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村沙友理

16097浏览    717参与
废柴西瓜头

进来恰糖3

主cp:你们懂的
客串:七肘
观前提示:本人喜欢玩梗,内容都靠脑补,与现实无关联,时间线为未来。不喜轻喷,如有逻辑 bug,请忽略。
_

_
下午
“好的,终于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松村忍着腰酸背痛录完了外景,昨天在浴室白石变着花样地折腾自己,今天醒来时骨头跟散了架一般。松村撇嘴,真是的,这人的精力就跟用不完似的,太不公平了,不行,她也要让白石尝一尝自己受过的“苦”。
复仇计划悄然而生,此时正在做番宣节目的白石突然打了个喷嚏。
松村想,不过自己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方,技巧方面也掌握的不够全面,不像白石那样熟练,每次都让她醉生梦死,飘飘欲仙。
为了实现计划,松村只能向他人取经,想到这,松村眼神锁定...

主cp:你们懂的
客串:七肘
观前提示:本人喜欢玩梗,内容都靠脑补,与现实无关联,时间线为未来。不喜轻喷,如有逻辑 bug,请忽略。
_

_
下午
“好的,终于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松村忍着腰酸背痛录完了外景,昨天在浴室白石变着花样地折腾自己,今天醒来时骨头跟散了架一般。松村撇嘴,真是的,这人的精力就跟用不完似的,太不公平了,不行,她也要让白石尝一尝自己受过的“苦”。
复仇计划悄然而生,此时正在做番宣节目的白石突然打了个喷嚏。
松村想,不过自己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方,技巧方面也掌握的不够全面,不像白石那样熟练,每次都让她醉生梦死,飘飘欲仙。
为了实现计划,松村只能向他人取经,想到这,松村眼神锁定了一起录外景的高山。
“高山,”
“怎么了?”高山刚给西野发过消息,松村就走了过来。
“我能不能问你点问题?”松村朝她挤了挤眼睛。
看着松村不怀好意的样子,高山就知道松村要问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问题,她拿起水瓶,拧开盖子,说,
“可以”
“嘿嘿”,松村眼神一亮,说道,“那个、、、”
“你能不能教一教我床上功夫?”
“噗----------”刚进口的水被高山全数喷了出来。
要不是松村反应快,她的脸和制服就都要遭殃了。
高山还没缓过来,床上功夫?什么鬼?问她?
“咳咳,你认真的?”
“当然了”
“那你想学什么?”
“就,就技巧啊,”松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呃。。。技巧啊”,高山沉思了一下,
“其实,技巧学的再多也没什么用,”高山开始正经分析了起来,“主要还是看经验和天赋”
“话说,你难道没有经验吗?”
“当然有啊,不过每次我都是,被动的那一方、、”松村接着说,“我想占据主动权,所以不就来请教您了嘛”
松村的直觉告诉她,高山肯定是主导的那一方。
但高山没这么想,主动?可自己是偏被动啊,几乎每次都是西野主动说想要的。。。地点、姿势什么的也是西野引她选的,一点都不主动啊。
高山完全理解错了松村的意思,于是说道,
“其实,我是被动方”
松村看着高山一脸坦荡,也懵了,
“等等,所以西野掌握主导吗?”
“对啊”,高山想当然地点点头。
“呃,”松村突然无话可说了,她竟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一信息,不行,她需要静静。
后来樱井若月组织好友聚餐,西野一脸茫然地看着松村冲她不怀好意的微笑,仿佛在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娜娜。这都是后话了。
_

请教计划泡汤了,但复仇计划仍不变,松村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推倒”白石,然后再凭经验这样那样,让她也崩溃一回。
_

白石到家很晚,客厅桌子上放着外卖盒,浴室传来松村“美妙动听”的歌声。白石回到卧室,换了睡衣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在浴室的松村早早听到了开门声,知道白石回来了,于是她加快了清洗的速度,作战开始。
出来时,白石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
“欢迎回家”
松村走过来低头吻了白石一下。
白石鼻尖满是清香,恩,是玫瑰味的沐浴露。
“你怎么点了外卖?”白石今天晚上有工作,没办法做饭,于是提前准备了便当放在冰箱,松村是知道的。
“没吃饱~”
白石了然,最近松村吃的多,但健身次数也
不少,再加上工作量一直不减,实际都瘦了很多。浴袍下隐约能看见明显的锁骨,再往上看脸上也没什么肉。
“最近再多吃点吧”
“你想我长肉吗?”
“想,现在太瘦了”,还是肉一点手感好,白石想。
松村露出一丝不满,凑过去问,“嫌我胸小?”
白石没料到松村会这么想,于是直接上手,
“没有啊,正正好好,”
松村红了脸,拍了白石的手一下。
可白石根本不松,反而故意加重了一下。
“啊,”松村失神叫了一声,佯怒道,
“疼”
“真的疼吗?”白石松了手,抱歉地问。
但松村脸红不答,白石坏笑。
“心口不一”
_

