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极东兄弟

13万浏览    3159参与
白色晴人节_v
一个二值笔的试 亲情向

一个二值笔的试

亲情向

一个二值笔的试

亲情向

iKary

不被需要的神明。

[图片]

…………………

1小时速涂。

[图片]

[图片]
…………

偶尔爱上过一些倒影……

如果可再年少,依然被众生呼召…

看我怎样明白笑………


想知道最后,有多少如果不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被需要的神明。

…………………

1小时速涂。




…………

偶尔爱上过一些倒影……

如果可再年少,依然被众生呼召…

看我怎样明白笑………


想知道最后,有多少如果不了。





青柑茶

发一个极东的捏脸

话说最近的碍国魔怔人越来越多了。

所以遇到炸tag这种事情,直接举报就好了(•́へ•́╬)。

发一个极东的捏脸

话说最近的碍国魔怔人越来越多了。

所以遇到炸tag这种事情,直接举报就好了(•́へ•́╬)。

黎靖
一些仿本家画风的极东小短漫

一些仿本家画风的极东小短漫

一些仿本家画风的极东小短漫

黎靖

一些我流菊耀(碎碎念)

避雷注意

之前和同是阿婆喝人的同好闲谈,突然说起极东,她说其实很多时候老王比小菊要攻,我说雀实,但如果要内啥的话老王肯定还是在下面,就好比隔壁priest家,就算是小菊被压了,老王肯定也还是不忍心对欧豆豆下手,来一句“算了,还是你来吧。”

避雷注意

之前和同是阿婆喝人的同好闲谈,突然说起极东,她说其实很多时候老王比小菊要攻,我说雀实,但如果要内啥的话老王肯定还是在下面,就好比隔壁priest家,就算是小菊被压了,老王肯定也还是不忍心对欧豆豆下手,来一句“算了,还是你来吧。”

黑脚橡树
“都叫你不要把西瓜全部吃完啦-...

“都叫你不要把西瓜全部吃完啦------!”

“可是你说了那个是一块三毛一斤的随便吃...”

“啊呀笨蛋!一下吃那么多要拉肚子的..!”

喜闻乐见的霓虹西瓜贵梗

#小菊 没出息

“都叫你不要把西瓜全部吃完啦------!”

“可是你说了那个是一块三毛一斤的随便吃...”

“啊呀笨蛋!一下吃那么多要拉肚子的..!”

喜闻乐见的霓虹西瓜贵梗

#小菊 没出息

Tata Ray
【授权转载】 原画师:李木零...

【授权转载】


原画师:李木零

原图网址:Tumblr-ryo1923igi(汤不热搜,ID没有变噢)


两个的民族服饰

(😂和上次一样,亲情向,非cp哈,原贴没有cp tag)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原画师:李木零

原图网址:Tumblr-ryo1923igi(汤不热搜,ID没有变噢)


两个的民族服饰

(😂和上次一样,亲情向,非cp哈,原贴没有cp tag)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アイレン

無授權渣翻☆五十鈴太太的「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和「海の向こう 君の向こう」是一起的。中間好像還有個十頁小短漫lofter上有資源就不翻了。

↓↓↓↓這是前篇↓↓↓↓

「海の向こう 君の向こう」 

無授權渣翻☆五十鈴太太的「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和「海の向こう 君の向こう」是一起的。中間好像還有個十頁小短漫lofter上有資源就不翻了。

↓↓↓↓這是前篇↓↓↓↓

「海の向こう 君の向こう」 

iKary

休假中。

受到刺激了所以多搞一点。

不过看了一眼本家的老王……我突然对这到底是不是老王产生了自我怀疑……(好像差得太大了)

乁( •_• )ㄏ话说我为什么会习惯性的搞成下弧呢……

[图片]
[图片]
类似速涂的尝试乁( ⁰͡ Ĺ̯ ⁰͡ ) ㄏ

[图片]
[图片]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老王(自我怀疑中)

[图片]

这个构图要重画ಠ_ಠ

[图片]


休假中。

受到刺激了所以多搞一点。

不过看了一眼本家的老王……我突然对这到底是不是老王产生了自我怀疑……(好像差得太大了)

乁( •_• )ㄏ话说我为什么会习惯性的搞成下弧呢……



类似速涂的尝试乁( ⁰͡ Ĺ̯ ⁰͡ ) ㄏ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老王(自我怀疑中)

这个构图要重画ಠ_ಠ



win

刷到了啊,然后很快就摸了😍

(沙雕东西

十分ooc

发完才看到其他大大也画了😳😳😳

我表示很抱歉!!!没有别的意思,看我只要看个乐就好了(つд⊂)

P2原梗

刷到了啊,然后很快就摸了😍

(沙雕东西

十分ooc

发完才看到其他大大也画了😳😳😳

我表示很抱歉!!!没有别的意思,看我只要看个乐就好了(つд⊂)

P2原梗

アイレン

無授權渣翻,五十鈴太太的「海の向こう 君の向こう」

本來想放之前那條裡頭怕大家漏看還是重開一條吧,占tag致歉

↓↓↓↓這是后篇↓↓↓↓

「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無授權渣翻,五十鈴太太的「海の向こう 君の向こう」

本來想放之前那條裡頭怕大家漏看還是重開一條吧,占tag致歉

↓↓↓↓這是后篇↓↓↓↓

「いつまでも いつまでも」 

豆儿圆圆

笑死

(视频源:抖音娱乐日爆社)

笑死

(视频源:抖音娱乐日爆社)

༺耀府嫡长子҈进京ৡ了؄
女装菊预警 让我们来看看耀耀的...

