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冈江

10895浏览    190参与
K鸽之王
嗑到了嗑到了 宗江女孩暴风哭泣

嗑到了嗑到了

宗江女孩暴风哭泣

嗑到了嗑到了

宗江女孩暴风哭泣

K鸽之王
来嗑宗江,粮荒啊啊啊啊 (动作...

来嗑宗江,粮荒啊啊啊啊


(动作有参考

来嗑宗江,粮荒啊啊啊啊


(动作有参考

咕咕子

第2⃣️集第2⃣️话(2⃣️

哈哈哈哈2⃣️2⃣️2⃣️,三重加倍!!

P1.渚和gou真的可爱加倍!!!(可爱是无限的加倍也是无限的(?


P2.我。em心情复杂.jpg。我也好想要可爱的妹妹酱!!!qwq为什么我的妹妹就是混世魔王?

可爱的弟弟我也好爱。


P3.👴被帅到了。为什么不能传入语音条!!!应该让大家都听听mamo酱的美声!!!qwqℹ️了,太帅le。

截图真是表现不出动态的美_(:_」∠)_


P4.说实在我觉得这一张,没字就是宗遥,有字就是宗凛😂(all遥真的好次

有一说一,宗介真的攻气十足。👌


P5.我真的好喜欢gou酱。

她太可爱了。...

第2⃣️集第2⃣️话(2⃣️

哈哈哈哈2⃣️2⃣️2⃣️,三重加倍!!

P1.渚和gou真的可爱加倍!!!(可爱是无限的加倍也是无限的(?


P2.我。em心情复杂.jpg。我也好想要可爱的妹妹酱!!!qwq为什么我的妹妹就是混世魔王?

可爱的弟弟我也好爱。


P3.👴被帅到了。为什么不能传入语音条!!!应该让大家都听听mamo酱的美声!!!qwqℹ️了,太帅le。

截图真是表现不出动态的美_(:_」∠)_


P4.说实在我觉得这一张,没字就是宗遥,有字就是宗凛😂(all遥真的好次

有一说一,宗介真的攻气十足。👌


P5.我真的好喜欢gou酱。

她太可爱了。

我真的好喜欢可爱的女孩子。_(:_」∠)_


P6.小百。就是我的内心写照哈哈哈哈!!

可爱的女孩子就是正义!!!!(小百也好可爱!


P7.我的恶搞哈哈哈 

 i了i了!海濑(荒川之主)真可爱哈哈哈(我怎么老在哈哈哈(哈哈怪



好想要百百一样的哦豆豆啊:(好可爱啊

好想要gou酱一样的妹妹啊:(好可爱啊



截图快乐。


猫尾巴草

愚人节快乐!

一对松冈兄妹的头像~

愚人节快乐!

一对松冈兄妹的头像~

咕咕子

怜渚简直小情侣嘛!!!💘!

p1-2真的小情侣感爆棚✔️!

渚太可爱了,男孩子这么可爱真的犯规!!

p3真心结婚照!爱了!不过我倒是对真遥的同人文兴趣不大🤔不过本子(物理意义上)倒是挺喜欢hhhh

p4!!!御子柴学长aaa!!哥哥和弟弟我都爱哈哈哈姐姐我也喜欢😍,这一家人的性格和脸都好好看啊!实力也很强aaa!

我真是尖叫🐔。

p5-6是gou酱啦!prpr!美女真的好看!美女和美女在一起也好棒嗷!

不过和gou酱一起的那位小美女总感觉她喜欢真琴!?

gou酱兄妹骨科或者亲情向我都好爱啊


其实我觉得all江想吃吃。变相free乙女(?


截图快乐。

怜渚简直小情侣嘛!!!💘!

p1-2真的小情侣感爆棚✔️!

渚太可爱了,男孩子这么可爱真的犯规!!

p3真心结婚照!爱了!不过我倒是对真遥的同人文兴趣不大🤔不过本子(物理意义上)倒是挺喜欢hhhh

p4!!!御子柴学长aaa!!哥哥和弟弟我都爱哈哈哈姐姐我也喜欢😍,这一家人的性格和脸都好好看啊!实力也很强aaa!