“恩---”松村被吻得晕头转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已经躺在沙发,交缠在了一起。
“等等,”松村突然推开,白石不解,
“怎么了?”
“你坐下来”轻喘着的松村起身坐在了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腿。
“快点”,不等白石开口,松村急说。
白石只好听话坐在松村腿上,刚想吻过去,松村又打断她,
“先别动”,说着,松村的手伸向白石睡衣,慢条斯理的解着纽扣。
白石不知道松村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在松村耳边吹了吹气,
“你想干什么啊?”
解完所有纽扣的松村不回答,直接含住了白石的嘴唇。
舌头生涩地在白石口中搅动着,越来越激烈,仿佛想在所到之处都标上记号,直到松村自己呼吸不稳才松口。
白石也喘着,她暗笑,不管多少次,松村的吻技始终没有进步,想到这她开口,
“吻技糟糕”
松村听到当然不服,
“那你说,呃唔----”
白石扣住松村的脑袋,看准时机将舌尖抵了进去,松村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用湿润温热的舌笨拙地回应着,白石的舌头如小蛇般肆意翻搅挑,时而轻舐,时而重吮,惹得松村直接腿软,缴械投降。
在白石的偷袭之下,松村的复仇计划失败。。。
床上,松村打了个冷颤,原本穿在身上的浴袍早已不知去向。
“冷了?”
“恩”
“一会儿就热了”
_

翻云覆雨后,

松村趴在白石怀里,摸了摸脖子,不悦道,
“你怎么那么喜欢种草莓,我明天还有节目要录呢”
“你穿的那件制服不是有领子么?”白石有分寸。
松村轻哼了一声,
“那你弄得我这么累,明天肯定会腰酸背痛的”
“才两次怎么会累?”白石笑问,“而且是下午的节目。”
如果松村早上有工作,白石不会折腾她。
松村不说话了。
白石吻了吻松村的头发,
“你明天要去见你姐姐吧?”
“恩”
“我明天上午没事,要我叫你吗?”
“。。。恩”
_

彼时高山躺在床上,搂着西野冷不丁问道,
“你说你总是占着主导权,有没有想被动一下?”
“恩?”西野疑惑,自己什么时候主导过?
_

“老婆,起床了”白石看着仍熟睡不醒松村,轻拍她的背,
“••••••”
“该醒了”白石戳了戳松村软软的脸蛋。
松村皱了眉,“不要-----”,她把尾音拉长,沙哑的说。
“乖,听话,在不起来我就用特殊手段啦”
“••••••”
看着松村长长的睫毛轻颤,白石心一动。
“呜唔!”
_

吃早饭时,松村说起了前天大圆提到的情侣聚餐。
“大圆她很想组织来着,我们可以和她们对一下时间,你觉得呢?”松村平时有空就喜欢宅在家,但像这样的聚会很少,松村觉得会很有意思。
“好啊”,白石点头,看松村的表情就知道她感兴趣。
“那我去给大圆发消息”
“先吃完饭”
“哦”
_

齋藤:等等,都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吗???
_

_
后记:边码字边傻笑,我是不是有毛病。。。
被勤劳的自己感动到了,希望我能坚持日更,不过怕你们看腻。还有我不是傻黑,不要打QAQ(真的是傻吹)。

SzTy-

天哪!团内恋爱应该没事吧...希望几位可以自己出来公开...

天哪!团内恋爱应该没事吧...希望几位可以自己出来公开...

废柴西瓜头

进来恰糖2

主cp:白傻

客串:桃鸟

观前提示:本人喜欢玩梗,内容都靠脑补,除主  cp以外还有其他cp客串,内容与现实无关联,时间线为未来。不喜轻喷,如有逻辑 bug,请忽略,如有雷同,,,应该不会(`• _•’)。

_

_
「8:30」
松村是被闹钟吵醒的,睡意惺忪的她揉了揉眼睛,随后起身去了洗手间。简单洗漱后,她推开了卧室的门,早餐的香气扑鼻而来,厨房里一个身影正在忙活。
“帮我扎一下头发”
本想偷偷从后面抱住白石的松村僵住了,没吓到她,松村嘟嘴失望地想着,后又慢吞吞地从房间内拿来了头绳,熟练地给白石扎了个清爽的马尾。
“你怎么这么贤惠啊?”松村把脑袋贴在白石背...

主cp:白傻

客串:桃鸟

观前提示:本人喜欢玩梗,内容都靠脑补,除主  cp以外还有其他cp客串,内容与现实无关联,时间线为未来。不喜轻喷,如有逻辑 bug,请忽略,如有雷同,,,应该不会(`• _•’)。

_

_
「8:30」
松村是被闹钟吵醒的,睡意惺忪的她揉了揉眼睛,随后起身去了洗手间。简单洗漱后,她推开了卧室的门,早餐的香气扑鼻而来,厨房里一个身影正在忙活。
“帮我扎一下头发”
本想偷偷从后面抱住白石的松村僵住了,没吓到她,松村嘟嘴失望地想着,后又慢吞吞地从房间内拿来了头绳,熟练地给白石扎了个清爽的马尾。
“你怎么这么贤惠啊?”松村把脑袋贴在白石背上。
身前‘贤惠’的人正低头认真地做饭,平底锅里两个金黄色的煎蛋映入眼帘,盘子里焦黄的土司看着十分诱人,亮着灯的烤箱里小饼干已经香气扑鼻。
“晚饭会更丰盛的,”白石轻声说。
然而松村的心思丝毫没放在这些食物上,她的视线全聚焦在了白石白皙秀颀的脖颈。松村心一动,伸手拨弄了一下碎发,把脸凑了过去。
感到脖子后面的酥痒,白石轻哼一声,
“别闹,饭快好了”
“可我不想吃这个了”,松村含着笑意撒娇般说到。
明明知道她会说什么,白石还是配合着问,
“那-----你想吃什么?”
“你啊~”
_

厨房内,火和烤箱已经关了好久,但却没安静多少。
白石双手撑着厨台把松村困在怀里让她和自己紧贴在一起,带满情欲的喘息声回荡在厮磨的两人耳边,已然分不清都是谁的声音。
_

