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极东兄弟

57073浏览    2122参与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9.苗疆蛊药

幽篁苑,银杏备好了碧螺春茶糕和各种点心放在漆器食盒中交给了本田菊。

“多谢银杏姑娘。”本田菊由衷地感谢银杏,他有点怀疑玉蟾昨天说的话,因为银杏看起来并不像会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

银杏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生怕落下什么让本田菊惹上麻烦,“少夫人一会儿见到杨奶奶,不管她说了什么您都先忍着,听说老爷正四下打听合适的庭院准备买下来送给她养老,过不多久就不用天天见她了。”

“菊,等……等等我……”王耀撅着屁股趴在暖炕上的箱子上翻找着,最终拿出一个黄铜胎的檀香木手炉,“婆婆怕冷,这个手……手炉……给她。”

“大少爷,这个太沉,不称手,不适合老人家用,且等一下,昨儿四小姐给了我一个她用过的锡胎织锦棉...

幽篁苑,银杏备好了碧螺春茶糕和各种点心放在漆器食盒中交给了本田菊。

“多谢银杏姑娘。”本田菊由衷地感谢银杏,他有点怀疑玉蟾昨天说的话,因为银杏看起来并不像会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

银杏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生怕落下什么让本田菊惹上麻烦,“少夫人一会儿见到杨奶奶,不管她说了什么您都先忍着,听说老爷正四下打听合适的庭院准备买下来送给她养老,过不多久就不用天天见她了。”

“菊,等……等等我……”王耀撅着屁股趴在暖炕上的箱子上翻找着,最终拿出一个黄铜胎的檀香木手炉,“婆婆怕冷,这个手……手炉……给她。”

“大少爷,这个太沉,不称手,不适合老人家用,且等一下,昨儿四小姐给了我一个她用过的锡胎织锦棉芯的,还可以挂脖子上揣怀里的,我这就去取了给少夫人带去。”银杏把手里的物件都放下转身走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还拿来不少东西,有缎面袄、鹿皮帽、手炉,以及大大小小的匣子。

本田菊忙上去帮银杏接住险些掉下来的手炉,“姑娘为何去了这么久?”

“路上遇到了夫人,让少夫人把这些东西一并捎去给奶奶,夫人让您就跟奶奶说是您送的。”银杏微笑着说,“都是些小首饰和用度。”

本田菊皱了皱眉,“这怎么可以?这明明是夫人的心意,在下不能借花献佛。”

银杏却不以为然地笑了,“少夫人别担心,这是夫人吩咐的,您只管照办。若是夫人送去,只怕奶奶不肯收,您去送她没道理不收。”

本田菊听银杏这番话,只好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看来杨氏不喜欢王夫人竟不是空穴来风的传言。

王耀跳下暖炕,“菊,我也……也要去!”说着从银杏手里捧过几个匣子,“我来拿我来拿。”

银杏看着王耀手里摇摇欲坠的匣子心提到了嗓子眼,赶忙又拿了回来,“祖宗您快别插手,这里面有玉器,您回头再给摔碎了。”

本田菊见王耀迫不及待想帮忙,于是把缎面袄子和鹿皮帽交给了王耀,“请耀君帮忙拿这个吧,当心别沾上灰尘。”

王耀郑重其事地把东西抱紧,煞有介事地说:“菊放心,我一……一定会好好保护它……它们的!”

这时,玉蟾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壶开水,“大少爷和少夫人早去早回,夫人说大少爷一会儿还有帖苗药要喝。”

王耀一听到要喝苗药脸色陡变,十分害怕地摇摇头,“我不……不要喝药,喝苗药肚肚会……会疼……”

玉蟾将热水倒进铜盆,将药盅放进去浸泡,“不喝药大少爷身体怎么能好起来呢?”

本田菊见王耀怕成这副模样,有些于心不忍,怕喝药是所有人的共性,但是又不得不喝,“请耀君放心,若耀君能乖乖喝药,在下就答应耀君一个请求。”

王耀原本耷拉着的脑袋慢慢抬起来,对本田菊这个说法有了些许心动,“菊说话算……算数吗?”

