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本润

101.1万浏览    37577参与
CHIC

20161215 VS ARASHI - 

润君:我相信大家所以想从7m开始;

翔君:太相信别人的话被背叛的时候会很难过的。

20161215 VS ARASHI - 

润君:我相信大家所以想从7m开始;

翔君:太相信别人的话被背叛的时候会很难过的。

只有我知道

这牙白的表情和体位🙈

这牙白的表情和体位🙈

清明

31.You Are My Sho Sho!(JS)

    you are my sho sho!

    第三十一章    也许很突然,我要结婚了

    松本润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几点,樱井翔在他怀里,他本来想起床,结果被樱井紧紧抓着衣角。松本叹了口气想挪开樱井的手,  却不想樱井突然说了一句梦话:“松润,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宝宝?”

    松本润听清了他的梦话,顿时哭笑不得。放弃...

    you are my sho sho!

    第三十一章    也许很突然,我要结婚了

    松本润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几点,樱井翔在他怀里,他本来想起床,结果被樱井紧紧抓着衣角。松本叹了口气想挪开樱井的手,  却不想樱井突然说了一句梦话:“松润,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宝宝?”

    松本润听清了他的梦话,顿时哭笑不得。放弃了起床这件事。

    松本被迫躺下看着樱井的睡颜,樱井翔睡觉喜欢嘟嘴,大概是因为嘴唇比较丰满,习惯性嘟着,有些孩子气。最出彩的眼睛紧紧闭着,睫毛没有松本的浓密纤长但是很好看。松本看了看他光洁的额头,觉得真是超级可爱,平时上节目很少会有露额头的发型。

    松本正看得认真,大野智突然出现道:“松润,你想恢复记忆吗。”

    松本听了大野的话,反问道:“你是谁?”

    大野软乎乎道:“你要是恢复了记忆,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

    松本疑惑道:“我要怎么恢复记忆?”

    大野智道:“哦,和翔君接吻就行了。”

    松本润听了大野智的话怎么觉得这个人特别不靠谱,但是这种不靠谱的感觉让松本觉得似曾相识。

    松本润半信半疑道:“和翔君接吻就能恢复记忆?我之前和翔君接吻过怎么没恢复记忆?”

   大野智挠挠头,不靠谱的道:“可能因为时机不对吧?”

    说完大野智就出去了,关上卧室门之前还留下一句“我去厨房了。”

    大野智出去以后,松本润盯着樱井翔的唇思考了很久,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的话到底可不可信,但是接吻的话也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这样想着松本将唇贴上了樱井的。樱井在睡梦中接受了松本的这个吻。直到樱井因为窒息醒了过来。

    樱井睁开迷茫的眼睛看着松本,显然还没从睡梦中醒过神,松本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道:“早安,我的宝宝。”

    樱井呆住了,道:“什么?”

    松本忍不住笑,学着樱井说梦话的口气道:“松润,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宝宝?”

    樱井突然想起来自己做的梦,梦里他又变成了宝宝,但是松本怀里却抱着别的人,于是小翔宝宝在梦里委屈道:“松润,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宝宝?”

    樱井顿时窘迫的红了脸,没想到自己不光睡相差,磨牙打呼居然现在还开始说梦话了。

    饶是昨天多么不要脸的撒了不少娇,今天樱井翔也厚不起脸皮了。樱井用被子捂住脸,希望现在的一切也只是个梦,松本见他这副样子,掀开他的被子,调侃道:“怎么了,翔宝宝害羞了?!”

    樱井被松本调侃,气愤的坐了起来,瞪着大眼睛不高兴道:“やめて。”

    松本收起笑意,认真道:“Sho,过来。”

    樱井嘴里疑惑着:“干嘛?”但还是靠了过来。

    松本捧住樱井的脸道:“Sho,我已经恢复记忆了,以后不会再扔下你了,你是我唯一的宝宝。”

    樱井听到松本已经恢复了记忆,内心忍不住窃喜,但表面还是装作不满道:“谁是你的宝宝?!”

    松本直接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樱井抱着松本的脖子主动回应着。就在俩人吻得难分难舍的时候,大野智直接开门进来了,完全无视现场的尴尬,笑的软乎乎的,道:“我今天钓到了金枪鱼,你们快来吃啊!”

    对于一个不会看气氛的人,松本润和樱井翔选择了忍耐,两个人无奈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去刷牙洗脸。

    洗漱完毕两个人忍不住在洗漱间又亲吻了一会儿。从洗漱间出来,樱井想起松本说恢复记忆的事,忍不住问道:“松润,你记忆已经全部恢复了吗?”

    松本握住樱井的手边往餐厅走,边道:“其实说恢复记忆也不对,”

    没等松本说完,樱井立刻紧张道:“什么?你没恢复记忆吗?”

    松本见樱井这么紧张,连忙安抚道:“Sho,不要紧张,听我说完。”

    樱井连忙点头道:“好吧。”

    松本见樱井终于放松了下来,道:“我其实没有失忆,我是被大野桑封锁了记忆,之前出车祸在医院的时候,其实我很快就醒了过来,醒来以后本想去夏威夷找你,但是大野桑突然出现了。大野桑问我‘松润,你难道不想让翔君认清对你的心意吗?’然后提出封锁我记忆的这个计划。”

    樱井听了松本的话,抓住了重点,道:“那移情别恋呢,到底是尼桑安排的,还是你真的喜欢上了用我的头发变成的那个人。”

    松本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樱井见松本不说话,立刻生气的瞪大眼睛,嘟着嘴不满的看着他。

   倒是大野突然出现道:“是我安排的哦,为了让翔君嫉妒。”

   樱井不满道:“尼桑,你能不能不要神出鬼没的?”

   大野智嘿嘿笑道:“因为你们半天不过来嘛,我在餐厅等的都要睡着了。”

   樱井走在前面没注意,松本润向大野智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大野智软乎乎的笑着。

三个人早饭刚吃了一半,樱井就接到经纪人的电话,樱井刚按下接听键,就听经纪人慌乱道:“翔桑,被抓到了!”

    樱井一头雾水道:“什么被抓到了?”

    经纪人急道:“你看看今天周刊的头条吧,你和松本桑被周刊抓拍到了。”

    樱井挂了经纪人的电话,打开Google搜索,搜索自己的时候出现了“国民偶像樱井翔医院约会同性”。出现的照片就是樱井和松本在车里拥抱的照片。樱井看了新闻都不知道该觉得好气还是好笑。

    松本见樱井刚接了经纪人的电话,没说几句又挂掉了,忍不住道:“Sho,发生什么事了?”

    樱井把手机递给他,松本看了忍不住笑道:“やばい,被拍到了啊!”

    樱井无奈道:“你还笑的出来?!”

    松本调侃道:“怎么办?要分手吗?”

    樱井不说话,瞪着他。

    松本沉默了一会儿,认真道:“Sho,我们结婚吧!”

    樱井目瞪口呆道:“松润,你脑子又坏掉了吗?”

    松本直视他的眼睛道:“Sho,我们结婚吧,我只想和你结婚,你呢?要和我分手吗?要是和我在一起的话就只有结婚了哦。”

    樱井沉默一会儿,突然露出挑衅的笑容道:“好啊,结婚吧,我才没有在怕的!”

    大野智事不关己的吃了金枪鱼就去沙发上睡了。

    于是大早上,全国国民基本上都看到了一条通知,早间新闻也重点播出了这条新闻,是一个很短的新闻发布会视频。“我,樱井翔,在此宣布,虽然很突然,但是我决定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圈外一般男性,虽然很对不起支持我的饭们,但是希望你们能继续支持我。”

    全国樱井翔的粉丝都炸了锅,尤其是松本集团的员工更是炸了锅,樱井翔所谓的圈外一般男性,他真的很不一般啊!在松本集团的员工眼里,松本润可是跨越了种族,跨越了性别,还有来历不明的私生子,最后和国民偶像结婚了的霸道总裁啊,从哪里看他都不一般啊!

    周刊也没想到公布的恋情直接成了结婚。于是他们不甘心的开扒圈外一般男性松本润的信息。于是霸道总裁突然成了明星一样的人物,一时网上的热搜不是“国民偶像樱井翔与一般男性结婚”而是“国民霸道总裁松本润”。

    晚上回家樱井翔都忍不住嫉妒道:“到底你是偶像还是我是偶像?怎么注意力都转移到你身上了,都没人关心我了。”

    松本笑道:“我也没想到我这么引人注目啊?大概我天生有做明星的资本?”