我真是尖叫🐔。

p5-6是gou酱啦!prpr!美女真的好看!美女和美女在一起也好棒嗷!

不过和gou酱一起的那位小美女总感觉她喜欢真琴!?

gou酱兄妹骨科或者亲情向我都好爱啊



其实我觉得all江想吃吃。变相free乙女(?



截图快乐。

咕咕子

半夜重温真的是太感人了💦

好久不看剧情都忘的差不多了,和从新看真是没什么区别le!

gou酱真的太可爱了!!!美女谁不爱呢,三季的小百姐姐也好可爱!

还有小时候的凛酱和遥酱hhhh!太可口可爱了!(好像怪阿姨。

半夜重温真的是太感人了💦

好久不看剧情都忘的差不多了,和从新看真是没什么区别le!

gou酱真的太可爱了!!!美女谁不爱呢,三季的小百姐姐也好可爱!

还有小时候的凛酱和遥酱hhhh!太可口可爱了!(好像怪阿姨。

苏酒酒

凛江|细腻(短,Fin)

ooc是我的,甜甜的兄妹是你们的

真·小学生文笔,有私设

撞梗算我的,梗来自快把我哥带走

——————分割线——————

宗介记得曾经做过一篇英语阅读,大概意思是家里的长男长女会比弟弟妹妹们更加细腻,初读时他只觉得这篇阅读大概是被英语老师选来凑数的无意义文章,可当他不自觉想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对兄妹——松冈凛和松冈江,又觉得这篇文章也不是全无道理。 

01

再见松冈凛的时候是在宗介转到鲛柄——凛所在的高中,印象里小时候那个几乎与凛形影不离的尾巴的江却是在他被拉去参加岩鸢祭的活动时才见到。

年少时青梅竹马的情谊总是不易断的,巧妙的重逢后向来是自然的久别重逢的聚...

ooc是我的,甜甜的兄妹是你们的

真·小学生文笔,有私设

撞梗算我的,梗来自快把我哥带走

——————分割线——————

宗介记得曾经做过一篇英语阅读,大概意思是家里的长男长女会比弟弟妹妹们更加细腻,初读时他只觉得这篇阅读大概是被英语老师选来凑数的无意义文章,可当他不自觉想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对兄妹——松冈凛和松冈江,又觉得这篇文章也不是全无道理。 

01

再见松冈凛的时候是在宗介转到鲛柄——凛所在的高中,印象里小时候那个几乎与凛形影不离的尾巴的江却是在他被拉去参加岩鸢祭的活动时才见到。

年少时青梅竹马的情谊总是不易断的,巧妙的重逢后向来是自然的久别重逢的聚餐,时间并没有让他们疏远反而再见时更加亲密。

“阿——宗介真是的,”少女的眼里毫不掩饰对他的不满,“去别的高中后就再也没有跟我们联系了。”

“抱歉抱歉。“宗介只是笑笑。

“这点还真的是和哥哥一样呢。“嘟着嘴瞥了瞥坐在身侧正忙着翻烤肉的凛。

“好了,快点吃。“夹起烤得刚好的五花肉,先蘸烤肉酱再蘸孜然粉,放到江的盘子里。

“阿!吃烤肉怎么可以没有辣椒!“江夹起凛帮她蘸好酱料的肉还没伸到辣椒粉的碟子里,她面前的调料碟就从三个变成了两个。

“不行!“凛挪走江面前的辣椒放在自己手边,确保江再也够不到。

“阿,哥哥真是的,蘸一点又没事嘛!!“自己的被拿走了,干脆就将手伸到凛的那份。

“啪“轻轻拍掉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凛加重语气,斩钉截铁,“不行!一口都不能吃。”

看着江泄愤般戳着肉再不肯好好吃饭,宗介把自己的辣椒往前推了推,还没推到江面前,又被凛按住。

“阿,真是。”

“江不是可以吃辣椒么?”印象里,松冈江是个从小就无辣不欢的女孩子,凛更是很少干涉江的饮食喜好。

“她快到特殊时期了。”凛不自然的压低了声音,宗介愣了一下,看见还在闹别扭的少女耳廓泛起了不自然的红色,反应过来“特殊时期”指的是什么,脸上有些发烧。“咳”干咳着掩饰着面色的不自然,不动声色撤回了想要分给少女的辣椒碟。