“在下是东瀛大和族人,我们大和男儿从不食言。”本田菊认真地看着王耀的眼睛。

“打……打勾勾……”王耀稚气地向本田菊伸出右手的小拇指。

本田菊煞有介事地把自己的右手小拇指和王耀的勾到了一起。

“打勾勾,打勾勾,反悔的,是小狗。”王耀一板一眼地说着,“好啦,菊不……不可以反悔哦!”

本田菊也同样一板一眼地对王耀说:“请耀君也要说到做到。”

杨氏住在浆洗院的狭窄厢房里,一年四季都格外潮湿,加上杨氏有气喘的疾病,所以老爷出于孝心多次想请她住到宽敞舒适的东阳阁去,但她坚决不去。

本田菊在王耀和银杏的陪同下走进了浆洗院东厢房,刚好看到夫人房里的丫鬟红玉也在,原来是她家里人来带她回家的。

杨氏依旧是过去那副傲慢的样子,像是打量廉价的白菜一样打量着眼前的邋遢老头,“老李头,这姑娘你带回去又打算往哪里卖?”

“奶奶我不走……”红玉攥着绢帕抽抽搭搭地哭着往杨氏身后藏,“我爹要把我卖枕霞楼去……”

“俺不卖闺女,俺只是送她回老家嫁人。”李老头连忙摆手解释。

杨氏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进来的本田菊三人,继续冷声对李老头说:“二少爷不让你赌了,你倒好,买彩子钱……你也不看看你那怂包样,官府怎么没把你抓了去?没钱就卖闺女,有你这么当爹的吗?红玉她叫我了几年奶奶,我也拿她当孙女一样,今天你别跟我扯没用的,这孩子今天你带不走的。趁着大少爷和大少夫人也在,我今天就把话给你说明白了。少夫人,您看这事怎么处理?”

本田菊没想到杨氏会把话题踢给他,看着红玉投来的求助的泪眼,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依在下来看,这件事应该由夫人定夺……”

“那就等夫人忙完祭祖的事情再说吧,这丫头且先留在这里,李老头你先回去吧。”杨氏借着本田菊的话把李老头堵了回去,“红玉,夫人那里准备贡品离不开人打下手,你快去吧。”

红玉破涕为笑,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谢谢奶奶,谢谢大少爷和少夫人。”然后低头快步走了出去。

杨氏看李老头还不肯走,不耐烦地说:“好了,你走吧,莫脏了我这清净门庭。”

“那过一阵子俺再来带丫头走。”李老头不甘心地说,得不到杨氏的回应他只得灰头土脸地走了。

待李老头走出浆洗院,银杏过去对杨氏施了一礼,“奶奶,大少爷和大少夫人来看您了。”

“我一个老婆子有什么可看的?回吧。”杨氏正眼也不看王耀,因为王耀是四个孩子中长得最像夫人的。

“在下准备了一些吃穿用度,不知婆婆这里可还缺些什么。”本田菊努力让自己尽可能的恭敬。

“茶糕留下,其他的你拿回去,我可受用不起夫人的东西。”杨氏冷笑道,“别看她面上待我恭敬,只怕是巴不得我死。”

“娘没……没有这样想……”王耀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母亲。

“她是什么人我比大少爷清楚。”杨氏说罢打量了一番本田菊,“这王家可不是你们那穷窟窿,什么都得有个规矩,但老身劝少夫人一句,夫人固然是您长辈,什么话该听什么不该听需您自己仔细掂量。”

王耀有些担心地看着本田菊,他生怕杨氏这番话伤了他的自尊。

本田菊抿着嘴低着头,谨慎地点着头。

从浆洗院出来,王耀小心翼翼地看着依旧沉默不语的本田菊,“菊,别……别难过……我家老祖宗当年也是穷……穷人……”

“少夫人请不要往心里去,奶奶她平时就这么刻薄的,您只当是没听到。”银杏抱着被杨氏拒收的匣子说。

本田菊抬起头看着眼前自己身处的这片繁华宅邸,心里像是压着一块石头,对身旁的王耀说:“在下是穷人,若不是穷人,哪里会用得着把自己卖到您这富庶人家?”

