阻力,在经受了一辈子的认知障碍之苦以后。但他害怕打扰到我的世界,他以为我的生活很美满,所以在想只要见我一面就够了——当我没能在伦敦跟他见面的时候,是他说服了他的朋友再往远旅行。

接下来的几个月很难捱,也很烦心。不过到最后,我自由了,可以追随我的心,而我的心无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

我们真正成了“一对”的第一年,杰克和我很少身处同地,彼此相隔千里。但是Skype(社交软件)帮了我们大忙,我们差不多一直都陪着彼此。我们一起醒来,一起淋浴,一起吃饭,一起刷牙,经常还开着Skype就睡着了。

然后,一年多以前,他一直以来的健康问题被诊断为癌症,我们需要在一辈子的“错误”中挤进最大限度的“正确”,由此得到决心战胜了剩余的障碍。

从去年十二月上旬开始,我们形影不离,除了偶尔有一两个小时不在一起。我们结了婚,我们有了自己的历险,我们最大程度地享受着我们在彼此身边找到的每一刻完美时光。

两周之前,我埋葬了他,他穿着他最爱的周边T恤,外面套着我们相遇那一晚他穿的衬衫。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心也在破碎。他是如此完完全全地爱我,我能在他的每一次呼吸中感受到他的爱。如今空气仿佛变得如此稀薄,仿佛我几乎不能靠它维系生命。

但我不为自己感到遗憾,也不为他引领我做出的任何一个选择感到后悔。他总是说我是他的天使;尤其是在我接手他越来越多的护理之后。可是他拯救了我。

我曾放弃了爱情。我写过关于爱情的故事,但那对我来说只是个幻想。

灵魂伴侣。

噗。

但是我找到了我的伴侣。

我曾找到过了我的伴侣。

谢谢你们,另一个世界里的杰克与艾玛。
Ammonium sulfate

〈杰园〉给伍兹小姐的一枝玫瑰

#原作:第五人格

*致敬我的初心杰园

(小声bb:之前看到一个神仙大大出园丁的性转cos,在评论区就有人说,如果园丁真的是男孩子,讨厌园丁和杰园的人就不会这么多了吧?

真的,看到这个真的很心寒。)

#CP向:

监管者开膛手“杰克”x求生者园丁艾玛伍兹

园丁和医生友情

#BG注意

*是沙雕文

#现代设定,其它私设有

*家庭教师杰克x学生伍兹

#HE


——

“蓝玫瑰的花语有多种说法: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珍贵的爱,忧郁,知己,清醇的爱和敦厚善良,不为人知的爱情和秘密。”

“红玫瑰代表着热恋,希望和你泛起激情的爱。”

-

-

-

(一)

像是在欣赏艺术...

#原作:第五人格

*致敬我的初心杰园

(小声bb:之前看到一个神仙大大出园丁的性转cos,在评论区就有人说,如果园丁真的是男孩子,讨厌园丁和杰园的人就不会这么多了吧?

真的,看到这个真的很心寒。)

#CP向:

监管者开膛手“杰克”x求生者园丁艾玛伍兹

园丁和医生友情

#BG注意

*是沙雕文

#现代设定,其它私设有

*家庭教师杰克x学生伍兹

#HE


——

“蓝玫瑰的花语有多种说法: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珍贵的爱,忧郁,知己,清醇的爱和敦厚善良,不为人知的爱情和秘密。”

“红玫瑰代表着热恋,希望和你泛起激情的爱。”

-

-

-

(一)

像是在欣赏艺术品一样,杰克小心翼翼地将刚制作好的慕斯放进了冷冻窗,起身再熟练地拉开淡粉色的窗帘,挂上“正在营业”的可爱的木头小牌子。路过的女学生们背着书包,叽叽喳喳地聊天,一天又要开始了。

在这些女孩子看来,这家甜品店的店主,也就是杰克先生,是一个温柔又帅气的人。她们在橱窗外跟杰克打着招呼,嘴里还叼着因为上学快迟到而来不及在家里吃的吐司。

甜品店的布置很温馨。

淡粉色的印着小天使图案的窗帘,编制成的藤椅和低低的藤桌,木制的窗户框和永远被擦得一丝不苟的玻璃窗。墙上贴着学生们许愿的便利贴和各式各样的小贴纸。柜台是米白色的,天蓝色的花瓶里,松松散散地插着几支蓝玫瑰。

