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极光

10.9万浏览    2943参与
🍑Yimi🎨

所有的快乐和好运都在来的路上

所有的快乐和好运都在来的路上

🍑Yimi🎨

心怀善意充满阳光,用余生去感受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心怀善意充满阳光,用余生去感受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黎
请 问 我 的 x p 是 ?...

请 问 我 的 x p 是 ?


部分图片是网图,侵删

请 问 我 的 x p 是 ?


部分图片是网图,侵删

丁达尔效应

“等极光再次亮起时,上校就回来了”

B站纪录片中的极光截屏☄☄

“等极光再次亮起时,上校就回来了”

B站纪录片中的极光截屏☄☄

妞妞

极光疯狂扒黑料(又是奇奇怪怪的ooc)小声bb:鬼知道我为什么要招募一个万物之王(彩蛋是……你猜)

极光疯狂扒黑料(又是奇奇怪怪的ooc)小声bb:鬼知道我为什么要招募一个万物之王(彩蛋是……你猜)

空青ki
【明日方舟干员模组一览】极光...

【明日方舟干员模组一览】极光

盾用摄制模块

基础信息:

麦麦,照片我收到了,谢谢你。极光很美,很……震撼,抱歉我找不到更好的词汇了。我还看了你传回罗德岛的其他资料,那朵黄色的小花,我没有想到极北的冰漠上居然能生长出那么美的花!真不可思议。
“以辅助勘察员的身份加入接下来的科考计划”,我认真考虑了你的提议,并不是考虑“去”或者“不去”——虽然现阶段我还得留在本舰接受矿石病的治疗,而是我去了能帮到什么。听梅尔说过,在极寒条件下,龙腾无人机组的稳定性会受到影响,我在铸铁城理工大学就读期间辅修过科研摄制,所以我尝试在自己的盾牌上加装了一组摄制模块,让它能承担一定程度的拍摄与资料存储任务。比起无人机......

【明日方舟干员模组一览】极光

盾用摄制模块

基础信息:

麦麦,照片我收到了,谢谢你。极光很美,很……震撼,抱歉我找不到更好的词汇了。我还看了你传回罗德岛的其他资料,那朵黄色的小花,我没有想到极北的冰漠上居然能生长出那么美的花!真不可思议。
“以辅助勘察员的身份加入接下来的科考计划”,我认真考虑了你的提议,并不是考虑“去”或者“不去”——虽然现阶段我还得留在本舰接受矿石病的治疗,而是我去了能帮到什么。听梅尔说过,在极寒条件下,龙腾无人机组的稳定性会受到影响,我在铸铁城理工大学就读期间辅修过科研摄制,所以我尝试在自己的盾牌上加装了一组摄制模块,让它能承担一定程度的拍摄与资料存储任务。比起无人机的话,我带着盾牌,应该能去到一些更特殊的地形,而且有它作为基础防护工事,稳定性的问题也能够解决。
……
麦麦,我由衷地敬佩你,在大家对于遥远之地仅有贫瘠的想象时,你已然深入其中,领略迷人的风光,感知生命的脉搏。我曾跟随科考团在北地冰原看见过极光,也正是那次,我修习到了人生的重要一课:不是每个地方都有谢拉格那样的雪山,都有耶拉冈德的庇佑,可每个地方都有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美丽,黑流树海、环山平原……这种极致的景象其实和神灵无关,它们本就是泰拉的一部分。我忍不住地想,对这片大地,我们的所知所闻所为所信,到底有多么浅陋和狭隘。
我无比想要再去看极光,去看冰漠,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仅仅是“想要去看”。银灰老爷说得对,想要保护谢拉格的话,就必须知道我们身处的,到底是怎样的天地。
只有勇敢地向前探索,才能更好地守护我们身后的家园。而且,我有种预感,冰漠、极地,这些埋藏着秘密的遥远之地,早已被许多双眼睛注视着……
所以,麦麦,等我准备好了,我一定会向博士提交申请的。
……
我的饭量……有点大,觉也比较多,不过请放心,工作的时候我会很认真,一定可以帮到你。