王耀愧疚地低下了头,仿佛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一般。

前厅,王梅梅打算把见到阮氏玲的事告诉父母,在她心底里还是一直希望阮氏玲做她的嫂子的,她除了拥有一副姣好面容外,性格也好,即便家道中落身份也比市井出身的本田菊要好很多。

王濠镜手里握着一本账本从前厅出来,看到王梅梅冒冒失失地往里面跑,他忙伸出手把她拦住,“爹娘在会见客人,你别捣乱。”

王梅梅听到二哥这番话忙听话地拉着二哥的袖子往一个僻静角落跑去,把遇到阮氏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要是当初阮家没退婚就好了,大哥虽然是傻了,但阮家也今非昔比了,玲姐姐嫁大哥也不算吃亏啊。”王梅梅一边说一边扯住王濠镜的胳膊,希望他能跟父母提提这件事。

“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爹娘面前一个字都不要提了。”王濠镜弯曲着食指轻轻用指关节敲了敲王梅梅的小脑袋,“让无辜的本田菊进了这个大宅子咱们家已经是摘不干净了,如果再加上个阮氏玲,这个家非乱套不可。”

“大哥可以两个都娶嘛!没说就不要本田菊了,让他当个妾也没委屈他。”王梅梅捂着脑袋委屈巴巴地说:“再说,本田菊哪里无辜了?为了四十两就把自己卖掉了……”

“如果你还想让大哥有好日子过,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你再这样我非请爹娘给你找个婆家了。”王濠镜知道王梅梅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要给她找婆家。

果然,王梅梅听到这番话悻悻甩开了王濠镜的手:“二哥不帮忙,我自己也会想办法的!”

幽篁苑里,王耀坐在暖炕上等着玉蟾把熬好的药端进来,还没开始喝他就已经紧张得不停颤抖了。

银杏告诉本田菊一会儿王耀要喝的药是用苗疆蛊虫的虫卵配十二味草药熬制,副作用就是腹痛难忍。

本田菊不解,王耀究竟是什么病竟然需要喝这种稀奇古怪的药,还好是十天才喝一帖,不然王耀每天都要遭受这种折磨哪吃得消。他回头看了看伏在案上无精打采的王耀,那年坠落悬崖虽没夺取他的性命却带给他数不清的痛苦,失去常人心智还有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留下的只有浑身的病痛。

“来了。”玉蟾端着药碗走了进来,霎时间整个房间里就弥漫着一股腥苦的气味,“已经不烫了,夫人说这个要趁热喝,不然药效发挥不出来。”

王耀慢慢坐直身子,目光里带着些许恐惧环顾众人,看到本田菊就在自己身边他又不敢表现得太过于害怕。

本田菊一只手端起药碗,另一只手用勺子来回搅拌着黝黑浓稠的药,慢慢坐到王耀身边,“来,请耀君把药喝了吧。”

王耀固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至少已经和本田菊做了约定,于是低着头磨蹭着往本田菊身边靠了靠闭着眼睛张开了嘴。

本田菊原本想让王耀自己喝的,没想到王耀竟然让他喂,他只能硬着头皮把药喂给他。轻轻舀起一勺药放到嘴边吹去热气,然后喂到王耀嘴里。

王耀想着和本田菊的约定努力了半天才迫使自己忍住恶心把药咽了下去,有了第一勺的经验,第二勺顺利了许多,第三勺往后王耀已经尝不出味道了,很快一碗药便喝完了。

银杏端来一杯清水递给本田菊用来给王耀盥口,她自己则弯腰把一只铜盂捧在手里以便王耀把漱口水吐进去。

侍奉王耀躺下后,本田菊拉过一床被子给他盖上,趁着药效还没发散索性先让他睡一会儿,“请耀君将歇片刻。”

