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松阳

3543浏览    1698参与
Moon-鐘黎

今天烤的🐙 脚失败了,等着吃呆粉烤的薯角吧

今天烤的🐙 脚失败了,等着吃呆粉烤的薯角吧

Moon-鐘黎

今天和呆粉粉一路拍鸣虫,一路散步

今天和呆粉粉一路拍鸣虫,一路散步

Moon-鐘黎
这个点儿了,呆粉在研究宵夜,我...

这个点儿了,呆粉在研究宵夜,我的脂肪在瑟瑟发抖

这个点儿了,呆粉在研究宵夜,我的脂肪在瑟瑟发抖

Moon-鐘黎

这几天国外的骚操作真是太科学了,呵呵。画只@市井喵和无人岛 拍的丝绸猫安安心

这几天国外的骚操作真是太科学了,呵呵。画只@市井喵和无人岛 拍的丝绸猫安安心

Moon-鐘黎

呆粉今天买的牛甘果到了,可刺激了[旺柴][旺柴]

呆粉今天买的牛甘果到了,可刺激了[旺柴][旺柴]

春意南清

【记高杉晋助】一篇迟到了很久的悼文

  这篇文在去年703话看完以后,含泪写的,今天编辑文字时又看到,不过是些想念高杉的粗陋文字。

  我真的很想他。

  文章比较碎,都是些随笔。随便看看便好。

1

无数花火绽放在黑漆的空中,绚烂的升起,后又碎成一地繁华。

他熄灭了指间的烟,居高临下地望着底下熙攘的人群,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外界的花火好似他无意间纳入胸襟的红宝石,熠熠生辉地烙刻进他的骨血。说到底,他这一辈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钟爱的东西,却偏偏对花火有一种不舍的执念与痛楚。


2

2

那一年,他说他想毁灭世界。

有时候他自己都很疑惑,为什么要毁灭世界。...

  这篇文在去年703话看完以后,含泪写的,今天编辑文字时又看到,不过是些想念高杉的粗陋文字。

  我真的很想他。

  文章比较碎,都是些随笔。随便看看便好。

1

无数花火绽放在黑漆的空中,绚烂的升起,后又碎成一地繁华。

他熄灭了指间的烟,居高临下地望着底下熙攘的人群,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外界的花火好似他无意间纳入胸襟的红宝石,熠熠生辉地烙刻进他的骨血。说到底,他这一辈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钟爱的东西,却偏偏对花火有一种不舍的执念与痛楚。


2

2

那一年,他说他想毁灭世界。

有时候他自己都很疑惑,为什么要毁灭世界。

可能就是看不惯吧,看不惯这个世界的萎靡不振。他也不是那些骗小孩的童话里的坏人啊,为什么他会受这么多的苦?为什么他受了这么多的苦却还是连自己爱的人都留不住?

他越来越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那就一直一直想吧,直到想明白为止。

于是,后来的许多年里,他仍然在想。他只是想要一个公正的答案。

这几年,他觉得自己在慢慢变老,有时候照镜子,容貌虽然未变,他却总觉得自己的心垂垂暮老了。他有些累了,一个人带着一支队伍在外面漂泊这么多年,脸上装的再怎么无情心里多少对故园还是留了些念想。

他最近不怎么弹三味弦了,偶尔兴起会作几首小诗,但大都不满意,常常是作出来便焚掉了。

他突然想起前些年回地球,恰好逢上一场大雨,这场雨使得他被刺伤的左眼疼痛欲裂。此时舰内很干燥,左眼仍然隐隐作痛,他不知为何。

烟有些呛喉。



3

今天是他生日。

除了他,也没人知道。

其实他自己都快忘了,但每次又强迫自己记起来。对他而言,这算是一种幼稚的执念吧。

但他不想让这份微妙的幼稚被别人窥见,所以他也从来不提。

他好久没有喝养乐多了......

今天的所想尽是些幼稚的事了。他自嘲道。

果然,人越大越是不中用了吗?

月光平和地照入室内,平铺着没有一丝杂色。 安谧而诡异。一如许多年前的攘夷战场。

那一夜,他见到了染着血色的白夜叉。




      4


      从来都是这样,没有结果,也不应该有结果。


      青苔长得再慢,也会渐渐覆盖河岸的石头。他不愿意想过去的事,他只乐意看向捉摸不定的未来。你愿意相信这个世界吗?一觉醒来恍惚间看到有个老头坐在河岸,他张了张嘴想回答,那老头又没了。当他还有那么点意气风发的时候,见过那个老头。高杉想骂他一-声蠢货,确确实实想。这老头患了肺痨,没几天就要歇菜。不过老头特别乐意看河岸。河岸有什么呢?有很多东西,比如青青的草,振翅起飞的蜻蜓,也可以看看潺潺的流水。算啦,你没法理解。