    樱井也笑了,凑过去吻他。唇分开以后,樱井靠在松本怀里,笑道:“我们竟然结婚了,会不会太冲动了一点?”

    松本道:“不会,Sho,我从喜欢上你的时候就想和你结婚。”

    樱井笑道:“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但是有件事我们从没做过。”

    松本看了看他道:“没关系,我知道在上面的那个肯定是我!”

    樱井道:“那就用实力说话。”

    两个人亲吻着进了卧室,虽然身高差只有两厘米,但是松本总裁每天的蛋白粉不是白喝的,所以结局不言而喻。樱井在被松本压到身下的时候也很快意识到了实力的差距。樱井暗自决定去相叶上次介绍的那家健身房办张卡。

    松本完全不知道樱井在这种时候还想些有的没的,满心喜悦的想他和樱井终于真正的在一起了。大概爱神的诅咒也该解除了吧!

    大野智出现在松本家客厅里,看了看卧室的方向,笑道:“翔君,这个赌还是我赢了哦!”说完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樱井半夜起来上厕所,挪开了松本抱着自己的手,找到了自己内裤和睡衣穿上。看了看睡得香甜的松本忍不住笑了笑,樱井亲了亲松本的唇,起身去洗手间。

   樱井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个指环,他先是吃了一惊,后来想了想大概是松本润趁他睡着的时候戴上的。樱井洗完手,摘下指环,在灯光下看清了指环的样子,指环上只有两个字母M.J。

    樱井从洗手间出来还是忍不住好奇松本润是什么时候给他套上的戒指,又是什么时候准备的戒指,于是叫醒了松本。

    松本没睡醒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摸樱井躺的位置,没摸到,迷茫的睁开了眼睛,见樱井正坐在床边看着自己,沙哑的道:“Sho,怎么了?”

    樱井拉起他道:“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松本稍微清醒了一点道:“什么?”

    樱井见松本一副迷糊的样子,把左手放到他面前,松本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樱井的意思,盯着樱井手上的指环疑惑道:“哪里来的?”

    樱井听他好像不知情的样子,也疑惑道:“不是你帮我戴上的吗?而且你自己手上不是也戴着吗?”

    松本顺着樱井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在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一枚指环,仔细一看上面还有两个字母S.S。松本有些懵道:“这不是我准备的啊,我准备的不是这个样式的!”

    说完松本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戒指盒子,樱井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确实有两枚戒指,虽然样式简单,但是中间镶着一枚贵重的宝石。

    见松本毫无头绪,樱井立刻道:“不要想了,睡吧,八成又是尼桑搞得鬼。”

    松本点点头认同了樱井的想法,掀开被子让樱井进来。两个人抱在一起很快又睡着了。

安–眠–蟹–🚳
給曉勞斯的生賀!!!! 曉勞斯...

給曉勞斯的生賀!!!!

曉勞斯生日快樂!!🥺

@Akira 

給曉勞斯的生賀!!!!

曉勞斯生日快樂!!🥺

@Akira 

櫻井のサエコちゃん🌸

正好赶上结尾

我的妈鸭山田凉介太厉害了叭

一个人踢了七百多分

这样的宝藏后辈很🉑

再加上小姐妹儿一直在给我灌输凉介

感觉自己也要和她一样成为亲妈粉了

下一期有Matt

有点想看看我的五子们被Matt化

会成啥样啊哈哈哈啊哈

🌸🌸🌸

正好赶上结尾

我的妈鸭山田凉介太厉害了叭

一个人踢了七百多分

这样的宝藏后辈很🉑

再加上小姐妹儿一直在给我灌输凉介

感觉自己也要和她一样成为亲妈粉了

下一期有Matt

有点想看看我的五子们被Matt化

会成啥样啊哈哈哈啊哈

🌸🌸🌸

🧸欧茉果奶🧸
熊熊潤🐻 @松本慕拉💜 的...

熊熊潤🐻

@松本慕拉💜 的点图!!(๑•̀㉨•́ฅ✧ 

熊熊潤🐻

@松本慕拉💜 的点图!!(๑•̀㉨•́ฅ✧ 

櫻井のサエコちゃん🌸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润润 我的...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润润

我的妈鸭

下了班回来还要做好多家务活

本少女好卑微

嘤嘤嘤

胳膊好疼 手抬不起来了

我一个病号不是应该好好休息的吗

算了 已经做了就做了

明天最后一天上班

过年先睡他个天昏地暗

啥也不想了

日常期待抽到我家先生ing

🌸🌸🌸


关于我家先生的新闻

刚刚看他和A去了越南之后还去了夏威夷

嗯……夏威夷的那套衣服才是我的先生嘛

不过总感觉小作文一直跟踪的太近了啊

而且先生好像一直在找镜头

😂😂😂

Whatever

什么都没有他觉得幸福重要

永远爱他

❤️🌸

今日份岚抽签

今天是润润

我的妈鸭

下了班回来还要做好多家务活

本少女好卑微

嘤嘤嘤

胳膊好疼 手抬不起来了

我一个病号不是应该好好休息的吗

算了 已经做了就做了

明天最后一天上班

过年先睡他个天昏地暗

啥也不想了

日常期待抽到我家先生ing

🌸🌸🌸


关于我家先生的新闻

刚刚看他和A去了越南之后还去了夏威夷

嗯……夏威夷的那套衣服才是我的先生嘛

不过总感觉小作文一直跟踪的太近了啊

而且先生好像一直在找镜头

😂😂😂

Whatever

什么都没有他觉得幸福重要

永远爱他

❤️🌸

MIAORY
赛马真是神仙企划www 小胡萝...

赛马真是神仙企划www

小胡萝卜水杯可爱爆炸❤️

赛马真是神仙企划www

小胡萝卜水杯可爱爆炸❤️

清明

30.You Are My Sho Sho(JS)

    you are my sho sho!

    第三十章    不能没有你

    樱井被松本公主抱出医院毫无羞耻感,他刚才看了网上的建议,第一条“追回渣男必须不要脸”,虽然松本润并不是什么渣男!因为走的VIP通道还是侧门没什么人目睹公主抱这一段。

    松本打开车门,扶着樱井坐上后座,樱井突然道:“刚才春奈酱坐的哪里?”...


    you are my sho sho!

    第三十章    不能没有你

    樱井被松本公主抱出医院毫无羞耻感,他刚才看了网上的建议,第一条“追回渣男必须不要脸”,虽然松本润并不是什么渣男!因为走的VIP通道还是侧门没什么人目睹公主抱这一段。

    松本打开车门,扶着樱井坐上后座,樱井突然道:“刚才春奈酱坐的哪里?”

    松本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瞪着桃花眼疑惑道:“什么?”

    樱井瞪着大眼睛道:“刚才你送春奈酱回家,她坐的哪里?”

    松本听了哭笑不得,不明白樱井为什么突然在这种事上较起了真。无奈道:“副驾驶。”

    樱井伸着胳膊,意思不言而喻,松本无奈的抱起他放到副驾驶。樱井坐在副驾驶后还小声嘀咕,“我都没坐过几次副驾驶。”

    松本不小心听见了他的嘀咕,暗道:“怎么伤了脚以后变得爱撒娇了。难道伤的其实是脑子?”因为松本没看到樱井受伤的全过程不知道樱井有没有伤到别的地方,所以觉得樱井可能真的伤到了脑子也不一定。

    松本坐上车以后没有着急开车,而是问道:“翔君能跟我说说受伤的过程吗?除了脚还伤到别的地方了吗?”

    樱井以为松本是单纯的关心自己,有些感动道:“没什么,就是爬下梯子的时候不小心少踩了一节,然后摔到了地上。”

   松本委婉道:“那,有没有碰到头?”

   樱井想了想,道:“那倒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松本道:“我就是觉得翔君好像和早上的时候不太一样了,好像突然变得,额,爱撒娇了?”