哈哈。当然谁也不会注意到窗帘角有淡淡的血迹吧。

伍兹小姐正是被这几支蓝玫瑰吸引的。

杰克习惯坐在柜台里的高椅上,放学的时候笑着看人群的熙熙囔囔。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伍兹小姐。

伍兹似乎每天都不太开心。倒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她总是在放学的时候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地出校门,但是一旦另外一个女孩子从东边跟她分开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就立刻消散了。那些可爱的小雀斑也立刻静止下来。

明明是小孩子,怎么会这样呢?杰克先生用一只手托着腮思考的时候,便感觉到窗外有人在看着自己。

是伍兹小姐。

杰克用他的标志性微笑向她打招呼,但是伍兹半点反应都没有,还是盯着一个地方看。

杰克先生这才明白,伍兹是在看自己桌上的玫瑰花。

是因为蓝玫瑰很特别吗?

伍兹几乎每天下午都来。

她趴在橱窗上看着这些蓝玫瑰,不经意间也发现了一张贴在橱窗外不被人注意的小小卡片。

“英文家庭教师 杰克先生。

证件可亲验。

 联系电话144 4444 4444。

上课时间:周五 周六 周日晚。”

伍兹轻手轻脚地取下这张卡片,将它塞进印有花卉的书包里。

回家的路上,伍兹在想着,为什么一张谋求工作的卡片会贴在一个这么不显眼的地方。就好像,不希望别人看见一样。

嘛。至今也只有总是趴在那个地方看蓝玫瑰的伍兹小姐发现。

没错。是杰克故意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大概是被那个与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天真又灿烂的笑容吸引了吧。

悠闲地将店门关上,再将凌乱的桌椅摆放整齐。突然就发现了桌上留着一个学生的书,是一本有关医学的书。应该是放学后在这里一边吃点心一边看书时不小心落下的吧?明天也一定会过来找的。

“艾米丽.黛尔”

杰克瞥了一眼名字,便将它收进柜台里面了。

迟迟不肯离开的杰克先生只开了一盏小小的泛着黄光的台灯。他在等着一个电话。

一个请他去担任家庭教师的电话。

以前听到过伍兹跟朋友抱怨自己英语成绩不够拔尖的事情。想到这里,杰克觉得更是十拿九稳,起身又自顾自地哼起小曲。

下午七点四十三分。电话终于响起来了。

杰克先生也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伍兹的教庭教师。

下午八点二十一分,杰克先生离开了店铺。


(二)

第二天一早,黛尔小姐就匆匆忙忙地赶到这里,拿走了自己的书本。

今天可是星期五。

而且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星期五。

杰克又哼起了曲子,开始向刚拿出来的蛋糕上挤奶油。想要做成伍兹小姐的样子。结果怎么样都做不出来。

坏了一早上的好心情。

杰克拿起刀就发疯似的把这个蛋糕划烂了。松松软软的蛋糕被弄的四分五裂,还有一些小的蛋糕屑掉到了地上。奶油弄脏了桌面,一片狼藉。用一块抹布粗鲁地将这些东西全部扫进垃圾桶。

这可真不是绅士会做的事。

杰克在心里自嘲着。

最愚蠢的事情在于,他走到柜台才发现,有血迹被残留在上面了。

这可真糟糕。

学生们上课的时候,甜品店总是很冷清,杰克会在这个时候拿起一本厚厚的书,一行一行仔细地阅读。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的时候,昨天伍兹已经说过自己会亲自来店里带他去自己家的。就在杰克先生望着校门口发愣的时候,伍兹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一个像夏天的冰淇淋一样令人愉快的笑容。“杰克先生,您好!我是艾玛.伍兹!”

“伍兹小姐,您好噢。希望我的辅导对您会有所帮助。”

杰克和伍兹并排走着,伍兹的家在迎着夕阳的方向。这位家庭教师有模有样地问了伍兹小姐的英语学习情况。

伍兹小姐现在也许有一点点心动吧。


(三)

在伍兹家里辅导的时候,杰克被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惊。

“杰克先生,你知道开膛手杰克的事情吗?”伍兹停下了正在写英语巩固练习的笔,抬起头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杰克总觉得她和平常有点不太一样,……甚至,有一点诡异。

有一点诡异?