女装菊预警

让我们来看看耀耀的梦境吧

女装菊预警

让我们来看看耀耀的梦境吧

༺耀府嫡长子҈进京ৡ了؄
【道与僧|耀菊】各种各样的王道...

【道与僧|耀菊】各种各样的王道长。有三种发型,主要发型就是道士常见的发型啦。

自带仙气,说起来应该衣服也有几件,但是没必要老换(就是懒得画吧)

虽然设定上王耀道长是个大帅哥尤其眼神比较勾人,那可是一双一看菊师父他就脸红的撩人眼睛

但是我画不出来(画圈圈

王耀道长是不太常见的外热内冷型性格。看起来很温和很好相处,实际上也确实是个好人,但是却是个很能守住秘密的人,没几个人能进他心里,可能你以为和他能聊上天聊得熟络了然后下一秒他就不理你了。(.)追求道家的自然逍遥,顺性而为。

【道与僧|耀菊】各种各样的王道长。有三种发型,主要发型就是道士常见的发型啦。

自带仙气,说起来应该衣服也有几件,但是没必要老换(就是懒得画吧)

虽然设定上王耀道长是个大帅哥尤其眼神比较勾人,那可是一双一看菊师父他就脸红的撩人眼睛

但是我画不出来(画圈圈

王耀道长是不太常见的外热内冷型性格。看起来很温和很好相处,实际上也确实是个好人,但是却是个很能守住秘密的人,没几个人能进他心里,可能你以为和他能聊上天聊得熟络了然后下一秒他就不理你了。(.)追求道家的自然逍遥,顺性而为。

༺耀府嫡长子҈进京ৡ了؄
【道与僧|耀菊】私设设定的净菊...

【道与僧|耀菊】私设设定的净菊师父(本田菊)

因为僧人一般都用法名法号,净菊净菊叫着就上瘾了

和本家菊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净菊的面部表情要略多一些,偶尔面对王道长的时候还是挺丰富的,但是依然偏向沉静内敛。特色性格是比较胆怯,只对妖魔鬼怪胆怯,因为身世原因完全对妖魔鬼怪ptsd了,心思比本家菊还要细腻(还是身世对角色的影响)

时不时自称在下/贫僧。对自己“在下”的称谓是本田菊的特色口癖呀,而身为僧人本该自称“贫僧”。

【道与僧|耀菊】私设设定的净菊师父(本田菊)

因为僧人一般都用法名法号,净菊净菊叫着就上瘾了

和本家菊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净菊的面部表情要略多一些,偶尔面对王道长的时候还是挺丰富的,但是依然偏向沉静内敛。特色性格是比较胆怯,只对妖魔鬼怪胆怯,因为身世原因完全对妖魔鬼怪ptsd了,心思比本家菊还要细腻(还是身世对角色的影响)

时不时自称在下/贫僧。对自己“在下”的称谓是本田菊的特色口癖呀,而身为僧人本该自称“贫僧”。

༺耀府嫡长子҈进京ৡ了؄

【关于常异极东兄弟打起来这件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没想到我吃过最好吃的常异极东兄弟竟然是我的群里的角色们的临场发挥


这个王黯绝对是我见过最符合我心里感觉的痞里痞气的黯爷哈哈哈哈哈

(因为中之人是男孩子所以很放的开啊)

没想到我吃过最好吃的常异极东兄弟竟然是我的群里的角色们的临场发挥


这个王黯绝对是我见过最符合我心里感觉的痞里痞气的黯爷哈哈哈哈哈

(因为中之人是男孩子所以很放的开啊)

༺耀府嫡长子҈进京ৡ了؄
【道与僧|耀菊】 叁——他叫本...

【道与僧|耀菊】

叁——他叫本田菊1

这个荒唐的误会算是解开了。


观音菩萨稳稳地坐着,静看着两个人,菩萨只笑不说话。供桌前的香灰也塌了,净菊双手合十拜了三拜,续上了新香。

王耀坐在木椅上看着他手上的动作,若有所思。

自己怎么一开始没有看清他的面相呢,现在再瞧着净菊,就好像比刚刚能看出来其面容表层有浮着一层气,虽然可以大概看清楚面容,但是却十分模糊,粗略一看是看不清关键的面相骨色的,正是如此才让他刚刚误以为净菊和普通凡人没有什么两样。

而通灵体质者,比常人拥有更强的磁场感应神经枢纽,也就是说对于这些妖魔鬼怪的灵物更为敏感。换言之,通灵体质者不仅能够拥有看到...