王耀轻轻点了点头,乖乖闭上了眼睛。

按照大夫的叮嘱,这药喝完后直到药效发散前都须禁食,于是银杏只单单给本田菊备了午饭,让王耀先饿一餐。

虽说只有本田菊一个人吃饭,但桌上的菜品一点都不比平时逊色,荤素各四道,中间还有一瓮本田菊尝不出丝瓜味道的海参丝瓜汤。

银杏见本田菊似乎很中意海参丝瓜汤的味道,便给他多盛了些,“这海参必须是冷水海域的深海海参,取六个大小色泽接近的,还有秋天的蛤蜊也要选壳子又黑又亮纹路清晰整齐的,用白矾清理干净切成丁用笼屉蒸。丝瓜先用山泉水和香菇一起煮熟,去水捣成泥后用鸡油和葱白一起翻炒出香味,再用黄酒漂一天,然后拿纱布把丝瓜取出来用纱布把汁水滤净,经过晾凉放入瓮和海参一起煮两个时辰就可以了。滋补效果很好,少夫人多喝一些。”

经过银杏的一系列解释,本田菊渐渐明白为何吃不出丝瓜味了,他从未想过富人家一道菜会这么耗时费力。看到银杏忙着用筷子给自己布菜,本田菊自知这桌菜单靠自己是连十之一二也吃不完的,“银杏姑娘也坐下一起吃吧。”

银杏听了连连摆手,“谢少夫人,但是这不合规矩,被人看到我就要挨罚了。”

“少夫人。”玉蟾一打门帘从卧房里出来,“大少爷这会子怕是药效发散出来了,肚子疼得嘴唇都白了。”

本田菊一听顿时没了食欲,放下筷子起身往卧房内走去。

王耀蜷缩成一团侧躺在暖炕上,额前鬓角的汗水将碎发黏在脸上,一张脸上看不到一起血色,眼角挂着泪珠,五官痛苦地拧在一起,浑身筛糠似的不停发抖。

本田菊坐到暖炕沿上帮王耀把滑落到一旁的被子重新盖到身上,都说苗疆的药性子烈,发散起来异常痛苦,今天看到王耀这副样子他才真正相信。

“菊……肚肚……疼……”王耀看着本田菊带着些微哭音说。

本田菊看着王耀痛苦的样子心里十分不忍,无可奈何地安慰道:“请耀君坚持住,一会儿就不疼了。”

王耀泪眼婆娑地点了点头,一边痛苦地在床上辗转反侧一边小声抽泣,泪水和汗水打湿了脖子下的枕头。

“要不,在下帮耀君揉一揉?”本田菊对自己就这么眼巴巴看着有些于心不忍,想着自己能用什么办法让王耀好受一些。

王耀满脸都是交错的泪痕,抽噎着轻轻点了点头。

本田菊轻轻把手探进王耀的被子,将右手掌心轻轻贴到他的肚子上开始轻轻揉起来,到底是养尊处优的少爷,腹部出奇的柔软竟不似露君一般。

王耀哽了哽嗓子,偏过脸来看着本田菊喘着粗气说:“菊……不……不是那里疼……是肚脐上面……”

本田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正按在王耀的丹田上,位置有点太靠下了,于是他立刻面红耳赤地把手越过他的肚脐停在了胃的位置上,“抱歉耀君,请问是这里吗?”

王耀点了点头,抱着被角任由本田菊为他揉肚子。本田菊的掌心很温暖也很柔软,给疼痛中的王耀带来些许慰藉。

也不知揉了多久,本田菊的手腕已经有些酸痛,暖炕上的王耀已经停止了颤抖,原本因疼痛而拧成一团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来。

其实在那之后一盏茶的功夫王耀就不疼了,只是本田菊揉得太舒服,他才一直没说出来。因为太舒服,以至于王耀渐渐地有些困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本田菊看到王耀已经睡着了,于是轻轻把手收了回来,为他盖好被子让他好好睡一觉。

由枕
“确实在两国之间,存在着不同于...