怎么可能呢?

她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

而且,我又怎么会怕她呢?

杰克此时面部十分平静。“开膛手杰克?听说过。怎么了吗?”

“'噢。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他居然有和您一样的名字呢,杰克先生。”伍兹在这个时候已经将头低了下去,继续对付着那篇英语阅读。

“……”杰克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伍兹应该没有察觉什么吧?也对,一个孩子能察觉什么呢。一个好孩子对于这种事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吧?对开膛手的事情会感到深深恐惧的吧?她说不定就只是天真地害怕这件事罢了。

对哦……好孩子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现在,好孩子已经睡着了。

杰克摇了摇头试着去打消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有着那样天真笑容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坏孩子呢?

倒也不是不可能,自己不也是个绅士吗?

哈哈哈哈。

确实是个绅士呢。

下午九点十一分,杰克收拾了讲义准备离开。

“杰克先生辛苦了!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吧!”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杰克心想,听着就像自己哪天晚上没好好休息一样。

啊。

不对,昨天晚上不就没有好好休息嘛。

杰克只能笑着接受了她的问好,转身松了口气般离去。

为什么。自己会在她面前这么小心翼翼。

对于一个开膛手来说,真是可笑。

下楼的时候,他仔细想了想今天的事情。黛尔小姐,好像就是那个经常和伍兹一起走的女孩子。而且她好像对医学很感兴趣。

这么一来的话,说不定柜台上残留的血也不小心沾到她的书本上了吧。

哈啊。

就算这样又怎么样?

做事太不细心了。

不过就算这样,也没有人会怀疑那一个做甜点的绅士吧?

(四)

星期六的早上,伍兹小姐带着书本来到了甜品店。

“早上好啊,杰克先生!啊,请别误会,我只是过来吃点东西,不会让您额外帮我上课的。”

杰克端着刚做好的小蛋糕走向那个靠窗的座位,被伍兹小姐用一支红玫瑰拦截下来。

“是今天早上的红玫瑰,杰克先生!可以送给您的女朋友噢!”看着伍兹仰起的笑脸,杰克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又相信了她。

“女朋友?小孩子不要乱想。伍兹小姐该不会是希望有更多英语作业来补满您那想空事的脑袋吧?”

“什么嘛,杰克先生明明很温柔呀,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朋友呢?”伍兹加重了“温柔”这个词的声音,果然被杰克看出来,她有些不怀好意。

自己是不可能是一个温柔的人的。杰克心想,他比谁都清楚。

伍兹很聪明,她好像已经察觉了这一切,如果换作是别人,杰克一定会直接让那个人没有任何办法开口说话或是与别人传递信息。

为什么这个人就偏偏是伍兹呢?

为什么就偏偏是送他红玫瑰的伍兹呢?

说不定伍兹也只是把红玫瑰随手一送,根本就没考虑它的含义吧?

直到这位开膛手在本子上写下艾玛伍兹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有所爱之人了。

话虽如此,但是也没有人会期待一个开膛手的爱吧?

搞不好,自己还会伤害她。

杰克像以前一样带上了面具。趁着雨夜出门了。

(五)

星期一。

对于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伍兹和黛尔大概会选择在上课的时候偷偷谈论这些话题。

比如说,黛儿拿到的书上沾有血迹。只是高中生要拿去验血也太麻烦了。到时候也许还会带去警察局问个究竟。况且她的同桌伍兹也一定不希望她去的。

伍兹小姐可不希望这件事情败露。她要把他当成自己的同党一样。

当成自己的同党一样,隐瞒他所有的罪行,帮他瞒天过海。

杰克先生不知道,伍兹很早之前就开始关注他了。

从她在无意间目睹了一场凶杀案之后捡起地上留下的两片蓝玫瑰花的花瓣,然后哭哭啼啼地跟别人说看见一个又矮又胖的人跑过去开始。

她和那位开膛手一样,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孩子。

只是大家要把她当成好孩子而已。虽然这件事也不全怪“大家”。

伍兹小姐把双手枕在脑后,长舒一口气。那自己就维持这个天真可爱的人设不要崩就好了。

(六)