“不是还没到么。”江小声抱怨,闷声闷气。

“等下带你去吃蛋糕好不好。”

江低着头装作没有听见,眼神飘到一旁。

“柠檬的好像很好吃。”

江依然低着头,唇边溢着笑意。

“新出的抹茶草莓好像也不错,宗介一会儿我们去尝尝?反正江不吃。”

“谁说我不吃啦!!”扔下筷子,气势汹汹的瞪向凛,对上凛满是笑意的眼睛又一下子泄了气,避开视线补充道,“柠檬的也要。”

“好,都让你吃。”揉了揉少女的发顶,“现在先好好吃饭。”


02

宗介并不奇怪松冈凛作为松冈江常年在国外的“兄长”竟然还能把江的生理期记得清清楚楚,凛从小就对江的事情上仔细到极点,简直是“见妹忘友”四个字行走的代言。

“宗介……”小时候的凛是个有点小别扭的孩子,可还不至于跟他同班里最好的同学,泳队里最好的队友,朋友里最好的死党——山崎宗介也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怎么了?”宗介觉得自己的小伙伴有点奇怪。

“就是,就是。”凛的脸渐渐涨红,还在纠结着怎么开口。俯身猛地凑到宗介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半天,红着脸开口,“你会不会玩公主游戏?”

“哈?????!”宗介觉得今天的凛不是一般的奇怪,这是什么少女的问题?凛想当公主?还是凛想让他当公主?

“嘘嘘嘘!”凛慌张的扑过来捂住他的嘴,“不是我不是我!是江!是江!”

宗介想起来,他们低一年级里有一个女孩子是松冈凛小一岁的妹妹,小尾巴一样的妹妹。

凛烦躁地抓抓头,小声跟他解释:“江说,小美跟她玩从来不让她当公主,每次都是下次让她当,所以……”

“所以?“小孩子特有的直觉告诉宗介,凛开口的一定不是什么他喜欢的事。

“所以,这周末你能不能陪江玩……玩……公主游戏。”

“哈?”宗介不理解,“你和江两个人就能玩了吧。”数了数松冈兄妹刚好是两个人,一个王子一个公主,哪里还用得着他。

“江说,想当被巨龙抓走的公主。”宗介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他想问问凛是不是江说什么你就干什么,可看着凛眼里的不常见的请求,还是叹着气应下。

“宗介哥哥当王子好不好?”江胖乎乎的小手正抓着宗介的衣角,仰着小脸奶声奶气的撒娇。

“江,为什么不让哥哥当。”凛抓来好友的用意可是自己当王子,宗介当巨龙。

“因为宗介哥哥看起来力气比较大。”看着好友吃瘪的模样,宗介觉得偶尔陪江玩一玩这种女孩子的游戏也并不是没有好处,戳了戳少女的脸蛋,“那宗介哥哥就是公主殿下的王子了。”

按照剧本,宗介拉开门,“被巨龙带走的公主殿下,我来救你了。”

江朝他跑来,身后跟着并不打算抓住“逃跑”公主的巨龙凛,凛并不敢跑得太快,怕追江追急了会摔倒,纵然他并不紧追,兴奋过度仍然让江来了个平地摔,宗介和凛谁都没有接到。

“江!”宗介还没有反应过来,凛就已经冲过来扶起摔倒的小姑娘,纵使连个皮都没有擦破,娇滴滴的小丫头还是眉毛一跨——哭了。

“乖哦乖哦,哥哥吹吹就不疼了。”凛低头往不存在的伤口上呼呼吹气,“那哥哥抱抱就没事了。”又手忙脚乱的差点让江把鼻涕泪往自己怀里蹭,“乖啊,乖啊,哥哥把坏蛋龙打跑了,不哭了江。”挤眉弄眼的朝宗介暗示。

公主游戏他不是王子么,怎么又变成坏蛋龙了,哪有哥哥打龙的,不是王子打么。看着凛一个接一个送来眼神暗示,宗介无处吐槽,认命装作被什么东西打中一样倒在地上装疼打滚儿。

