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极乐迪斯科

68.9万浏览    4738参与
花旗参三两二钱

【哈金】心声【极乐迪斯科】

#很久之前随手写的小故事 随手发出来

#很可能会ooc


“金,你还记得我问过你那个问题吗?”

你记得金曾经给过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在这个时候你发现脑海中的答案渐渐模糊了。

“警探,要知道你总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在褴褛飞旋门口,我问你:你的脑子会不会有其他声音?”

“没有。”

金沉默了一会儿。“我当时说的应该是:大概没有。我不明白你所指的其他声音到底是......以怎样的形态出现。”

“有时回想起你的行为时,你的声音总是自动地播放出来。例如说那次卡拉OK。”

金解释了很多。你明白金并不是能一心多用的人,他在走神的时候,脚下的...

 

#很久之前随手写的小故事 随手发出来

#很可能会ooc

 

“金,你还记得我问过你那个问题吗?”

你记得金曾经给过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在这个时候你发现脑海中的答案渐渐模糊了。

“警探,要知道你总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在褴褛飞旋门口,我问你:你的脑子会不会有其他声音?”

“没有。”

金沉默了一会儿。“我当时说的应该是:大概没有。我不明白你所指的其他声音到底是......以怎样的形态出现。”

“有时回想起你的行为时,你的声音总是自动地播放出来。例如说那次卡拉OK。”

金解释了很多。你明白金并不是能一心多用的人,他在走神的时候,脚下的油门慢慢松开,汽车的引擎声降了下来,你似乎能看到尾气正在慢慢消失。

“快要迟到了。虽然是最后一天,但我不想给人留下傲慢的印象。”金回过神来,慢慢踩下油门提速,锐影又轻快地在路上跑了起来,就像它的名字一样。

 

 

其实锐影的前座很挤,你坐在副驾驶位上,能清楚看到金皱起眉头。金警督开始着急了。你不明白这种着急是源于迫不及待还是不耐烦。

今天是周日,也是属于57分局的金·曷成的最后一天。从明天起,41分局将正式接受金·曷成警官的编制,你和他会正式成为“最佳搭档”,就像的报道标题一样。

为了能在明天,周一上班时就将档案移交给41分局,金必须在今天回一趟57分局档案部,拿到自己的所有档案记录。

“我们为什么不在前两天,就是周五下班前去一趟档案部?”

“原本可以。我们原本可以的。周五的专访只到下午三点,如果你没有拉住记者,并额外赠送一段你建造迪斯科教堂的事迹的话,我们就能在下午五点前赶到57分局。”

“你甚至要求我也作为事件亲历者留下来,证明你所说的都是真的。”

他的语气里没有不满或者抱怨,像是早就预料到你会有扰乱计划的举动。

“这就是打卡制度!档案部的人只会翘着二郎腿,盯着办公室的挂钟,数着秒针指向12的刻度。他们平时能干什么?”

说完之后你开始后悔了,这番话这完全是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而你内心认为准点下班是基本权利。

轮胎与地面的嘶哑摩擦声响起,金紧急制动了车子。你首先看向了金,他眼睛直视着前方,并不是为了你那番愚蠢的话而生气。

 

有人拦车了。

他左手拿着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绿色玻璃酒瓶,里面的液体甚至混杂着漂浮的杂质。右手拿着一卷报纸,大概是他今天的床单。这个城市的流浪汉都这样做。流浪汉用力地踢了一脚右侧车门,差点把金踹了下来。

“嘿,这是我的地盘!”

你意识到这是一个失意又潦倒的醉汉的无能狂怒,不理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你看了一眼金警督,希望他能往后倒车,绕小路走的话还赶得上。

“警探,我们必须下车和他谈谈。”金仿佛听到了你的心声,但他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金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他这次很坚定。你没有细问,在警督下车之后立刻跟上他的脚步。

你开始疑神疑鬼,察觉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再说一遍,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没有允许你们的脚走在我的地盘上!”