“确实在两国之间,存在着不同于一般国家关系的、血肉般的维系。唯因国家间的淋漓伤疤,使人不敢幻想而宁愿回避。都说,是为了别再次受到伤害。但是绵延的真实文化,甚至一片红叶,都不是人能忍心割舍、甚至能轻易疏远的。正如堀田善卫所说:我们互相握手,手掌之间渗出了血。即便努力忘却,还有不可忘却的东西。”

《敬重与惜别——致日本》

原句似乎引用自堀田善卫的《在上海》,但是在网上没有找到日语原文,请朋友帮忙翻译了一下。

有个想表达的细节是菊回避的眼神,最近磕粮的时候也经常想起这句话...水平不足,没有画出文字中的复杂感情。(_ _)>


“确实在两国之间,存在着不同于一般国家关系的、血肉般的维系。唯因国家间的淋漓伤疤,使人不敢幻想而宁愿回避。都说,是为了别再次受到伤害。但是绵延的真实文化,甚至一片红叶,都不是人能忍心割舍、甚至能轻易疏远的。正如堀田善卫所说:我们互相握手,手掌之间渗出了血。即便努力忘却,还有不可忘却的东西。”

《敬重与惜别——致日本》

原句似乎引用自堀田善卫的《在上海》,但是在网上没有找到日语原文,请朋友帮忙翻译了一下。

有个想表达的细节是菊回避的眼神,最近磕粮的时候也经常想起这句话...水平不足,没有画出文字中的复杂感情。(_ _)>


六咩咩

樱花雨总是让人沉醉……


樱花系列还有好多脑洞没画啊,不过明天不能再肝图了,不能太沉迷呀……

ps:求菊耀文呀各位太太求投喂


樱花雨总是让人沉醉……




樱花系列还有好多脑洞没画啊,不过明天不能再肝图了,不能太沉迷呀……

ps:求菊耀文呀各位太太求投喂


野樱草
“给老子防患于未然啊——てめぇ...

“给老子防患于未然啊——てめぇヤロー”

“给老子防患于未然啊——てめぇヤロー”

真正的楓叶脑子有坑

【耀菊】关于我喜欢我同桌那回事(17)

可能因为太累了,王耀一回到家就闷头大睡。王耀不担心作业,不只是因为还有两天的剩余时间,也是因为他的作业早就写完了!


根本不怂的!


王耀唰地扑在被子上,双手双脚没有止境地不断摆动,内心十分激动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内心中疯狂燃烧的火焰。


王耀不久便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今天天气太好了,还是被子太舒服了,王耀连饭点都差点错过,要不是老妈把门踢开强行把自己喊起来吃晚饭,可能自己得睡到明天早上……


王耀吃完饭继续睡,一睡睡到天亮。


他是惊醒的……


当时已经十点多了,老妈进房间后酱窗帘大大地打开,窗户也已透气为名打开。


但是王耀浑身燥热……不仅...

可能因为太累了,王耀一回到家就闷头大睡。王耀不担心作业,不只是因为还有两天的剩余时间,也是因为他的作业早就写完了!


根本不怂的!


王耀唰地扑在被子上,双手双脚没有止境地不断摆动,内心十分激动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内心中疯狂燃烧的火焰。


王耀不久便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今天天气太好了,还是被子太舒服了,王耀连饭点都差点错过,要不是老妈把门踢开强行把自己喊起来吃晚饭,可能自己得睡到明天早上……




王耀吃完饭继续睡,一睡睡到天亮。


他是惊醒的……


当时已经十点多了,老妈进房间后酱窗帘大大地打开,窗户也已透气为名打开。




但是王耀浑身燥热……不仅如此,全身上下被汗浸湿,黏糊糊粘着衣服的感觉不怎么好。


他梦见了一件不怎么好的事情……


他不敢面对本田菊,一想到梦中的情景就愧对于他。




王耀咽了一口唾沫,看了看打开着的窗户,和摆动着的窗帘。


温暖的阳光照耀进房间,杂乱的窗台上随意放着书本……


确实很好。




他起身走向厕所,将湿透了的内裤“啪”一下扔进垃圾桶。


然后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满脸通红像是经历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般——事实上,在梦中也确确实实经历了。


王耀伸出手碰了碰自己的脸颊,嗯,很烫,很热……




王耀叹了口气,去淋了个让自己可以变得舒服清爽的澡。


“叮铃铃,叮铃铃”


王耀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满是蒸汽的房间里出来了。


“喂,耀君?”


王耀有种预感——得了,澡又白洗了。



六咩咩
喝一杯吧,本田。 耀君…… p...