“扑哧。”前一秒还哭哭啼啼,下一秒看到滚得夸张的宗介又破涕为笑。

“乖啊乖啊”看见江终于不哭,凛帮她抹掉糊了一脸的眼泪鼻涕,“下次哥哥还把巨龙打倒好不好。”

宗介觉得自己可能不是松冈凛的好同学,好队友,好死党,而是他用来哄妹妹的好工具人。


03

“阿,头发真是的,剪掉算了。”不知道是第几次,少女的长发差点粘上手里的甜筒,惹得她愈发烦躁。

“所以你为什么不好好梳起来。”

“哥哥一点都不懂女孩子,最近都说放下来才好看嘛,对吧宗介。”凛都分辨不出来哪种更好看他更分辨不出来了,“我帮你拿着,还是先梳起来吧。”

“不用啦,我没有带皮筋。”

“啧,真是,宗介帮我拿一下。”凛把自己手里的冰淇淋递给宗介,伸手扳江的身子,催促道,“好了,快点转过去。”

“阿,哥哥带了呀!”

“下次不带了。真是麻烦死了。”嘴上抱怨着麻烦,手下却仔仔细细缕顺着头发,收拢成一束扎紧。

江甩了甩马尾,“宗介怎么样?哥哥有没有梳得很奇怪?”

“喂!江!”

宗介仔细看了看凛梳的马尾,和印象里少女自己梳得似乎没什么差别,“挺好的。”

“没有头发困扰了,我要再吃一个!”

“再吃就把皮筋还给我。”凛接过自己的冰淇淋,顺手递过去让江吃了一口。

“哥哥真小气。”

宗介不否认松冈凛是个很细致的人,至少他没有出门带两根皮筋的习惯,更不会梳马尾。 但是要说松冈凛是个细腻的人,那可能要分开说,他的“细”属于身边所有人,但“腻”是独属于松冈江的。

苏酒酒

凛江|左,右(短,Fin)

ooc是我的,美好的兄妹是大家的!!

有数不清的私设,小学生文笔

撞梗算我的

—————失明梗的分界线——————

松冈兄妹外出的时候,如果不是凛把江拖到左边,江就会一直走在他右边。对此凛记得自己曾经问过江为什么只总是站在他的右边。彼时的江笑得明朗,眼里带着点得意,嗔怪般坏笑:“左边可是心脏的位置,我要是霸占了,未来的嫂子可会生气的。”

那时候她的眼睛是什么样子的呢?清澈、明媚、闪闪发亮犹如阳光下的玻璃珠,圆圆的带着绚烂的光泽和灼人的热度。

如玻璃珠般明亮的眼睛破碎的时候也如玻璃珠一样脆弱——那是松冈凛毕业后的第一年,松冈江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由于意外车祸导致的视觉神经受损让江失去...

ooc是我的,美好的兄妹是大家的!!

有数不清的私设,小学生文笔

撞梗算我的

—————失明梗的分界线——————

松冈兄妹外出的时候,如果不是凛把江拖到左边,江就会一直走在他右边。对此凛记得自己曾经问过江为什么只总是站在他的右边。彼时的江笑得明朗,眼里带着点得意,嗔怪般坏笑:“左边可是心脏的位置,我要是霸占了,未来的嫂子可会生气的。”

那时候她的眼睛是什么样子的呢?清澈、明媚、闪闪发亮犹如阳光下的玻璃珠,圆圆的带着绚烂的光泽和灼人的热度。

如玻璃珠般明亮的眼睛破碎的时候也如玻璃珠一样脆弱——那是松冈凛毕业后的第一年,松冈江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由于意外车祸导致的视觉神经受损让江失去了光明。

凛依旧清楚地记得他去看江的样子。她的眼睛蒙着厚厚的纱布,从那以后就像包住了他的心,让他的心窒息,不能呼吸也无法跳动。他说不出话,她却感觉到他,面冲着他,笑着说:“哥哥帮我念一下通知单上字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他上前,看见她手里的两张通知单:一张offer,一张refuse,来自同一所大学。那是她梦寐以求前往深造的地方,他只能默默接过放在一边,念不出一个字。