流浪汉对于地盘很执着,就像是在这里撒了一圈尿的小狗。

“这里是36号大街,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走,每辆车都可以在上面经过。”金开始讲道理,充满了安抚的语气。

你拿出警官证,想以此震慑对方,也想在搭档面前证明自己是靠谱的。金摇了摇头。

“哦对,这可是两位警官呢。你们不是唯一从这条路经过的警官,有不少你们的人试图把我赶走。但我不会离开我的地盘。”

直走三个街区再右转就是57分局,目的地只剩一段距离,而你却被流浪汉和执意要下车谈判的搭档困在这里。

“听着,我不会要求你离开这里,我们只是单纯路过这里。”

“如果你不想被打扰的话,我保证回程的时候不会再经过这个地盘。”你补充了一句。

金站在你身边,他没有表示反对,反而向你靠近了。

“他手里有枪。”金稍微侧身到你背后,贴近耳旁轻声说。

你快速地打量着眼前的流浪汉,他穿着白色发灰的背心,下身是深蓝色发白的棉布短裤,脚下那双不属于他的皮鞋看起来挺新,但上面残留的鞋油表明这是从某个忘记关门的冒失鬼家借来的。

你的观察和你脑内的24个声音都告诉你,他身上没有地方可以藏枪。除了——

流浪汉打开报纸来回地翻找,包裹在其中的手枪掉在地上,只引起了你们这两位警官的注意。流浪汉要找报纸里找的东西,不是这把枪。

“41分局警探哈里·杜阿博,57分局警督金、曷成......”流浪汉勉强地读出这两行字,费力地将报纸头条的照片记在脑海里,随后抬头直视你和金的脸。你看出他想配对确认你们的身份,因为那张报纸上刊登的确实是你那篇夸夸其谈的文章。在记者为你拍照的时候,你的笑容甚至因为太过得意而看起来有点扭曲。

“你很骄傲,对吗?警察的工作就是把人赶来赶去,对吗?”在你下意识想要冲上去捡起地上的手枪时,你的身体没有跟上脑袋。与此同时,流浪汉顺利地捡起了手枪,对准了你的脑袋。

他很努力地控制着手枪,你能看到他咽了一下口水,说明他并没有用枪的经验,只是让自己看起来威风。

虽然错失了一次,但你还有机会。在靠近流浪汉的时候,他身上酒精的香气,没错是香气在攻击你的嗅觉,你突然很想喝一杯,但是这时候酒气突然刺激了你的神经,你突然想起:金怎么知道他有枪?

你不能直接冲上前去把这人按倒在地,也不能直接开枪射死他。你需要知道答案

“嘿!你说把人赶来赶去是什么意思!”你慢慢退下,开始询问细节。

“你们说得对,这里不是我的地盘。教堂!那个教堂才是我的地盘。从教堂建成的第一天……也许是第二天,我就住在那里。虽然也有奇怪的人影在晃荡,但是我们从来不会互相打扰。“

“之后就来了那群小孩和只会鼓捣机器的女人!我的天哪,他们成天什么也不做,就在那里放一些谁都不喜欢的音乐。不会真的有人喜欢吧?”

自尊心想让你为这些音乐辩驳,但你理性的大脑告诉你不要打断他。

“那些黑影都走了,我也必须得走了。那是最后一个欢迎我的地方。除此之外的所有街区,都有不同的人把我赶走。要不是我的同类们,要不就是你们的同伙。”

“我本以为像我这样的臭虫不会引起任何人关注,没想到这个地方连容纳臭虫的体量都丢掉了。”

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你知道他情绪开始失控了。“你建了俱乐部,抢走了我的地盘,现在还要找我拿什么?”

“我不知道那里有住人……”你试图辩解,但是你脑子并没有在搜索教堂里除了“蜘蛛”之外到底有什么人,而是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报道上加上这一段风光事迹

“够了。”流浪汉举起枪对准自己太阳穴,花了一点时间上膛。“你们总是会为自己找借口,将所有的过错推给无关紧要的人。”

这条小街道刮起了一股风,即使在这个初春,也显得有点格外的冷。你冷得汗毛竖起,但你认为这不是风的缘故。

流浪汉做了个假动作,他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将枪口指向了你。

骗子!你无法忍受任何人对你警探直觉的挑衅,虽然下意识地想要掏枪还击,但是你的身体本能地需要躲开攻击。在你向路边扑去的同时,你清晰地分辨出沉闷的倒地声,还有随之而来的枪响。