当利爪碰到玫瑰花的时候,可能会不小心把玫瑰花折断,也有可能因玫瑰花的刺所伤。

却不排除共生的可能。

杰克和伍兹就是这样。

比如说现在,杰克先生刚刚回家,来不及取下左手带血的利爪,一把抱住了因为在等他回来而睡在沙发上的伍兹,顺了顺她的头发,一朵泛着一点点紫色的蓝玫瑰放在了她的英语练习册上。

正好对上伍兹小姐诡秘又调皮的笑容。

“蓝玫瑰,都被弄脏了呢。” 


——END


如果有感而发的话希望您可以评论嗷。



Riddle_CHEN

【杰园】是这次视频的条漫版。

〈等等!传上去后怎么那么糊?!〉

高清无水印版指路微博:高清无水印版条漫图片 

【杰园】是这次视频的条漫版。

〈等等!传上去后怎么那么糊?!〉

高清无水印版指路微博:高清无水印版条漫图片 

星茜
本来是想画夕阳下杰克与艾玛相遇...

本来是想画夕阳下杰克与艾玛相遇,不过我高估了自己,我杰园里杰克根本不会露脸( ´・ω・)

本来是想画夕阳下杰克与艾玛相遇,不过我高估了自己,我杰园里杰克根本不会露脸( ´・ω・)

公子想吃奈布

好孩子?坏孩子?(主杰佣)

奈布失踪快一个星期了,庄园里面,除了求生者,都很快乐,毕竟一大人皇失踪,对于他们的胜率百利而无一害。

“奈布到底跑哪儿去了?”玛尔塔打开求生宿舍的最后一个房间,好吧,显然,奈布不在这里,快一个星期了,他们快把整个庄园翻遍了(应该?)可是依旧没有奈布的身影。

“艾米丽,还是没有消息吗?”艾米丽着工具箱过来了。

“没有,话说,艾玛你不去陪杰克先生吗?”

“杰克先生在比赛,我就不去打扰他了”艾玛整理了一下因为比赛而有些乱的头发。“而且,奈布先生已经失踪好久了,还是有点担心他。”

“庄园这么大,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等玛尔塔找到他,有他好受的。”

“为什么?奈布先生和玛尔塔小姐……?”...

奈布失踪快一个星期了,庄园里面,除了求生者,都很快乐,毕竟一大人皇失踪,对于他们的胜率百利而无一害。

“奈布到底跑哪儿去了?”玛尔塔打开求生宿舍的最后一个房间,好吧,显然,奈布不在这里,快一个星期了,他们快把整个庄园翻遍了(应该?)可是依旧没有奈布的身影。

“艾米丽,还是没有消息吗?”艾米丽着工具箱过来了。

“没有,话说,艾玛你不去陪杰克先生吗?”

“杰克先生在比赛,我就不去打扰他了”艾玛整理了一下因为比赛而有些乱的头发。“而且,奈布先生已经失踪好久了,还是有点担心他。”

“庄园这么大,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等玛尔塔找到他,有他好受的。”

“为什么?奈布先生和玛尔塔小姐……?”

“不是你想的那样,奈布在失踪之前不久才答应了玛尔塔,好像是要教玛尔塔使用护肘的样子。”艾米丽想不远处的玛尔塔招手,玛尔塔点了一下头,表示回应,最近奈布的事快把她弄疯了,自己护肘还没有学会,队伍里的人皇就不翼而飞了,如果不是威廉在一边帮她,她可能已经炸了。

“还是没有找到?”艾米丽问

“监管者那边也找过了……艾玛?你没和杰克在一块?”

“为什么你们都要问我这个问题?”