    樱井翔聪明的脑子终于发挥了作用,提炼出了松润话里的意思,那就是:“我觉得你脑子现在有点不正常。”

    樱井立刻气得忍不住心里的怒火道:“你和我到底是谁脑子有毛病?就算是尼桑搞得鬼,你就那么容易就失忆了吗?为什么会移情别恋?明明她跟我脸长得一样,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了?她不过是我的一根头发!”

    松本目瞪口呆的看着樱井发火,松本润是从没见过樱井翔发火的,即使是失忆之前也没见过。而且松本润完全不知道樱井说的是什么意思,松本见樱井突然情绪失控,皱着浓眉安抚道:“翔君,冷静一点。”

    樱井翔发完火瞪着小鹿一般的大眼睛看着松本润,松本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委屈,突然觉得心有点被揪紧了。松本润突然意识到樱井翔是真的感觉委屈了,不是在电视里为了节目效果故意做出的委屈表情。

    是啊,从失忆以来,松本润都只考虑了自己的感受,因为樱井一直表现得很平静,无论是他失忆的时候还是他提出分手或是移情别恋的时候,樱井翔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难过,他一直是很理智的面对一切。理智的樱井翔让松本觉得即使他们分开了也不会对樱井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他也从理智的角度去做出了决定。

    但现在松本润发现自己错了,樱井翔从来不是不难过,他只是假装不难过,他希望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人觉得他很从容。之前樱井发自内心的告白却被他无视了。

    松本想明白了这一切,伸开双臂,道:“翔君。”

    樱井挤进松本的怀里,两个人抱在一起很久,樱井第一次觉得两个人心意相通。

    过了好久,见樱井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松本尴尬道:“翔君,我们差不多该回家了。”

    樱井不回答,还是抱着松本不放。

    松本无奈道:“翔君,就算你还要抱也先回家好吗?这个姿势抱着真的不是很舒服。”

    樱井闻言,放开松本道:“明明是你先要抱我的。”

    松本为了能快点回家,马上妥协道:“都是我的错。”

    听松本认错,樱井这才满意的露出笑容,刚才发泄完一直憋在心里的委屈,樱井觉得心里畅快了很多。

    松本见樱井终于高兴了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樱井看着专心开车的松本在心里默念:“松润,你一定要重新喜欢上我,我已经无法放弃喜欢你了。”

    松本一瞬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侧过头,看着樱井道:“翔君刚刚说了什么?”

    樱井惊愕了一秒,道:“你听到了什么?”

    松本思索道:“我好像听见什么喜欢之类的,没太听清。”

    樱井瞪着大眼睛无辜道:“我说我最喜欢吃荞麦面,你回家要给我做荞麦面吃,上次我都没吃到。”

    松本想起上次因为什么没能做成荞麦面,心里有些愧疚。答应道:“好,回去给翔君做荞麦面。”

    路上松本打开音乐,结果一打开就是樱井的rap,松本无奈道:“这个是?”

    樱井瞪着大眼睛道:“你自己放的,你以前太喜欢我了。简直是个疯狂粉丝,第一次送我回家的时候,后座放满了我的周边,我人生第一次抱着自己的周边被人送回家。”

    松本尴尬道:“不知为何我好像有点印象。”

    樱井调侃松本润上了瘾,忍不住又道:“我第一次去你办公室,就看到了自己的等身人形立牌,”

    松本想起早上差点被自己扔掉的那个人形立牌,突然不敢说话。

    回到家,樱井自然是被松本一路抱上楼,可怜的松本完全不知道樱井可以自己走路。松本把樱井放到沙发上,自己坐到樱井身边,拿出医生开的喷雾,把樱井扭伤的那只脚放到自己的腿上,道:“翔君,我要上药了,可能会有一点痛。”

    樱井点点头。松本上完药以后,把樱井安置在沙发上,盖好毯子,道:“翔君要现在吃荞麦面吗?”

    樱井连忙道:“要现在吃,中午还没吃饭,有点饿了。”

    松本见他可怜兮兮的样子,道:“好吧,我现在去做。”

    以前都是松本单方面对樱井好,樱井不是很能习惯被人如此照顾的感觉。现在樱井乐于享受松本对自己的好,甚至希望松本对自己更好一点,想独占松本润的温柔。樱井以前从没意识到,松本对自己有多温柔。

    松本润做好荞麦面出来见樱井正躺在沙发上看搞笑艺人的节目,道:“荞麦面做好了,翔君想在哪里吃?餐厅还是客厅?”

    樱井本来想说:“在客厅吃就好。”但是一想到去餐厅可以继续被松本抱着就道:“去餐厅吧,但是我现在走不了路。”

    松本认命的走到沙发前,樱井立刻伸开双臂一副要抱抱的样子。松本觉得樱井八成还是伤了脑子,但不自知。松本相信樱井过两天就能恢复正常了。松本觉得现在还是顺着他比较好,毕竟他只是突然变得爱撒娇。

    樱井当然不知道松本还在怀疑自己脑子有问题,自以为自己在网上学的方法见了效。

樱井大快朵颐,松本就坐在一旁看着,怕他有什么需求,被松本盯了一会儿以后樱井觉得自己吃饭的动作是不是太豪放了,稍稍收敛了动作。松本看樱井一开始还吃得狼吞虎咽的,却突然收敛了动作,忍不住关心道:“翔君,是我做的不好吃吗?”

    樱井窘迫道:“你这么盯着我,我有点下不去嘴。”

    松本听了哭笑不得的道:“那我去客厅吧。翔君吃好了叫我。”

    松本刚站起来,樱井就拉住他的手:“留在这。”

    松本无奈道:“可是,翔君被我盯着吃不下去吧?”

    樱井还是不松手道:“留在这。”

    松本只好又坐下了。

    见松本坐下了,樱井终于又能安心吃饭了,边吃还边忍不住道:“松润,你以前超喜欢大早上给我做荞麦面的!”

    松本下意识道:“那可能是因为我知道翔君最爱吃的就是荞麦面。”

    樱井翔忍不住笑道:“傻子吗?就算喜欢也不是该大早上吃的东西吧!”

    松本也跟着笑道:“大概恋爱会让人变傻吧。”

    樱井吃完了饭就想睡觉,松本见他昏昏欲睡就抱他去卧室,樱井在松本把他放下以后,拉住松本的胳膊,道:“松润,留在这。”

    松本觉得“留在这”难道是樱井翔今天新学会的咒语吗,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对自己说,偏偏自己还觉得拒绝不了。

    松本暗自叹了口气,爬上床躺到樱井身边,道:“翔君睡吧。”

    结果躺了一会儿,喊困的樱井没睡着,陪睡的松本倒是先睡着了,见松本睡着了,樱井偷偷挤进松本怀里,松本润的怀抱是最好的安眠药。

朱仔_

【松本BG】《守りたい》第二十六章 - 轉變

  在琬雪離開當天,嵐的工作是錄影三集的《VS嵐》,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對他們來說也是十分疲累的事。電視播映時只是短短50分鐘,可是拍攝所需的時間是幾倍以上。

  拍畢第二集之後,他們回到休息室已經累到不行,大家都忍不住借這個空檔小睡一會兒,可是松本卻在精神奕奕玩手機,他的動力來源全於昨天的甜蜜約會。在剛才第一集收錄完畢,他已經發了一條短訊給琬雪,可是到現在還沒收到回覆,他心想可能對方在忙看不到吧。

  這晚,他在回家途中看到一間新開的甜品店,櫥窗放著琬雪最喜歡的巧克力蛋糕,每一次她看到巧克力蛋糕都會露出一臉幸福的樣子,而松本亦被這個可愛的表情所吸引。於是,他走進店內,選了一件用黑巧克力...

  在琬雪離開當天,嵐的工作是錄影三集的《VS嵐》,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對他們來說也是十分疲累的事。電視播映時只是短短50分鐘,可是拍攝所需的時間是幾倍以上。

  拍畢第二集之後,他們回到休息室已經累到不行,大家都忍不住借這個空檔小睡一會兒,可是松本卻在精神奕奕玩手機,他的動力來源全於昨天的甜蜜約會。在剛才第一集收錄完畢,他已經發了一條短訊給琬雪,可是到現在還沒收到回覆,他心想可能對方在忙看不到吧。

  這晚,他在回家途中看到一間新開的甜品店,櫥窗放著琬雪最喜歡的巧克力蛋糕,每一次她看到巧克力蛋糕都會露出一臉幸福的樣子,而松本亦被這個可愛的表情所吸引。於是,他走進店內,選了一件用黑巧克力製作的蛋糕和一件紐約芝士蛋糕給自己。

  回到家,他以為會像往日一樣散發著準備晚餐的香味,可是屋子連絲毫的燈光也沒有,當然廚房也是空無一人,觀看四周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不一樣。他走到餐桌前才發現便條,看完第一次後他又重覆翻看紙上的每一個字,他清楚看到上面寫的字,卻不明白是什麼意思。ごめん?さよなら?