倒地声不是来自于你。你撞向了一堆集装箱,铁皮被你庞大的体型压出歪歪扭扭的形状。你意识到,这个声音属于在场的另外两个人。

在所有的可能性发生之前,金警督就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在流浪汉将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时,金警督就像隐形人一般接近了他。

他扑向持枪者,将他制服在地上。在危险靠近你的前一秒,金阻止了最坏后果的发生。

 

 

一道白色的气流从地面直达云端,是子弹击穿天空的痕迹。子弹飞到空中,下一秒竟炸裂成烟花,有着哗啦哗啦的悦耳声响。

从梦中回到现实,你被翻阅纸张的声音吵醒。在经历了一番努力撑开眼皮的操作后,你看到眼前的是白色的病床床单,在怀疑自己哪里受伤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醒了。”躺在病床上的是金,而你只是趴在他的床沿睡着了。

你想起了所有事情。金制服了流浪汉,倒地带来的冲击和争夺时的肢体冲击让金失去了意识。作为一名好搭档,你第一时间执意将他送来医院,可最后睡得最香的确实你自己。

“抱歉,我知道这时候我不应该睡……”你看了下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十五分。

“咳。”站在病床另一侧的女性试图引起你的注意。即使她穿着普通的衬衫牛仔裤,手中的公文箱上硕大的RCM警局标志也能看出她来自57分局。

“我打过你的电话。你车上的号码,打了好几次。后来有人接了,大概是你这位同伴吧。”她打量了你一眼,通过你的绿色外套和黄色长裤认出了你的身份。“他让我别等了,因为你们要去医院。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公文包。“你知道的,金,一名合格的档案管理员不能把档案取出又无故放回去。我不喜欢做事乱糟糟的样子。再说了,你这次不来拿文件的话,我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我整个下午都在加班,绝对拒绝有第二次。”

你的脑海浮现出一些画面,这位纠结的女性被你挂掉电话后,在办公室中来回踱步了五圈,回到座位垒好所有属于金·曷城的资料,然后仔细地放进公文包中,提着它走了三个街区来到医院。

看着她,你突然明白为什么57分局中会出现金这样的人。

 

“总之,这里是所有的资料了。虽然你头上裹着纱布,但还是请你用仅剩的理智确认一下并签收。”档案员将文件从公文箱中拿出,放到金的床沿。即使受了伤,金仍然很有礼貌地从病床上坐起来,试图向这位老同事表示敬意。

只不过在他勉强撑起身子的时候,床边的文件因为病床的抖动全掉在地上。

 

只差一秒,你就可以接住掉落的文件。轻薄的纸张从文件袋中飘出,散落在地上。看着掉在地上的文件,你的第一想法不是要将它们整齐地收好。

内心嘶吼着的声音在驱使着你:捡起来看!你会想知道一切的!

它没有说更多,但你知道答案在哪里。你鬼使神差地蹲下,从一张张布满手写字的文件中找出了最重要的那一页,它是金的履历表,记录着这位警官的每一次的重大调动。

 

「金·曷城,加入RCM……专职参与调查少年犯罪生涯工作。」

「金·曷城,在进行了九个月的弹珠训练后,成功侦破一起重案,并加入罪案组。」

「金·曷城,将于本月获得最佳警督勋章。这是他第四次得此殊荣。」

…………

最后一条记录是在两周前写下的。

「金·曷城,主动申请加入41分局的联合调查。」

 

“金,我们不是因为……那个无聊的警察对决才要分到一起的吗?”你放下文件看向警督,却发现他的视线一直在你身上,似乎是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等你问出这个问题。

“那是其中一个原因。”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另一个原因……就是关于你说的那个‘声音’。”

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就像是小孩子小心翼翼地向成年人确认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圣诞老人一样。这时候,你必须鼓励他说下去。

“我知道,是十几二十个小人在你脑子里开会的感觉?”