凛握住江的手坐在床边,意外夺走的不仅是妹妹的双眼和健康,还夺走了妹妹的体温和重量。她的手细得仿佛只剩下骨头,让他快要握不住却还能觉得手指冰凉的温度一口气顺着相交的手指凉得他心里打颤。

他看见她笑得嘴角几乎咧到耳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打着哈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我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出国深造了嘛,诶呀,出院后再考就是了!”又看着她抖着唇角再也笑不下去,垂着头不再理他。

松冈凛一直陪在松冈江的身边,刚能坐轮椅时,陪她做康复治疗;能重新走路时,陪她适应黑暗。他用左手握着她,让她待在自己的左边,只是她已不复当年“吵闹”,也不会再说什么要把左边的位置留给自己嫂子的俏皮话。这时他总会想起当年她总是在他右边蹦蹦跳跳的理由。

凛看着江一天比一天安静,一天比一天沉默,一天比一天少言寡语,慢慢连偶尔为了安慰他而绽放的欢笑也成了奢侈。他知道妹妹心里的痛苦,他不知道其实江没有他想的那般痛苦,反而开始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江知道至少还有哥哥在,自己还不是一无所有。

拆除绷带的时候是下午,凛看着绷带一圈圈减少,紧张期待几乎将他的胸口撑裂,他希望看见睁开眼的她,眼里有着往日的光彩。

江缓缓睁眸,似乎在试探着许久不见的光明,酒红的眸带着火烧云的绚烂,几乎与窗外的晚霞融为一体,却再也没有太阳的热度,也没有阳光的光泽,如同被墨水灌满的玻璃珠,再也照不进去一丝光亮。
完成梦想的凛依旧每天陪着江,带着她比赛,带着她训练。记忆里多了江眼神空洞的模样,也多了江不再一蹦一跳摸索前行的模样,而江对凛模样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他毕业的时候,唯一变化的只有他的左手。她只能想象着带着金牌,穿着国家队队服,接受媒体采访的哥哥是什么样子。

松冈凛知道松冈江渴望复明,也知道他是她的哥哥,所以她从来都不说。

出事前,凛从未想过那种死寂的表情会出现在妹妹脸上,出事后他看着他想都不曾想的表情真的日复一日的挂在江的脸上,他觉得那就像秋天的落叶,纷纷想要遮盖掩饰住“什么”,可是却还是露出了零星的“什么”。于是他去找她的主治医生,当主治医生告诉他一堆不可逆创伤后,他的世界好像也要变成漆黑一片。

他走出办公室,看见陪护护士身边的她,他马上反应过来偶尔强颜欢笑的妹妹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说。

他还是和她散步,只不过她忽然撒娇要让哥哥让出自己手腕上的皮筋,好让她把头发扎起来。凛看着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摸的江,无奈的笑笑:“真是的,转过去,我给你扎。”

从出事起到拆开绷带,凛已经太久没有看到江那和她一样活跃的马尾了,而现在他看着束好的马尾发梢从右手边划了一道弧线,跃到左手边,一如既往的灵动。

“哥哥”

江慢慢握住了他的左手。

“虽然很抱歉,但是在找到嫂子之前,我先占用这边啦!”

“啧,笨蛋。”

左边也好,右边也行,一起霸占都可以。

松冈凛只有松冈江这么一个妹妹,松冈江也只有松冈凛这么一个哥哥。所以只要那个为江当一辈子眼睛的人,是哥哥;允许江霸占自己左边的人,是哥哥;让江连右边也一起霸占的人,还是哥哥。
这样就足够了。

苏酒酒

凛江|一次和两次(短,Fin)

ooc是我的,甜甜的兄妹是大家的!!

好几年前在贴吧发过,真·小学生文笔

这两天重温感觉还是兄妹好吃!!所以打算接着写下去

撞梗算我的

———分割线————


如果一定要让国中前的松冈凛形容一下自己的妹妹松冈江,那可能是开朗的,活泼的,好爽的,俏皮的,甚至是不拘小节,粗枝大叶的,总之一切和元气挂钩的都可以和他的妹妹——江,挂钩。这样标准的元气少女有没有伤心哭泣的时候呢?答案是有的,那次是父亲去世了。

松冈凛提出留学的时候这个家庭已经失去了父亲。听到这个消息的母亲一点都不惊讶,为人知母,她了解自己的孩子,所以知道凛对自己的梦想,对父亲的执念有多执著,有多看重。当然也知...

ooc是我的,甜甜的兄妹是大家的!!