【道与僧|耀菊】

叁——他叫本田菊1

这个荒唐的误会算是解开了。

  

观音菩萨稳稳地坐着,静看着两个人,菩萨只笑不说话。供桌前的香灰也塌了,净菊双手合十拜了三拜,续上了新香。

王耀坐在木椅上看着他手上的动作,若有所思。

自己怎么一开始没有看清他的面相呢,现在再瞧着净菊,就好像比刚刚能看出来其面容表层有浮着一层气,虽然可以大概看清楚面容,但是却十分模糊,粗略一看是看不清关键的面相骨色的,正是如此才让他刚刚误以为净菊和普通凡人没有什么两样。

而通灵体质者,比常人拥有更强的磁场感应神经枢纽,也就是说对于这些妖魔鬼怪的灵物更为敏感。换言之,通灵体质者不仅能够拥有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的“阴阳眼”,体质也会受到其影响,更容易吸引妖魔鬼怪、也更容易被上身。

这样天生通灵体质的人很少,即使出生了,结局也可能是从小就被附体疯了魔而死告终,能活下来的人就像是幸运儿,一般也是身边有高人护法在才能活到大,但是其一生都要心惊胆战的活着,并且这样体质的人,往往会连累自己身边亲近的人,给他们带来厄运(就是招邪体质),若想活下去,只好选择去修道、修仙,好歹练就护身的本领,方能平安度过一世。而这个净菊,却选择了当和尚。

当和尚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之一,佛家讲究万物众生,即使是妖魔鬼怪,佛家也是允许其生存的。一般的佛寺,虽说是供奉神佛圣地,却也是阴气森森的场合,为闹鬼妖怪出现的多发地。若不是这座兰若寺是有特别的布局,具有镇邪的作用,恐怕这个净菊早就没命了,哪里还能活到这么大。

     

莫非……他不知道自己是通灵体质么?

    

“净菊师傅,敢问你可知你是通灵体质?”

“通灵……”

听到这句话,净菊怔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刚刚余惊待定,现在还没完全消化好今日当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


“在下是通灵体质?”

“……果然不知道…………”


王耀简单给净菊解释了通灵体质大概是什么,净菊听道士说完后,大吃一惊。王耀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

“冒昧一问,净菊师傅可是从小在这里长大?”

“在下……”

-    

从记事起,他就能看到很多妖魔鬼怪,但是,别人却看不到,都说他在胡言乱语,是个疯傻的孩子。

但是他真的能看到,而且有那么几次生生被吓晕过去,醒来一身冷汗,常常吓出一身病,就是做梦也要梦到这些妖魔鬼怪,被惊醒。人们不相信净菊的话,都说他是个神经病,是疯子,同龄人都欺负他、打他。

因为没有人看到净菊口中所说的妖怪鬼魂。

他很委屈、很难受,他明明亲眼看到,那些人就是因为被妖怪吃了的魂魄,才会死的,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是自己的错吗?难道自己真的是个疯傻的?难道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觉?可是,自己明明真的看到了呀!……

他变得越来越自卑、胆怯。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净菊为此神经趋于衰弱,天天惊魂未定,见人即躲。

他不知为何忘记了自己大部分的童年经历,只有这些零散的碎片记忆,也是十分灰暗,夹带着痛苦的情绪,净菊不知道自己的出身,只隐隐约约记得,是兰若寺当值的方丈救了奄奄一息的他。

  于是之后他便当了和尚,

方丈十分同情他,便收留了他,还给他取了‘净菊’的法号,让他在寺院的后院活动,教他念经诵佛,让他一个人住,不仅是让他自修,锻炼胆量,也是减少其他僧人与他的接触和影响。

  但即使在僧侣彼此都比较和善温和的寺庙,他也依旧是僧人们眼中的异类,不小心碰面见到了都避之不及。

即使兰若寺具有镇邪的作用,但是毕竟还是主张万物平等的宗教场所,妖魔鬼怪在周围还做不了祟,害不了人,但是也会在寺庙周围出现,净菊却要一个人照顾自己,只有米面方丈会安排每月给他送些定量来,但是像打扫庭院和后门外、砍柴、挑水、供佛、沐浴、烧水等等所有杂事都需要自己做,然而,净菊就算是在中午阳气最盛的时刻下山去挑水,照样会遇到些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妖魔鬼怪,常常把净菊吓得魂飞魄散。

虽然他非常害怕这些妖魔鬼怪,却十分坚强,每天都在坚持锻炼身体,每逢遇到需要外出的时刻,如挑水捡柴火,他都在正午时刻以最快的速度打了自己一周的生活用量的井水和三天量的柴木,即使如此,一年算下来仍然需要外出多回。但是净菊已经很知足了,虽然每天都要担惊受怕,但是他冥冥中感觉,自己好像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了太多,至少,他还能够好好的生存下去。

净菊就是这么过了十几年。

-    

王耀的问题不禁让他勾起自己过往的回忆,痛苦的感受席卷而来,他忍不住微微蹙着眉。

“在下以前身世如何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7岁的时候来到了这里”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本不是和尚,也不该是和尚。”

“……只不过在下之前的记忆已经……”

“自己是谁,家住何处,父母是谁?是否记得?”