——摘自干员极光发给干员麦哲伦的通讯记录

妞妞

因绿总发怂蓝夹子音引发的血案,别问我为什么少一部分,问就是绿总刷屏(本篇为真人演绎的娱乐,勿上升于真人)(也不算是演戏,这也确实是我们聊天的状态)(我还打算出一个这个的专辑)(回礼后续)

因绿总发怂蓝夹子音引发的血案,别问我为什么少一部分,问就是绿总刷屏(本篇为真人演绎的娱乐,勿上升于真人)(也不算是演戏,这也确实是我们聊天的状态)(我还打算出一个这个的专辑)(回礼后续)

退屈
清稿,仅做展示,勿用

清稿,仅做展示,勿用

清稿,仅做展示,勿用

末辞
宇宙从来不失约任何秘密悸动和浪...

宇宙从来不失约任何秘密悸动和浪漫苛求。

宇宙从来不失约任何秘密悸动和浪漫苛求。

拾一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

一点给方舟三周年的礼物,文笔不好见谅。:)(私心加了极光的tag,占tag抱歉)


从石棺中醒来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三年了,三年里,罗德岛这座巨大的精密机器运作良好有不小的力量出自博士,干员们经常可以看到她在深夜批改文件,或是布局谋划,加班到凌晨也能看见办公室的灯光,她是罗德岛上最后一个入眠的人,也是睡眠最少的那一个人。有的时候,你会看见一个瘦弱的背影,在洗手池台边弯着腰,往自己脸上泼冷水,你会看到她桌子上有两个杯子,其中一个里面一直是黑乎乎的咖啡液,你会看到她是被医疗干员念叨地最多的人,她的身体检查报告往往非常糟糕。

她就像是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一样,不停地压榨自己,强迫自己的大脑做出理智、正...

一点给方舟三周年的礼物,文笔不好见谅。:)(私心加了极光的tag,占tag抱歉)


从石棺中醒来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三年了,三年里,罗德岛这座巨大的精密机器运作良好有不小的力量出自博士,干员们经常可以看到她在深夜批改文件,或是布局谋划,加班到凌晨也能看见办公室的灯光,她是罗德岛上最后一个入眠的人,也是睡眠最少的那一个人。有的时候,你会看见一个瘦弱的背影,在洗手池台边弯着腰,往自己脸上泼冷水,你会看到她桌子上有两个杯子,其中一个里面一直是黑乎乎的咖啡液,你会看到她是被医疗干员念叨地最多的人,她的身体检查报告往往非常糟糕。

她就像是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一样,不停地压榨自己,强迫自己的大脑做出理智、正确的决定,她在透支她本就脆弱的身躯,她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在赎罪,对一个虚无的对象赎罪,那甚至不是一个个体,没有具体的存在。

她觉得她的失忆是一种罪孽。

 

春夏交接之际,贫瘠的这片大地上还是会飘着花香,即便是只有脆弱的细枝的点地梅,也会在荒漠带着些许黄土的风的照拂下,慢慢地展开丝绢般白嫩的花瓣。罗德岛紧凑的工作在这时短暂地进行喘息,莱娜的花房里充满了花香和干员们交谈的欢声笑语,酒吧里龙舌兰的调酒大受欢迎,厨房里偶尔光顾一下罗德岛的老鲤被小刻和一众喜爱食物的干员们围得水泄不通,棘刺显然又把实验室炸了,看他比平时更加凌乱的头发,以及他背后的,额,m3,就知道啦,看来某人又要赔钱啦,柏喙小姐和梓兰似乎正在讨论服装,看来她们都对一种面料赞不绝口,下次一定去问问!干员休息室里,精英干员们似乎在秘密谋划着什么,神色凝重,诶?突然笑了,哇,好吓人,好吓人。闲逛部拿着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些美好时刻。