“真是的”,松村嗔道
她手拿三明治吃着,脸颊像小仓鼠一样鼓鼓的,两边还泛着淡淡的红晕,嫣红的嘴唇上下嚼动。
“你明知道我今天有工作还这样”
“明明是你勾引在先,而且要是我动真格的话,你今天估计得在床上躺一天了”,白石挑眉说到。
松村看着白石戏虐挑逗的表情耳根又是一热,
“是你一撩就着,我哪有勾引你”
白石看着松村,笑而不语。
_

已经轻松解决完食物的松村看着白石才吃下一半三明治。
“你怎么吃得那么慢?”
“因为我已经吃了丰富的前餐,所以现在吃不太下”,白石故意加重了‘丰富’一词的语气。
“你,你耍流氓!不和你说话了,”松村瞪她一眼,朝卫生间走去。
白石不禁想起了自己还在团内,两人暧昧的时候,那时,松村可比现在大胆的多,主动的多,但真正交往以后,白石才知道她只是虚势的诱受而已。想到这,白石又忍不住笑了。
洗手台前的松村正用凉水散热,她看向镜子,脸总算是不红了,可嘴唇红得都不用抹口红了。真是的,她怎么总是那么喜欢啃自己?而且非要啃到嘴唇充血为止。(脸又红了)
_

“便当和饼干拿好了,路上小心,我在家等你。”
“恩”

_

录完cm,已临近三点,和收工的工作人员打完招呼正准备离开,一起参加录制的大圆走了过来。
“松村前辈,”
“?”
“那个,今天白石前辈有空吗?”
大圆知道她们的关系。
三期里知道白石松村关系的人不多,大圆就在这少数之中,她虽然知道,但是是白石坦然说出的,并不是齋藤告诉的。
没等松村回答,大圆又开了口,
“如果有空的话,我还有齋藤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吃晚饭啊?”她一脸期待地看着松村。
她想组织一次情侣聚餐,因为今天齋藤的工作罕见的少,她又得知松村也没有其他工作了,所以今天是最好的时机------如果白石桑也有空的话。
“她有空,但不好意思啊,她说过想在家休息,”松村抱歉地冲她笑笑,白石好不容易从排满的工作表挤出一天,就为了今天能和自己在家。
大圆理解,毕竟白石和松村都很忙,鲜少能像今天这样。
“这样啊,没关系,”她忍住失落,这时电话响了,
“齋藤桑可能等不及了”,她憨憨地笑着说,
“那我先走了,祝你们能愉快享受二人时光啦~”
“你也是啊”
_

“大圆老师,你太慢了,”
“••••••”
齋藤发现了大圆些许低落的情绪,不对劲,于是她柔声问,
“怎么了?”
“啊~~情侣聚餐计划失败了-----”大圆撒娇般喊道。
“••••••”,齋藤无语。。。
“唔,”大圆往齋藤嘴里塞进一块饼干。
“味道不错,松村拿来的?”齋藤问。
“嗯,我还没尝呢”,大圆把小脑瓜凑了过去,
“嘿嘿,好吃吗?甜吗?”
齋藤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说道,
“你自己吃就知道了”
大圆嘟嘴,真是的,一点都不懂人家的想法,刚想坐正,脑袋却被一只手扣住,
“唔!”
挺甜的。
_

“老婆,我回来了----”
松村刚推门便喊。
“欢迎回家,幸苦了----”白石温柔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刚进客厅,一股熟悉的鲜美香气飘过,松村惊喜,跑向了厨房。
如她所料,白石准备了炖鸡煲。
“你怎么,”不等松村问完,白石转身回道,
“看你那么爱吃,想亲手做做看”
松村双手搂着白石盈盈一握的腰,鼻尖轻轻蹭着白石的肩。
“你说我们想不想新婚的夫妇?”
“恩?”
“丈夫下班回家,能干的妻子正在准备晚饭,”松村眨了眨眼睛,“然后丈夫走进厨房给妻子一个吻”
说罢,松村吧唧一口,吻在了白石的侧脸。
“你说,像不像?”
“像,”白石弯起嘴角。
_

天已经暗了下来,桌上摆的菜越来越多。
松村和白石都坐了下来,松村更是迫不及待地盛了汤。
“小心烫,”白石望着低头喝汤的松村,期待着,“怎么样,好喝吗?”
松村眼神一亮,“嗯!好好喝!”
“真的吗?”
“和我喝过的一模一样,不对,比我以前喝过的都要好喝!”
“哪有那么夸张,”虽然白石语气平常,但眉梢不由自主地上挑还是出卖了她得意的心情。
_

吃饱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起了困意的松村本来歪着头枕在白石肩上,后来又变为膝枕。
可躺着的松村也不老实,她脑袋不停地挪动着,找不到舒服的位置,松村皱了眉。
于是她起身,跨坐在了白石身上。
白石:“••••••”
挂在白石身上的松村闭眼微微一笑,恩,还是这样最舒服。
白石眼盯着电视,但已经心猿意马了,软香温玉就窝在她身上,还看什么电影。想着,白石抿了抿唇,哑声问,
“不看电影了?”
“不看了,”松村声音很小,已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白石的轻拍着松村的背,坏手慢慢地向下移。
被捏疼的松村不满的哼了一声,白石见她还不醒,就含住了她的耳垂。
“呜,”松村被刺激到了,
“不要了”
“不想要?”
“唔,困”
“那你去洗澡再睡好不好?”
“恩”
松村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白石抱进了浴室。
不久后,浴室响起放水的声音。
_