“因为奈布也是……唔!”艾米丽急忙捂住玛尔塔的嘴。

“抱歉啊艾玛,玛尔塔一定是太心急了,对吧,玛尔塔?”艾米丽‘微笑’着说。玛尔塔不由打了一个寒战,连忙点头。“对了艾玛,一会还有你的比赛呢,监管可是裘克先生,快去准备啦,奈布不在,我们也要加油啊。”

“啊!居然忘了裘克先生,完了完了,艾米丽,我先去准备了,记得为我多准备一点绷带啊。”艾玛急急忙忙跑了。

“你别乱说”艾米丽松开手,帮玛尔塔顺着气,“这件事,不是艾玛的错,谁的错都不是,错就错在,两个人喜欢的人,都叫杰克罢了”




――红教堂――

“这局监管是杰克先生呢,艾玛”特蕾西一边修机,一边说道。“啊……伊莱先生受伤了,杰克先生真的是从不佛系啊”说着特蕾西放出自己的机器人修机。“就算自己喜欢的人也在比赛中也是绝对的无情呢”

“是啊,但是这样的杰克先生,我也喜欢啊”

“噗,啊――快走,杰克先生过来了啊”




――求生者宿舍――

“裘克去找威廉了,所以我替他一天”杰克拉着艾玛的手,钢爪已经被取下来了,杰克的手很大,将艾玛的手包了起来“幸好,这局先知状态好像还不错”

“可是最后我们还是输了”

“已经不错了,至少你离开了那里”杰克起身“好了,我可爱的小艾玛,好好休息,明天你还有好几局比赛,要加油”杰克戴好面具,离开了房间,顺便关上了门。

奈布现在觉得自己很不好,今天的庄园似乎格外的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找杰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个人跑到了湖景村,杰克说的话还在耳边重复“抱歉,我不喜欢男人,我是正常的……”虽然之后又说了很多,但是自己只捕捉到了开头,被拒绝了啊……也是啊,杰克是男人啊……

“今天怎么这么冷……”奈布喃喃自语道。

“雇佣兵先生……或许您可以告诉我,你大半夜在这里的理由”身后传来夜莺小姐的声音。

“散散心……”奈布转过身来“夜莺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的夜晚很好看,月亮落到了海里,还是那么明亮”夜莺小姐走到海边,静静看着海上的月亮“雇佣兵先生有什么烦心事吗?”

“没什么”

“雇佣兵先生,我想您应该知道,这个庄园,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住我”夜莺小姐瞥了一眼奈布

“您知道,又何必问我?”

“……您可有想过,该怎么办?是一直躲着开膛手,还是,面对他”

“……”

“很难吗?”夜莺小姐摸着自己的面具“或许,雇佣兵先生可以选择忘了这段……不太好的记忆?”

“如果真能忘了,就好了”

“为什么不能呢,庄园主可以解决这个庄园所有的事情”

“……拜托您了”

“希望雇佣兵先生,不要重蹈覆辙才好”

“不会”

戒酒小离

群里小宝贝的点梗

终于搞完啦!p2原图

群里小宝贝的点梗

终于搞完啦!p2原图

芥川竺笙

依旧是委托!!!不可以用哦
这三张我都挺喜欢的x终于画了忘幽了()
含文野乙女请自行避雷

依旧是委托!!!不可以用哦
这三张我都挺喜欢的x终于画了忘幽了()
含文野乙女请自行避雷

醋醋
杰园现代pa!过了这么久我还是...

杰园现代pa!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喜欢他们啊!

杰园现代pa!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喜欢他们啊!

你还我艾玛·TBW
浅希

永恒

灵感来源叨叨记帐


窗外依然是漆黑一片,而房间内依然亮着灯。

“所以说……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艾玛·伍兹——一个小有名气的侦探,此时此刻她正在调查有关开膛手杰克的案子,她想借着这个机会成为一位有名的侦探。

“艾玛?还没睡?”门口一位高大的男子手拿一条毛毯走了进来。

他轻轻将毛毯盖在艾玛身上,“别着凉了。”

“嗯,你早点休息吧。”

“嗯。”杰克应了声,迈开腿向门口走去,他的动作突然一顿,压低了声音,“也许你会喜欢一个恶臭的灵魂。充斥着罪恶、腐烂的血肉,和令人作呕的气息以及欲望,这一切即是我。”

……

雾中似乎有一个人影若隐若现,不动声色的向一个女人走...