  他拿起電話撥出熟悉的號碼,聽筒卻傳來無情的錄音。

  「你所打的電話號碼已暫停使用,請檢查清楚後再撥。」

  松本馬上拿起琬雪家的鑰匙跑去她家,可是鑰匙竟然跟門上的鎖完全不配合,他看清門牌的號碼的而且確是308。正當他滿腦子疑惑之際,鄰居宮澤剛好回家,由於松本把帽子壓得低低的,所以對方好像沒有把他認出來。

  「你是找雪ちゃん嗎?」

  「嗯!大門的鎖打不開!」

  「你不知道嗎?她今天搬走了,門鎖應該是房東剛剛換上新的吧!」

  聽到消息後,松本十分激動,拉著宮澤問「搬走?搬去哪裡?為什麼要搬走?」

  面對連珠發炮的問題,宮澤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盡快逃離現場。

  「其實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真的很突然!」

  要說突然,松本更驚訝,身為男朋友的他竟然懵然不知。明明昨天還開心地去迪士尼樂園約會,明明昨晚還甜蜜地纏綿過,明明今早她還帶著笑臉送他上班。對於突如其來的一切他全都摸不著頭腦,就算機會有多微,只要能找到琬雪他也會嘗試,他撥了通電話。

  「松潤?」

  「雪有聯絡過你嗎?」

  「沒有,發生什麼事?」

  「翔くん,雪不見了……」

  從松本失落的聲音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櫻井提議把其他成員都集合在松本家,集思廣益,希望能想到一點兒頭緒。

 

  琬雪回到香港的雜誌社,馬上跟總編報到。

  「這次要你專程從日本回來真的不好意思,真的幫了不少忙!編輯要放產假,其他人都還新,還不能應付這職位,唯一一個令我放心就是你了!」

  「謝謝總編,我不會令你失望的!我想請問我之前所說的事……」

  「你是指隱瞞你回港的事吧?我已經跟所有同事說了,大家都不會向其他人透露你回來的事情,就算有人問起也裝作不知道。」

  「對不起,給大家這麼多麻煩!」

  既然琬雪決定回香港,就已經打算斷絕與日本的所有聯繫,特別是不想讓松本找到自己。她了解他的性格,這次自己不辭而別一定令他很生氣,以他倔強的性格一定會想盡辦法打聽自己的行蹤,所以只好請公司幫忙,她不想所做的一切都前功盡廢。

 

  有一天,很久沒見的三位朋友找她,她們是從中學時代認識的好朋友,就算畢業後她們還是會定期聚會,就算這兩年琬雪去了日本,她們也會透過電腦視像聊天。她們感情要好得無所不談,所以朋友們都知道在日本發生的事,那時候只要提起松本,琬雪都會露出幸福的笑容,朋友們都替她開心,並以為松本一定會與琬雪走到最後。

  可是發生這次的事,縱使琬雪外表裝作堅強,但她們知道她很捨不得這段感情,因為松本早就住在她內心的位置,無奈朋友們什麼也幫不上忙,只好在旁給她支持。朋友提議辦一個同學聚會,跟很久沒見的同學們見面,也希望聚會能讓琬雪稍微換個心情。

  大伙兒已經有幾年沒見面,因為剛畢業的幾年大家都埋頭於工作,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適合各人的日期和時間。比起以前的稚氣,大家都已經在工作上累積了不少經驗,有的是公司裡的經理,有的成為中學教師,也有的是工程師,相信大家中學的時候都沒有想過今天會有這樣子的畫面。

  席中也包括琬雪的前男友Steven,也是她的初戀對象,當年分手並非不歡而散,所以至今見面也不會尷尬,可能這就是「再見亦是朋友」吧!

  對方主動上前攀談「這次回來停留多久?」

  「應該也有一段長時間吧!」

  「掉下男朋友在日本可以嗎?」

  「才沒有男朋友喇……」

  「騙人,之前聽他們說你跟男朋友發展得很順利嘛~」

  「你才是喇,堂堂青年交響樂團的指揮,又會鋼琴,又會長號,一定有很多傾慕者吧!」

  「樂團裡的全都是年紀小的妹妹,倒是你有沒有日本女生介紹給我認識~」

  「你想得美~」

  二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仿佛回到交往的時光,朋友們終於能再次看到琬雪發自內心的笑容,也總算達到聚會的目標。
是肉肉哇
不敢上色 就先这样吧(๑&de...

不敢上色

就先这样吧(๑°⌓°๑) 

不敢上色

就先这样吧(๑°⌓°๑) 

rocket

【翔润】海风如你

https://music.163.com/#/song?id=260109 BGM 林志美—初恋

  七年过去了。人会变成一个全新的人,细胞会更换,情感会更新,身边的人留下的越来越少。会分辨什么是值得的,什么是浪费时间。因为时间变的很宝贵了,因为明知道会来到的那一天,每过一天都会变的更近。


啊啊。镜子里,松润对着镜子拔下一根白色的头发。他又郑重地在头皮上翻找了一遍,确认只有一根。却支棱着,非常倔强地翘出来,显得与众不同。


他知道发现白头发这天总会到来的,但是没想到,就这样日子每天按部就班地过去,然后如实地,到来了。...


https://music.163.com/#/song?id=260109 BGM 林志美—初恋

  七年过去了。人会变成一个全新的人,细胞会更换,情感会更新,身边的人留下的越来越少。会分辨什么是值得的,什么是浪费时间。因为时间变的很宝贵了,因为明知道会来到的那一天,每过一天都会变的更近。

 

啊啊。镜子里,松润对着镜子拔下一根白色的头发。他又郑重地在头皮上翻找了一遍,确认只有一根。却支棱着,非常倔强地翘出来,显得与众不同。

 

他知道发现白头发这天总会到来的,但是没想到,就这样日子每天按部就班地过去,然后如实地,到来了。

 

拔掉。丢到马桶里冲走。然后接受这个事实,仔细地净了面,回到餐桌旁,安然地享受早餐。毕竟现在这个年纪,已经可以安然地接受这个白发的出现。如果在二十出头没几年的时候,估计会对着镜子大呼小叫。

 

今天休息,窗外有狗叫,樱花快开了。又一度人间的好日子。吃着鲑鱼荞麦面,能看见对面公寓的白色床单在飘动,屋内昨天有定时保洁来过,每个地方都一尘不染。连低头看桌角,都看不到一点灰尘。狗叫过后,有路人道歉的声音。然后安静了下来,四周都无声了,连呼吸都感觉不到了。

 

松润左手托着碗,意识到饭冷下来。有种凉意从脚尖传来,爬上脊梁,侵袭到后背,他没来由地哆嗦了一下。窗子没关,刮进屋的冷风,带进来一丝熟悉的气味。他忽然放下碗筷,跑到窗台向下看去。内心里明智地知道是不可能出现的,是错觉,然而却期待着。

 

纸篓里有份文春周刊。

 

下午的时候有房东来拜访。因为提前约好了,来谈是否为房子续约的事情。松润把早已经想好的决定告知。下个月起,就不续租了。下一步去哪里,松润没有对房东说明,只是说好在做其他打算。房东走后,他开始收拾需要搬走的东西。毕竟住了七年。对这个屋子还是有感情。有一个书架,他取下一本英文原版小说。几年前读起来还费劲,前阵子读起来却不费力。纸箱里还有一些杂志和剪报,他在考虑留着还是丢掉。收拾几年间自己的积累,也是一种人的必要负担。

 