白石吸允着松村的细腻的脖颈,惹得松村双手直挠她后背,水汽蒸得松村出了汗,温度刚好的水拍打着浴缸壁,回荡在浴室内的水声几乎掩盖了所有的喘息和吞咽声。
满室旖旎。
_

白石抱着筋疲力尽的松村把她放上了床,低头吻了松村鼻尖一下。
松村累的一动也不动,连轻哼都做不到,她感觉自己手指头都是酥的了,困到不行的她眼皮一沉,便熟睡过去。
白石把床头灯开到最暗,然后掀开被子一角,钻了进去,后背还是火辣辣的疼,她望着松村粉扑扑的脸,笑着想,这爪子,比猫的还利,看来明天有必要让她剪一下指甲了。

_
_
_
注:感觉尺度有点大了鸭,你们觉得呢,如果觉得大了我下次收敛点儿。(其实我已经收敛了)还有会出现的客串cp都是我站的,你们都从上一文了解了吧  :)

废柴西瓜头

进来恰糖1

主cp:白傻

客串:。。。太多就不列出了

观前提示:本人喜欢玩梗,内容都靠脑补,除主  cp以外还有其他cp客串,内容与现实无关联,时间线为未来。不喜轻喷,如有逻辑 bug,请忽略,如有雷同,,,就雷同吧。

_

_


“咚,工事中又开始了,我们是香蕉人!”

_


“哈哈哈,虽然知道你想再创一招,但这比呜呼~还要老土”

_


“哈哈,那就由生田用这个来做结尾吧”

_


已是夜半,成员们在疲惫却欢乐的气氛下完成了新一期的录制。镜头关闭后,大家的肩都一下子松了。结束一天工作的成员们伸懒腰的伸懒腰,聊天打诨的聊天打诨。不久,成员们也陆陆续续地...

主cp:白傻

客串:。。。太多就不列出了

观前提示:本人喜欢玩梗,内容都靠脑补,除主  cp以外还有其他cp客串,内容与现实无关联,时间线为未来。不喜轻喷,如有逻辑 bug,请忽略,如有雷同,,,就雷同吧。

_

_


“咚,工事中又开始了,我们是香蕉人!”

_


“哈哈哈,虽然知道你想再创一招,但这比呜呼~还要老土”

_


“哈哈,那就由生田用这个来做结尾吧”

_


已是夜半,成员们在疲惫却欢乐的气氛下完成了新一期的录制。镜头关闭后,大家的肩都一下子松了。结束一天工作的成员们伸懒腰的伸懒腰,聊天打诨的聊天打诨。不久,成员们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工事中场地。

“齋藤,”

准备回家的齋藤穿好鞋子,转向喊她的松村:“怎么了?”

“问你个事儿,你家有空房间吗?”松村看着齋藤眨了眨眼,轻声问道。

明知故问,齋藤一如往常般平静地想着。

“没有,怎么了?”

松村一噎,但还是厚着脸皮问下去,

“我能在你家借住几天吗?”松村一脸恳求。

“••••••”

“我知道你不愿意,算我求你了,我会解释的,就三个星期,好不好?”

齋藤看着她似哭不哭的脸,微微皱了皱眉。

“你和她吵架了吧?”

“••••••”

被一语道破的松村沉默了会儿 ,随后小声嘟哝着

“没有,就是闹了小别扭”

“你可以住宾馆”

“不安全、、、”松村的声音更小了。

齋藤实在是受不了她可怜兮兮中又透着一丝卖萌的语气,

“那你为什么非要住我家?”

“她不会怀疑到你身上”,松村肯定地说。

平常两人闹别扭,松村便会躲在已知的据点,本来据点是够多的,秋元,新内,高山,樱井等等。但这几个人之后都名花有了主,自己也不好打扰她们,据点便一个个在松村心里打了叉。

后来唯一独身的新内更是被那个人用区区几张烤肉券收买了,每次都找借口不收留她,而且新内还浑然不知她已经发现了这场交易。

想到这里,松村剜了远处的新内一眼,正在和别人说话的新内只觉颈后爬上一丝凉意,还以为要感冒了呢。

以前的据点皆不能去,松村只好再找新据点,于是她盯上了齋藤。

“她找不到你,还是会一个一个去问的。”估计一个星期都用不到就能找到她。

“••••••”

“而且,,,我的家只有一个人能去。”说罢,齋藤斜眼看向不远处的大圆。

松村心想,后面的原因才是主要的吧。‘女大不中留啊’,她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你为什么吵完架就躲着她?”齋藤反常地主动问了一句。

松村抿了抿唇,她该怎么回答?说自己脸皮薄,吵完架总是不想看见她?还是说自己太怂,怕她见到自己就又让她想起那些不愉快?说到底,是自己不想面对生气的她,也不想让她看见不完美的自己。

“唉--------”

不会安慰人的齋藤望着愁眉苦脸的松村思考着,应该找个理由结束这场无意义的谈话了。

“松村,时间不早了,走吧 ”,齋藤把手机收到了包里。

被叫到的人还在发愣,随后迟钝地点了点头。

虽天气回暖,但温度在夜晚还是很低,松村刚出电梯门就感受到了沁骨般的寒意,身体不住地颤了颤。

和她一并走出去的齋藤又“教育”了她几句,便挥挥手向自家车走去。看来今天她只能硬着头皮回家了。

“滴-------”