喝一杯吧,本田。

耀君……


ps:最近超爱樱花,可能还会画樱花吧😄

喝一杯吧,本田。

耀君……





ps:最近超爱樱花,可能还会画樱花吧😄

黑崎の夏 ζ
【菊耀】 菊:就这一次。让在下...

【菊耀】

菊:就这一次。让在下这么靠着您……

——————————————————————————

狂草。板子坏了就很难受。

画到一半坏了TUT

但还是厚脸皮发出来了。

最近心情不好。很想找个人靠一下。

小菊也会有这种时候吧。

放下一切伪装,就这样靠着自己喜欢的人。

【菊耀】

菊:就这一次。让在下这么靠着您……

——————————————————————————

狂草。板子坏了就很难受。

画到一半坏了TUT

但还是厚脸皮发出来了。

最近心情不好。很想找个人靠一下。

小菊也会有这种时候吧。

放下一切伪装,就这样靠着自己喜欢的人。

由枕
喝醉的耀耀!很朴素_(:3_∠...

喝醉的耀耀!很朴素_(:3_∠)_

喝醉的耀耀!很朴素_(:3_∠)_

真正的楓叶脑子有坑

【耀菊】关于我喜欢我同桌那回事(16)

其实,出去玩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只是因为可以和喜欢的人名顺严正地走一起罢了。


因此班里的各种小情侣都以各种理由走在一起。


一些没对象的可怜单身狗,就成群结队地走在一起。


当然,既然走在一起,当然要坐在一起。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这个时候王耀才突然想起来,等等,我该和谁走?


他将一只手握拳拍在另一只展开的手上,一种经过深思熟虑后想到的表情。


“小菊!我们一起走吧!”


这句话是下车以后本田菊听到的。


不用说,他肯定答应了。


虽说是一起走,其实是两个人在集合地点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一包方便面边吃边玩手机。就...

其实,出去玩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只是因为可以和喜欢的人名顺严正地走一起罢了。




因此班里的各种小情侣都以各种理由走在一起。


一些没对象的可怜单身狗,就成群结队地走在一起。


当然,既然走在一起,当然要坐在一起。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这个时候王耀才突然想起来,等等,我该和谁走?


他将一只手握拳拍在另一只展开的手上,一种经过深思熟虑后想到的表情。


“小菊!我们一起走吧!”


这句话是下车以后本田菊听到的。


不用说,他肯定答应了。


虽说是一起走,其实是两个人在集合地点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一包方便面边吃边玩手机。就这么颓废地度过了一天。




直到看见成群结队的小情侣们逛完回来,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


两个人就知道,哦豁!这个不得了!


因为少数男男女女用猥琐的眼神看着他们俩。


就好像在说


“嘿,你看。他们竟然是一对!平常互相作对的样子都是装的!”




一想到这一点,王耀哆嗦了一下,将一颗大白兔奶糖放进嘴里。




醇香浓郁的牛奶味立马就在口中散发开了,王耀看了看身边的人,见他一脸仇视自己的样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糖纸,白色糖纸上印着的白兔和蓝色方块,大大的“大白兔”的字迹提醒着自己。


“你——忘——记——给——本——田——菊——糖——啦——”


转过头,发现本田菊也盯着自己,就好像无言的诉说“我也要”




王耀只好耸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热乎的草莓味棒棒糖递给本田菊。




见对方毫无反应,他便试图用手将糖纸剥下,未果“这你可不要怪我,我用咬的。”王耀歪了歪头,发现不行,便直接上嘴。




糖纸剥好后,粉红色的糖果立在棒子上……王耀朝着本田菊摆了摆,见他还是像个木头人一样没有反应,就直接将糖果塞在了对方嘴里。




本田菊很懵逼,他就是想看看同桌的脸,结果就被塞了一嘴糖果?


甜甜的草莓味在嘴中荡漾开,让本田菊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尝到了生活的甜蜜。即使草莓味的糖果过于甜,让人有种梦幻一般不真实的感觉……


他也依旧没有将糖从嘴中拿出来,只是慢慢细细品味着过于甜腻的草莓味。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颗糖……好像王耀用牙齿咬过糖纸,说不定也碰到糖果本身……


间接亲吻?