灵感来源叨叨记帐



窗外依然是漆黑一片,而房间内依然亮着灯。

“所以说……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艾玛·伍兹——一个小有名气的侦探,此时此刻她正在调查有关开膛手杰克的案子,她想借着这个机会成为一位有名的侦探。

“艾玛?还没睡?”门口一位高大的男子手拿一条毛毯走了进来。

他轻轻将毛毯盖在艾玛身上,“别着凉了。”

“嗯,你早点休息吧。”

“嗯。”杰克应了声,迈开腿向门口走去,他的动作突然一顿,压低了声音,“也许你会喜欢一个恶臭的灵魂。充斥着罪恶、腐烂的血肉,和令人作呕的气息以及欲望,这一切即是我。”

……

雾中似乎有一个人影若隐若现,不动声色的向一个女人走去,在女人充满惊恐的眼神之间,雾中的人影开始显现。

杰克有些厌恶的甩了甩爪子,又将面前的女人开膛破肚。

“真是……令人作呕的气息。”

从迷雾中诞生,活在人们的恐惧当中,这就是开膛手杰克……

周围的雾越来越浓,开膛手杰克消失在雾中。

……

“报告警官,我们在小巷区发现了一名女尸,又是开膛手。”

奈布挥挥手,示意了解。

“把资料再打印一份。”奈布对身后的人说了句,随后带着资料离开。

阳光透过窗子斜射在艾玛周围。

“看来又是工作了一个晚上。”杰克有些心痛。

“咚——咚——咚。”

在听见敲门声的一瞬间,杰克将情绪收入心底,脸上看不出一丝感情,与刚才完全是两人。

而艾玛也因为敲门声而醒来。

杰克迈开步子打算去开门。

艾玛揉揉眼睛,把身上的毯子放在一边。

不一会,杰克便领着一个人走进来。

“奈布?”艾玛看见来者有些惊讶,“有什么事吗?”

“嗯。”奈布眼神微微瞟向了杰克。

杰克也明白,开口:“你们先聊。”随后便离开了。

奈布目视着杰克离开,又将房门关上。

“昨天又有一名女性死亡。”

“让我猜猜,永眠镇的安娜?”

听到她准确的说出了地点和死亡者,不禁佩服她的能力,拿出打印的那份资料:“这里是资料,希望艾玛小姐可以帮助我们。”

艾玛点点头,这一切都被隔壁房的杰克听了去。

看来下一个目标会是我的小姐呢……

嘴角不自觉上扬,你会成为我最美的收藏品。

我的小姐——艾玛·伍兹。

奈布也离开了,艾玛随意吃了几口又开始工作了。

艾玛认真阅读着资料,不放过任何细节。

“那么……下一个地点是?”艾玛在地图上寻找着,手指突然停在了地图的某一处。

白沙街……

那个恶梦……

艾玛深吸一口气,“都过去了。”身体却有些颤抖。

艾玛闭上了眼睛,轻声道:“没事的,没事的。”

艾玛让自己睁开眼,看着这弱不禁风的房子,“只要找到开膛手,拿到了酬金,我就和杰克先生离开。”

在隔壁房间的杰克动作一顿,听着艾玛说下去。

“成不成名都无所谓了,我只希望余生能与杰克先生一起渡过。”

杰克忍不住勾起唇角,“突然不想让你成为我的收藏品了呢。”

杰克一直认为她接手这个案子只是为了完成自己最初的梦想,成为一名合格的侦探,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偏离,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杰克找了个借口就出门了。

虽然他并不打算让艾玛成为他最美的收藏品,但今天的目标还是得死。

“相信艾玛会去到她所猜测的地点,那么我要做的只是在她之前把目标杀死,至于开膛手?谁见过呢?”

言外之意便是让人顶罪。

毕竟,从未有人见过开膛手的真面目。

……

女人似乎没有注意周围的雾,只是用贪婪的眼神看着手中的钱,一张张的清点。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戴着白色面具以及左手的利刃,不禁叫了出来:“开……开膛手!”

女人瞪大了眼睛。

“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啊,只是充满了污秽。”

面具下的唇角勾起,突然间停下了动作,尽量掐着嗓子,让声音不像自己的:“哦,是谁躲在暗处看呢?”