“在下……”净菊呆呆的看着王耀,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王耀认为他是顾及自己的身份 ,便缓和了脸色。净菊一举一动及其神情都没有逃过王耀敏锐的眼睛,他真的很同情眼前的这个孩子的命运,便起了想要帮助他的念头。

“你不用担心。我是经常走南闯北的道人,若是你还记得,说不定我可能知道你说的家在哪里,还能帮你找到。”

净菊垂眸,沉默了。

王耀看着他,或许自己问的太早了,这个孩子怎么可能信任自己一个外人。王耀自嘲似的的勾了勾唇。

“没关系,不想说就算了。我不过是随口一问。”

王耀便不再说话了,他深吸一口气,闭哞思瞋起来,净菊在一旁则是复杂的看着他。

     

这么多年来,他只是在兰若寺日日以诵经祈祷作为自己幼年痛苦经历的镇痛剂,他不想面对自己比别人都能看到妖魔鬼怪的事实,既然失去了那些记忆,那便失去了。但是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想到去探寻原因呢?

可能是太痛苦了,潜意识里想要回避与自己幼年经历相关的这些事情吧,就连自己的通灵体质也是厌恶的紧,完全不想去多想。

他就是在逃避。

但是不逃避,十几年来也没有谁能救赎他。

不论如何,至少今日,他还是得知了,自己能看到妖魔鬼怪但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原因。多亏了这位从天而降的王道长,虽然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如何面对,但是至少,他不必活在迷茫和自卑之中了。

        

关于刚刚王耀的话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自己…有家人吗?就算有,自己已然是出家的和尚,应当割舍了世间俗尘,断绝七情六欲才是,还有什么知道的必要呢?

      

本应没有知道的必要了。但是…

    

“在下的俗名,姓本田,名为菊”

 “本田菊?”    

王耀睁开眼看向净菊,只见他原本看向自己犹豫和纠结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坚定。

      

“但是,请您称呼在下的法名:净菊”说着这句话,净菊眼神里透着些悲伤。

他不喜欢,不喜欢自己那个背负着不明不白的悲惨命运的名字,若不是师父,若不是兰若寺,本田菊可能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他,本就是净菊。

   

清净无为,秋菊傲骨。

像是诠释他的命运,也好似赋予了其人生祝福一般的法名。

   

王耀莞尔而笑,微微点头。看来方丈大和尚同自己一般怜惜这个孩子啊。

他的本名叫作本田菊,听起来好像比较少见,王耀想了想,自己确实没怎么遇到有叫本田氏的人家。

以后留意一下吧,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在幼年遇到了妖魔鬼怪,和家人走散了,慌乱中跑到了兰若寺,还因为惊吓过度失忆了,这也是命大了,若是普通的寺庙,还是那句话,哪里能活到现在呢?若是找到了本田菊的家人,岂不是又是做了一件好事。

这也是修行啊。王耀这么想着,摇了摇手里的拂尘。

   

“在下的记忆里,除了一些痛苦的感受,只记得这个了……”

“为什么要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呢?”

    

净菊抬起头,发现王耀此时也在认真的看着他。

    

“你果然是想找家人的,对吧?”王耀笑了。

但是净菊却摇了摇头。

“贫僧是僧人,已然断绝尘缘。家人已经,没有必要寻了罢,只是……”

他双手合十,转向观音菩萨的方向,虔诚而又悲伤的望着菩萨微笑的脸。

        

 “在下希望这个世界上……有人认识过我,认识过本田菊。”

        

毕竟他作为本田菊的日子里,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相信他啊。净菊心里苦笑一声,默默低下头去。明明讨厌这个名字……讨厌这个名字背后自己的命运和这个时期经历的一切,但还是在潜意识里,一直期盼着什么……他不懂。

很可惜,净菊没有抬起头,他没有看到那投向他温情脉脉的目光。

        

“对、对了……王耀道长……请您原谅贫僧之前失礼的举措,望道长多多恕罪”净菊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把人家当成了妖怪,简直太惭愧了。此时他不敢抬头,双手合十正对着王耀深深鞠了一躬,小心翼翼的转了转眼珠努力去看向王耀的反应,瞟见王耀不经意的摆了摆手之后,突然想起自己还拿着的那把桃木剑,于是自己接着上前一步,双手捧着那把桃木剑,小心翼翼的递上去。

“物归原主。”

“不必了,你先收着吧。”

“欸?!为、为何……??”

净菊惊讶失措的抬起头,不知如何是好。

   

他完全没想到王耀会这么说。

       

关于桃木剑他是知道一些的,听说必须要自己去寻找辟邪的桃树,自行去砍下原木慢慢磨制,这样亲力亲为制作的桃木剑贴身放置才最具有护身法力。这也是道士们十分贵重的救命法器了。

“您这是……”

王耀的眼神很是坚定,他点头,让他安心收下。

“这、这怎么能行……!如此贵重之物,在下不能收…!”