喇叭声将又愣神了的松村拽了回去,抬眼一看,一辆熟悉的SUV停在她面前。看了眼车牌号,更清楚了,她------白石,直接来堵自己了。

看来躲是躲不掉了,无奈之下,松村任命般走向车,开门坐了进去。等松村系好安全带,车才重新启动出发。期间,车上两人没说过一句话。
_


车内很安静,温暖的热流拂过松村冻僵的脸,她正咬着下唇,撇头看着窗外。她不敢看开车的白石,因为她现在格外的沉默。

温度渐渐升高了,松村感觉有两团热流在脸上用手怎么扇也扇不掉,热得她嘴巴也干了。她转头想把温度调小点。

这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向了控制空调的旋钮。仿佛心有灵犀般,松村勾唇。她斜眼看着正在专注开车的白石,今天她只简单地扎了个马尾,配着身着的白衬衫显得格外的干练。

松村扫过白石的脸,看上去很疲惫------对了,她今天应该是去宣传新剧了,明明也要录制节目,却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来接我,松村心想着。此时,她心疼了,心疼之余还带着一点愧疚。

自己不该和她闹别扭的。她现在还在生气。

松村刚想说点什么,身体却向前一倾,随后白石开口了,

“下车吧”

原来车已经开到公寓停车场了,她光看着白石思考了,根本没有注意到。
_


“哒”的一声响起,整个客厅亮了。松村在玄关处脱下鞋后刚抬起头,白石一只手摁住她的脑袋,没等松村反应,白石的脸就凑了上去。

“唔,”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仅存的便是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萦绕在鼻尖的淡香和辗转厮磨的唇。贝齿被灵活的舌头翘开,舌尖轻轻地舔舐着。

安静的屋内,只能听见咂咂的响声和松村的呻吟。

想到这里,松村的耳根都发了热,她呼吸被全数夺去,腿也软了,使不上力的她急的双手抱住白石脖子。白石知道,她受不住了。

白石刚松口,反应极快的双手捞住了松村往下沉的身体。松村眼神迷离,大口喘着粗气,嘴唇充血,看起来诱人极了,白石吞了吞口水。

白石把她打横抱起,走向沙发,迷迷糊糊的松村已经做好了任人宰割的准备。白石坐在沙发,松村则面对着她跨坐在她腿上。

白石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随后,白石把下巴抵在了松村肩上,紧紧地抱住了她。

“••••••”
室内又是一片沉静。清醒过来的松村打算先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人也同时愣住,随后相视一笑。心情上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是的,这两人就这样把气都消了。

_


“你以后不要那么宠着我好不好,这样我就不会发脾气了,”松村还趴在白石身上嘟着嘴轻声地说。

“我也有错”,白石眉眼又露出愧疚。

“但你来接我了,将功补过”

“那” 白石坏笑,“你还没将功补过”,白石挑了挑眉,向她耳边吹着热气。手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别,今天不行”松村脸红地拍了拍那双乱动的手。

“我知道,”白石勾唇。

“那我去洗澡了,”松村觉得如果她再坐在这,白石保不准会做什么。

听到浴室哗啦啦的水声,白石拿起手机走向阳台。

“喂,恩,和好了,不用担心。”

“那就好,你再给其他人打电话吧。”

“我知道,谢了。”

电话另一边的齋藤笑了笑,两个幼稚的人。
_


真夏拿毛巾擦着头从浴室走出来,看见生田刚挂断了电话。

“白石吧?”

“嗯。”生田对她笑笑,看来是没事了。

“她们两个啊----”幼稚。
_


“我就说直接吻上去最管用了,哈哈哈。”樱井一脸激动地说,“这招我百试百灵”。

身旁的若月剽了她一眼,樱井立马支支吾吾地挂断了电话。
_


“我就说嘛,床头吵架床位和,闹矛盾就应该多沟通,你看我就从来没和我家那位吵过。”高山说着向西野看去,一脸求表扬的神情。

西野抿唇不说话,但眼里满是笑意。
_


漆黑的房内,松村枕着白石的胳膊熟睡着,嘴里不时发出哼哼的声音。白石慢慢地把已经麻木的胳膊抽离出来,手轻柔地抚着怀里人的头发。

我爱你,晚安,悄声说着,白石在松村额头上留下轻吻。

两人相拥,享受着一夜好梦。

ch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 初森真的太沙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 初森真的太沙雕了😂

蔚凜

第一張祝白白畢業快樂

第二張希望白白抱抱傻傻

第一張祝白白畢業快樂

第二張希望白白抱抱傻傻

长安又有雨

「若有你相伴」31

占tag如有打扰在此致歉,排版格式如有不喜请多包涵。本文架空背景,所有情节皆不影射现实。本文部分人物为了剧情安排出现性转,不喜慎入。最后请忽略本文设定为同一家族却不是同一姓氏的bug(土下座)


由于距离前篇时间略久远,前篇传送门:(「若有你相伴」30


正文:


松村沙友理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当地的中午了,他拖着并不算很重的行李箱跟着父亲提前安排好的司机顺着通道走向车子。从裤袋里摸出关机了的手机,然后按住开机键,看着缺了一块的苹果标志在屏幕正中间亮起来,稍微心里有了些紧张的心情。


说不期待是假的,人就是这样复杂而又奇怪的生物,明...