 

而与此同时,博士的办公室里,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博士,文件放在这里了,那我就先走了?”阿米娅乖巧地轻声说道,“您没事吧?您的脸色不太好,需不需要……”“不用!完全不用!”博士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于激烈,又补了一句,“你看,被凯尔希,芙蓉她们知道,我就,对吧?”小兔子对于博士的拜托完全没有抵抗力,“那,真的要注意好身体哦!”关上办公室的门,阿米娅靠在走廊的墙上,垂下了耳朵,博士这几天的身体数据其实还算健康,当然,是和她之前比起来,可是,不能说吗?博士的心事,她想自己解决吗?阿米娅有些无措,她相信博士不说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而且如果是博士的话,一定能处理好的,但她还是担心,她感受到的博士的情绪是混乱的,沉重的,还有浓浓的自责。她轻轻地摸了摸博士给她的外套,“好!那就以我的方式来!”走廊上,一个卡特斯小姑娘抖了抖耳朵,又一次迈开步伐。

 

办公室里,博士低下了头,关上了终端,拉上了窗帘,她突然感到深深的无力向她袭来,这很正常,这几天的工作效率低的离谱,勉勉强强完成工作之后,倒在沙发上,堪堪闭上双眼,却怎么也无法进入那个梦中的世界,能忘却一切的世界,没有病痛,没有纠纷,没有苦难的那个世界,不存在的那个世界。

她想逃离,却又不敢逃离,从石棺里将她救出来时,有多少干员因此受伤,甚至丢了性命,大家毫不怀疑地执行她的命令,她的计划时,又有多少干员因此受伤,甚至失去性命,她的布局谋划,救了多少人,又将谁遗漏,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每一个决策,能拯救多少人,有将谁置于死地,在她躺在石棺中时,又少救了多少人,她不敢想。

一闭上双眼,眼前浮现的都是他们的身影。

Ace,坏汤姆,克格,硬砖,木勺,十七,铜鼻子,青豆,阴云,密语,沙洗,紫焰,龋牙,Scout,姆拉姆,酒莓软芯,斯林珂,米米,雷发,索拉娜,小玛丽,图钉,淤兰,结音,普特尔,长蝎,安托,Outcast,碧银,水樱,猎弓,剃须刀,黑针,大软手,香辣吉米,歪耳,怒鸣,稚日,马尔科·史密斯,凋落差,安东尼奥·丽萨,野烬,卉,靛玉,霜星。

她不敢再一次忘记,她也不能忘记,他们在这片充满磨难的大地上播撒名为希望的种子,他们燃尽自己的生命,只是为了贯彻自己的信念,拯救更多的人。他们都是伟人。而现在,因为失忆,她甚至不能想起他们生前与她说过的话,他们的性格,他们的喜好,他们的习惯,他们所留在这片大地上的一切,都随着身躯的溃散而消失了,感染者,甚至不能在这片大地上留下痕迹,与他们的记忆可能是最后一份见证。

而现在,她只能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故事残缺了。她的肩上理应背负逝去那些人,而她现在自说自话的扔下了,她迷茫,矛盾,不知所措。

只因为,她的失忆。

 

阿米娅在办公室奋笔疾书,埋头苦干,两只耳朵向前倾,“然后就是,最后一步!好啦!发送!”各个部门的终端同时响起,收到了阿米娅的文件,题为《关于针对近期罗德岛制药医疗公司指挥人员出现的情绪及健康问题产生的不利影响所制定的作战计划》,还附赠了一条“请各部门负责人于4月25日(本日)到会议室集合。”的消息。

“啊!这标题看着就头疼,还要开会,我不想去啊啊啊啊!”伊桑仰天怒吼,史尔特尔还是吃着冰激凌,“诶?我我我不太敢!”狮蝎慢慢地消失在房间里,“唔,我如果去的话,不少人得担心他们的钱包喔?”暗锁甩着手里的钩子说道,“而且开会真的无聊啊。”“那么克洛丝,诶?”伊桑回头一看,“啊,还在睡觉啊。”没辙了,伊桑拍了拍脑袋,毕竟标题里有“指挥人员”那就约等于博士。“行,那我去!”他壮士一般地拉开了门。“一路走好!”“回来记得告诉我们什么事!”