    

“你身上没有一件护身的法物,又是通灵体质,戴着这个,倘若是碰到了妖怪,也是近不了你的身的。”

“王道长,在下无故不受赠”

“就当作是我擅闯贵寺、惊扰净菊师傅的赔罪,如何?”

“王道长……您……”

    

净菊愣住了,王耀正在看着净菊微笑,他笑得如沐春风,看向净菊的眼神里漾着温柔。从未有过如此俊美绝伦的人这样温柔美好的对他笑过,笑得如此令他向往、安心,看得净菊一时目眩起来,脸颊也发烫了些。

王道长,怕是天上派下来帮助自己的神仙贵人啊,今日一见是自己三生有幸。

“贫僧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如此,多谢王道长了。”净菊真诚的对王耀行了一礼,然后马上郑重的捧起那把桃木剑,一时看了看自己上下衣服,哪里能放呢。

这把桃木剑很小巧,贴身放也不是不可以,于是净菊将桃木剑放到衣服怀中内置的口袋里,心里难免激动,这也算是,他收到的第一个礼物,他要好好的收着。

  

“对了…那您怎么办……!”净菊突然又反应了过来,没了桃木剑,王道长怎么护身呢?!万一因为今天自己收了桃木剑,今后王道长遇到了危险,岂不是自己的罪过。自己怎么能一时忘乎所以就收下了。

他突然又后悔自己收下了,转头用急切的眼神看向王耀。

“什么值钱的东西,我抽空再做一个就是了。”

王道长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净菊和尚也跟着站了起来,他还是不放心的看着王耀,怎么说,桃木剑也是道士的护身法器。

“在下……”

“安心收下便是,我还不至于弱到需要用这小小的桃木剑来护身。”王耀轻笑一声,见净菊的眼珠不安的转来转去,微微低着头,手足无措的按着自己胸脯,就是放着桃木剑的位置,这小模样真是可爱的紧。若是旁人做这动作,只会显得愚笨呆傻,而净菊却显得又乖巧又让人心生怜悯。王耀没忍住,伸手就揉了揉净菊的脑袋:

     

“哎呀———!看着年纪不大,其实挺可爱挺乖的嘛!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你若真的受之有愧,要不我收你当我弟弟吧,以后跟着我混,如何?”

“………”

   

虽然净菊还没对此表态,但是他早就在心里默默吐槽了,这个道士,从一见面就叫自己小孩子,还叫自己童儿,中途就要把自己收作弟弟什么的,自己看起来有那么小吗??还是说对方年龄很大了,但是怎么看都和自己差不多。

“在下不是小孩子……!!在下今年二十有三了,早已过了及冠之年,王道长您莫要拿在下说笑。”

“有二十三?”王耀愣了。

“嗯!”

“……把你的手伸出来我看看”

“欸…”

净菊乖乖伸出去了,王耀拉过来看了看,又盯着净菊的脸看了五秒

“唔……”

看着近在咫尺的王道士俊美的面孔,不自觉的,净菊脸上又染了红晕,净菊觉得,王道长每次一盯他他总莫名有点心虚,毕竟每次一被王道长看着,自己心跳都会开始加速,盯得越久,速度跳得越快。一定是,因为对方太好看了吧,净菊一直在心底感慨: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啊啊!!

王耀还没收回视线。

不行了,再这么下去,心脏会跳出来的。净菊忍不住别开了脸,这时王耀也若有所思的放开了他。

净菊退后了一步,双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不自觉又看向王耀。

  

“你果真是二十三岁。”

“欸,您看,在下没骗你吧”

净菊心想着,王道长真厉害,他好像会看手相面相,这就是传说中的看相吗?他只是偶尔听其他和尚们说过,说是能算出来寿命、健康、心理还有身世什么。……欸!等等………那、那岂不是连自己忘记的身世的内容他都知道了?

净菊面露大惊之色。他下意识里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那没有尊严卑微的过去的。

      

“你在想什么呢”王耀看着他滴溜溜转的眼睛,不知道这和尚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就和刚刚一样,别又莫名其妙的以为自己是妖怪咯。

于是王耀决定打断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上前双手拍住他的肩膀,面对面看着他:

“就算你二十三岁又如何,照样不影响被我收了当弟弟~”

“欸、欸?”

“我二十五岁!!”

“……”

“如何?”

“且容在下妥善处理。”

      

不就大两岁嘛……四舍五入不就是同龄人啊……王道长…。一瞬间净菊怀疑自己看错了,王耀道长,刚刚看起来……

……好幼稚。

    

“你这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王耀无语的看着他精彩的表情变化,要不要做的这么明显。

“!!”

