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松石

782浏览    96参与
你的仙女婠

绕线蜜蜡松石珍珠手链【山月】✨


我曾踏月而来,

只因你在山中。

——席慕蓉《山月》

​碎碎念:

​23/80。

​一直因为爪镶而拒绝做的作业。

恰好前段时间翻出来一朵蜜蜡fafa,就寻思适合这个手链,配了松石点缀女皇贝,果然很适合。

做完还挺喜欢的。就是不太对称,但是我不想做第二遍hhhhh


欢迎加入浮生散记 大王叫我来巡山嘿,群聊号码:387525449

群里还有定期抽奖和管理小哥哥小姐姐在线陪聊,还能在线吸猫!

✨ 高亮重点

拒绝任何手作娘进入客户群,同行免进,面斥不雅。你进来我就骂你!

绕线蜜蜡松石珍珠手链【山月】✨


我曾踏月而来,

只因你在山中。

——席慕蓉《山月》

​碎碎念:

​23/80。

​一直因为爪镶而拒绝做的作业。

恰好前段时间翻出来一朵蜜蜡fafa,就寻思适合这个手链,配了松石点缀女皇贝,果然很适合。

做完还挺喜欢的。就是不太对称,但是我不想做第二遍hhhhh


欢迎加入浮生散记 大王叫我来巡山嘿,群聊号码:387525449

群里还有定期抽奖和管理小哥哥小姐姐在线陪聊,还能在线吸猫!

✨ 高亮重点

拒绝任何手作娘进入客户群,同行免进,面斥不雅。你进来我就骂你!

蜜蜡届的周淑怡

买1送1[旺柴]共5.1g 1×99🉐

完美无瑕 把松石卖成大白菜

支持各种机构检测 真赔钱贱卖 工费都不够 龙珠➕兽球随意佩戴打包出售 手快有[旺柴]

买1送1[旺柴]共5.1g 1×99🉐

完美无瑕 把松石卖成大白菜

支持各种机构检测 真赔钱贱卖 工费都不够 龙珠➕兽球随意佩戴打包出售 手快有[旺柴]

甲坔

藏传千年极润松石 尺寸:11.1*9.5mm 净重:1.7g

藏传千年极润松石 尺寸:11.1*9.5mm 净重:1.7g

甲坔

极润千年松石板珠 尺寸:13.2*12.2mm 厚:4.5mm 净重:1.4g

极润千年松石板珠 尺寸:13.2*12.2mm 厚:4.5mm 净重:1.4g

小猫咪的小玫瑰

第1章 我叫什么名字

写在前面:胡编乱造,不知道后面会写成什么样子,如果有结局那一定是he

cp:松湖x石排,莞中x六中,东生x东华,其它未定

-----------------------

        “听说松湖也有小弟了!”说话的人神神秘秘地到处张望着。
        “哟,像松湖莞中跟莞中那样么?”
        “不清楚,差不多吧。”
   ...