      他怎么就不能理解了呢?他可不像这老头一样热爱生活,但是他喜欢烟。这没有什么原因,一具千疮百孔的身体再受点伤也无所谓。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人的情感太麻烦。如果可以他更乐意当一个灵魂飘来飘去,看着一帮傻子互相争斗。


      蠢货,老头好像在骂他,你根本答不上来吧?他没有任何话可以反驳。搜肠刮肚理了-通,发现也没什么好东西可拉出来再嚼嚼咽下去。


      对的。他根本笞不上来。虽然嘴里说着要毁灭世界、要毁掉这些虚假的美好的东西,但他记忆里还是有和故人一块儿吃寿司打牌的日子。算不上迷茫,这个问题对他高杉晋助来说就不应该有答案。真是个蠢货!这种话在他脑海里骂了几千几百遍,他无力去反驳。


      毕竟蝴蝶的寿命都很短,但在它们短暂的一生里有很多它们自认为值得去做的事。被鸟吃掉不是个好想法,还是稍微、稍微地努力一下吧。


5

午夜,他又开始拨弹三味弦。

那声音很缥缈,时断时续,细听却是疼痛。

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圆,他孩童似的望着月亮期冀着辉夜姬出现。

他是个浪漫的诗人。

他叼起烟,一只手潇洒地抚几下深色的发。一个人影在门外闪了闪。

又子啊。他想。

那女孩早对他芳心暗许,况且又表现地如此明显,一向敏锐的他又怎会看不出来,只是故作愚钝,根本不在意罢了。

他当然知道如何撩拨那些女子,或是直接俘获,只不过他不屑于这些罢了。

毕竟他要做的,比这些浅薄的儿女情长要长久的多。

他从没想过是否因为这些儿女之情对不起过谁 抑或是得罪过谁。他当然不会轻易向他人许下承诺,他可是个赴死的男人啊。

从前在歌舞伎町找过几个女人。不是因为欲望,只不过单纯好奇。后来他发现那些远比不上他要做的事,后来干脆就疏淡了。况且,他并不懂得怜香惜玉。

有时候他卧于月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也会有所思索,自己如果当时没和松阳结缘,现在该会是个什么模样。或许他早就死了,当一个永远的小鬼,如果更好一点的话,他可能是个平凡人,结婚生子,运气再好些的话,说不定能拥有一套不小的府宅。

所以,跟着松阳去了私塾,到底是成就了他呢,还是毁了他呢?他也不知道。

攘夷的那些年,他见过太多生死离别,连生命都被鲜血染成赤朱。那些同伴或敌人濒死的表情,在他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长成一棵树,占据他的心脏,让他动弹不得。往后的许多年里,他一直心存芥蒂。

所以他才会越来越不明白那个银发的自然卷,那个从小就被迫流浪看过更多的人,为何在看了这么多生死,还是能那么洒脱。

他也许亲眼看到至亲的逝去,村庄的屠戮,惨无人道的屠宰……他见到的比他还多!可他为何能比他快活?

他疑惑极了。意识越来越昏沉。

他看见了破晓的晨光,透过天边的乌云。

他还想继续思考下去,但却沉沉睡去。


6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朵花火,孤孤地停留在空中,时间似乎是停止了。

醒来后,他讥讽地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梦甚是荒诞。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多年前,他半夜偷偷跑出来放烟花。

“大半夜的,又是高杉家的小孩在放烟花吧……”

他摇摇头,从回忆中醒来。

这些年在外飘荡,什么样的魑魅魍魉不曾见过?什么样的辛酸苦辣不曾尝过?

他已经不怕了。

他不再是那个会放花火的幼童了。

他早就明白了这世道炎凉,人心可畏。

他曾去找春雨里关着的那个疯女人赌过一把。

他赌输了。

那时,他便知道,自己所做的注定失败。

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勾一勾唇角,飘然离去。

既然注定失败,那不如两败俱伤得更惨烈些吧。


7

他仍穿着那件蝶影重叠的衣,和衣入眠。他是这个快要哭出来的天空,落下的第一滴泪。


8

他很久没笑了。他的笑意似乎都被抹杀了。人们望向他时总觉得一种浪漫而孤独的忧郁感从他心底油然而生。

他那双不时透露出空虚的双眼,在看些什么呢?

他不知道,松阳有多想回头,对他说句对不起。


9

他最近抽烟越来越厉害了。

有时候也会喝些酒,但从不喝多。

相比酒精,他还是更喜欢养乐多的味道。

他还是会在梦里见到那个银色天然卷的笨蛋,和记忆里温暖纯良的那个松阳。


10

很久以后,他才明白。

他放不下的,是银时的那一滴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