杂志里页,封面,大多有同一张面孔,笑的非常灿烂,牙齿很白。穿衣服的品味和松润柜子里面的衣服有几件相同,是同一个人留下的。他们身材相仿,有时候衣服就轻易地换着穿,于是被松润一次次留了下来。还有这床被子,用了红色。被说过太像被红酒泼脏了。松润就真的有次泼了红酒上去,还有块印记洗不下去。

 

在这张床上睡了很久,也失眠过很久。因为从小不喜欢面对着人睡觉,所以经常是困意快速袭来的时候就背过身去,然后一个怀抱就靠过来。也不是不想一直睡在对方的臂弯里,只是那样就会因为感受太深更加无法睡着。半夜也常常醒来,在黑暗中看对方的轮廓,然后用额头去贴他的脸颊。

 

这个房间曾经很拥挤,如今很安静。为什么只是多了一个人就会觉得那么热闹又慌张,为什么少了一个人又好像在一个荒岛上念经。松润现在的心情很平静,甚至还有点想唱歌,还想微笑。想起两个人的生活的时候,因为两人对双方都非常用心良苦,现在想起来的都是曾经高兴的事情。一起做饭啦,一起看节目,一起打游戏,一起在窗口喝酒,一起洗澡。亲吻,拥抱,共眠。一切普通的爱人会做的事情,他们都做过。不曾出现过悬念,没有差池。

 

晚上约了一起吃饭,松润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去常去的食堂等着他。他在窗口的位置一贯地看着樱井过来。他离得不远地时候,两人就像感应到的一样,互相招招手。店里的电视机在放桑田佳佑的一首歌,唱到这句“人生なんてショーだ”的时候樱井正好进门。他落座,松润已经给他点好了面,时间正好,松润又递过来调味料,两人一气呵成,没有多余的动作。

“看报纸了?”樱井问道。

“嗯。”

“大概和我说的没差。”

“正是这样。”

“房子还可以住的。”

“也好想换个环境,以前不是说横滨不错吗。”

“你喜欢的话。”

“喜欢的。非常。”

“经济上有问题吗?”

“没有。一切都是事前商量好的。啊,钥匙到时候要寄回去。”

樱井掏出钥匙,“你帮我寄吧。”

“可以哟。”

“晚上去哪里逛逛就好了,以后大概去不了啦。”

“自己去也可以的,也会有人陪我去的。”

“啊这样啊。”

“吃完,把戒指换下来吧。”

“回去再说也可以。果然还是去那里逛逛比较好。”

“去哪里呢。”

“是啊……去哪里呢。东京就是这样,没有地方可去。”

 

吃完饭两人思来想去,回了旧居。街上人意外地很少,手又不自觉的牵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怎么样。手上没了戒指互相碰撞,松润仿佛感觉两人回到了互相暗恋的时候。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旧居还是松润出门前的样子,一些箱子整理好,送洗的衣服拿了回来,他希望樱井拿回去。有双袜子在衬衫的兜里,樱井笑了,松润偶尔就会这样小糊涂一把,现在看来也很可爱。松润冲了速溶咖啡,坐在窗台上,面前有一缸鱼在睡莲间游弋。屋里有点冷风,吹皱了水面。

 

两枚戒指细细的躺在茶几上,松润看到了,从某个抽屉里拿出来当时的包装盒,把戒指装了进去。虽然这两枚戒指,自从交换了之后,两个人因为某些关系都没有很频繁地戴上,松润则是把戒指穿上了链子,戴在脖子上的时候多。樱井戴过,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松润的生日,还有一些假期。有时候换着手指戴,让看起来显得较为随意一点。对于还留着盒子的松润,樱井没显得很惊讶。他喝了口泡的咖啡,很舒服地靠在沙发上。

“再呆一会儿没事吗?”松润问道。

“完全没事。”

“那就好。再呆一会儿吧。”

樱井拍拍自己身边地位置,松润如期坐过来。

戒指怎么办呢?松润拿着盒子,看着樱井。

“要不埋掉吧。”樱井说,“我们常常经过的那个小公园边上,不是有个神龛吗。就埋在那个下面吧。”

“不让我带走吗?”

“你想带走?”

松润想了想,“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合适。”

 

生活都是记忆堆砌的。戒指是松润提出来要的,旅行也是,同居也是。很想制造回忆,然后依靠着回忆在每个没有樱井的夜晚度过。大概想到有现在这一天,有回忆也会觉得这些日子非常珍贵。其实松润早就想通了,和生老病死一样,许多事情会按部就班地发生。松润最近去了个断舍离的讲座。他希望人生得到整理,老师说要丢掉不必要的东西,如果舍不得,就在心里好好对这些东西说感谢,然后安心地丢掉他们。不把丢弃这种行为看成是一种浪费,因为使用过的东西已经被充分利用了,物尽其用之后,好好的舍弃,也是该来的事情。与人之间的相处,大概也是这样的道理吧。

 

大概回忆也可以不寄托在物品上,不然不就又成了恋物的负担。在此之前,他几乎丢弃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甚至情感,自身的某种东西也都丢掉了。然后孑然一身地面对未来和过去。意外地,觉得生活轻松了起来。原来丢弃的行为做多了,就能对抛弃这件事本身觉得习惯了。

 

就不要执着了吧。老师曾告诫他。

 

“要做吗?”樱井问道。

“要做的话,但是没有那个了。”松润忽然想到要“物尽其用之后,再丢掉比较好“这句话。是老师上课的声音。

“偶尔不用,也没关系吧。”

松润想了下,“里屋的床铺刚刚收拾的很整洁,再收拾的话有点麻烦。”

“那就在这里好了。”

看来无论如何都是想要做了。松润点点头,樱井的怀抱就落了过来。

 

大概是樱井挺着急的,松润的配合度也很高,大概不到10分钟,这件事就结束了。可能有些遗憾了,樱井的表情不太高兴,他一直不太喜欢和他预想不一样的事情。但是,人生总是有遗憾的。

松润没有安慰他,毕竟不像是以前了。

“吃个橙子吧,很甜的。”冰箱里有冰镇的橙子,是松润前几天收到的土特产。

樱井吃了橙子,心情果然好一点了。

 

“明天我来接你吧“

“不用,我已经叫好人帮忙了。“

“啊那就。谢谢款待了。“樱井洗了个手,对着镜子后面的松润说。他转过身,松润堵在门口,于是他们又拥抱了一下。这个拥抱比刚才的那个事要长的多。

 

天已经黑了,房间里没有开灯。

樱井刚刚离开,空气又恢复了清新。松润坐在阳台上喂鱼,喂了好久,他想,鱼真是贪婪的动物,只要不停地被喂食,就会一直不停地吃下去。多半会撑死自己。后来他又想到,鱼的记忆很短暂,或许不记得之前吃过,才会不停地吃。到底是脑的信号更强呢还是消化系统的信号更强呢,还是本能就想不停地吃下去呢?真是复杂的生物啊。

 他决定,如果明天搬家的货车来了的时候,这些鱼要是还活的好好的,那就顺路去把戒指埋掉。

 

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东西其实非常少。一个不大的小货车就装下了。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松润忽然想抽烟了,这种感觉挺久违的。不过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司机,忍住了。

常常这样很在意他人的想法,或者说非常敏感,不自觉地就会介意。很怕他人传递出来的能量是负面的,然后自己也会觉得精神受到了伤害。但他又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一直以来,遇到的人都是对他很好的人。所以很依赖,但心中隐隐不安,怕自己只是运气好,并不值得被上天特别地对待,所以当樱井提出来的时候,他没有特别在意自己的感受,而是反而觉得有些愧疚。果然这种运气不能一直持续下去。或者说,彼此相爱这件事,甚至算是某种神迹展现出来了,被收回,或许也只是时间已到。就像如果出生是必然造成的偶然,那么死亡就是偶然造成的必然。而两个原本陌生的人的结合,这种偶然性大概是火山喷发的时间那样吧。谁也不知道,何时会爆发强烈的力量。然后岩浆遇到海浪,瞬间碰撞冷却,形成熔岩堆积成的陆地,一次一次地扩大,直到这种碰撞出来的感情把自己稳稳地占满。

 