占tag如有打扰在此致歉,排版格式如有不喜请多包涵。本文架空背景,所有情节皆不影射现实。本文部分人物为了剧情安排出现性转,不喜慎入。最后请忽略本文设定为同一家族却不是同一姓氏的bug(土下座)


由于距离前篇时间略久远,前篇传送门:(「若有你相伴」30


正文:


松村沙友理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当地的中午了,他拖着并不算很重的行李箱跟着父亲提前安排好的司机顺着通道走向车子。从裤袋里摸出关机了的手机,然后按住开机键,看着缺了一块的苹果标志在屏幕正中间亮起来,稍微心里有了些紧张的心情。

    

说不期待是假的,人就是这样复杂而又奇怪的生物,明明挑起莫名其妙的冷战的责任也有自己一半,但还忍不住妄想在开机之后能收到来自她的消息。

 

她估计会很生气吧?那也没有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和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让人无比留恋,但是每每想到这样的幸福是在倒计时的,就让松村的心里一阵又一阵的翻涌着痛楚。

 

总有一天知道一切的她会毫不犹豫的走掉。

 

怕沉迷的太过深入而导致无法自拔,就在最坏的情况发生之前先预演个几遍。这种离奇又自虐的想法盘旋在松村的脑袋里面,最终促使他下定了决心出国学习。

 

收件箱的红点让人紧张,整理一下情绪坐进车子里,司机正在外面为他把行李放入后备箱。拉开外套拉链,把后背贴上真皮靠背,拧开车子里放好的矿泉水咕嘟一口,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滚滚下肚,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也化成了层淡淡的薄雾。

 

然后才把慢慢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手机,点开收件箱。

 

一共四条,高山一条,真夏两条,父亲一条。

 

白石麻衣小姐查无此人。

 

草草的回复给了高山和家人,告知他们自己平安落地了,然后把手机塞回口袋看着窗外。

 

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小妹真夏推荐给自己的特色当地菜

 

中午不如去吃战斧牛排怎么样?

 

--

 

高山在浴室里冲澡

 

心情说不出的畅快,一向不喜欢唱歌的他也在浴室里快乐的唱了起来,尽管一直发不好shi的音。西野发梢的清香似乎还留在他的指尖,他什么具体的情节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西野说了好。

 

他又可以追她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让他开心呢?

 

高山唱的又起劲了一些。

 

浴室外面高山的手机却闪亮着屏幕

 

手机桌面上那张白色壁纸倒映出的人影有着栗色的长发

 

白石麻衣

 

她说不出自己怎么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

 

居然为了面子偷偷用大哥的手机给他发了短信过去,他回的很快,看起来已经落地了。思考着怎么才能不留痕迹的再问他点什么,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只是呆呆的捏着高山的手机站在床前。

 

最后白石还是什么都没有发过去,她默默的把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离开了高山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眼睛在眼眶里骨碌骨碌转了两圈儿,然后鬼使神差般的掏出自己的手机订了商业街内最热门餐厅的顶级包间。

 

精致的梳妆然后换上一条平日里很喜欢但是没穿过的新裙子下楼喊上雪村司机。

 

出发。

 

--

 

“就要这个,还有这个套餐。”

 

“好的白石小姐,请您稍微等待一会,我们会尽快为您上餐。”

 

白石搅动着饮料里的冰块,托着下巴顺着玻璃看着外面的夜景。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面灯火通明,无愧于市内最豪华的商业街这一名号,即便不是假日也有着不少的人流量。

 

这些人大多数是三三两两闲逛的学生或是成双成对的恋人,再或者是勾肩搭背散着领带的上班族,几乎看不到有一个人出行的。白石吸上一口饮料,味道算不上太好,她挑剔的舌头并不喜欢这个味道。

 

这让人讨厌的不行的饮料是上次来吃饭的时候松村说喜欢的。

 

--

 

“麦泰,这饮料的名字很有意思啊。”松村眯起眼睛笑着然后指着菜单的某一处给白石看,“看,mai泰,麻衣泰,听起来就好像是用麻衣的名字来命名的饮料呢。”

 

“先生真的很会选,这是我们的招牌饮品,顺带一提,麦泰在当地的寓意是‘好极了’,是用朗姆酒和柠檬汁等果汁调制而成的,喝过的客人都赞不绝口呢。”

 

“好极了?哈,好极了!那就要两杯这个。”

 

“要加冰吗先生”

 

“我加她不加。”松村的指头从菜单上滑来滑去然后啪的一下合上菜单交给侍者,“就先要这么多,再有需要的会叫你的。”

 

--

 

那时的白石还没觉得这杯东西这么难喝,什么好极了,简直是糟糕透了。那位多事的侍者还特别记下了松村与白石的名字,说是如果再光临会免费赠送一杯麦泰。

 

谁要喝免费的这玩意呀!

 

松村倒是兴致勃勃,反倒临走之前给侍者还写了很多关于饮料改进口味的建议。今天白石来的时候显然被认了出来,因为她刚落座侍者就端上了这杯饮品,还特别强调是根据松村上次填写过的建议修改过的新口味,更契合如今的季节。

 

看着这杯主打爽快与舒适凉意的饮品,白石心情又糟糕了几分。樱花季刚过去没多久,天气还在逐渐转热,盛夏的光影却好像已经在指尖穿梭了。也能隔着玻璃看见街上偶尔有那么两三个年轻人开始穿半袖T恤了。

 

--

 

他总是喜欢穿半袖T恤的

 

前段时间总是穿的是件一点没有夏威夷意味的印字T恤,普普通通的白T上面印上红色的“aloha”,他却喜欢的不得了,是去夏威夷工作的时候带回来的。

 

那样的T恤白石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松村送的。在把礼物盒递给白石之前,白石看着礼物盒子猜想着可能里面会是化妆品,要不就是裙子,不是的话就是特产食物。没想到会是件平平无奇的T恤,透着一股浓厚的日亚爆款风。

 

“什么嘛,只是件T。”

 

“我也有一模一样的哦,是情侣装。”松村露出一口白牙然后解开自己西装的扣子给白石展示胸口的aloha,“以后可以穿这个出去约会,这样别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了。”

 

“噫,谁要和你一起穿,丑兮兮的,再说了,谁是你的。”

 

“你啊,这房间里也没有别人了啊,啊,可别吓我哦。”

 

松村坏坏的笑,白石结结实实的给他胸口来了一拳头。

 

然后

 

然后怎么了来着?