净菊连忙低头捂住脸,他不想被王耀看穿自己在想什么。但是他没发现,自己的心情已经都写在了脸上。

如果那些就连自己都不想想起的过往被这位难得对自己温柔的道士知道了,那王道长会不会也开始讨厌自己,和那些不待见自己的人一样开始排斥他,会不会一生气就走了,又变成自己一个人。净菊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今天突如其来所发生的一切虽然有点吓到他了,但是现在,他其实有点开心,有人愿意和他说话,愿意对他笑,还愿意给他赠送礼物,甚至,他竟然能给予自己从未体会到的温暖的感受。这是记忆里自师父以来他未曾受过的待遇。师父很严厉,从不对他笑,也没有过多的相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独处。即使如此他已经很感激师父为自己做的一切了,如今突然来了个更温暖的人,虽然说相处的时间很短暂,自己也不了解他,不敢去完全信任他,但若说是现在将这份难得的温暖也剥夺走,那么他是恐惧的。他不想,他不要,他怕。

而王耀不解的看着净菊的动作,思考他刚刚回复自己的话:妥善处理是什么意思……这是答应了吗。好像有点勉强啊,还是在考虑的意思……但是这个低头捂脸,怎么看都是想拒绝但是又不好意思啊

他刚刚看净菊的手相,对应着面相大致看了看,也能推算出他的身世毕竟坎坷,但是如果想算的细致一点,就需要其生辰八字了。

       

“您……您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嗯?知道什么?”

净菊双手捂着脸,稍微张开指头间一道缝,他小心的看了一眼道士,微微启唇,声音越来越细微,仔细听音尾还带着点颤抖。

“就是……在下的身世……”

“身世啊,是啊,差不多”王耀点了点头,其实看着净菊的样子和反应也差不多猜到了。

王耀无法算出来净菊具体经历了什么,但是能算出来他早年大致的命运,不管如何都是和他的通灵体质脱不了干系的。

“啊…………”

他知道了,他果然都知道了。净菊蹲下了,消沉的抱着膝盖,

他没有说话,等待着身旁的道士对他的冷嘲热讽,或者是骂他是个瘟神,或者是默默离开。反正不管是哪种方式,他都经历过。不管是什么人,就连他觉得看起来阳光温柔谦卑的僧人都这么做过,那么这位道士也不会例外。净菊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如此,放马过来吧。

      

“怎么了?肚子痛吗?”

王耀见状马上走到净菊面前蹲下,关怀的望着他。

令净菊意想不到的是,王耀不仅并没有走,他温暖的手掌捧住了他的脸,被温柔的抬起来,又被迫和王道长对视了,不得不说,王耀的眼睛是十分好看的,以往村镇里的女孩子们被王耀正眼看了一眼都要陶醉半日,女孩子们说,道士哥哥的眼睛目光如炬、灿若星辰、撩人心怀……,反正什么好词都往上叠,只是净菊没有读过太多的书,只觉得这就叫好看就是了,就是一看着心跳就开始紊乱了,不仅脸都开始发烫,连感觉身体都僵住了一样的奇怪感觉,于是他连忙回避了王耀的眼神,眼睛不安的乱瞟。

 

“面色红润,看起来身体也没问题,你怎么了?”

“在…在下……下……您……您……”

“嗯?”

王耀盯着净菊丰富的表情,要不是他们今天刚刚认识,他都要怀疑,净菊这个反应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亏心事才如此的丰富多彩。此时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对方急促的呼吸声都能够清楚的耳闻。

      

正所谓‘好看死了’,就是看着好看的人,感觉自己都要死了吗?净菊突然忍不住这么想到,那自己不会真的被王道长的美貌‘好看死吧’…

      

净菊支支吾吾的,还是忍不住想去看那双好看的眼睛,但是好像重点偏离了啊。王道长这个反应完全不在自己的预期,好像超纲了吧,他怎么能够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会招邪的情况下,还能若无其事的留在他身边啊,而且还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完全没有抵触自己,为什么?还有自己一看王道长就有的反应究竟是怎么回事。

今天已经是第四回了啊……

   

-未完待续

双玉
要过年了,整个极东应援词对联✌...

要过年了,整个极东应援词对联✌︎( ᐛ )✌︎

要过年了,整个极东应援词对联✌︎( ᐛ )✌︎

A_ZU_SAD_A

其实还屯了一堆在学校摸的草稿 但我要给老婆画生贺所以🥺

最后一p求助一下这是怎么回事……选区变得很奇怪然后很难调 网上查不着

其实还屯了一堆在学校摸的草稿 但我要给老婆画生贺所以🥺

最后一p求助一下这是怎么回事……选区变得很奇怪然后很难调 网上查不着

༺耀府嫡长子҈进京ৡ了؄

【道与僧|耀菊】贰——那个和尚真奇怪2

 没想到对方的接受度如此之高,上一秒还以为自己是个妖怪,下一秒便曝出了自己的名号,王耀沉默了一下。

“敢问法师上下?”

这句是和尚说的,净菊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向道士问道,却半天不见人回声,心里左右揣摩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称谓,但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对道士讲敬称,他一个和尚,怎么可能知道呢,也许真的说错了。失礼,真是失礼。净菊便又小心翼翼的补问了一句

  “请问……道长…您的尊姓大名 ?”