海风很舒适,松润觉得困了,如果能这样安心地睡上一觉,那简直什么都无所谓了。司机不爱说话,目不斜视地专注着驾驶。大概还有40分钟的路程,松润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很快梦到了自己,在路边捡贝壳。他脖子上挂着一个口琴,不知道会不会吹出调子。然而高速公路上怎么会有贝壳,他手上握着一个网兜,像是小时候捉独角仙用的。工具不对,地点也不对,那么他怎么能在这里见贝壳呢。他低头寻找着,手上也没有收获的贝壳。哎?为什么说是捡贝壳呢?明明他的手上空无一物。可是那个答案似乎是睡着的松润一早就知道的,就是要找贝壳,不是其他的东西。

 

这梦非常地累。找了整整一路的贝壳。松润被司机叫醒的时候,司机已经帮忙卸好了所有的荷物。松润很不好意思,竟然睡得这样死。看来是这几天睡眠不足的缘故。

 

他下了车,一瞬间被海的味道扑了满脸。

司机离开时抹了一把汗,对松润的新房子发出感叹。离海这么近啊。

松润丝毫没有收拾东西的意思,他推开露台的玻璃拉门,看着近在咫尺的海面。房东讪笑着进门,看屋主松润的背影,忽然紧张起来。松润看起来像是孑然一身的人。尽管他的大小箱子还散落在地上,但是一门之隔,松润似乎和这尘世没有了关系。老女人的敏感降临,她也发出感叹:这里离海很近哦,但是不要不小心被吸进海里去了。

 

松润才回过头。露出漂亮的笑容:没有的事。

房东:很喜欢海吗?

松润:说不上,但是忘不了。

在海上相遇过什么人吗?

是啊。在夏威夷。

啊,这里的海,也连着夏威夷的海哦。

这样啊,松润又继续看向海面。

 

海一直在。

松润一直在。

即便是现在这种境况,都不能抹去应有的,真实发生过的爱意。这时候的樱井,大概也在海上吧。他躺在热乎乎的阳光下,想起那年夏威夷的海风吹来身后松润身上和他稚气的脸不太搭调的香水味。

仿佛像炙热的目光。

【end】


🧸欧茉果奶🧸

润润我帮你找到了电视里有哦(◉ω◉ )

ta真的就是折返点√

润润我帮你找到了电视里有哦(◉ω◉ )

ta真的就是折返点√

🧸欧茉果奶🧸
momo潤🐾 系点图✧*。٩...

momo潤🐾

系点图✧*。٩(ˊωˋ*)و✧*。@花开不败 

快捡回家x

momo潤🐾

系点图✧*。٩(ˊωˋ*)و✧*。@花开不败 

快捡回家x

桜雪

天然治癒世界啊(*´ω`*)
尼尼的理想身高是...?(*゚∀゚)
弟弟差點沒嚇死我(。ŏ_ŏ)

天然治癒世界啊(*´ω`*)
尼尼的理想身高是...?(*゚∀゚)
弟弟差點沒嚇死我(。ŏ_ŏ)

清明

格子衫好看,味觉细胞死掉的发言真是让我刻骨铭心,最后的笑容,真的是

格子衫好看,味觉细胞死掉的发言真是让我刻骨铭心,最后的笑容,真的是

清明

29.You Are My Sho Sho(JS)

    you are my sho sho!

    第二十九章    真心换真心?

    作为一个尽职的狗腿,经纪人在樱井扭伤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松本润。松本润樱井收到经纪人发来的信息,“松本桑,翔桑刚刚执意要拍高处的那个场景,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扭伤了脚。”

    松本没想到自己刚走了一会儿,樱井就受伤了,也不明白自己走之前已经取消了那个...

    you are my sho sho!

    第二十九章    真心换真心?

    作为一个尽职的狗腿,经纪人在樱井扭伤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松本润。松本润樱井收到经纪人发来的信息,“松本桑,翔桑刚刚执意要拍高处的那个场景,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扭伤了脚。”

    松本没想到自己刚走了一会儿,樱井就受伤了,也不明白自己走之前已经取消了那个高处的场景,为什么樱井还会拍那个场景。

春奈酱看松本对着手机皱着眉头,忍不住道:“Jun君是有什么事吗?Jun君如果有事的话就去吧,可以不用管我。”

    松本视线从手机上移开,道:“抱歉,是新产品拍摄出了一点小意外,春奈酱没事的话可以先跟我去趟医院吗?之后我再送你回家。”

    春奈酱道:“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回去,是谁受伤了吗?”

    松本道:“是翔君,嗯,我们的新产品请了樱井翔做代言人,刚才拍摄的时候翔君从楼梯上踩空了,不小心扭伤了脚。作为朋友和管理方我怎么也要去看看。”

    春奈酱惊讶道:“Jun君和樱井桑竟然是朋友吗?”

    松本想了想道:“目前来讲的话,算是朋友。”

    春奈酱道:“我去会不会不好?”

    松本道:“没关系,春奈酱在外面等我就好了。我也只是过去看看情况。”

    春奈酱听松本这么说,只好点头道:“好吧。Jun君的朋友我还只见过生田桑呢。”

    松本听春奈酱提起生田就想起上次的三人约会,无奈道:“上次toma发疯,你不要放在心上。”

    春奈酱道:“没关系,不过生田桑还真是樱井桑的大饭呢!”

    已经知道自己和樱井以前是恋人关系的松本现在明白了为什么生田斗真会和春奈酱过不去。

    樱井在医院的时候被安排在了VIP病房做检查,倒不是樱井伤的多严重,而是樱井的身份太特殊,如果被樱井的各种迷妹知道樱井在医院,医院肯定要被挤炸了,对不想干的医生护士也是保密的,毕竟国民偶像不是每天都有机会能亲眼看见的。

    樱井知道了经纪人通知了松本以后,不满道:“以后我的事不要跟他说。”

    经纪人着急道:“可是你们是恋人,松本桑要是知道翔桑受伤了肯定很着急。而且这次代言也是为了松本集团的新产品。”

    樱井听了经纪人的话道:“他大概不会着急了,毕竟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松润了。”

    经纪人不明白樱井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不是以前的松润了?但是他敏感的察觉到俩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于是道:“翔桑又和松本桑吵架了吗?”

    樱井轻飘飘道:“没有哦。”

    经纪人听了樱井和松本没有吵架刚要放宽心就听樱井又道:“我们没有吵架哦,我们是分手了。”

    经纪人吓得张大嘴,想起了自己的狗腿行为,心里抱怨道:“分手这种事能不能也通知我一声!”

    但是松本润的到来让经纪人尴尬的跑出了病房。经纪人刚出病房们就看见门口站着的春奈酱,拉开门惊讶道:“翔桑,你妹妹也来了吗?”

    樱井不明所以,道:“什么妹妹?”

    松本也不明真相,看向经纪人。

    经纪人拉开门,春奈酱本来站在门口没打算进去,但是察觉到经纪人说的樱井翔的妹妹是自己以后只好走进病房。

    樱井看着突然出现的春奈酱,想到松本竟然带着春奈酱来看他,心里还没等难受起来,就听经纪人道:“这位小姐不是翔桑的妹妹吗?简直和翔桑长得一模一样。”

    听了经纪人的话,樱井仔细看了看春奈酱,之前他见到春奈酱的时候就觉得春奈酱特别眼熟,要说在哪里见过,那不就是镜子里吗?是啊!这个春奈酱和自己长得也太像了吧,怪不得经纪人会觉得她是自己的妹妹。

    不光是樱井,松本听了经纪人的话也突然发现春奈酱和樱井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说她不是樱井翔的妹妹,自己都不相信了。

    四个人有两个人被经纪人的话给Shock到了,春奈酱则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经纪人不知道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还道:“这位小姐不是翔桑的妹妹吗?那你是?”

    松本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好像还不知道春奈酱全名是什么?

    春奈酱见三个人都盯着自己,尴尬道:“我叫Haruna.Sharp。”樱井和松本刚觉得松了一口气。就听经纪人问道:“那日文名字呢?这位小姐是日本人吧?”