“所以说!不去的人不要这么理所当然啊!还有!克洛丝你装睡!”伊桑代表闲逛部前往会议室。与此同时,其他部门的干员也向着约定之地。

看来是有大事要发生。

 

15:00 晴 能见度高 罗德岛本舰 会议室

阿米娅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在办公室内发生的事,“博士近期的精神状态我十分担心,各位有什么线索,或者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小兔子双手撑着会议长桌,整个人向前倾,严肃地盯着各位干员,但沉思着的各位并没有非常确切的回复。

“稍微旷了半个小时的工?”

“不小心把水洒在文件上?”

“哦,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我上次不小心把博士的水杯打碎了一个。”

“报告里错的字有点多?”

“把博士拉过去抽血?”

天哪。博士,太难了。

“各位!”卡特斯清了清嗓子,“我想博士不会因为这些小事生气,而且,她的情绪,”小兔子的耳朵又垂下来了,会议室里的各位安静地看着卡特斯,“她的情绪很沉重,我不是很能表达,但她的自责快要溢出来了。”就像是洁白的裙子被泼上了厚重显眼的红色油漆,就像是白色的宣纸布满浓厚的黑墨点,就像是坠入深海的人,无法呼吸,只能看着眼前的光明离自己慢慢远去,身躯逐渐逝去力量,缓缓坠入那无尽的深渊。

“可能,我们不能直接帮助到博士,所以,我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帮助她吧!”小兔子很快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面向长会议桌前的各位。“请大家看文件的第8页第一项……”

 

时间飞快流逝,远远看去,夕阳已在甲板上映出一片金黄。博士缩在角落里,若是有谁现在推门进来,只能看见角落里的一团黑色。为什么会流泪呢?为什么,停不下来呢?我,有这个资格哭泣吗?不对,不对,现在应该振作起来啊!应该工作,让工作填满时间就不用去想这些了,可是,为什么,连站起来,我都做不到?

她几近歇斯底里。

一直到阳光完全消失在地平线,她才勉强直起身子,扶着柜子,颤抖着给自己推进一支理智剂,一支镇静剂。缓下来了,她这样想,晚饭就不吃了吧,反正还有能量棒,不怕饿着,要赶紧处理今天的工作了。之后的一周里,许多人都向她投来担心的目光,报以担心的话语,甚至还有想直接把她拖进医务室的,但医疗部就算将她检查三遍也只能得出“请早点休息,按时吃饭,不要过多使用理智剂”这样的话,根本没能解决问题。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几天,博士以为自己快要习惯这些情绪和想法了。可是在这周的最后一场剿灭作战里,干员极光被一支流羽射中,如果不是她眼疾手快,拿盾阻挡了一下,那么恐怕她的小腿会出现更加严重的伤口,甚至会伤到骨头。

医疗室里,消毒水的味道混合着血液的铁锈气,“对不起。我,我不该的,你已经战斗了很久了,我不应该,对不起,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极光被几乎是跪下来的博士吓了一跳,“完全没关系的!博士!战斗时再怎么防护也总会受伤的!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完全没关系!”极光也结结巴巴地解释着,但显然她没能劝好博士。她回去的步伐仍然是虚浮的。

 

5月1日 8:00 晴 能见度高 罗德岛本舰

博士迈着沉重的步伐踏进作战间,今天是新的一月开始的一天,现在要安排接下来一个月的计划。她有预感,繁忙的工作会塞满她的脑子,这样也好,这样,很好。

可令她几近哭出来的不是成山堆积的工作,不是任何一件令人感到沮丧的事物——作战间里空无一人,连灯都没开,巨大的显示终端上播放着一段视频。一幕幕,是大家的日常生活,是有趣的生活琐碎,是她和干员们的共同回忆,一看就知道是闲逛部出品,估计卡达也去帮忙了吧。