一想到这儿,本田菊立马羞红了脸。




再看看王耀,他偏过了头,但是分明红了耳根……




如果这一天只有这种这一件是可以畅谈,那你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回去的路上,本田菊着实是太过于困倦,可能是因为玩手机玩到半夜十二点,又激动到凌晨三点醒来。



所以,本田菊睡着了,他刚刚开始只是沉沉地偏着头,离王耀很近的睡着。后来,车一个转弯,因为惯性,他便枕到了王耀的腿上。


王耀当时正在听着音乐,先是感到肩上有点沉重。后来,自己也要睡着的同时,感到肩上的负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腿上热乎乎和痒痒的感受。


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发现本田菊枕在自己腿上。

他也一脸茫然地发现,离得近的人纷纷观看自己和本田菊。

他默默地一边瞪他们,一边竖了个中指。


待到旁观者都离开了,他看了看窗外,想起来这个自己拼尽全力和本田菊抢,抢到的靠窗位。

如果,自己没有抢到的话,那可能本田菊枕着的就不会是自己了吧。可能就是这个窄窄的脏脏的小窗台了吧。


他看了看窗外的风景,看了看睡在身上的本田菊。


他不敢乱动,他怕将本田菊吵醒了,看着本田菊翻来滚去,有点不安稳,紧紧闭着眼睛的样子,他突然想到了“窗帘!”

他轻轻将窗帘拉上了。


看着窗外的景色变成熟悉的地方

“小菊,到了。”


王耀轻轻俯下身,几乎将嘴贴在本田菊耳边,小声说道。

“唔……耀君,不要……”


王耀看着本田菊躲闪了一下,翻了个身继续睡。

“噗嗤……”王耀轻轻笑道,“那我抱你吧。”王耀弯下腰,假装打算把他抱起来,手轻轻揽到他的腰旁边,嘴也没有从对方耳朵边移走。


“在下不用!耀君对……对不起!”本田菊立马睁开了眼,困意也减弱了不少。

结果发现,王耀的脸就在触手可得的地方……


本田菊其实在中途一半就醒了,他觉得那个时候坐起来过于尴尬。


他醒的原因一是因为头下面枕的地方过于热乎,二是因为阳光确实太刺眼了。

在他转过几个身后,猛然发现自己枕的是王耀的腿,也就是说………

膝枕?

本田菊觉得今天真是不可思议……


先是间接亲吻,再是膝枕……


当王耀拉上窗帘后,他舒展了眉头,继续睡了下去。


当王耀俯下身,冰凉的嘴唇时而碰到自己的耳朵,呼出的热气在耳边扇动是,他下意识地躲闪。


本田菊一直很清楚,耳朵和腰是自己的敏感点,因此才会立马从温暖的膝上睁开眼睛,但是意识抵不过本能,他依旧在对方腿上翻滚——虽然这个词不怎么好,但的确是这样的。


然后才因为王耀触碰自己两个敏感点而离开。


否则,自己肯定不会想离开这个温暖舒服软软的“枕头”吧……

六咩咩
竹林名场面,不过不是唐耀和子菊...

竹林名场面,不过不是唐耀和子菊,依然是阴阳师和道长,不想画竹林了,有机会再补吧

竹林名场面,不过不是唐耀和子菊,依然是阴阳师和道长,不想画竹林了,有机会再补吧

极东床底侦测中心基地(官号)
匿名cn:苍蝇 是给@山楂 渣...

匿名cn:苍蝇

是给@山楂 渣渣渣渣渣 的文的配图

文案「  金枪鱼耀是这片海域的霸主。

  是的,霸主。

  年幼时当其他小金枪鱼都在玩耍时,它已经开始自己训练了。

  “该死的家伙们,”金枪鱼耀不屑的说,“只知道贪图享乐。”

  金枪鱼耀就是怀着这样自大的优越感,一步一步踏上了霸主的宝座。他自觉的认为没有人比得过他,他是天生的王者,是别人仰望却无法超越的存在。

  现在,他有了烦恼,就像所有权利巅峰的人都会拥有的烦恼一样,他缺一个伴侣。...