    春奈酱犹豫了一会儿道:“出国前的名字是樱井春奈。”

    松本和经纪人只觉得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竟然有两个人没有亲属关系,长得那么相像,还是同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而听完了全过程的樱井,坚定了一个想法,什么春奈酱,什么移情别恋绝对都和大野智脱不了关系,想起松本失忆之前大野智曾经出现问他“想不想搞清楚自己的心意?”突然觉得这离谱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樱井想明白了一切以后,道:“你们都先回去吧,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经纪人还想说什么,松本觉得还是让樱井自己待会吧,阻止了经纪人的发言。经纪人出了病房也不敢离开医院,只好去看樱井的检查结果,顺便问问医生这几天樱井能不能正常走路,他好安排好樱井的工作。

    松本则送春奈酱回家。在路上松本忍不住想,自己难道就喜欢樱井这种长相的,所以失忆以后喜欢的人居然和樱井翔长得那么像,甚至还是同一个姓氏。这一刻松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春奈酱了。难道自己以前喜欢樱井翔也只是因为他的长相?

    春奈酱虽然明白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总有种她搞砸了什么的感觉,所以一路上和松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病房就剩樱井一个人以后,樱井坐在床上道:“大野智,你在的吧?”

    并没有人回应他。

    樱井沉默了一会儿,道:“尼桑,你在的吧。”

    樱井话音刚落,带着一身海鲜味的大野智出现了,懒洋洋道:“sho君,找我干嘛?”

    樱井听了简直想给他两拳,还找他干嘛,樱井忍了忍火气,露出营业式微笑道:“尼桑,松润失忆是不是你搞得鬼?还有那个春奈酱到底是谁?”

    大野智掏了掏耳朵到床边坐下,软乎乎道:“是我怎么了?我也是想帮sho君早点认清自己的心意。”

    樱井不说话,生闷气,大野智见他这幅样子道:“春奈酱是我变出来的,用sho君的一根头发。”

    樱井听了春奈酱的真相简直惊呆了,震惊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就算让我认清自己对松润的心意,也不用让他失忆吧,也不用变出一个春奈酱吧?!”

    大野智收起笑容,认真道:“翔君不是也想知道松润对你是不是真心的吗?”

    樱井嘟着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大野智道:“你为什么抛下松润一个人去夏威夷旅行?不就是想知道即使你这么任性,松润是不是也会包容你,是不是也会原谅你,是不是会追着你到夏威夷吗?”

    樱井无法反驳大野智的话,因为他确实如大野智所说,在卑鄙的试探松本润对他的感情,想知道松本到底对他有多真心,不是对那个电视上的国民偶像,是对他这个现实里有诸多缺点的人能多包容,包括他的任性。

    樱井被大野智说中了心思,但想到松本失忆以后移情别恋的事,又想到松本润移情别恋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一根头发,又感觉气不打一处来。樱井不满的道:“那你也不用弄出一个春奈酱吧?”

    大野智道:“你不想知道吗?松润到底喜欢你什么,如果有一个性别跟你不同,但长相跟你相似的人,跟你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出现,你不想知道他会如何选择吗?”

    樱井顿时感觉挫败道:“所以你是想告诉我,松润没有那么爱我,我比不上用我头发变成的一个人?”

    大野智软乎乎的道:“这些要靠sho君自己去判断。”

    樱井嘟嘟嘴,被大野智成功甩锅。樱井看着大野智道:“你真的是我的尼桑吗?”

    大野智笑了笑道:“当然了,我一直都是sho君的尼桑。”

    樱井瞪着大眼睛撒娇道:“那你告诉我松润要怎样才能重新喜欢上我,要怎样才能恢复记忆?”

    大野智道:“用真心换真心。如果你们心意相通的话,自然就能喜欢彼此。”

    说完大野智就当着樱井的面消失了。

    经纪人拿着检查结果和医嘱回到病房的时候就见樱井坐在床上发呆,经纪人连忙叫道:“翔桑?”

    樱井回过神看向经纪人,经纪人道:“翔桑这几天不要剧烈运动就好,医生开了外用喷雾还有一些口服药。今天剩下的行程我先帮翔桑取消,翔桑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樱井呆呆道:“回哪去?”

    经纪人道:“当然是回家去了。”

    樱井听了经纪人的话又不做声了,不知道自己该回哪个家,自己的家上次回去看了一眼还没收拾,最近住的都是松本的家,但他今天早上刚被松本分手。现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也不想回本家,回去一定会被自己母亲数落,这么大的人恋爱谈不好身体竟然也照顾不好。那个在电视上精明能干的国民偶像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废柴,樱井想了想觉得这样太不像自己了。

    樱井对经纪人说道:“让松润来接我,就说我走不了路。”

    经纪人看了看床上的检查报告,心想医生什么时候说自家偶像不能走路了?但还是乖乖照做,立刻拨通了松本总裁的电话。

    松本润刚把春奈酱送回家就接到了樱井经纪人的电话,接通了以后,松本疑惑道:“怎么了?翔君有什么事吗?”

    经纪人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樱井,心虚的道:“那个,松本桑,翔桑现在走不了路,需要回家休息,你能过来接他吗?毕竟他现在是住在你家。”

    松本叹了口气,认命道:“我现在去医院。”

    樱井眼见着经纪人挂断了电话,忙问道:“松润怎么说?”

    经纪人道:“他说他现在来医院。”

    樱井听了经纪人的话,放下心,道:“你走吧,我在这里等他。”

    经纪人道:“但是翔桑的脚…”

    樱井道:“你要是说漏了嘴,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经纪人连忙退出病房,出了病房以后还无奈的摇摇头。

    松本到的时候,樱井正坐在床上看手机,如果松本看到樱井手机上显示的内容大概会吐血,樱井看手机太专注,完全没注意到松本已经到了。樱井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都是“如何挽回渣男的心?”“恋人失忆了怎么办?”“恋人移情别恋了怎么办?”“如何让霸道总裁再次爱上我?”

    松本见樱井没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咳嗽了一声道:“翔君?”

    樱井回过神,见是松本连忙收起了手机。

松本注意到了他可疑的小动作,但没好意思问。只好道:“翔君的脚怎么样了?还疼吗?医生是怎么说的?”

    樱井瞪着大眼睛可怜的嘟起嘴道:“有点疼,医生说暂时先不要走路。回去用喷雾还有口服药。”

    松本见他看上去很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凑过去,看了看樱井的脚道:“有这么严重?”

    樱井不作答,就只是用大眼睛看着松本。松本受不住他撒娇的眼神,叹了口气,道:“我抱你出去?还是去借个轮椅。”

    樱井道:“我想早点回去休息。”(言下之意就是要松本抱他。)

    松本无奈,只好抱起樱井,还好松本失忆前为了能轻松抱起樱井经常锻炼身体。虽然松本润失忆了,但是公主抱这个动作还是做的很熟练。

    在抱起樱井的一瞬间,脑子里似乎闪过什么画面,但还没等松本有个头绪就从脑子里消失了。

朱仔_

【松本BG】《守りたい》第二十五章 - 最後一次

  廚房裡有一個埋頭烹調晚餐的身影,細心嚐著味道,這時另一個人悄悄走到她的正後方。

  「ただいま!」

  「おかえり!」

  剛回家的男生埋頭在女生的肩上,目的是治癒一天工作的辛勞。

  「回家能看到雪真好!」

  「潤,你幫我試試這個湯的味道。」接著便把湯匙遞到他的嘴邊。

  「怎麼樣?」

  「很好喝啊!」

  「呼~我還擔心會太咸了!」

  「放心吧!你可是我唯一的徒弟,我對你很有信心!」然後便在琬雪的唇上親了一口。

  這幾天松本的工作都很早完結,而回家都能看到琬雪,就像是同居般的感覺,松本很享受這樣的生活。

  「潤下星期三是不是放假?」

  「嗯,有想去的...