随手将目标解决,与雾融为一体。

艾玛见自己被发现,四肢有些僵硬,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那是奈布给她防身的。尽管她并不擅长用这些,但有总好过没有。

“哦~会是谁呢?”

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艾玛的耳中,艾玛不自觉地向后退。

艾玛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一回头才发现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开瞠手正站在自己背后。

“找到了呢,我的小猫咪。”

借着微弱的月光,杰克注视着她慌张的面孔,和那祖母绿的眸子,忍不住赞叹道:“多么美的眼睛,如果取下来,一定会成为我最美的收藏品吧?”

杰克本来是打算将艾玛打晕,然后随便去找一个人来顶替开膛手的身份,但兴许是这句话刺激到了艾玛。

艾玛咬着唇,狠下心,直接拿着匕首,用一种极其笨拙的方式刺向了杰克。

杰克侧身躲过,又恶趣味地将她压倒:“这可是很失礼的。”

坏孩子醒了,好孩子只能睡下……

会伤害她吗?

这是杰克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我将爱你,然后踩着血滴死去。”他并没有压着嗓子,艾玛在一瞬间便认出了这是谁。

“杰克?”她的语气充满了难以置信。

“也许你将成为永恒,杀死开膛手之后的永垂不朽。”

“你……”

艾玛根本就无法把面前的杀人狂魔与她的先生重合在一起。

一颗子弹击中了杰克。

是那些愚蠢的警察。

……

艾玛看着自己的爱人倒下。

她只是站在那……为什么她要选择将她所查到的信息交给警方?

“感谢你,伍兹小姐。”为首的那个警察正对着艾玛说:“我将会上报你的功劳,将会授予你真像小姐的称号。”

这些话在艾玛耳中毫无吸引力……

在回到家中的一瞬间,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杰克……”

……

第二天早晨,警方便在艾玛的住所发现了她的尸体,所有人给她举行了隆重的仪式来祭奠这位侦探小姐。

多年后,有一对夫妇带着他们的两个孩子再次来到了这所住宅。

“艾利,这就是我和你母亲曾经的住所。”

那个被称之为艾利的女孩看着这住宅,她也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眸,这一点和她的母亲很像。

妇女挽上了她的丈夫:“真是没想到,我们还能回来。”

“嗯。”男人应了声。

没有人知道,在那位侦探小姐死的第二天,有位叫作伊索的入殓师接手了他们的尸体。

他说,“爱是永恒不变的。”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艾利询问着他的父母。

“当然。”

【end】


祖安、纸箱

我   真  的  不  会   画  忘  川  渡   人
幽灵公主的细节也忘得一干二净
上网课画的很草
交党费hhhhhhhh
有人陪我匹配娱乐嘛

我   真  的  不  会   画  忘  川  渡   人
幽灵公主的细节也忘得一干二净
上网课画的很草
交党费hhhhhhhh
有人陪我匹配娱乐嘛

idiotal

别的人说了啥请自行脑补一下吧qwq

别的人说了啥请自行脑补一下吧qwq

十二鲤

有人问他为什么会在疯人院一呆就是六十年,不会无聊吗?

他答应过丽莎要守好那些玫瑰。他知道当风让玫瑰发出细细的声响时,他的幽灵公主就在这里。

有人问他为什么会在疯人院一呆就是六十年,不会无聊吗?

他答应过丽莎要守好那些玫瑰。他知道当风让玫瑰发出细细的声响时,他的幽灵公主就在这里。

Riddle_CHEN
【杰园】 “我”参加了他们的婚...

【杰园】

“我”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视频链接:我的一位客人 

【杰园】

“我”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视频链接:我的一位客人 

晴和風物

欢迎大家看我丢人 ooc了dbq,还会有下次的

p2参考

欢迎大家看我丢人 ooc了dbq,还会有下次的

p2参考

无情群宣咕咕精

占tag歉

佬儿们快来,不禁白

传送门894038053

占tag歉

佬儿们快来,不禁白

传送门894038053

梦魇

是这样的,群里是abo设定,雷的小可爱请别进哦。还有是语c群,欢迎各位进群。

占tag致歉。

是这样的,群里是abo设定,雷的小可爱请别进哦。还有是语c群,欢迎各位进群。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