好几年前在贴吧发过,真·小学生文笔

这两天重温感觉还是兄妹好吃!!所以打算接着写下去

撞梗算我的

———分割线————


如果一定要让国中前的松冈凛形容一下自己的妹妹松冈江,那可能是开朗的,活泼的,好爽的,俏皮的,甚至是不拘小节,粗枝大叶的,总之一切和元气挂钩的都可以和他的妹妹——江,挂钩。这样标准的元气少女有没有伤心哭泣的时候呢?答案是有的,那次是父亲去世了。

松冈凛提出留学的时候这个家庭已经失去了父亲。听到这个消息的母亲一点都不惊讶,为人知母,她了解自己的孩子,所以知道凛对自己的梦想,对父亲的执念有多执著,有多看重。当然也知道江在失去父亲后有多离不开哥哥。
温柔的妈妈只是挥着小手帕拭了拭眼角,笑着鼓励赞同他出国,支持他追求自己的执着,也心疼他不要太勉强自己,坚持不下去的话就回家歇一歇,除此之外再没有过多的挽留。
不过倒是额外补了一句:“凛要自己告诉妹妹,也要好好安慰妹妹哦。”

那时候的松冈江还尚且年幼,对哥哥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基本上就属于“哥哥说什么就肯定是什么”这种类型,父亲离开后这种依赖更是与日俱增。因此当凛第一次编了个小理由离开家,离开妹妹前往澳大利亚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会有失败的一天。

凛刚出国的时候江懵懵懂懂的不明白死亡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哥哥的借口背后是决定背负父亲没有完成的人生,但当凛第一次回国的时候,江已经全然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也了悟儿时哥哥告诉她的是编造的借口。她可以百分之百的赞同,全心全意的支持凛出国进修游泳,但这种百分百的心意是建立在凛绝对自愿的基础上,她不想自己的兄长一辈子的人生都要打上已故父亲的标签,她的兄长应该有着属于自己的追求才对。

突然变天的时候是在江初一的时候,这个时间段的女孩子成长的会非常快,她们的心智会一下子的突飞猛进,这个时间段的江和别的女孩子一样。

这一年,凛依照惯例和家人告别,却没有看到江的身影,母亲只笑着指了指楼上示意本该为他送行的人还在自己屋里闷着不肯出来。
松冈凛皱着眉上楼,想不通最舍不得自己离家的人这次为何都不见他告别前的最后一面,实在是郁闷。

“江,我进来了。”敲了两下门示意,推开门。要找的人没有如愿迎接,迎接他的是飞旋而来的高速物体,以及怒喝:“出去!”条件反射地赶在物体狠砸到自己的脸上之前关了门。
从小到大,别说动手,他们连吵架都不曾有过,不管怎么看现在这样都是第一次。

确认刚刚吼自己的声音确实和妹妹的声音一样,凛整理好心情,再次推开门,迎接他的依旧不是想的人,是个抱枕,他亲自挑的。

接住这个抱枕,“g……”来不及说话,另一个抱枕又扑面而来,莫名其妙的被妹妹乱砸一气,他开始生气,特别是躲过了那本《日英大词典》之后。

“江!”江第一次拿东西扔了凛,凛第一次气到凶了江。

没有东西再砸过来了,酒红色的马尾缩在床边,连光泽似乎都黯淡了,凛绕过满地狼藉,凑过去,他本想伸手拦住江的肩,却在看见纤细的肩头微微有些颤抖后收了手,干脆挨着坐下,拉开环着双膝的胳膊,强迫江抬头。

这是凛第二次看见妹妹不为疼痛而哭。

“怎么了?”软下语气,他心疼江哭肿的眼。

“为什么要去留学”

“为了游泳啊”

“为什么一定要去”

“我可是要当奥运冠军的”

“哥哥在澳大利亚根本不开心不是么,如果是为了爸爸,你——”

“江”笑着截住少女的话头,“不是为了爸爸。”

“诶?”