咚————


时刻钟响了,洪亮而悠远。

见道士依旧没有回答他,净菊诧异的抬起头,却见道士双手背后,握着拂尘,正用净...

【道与僧|耀菊】贰——那个和尚真奇怪2

 没想到对方的接受度如此之高,上一秒还以为自己是个妖怪,下一秒便曝出了自己的名号,王耀沉默了一下。

“敢问法师上下?”

这句是和尚说的,净菊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向道士问道,却半天不见人回声,心里左右揣摩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称谓,但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对道士讲敬称,他一个和尚,怎么可能知道呢,也许真的说错了。失礼,真是失礼。净菊便又小心翼翼的补问了一句

  “请问……道长…您的尊姓大名 ?”


咚————


时刻钟响了,洪亮而悠远。

见道士依旧没有回答他,净菊诧异的抬起头,却见道士双手背后,握着拂尘,正用净菊自认为非常严厉恐怖的目光盯着他看,仿佛想要看透他一样,盯的净菊不由得一冷战。

“你就是净菊师傅?”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净菊心里终究还是空了一下。


连道士都不待见他。


“您…难道认识在下?”

王耀从刚刚就一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叫净菊的和尚,想必门外那些小和尚说的就是他了,从和尚的言行、兰若寺的布局、和尚的行踪和净菊的行踪来看,王耀觉得很蹊跷。

寺庙本应该上上下下各个位置都有值守的人在,毕竟需要供奉佛祖以及护法,为何寺庙前部人员满布,后部廖无人烟,只有净菊的气息在后部。也就是说,几乎没有其他和尚来到寺院的后部的痕迹。

他道行不够,无法看透布局的机关,但是他能肯定的一点,净菊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和尚。

王耀犹豫再三,他无拘无束,自由潇洒,既然来都来到了这个鬼地方,不妨多留几日,也好见识见识,就地修行。他对净菊有一种奇怪的感受,所以他很好奇。

“我姓王,名耀,神州道人”

净菊和尚眨了眨眼,他双手合十微微弯腰,礼貌温和的回答道

“王道长,阿弥陀佛,您果然不是本地人士,客堂里请——”


-

穿过长廊,王耀进了客堂,客堂,那是寺院为招待客人准备的地方,屋内朴素整洁、古香古色,长桌上摆有文房四宝以及茶具,对面供着一尊观音菩萨,供桌前有寺庙专有的香炉,此时香已经燃尽有一炷香的工夫,香味淡淡的,不至于呛人。王耀走到桌前,净菊拦住并邀请王耀上座,且上了杯热茶。

  “王道长,请”

  “多谢。”

抿了口茶,目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暂且,这里很安全。安全到王耀怀疑起了自己,王耀匪夷所思,会不会是自己多心了,。为了继续探索答案,王耀抬眸看向净菊的方向,竟对上净菊看向自己的目光,净菊和尚眼眸一颤,微红着脸匆忙低下了头。

不想男人竟然也有像仙女这般好看的、还不是妖怪,今个算是见了世面了……。净菊暗暗想着。不,他看起来比那些妖怪变化的还好看……。忍不住,悄悄地又瞥了王耀一眼。

他想要去问王耀点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薄唇张了又张,始终开不了口。

净菊除了方丈和寺庙里的和尚,已经好多年没有和外人打交道了,每天张口闭口多为诵经,此时此刻,净菊感觉紧张感就像自己看到的那山上的雾一样一点点向自己袭来,直至整个包裹住了他,红晕从脸一直上到了耳根。明明眼前的王道长那么好看,自己竟然总往妖怪的方向去想,这不是自己吓自己么?他忍不住念叨自己,企图安慰自己脆弱的神经。

“不是妖道……不是妖……妖怪……不是……呼……”


  “……我都说了我不是妖怪,是正经的道士,净菊师傅!”王耀不知道此时此刻净菊脑子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净菊因为他的脸而误以为他是妖怪,那大概会被气到吐血。但眼下只听他缩在一边,不和自己讲话,反倒神经兮兮的念叨自己,虽然声音细如蚊蝇,但是,自己也不聋啊??

王耀感觉自己的额角都气跳了,便抬手揉了揉,心想着,这和尚不会是脑子有点问题吧?看来门口那几个小和尚说的话非常具有参考价值。

这么一想,王耀就意识到,嗯,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净菊八成是傻的,自己得对傻子稍微宽容一点。

说不定事情就是很简单,就因为傻了,到处神经兮兮的,所以才被单独关着,这关久了,头发也就长出来了!哎呀——!!好像事情变得合理多了。

 想到这里,王耀豁然开朗。不过又觉得,这个净菊好像有点可怜,这小小的年纪,就傻了,还被关在这种用来震邪山的兰若寺里,与世隔绝不见世人,真白长的这么可爱的脸,要不,自己带走他,收了当弟弟,趁早离开这个鬼地方好了。

于是乎,他马上换上了一副悲悯的神情,起身又对净菊坐近了一些,以净菊所认为的秋波盈盈的眼神望着他。

“唉……你,多大了?你一个孩子,在寺庙的后部,可有人照顾??寺庙里的和尚不管你吗?要不……你跟我走,可好?”