 

好像

 

好像在他床边接吻了来着

 

再然后呢?

 

--

 

“小姐,这是您点的战斧牛排。对于您来说可能会稍微有些多,所以您用餐结束之后我们也会为您提供打包服务。”

 

“啊,谢谢。”白石的回忆被上餐的侍应生打断,她把目光转回了餐桌。

 

好像以前和松村一起出来吃饭的时候,从来没打包过。

 

--

 

松村盯着桌子上吃剩被包好做纪念的骨头觉得有点想笑,摸了摸滚圆的肚子,感觉好像还有一点点地方可以再放一点甜品,索性又唤来侍者加了个抹茶蛋糕。

 

店里人不是很多,甜品上的也快,松村用勺子慢悠悠的挖着蛋糕的顶端装饰,比他想象的size要小上一点,等下没准还能在回去的路上再吃点什么。

 

毕竟心情如果不好,就要多吃点甜食呀。还有什么比吃东西更让人快乐吗?

 

有,和白石麻衣呆一块比吃东西更开心。

 

莫名其妙的这句话就蹦进了松村本来愉悦的脑袋瓜里,他搓搓勺子把,然后从裤袋里摸出手机,点开了白石的朋友圈。

 

(感谢款待~很美味哦~  配图.jpg)

 

松村瞪大了眼睛

 

一张自拍再加一张被锡纸包裹起来的骨头

 

不是吧?

 

再傻他也看得出来白石化了妆,连衣服都是从来没见她穿过的新裙子,那战斧牛排的量怎么都不会是白石一个人能吃完的,如果是和女性朋友约出去吃饭那么发照片就不会只发自己的照片。

 

推理出来了!

 

她约了其他的男性吃饭,且那个人的身份并不适宜与她合照上镜,她甚至为了这场约会精心打扮了一番,拿出了新的裙子。

 

然后。。。怎么会被自己看见的呢?难道是因为过于开心忘记屏蔽掉自己了?很有可能,白石最近新换了手机,操作不熟练出小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

 

会是谁呢?松村的脑子里闪过一张又一张脸。那些可能会和白石出去吃饭的男性在他眼前跑马灯似的转了一圈,他也没找到个最合适他推理情节的男主角出来。无法直截了当的去问白石,他的心突然像爬满了蚂蚁,一丝一丝的被啃舐骚弄着。

 

等回过神的时候,不知是错觉还是现实,感觉碟子里的抹茶蛋糕都变得软趴趴的了。

 

用叉子叉住一小块放进嘴巴里,眉头拧成了个结。

 

怎么这么苦。

 

--

 

白石拎着牛骨头在街上闲逛,拒绝了雪村司机想要帮她拿的建议。就这么穿着长裙拎着牛骨随意的在街上隔着橱窗看着店内陈设的各种物品。

 

他大概已经看到了吧?

 

特意查过杜塞尔多夫与东京的时差,那边应该是大中午,艳阳高照的时候总会想要掏出手机来拍拍照的吧?那么看到自己新发的动态就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希望能快点被他看到

 

因为发动态只对一个人可见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干。

 

--

 

住的地方环境不好

 

虽然当时挑选公寓的时候是自己拒绝了独栋的别墅选择了公寓楼没错,但是为什么显示分布以学生为主的公寓会有小孩子在吵个没完啊!

 

松村头都大了

 

到公寓把东西大概放置一下就准备躺下小憩片刻,结果楼上的小孩子似乎非常活泼,一直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叮叮咣咣的脚步声让松村根本无法入睡。

 

好不容易小孩子跑累了歇下来了,左边的住户似乎又开始装修了,嗡嗡的电钻声几乎要让松村当场去世。

 

从床上爬起来把软枕朝着电钻声的方向生气的丢过去,枕头触到墙壁掉下来的同时电钻声也停了下来。一瞬间房间里安静的可怕,可是好景不长,因为两分钟之后霹雳乓啷的锤子声又接着响了起来。

 

松村叹了口气坐起来,看来这个中午是不适合睡觉了。他靠着没有枕头的床头拿起手机,重新打开白石的那条动态。东京现在是将近九点了,距离白石发那条动态已经又过了将近四十分钟了,她回家了吗?还是还和那个一起吃饭的人在一起呢?

 

松村滑开通讯录在白石的名字上停留了许久,然后又离开。他不太敢就这样打电话过去,万一接电话的不是她,万一他们正在。。。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脑补出来的画面越来越离谱,越来越让他自己难受。

 

尽管知道这样莫名其妙的揣测是不应该的,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四散的思路。真是快让人晕了,他开始后悔来杜塞尔多夫读书的这个决定了。

 

--

 

这一晚白石睡的还算不错

 

没有做梦也没有失眠,安稳的不行

 

自然醒过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中午了

 

自律的她很少会睡过这么多,本来想着要早点起来的,结果连闹钟都没能叫醒自己。

 

家里一片安静,大哥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了,绘雄也不在家。

 

拒绝了管家想要为自己重新开火做饭的提议,白石简单的在餐桌上吃了些三明治就回了房间。

 

她没什么胃口,又感觉浑身有说不出的疲软和乏力,想再回床上去小睡一会。

 

躺在还留有温热的被窝里不一会就又进入了梦乡

 

这次似乎做了个遥远又绵长的梦

 

只是梦里好像总是有一串铃声在耳边不停的响着

 

--

 

白石从梦里惊醒然后用胳膊撑起身体

 

果然放在窗边书桌上的手机正在响个不停

 

怪不得梦里总是好像有一串铃音

 

慵懒的爬起来然后抓抓头发下床,连拖鞋都没穿,就这么随意的踩着毛绒地毯走到桌子边上看也不看来电者的名字就接通了电话。

 

“喂——”

 

“在睡觉么?”