写在前面:胡编乱造,不知道后面会写成什么样子,如果有结局那一定是he

cp:松湖x石排,莞中x六中,东生x东华,其它未定

-----------------------

        “听说松湖也有小弟了!”说话的人神神秘秘地到处张望着。
        “哟,像松湖莞中跟莞中那样么?”
        “不清楚,差不多吧。”
        “嘿,松湖那小公主,谁受得住啊?”听者愈发感兴趣,挺幸灾乐祸地咂咂嘴。
        “唔我想想,石龙还是石碣来着?石……”眼珠子转几下,一拍脑袋,“啊对了,是石排。没办法,东莞这么多石,哪儿搞得清呢!”
        当时是谁说的这些话?东华,还是实验?
        石排心想,不重要了,这不重要。反正从来也没有人记得过自己。
        就连那人自己的学生们也从来没记住过。
        那人,那个14岁的暴躁小鸡崽……
        石排想着,嘴角不禁带了点笑,平淡的眉眼舒展开,三分好看便成了惊艳。
        “想什么呢,笑这么开心!”松湖伸手在石排眼前晃荡几下,忽然又紧张起来,“我知道了!你不会在想我哥吧?不行!你不准想他!”
        石排不说话,只是笑着任松湖蹦跶。也不知道真该伤心的是谁。
        石排忽然又有点难过。
        “你……笑起来真好看。”小鸡崽本人并不知道石排在想他,只像小孩子见了漂亮姐姐似的呆呆盯着瞧,自己问着什么全给忘了。
        “我叫什么名字?”石排忽然问道。他就想知道这人到底有没有心。心里真的有自己怎么会前一刻酸得不要不要的下一刻啥都不记得呢?
        松湖一听,揽住他肩头:“怎么老问这个?我都不耐烦回答啦!“像是怕石排不高兴,又悻悻地赶忙道,”我当然记得啦,你的名……”
        一语未完,只听得一段清越风流的笑语声打背后传来,说:“这不是小公主松湖么?怎么,今天小公主来这边打生态园经过的时候,我没见着公主殿下呢?”
        “你叫谁小公主?!”
        松湖最听不得别人唤他公主,立刻转身,东华·生态一双带笑的风流桃花眼撞进视线来。
        东华16岁那年分裂出两个人格,多出的那个待不住,非吵着去了生态园区,还不肯和本体叫同一个名字,说自己叫东生。
        “谁不知道公主殿下身为公立学校刚出生就特准全市招生呢?娇气得很。”东生人模狗样的一展折扇。
        “唰”一声,折扇上和本人一般风流的“心止于善,行止于美”几个大字恨不得望人眼里塞,“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公主殿下小时候,可是……”
        “你不许说!”松湖脸上五颜六色,一副要原地爆炸的样子,又对石排恨恨地咬牙解释道,“你别听他瞎吹,我不是那样子人!是我哥趁我小不懂事骗我穿的裙子,我才不是异装癖!”
        东生微笑:“你现今便不小了么?14岁,嗯?”
        松湖气得跳脚。
        石排欲言又止。
        石排止言又欲地看了看松湖,想问“你怎么不回答我”又觉得自己这是在招人嫌,何况这情况也容不得他打岔,没看小鸡崽这都要炸成烟花了么。
        东生以扇掩嘴,只露出流转的一双眼,轻笑道:“行了,今天就不招惹公主殿下了,我还得去找东华玩呢。”
        言罢一收折扇,身形一闪,消失了。
        松湖恶声恶气地道:“哼,不就是仗着自己满15岁可以用移形么!等我也满15了……”
        “……好好好,咱们下次不跟东生说话了,”石排抱住松湖,软声安慰着,不自觉笑得挺开心。
        校灵年满15才能移形,14岁的暴躁小鸡崽当然不能,还看不得别人在面前故意炫耀。
        “哼,东生那个坏胚子!”松湖哼哼唧唧地被石排抱着,不由自主悄悄抱紧了些,“东华也不是什么好人!”
        石排继续顺毛拊:“是了是了,咱们松湖是年轻又厉害的男孩子,以后也会越来越厉害的。”
        松湖冷静下来了,却感到石排的胸腔震动着,还有几不可闻的笑声,大怒:“你是不是在笑我!别以为我没听到!我听得可清楚了!”
        然而还是紧紧抱住石排。
        石排:“……”
        石排想,我大概是在养孩子?说好的松湖托管带我呢?
        “……是我错了,我有罪,我不该笑,我没有嘲笑的意思,我胆大包天……”石排只好一边被抱得更紧,一边大力顺毛撸小鸡崽。
        松湖这才放开石排,仍然抓着石排的手腕,装作仍然生气的样子:“哼,我不管,你惹我生气了!现在要陪我去我家看荷花!这会儿还没开学,学生们不在,花生湖里荷花开得可好了。”
        “好,那……我移形带你呗?走过去得半天呢。”石排看着松湖清澈的眼睛,想年纪小真是心思单纯,抱一抱就什么都忘了。