手摸上少女的发顶,拽了拽有些松垮的马尾,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把在异国他乡的委屈,失去父亲后的压力,游泳瓶颈的烦闷全都瞒着江,却原来江什么都看得出来,什么都知道。他以为有些粗枝大叶的妹妹,原来在自己身上是如此的细腻入微。

所以现在他要好好的正视着和自己同色的眼睛,一字一字地告诉她:“是哥哥自己想做。”

是哥哥自己的追求,所以不要为哥哥担心哭泣了,江。

如果再让国中后的松冈凛形容一下自己的妹妹松冈江,那一定还是开朗的,活泼的,好爽的,俏皮的,甚至是不拘小节,粗枝大叶的,一如既往一切和元气挂钩的都可以和他的妹妹——江,挂钩。只是还要再加上一点细腻温柔。那么这样标准的元气少女有没有伤心哭泣的时候呢?答案是有的,这次是两次。

一次因为他们的父亲,另一次因为他。


苏酒酒

凛江|长记性(短,Fin)

ooc是我的,甜甜的兄妹是大家的!!

好几年前在贴吧发过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真·小学生文笔(写的时候就ummmm)

这两天重温感觉还是兄妹好吃!!所以打算接着写下去

撞梗算我的好吧

————敷衍的分割线————


松冈江自儿时起就和高处很有缘,且十次登高中至少有八九次会遇险。当然每次也都是她那个哥哥松冈凛化险为夷。
比如:
爬树:上得去下不来,最后凛上树把她背下。
学跳水:起跳失误,直接自由落体式入水,还好不算高没摔死,但惊吓过度抽筋导致沉底,最后凛下水把她捞上来。
大扫除擦窗户:脚下踩到肥皂泡沫滑倒,最后凛了做人肉垫子。
……

久而久之,江渐渐对这种高发事故变得不怎么再意。对她...

ooc是我的,甜甜的兄妹是大家的!!

好几年前在贴吧发过不知道有没有人眼熟,真·小学生文笔(写的时候就ummmm)

这两天重温感觉还是兄妹好吃!!所以打算接着写下去

撞梗算我的好吧

————敷衍的分割线————


松冈江自儿时起就和高处很有缘,且十次登高中至少有八九次会遇险。当然每次也都是她那个哥哥松冈凛化险为夷。
比如:
爬树:上得去下不来,最后凛上树把她背下。
学跳水:起跳失误,直接自由落体式入水,还好不算高没摔死,但惊吓过度抽筋导致沉底,最后凛下水把她捞上来。
大扫除擦窗户:脚下踩到肥皂泡沫滑倒,最后凛了做人肉垫子。
……

久而久之,江渐渐对这种高发事故变得不怎么再意。对她来说是“反正有哥哥在”,“反正从小到大也没出过事”。
但凛却对这种危险的高频事件变得越发紧张。对他来说是“只有一个妹妹,千万要保护好”。因此凛在临出国前还不忘千嘱咐万叮咛妹妹注意些自己的安全,不要总毛手毛脚,江深知自己多年来还安然无恙的理由,从凛走后就学着处处小心,也不曾出过事故。

然,活泼如江,好动如江,在哥哥回国后怎么可能还和哥哥留学时一样安安稳稳呢。
于是,某个周末的时候,悠哉的在楼下看电视的松冈凛听见江发出了极其惨烈的一声:“啊!!!!”其穿透力让人怀疑是不是江的肌肉珍藏画册们出现了生命危险。
松冈凛在听到妹妹的惨叫后,瞬间从沙发上弹起身,大喝一声:“江!”飞身一步三台阶的上楼,冲向妹妹的房间。

“嘭!”,门被冲撞开,“江!”听到哥哥的声音后,红着眼圈,战战兢兢转过头,声音都因为害怕而变了声:“哥哥救我。”

凛这才看清妹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妹妹站在梯子上打扫柜顶的卫生时,梯子竟然意外的倒了,情急之下她扒住上柜边才得以勉强稳住,可是梯子不只是后倒,它还歪了,让江只有一只手能抓住柜子,而现在因为门被撞开的巨大声响把江吓了个激灵,本就处于强弩之末的平衡更是摇摇欲坠。