“噢。”金轻轻扶了一下眼镜,有点吃惊。“很高兴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丰富体验。但是我只能听到一个声音。”

“当时我对于案子的认知只有吊人那张不堪入目的照片和你的名字,但从这些信息中,我感受到这将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选择。就在下一秒,脑海里的声音说:如果不想收拾烂摊子,那就别去;如果不想陷入危险,那就别去;如果不想死,那就别去。但是,如果不想后悔,那就去吧。”

“后来的事情,就是我们所经历的。不过你的心路历程会比我更漫长吧,大概。”

“不过,我也没想过他们会在档案上这样写。如果57分局认为一个警官没有三番四次地拒绝调查一件腐臭尸体案就等于'主动申请'的话,那就这样吧。”

金说完了,你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因为他很少会谈论自己。“你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噢,我以为你很在意这个‘声音’。毕竟你一直反复地问。”金有点吃力地抬起手,调整了一下头上包裹的纱布,“更重要的是,在车上,我又一次听到了心里的提示。”

“它告诉你流浪汉身上有枪吗?”

金轻轻地笑了。“不会有醉酒的人还能那么用力地握着一张报纸,里面肯定藏着什么。虽然明天开始我就不负责这个片区了,但我可不想让一个可疑的流浪汉继续乱逛。”

“我只是怕了。也许我怕自己会后悔。每次枪战都让我们失去太多了。”金仍然在意在马丁内斯的交火中死去的六个人,但他更在意的,是你意识涣散、濒临死亡的两个夜晚。

 

紧接着他突然反应过来,“噢,所以这是能感应到的事情?”他的语气里有些失落,原来在伊苏林迪竹节虫之外,还有他从未认知过的世界。

没有等你作答,金的眼神悄悄游离了,开始自言自语:“只有这一句话。我的心声,只有这一句话啊。”你看到他嘴唇微张想继续说下去,却欲言又止。

“但是这就足够了。”他还是补充了一句。

 

你想起那个酒醒的清晨,你站在褴褛飞旋的楼梯上,只是见到他的第一眼,就不由自主知道他会拼尽全力拯救你。

当时的你并没有细想,只当做这是脑子里24种人格随意碰撞的结果。现在你明白了,这不仅是你的直觉,也是他心声的指引,是他在知道所有困扰、麻烦甚至生命危险的前提下,仍然做出的选择。

——也是你们共有的连接。

你产生了新的认知。所有骰子产生的随机数,所有判定的成功与失败,所有你认为的偶然,原来早已在命运的交织中有所注定。

 

你弯下腰,尽可能地将文件一张不漏地收集起来,仔细地将文件叠好,轻轻放在金的手上——尽管整理和收纳的举动一点都不迪斯科,但你还是想这样做。

“警督,欢迎加入41分局。”这就是你唯一想说的话。

 

 

 

 

 

 

 

 

 

S  U  A  N
2022下半年全用来搞同人了,...

2022下半年全用来搞同人了,怎么回事

2022下半年全用来搞同人了,怎么回事

西风
上了半天色结果发现白着好像更好...

上了半天色结果发现白着好像更好看┐(´ー`)┌

上了半天色结果发现白着好像更好看┐(´ー`)┌

visiom
马丁内斯炮弹国王坤诺

马丁内斯炮弹国王坤诺

马丁内斯炮弹国王坤诺

空鸣蜩

最早发在微博的,哔站投不上,后来号炸了两次,现在这个号也投不上去了,在这边试试(

最早发在微博的,哔站投不上,后来号炸了两次,现在这个号也投不上去了,在这边试试(

モルテーノ
  发发稿子   好伤……

  发发稿子

  好伤……

  发发稿子

  好伤……

霓吃了吗

  参考自同名专辑封面(P3) 想画他们仨很久了!

  参考自同名专辑封面(P3) 想画他们仨很久了!

目間洲.
  很奇怪,玩这个游戏喜欢的全...

  很奇怪,玩这个游戏喜欢的全是NPC,于是挑了印象最深的的来写

  很奇怪,玩这个游戏喜欢的全是NPC,于是挑了印象最深的的来写

烛鲤

今天带金吃什么?(番外2)

摘要:初尝小香彪(。)


对不起没忍住又搞了。。是【金哈里】(顺序有意义),轻微dom/sub(金是dom),不辣,傻不拉几的,本来只是找个借口do但后面感情变得有点复杂,有彪朵提及。不过,写都写了!请! 


51年10月30日


电灯开关 - 咔哒。


 - 再试一次。


电灯开关 - 咔哒咔哒。


五感发达(视觉)- 窗外的天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而你的电灯失灵了。


逻辑思维【成功】 - 你忘了交这个月的电...