“…欸……欸!!???”


净菊见他凑近自己启唇用好听的声音说出这般软话,惊得手里的茶杯险些没抓稳落到地上,没想到眼前这个好看的道士刚说了自己不是妖怪,却又作出了以往那些企图勾引自己的妖怪的事情!!就这还说自己不是妖怪……!!


但是自己已经反复确认的去仔细看了,眼前这个道士,的的确确是人啊……如果是妖怪,那么就是寺庙的神佛结界,一般的妖怪应该进不来才是…………虽然,他身上有一些难以被捕捉察觉到的妖气

嗯……?妖气…?

难道、他是那种非常厉害的大妖怪,就连自己的通灵眼都快要招架不住、兰若寺的结界都挡不住的大妖怪不成???

他果然还是害怕了。


手上的茶杯还是松开了,哗啦落地碎了一地碎片。净菊一屁股坐到地上。

“您……你别过来……在下、在下不走……”

王耀眉头微皱,动作立刻慢了半拍,也轻柔了许多,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扶他起来。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乖童儿,别害怕。”

“不……”

和尚吓得都要哭出来了,现在王耀的表情看起来再温和亲人人畜无害,但现在在和尚心里就是个变化了模样的妖精,越可怕的妖精,自然变得就越好看,他的内心把大悲咒金刚经六字大明咒狂念了二十遍,蹬着腿下意识退到了观音菩萨供桌前。

“没事的…乖,那、哥哥给你吃糖好不好?这里不好,哥哥可以带你离开这里,把你当作亲弟弟对待”王耀依然凑上前,用法术真变出来了一块糖,在和尚眼前晃了晃,真切的说道,试图哄孩子一样安抚他的情绪。


菩萨……怎么不显灵……菩萨……

菩萨……!救我……!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我……!

眼见‘妖道’就要凑过来,净菊紧紧地贴着供桌


“在下哪里也不走……!您别过来……!别过来!!!!”

“真是可怜的孩子……”

净菊惊恐的睁大了双眸望着道士,瞳孔都震颤了起来,瞧着泪珠就要掉下来了


!!!

只见道士伸出一只手向他伸来。

完了……要死了,这么心想着,和尚下意识闭紧了眼睛,攥紧了桌腿,既然如此,那他就是死横竖也要死在这里。


-

观音菩萨的尊相静静的盘坐在莲花台上,手持玉净瓶,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只笑不说话。


脸上温热的触感十分真实。轻轻的,泪水被拭去了。和尚一时没反应过来,妖魔鬼怪的手不可能是这么热的。他都要吓死了。

那只手随即便捏住了和尚的脸,净菊感觉自己被抓着脸的手拽向前去,甚至力气大到把他半拎了起来,但是不敢睁眼,他怕,他怕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血盆大口的妖怪。

那只手那么捏着他的下巴,停留在空气中十多秒,接着乌黑的刘海被另一只手拨开了,露出了完整的一张面孔。


怎么,难道不吃头发?还要剥了头皮不成?和尚紧紧闭着眼,心里横七竖八做好了被‘妖道’一口闷掉的准备,他清晰的听到了对方粗重的呼吸声,自己却一动也不敢动,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那双温热的手一松,他没有作心理准备,感觉自己险些撞到供桌上。

他依旧不敢动,耳朵这时非常灵敏,他听到对方的脚步声,应该是回到了他刚刚座位的位置,接着是坐下的声音。

一炷香过去了,对方都没有动静,和尚摸不准这是什么情况,心里纠结了很久,然后决定悄悄看一眼,于是,悄悄的,睁开了一只眼……


道士正黑着脸看着自己,好像在沉思

自己一睁眼,好巧不巧再次对上了他的视线


!!!

又被发现了,吓得可怜的和尚连忙又闭上了眼帘,冷汗都浸湿了衣领。接着,道士的声音响起。


“装,你接着装。”

“?”

装?什么装?妖怪不吃自己吗?也没有现出原形,难道是自己太瘦了,肉少,看起来不好吃?


“你再继续给我装傻。”


王耀将一只手伸进怀里,拿出一柄短小的木头剑,丢到了净菊怀里。净菊缓过神,慢慢拿起那木剑一看,竟然是桃木剑。众所周知,桃木是及其辟邪的树种,做成木剑,是上好的驱邪除妖的法器,也是身为道士必备护身之物。一般的妖魔鬼怪根本就碰不了桃木剑,反过来这也说明,王道长并非妖怪。

王耀气不打一处来,他刚刚拨开他的刘海,这才认真瞧清了净菊的面相,掐指算了算发现,这个人并无脑疾,但是他却对着他表现的神经兮兮的,害得他以为这童儿有什么大病,让他一个大男人搁这儿慈悲心泛滥了半天。

而且,他发现了一件更关键的事情。



净菊和尚是通灵体质。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