  廚房裡有一個埋頭烹調晚餐的身影,細心嚐著味道,這時另一個人悄悄走到她的正後方。

  「ただいま!」

  「おかえり!」

  剛回家的男生埋頭在女生的肩上,目的是治癒一天工作的辛勞。

  「回家能看到雪真好!」

  「潤,你幫我試試這個湯的味道。」接著便把湯匙遞到他的嘴邊。

  「怎麼樣?」

  「很好喝啊!」

  「呼~我還擔心會太咸了!」

  「放心吧!你可是我唯一的徒弟,我對你很有信心!」然後便在琬雪的唇上親了一口。

  這幾天松本的工作都很早完結,而回家都能看到琬雪,就像是同居般的感覺,松本很享受這樣的生活。

  「潤下星期三是不是放假?」

  「嗯,有想去的地方嗎?」

  「我們很久沒有外出約會,我想去迪士尼樂園,來了日本兩年都沒去過。」

  「也不錯,我也已經很久沒去了,拿我自製的地圖去吧!一定能給你難忘的一日!」

  「やった!我期待著那天!」

 

  這一個多禮拜間,工作上琬雪只需要完成有關Johnny's的專題和訪問的稿件,整天都可以窩在家裡。除了工作就是收拾家裡的東西,雖然只是短短兩年,但還是堆積了不少的東西,她把有用的物品都放進紙箱內。為了避免松本來她的家發現,她每天都在松本家等他回來,這樣亦可以待在充滿松本氣息的地方多一會兒,因為很快就要離開這裡。

  星期二的晚上,松本說翌日早上九點駕車到琬雪家樓下接她,可是被她拒絕,因為她想要一次普通的約會,哪怕是最後一次。

 

  九時正,琬雪收到松本的電話便出門,看到帶著帽和架上黑框眼鏡的人已經站著等她。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約會,幸好他們已經避開了上班時間,所以巴士上人不是太多,二人可以像一般的戀人一樣牽著手、互相靠依著坐。

  來到樂園入口已經聽到輕快的音樂,亦看到到處都隱藏著招牌米老鼠的身影,琬雪瞬間化身小朋友,拉著松本東張西望。

  「你看,那裡有Mickey……」

  「還有……」

  「那不就是……」

  進園後發現佈置,他們才醒覺快要到萬聖節,連卡通人物都換上了特別的造型。琬雪馬上拉著松本來到其中一間售賣紀念品的商店,挑選了一個如舞會般的面具,然後掛在松本的臉上,再拿起一個Mickey耳朵的頭飾,取代他原本的帽。

  「你看,面具剛好遮掩著你雙眉,現在就沒有人把你認出吧!」

  松本照照鏡子,這個造型的確把自己最明顯的特徵都埋藏了,可是卻聽到身旁的人傳來陣陣笑聲,他想自己的造型應該不至於這樣惹笑吧。

  「每次看到潤的頭髮被壓得扁扁的就覺得很可愛!」

  就如上次在溫泉一樣,松本的臉因害羞而被染上緋紅。

  「你也要!」

  於是,他拿起與自己那個相襯的面具掛在琬雪的臉上,並為她戴上一個Minnie的頭飾。二人看著鏡中的自己不其然揚起了嘴角,掛上了面具他們就不用擔心被別人發現,可以像普通的情侶般盡情玩。他們依照著松本的地圖去每一個園區,偶爾會碰到街上的卡通人物,他們會上前合照,因為旁人都認不出松本,所以可以肆無忌憚找別人幫他們拍照。

  萬聖節當然少不了鬼屋,從小琬雪就甚少進鬼屋,因為她對這類的東西都不在行,驚慄片、鬼故事等,全都是可免則免。可是這次松本說如果不進鬼屋的話,怎可算是來過萬聖節,她只好硬著頭皮進去。

  裡面漆黑一片,她緊緊牽著松本,而松本則站在前面擋著突如其來的鬼怪。但在後方當然也有其他的古怪東西跟著,琬雪嚇得尖叫起來,松本拉著她馬上向前跑,不久就看到從出口傳來的光線。仍然牽著手的二人彎下腰,喘著氣,看著對方狼狽的樣子,他們都覺得很可笑。

  在這個奇妙的環境中,每個人都沉醉著童話之中,時間卻在一分一秒間流走,天色也變黑,亦代表園內的煙火快要開始了。遊客都集結在城堡前,松本和琬雪當然也不會例外,入黑後氣溫稍微下降,松本看到琬雪輕輕摩擦雙手,便從後擁著她。

  「還冷嗎?」

  被包圍著的琬雪搖搖頭,她多希望能永遠留在這份安全感的身邊,現在只能把這種溫暖牢牢記在心底。

  五光十色的煙火在空中綻放,燦爛的火光瞬間就消失化作一縷煙,美好的一刻總是短暫的。

 

  回程的時候,他們坐電車回去,二人站在靠門的位置。突然,列車急促剎停,松本及時抱住險些跌倒的琬雪。

  「於前面的列車訊號出現問題,本列車將稍微延遲,敬請原諒。」

  「潤還記得那次演唱會的慶功嗎?」

  「當然,那次你也是像這樣躺在我的懷中,不同的是現在你已經是屬於我的!」

  琬雪抬頭看著松本,突然大膽地往他的耳朵親了一口,一下子不習慣琬雪的主動挑逗,敏感得令他忍不住抖動了一下,接著琬雪貼在他耳邊說「今晚可以去你家嗎?」

  松本把懷中的人抱得更緊,目的是壓抑著自己正在滋長的慾望。

  「你知道這樣有多危險嗎?」

  「潤不想嗎?」

  琬雪換上一臉無辜的樣子,讓松本更難控制自己的情緒,他馬上給愛人一個吻。

  「那我就不客氣了!」

  上一次的車程他們希望能延長,爭取更多相處的機會,這次他們只希望盡快回家,完成要做的事。

 

  回到家,松本以最快的速度洗澡,同時先冷靜一下剛才的心情。因為沒有準備睡衣,所以琬雪從浴室走出來時身穿著松本的白襯衣,從髮絲滴下來的水珠沾濕了衣服,令部分的位置變成半透明,更加增添幾分誘人的感覺。當琬雪剛坐到床邊,松本便從後抱著她,埋首在頸項中嗅取著淋浴露與洗髮液的香味。

  「是在引誘我嗎?」

  琬雪轉頭給他一個深深的吻,還主動把舌頭越過對方的牙齒,松本也不甘示弱地重奪控制權。

  寧靜的晚上,房間裡只有兩人急促的呼吸聲和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每個動作都刺激著兩者的感官,松本為琬雪帶來一次又一次的快感,而琬雪就滿足松本一次又一次的慾望。

  激烈的運動過後,他們相擁入睡,但松本卻發現胸口位置被暖暖的淚水佔濕了,他馬上低頭緊張地問伊人。

  「怎麼了?不舒服嗎?」

  琬雪慌忙搖頭「潤很溫柔!」

  「傻瓜!今天累了,快睡吧!」

  他帶著節奏地拍著琬雪的背,原本不安的心漸漸在溫柔的呵護下平伏下來,重重的眼皮慢慢合上。

 

  早上鬧鐘發出提示的聲音,松本沒有像平日般懶床,他趕快把鬧鐘關掉,因為他擔心聲響會吵醒還在熟睡的琬雪。於是,他攝手攝腳地離開被窩,其實琬雪早就醒過來,因為百感交雜的心情不容許她安穩地睡,撫摸著旁邊還帶著微溫的位置,回想著昨晚的甜蜜,一切都只能變成回憶。

  松本回到房間時,看見琬雪已經醒來,便走到床邊,輕輕撫摸著她的臉蛋。

  「醒了嗎?我要出去了,累的話,就多睡一會兒吧!」

  然後在額上親了一口,本想離開時,卻被琬雪用雙手圍在脖子,再在嘴唇記下一個深深的吻,一個難忘的吻,直至二人交換了所有的氣息,分開後還輕輕地喘息。

  「你這樣會令我忍不住,上不了班喔!」松本被眼前泛紅的臉蛋所迷倒。

  「じゃ、いってきます!」

  「いっていらっしゃい!」

  琬雪掛著笑臉送別松本,她細看著房間每一個角落,一邊回想著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同時,她嘗試刪除在這裡所有關於自己的證據,例如在書桌上擺放的合照、浴室裡的毛巾和牙刷、廚房裡的筷子和馬克杯等等,全都收進紙箱裡,不久已經裝滿了,原來這裡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有這麼多關於自己的東西。她拿著紙箱,再一次細看著熟悉的房間,便轉身離開。

  在餐桌上留著一張便條和鑰匙。

  「ごめん、さよなら!」

 

  琬雪回到自己的家,裡面只剩下幾個紙箱和行李箱。等待快遞職員來把紙箱收走後,她拖著行李離開這房間,離開這公寓,離開西日暮里,離開日本。

 

  既然選擇了就沒有後退的餘地,這是對所有人都好的決定。

  她沒有後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