摘要:初尝小香彪(。)


对不起没忍住又搞了。。是【金哈里】(顺序有意义),轻微dom/sub(金是dom),不辣,傻不拉几的,本来只是找个借口do但后面感情变得有点复杂,有彪朵提及。不过,写都写了!请! 


51年10月30日


电灯开关 - 咔哒。

 

 - 再试一次。

 

电灯开关 - 咔哒咔哒。

 

五感发达(视觉)- 窗外的天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而你的电灯失灵了。

 

逻辑思维【成功】 - 你忘了交这个月的电费。就像你进不去褴褛飞旋的客房一样,没有钱一切都白搭

 

 - 太不合理了。这不符合康米主义……

 

平心定气【失败】-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金!金现在就在你的沙发上坐着!这是你们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在你的公寓里约会。虽然金之前也会来你的公寓,和你玩桌游,但这次不一样。你计划着和之前一样邀请他共进晚餐,再邀请他玩桌游,再自然而然地干点别的什么……但是操,搞砸了。

 

通情达理【成功】- 金早就明白发生什么了。他饶有兴致地盯了你很久,等着看你什么时候承认停电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 “嘿……”你转过头去,尴尬地冲金眨巴着眼睛,“呃,停电了。看来我忘了交电费。”

 

金·曷城 - “看来是的。”他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天太黑了,我看不清……你知道的。我们没办法玩桌游了。”

 

坚忍不拔【失败】- 计划出错。他要走了别让他走别让他走别让他走别让他走……

 

内陆帝国【成功】 - 还记得上一次你交不起电费时发生了什么吗?你将再次心碎。

 

食髓知味【成功】- 兄弟,咱们得重新开始喝酒了。

 

 - 你的手心开始疯狂出汗。“等一下——”

 

金·曷城 - “有应急灯吗?”

 

故弄玄虚 - 心软的神明降下了恩惠。但是恰好——

 

你 - “我没有!”你听起来快哭了。

 

金·曷城 - “蜡烛也可以。”他偏了偏头。

 

反应速度【成功】- 啊,啊!蜡烛,这个你有。太好了,这个你有。

 

同舟共济【成功】- 他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 你立即对家里的所有容器执行加姆洛克开箱步,终于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两根细细的红色蜡烛。“在这儿!”你兴奋地朝金挥舞着自己的战利品。

 

金·曷城 - “……原来41分局的习惯在哪都一样啊。”屋子里被你翻得像案发现场一样。警督微微皱眉。

 

金·曷城 - 他接过你手中的蜡烛,从怀里掏出打火机,点燃。暖黄色的烛光在房间里晕染开。

 

五感发达(嗅觉)- 空气中弥漫着石蜡的气味,让你感觉有些怀念。

 

金·曷城 - 警督倾斜蜡烛,让蜡油滴在你们刚刚吃完的罐头瓶盖上。红色的蜡油渐渐聚集成一滩,像是未凝固的琥珀。警督把蜡烛的底部压在那滩蜡油上,直到蜡油在空气中凝固。

 

能工巧匠【成功】- 蜡烛现在稳稳地立在罐头瓶上燃烧着。朴素而又实用的烛台。

 

金·曷城 - 警督把两根蜡烛依次立好。他转向你,两束橙黄色的火焰在他的镜片上跳动着。“现在好多了,但……”他随意向蜡烛挥了挥手,“蜡烛还是不够亮。我还是看不清桌游的。”

 

通情达理【成功】- 现在他舒适地靠在沙发靠背上。刚才的话并不是在抱怨。

 

博学多闻【成功】- 蜡烛的火焰分为三层:焰心、内焰和外焰。焰心呈深蓝色,温度最低,一般在250-300摄氏度。蛋白质会在44摄氏度变性。人体升温所要吸收的热量取决于人体的比热容及时间。你目前无法控制你的比热容,但可以控制时间。

 

 - 我为什么需要知道这些?

 

故弄玄虚【成功】- 当然是要用你的手指为警督表演一场魔术!!

 

 - 你伸出一根食指。“金,看这个!”

 

眼明手巧【成功】- 在金抬抬眉毛示意准备好之后,你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蜡烛上。你眯起一只眼睛,紧张地把手指对准蜡烛焰心的边缘,飞快地穿过火焰。哇,只用了0.1秒!