视频结束,灯亮了,博士看见桌上有一叠信,打开最上面的一封,信里写着:

“博士,今天就短暂地,休息一下吧?拿起这些信,他们出自罗德岛的干员,我们的朋友。现在,到甲板来吧?我想路径您已经熟知。——阿米娅”

显然博士已经猜到,那个可爱的卡特斯女孩会做什么,但当她真正感受到第一缕来自今天的阳光时,看到眼前的一切的那一刻,她哭了。

数百人,能到岛上的都在。他们面前还有摆放着各种你能在这片大地上看到的甜品的长桌,从仙人掌水果塔到五仁月饼,从小刻最爱的蜜饼到维多利亚的奶油蛋糕,从折耳根柠檬茶(这东西是怎么混进来的?)到高卢小圆饼,大家就像是搜刮了这片大地上的所有甜品店,大家将手中的彩带、花瓣扔向天空,那是人造的浪漫,阿米娅走上前:

“博士!今天离您在切尔诺伯格醒来已经有三年了,感谢您一路走来对我们的陪伴和帮助,我是多么欣喜,当我看到您带领干员们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帮助一个又一个人,无论他的种族,无论他是否是感染者,无论他的地位。或许我们会迷茫,或许事情不会朝着我们预期的方向发展,或许我们会失去。但我们有着自己的理想,我们有着必须前行的理由,有着肩负的使命。失去的人不会再回来,失去的任何事物,都不会再回来,但请不要忘记,精神常在,意志永存。”

“未来的路还很漫长,所以,我们一起走吧!”

“好。”

“谢谢你,小兔子。”

“博士不要再摸我的头啦!会长不高的!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你当然不是啦!”博士笑了,像一个孩子那样,开心地笑了。

“那么,就久违的乱来一次吧!”

萨科塔们对甜食们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连十分讨厌甜品的芳汀,也勉强来了一口仙人掌水果塔,或许味道令人意料之外的不错?德克萨斯今天吃的Pocky可以抵得上博士一个月的量了,可颂左手拿着一个抹着果酱的可颂,右手拿着一个夹着牛肉的可颂,唔,她看上去有些纠结哦?奶酪火锅的人气不减,极光的身边不仅有谢拉格的本地人,还有不少小馋猫们,似乎今天医生们已经忘记了她们的本职工作,大家放肆的享受着这为数不多的甜食狂欢。

只是今天一天,放松一下又有什么要紧呢?

 

博士离开了众人喧嚣的地方,她默默地到一旁拆开了信件。

“博士,请您放心,我们都是方舟的战士!”

“博士,不要太苛责自己,放轻松,深呼吸。”

“老板,太难受的话,不如找我,我给你开几支药,诶,别误会,我绝对不是想实验。”

“Leader,来拉特兰拆几座塔会不会让你好受点?”

“博士,奶酪火锅应有尽有!”

“博士,睡一觉,醒来之后就没有烦恼啦!”

“博士,不要忘记向前走。”

“你们,真是,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呢?”博士摘下了兜帽,快要入夏了,带着一丝咸味的风拂过她仍旧苍白的面庞,晶莹的泪滴滑落,但是,她笑了,真诚的,高兴的,感动的,五味杂陈,却十分轻松,像她来时一样。

 

“没事的,阿米娅,一会儿就好啦!”


我们在成长的同时,也会有许多失去,不要害怕,努力向前吧!

泰拉大地上,我们亦在前行。




wwwwwww每次打开明日方舟还是会被那一声声Arknights感动。

uni_琼灵灵灵灵
画了小黄(小黄是谁啦)

画了小黄(小黄是谁啦)

画了小黄(小黄是谁啦)

多宝之鱼🐠
【夹杂私货烂梗注意】 虽然说明...