        “好,好吧,”松湖别别扭扭地躲着石排的目光,“你别盯着我看啊。哎,是你坚持要带我的,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移形!”
        ---
        东莞中学松山湖学校,花生湖畔。
        大榕树底下凭空出现两个人,牵着手,一个笑得挺好看,一个满脸别扭。
        世上有一种叫校灵的神奇生物,会在学生总数大于100人时诞生,他们的性别取决于(我也不知道取决于什么),平时学生看不到他们,但他们能看到学生,只有在他们想让别人看见他们时会显形。
        松湖和石排就是校灵。
        校灵掌管着一个学校的气运,学校综合办学水平越强校灵也会越强,校灵之间通过公平竞争操纵气运,几乎每个校灵都会爱惜自己的学校。
        就像人与人不一样那样,校灵与校灵也是有区别的。大多数人都会爱惜自己的生命,学校对于校灵而言相当于他们的身体,所以校灵大都爱惜自己的学校。
        “荷花可漂亮了,花生湖一年四季都有花开,”松湖抓着石排的手腕沿着弯曲的湖岸大步走着,“我今早醒来发现了花生湖里荷花开得最好的地方,我带你去看啊!”
        湖对岸有两个穿着绿豆蛙校服的女孩,捧着手机叽叽喳喳不知在说些什么。
        松湖拉着石排飘到湖中央。
        校灵会飞。
        当然会。
        校灵可是灵体。
        “你瞧,就是这朵花。”松湖蹲下来摇动着那支荷花,抬头看一眼石排,“可香了。”
        “啊,”石排匆忙收回黏在松湖身上的目光,“真的很香呢。”
        松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恼人的事情,直起身子忿忿地踢了空气一脚,“哼,我哥那个混蛋,非说花生湖是形状像花生才叫花生湖,才不!花生湖明明是鲜花生长的地方!”
        “多美的说法啊,有鲜花生长的湖一定是很好看的。”石排喃喃道,不知道自己说的是湖还是校灵。
        石排忽然想起来自己没问完的问题。
        “松湖。”
        “欸?”
        “你刚刚还没回答我呢,”石排忽然觉得有点委屈,“我叫什么名字?”
        松湖佯作痛苦地捂住了脑袋,“啊,又问!”
        他百无聊赖似的用一只脚去勾石排的一只脚,“我当然记得啊,你……”
        “小松今天又带男朋友回来玩啊!”莞中忽然就出现在湖对岸,他低头看一眼两个女孩子看的内容,嘴角一勾,向湖中央走来。
        “啊!莞中你来做什么!”松湖脚也不勾石排了,气愤地拉起石排要跑。
        莞中也不走了,凭空移形到松湖旁边,勾过松湖的脖子笑着摸他头,“小松跑什么,怎么,不舍得让我看你男朋友么?”说完意有所指看一眼石排,又看一眼湖对岸的女孩。
        “什么男朋友啊!是普通朋友!普通啊不,是好朋友!”松湖气急败坏,欲挣脱哥哥的手,还不忘盯一眼石排,生怕他生气。
        石排见他这么急着否认,明明本来也知道那人心思单纯没什么深沉心思,但当面听他这么说,还是心里一凉。
        莞中撸毛撸够本了,放开松湖,推一推平光眼镜,含笑道:“几天没见,小松又长高了啊!”
        又礼貌地对石排点点头。
        石排有点难过。
        毕竟是亲兄弟。
        毕竟是把自己从小带大的哥哥。
        嘴上吵得再怎么厉害,总是比一个刚熟悉一个月的人亲的。
        “哼!莞中你装什么逼呢!”松湖抱胸斜睨着莞中,得意道,“六中可全都告诉我了,你那眼镜没度数,戴着就是为了装逼!”
        莞中噎了一下,面上倒是没表现出来,戏谑道:“小松才知道我眼镜没度数啊?”他稳稳端住,似乎没听到松湖最后一句话。
        语气里“小松你孤陋寡闻”的嘲笑都快溢出来了。
        松湖忿然吼道:“莞中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松湖觉得莞中就是个百年老妖怪,成精的那种,天天浪来浪去,祸害人间,偏偏一直稳如老狗。
        莞中装模作样地抹一抹并不存在的眼泪,难过道:“小松啊,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是这样对哥哥的?”
        “对了,开学后一个月的莞香会别忘了来可园,哥哥带你飞。”
        莞中似乎又想起什么,望向湖对岸的女孩们,挑眉道:“哥哥刚才看到点好玩的,小松快带小男朋友去瞧瞧热闹!”
        说完莞中就消失了。
        “可恶啊,莞中仗着是我哥每次见面都欺负我!”松湖愤愤道,又抓起石排的手,转头望向石排,“陪我去湖对岸,我倒要看看莞中让我瞧什么热闹!”
        石排任他拉着,心想,你怎么不说啊,我的名字。