 

钢筋铁骨【成功】- 完全没有被烧伤!不可思议的胜利!多么英勇,你就是现实版来自赫姆达尔的男人

 

金·曷城 - 警督半张着嘴。“酷。”

 

 - “你真的觉得酷?”

 

金·曷城 - “……我四十年前觉得酷。”

 

能说会道【成功】- 意思是小孩子的把戏。不过他没有说谎,他当时确实觉得酷。

 

金·曷城 - 金摘下眼镜,用手帕轻轻地擦拭着。“我们小的时候,加姆洛克经常停电。08年到19年,那个被称为地狱的时代……”他看向你的眼睛。

 

内陆帝国【失败】- 完全没印象。你的童年回忆太模糊了。

 

金·曷城 - 没有得到你的回应,他把头转了回去。“停电挺让人懊恼的,不是吗?但小孩子只会觉得好玩。停电时孤儿院会暂停一切集体活动,放孩子们自己去玩。大厅里点起两排蜡烛,烛光摇曳着,像天上的星光闪烁。我们那时甚至觉得这就是天堂……”

 

同舟共济【成功】- 四十年前,内向的金会躲在角落,对着被烛光照亮的白墙研究手影。渐渐地,一些孩子会被吸引过来——第一个当然就是安娜。金的手影收获了很多崇拜的目光。孩子们围坐在一起,用手影讲故事。

 

一个还未遭受欺凌和歧视的幼小的金。这是他珍贵的快乐回忆。

 

 - “金,你看!”你弯曲两手的手掌,手心朝内合在一起。烛光把阴影投在墙壁上。“这是你。”

 

金·曷城 - “什么?”

 

 - “肺啊!发光的肺!”你晃了晃手影以示强调。

 

金·曷城 - “哦,拜托……”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歪起头思考了几秒,接着握紧拳头,把另一只手包裹其上。“这是你。”

 

标新立异【成功】- “迪斯科灯球?”

 

金·曷城 - “没错。”他微微岔开交叠的手指,烛光从指缝的间隙投射出来,像是迪斯科灯球的反光一般。

 

 - “我还会这个。”你用一只手做出“4”的手势,指尖并拢横放;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从横放的“4”上冒出。“这是羊。咩咩咩。”

 

金·曷城 - 他猛地拍击手掌,烛光不规律地颤抖起来,像是反派即将出场时的打光。他把手心相贴,两手拇指交叉在上方“这是狼。”他刻意把手和烛光贴得很近,这头狼看起来无比巨大。

 

 - “啊,不要吃掉我……”你像羊一样发出软绵绵的声音,而那头狼已经张大了比羊头还大的嘴巴。

 

金·曷城 - “如果我想呢?”

 

食髓知味 - 嗯?

 

逻辑思维【失败】 - “你终于暴露你是食人魔了!”

 

金·曷城 - “哈里。”墙上的狼不见了。金用一只手抚上你的肩膀,接着是另一只。他跨坐在你的大腿上,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眼睛凝视着你。

 

金·曷城 -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他的双手从你的肩上滑到肱二头肌,肆意地揉捏起来。

 

食髓知味【成功】- 这回你总该听明白了吧?他想要你,你个白痴。说实话烛光一亮起来屋子里就暧昧得不清不楚的,你之前都在干嘛?你五岁吗?

 

 - “你真的很喜欢这里,是吧?”你看着被金揉来揉去的肱二头肌,“所以在马丁内斯的时候,你才会那么激动地提到我的二头肌围度?”

 

金·曷城 - “只是印证了我的推理——你曾经是体育老师这件事。”他发出一声轻笑,“不过我很开心它们现在属于我了。”

 

金·曷城 - “我想要,哈里。我一直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我已经等了一个星期了。”他把两根手指按在你的颈动脉上,感受着它的搏动。

 

坚忍不拔【成功】- 心率很稳定。毕竟你们亲亲抱抱一个星期了,这种程度不算什么。该干嘛干嘛去吧。

 

食髓知味【成功】- 该了!


(后面发不出来了(。)请移步嗷3,39145407





黄房子

[授翻]The Long View Down 长目漫漫 Chapter4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