【夹杂私货烂梗注意】

虽然说明面上没有什么,但实际上是因为啥大家懂的都懂

【夹杂私货烂梗注意】

虽然说明面上没有什么,但实际上是因为啥大家懂的都懂

夏狸&

颜冰极光之旅(五一特别篇)

此文虚设背景,不走剧情,纯粹是五一特别篇章嗷


  “阿冰~~”

  诺大的冰晶宫里,颜爵摇着他那把不离身的折扇,语气拉的长长的:“好不好嘛阿冰~~”

  “颜爵,你要做什么?”

  王座上的冰公主一脸高冷,手中的那枚冰锥十分抢眼,像是随时要刺向那个笑得一脸荡漾的人。

  “哎呀阿冰,你看,整日待在这仙境,你也待腻味了吧?”

  话音刚落,颜爵一下子出现在王座旁边,合上的折扇挑起了冰公主的一缕银发:“我有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可以让阿冰你做些有趣的事,不知阿冰可否...

此文虚设背景,不走剧情,纯粹是五一特别篇章嗷


  “阿冰~~”

  诺大的冰晶宫里,颜爵摇着他那把不离身的折扇,语气拉的长长的:“好不好嘛阿冰~~”

  “颜爵,你要做什么?”

  王座上的冰公主一脸高冷,手中的那枚冰锥十分抢眼,像是随时要刺向那个笑得一脸荡漾的人。

  “哎呀阿冰,你看,整日待在这仙境,你也待腻味了吧?”

  话音刚落,颜爵一下子出现在王座旁边,合上的折扇挑起了冰公主的一缕银发:“我有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可以让阿冰你做些有趣的事,不知阿冰可否感兴趣呢?”

  “冰锥术!”

  “有话好好说,不要碰我!”

  “阿冰你还是这副样子。”颜爵笑的漫不经心:“不过我知道,你也想做些有趣的事。”

  “我要说的,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颜爵,你想尝尝被冰封的滋味吗?”冰公主的手中,冰锥逐渐成形,,

  “好好好,我说,我说,可千万不要冰封我啊!”

  颜爵连连摆手,笑话,他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让自己被冰封的。

  “阿冰你看,这仙境我们待了这么久,这里哪出风景我们没见过?可人类世界不一样啊!”

  颜爵循循诱导道:“人类世界是逐渐发展变化的,那风景也是与时俱变的,所以啊,不如,我们去人类世界参观参观,如何呀?”

  去人类世界?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可是,,,”

  冰公主皱了皱眉:“颜爵,你知道的,现在人类世界和仙境互不干扰,我们不能随意进入人类世界,你身为灵犀阁的司仪,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我知道啊,所以我们悄悄地去,没人会知道的,放心吧!”颜爵的语气十分肯定,毕竟,他才不会让一些大灯泡影响他和阿冰的交流。

  “那我们何时动身?”

  呵~

颜爵轻笑,趁冰公主不备,一把抓过她的手腕:“何不此时即刻动身呢?”

  “你,颜爵!”

  还未等冰公主说完,两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那孤零零的王座,上面的气息显示着刚刚两人的存在。

  人类世界,北极

  “颜爵,你放开我!”

  “好好,我已经放开了!”

颜爵放开握着冰公主的手,待她放松之后,却又突然靠近:“阿冰,你反应怎么这么大?难道是,,,,”

  颜爵的气息在她的耳后蔓延:“难道是,害羞了?”

  “颜爵!”

  冰公主似乎被说中了心事,厉声呵斥道:“你不要胡说!”

  “我可没有胡说哦!”

颜爵看着颇为恼羞成怒的冰公主,笑得像是没心没肺。

  真好,现在的阿冰,情绪生动多了!

  “阿冰,不要着急生气,你看看这里!”

  颜爵双臂抬起,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里,是人类世界的冰雪世界!”