        -------

石排:(委委屈屈)你眼里从来没有我,你的学生从来不记得我的名字,我不配拥有姓名

你的仙女婠

🍃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西洲曲》

🍃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西洲曲》

芸哨

『卷云博物馆笔记』20.盛开如仲夏之海

夜晚的海浪声有一种神秘的引力,一旦听到过,它就会时常在一个人的余生的耳畔响起。

尤其是这样一个雨夜,湿淋淋的站在路中间等下一个绿灯亮起,它就夹杂在面前背后汽车压过湿润路面的轻微噪音里。

那么规律,低沉,绵延不绝,潜伏在未知的时间和地点等待着骤然听见的人。

小时候我妈有一个可以吹响的海螺,她说把海螺放在耳边就可以听见海的声音。

我想要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想象着当我将它放在耳边时,这个曾容纳过生命的空壳会传递贯穿一个卑微生物一生的,海的声音。

短暂渺小之物汇聚为广博永恒之声。

我睡不着。

细软的沙子从脚底流走,曾迅猛汹涌行舟载船的潮水只剩...

『卷云博物馆笔记』20.盛开如仲夏之海

夜晚的海浪声有一种神秘的引力,一旦听到过,它就会时常在一个人的余生的耳畔响起。

尤其是这样一个雨夜,湿淋淋的站在路中间等下一个绿灯亮起,它就夹杂在面前背后汽车压过湿润路面的轻微噪音里。

那么规律,低沉,绵延不绝,潜伏在未知的时间和地点等待着骤然听见的人。

小时候我妈有一个可以吹响的海螺,她说把海螺放在耳边就可以听见海的声音。

我想要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想象着当我将它放在耳边时,这个曾容纳过生命的空壳会传递贯穿一个卑微生物一生的,海的声音。

短暂渺小之物汇聚为广博永恒之声。

我睡不着。

细软的沙子从脚底流走,曾迅猛汹涌行舟载船的潮水只剩下温柔的泡沫。

枕在海边的木板栈桥时,我几乎以为自己是躺在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征战特洛伊的战船上,等待着东方海岸线上的城市,在日出的光芒中展露。

我要为这个夜晚留下证明。

松石常被用来比喻海与天空,但其性质相当怕水,过多的湿气会加重裂纹与斑点,雕刻品也因此多出一道封蜡的工序。

但这样小小的矛盾似乎并无不妥。

海不是水与盐的简单相加,也不仅存于面积和经纬的数据罗列里,它常常作为另一种方式存在着。

在书页里。
在散于风中的话语里。
在突如其来的大雨里。
在一串与水并不相容的小石头里。

在你心里。

李奥贝兵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李奥贝兵

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了!

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了!

李奥贝兵

可爱的小兽球,圆滚滚的

可爱的小兽球,圆滚滚的

芹岄

第二三六个故事。关于一件来自土耳其的礼物的小改。

【蓝色土耳其】

“紧跟随着 我的稚气 逃避着 我的宿命
俳徊在 你的淡淡哀愁灰色眼眸里
我愿相信 爱有奇迹”

相比于直接的感受和记忆,土耳其给我的印象,在父母拍的照片里。它是热情的、奔放的、神秘的、蓝色的。

听如今已华丽转身成小公举的老妈说,老爸在听完导游对土耳其蓝松石的讲解后,光速冲向柜台,老妈以为是给自己买还很开心,结果发现是给闺女买的……一气之下要了一枚苏丹石吊坠,结果,老爸虽然满足了,还是又给我带了一枚。

老妈说的时候嘟着嘴,可爱死了。

那是一条颜色很正的土耳其蓝蓝松石长项链,有50cm长,不像国产的松石那样偏黄绿色,而是深天蓝,上面有些许铁线和金点。...

第二三六个故事。关于一件来自土耳其的礼物的小改。

【蓝色土耳其】

“紧跟随着 我的稚气 逃避着 我的宿命
俳徊在 你的淡淡哀愁灰色眼眸里
我愿相信 爱有奇迹”

相比于直接的感受和记忆,土耳其给我的印象,在父母拍的照片里。它是热情的、奔放的、神秘的、蓝色的。

听如今已华丽转身成小公举的老妈说,老爸在听完导游对土耳其蓝松石的讲解后,光速冲向柜台,老妈以为是给自己买还很开心,结果发现是给闺女买的……一气之下要了一枚苏丹石吊坠,结果,老爸虽然满足了,还是又给我带了一枚。

老妈说的时候嘟着嘴,可爱死了。

那是一条颜色很正的土耳其蓝蓝松石长项链,有50cm长,不像国产的松石那样偏黄绿色,而是深天蓝,上面有些许铁线和金点。

于是把一整条长链破开,改成两只手链,我和母上小公举一人一条。

她喜欢纯粹的东西,所以什么都没加,我这一条,自己做了纯银飞碟珠和两只小银片。还剩下5颗珠子,之后做个颈链好了。

当初“自己做银配件”的原创构想,又一次成功了。

大桥下

风暴之眼,材质:百年古董银币,纯银,天然松石



手工银饰,时间愈久,味道愈浓。微信:18314969000



¥2200  已出欣赏




风暴之眼,材质:百年古董银币,纯银,天然松石




手工银饰,时间愈久,味道愈浓。微信:18314969000




¥2200  已出欣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