匿名cn:苍蝇

是给@山楂 渣渣渣渣渣 的文的配图

文案「  金枪鱼耀是这片海域的霸主。

  是的,霸主。

  年幼时当其他小金枪鱼都在玩耍时,它已经开始自己训练了。

  “该死的家伙们,”金枪鱼耀不屑的说,“只知道贪图享乐。”

  金枪鱼耀就是怀着这样自大的优越感,一步一步踏上了霸主的宝座。他自觉的认为没有人比得过他,他是天生的王者,是别人仰望却无法超越的存在。

  现在,他有了烦恼,就像所有权利巅峰的人都会拥有的烦恼一样,他缺一个伴侣。

  一个令他称心如意的伴侣。

  为此,他甚至想开一次愚蠢至极的舞会,他要像王子一样,挑选属于自己的仙度瑞拉。虽然他曾经一度鄙夷这种脑残童话,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开始期待了。

  当他像自己的亲信支支吾吾说出自己想法时,果不其然看到一向稳重的亲信露出被雷劈了一样的神情,虽然急于掩饰,但是他还是察觉到了。

  金枪鱼耀忍着内心的恼火,吩咐亲信去筹办舞会,自己则决定出去转转,也许说是微服私访更加恰当。

  “这迷人的珊瑚滩……”他感受温柔的海水从脸上划过,无比惬意的迷起眼睛,享受在自己国土上片刻的宁静。

  突然,一个小小的东西撞入了他的怀中,猝不及防的吓了他一大跳。

  金枪鱼耀不悦的睁眼,看到怀中竟然是只小章鱼。

  哦天哪,金枪鱼耀惊呆了,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仿佛被击中了,他看到怀里想小章鱼露出歉意笑容的那一刻,仿佛懂得了什么叫做爱神降临。

  堪称那些古典文学一样荒谬的东西,此时却在他身上发生了。

  “先,先生”章鱼眨着眼睛,不安的看着他,“原谅我的失礼,我是说,我不小心撞了你。”

  金枪鱼耀此时像一个坠入爱河的堕落鱼类,他自动把这只可爱的章鱼下巴挑起,柔情似水的轻启薄唇,“没关系的……”他顿了顿,像是没有看到章鱼眼里的惶恐,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叫什么名字?哦,章鱼菊啊,这简直像爱神赐予的名字一样,我是说,很好听……”

  “那么,”金枪鱼耀放开他,做了个优雅的单膝下跪,他发誓这个动作像古老壁画上位正义献身的英雄一样英勇动人,“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他这么说道。」

今天吃耀了么

#授权搬运

是看《中华丈夫》生出的脑洞

这个电影真的挺好看的,顺便还能补补极东双方的当地文化_(:з」∠)_

具体就是中方的丈夫和日方的妻子因为争议究竟是哪国武术文化强而打打杀杀的日常,还挺好玩的

【再提一下ooc问题,虽然老王确实很宠菊但是提及国家什么的应该也会很认真地怼回去吧,个人理解】

————————————

以上原话

❗️❗️❗️这里耀菊已结婚(按照《中华夫妇》的设定是夫妻)

作者【半次元】@创梦星魂

@时空王激推bot 

P2授权

下方带我CP@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授权搬运

是看《中华丈夫》生出的脑洞

这个电影真的挺好看的,顺便还能补补极东双方的当地文化_(:з」∠)_

具体就是中方的丈夫和日方的妻子因为争议究竟是哪国武术文化强而打打杀杀的日常,还挺好玩的

【再提一下ooc问题,虽然老王确实很宠菊但是提及国家什么的应该也会很认真地怼回去吧,个人理解】

————————————

以上原话

❗️❗️❗️这里耀菊已结婚(按照《中华夫妇》的设定是夫妻)

作者【半次元】@创梦星魂

@时空王激推bot 

P2授权

下方带我CP@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生冷食物

没人看系列

点图混合物

按顺序:

狼耀狐菊

毛绒绒

狐狸菊

没人看系列

点图混合物

按顺序:

狼耀狐菊

毛绒绒

狐狸菊

六咩咩
设定是阴阳师菊和道长耀,希望能...

设定是阴阳师菊和道长耀,希望能肝后续,大概

设定是阴阳师菊和道长耀,希望能肝后续,大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