  冰公主这时才正式打量着他们所在的环境。

  入目是一望无际的白,在远处,层层峦峦的雪山中散落着一个又一个雪蘑菇一样的房顶。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碧万顷冻结数尺深的冰湖,上面还有着冰裂纹,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此时正是人类世界的夜晚,北极的星空与仙境十分不同,仙境的星空无疑很美,但却没有那缓缓升起的袅袅炊烟,反倒显得有些呆滞。

  人类世界的星空美的有烟火气息,漫天星辰散落银河,像是跌落凡尘,虽染世俗,却能惊艳世人。

  “好漂亮啊!”

  冰公主看着那灿烂星辰,不由得伸手,似乎想要触碰那遥不可及的星光。

  “还有更美的呢!”

  颜爵在她身后,看着北极的风将她的银发吹起,飘渺若仙,他的阿冰,真的很吸引人呢!

  “还有什么?”

  冰公主蓦然回首,语气有着一丝期待。

  而在那片星空的映照下,她的脸庞也散上了一层星光,四周皑皑白雪像是点缀着一颗颗耀眼的钻石,让她的圣洁更添一丝朦胧。

  “嗯?颜爵,你怎么不说话?”

  “啊,咳咳,额,你一会就知道了。”

  颜爵连忙打开扇子挡住自己的脸,掩盖自己的慌乱,失礼失礼,怎么能看傻了呢!居然都没听见阿冰的话,哎呦,真是。

  “好吧!”

  就在颜爵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准备再次笑眯眯地逗弄冰公主时,一片光,洒了下来。

  以星辰为幕,一片绿色的光像是一堵薄薄的墙,在空中蜿蜒着通向远方,将他们所在的那片冰雪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莹绿。

  那光墙不时波动着,忽而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忽而又变成引人瞩目的紫霞,耀眼,明亮,勾人心魂。

  它像是一条条遗漏在人间前往异世界的通道,自天空缓缓下落,形成一面面色彩斑斓的墙。

  “好美!”

  冰公主此刻也是一脸震惊,她在仙境,从未见过这般让人震撼的美景。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奇幻景象,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颜爵,此刻的眼神是多么不同。

  颜爵那双琥珀金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的阿冰此刻那副惊奇的模样。

  漫天极光吸引不了他的注意,他的眼里,有阿冰就足够了!

  那光幕很是明亮,地上隐隐地出现了他们两人此刻的身影。

  颜爵不经意间看到地上的影子,忽然想起人间有一句话:云破月来花弄影。

  他想,此刻这句话应该改改,应是:冰乱心来爵望影。

  只有阿冰,才能乱得了他的心啊,,,

  “颜爵,我很喜欢,这是什么?”

  冰公主的语气显得异常的喜悦,她是真的高兴,她从未想到过人类世界也会有这般盛世美景。

  “极光!”

  颜爵看着天际中悬挂的光幕,悄悄地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步,轻轻开口:“它叫极光。”

  此时,两人的身影靠的极近,地上的影子像是一对依靠在一起的恋人,很是般配。

  “颜爵,谢谢你,我很开心。”

冰公主认真地对着身旁的颜爵道谢,她在仙境真的太无聊了。

  一转头,却看到了颜爵那专注的目光。

  “颜爵?”

  他怎么不看极光?冰公主感觉有些奇怪:“极光不好看吗?怎么不看了?”

  “我在看,看过了啊!”颜爵嘴角的弧度勾起。

  看着又转过头,毫不怀疑的冰公主,笑的有些无奈。

  有你在,我的眼里,又怎么会看的见那些极光呢?

  因为,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最美的那道风景啊,,,

  他抬头望着那片浩瀚星海中的极光。

  传说,能一起看到极光的恋人,可以受到黎明女神的护佑,相伴到老,永不分离。

  他的阿冰啊,,,

  到底要到何时,,,

  才能知道他的一片心意?







0w0

劳动节请我cp去床上狠狠劳动🤤🤤🤤

劳动节请我cp去床上狠狠劳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