凛皱起眉,江有几斤几两的力气他清楚的很,他再心急如焚也只能先安慰妹妹稳住自己:“江,不哭,哥哥很快就能救你下来。”松冈江一面答应,一面胳膊又克制不住的发抖。

他上前看了看梯子,原本想着能扶正,好让妹妹下来,可这角度,而且还歪着,扶动梯子江一定会摔下来。可是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眼看江抖得越来越厉害,定了定神,张开怀抱,站在江一侧:“江,你把梯子往另一边踢,自己往这边倒。”

江有几分犹豫,自己已经不是小时候的体重了。

凛打断她的话:“放心,接个你绰绰有余”

凛的唇边挂着笃定的弧度,江鼓足了勇气,紧紧闭上眼,咬紧牙关将手一松,一推,踢了一脚梯子。
“嘭!”梯子应声倒地,凛也准确无误的接住妹妹,惯性带来的巨大冲力让他闷哼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跌坐在地上,还好接到了啊。

松冈江在哥哥的怀里翻了身,手足无措的在他身上扒来扒去:“哥哥,有没有哪里被我伤到?!”
凛无奈的笑,抓住慌乱的小手,“想砸伤你哥,那你可还要再多吃一点。”

确定哥哥真的没事才扑到他怀里,瓮声瓮气:“对不起……”

“长记性了?”怀着她纤细的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快要到腰的头发,一点点抚平她的不安。

“嗯”声音有些闷。

想想从自己选择留学后,江很久都没有出过这种意外了,小时候还借着保护的名义抱抱自己家妹妹,现在……

“江。”

揉乱了绑好的马尾。

“我在的时候不长记性也可以。”

翦琉

POPO原創上架完畢【Free!/凜江】《三色堇的思慕》

這幾個月三次元忙到快爆炸,剛剛終於全部上架了,等下周六再上架《一夜傾歡》。(如果我有時間的話QQ)


《三色堇的思慕》POPO網址傳送門↓

https://www.popo.tw/books/671200


POPO只上架未公開的部分,有公開的就不上架了喲~

這幾個月三次元忙到快爆炸,剛剛終於全部上架了,等下周六再上架《一夜傾歡》。(如果我有時間的話QQ)


《三色堇的思慕》POPO網址傳送門↓

https://www.popo.tw/books/671200


POPO只上架未公開的部分,有公開的就不上架了喲~

蛋黄拐
美人 x 3 宗介同学拿张纸把...

美人 x 3

宗介同学拿张纸把鼻血擦擦吧

美人 x 3

宗介同学拿张纸把鼻血擦擦吧

翦琉

POPO原創網的網址

POPO原創網的網址如下~

https://www.popo.tw/users/siblingfiction


連結在我LOFTER的首頁也有新增。


《三色堇的思慕》目前已經上架了,

不過因為有設定PO幣付費所以公開後就不能編輯內容,

所以我慢慢上,先上第一章,

之後的幾章等我檢查後再公開,

目前先暫訂周二跟周四上架。


POPO原創網的網址如下~

https://www.popo.tw/users/siblingfiction


連結在我LOFTER的首頁也有新增。


《三色堇的思慕》目前已經上架了,

不過因為有設定PO幣付費所以公開後就不能編輯內容,

所以我慢慢上,先上第一章,

之後的幾章等我檢查後再公開,

目前先暫訂周二跟周四上架。


黒神和瀬

圖源:まつりんぬ@1/13 Free!DFイベ,twitter@matsurinnu_10

2019.1.13 Free!DFスペシャルイベント開催記念!
還有開催到數圖,帥呆了!

圖源:まつりんぬ@1/13 Free!DFイベ,twitter@matsurinnu_10

2019.1.13 Free!DFスペシャルイベント開催記念!
還有開催到數圖,帥呆了!

浅间夕
产一发并不怎么精致的兄妹粮(。...

产一发并不怎么精致的兄妹粮(。)
背景涂得我要死:3
初次尝试后才仔细观察到凛凛发色偏紫,江妹发色偏红……不想改了就这样吧(喂)

产一发并不怎么精致的兄妹粮(。)
背景涂得我要死:3
初次尝试后才仔细观察到凛凛发色偏紫,江妹发色偏红……不想改了就这样吧(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