 

“嗯——嗯?????”

 

白石突然惊醒了许多,她不可置信的把电话从耳边拿到眼前,看着屏幕上备注的“笨蛋”陷入了深思。还在做梦吗?为什么他会突然打电话过来?难道在自己又失忆了吗?在不知道的时间里面其实已经和他和好了?

 

“我给你订了下午茶,外卖到门口了,你下去取一下可以吗?”

 

“我会让管家去拿的——”

 

“那个,你自己去拿比较好,是特别的款式,所以需要你确认一下有没有损坏。”

 

“知道了。”

 

白石张张嘴,还有点问题想问问他,对方却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挂断了电话,听到电话那端已经变成了嘟嘟声,白石确定自己没有再次失忆。他们确实还是在冷战的!

 

从鼻子里不爽的哼一声然后穿上拖鞋,在玄关披上外套就出了门,大门口外面确实是站着个戴帽子和口罩拎盒子的人的。

 

“请问是送给白石麻衣的东西吗?我是本人。”

 

那人没有什么反应,白石有些疑惑,看了看门口,也没有其他的人了,她提高了一些声调,又问了一遍:

 

“请问您是送外卖的吗?我是白石麻衣。”

 

那个拎盒子的人像慢半拍一样终于动了,白石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那人把手里的盒子举了起来递给白石,白石接过了盒子的瞬间终于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了,她张张嘴还没来得及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就被这个人结结实实的抱住了。

 

“这是我家门口,你这叫大庭广众耍流氓。”

 

“那就报警把我抓走吧。”

 

“我真的会报警把你抓走的。”

 

“要抓走我的话为什么还抓我抓的这么紧。”

 

“因为怕你畏罪潜逃,所以要抓住你——”

 

白石拉掉了那人的帽子和口罩,露出了一张她这两天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的坏家伙的脸。

 

松村沙友理。

 

--

 

“我不想理你,你别跟我说话了。”

 

“我很想你。”

 

“你不是走了么?”

 

“我很想你。”

 

“不是在冷战么,干嘛又突然出现。”

 

“我很想你。”

 

“你是复读机吗?”

 

“不是,但是我很想你,每天都在想你,每小时都在想你,每分钟都在想你。到那里我就后悔了,没有麻衣的地方,不想要。想见你,想抱你,我很想你。”

 

白石推开了松村的手,她眯起眼睛踮起脚靠近松村的脸,“骗人,是因为看了动态吧?比起想我更担心我和别人在一起了对吧?所以把那些平时都会藏着的心情,在看见动态之后就没头没脑的跑过来都表白掉了。”

 

松村挺起胸口然后歪过头不去看白石的眼睛,他重重的吸了一下鼻子,“没有那种事。”

 

“就是这样,”白石揪住了他的领口让他不得不和自己对视着,“所以为什么不说实话?到底为什么要出去学习,你再说谎话我就真的不理你了。”

 

“是觉得有一天会分开,比起那样还不如提前去感受分开的气氛,不然以后再去适应不是会很难过吗?”松村索性一股脑儿的都倒了出来,“像麻衣这么优秀的人,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恋爱对象可以选择,即便是现在选择了我,以后也还是有可能去选择别人,况且在你失忆前喜欢的人根本不是——”

 

松村的话没能再继续说下去,因为白石已经用手圈紧了他的脖子,踮脚把自己的唇送上来了。

 

“我,才应该是男朋友才对,”白石喘着粗气,“你那么矫情又想得多,就应该是小媳妇。我只说这一次了,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但是现在的事我清楚的知道,现在的我,喜欢的是松村沙友理,非常喜欢,特别喜欢——喜欢到只想和他一个人过一辈子,能听懂吧?”

 

松村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在变红,白石有些意外。因为她发现松村在听她说话的同时甚至连脖子都涨红了。

 

“不能吧。。。虽然说可以理解你心情,但是倒也不必如此激动——”

 

“不是,”松村的眼神飘忽,说话也拌蒜起来,“那个。。。麻衣——你是不是,没穿啊。。。。。。”

 

Tbc…

 

-------------


一部分科普:


  1. 杜塞尔多夫位于东一区,和东京时差为八小时,所以杜塞尔多夫的正午12点钟相当于同天东京的晚上八点,于是白吃晚饭的同时傻在吃午饭。


  2. 杜塞尔多夫飞东京的航班是晚上20:00点起飞,次日15:30落地,本文参照这个进行设定。


  3. 打电话让出去拿外卖结果本人就在楼下的桥段是我朋友圈里三天前真实发生的故事,我是柠檬精。


  4. aloha和战斧的梗不用我多说了吧,看了夏威夷篇的都懂。


  5. 25单特典过于鲨我,所以这部分让她们甜一下。


  6. 似乎经科学研究表明每天早上七点之前装修用电钻的人都是需要入院治疗的。


  7. 麦泰这个饮料的梗是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傻黑头子提供的,在此表示感谢(鞠躬)


  8. 我永远喜欢白石麻衣.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